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6月30日 星期四 16:35:20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庞氏骗局

华裔女子“庞氏骗局”卷走3000万,温哥华汇丰银行成被告

【加拿大都市网】据温哥华《太阳报》报道,卑诗省省法官日前批准证一项针对加拿大汇丰银行提起的,涉及3000万加元庞氏骗局有关的集体诉讼。 华裔女子经营“庞氏骗局” 在2016年初被曝光为欺诈的一项投资计划中,华裔谭姓(Virginia Tan)女子鼓励投资者以非常有吸引力的条件借钱给她,用于她的贷款业务。 然而,她正在经营一个庞氏骗局,把从投资者那里获得的新资金来支付旧贷款。此类计划需要持续不断地提供新的投资资金才能继续下去,并且注定会在某个节点崩溃。 诉讼是由Jastram Properties Ltd.提起。该公司给谭投资超过 600 万加元,仅收回约 180 万加元。公司80名投资者目前分别对 Tan 及其家人和汇丰银行提起集体诉讼。 Tan在2017年在与卑诗省证监会达成的和解协议中,承认了其行为中含有诈骗因素。 Jastram Properties针对 Tan、她的丈夫和儿子提出350万加元的集体诉讼。该诉讼已于上周获准和解。 受害者状告汇丰,指其不作为 在针对加拿大第七大银行汇丰银行(在全国拥有 135 家分行)提起的诉讼中,Jastram Properties声称 Tan 从 2011 年到 2013 年初通过该银行的账户实施了其诈骗计划。 公司称,汇丰银行在 2013 年初获悉欺诈行为并终止了与谭的业务,但她将银行业务转移到其他机构,并继续欺诈了三年。 Jastram Properties认为,银行终止与谭的关系是不够的,银行有责任对欺诈行为进行调查,向“有关当局”提出建议,并警告其他金融机构,但汇丰没有这样做。 汇丰银行反驳称,该诉讼“显而易见”没有披露针对该银行的诉讼原因,称该诉讼“新颖而危险”。银行辩称目前披露的记录不足以进行庭审程序。 法庭同意受理,银行辩称不知情 B.C....

华裔女子参与全球庞氏骗局 被罚13.5万元

(■■陈红梅(左)曾在2015年一段宣传视频中出现在菲略身边,视频现已被移除。视频截图) 卑诗证监会(BC Securities Commission,简称BCSC)周二公布,向两名被指参与涉及世界各地的庞氏及传销金字塔骗局(Ponzi and pyramid scheme)的大温居民处以罚款,其中译音姓陈的女子被罚13.5万元,另一人被罚6,500元。 大温地区本拿比居民陈红梅(Monita Hung Mui Chan,译音) 及素里居民范森(Marie Joy Vincent)均承认,参与了一个从全球1,400多名投资者非法集资1,500万元的计划。 根据BCSC公布的资料,两人从52名投资者筹集了超过33万元,并向一些潜在投资者分发小册子及申请表。陈在卑诗省招募客人推销这些投资项目,而范森则鼓励这些人向其亲友推销。 该骗局涉及出售位于美国的DFRF Enterprises LLC及DFRF Enterprises,LLC公司属会员股份制。投资者获承诺将从金矿开采业务中,获得极高的无风险回报。实际上,这些机构没有任何黄金储备,唯一资金来源就是投资者。计划由居于美国的巴西公民菲略(Daniel Rojo Fernandes Filho)于2014年和2015年精心策划,美国联邦法院于2019年裁定菲略和另外数人,犯有证券欺诈罪。 资料指陈是加国分部经理 范森向BCSC承认,曾向菲略发送会员填好的申请表,而陈红梅则承认曾在一段宣传视频中出现在菲略身边。 据CTV报道,2015年,YouTube频道有一段与菲略有关的视频,片中人宣传这两家公司如何“成功”。“在我们现有的54家矿产业务中,我们预计将增加储备量,以满足所有会员的需求,因为业务增长非常之快,远超我们的预期……这不仅是你们赚钱的机会,也是帮助别人的机会。”网上资料指,菲略是DFRF行政总裁,陈是加拿大分部经理。 BCSC称,范森没有从该计划中获利,被罚款6,500元。陈红梅有从计划中获利,被罚款13.5万元,当中有10万元是用作偿还“她从不当行为中获得的金额”。 同时,陈红梅及范森还分别被禁止在10年及8年内,参与各种金融市场工作和促销活动。 BCSC于去年5月指,上述两人及另外3名卑诗省居民,魏玲惠(Sabrina Ling Huei Wei,译音)、韦拉林(Justin Colin Villarin)及罗詹士(James Bernard...

BC省夫妇涉嫌庞氏骗局 金额高达数百万!

【加拿大都市网】一对BC省夫妇涉金额高达数百万元的庞氏骗局,在阿尔伯塔省遭多项控罪。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皇家骑警经过深入调查之后,两名来自BC内陆萨默兰(Summerland)的夫妇、现年65岁的基茨(Brian Kitts)和现年55岁的香农·基茨(Shannon Kitts)被控多项罪名,包括5,000元以上诈骗罪(fraud over $5,000)、5,000元以上盗窃罪(theft over $5,000),以及洗钱罪名。 皇家骑警表示,两人涉嫌犯案发生在2014年2月至2016年9月期间,涉及阿尔伯塔省卡加利地区多间公司,包括Vesta Capcorp Inc.和Vesta Equity Partners,导致众多投资人损失数百万元。 2019年,阿尔伯塔省证监会(Alberta Securities Commission,简称ASC)宣布对基茨和Vesta Capcorp Inc实施制裁。ASC在长达15页的裁决中,详细列举了基茨欺诈投资者的犯案史。 根据ASC的裁决,基茨在2014年前已在美国面临证监和刑事指控,但他缺席犹他州证监会(Utah Securities Commission)的聆讯。2018年,一名犹他州法官判处基茨至少四年刑期,但到那时他已潜逃,并在加拿大和美国其他地方开始了新的欺诈活动。 根据ASC在2019年公布的消息,约38名投资者损失了超过500万元。 ASC发现,基茨提供给投资者的投资机会是“虚构的”,他曾许下承诺给投资者的月回报率20%,但他却将资金用于未经授权的目的,包括为他自己和妻子的谋利。 两名嫌犯下个月将在卡加利出庭。 V05  

