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7日 星期三 08:13:38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悬案

多倫多東部懸案!警方公布法醫素描草圖求線索

【加拿大都市网】警方公布了一张10年前失踪男子的新法医素描草图,希望能破解多伦多东部的男性尸体发现悬案。 2012年3月14日,两名远足人士在奥沙华市的Knights of Columbus公园的茂密树林中发现了一具尸体,该公园位于Ritson Road North和Winchester Road East附近。 Durham区警方说,这具尸体似乎已经在那里呆了几天或几周,警方排除死者生前遭受到暴力对待的可能性。 验尸报告显示,该男子身高5尺9寸,体重约224磅,深啡色头发,左膝上有一道疤痕。 死者被发现时,穿着一件红色的Misty Mountain防水外套,一件有拉链的黑色连帽运动衫和米色工作靴。 任何知情者可与东部中刑事调查局的调查人员Dellipizzi联系,电话是1-888-579-1520转2766;或致电The Resolve Initiative,电话是1-877-934-6363或opp.isb.resolve@ontario.ca。提供线索者可能会获得2,000元奖励。 (图:杜咸警方)T10

70多年前薩默頓海灘神秘死亡事件 男屍身份即將揭開

【加拿大都市网】说起完美凶杀案,就不得不提起澳大利亚的萨默顿海滩神秘死亡事件,身份成谜的男尸,离奇诡异的随身物品,使得它成为了世界上最神秘的案件之一。 近日,据CTV News报道,澳大利亚科学家们传出了令人振奋的消息,他们表示,谜团已接近被揭开!   神秘的死亡事件 1948年12月1日,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正值盛夏,阿德莱德西南部的萨默顿海滩,人们发现一名男子仰卧在沙滩上,头和肩膀朝着海堤的方向,四肢平躺在沙滩上。他穿着新擦过的漂亮鞋子,时髦的双排扣大衣穿得整整齐齐,显得一丝不苟,这和在海滩上散步的人们显得格格不入。不过大家不知道的是,这个人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两名见习骑师无意中发现了尸体,不过从其他目击者的口供中,警方得知,一些目击者在前一晚曾看到一个与死者相似的人躺在那里。一名男子说,他这个人在挥手,像是在驱赶蚊子,所以没多想,就没有报警。 在1949年的审讯笔记中,证人Olive Neill这样说道:“他躺下的地方是一个相当公共的地方,设想一个人如果想去某个地方安静地死去,可能不会选择这样的地方,” 随后的尸检把案件引入了更为离奇的复杂境地,因为新的问题远多于答案:死者年纪约45岁,身材魁梧,身上没有暴力伤害的痕迹,他衣服上几乎所有的标签都被剪掉了,他也没有携带任何身份证件。 尸检无法确定死因,但三位医学证人证明,死者并非自然死亡。推测他可能服用了一种非常罕见的毒药,这种毒药可以迅速致死,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因为在他体内没有发现毒药的痕迹。 政府化学分析师Robert Cowan检查了从尸体上提取的样本,说道:“我认为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心力衰竭,但我无法说出是什么因素导致了心力衰竭。” 在随后的检查中,警察还发现,死者的小腿肌肉尤为明显,对尸体进行防腐处理的Paul Lawson说:“这说明……他一直有穿高跟鞋和尖头鞋的习惯,(他的)腓肠肌高度发达,就像在女性身上发现的那样。” 因为死者身上没有身份证件,且衣服标签都被剪掉,所以有人猜测死者可能是舞者、黑市商人、水手、甚至间谍。Cleland说:“死者在我看来像个欧洲人,我得说他看起来很像英国人。他的头发从前面梳到后面,什么(线索)都没有。” 一位检查他的衣服的裁缝说,他可能看起来像英国人,但他的外套明显是美国人。Raymond Leane警探在审讯中引用裁缝的话说:“他要么是在美国,要么是从某个去过美国的人身上买的衣服。这种衣服不是进口的。” 这名“无名男尸”的故事成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头条新闻,他的指纹和照片也被送往包括英国、美国和非洲的英语国家等世界各国。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John Edgar Hoover在一封1949年1月的信中证实,美国没有找到与死者相匹配的指纹。而其他国家同样也没发现与该男子匹配的指纹。 与此同时,许多人前来认领尸体,但他们的故事没有一个经得起推敲。由于没有更多的线索可供调查,警察们于1949年6月将尸体解禁,准备下葬,最后,尸体被下葬在West Terrace公墓,墓碑上写着“无名之人”。而这个案件也成为了世界最神秘的悬案之一。   诡异的随身物品 前面说到男子身上没有身份证件,但是,他随身却带了一些难以解释的物品。 在尸体上发现的车票表明,死者死前一天,从一个未知的地点乘火车去了阿德莱德火车站,然后把一个手提箱寄存到了车站的行李室。 他买了一张去萨默顿海滩附近的亨利海滩的火车票,但没有使用车票,反而是乘公共汽车去了海滩。 警方在火车站发现了他寄存的手提箱,里面有和修补裤子相同的橙色线。