安省警察设庞氏骗局 专骗熟人涉案金额百万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正在调查一宗庞氏骗局,令人意外的是,这个诈骗案的嫌犯是一名警察,而受害者也几乎多是警察或其至今好友。 《星报》报道,伦顿(Larry Renton)原在安省Simcoe担任警察,2016年退休。警界几十年生涯,他获得很好的评价,2015年还获警队颁发终身成就奖。因为受到同事和民众信任,在他声称自己创造了一个容易赚钱的投资法,成立“迈阿密集团”(Miami Group)而鼓励亲朋好友投资时,很快获得回响。 伦顿说,投资人投入3万元,每年将获得16%的利润回报;投入 10万元回报21%;投入20万以上则可得25%的回报;如果介绍新的投资者加入,还可以获得5%奖金;他并称这些收入都不用报税。很多同事和朋友趋之若鹜,拿出了毕生积蓄给伦顿。 根据警方初步从伦顿家中搜出的资料档案显示,没有所谓的集团公司,是这位退休警察自己主导了“庞氏骗局”。 警方并未公开这宗“警察骗警察”的案件,伦顿也对《星报》说“无可奉告”。 (伦顿曾获颁终身成就奖。) 根据警方内部文件显示,这宗案件爆发始于2020年5月22日,当时一个民众走进警局报案,称自己两年内向伦顿缴了20万元投资金,在疫情爆发前的确获得很好的利润,也没有报税,但疫情之后却变了样。他还爆料出许多其他投资人,很多都是警察。 在安省西南部,伦顿家族在警界举足轻重,因为他的两个兄弟和儿子都是警察。他的兄弟都已经退休,一位曾是安省警自行车执法部门负责人,另一位还是Woodstock市的警察局局长。据称,两人都是投资者,也都损失了很多钱。 根据搜查令文件显示,警方在他家搜出了11台电脑,用以监控股市和商业新闻。5月案件爆发后,伦顿向一群朋友和投资者发送了一条视频消息说自己身陷财务困境,将结束生命。 安省警方至少已经联络到17名受害者,但相信还有更多人受害,只是不少人自感尴尬,所以不愿意挺身而出。 根据投资人说法,疫情爆发前是获得不少利润,但去年初疫情爆发,伦顿先是告知投资人会延迟付款所得,但仍鼓励投资人进行新的投资,称当时是逢低进场的好机会。 有一位受害者也从安省警队退休,他称伦顿并没有过著奢侈的生活方式,也没有酗酒吸毒,他相信伦顿的计划本来是合乎情理法,但是后来变得太难维护了,演变成庞氏骗局。 庞氏骗局基本上是拿新进投资人的资金作为先期投资人的报酬,一旦没有新的资金进入,很快就会崩盘。一位投资31万元的受害者说,到计划崩溃前,他所得的利润已达29.4万元;但有人近期投资21.5万元,仅获得2.8万元回馈;还有人投资8.6万元,一无所获。截至去年10月,调查发现伦顿所得的诈骗投资金额超过500万元。 v0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加拿大华人设庞氏骗局 遭证监会处罚630万

【星岛综合报道】因庞氏骗局诈欺成立,卑诗证监会(BCSC)对两个卑诗省列居民和公司处以超过630万元的罚款。 Todd Norman John Bezzasso通过其公司Bezzaz Holdings Group Ltd.(Nexus)和Nexus Global Trading Ltd.(Nexus)两家公司从85位投资者那里筹集了约500万元。在这段时间里,Bezzasso与列治文的居民廖卫凯(Wei Kai Liao, or Kevin Liao,音译) 合作,以寻找投资者。 专家小组发现,Bezzasso并没有按照承诺的方式使用投资者资金,实际上他在经营庞氏骗局。投资者的资金中有很大一部分被用来偿还较早的投资者,这意味着该计划后期进行投资的许多人损失了部分或全部资金。 由于他们的不当行为,Bezzasso被勒令支付450万元的行政罚款,Bezzasso和旗下两公司Bezzaz和Nexus被联合责令支付1,619,563元的经济制裁。 廖卫凯也因其不当行为,被勒令支付10万元的行政制裁和68,530元的经济制裁。 除了经济制裁之外,Bezzasso还将被永久禁止参与证券市场的管理、咨询或投资活动。廖卫凯则是15年内不得参与相关活动。 网上图片 v01  

社媒上自称老板或高管 多伦多男子这样诈骗了百万!

多市警方查获一名66岁男子涉及庞氏诈骗近百万元。加通社 多市警方金融诈骗案调查组接获市民投诉,指一名自称是多间公司投资者的男子疑涉及庞氏骗局诈骗并展开调查;日前拘捕涉案男子,相信他在2009年至2017年期间,透过社交平台寻找猎物,讹骗至少5名投资者近100万元,他定期向众事主支付“利息”,游说他们再注资,疑犯面对18项诈骗等罪名。 涉案怀疑庞氏骗局66岁男子John James Illidge,没有固定地址,警方指于今年1月有怀疑堕入骗局的投资者接触多市警队,声称怀疑受骗,众投资者表示曾尝试接触游说他们投资的男子,却遍寻不获,因而求助警方。 警方金融诈骗案调查组表示,涉案男子用真实姓名,于2009年起至2017年期间,透过多个社交媒体结识潜在目标,自称是本国多间公司的投资者,并自称拥有这些公司,或在这些公司任职高层,向事主声称拥有强大投资网络,介绍他们在与他相关的公司进行“稳赚”及“回报率高”投资。 支付少量利息游说再注资 至少5名受害投资者信以为真,给予他真金白银投资,据受害者所言,投资金额少则2万元,多则甚至是50万加元。 警方调查指涉案男子利用事主“投资”款项,满足自己日常奢侈生活,包括前往百货公司购物,花费在食物及个人消费,同时也将投资者金钱购买名贵汽车及支付汽车供款,涉案男子又任意使用受害投资者金钱,电汇或提取现金花费。 为免被骗投资者怀疑,涉案男子定期向他们支付少量“利息”作回报,博取他们相信其所投资的金额是“赚钱”,在支付“利息”1至2年后,又游说投资者能多投资金钱在声称“稳赚”的投资当中。 行骗八年恐更多人受害 警方称事件被揭发,是有投资者对投资产品有怀疑,欲联络涉案男子查问究竟,却遍寻不获,投资者感事有跷蹊遂联络警方,揭出涉案男子疑涉庞氏骗局。 涉案男子在行骗8年期间,共骗取近95.6万元,受害人或因此血本无归。警方相信尚有其他遭诈骗投资者仍蒙在鼓里,以为自己所投资的金钱一直赚钱,呼吁曾在社交媒体接触涉案男子的投资者,或现时才如梦初醒的受害人,尽快致电416-808-1107与多市警方联络,或透过灭罪热线通知警方。 被捕男子被控18项罪名,包括5项诈骗超过5,000元罪名、5项盗窃他人财产超过5,000元、4项洗黑钱及4项藏有赃款超过5,000元罪名。

卑诗未注册售卖证券 证监会吁提防唐炜臻

  ■卑诗证监会表示,唐炜臻没有在卑诗省注册售卖证券,公众要提防。资料图片

“复出”?这位华裔投资顾问是无牌经营 投资者需谨慎!

■华裔前投资理财顾问唐炜臻(Weizhen Tang,图) 5,000万元庞氏骗局主犯华裔前投资理财顾问唐炜臻(Weizhen Tang,图)宣布退出一项新的投资基金计划,遭新斯高沙省证监会发出警告,指他未在该省注册,投资者需谨慎。 新省证监会表示,安省证监会上月已警告公众,不要参与唐炜臻或任何相关公司的投资活动,包括Weizhen Tang and Associates Inc.、Oversea Chinese Fund Limited Partnership Business和Weizhen Tang Corp.。 疑绕开安省资本市场禁令 新省当局指出,唐炜臻在2012年被裁定诈骗罪成,他设的5,000万元庞氏骗局,令投资者损失超过2,400万元。 新省证监会称,唐已宣称计划推出一项新的投资基金,提供每周1%回报,并打算与安省以外的投资者接触,以绕过安省2016年4月颁布的永久禁止他涉足安省资本市场的禁令。 新省证监会高级执法顾问阿特金森(Stephanie Atkinson)警告投资者切记,“如果某些事情看起来好得令人难以置信,它可能真的不可信”。 综合报道

设30%回报庞氏骗局 两华裔误信老友损失逾10万

■■卑诗证监会的小组正就事件进行聆讯。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讯   包括一名华裔在内的卑诗省3个男子,被指利用庞氏骗局手法,以产品和投资组合能够提供5%至30%的回报引诱,骗取了一男一女的金钱。卑诗证监会正进行聆讯。两个事主都是华裔,与该涉及事件的华裔男子认识多年,女事主声称被骗去毕生积蓄。 据Glacier Media报道,洋名雪莉(Cheryl)的周姓(Chou,译音)女子作供称,列治文居民贝扎索(Todd Norman John Bezzasso)精心策划了所谓投资计划,并由科西(Fiorino Corsi)和廖伟凯(Wei Kai Kevin Liao,译音)两人协助,她投入了13万元的毕生积蓄,可是最终投资付诸流水,而这事亦令她置业的美梦被打破。 33岁的周雪莉表示,她是基于与廖伟凯的友谊和信任,才决定参与投资,而不是该计划所提供的产品,想不到友情被利用。 明知高额回报无法兑现 该计划的另一名事主吴卡文(Calvin Wu,译音)称,廖伟凯是他嫂子最好的朋友,而他也认识廖伟凯超过15年。他和父母向廖伟凯合共投资了数以万元计的金钱。 聆讯正进行,卑诗证监会小组将确定涉及事件的3人,是否诈骗事主金钱,违反了《卑诗证券法》。 贝扎索未有出席日前展开的聆讯,代表他的律师本周较早时要求休会。30几岁的贝扎索在列治文长大,最后一次报称的地址在列治文。 贝扎索被指在2015年2月至2016年3月期间,通过两间公司Bezzaz和Nexus,向投资者筹集了约500万元,并告诉投资者,该两间公司的产品和投资组合能够提供5%至30%的回报,投资期为1至6个月,回报每月支付。然而,事实上,贝扎索知道,该两间公司的业绩根本无法兑现承诺,向投资者提供这么可观的回报率。在这段时间里,贝扎索被指利用庞氏骗局,利用新投资者的金钱,来支付现有投资者的回报。 此外,贝扎索又被指向廖伟凯和科西支付佣金,以寻找投资者。 廖伟凯并非注册证券交易员,但是廖伟凯为贝扎索筹集了160万元,包括游说其保险客户(包括周雪莉)投资。在2017年4月,卑诗保险业议会暂停廖伟凯的牌照两年。该保险业议会的网站显示,廖伟凯仍未恢复牌照。 聆讯将在下周继续,有关指控迄未被证明。 卑诗证监会所提出的欺诈行为指控,不属于“刑事法”的范畴。一经被裁定涉及欺诈,卑诗证监会可能会对违规者发出在公开市场活动的禁令,以及处以罚款。不过,刑事指控要由皇家骑警决定。综合报道

骗投资者被罚1,400万 华裔男女已缴480万元

  ■诈骗投资者的一对华裔男女,遭证监会罚款1,400万元。网上图片

比特币跌破5000美元 加密货币=庞氏骗局+生态灾难?

网上图片 11月20日消息,据美国媒体报道,周一比特币价格下跌至一年多以来最低水平,根据CoinDesk的数据,比特币当日跌12%至4883.09美元,7天里跌幅超22%,今年以来跌幅超65%。 去年11月比特币首次达到1万美元,在圣诞前夕接近2万美元,主要受小投资者推动。这种快速上涨与去年12月引入比特币期货市场有关,当年12月17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推出比特币期货交易。此前一周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也开设比特币期货市场。 周一两个比特币期货价格都达到最低水平,比特币CME期货跌至5015美元,CBOE比特币合约价格跌至4990美元。其他主要加密货币本周多数下跌,今年以来甚至比比特币跌得还猛。CoinMarketCap.com的数据显示,市值第二大的瑞波币XRP周一跌5%,以太坊跌幅超13%。 过去一周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价值缩水约400亿美元,周一总市值约为1720亿美元。SEC主席克雷顿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加密货币都构成证券,“如果是证券我们就要监管”。欧洲中央银行执行委员会委员贝诺特·科尤尔(Benoit Coeure)也发出警告,“比特币是非常聪明的想法,但不是所有聪明想法都是好想法,比特币不止一个方面体现出产生于金融危机的恶”。 科尤尔也同意BIS主管奥古斯汀·卡斯滕斯(Agustin Carstens)的看法。后者曾在6月表示:“一言以蔽之,加密货币就是泡沫,就是庞氏骗局,就是生态灾难。”(木秀林) 来源:网易科技