在4月,病理学家Cleland重新检查了死者的衣服,发现一个隐藏的口袋,这里有一张卷起来的纸,上面印着“Tamam Shud”,这张纸出自《鲁拜集》,在波斯语中意为“结束”或者“完结”。警方据此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寻找原书。 不久之后,一名男子声称在自己的汽车上发现了这本书,而时间恰巧是11月30日,死者去世的前一晚,他说那天他的车门没锁,也不知是谁把这本书扔进来的。 Cleland说,这些证据支持了他的结论,他认为这名男子是有意服毒自杀的:“我认为这些字是故意放在那里的,表明他对这些事情感到厌倦了。” 本以为事情会迎来转机,然而,这本书却成了这个神秘尸体身上最有价值的线索,之后警方再无进展。   神秘的密码和电话号 在这本书中,有两条主要线索。 第一个是封底上的手写电话号码,警方追踪到一位住在阿德莱德郊区格伦埃尔格附近的妇女。据报道,当看到尸体罩时,她吓坏了,尽管她否认认识死者。 电话号码旁边有一个潦草的密码,几十年后,这段代码引起了阿德莱德大学阿博特教授的兴趣。2009年,阿博特把这段代码作为一个谜题,留给他的学生。他们认为这可能是一个秘密的战时密码,并认为死者或许是间谍,他们的调查毫无结果。 阿博特和他的学生分析了这些密码,认为它缺乏战时密码的复杂性。阿博特说,它更可能是一系列英语单词的首字母,例如,死者去过的地方列表,或者他下注的赛马。 在想不出密码后,阿博特和警方一样,追踪了这个电话号码,找到了曾经拥有这个号码的女子。 但是女子已经去世。随后,阿博特寻找了女子的儿子,她的儿子是澳大利亚芭蕾舞团的一名舞蹈演员,但很不幸他也去世了,于是阿博特开始寻找与他有关的人,并找到了女子儿子的女儿:Rachel Egan,现在,Rachel Egan已经是阿博特的妻子了。 Rachel Egan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收养了,她并不知道自己和死者之间的潜在联系。   谜团即将揭开   时隔70多年的迷案能否拨云见日?答案是很可能!现在,科学家们正在用DNA技术追查死者的身份! 阿德莱德大学的教授阿博特(Derek Abbott)从1995年第一次听说这个案件开始,已经花了几年的时间争取挖掘出死者的尸体,以便科学家分析他的DNA以确定他的身份。 上个月,挖掘工作终于在该市的West Terrace公墓展开,在墓地,南澳大利亚警察探长德斯·布雷告诉记者,挖掘不仅仅是为澳大利亚最有趣的悬案之一找到答案,更是给所有可能与死者有血缘关系的人一个交代。这些人就包括阿博特的妻子Rachel Egan。阿博特说:“不管他和我们是否有血缘关系,我们都把他带进了我们的家庭,因为是他让我们走到了一起。他的死因不再是真正值得关注的了。重要的是他是谁,我们能不能把他的名字还给他。” 目前,尸体的遗骸正在阿德莱德的法医学实验室进行分析,Linzi Wilson-Wilde是法医科学协会的负责人,他说,由于遗体埋在地下的时间太长,以及尸体防腐的过程,分析变得很复杂:“防腐化学品是用来保存遗体的,但它们是通过分解体内的蛋白质来做到这一点的,这样细菌就没有东西可食用了。这确实对降解DNA有非常不利的影响。” 如果科学家能够创建一个DNA档案库,那么,它将与阿德莱德的那些被认为可能和死者有血缘关系的人进行比对,然后再在DNA数据库中建立一个更广泛的人际网。 据悉,澳大利亚有三个用于执法的DNA数据库,包括国家刑事调查DNA数据库(ncid),其中包含120多万份DNA档案。去年,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启动了对身份不明人员和失踪人员DNA计划,试图鉴定大约500份身份不明的人类遗骸。 如果发现与死者的DNA匹配,侦探们就会尝试找到死者现存的后代。 从现有证据来看,Egan很可能与死者并没有血缘关系,但Egan表示她可以欣然接受,甚至在讨论到死者可能不是好人的可能性时,Egan也表现得很大度:“回到1948年,时代非常不同,所以,如果他参与了战争罪,或其他可怕的罪行,也许我们可以解开原因,并尝试理解他为什么会这样做。”   (编辑:北极星) (图片来源pixabay,图文无关仅作说明使用)

溫哥華警方表示:現代科技或能為該市最老懸案提供新線索

【加拿大都市网】温哥华警方认为,现代科学技术能够为这座城市最古老的悬案之一提供新线索,并希望受害者的DNA能帮助警员,侦破困扰调查人员近70年的案件。 这宗悬案被称为“树林内的孩子们”,案件追溯至1953年1月14日,温哥华史丹利公园的一名园艺师在公园内的海狸湖(Beaver Lake)附近发现两具男孩的骸骨。孩子们的头盖骨被人用斧头击打过,他们身上盖著一件女人的外套。据信,两个孩子分别为7岁和8岁,他们的遇害时间是1948年,在过去的5年内一直没人发现。   温市警发言人艾迪森(Steve Addison)说:“我们仍然不知道这些男孩是谁,为什么他们会在温哥华,或者是谁杀了他们,但是我们希望系谱基因检测最终能给警方寻找答案。 温市警方已经与Redgrave Research Forensic Services公司签订合同,这是一间总部位于美国马萨诸萨州的法医基因检测公司;该公司将对从受害者骨骼中提取的基因进行研究,并通过GEDmatch和FamilyTreeDNA等公共基因数据库,找出与谋杀案受害者拥有相同DNA的在世亲属。   艾迪森认为,该公司的团队有可能可以确定与两个遇害男生有亲属关系的人。这个过程可以给警方提供新线索,并最终确定凶手。 V33