西温华妇庞氏骗局卷款3,000万 罚款300万

■ 卑诗证监会(B.C. Securities Commission)   本报记者 有西温女子涉嫌以庞氏骗局手法,骗取投资者至少3,000万元。尽管该女子已经向卑诗证监会(B.C. Securities Commission)承认诈骗,惟事件不会作刑事调查。有受害人认为,作为监管机构的卑诗证监会需要增加对诈骗者的惩处,以反映事件的严重程度,否则对被骗的事主不公平。 根据卑诗证监会的调查所得,洋名维珍妮亚(Virginia)的陈姓(Tan,译名)女子在2011年至2015年间,骗取了多个投资者合共约3,000万元,并承诺所得金钱会用来投资于短期融资,回报率高达12厘至24厘。然而陈女实际上没有把投资者的金钱用来投资,而是用作其他用途。 到2015年,由于陈女未能把后来投资者的金钱,用来支付之前投资者的利息,结果事件爆破。投资者中有商人、退休人士、大学生,也有会计师,部分事主声称,他们损失了毕生的积蓄。 受害人抨诈骗者反获保障 其后,陈女向卑诗证监会承认诈骗,被罚款300万元。在众多被骗事主中,其中一个是商人德奇(Peter Doetsch),他表示,原以为300万元罚款额可足以让受骗投资者提出刑事调查。不过事与愿违,他指出,较早前卑诗证监会告诉他,早前的调查属于内部行政调查程序,而非刑事调查,换言之,警方不会得到更多此宗个案的资料作刑事调查。 德奇对此感到沮丧和惊讶,表示在此事上获得保障的并非投资者,也非公众,而是诈骗者。 当局称,收取罚款很多时候是相当困难的,因为诈骗者通常把骗来的金钱全部花掉。资料显示,同类诈骗者在卑诗省甚少要面对警方的调查及坐牢。

否认涉庞氏骗局 加拿大华商北京继续招投资

■孙一桉(右)与总理杜鲁多早前合影。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张誉   在温哥华创立分公司的溢思得瑞科技创新集团(Istuary Innovation Group)日前被指以庞氏骗局在本地行骗,涉款或超过400万元。该公司负责人孙一桉近日在其公司网站以英文发表一封公开信称,他的公司不是一个庞氏骗局计划,即使现在面临困难,将继续寻求新的资金。 记者周六透过Google搜索Istuary Innovation Group,网站点入后只有一封由溢思得瑞科技创新集团总裁孙一桉,写给员工和投资者的公开信,网站已无其他内容。孙一桉写道:“我们已经留意到有许多针对我们公司、我自己和我家人的恶意攻击。我可以告诉你,这些攻击不是真实的。我也不会放任这些恶意攻击,我们将全力捍卫公司和我们的声誉。” 不过,孙一桉也在信中提到拖欠公司员工薪水和奖金,并表示解决这个问题是他的首要任务:“对于认识我的人,你知道我每天工作约20个小时,保持每周7日的工作量。我不买奢侈品、不大手大脚花钱。” 孙一桉强调:“我们不是庞氏骗局,我们是一家合法的技术公司,在极短的时间内取得巨大的成功。”孙一桉还就过去几个月“困难和心碎”的过程道歉,称公司正从错误中学习。这封信是他在北京写下,孙一桉目前仍在当地向投资者推广公司。   已收到122宗相关投诉   早前《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报道爆料指该公司涉庞氏骗局。据法庭文件资料,该公司在卑诗和安省共雇用逾300个职员,又在中国聘用超过1,000名员工。当局证实,雇佣标准署已经接到122个相关投诉,并正调查中。 温哥华律师卡安吉(Joe Carangi)表示,他在2015年12月向该公司投资13.8万元,该公司主事人告诉他,该笔投资用作支援电脑科技公司发展,而他大约可获得本金5倍的丰厚回报。可是,该笔钱最后用作购买中国公司的股份及其他用途,而该公司未给予投资者承诺的回报。 还有一宗诉讼由钟伟宁(Weining Zhong,译音)提出,他表示自己开始为该公司工作时,公司答允以10万股股份、价值逾200万元作为酬金,惟最终承诺没兑现。 相关案件涉款或逾400万元,被告与讼方迄未就上述诉讼提出答辩。上述所有指控,未得到法庭证实。于2013年在加国创立的溢思得瑞科技创新集团,声称能协助初创公司在中国和其他环球市场开拓业务。

涉庞氏骗局溢思得瑞科技创新集团老总发信自清

孙一桉发信自清 在温哥华创立分公司的溢思得瑞科技创新集团(Istuary Innovation Group)日前被指以庞氏手法在本地行骗,涉款或超过400万元。不过,该公司主事人孙一桉近日在公司网站用英文发表一封公开信称,他的公司不是一个旁庞骗局计划,即使现在面临困难,他将继续寻求新的资金。 v06

涉400万元庞氏骗局 温华商遭入禀提诉

■ 图为从该公司官网所见,孙伊桑(右)和杜鲁多(中)较早前合照。网上图片  本报记者报道 卑诗省一间由华人创立的科技公司,目前官司缠身,主事人被指以庞氏手法行骗,有投资者入禀法院,指该公司承诺他们所投资的金钱,会用来支援电脑科技公司的发展,并且会得到丰厚回报,可是到头来承诺未有兑现,涉款或超过400万元。此外,该公司职员称他们多个月来仍未获发薪。 据《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报道,于2013年在加国创立的溢思得瑞科技创新集团(Istuary Innovation Group),声称能协助初创公司在中国和其他环球市场开拓业务。该公司创立人为洋名伊桑(Ethan)的孙姓(Sun)华人,原姓名的英文据报是Yi An Sun。他曾与加国多位政坛名人合照,包括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卑诗前省长简蕙芝(Christy Clark)以及前联邦公民及移民部长亚历山大(Chris Alexander)等。 据法庭文件资料,该公司在卑诗省和安省共雇用逾300个职员,又在中国聘用了超过1,000名员工。当局证实,雇佣标准署已经接到122个相关投诉,并正调查中。 声称可获本金5倍回报 《国家邮报》记者周三试图联络孙伊桑未果。至于该公司在多伦多、洋名布赖恩(Brian)的陈姓(Chen)首席财务总监,未有回复记者的电话或电邮提问。 该公司位于温哥华市中心的总办事处,一排排的工作台被发现空置,而记者试图致电该公司温哥华和多伦多的办事处,电话一直打不通。 据上月向卑诗最高法院呈交的一份修订索偿声明,温哥华律师卡安吉(Joe Carangi)表示,他在2015年12月向该公司投资13.8万元,该公司主事人告诉他,该笔投资用作支援电脑科技公司发展,而他大约可获得本金5倍的丰厚回报。可是,该笔钱最后用作购买中国公司的股份,以及维持孙伊桑与其家人的消费,而该公司并未给予投资者曾承诺的回报。 在上月提出另一宗诉讼中,投资者贾博(Bo Jia,译音)和李开斌(Kaibin Li,译音),分别曾向该公司投资10万元及7.4万元,该公司也以高回报率作利诱。他们声称,该公司利用他们的投资款项,在卑诗省高贵林市购买两幢住宅物业,其中一间现以260万元放售。 还有一宗诉讼由钟伟宁(Weining Zhong,译音)提出,他表示自己开始为该公司工作时,该公司答允以10万股股份、价值逾200万元作为酬金,惟最终承诺没兑现。 有关的案件,涉款或超过400万加元。与讼方迄未就上述诉讼提出答辩。而上述所有指控,并未得到法庭证实。 员工指6月起未获发薪 此外,该公司多位前雇员声称,他们已经多个月未获发薪。他们称,该公司在6月时向所有员工发出电邮,表示公司目前面对困难,如果员工能与该公司共度时艰,将来可以得到3%花红,然而他们表示欠薪持续。 到了8月初,孙伊桑透过视频在中国向员工表示,该公司正收购中国一间大公司,声称资金会很快回笼;可是这承诺也未兑现,而员工自此就没再听到或见过东主孙伊桑。

外汇庞氏骗局诈骗40万人 少女骗走300亿人民币

IGOFX外汇交易平台中国区总代理张雪娇,出生于1991年。诈骗40万人,提走300亿元人民币。 (网上图片) 中国爆出外汇「庞氏骗局」,一名外表清秀的90后少女,被指涉嫌利用一个名为「IGOFX」的外汇交易平台,以「躺着赚美金」的口号,诈骗300亿元人民币(下同),并于上月11日卷款潜逃,至今下落不明。受骗者已集体到深圳公安局报案,当局指已立案调查。据了解,受骗人数达40万人。     内地传媒报道指,该名少女名为张雪娇,是网上外汇交易平台IGOFX的中国区总代理。该平台打着「躺着赚美金」为口号,声称可在一年获7倍、2年66倍的基金收益,而且可获分红以及「人拉人获奖励」。在中国发展半年时间,已发展下线约40万人。   跟单获利的10%付给推荐人,级别越高,收益越高。   在6月8日,当时英镑兑美元汇率急跌200点以上。不过,有投资者发现,平台上的「止蚀盘」形同虚设,所有投资者账户爆仓,账户中剩下的资金亦无法提出。原本是交流用的群组亦突破解散,约2,000人被踢出群组。据指,张雪娇在6月11日提去300亿元逃走。   不少受骗者指,张雪娇有一名马来西亚的老公,此人正是IGOFX的大股东及背后操盘人,相信张雪娇逃走后,前往马来西亚与夫会合。受骗者又指,投资的钱其实没有参与真正外汇交易,他们曾获得的盈利,只是来自不断加入的下线或是代理的资金。   据了解,投资者将资金通过系统委托予操盘人,收益中70%属投资者、20%为操盘人,剩下10%付款给介绍人。当中代理人会发放交易纪录及每日分红,加上这是一个大平台,让投资者深信不疑,但到4月份之后,他们再没有拿到分红。   其后张雪娇亦被「起底」,资料显示她为江苏常州人。曾在高中任教她的老师指,她成绩好、人长得漂亮,亦曾担任班干部成员,与同学关系好,后来就读五年大专,修读财会管理。(巴士的报)

90后美女狂骗40万人300亿跑路 人钱下落不明

▲张雪娇(左)与的IGOFX投资者的合影。    受访者供图 6月11日之后,张建和冯婷有了一个共同身份——“IGOFX金融骗局”受害人。 一个半月来,包括张建、冯婷在内的受害者在不同的城市组织维权队伍,寻找受害者、建立QQ群、收集受骗信息、向公安部门举报。 他们所做的一切只有一个目的——找到张雪娇,追回损失的资金。 张雪娇是IGOFX中国区总代理。6月11日,她卷款跑路,至今下落不明。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注意到,根据媒体的报道,近40万名IGOFX投资者约300亿人民币“被骗”。 这被称为又一个“庞氏骗局”。 全文7155字,阅读约需11分钟。 崩盘 IGOFX“崩盘”于今年6月8日,当天英镑对美元汇率急剧下跌200点以上。 IGOFX投资者发现,该平台上的“止损线”形同虚设,所有投资者账户全线爆仓,大量资金“被蒸发”。 这个名为IGOFX的外汇交易平台打着“躺着赚美金”的口号,宣称一年可获得7倍、两年66倍的基金收益,加上分红及“人拉人,获奖励”,在进入中国半年左右的时间里,疯狂发展下线约40万人。 在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看来,IGOFX的拉人头、层层返利等行为已涉嫌传销。近年来,不少新型金融传销组织,打着炒外汇、虚拟货币等新概念的旗号迷惑投资者,实际操作的仍是金字塔结构的传销模式。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接触了约20名IGOFX的投资者,他们均表示当初被亲戚、朋友拉入伙。一名湖北的投资者被朋友拉入IGOFX后,又让自己的20多名亲戚朋友在IGOFX开户。 河北唐山人冯婷就是被亲戚发展成了一名下线。 今年3月初,亲戚在微信上对冯婷说,找到一个很好赚钱的项目——IGOFX外汇交易平台。有两种赚钱的途径,第一种是寻找投资者进入平台;第二种是直接投资。“这是一个躺着赚钱的项目,以小博大,外汇生意,就是钱生钱。”亲戚的话让冯婷半信半疑,一个月的软磨硬泡后,冯婷还是动了心,她投了3万元人民币,选择投资者身份。 亲戚的身份是第一种,主要寻找投资者进入平台投资并从中获利。投资者把资金通过系统托管给操盘手,收益的70%属投资者,操盘手拿走20%,剩下的10%则付给四个级别的介绍人,级别越高,收益越高。 今年4月,天津人张建和冯婷一样,经过姐姐的介绍进入IGOFX,他分两次投入了600美元入伙。 一开始,张建和冯婷对于IGOFX能让自己赚到钱深信不疑,这份信任随着代理人给他们发送的平台盈利数据又一点一点地累积。 “每天都有分红,他们还会拿一些交易记录给我们看。”张建说。 在一个叫为“IGO外汇”的群里,冯婷、张建每天都能看到代理人发的盈利截图,“感觉有图有真相。” 冯婷也确实尝到了甜头。 3月底,她得到过一些分红,有好几千元。不过4月份后,她再也没拿到过分红。 张建尽管没拿到分红,但他还是相信IGOFX依然是一个“赚钱的外汇平台”。 6月11日上午,他突然接到姐姐的电话,“出事了,钱提不出来。”他登录IGOFX网站查询个人资产,所有信息包括所投入的资金全部消失。 同一天,冯婷登录平台,发现自己的本金和交易记录信息都没了。她哭着打电话给当初介绍她入伙的亲戚,“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上面的代理都联系不上。”亲戚的回答让她不知所措。 他们想去“IGO外汇”群一问究竟,却发现群已被解散,2000多名群友被踢出群。 ▲6月11日以后,投资者登陆IGOFX网站时,显示不再处理资金交易。    网页截图 “消失”的张雪娇 6月11日,IGOFX中国区总代理张雪娇卷款跑路,至今下落不明。 当天下午,张建等人到处寻找张雪娇的下落,她的同学提供了电话号码,但是已经关机,无法联系,“她的同学也都被骗了。” 电话关机、微信不回,张雪娇“消失”了。在众多IGOFX被骗者口中,张雪娇有一个马来西亚的老公,她老公实为IGOFX的大股东。张雪娇卷款跑路后是前往马来西亚与其夫汇合。 此时的张建等人才发现,他们对于张雪娇一点都不了解,甚至有些人在事发后看到张雪娇的照片才知道,看起来甜美柔弱的张雪娇竟“导演”了这么大的金融骗局。 在众多投资者眼里,张雪娇有很多标签——成功人士、高颜值、年轻、有背景…… 作为一名90后,26岁的张雪娇之所以让众多投资者信任,不仅是因为她是IGOFX中国区总代理,也因为她在马来西亚的老公在背后为其操盘。“那么大的一个平台,没人想过会出事。”张建说。 “她很会说,做事很精明。”这是张建和冯婷对张雪娇仅有的一点直观印象。在没出事前,张雪娇经常会向下面的代理人提供交易截图,再由代理人将截图发在QQ群里,“除了一些高级代理外,很少有人见过她。” 事发后,张雪娇的身份证及户口等信息被扒出。 网上曝光的张雪娇户口本显示,她出生于1991年2月,户籍地为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住址为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星火北路72号。 有投资者曾根据张雪娇的住址信息前往常州市,但无法找到张雪娇。 “星火北路72号”目前已成为一家汽修店。该汽修店人员表示,近一个月陆续有人上门讨债,一进门就要找张雪娇,店里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现在这个牌号是新的,老的“72号”早就不在这儿了。 资料显示,张雪娇为常州某职高毕业。该职高一名陈姓老师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确认,张雪娇是她多年以前的学生。但陈老师近期因张雪娇事件生活颇受影响,不愿多说。 此前,陈老师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张雪娇成绩好,人也长得漂亮,还担任班干部,同学关系很好;她读的是五年制大专,学的是财会专业。2011年毕业后她很少跟学校联系。 张雪娇跑路后,被称为“IGOFX南京办事处负责人”的武加伟电话也被打爆。每天,都有受骗者打电话给他询问张雪娇的下落或讨说法。 7月23日,武加伟接受重案组37号探员采访时,否认自己是IGOFX南京办事处负责人,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当作南京办事处负责人,“我只是一个会员,投资IGOFX亏损了100多万,我也是受害者。” 据武加伟介绍,他在南京有一家从事信息服务的公司,今年5月,张雪娇主动向他的公司寻求合作。之后,合作手续还没有办完,IGOFX就发生了崩盘事件。 武加伟对张雪娇的第一印象挺好,但是崩盘事件后,他一直无法与张雪娇取得联系,他也不认识IGO公司的其他管理层,“张雪娇不是IGO的老板,她就是一个代理。” ▲IGOFX中国区总代理张雪娇身份信息,其现已失联下落不明。    受访者供图 资金未进入外汇市场 去向成谜 除了神秘的张雪娇,IGOFX还有很多疑点。 新加坡华人苏静慧此前也是IGOFX的会员。2016年9月,她按照IGOFX发送电子邮件时备注的公司地址,委托新西兰的朋友到奥克兰市艾伯特街的IGO Holding Limited公司查看,发现该公司的办公地已人去楼空。 苏静慧称,她立刻与IGOFX的上线对质,“IGOFX的人都认为我搬弄是非、搞破坏,把我踢出群。”此后,IGOFX改口称公司搬去了瓦努阿图,苏静慧觉得受骗,便撤资脱离了IGOFX。 7月23日,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登录新西兰政府专门查公司注册的网站“COMPANIES OFFICE”,查询IGO Holding Limited,发现有两家重名公司,一家公司注册于2013年5月,地址是奥克兰市艾伯特街,并于2015年6月注销;另一家公司注册于2016年12月,地址在奥克兰市文森特街,目前依然在册。 据IGOFX外汇交易平台官网介绍,IGOFX总部设于新西兰,是一个“一站式的外汇交易平台”,受到瓦努阿图共和国金融服务委员监管。 瓦努阿图是南太平洋西部的一个岛国,陆地面积1.2万平方公里,其监管的最大特点是离岸监管、申请简单、监管宽松,只要给钱基本就会发牌照。 7月21日,重案组37号探员在IGOFX官网上看到一份电子版本的瓦努阿图监管执照,显示公司名称为IGO GLOBAL Limited,成立于2016年5月16日。其条款指出该执照的有效期为1年,从2017年7月18日至2018年7月17日。 除了公司名字,瓦努阿图监管局也查不到IGOFX公司的股东或其他任何信息。也就是说,即使资金链崩溃,IGOFX也可以全身而退。 最大的疑点在于“交易数据涉嫌造假”。 多名投资者表示,投资的钱根本没有参与到真正的外汇大盘交易。投资者所谓的“盈利”其实是来自不断加入的“下线”或代理的资金,也就是拿新开户投资者的钱,付给最初开户的人作为“盈利”。 “我们的钱根本没有进入外汇市场。”云南大理的投资者张国忠说,他查询自己的MT4软件(一款市场行情接收软件)交易记录,发现自己进行的外汇交易有操作记录,但凡是托管给操盘手进行的交易均没有交易记录,“只要选择托管,钱就会从账户中扣除。最后只有交易结果,没有交易过程。” 所谓的托管,也被称为“跟单”,是IGOFX官网所称的该平台一大特色。用户只需要向平台的操盘手托付资产,无需再做操作即可获得利益。 一名业内人士表示,IGOFX只是将MT4作为一个资金划转的中介,当用户选择跟单时,资金从MT4里划出,跟单结束资金会划转回来,MT4里没有交易记录,只有转账记录。但真正的外汇交易不管是自己操作、还是选择信号源跟单或者用PAMM/MAM多账号管理软件托管账号,资金都不会离开MT4账号,并且在MT4上有交易记录。 这些被托管的资金,并没有交易记录,那么钱去哪了? 7月21日,重案组37号探员致电MT4的开发商迈达克软件公司中国办事处。工作人员回应称,即便一个平台使用的是正版MT4软件,也无法确保平台本身是正规的,“MT4只是一款交易软件,任何公司可以购买,我们无权查询客户的资金是否真的通过MT4流入了外汇市场。” 来自上海的投资者冯燕萍提供的汇款单显示,她于2017年5月29日打入IGOFX平台的69051元,实际上进入了一个名为银盛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的账户,类型为“网络购物”。 银盛支付是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其官网显示,公司拥有支付牌照,可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固定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业务。 7月21日,重案组37号探员致电银盛支付,询问该公司与IGOFX平台的合作情况,该公司工作人员称需询问清楚再给予答复。截至发稿,尚未收到该公司的答复。 IGOFX平台崩盘后,冯燕萍曾致电银盛支付询问资金流向。通话录音显示,冯燕萍的资金通过银盛支付的账户流入四家公司,分别是北京的两家公司和上海、河北的一家公司。 上述四家公司均成立于2010年以后,时间最短的一家公司仅成立1年多。除了河北那家公司注册资本为300万元,其余3家公司均是注册资本不超过50万元的小微企业。 7月21日,北京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表示对不明资金流入并不知情。另一家北京公司的工作人员否认不明资金流入,“我们公司一个月流水一共才几万块,没有其它的钱进来。” ▲IGOFX在瓦国注册的信息。    网页截图 崩盘前被忽视的预警 对于IGOFX外汇交易平台的种种问题,在其崩盘前,并非没有引起投资者的怀疑。 从去年底开始,一些专业人士撰文披露IGOFX平台没有正规且知名的监管牌照,披着“外汇理财”的外衣,没有任何可靠的产品或服务,依靠会员的资金投入盈利。甚至有专业外汇平台在崩盘前3个月曾发布预警,希望投资者远离IGOFX。 在百度上搜索“IGOFX 骗局”等关键词,在百度贴吧或是百度知道,可以查询到大量关于“IGOFX是骗局吗”的内容,大多内容集中在去年底至今年3月。 去年11月-12月,有自媒体作者发布“令人担忧的IGOFX外汇骗局,一旦崩盘后果不堪设想”等多篇有关IGOFX的文章。作者自称一名“真正的外汇从业人员”,文中借用多份证据直指该平台交易数据造假,并指出该平台就是在利用与投资者信息的不对等上做文章,来达成圈钱的目的。 外汇专业网站“外汇110”上,关于“IGOFX”的搜索共有36条。外汇110网是一家外汇交易商资料查询和投资者维权网站,5年间先后曝光了600多家虚假交易商,在业内具有较大的影响力。 最早的一条咨询信息为去年5月30日发布,标题为“IGOFX是黑平台吗?” 外汇110网于当年6月1日回复称:经查询获悉IGO没有任何监管信息,也就是不受监管的黑平台。网页设计也非常粗糙。请远离。 今年3月4日对该咨询追加回复:经再次查询,IGO的监管机构属于离岸监管,监管非常宽松,一旦平台出事,没有地方可以进行维权。外汇交易风险大,不存在长时间都是保本盈利、稳赚不赔的。很明显IGOFX是传销模式,请远离! 今年3月18日,“外汇110”发布《深度揭露IGOFX金融传销忽悠套路》一文,起因是“近期接到了大量关于IGOFX的咨询”。 文章通过爆料用户提供IGOFX的各种宣传资料,总结出了IGOFX的三种高收益骗术,包括宣传新概念外汇跟单;上级赚取下线推荐人头费,级别越高收益越高;下线越多,订单量越多,返佣收益越高。 文章称,结合以上三招骗术的运作方式,可以看到不管IGOFX如何宣传,也无法掩饰传销诈骗本质。事实上所有的传销都是这种模式,换汤不换药。 金融传销的套路无外乎四个套路:高额利息或者利润作为诱饵;国外旅游、豪车抽奖、重金线上线下广告、名人效应等来装点门面,以显高大上;网页设计粗糙,有多个域名随时切换,曝光一个换一个;通常也会弄一个小监管,来获得投资者的信任。 文章最后提醒投资者,远离IGOFX金融传销诈骗。 一些投资者反映,他们也关注过网上出现的这些质疑声音,但每次一个质疑文章发出来,就有人发布相应的反质疑文章进行反驳,并指称所谓的质疑都是恶意中伤。 “我们也不知道哪边是对的。”一名投资者说,加上当时IGOFX平台并没有出现问题,所以也就继续投资,“现在看来那些反质疑文章都是故意洗白的,我们被误导了。” 4月底,张建也曾有过疑惑,IGOFX平台虽然投资者众多,但根本没有实际产品,是一个拉人头分钱的游戏,类似传销模式。不过,他依然想“以小博大,赌上一赌”。 5月1日,他原本想一次性投入5000美元,但最终只投了500美元。 他是他最后一次投钱。 ▲IGOFX网站的宣传页面。    网页截图 等待 6月11日这天,对于张建和冯婷来说“像是昨天一样,印象太深。” 在往IGOFX投钱时,冯婷对外汇的知识并不了解,被利益诱惑的她选择盲目跟投。“如果钱能拿回来,绝对不会再投资。”她说,事情变成这样主要是自己“太笨”。 张建虽然知道IGOFX可能是一个分钱游戏的骗局,但他依然选择放手一博,想做分钱的赢家,“到最后却是自作聪明。” “往往在出事后才知道真相。”张建想得最多的,还是怎么找到张雪娇,怎么把钱追回来。 在张雪娇刚跑路那几天,一些受骗者花了很多努力去找她,最终没有结果。 他们选择了报警。 根据多名受害者描述,深圳是IGOFX在中国的诈骗起源地。6月30日,上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IGOFX受害者前往深圳市公安局集体维权,希望公安部门能够立案调查张雪娇和IGOFX平台,帮他们追回资金。 7月22日,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从深圳市公安局了解到,警方已经立案调查,目前案件还在侦查阶段。 在等待公安机关侦查之余,张建、冯婷等受骗者开始以所在的城市为据点,组建维权QQ群,统计受害人信息和被骗金额。 截至7月16日,张建所在的“IGO中国维权总群1”维权人数达1919人;冯婷所在的“IGO中国维权河北分部”维权人数有199人;“IGO山东维权群”维权人数119人。 随着统计表格的不断补充,统计得出的受害人数和被骗金额不断攀升。冯婷说,她掌握的受害者已经超过4000人。 一名上海的投资者告诉重案组37号探员,他个人损失达200万元。一名云南的投资者感到悔恨,他原来准备为姐姐治疗尿毒症的6万元全都没了。 “群里有人想过自杀。”冯婷说,有投资者受不了投入所有的钱最后一分不剩,想选择轻生来结束自己的生命。经过群友劝说,才没有发生不幸。 但从6月11日至今一个半月,张雪娇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日子一天天过去,冯婷也开始变得焦虑,她会经常失眠。每天看着群友们无奈的状态,她只能干着急。 “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张雪娇。”不只是张建这样想,冯婷和一些投资者也设想过找到张雪娇的难度,“不抓到人,怎么维权呢?”  张建说,如今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待。 近期,张建、冯婷发现,不断有人退出了维权群。群里也没了建群初期的活跃,就连骂张雪娇的都少了。 偶尔群里会有人问:“抓到张雪娇了吗?” 隔一两个小时会有人回一句:“没有”。 群里再次安静下来。 ▲投资者通过多个QQ群交流并发布张雪娇照片,张雪娇的下落是他们关注的焦点。    网络截图 (文中张建、冯婷、张国忠、冯燕萍、苏静慧均为化名) 名词解释 庞氏骗局 庞氏骗局是对金融领域投资诈骗的称呼,金字塔骗局(Pyramid scheme)的始祖,很多非法的传销集团就是用这一招聚敛钱财的,这种骗术是一个名叫查尔斯·庞兹的投机商人“发明”的。 庞氏骗局在中国又称“拆东墙补西墙”,“空手套白狼”。简言之就是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 查尔斯·庞兹(Charles Ponzi)是一位生活在19、20世纪的意大利裔投机商,1903年移民到美国,1919年他开始策划一个阴谋,骗子向一个事实上子虚乌有的企业投资,许诺投资者将在三个月内得到40%的利润回报,然后,狡猾的庞兹把新投资者的钱作为快速盈利付给最初投资的人,以诱使更多的人上当。 由于前期投资的人回报丰厚,庞兹成功地在七个月内吸引了三万名投资者,这场阴谋持续了一年之久,才让被利益冲昏头脑的人们清醒过来,后人称之为“庞氏骗局”。 新京报记者游天燚陈奕凯

大马夫妇诈骗40万中国人300亿!受害者直播割脉自杀

海外网7月6日电 一名被形容为“高颜值”的貌美中国女子,疑与马来西亚籍丈夫合谋,干下中国史上最大规模的金钱游戏诈骗案,在短短半年内招收逾40万名会员后宣告“崩盘”,卷走人民币近300亿元! 据马来西亚《中国报》报道,目前,该名90后中国女子张雪娇(26岁,来自江苏常州)被指已潜逃去马来西亚投靠丈夫,其丈夫是该金融诈骗组织(或本地一般称金钱游戏)IGOFX的大股东,她本身则成立一家公司“一盛金融”,作为中国IGOFX的总代理。 IGOFX打着“躺着赚美金”的口号,加上每星期的派息举动及“人拉人,获奖励”的金字塔系统,迅速吸引各地的无知民众投资,短短半年内即招收多达超过40万名会员。 全中国报案 据有关消息指出,IGOFX是在6月初传出“崩盘”,随即每星期的派息出现停顿;而张雪娇本身是在今年6月11日最后一次露脸后便“跑路”失联。据指,她本人是在当天已经连夜逃往马来西亚,剩下血汗钱被骗光的大批受害者。 根据网络资料显示,深圳是IGOFX在中国的诈骗起源地,IGOFX还曾在2017深圳金融商博会里,声称“大受好评”。最近数天,中国各大城市都有大批受害者向公安作出投报,因此引起极大的关注。 6月30日上午,大约有上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IGOFX的受害者聚集在深圳市公安局门前,进行联名维权活动。受害群众群情激愤,希望政府能够出面帮他们追回资金。 找不到张雪娇万念俱灰受害者直播割脉自杀   有受害者因找不到张雪娇,万念俱灰之下,在微信群组内直播割脉自杀!据称,张雪娇于2017年6月11日凌晨跑路后至今了无音讯,微信、手机全部更换不再使用,如同人间蒸发。 她逃走后,一些受害者还抱着希望,但在经历了十几天的绝望后才终于醒悟被骗的事实,而在群组内选择自杀。 诈骗手法专业 据了解,IGOFX的诈骗手法专业,包括曾宣传和赞助一些球队和赛车活动,令许多受害者都信以为真。该集团以虚构网站、假系统来蒙骗投资者,事实上投资者的钱,根本就没有参与到真正的外汇大盘交易,集团只是开出假单,欺骗投资者,这可以从交易记录的不透明被证明。   这个IGOFX外汇平台本身就是一个骗子项目,创建个外汇平台再去弄个申请简单、监管宽松的瓦努阿图的牌照,然后就开始利用外汇平台包装,欺骗迷惑投资者,而实际上这就是一个“庞氏骗局”而已。 这也是为何他们选择瓦努阿图作为监管国,因为这里是离岸监管、申请特别简单、监管特别宽松,只要给钱基本就会发牌照。据了解,目前浙江、湖北、常州、南京、石家庄等地都已经立案调查了,公安部门已经明确表示,全国都报案了。 金融骗局层出不穷 据报道,近年来互联网金融的野膨胀式发展,“P2P”、“投资”、“众筹”、“新资本”、“原始股”……层出不穷的金融策略,一场又一场推广,不断演绎成新的金融骗局。e租宝诈骗700亿、上海中晋诈骗340亿、上海快鹿诈骗10亿.....而此次IGOFX诈骗300亿的又一大金融诈骗案,受害人达40余万人,无数个幸福家庭因此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