27年前懸案死者身份仍不明 騎警發麵部復原圖呼籲公眾提供線索

【加拿大都市网】北温皇家骑警发布一宗陈年悬案受害人的面部复原图,再次呼吁公众协助提供破案线索。 一年多以前,皇家骑警和卑诗法医服务处(BC Coroners Service)请求公众协助,帮助确定1994年8月25日在北温凯茨公园(Cates Park)发现的一名亚裔男性死者的身份。 一年多过去了,由于没有收到有价值新信息,警方发布最近得到的死者面部复原图,再次呼吁公众提供线索。 卑诗法医服务处前不久向皇家骑警提供了正在调查中的14具不明身份人类遗骸的头骨,发现时间最早可追溯到1972年。这些头骨先在卑诗省扫描,接着在渥太华利用3D打印机重新创建,然后再运送到纽约艺术学院(New York Academy of the Arts),由该学院的学生们进行面部复原。北温的这宗陈年悬案即是上述14宗人类遗骸调查项目之一。 据估计,案中死者在其遗体被发现前数月就已经死亡,警方相信其死因可疑。 死者为一名中等身材的成年男性,年龄在25至40岁之间,身高约165厘米,右手腕有一处愈合的骨折伤痕,背部较低处可能有旧伤。死亡时身穿蓝色背心、棕色花呢Le Chateau品牌休闲外套和绿色牛仔长裤,戴有一块卡西欧黑色手表和一条金项链。有关此案的详细资料及图片,可在加拿大失踪人口网站Canada’s Missing上找到。 警方呼吁掌握可能帮助确认该死者身份信息的人士,致电604-985-1311联络北温皇家骑警,也可致电1 877 660-5077 或发电邮至bccs.siu@gov.bc.ca与卑诗法医服务处的特别调查组(SIU)联系。 V18

卑詩省10幾隻斷腳迷案 十幾年仍末告破

(■■卑诗法医服务处仍在努力破解2016年的断脚案。卑诗法医服务处) 卑诗省自2007年以来,已有10几只断脚被冲上多处海滩,而截至目前为止,卑诗法医服务处已解决了其中13宗谜团,仍悬而未破的只剩下在5年前(2016年)2月两个不同时间,于温哥华岛植物滩(Botanical Beach)上所发现的两只蓝黑两色New Balance运动鞋,尺码皆为12号,内里均有断脚,经鉴定,两只断脚来自同一个男子。专门鉴定遗骸的法医官亚兹德吉安(Laura Yazedjian)表示,希望有更多线索,协助破解此案。 卑诗省断脚之谜始于2007年8月20日,当时一只12号右脚Adidas的男装运动鞋被冲上佐治亚海峡(Strait of Georgia)的吉迪亚岛(Jedediah Island),该鞋款于2003年生产,主要在印度销售。其后经确定,“失主”是一个患有抑郁症的失踪男子。 在接下来的11年里,省内海滩发现更多断脚,会是因为飞机或船只事故而造成,抑或令人毛骨悚然的罪案所致,引发公众关注。 亚兹德吉安称,到目前为止,卑诗法医服务处在这些断脚案中,尚未发现是有人用非自然手段切断人脚的情况。 迄未有非自然切断情况 初步相信,最有可能是因为腐烂,脚与人体其他部分分开。包裹住鞋子的断脚没有下沉,而是漂浮在水上,并被洋流带走,然后冲到沙滩上。 亚兹德吉安指出,随着有关断脚的报道成为头条新闻,可能有越来越多人开始对海滩上出现的鞋子多加留意。在之前,公众可能会把海滩上的鞋子当作垃圾丢弃。 不过同时,也有一些人恶作剧,把动物骨头塞进鞋中,并任由鞋子漂流。 最新解决的断脚案已于2019年完成,这是在2018年9月于西温一海滩发现的一只断脚。当时,在一只浅灰色Nike品牌9号半跑鞋内发现了左脚,并穿有蓝色袜子。亚兹德吉安与同事先确定鞋子的生产日期,从而锁定断脚案可能发生的时间。而解决这些问题的最大决定因素是,调查人员能否把断脚上找到的去氧核糖核酸(DNA)与失踪者的DNA相配。结果,一个失踪者的资料与此配对上。 星岛综合报道

視頻:藍可兒案紀錄片預告發佈 氛圍詭異恐怖

【加拿大都市网】举世闻名的蓝可儿神秘死亡悬案被Netflix拍成了纪录片,即将上映! Netflix发布了《犯罪现场:消失在塞西尔酒店》(Crime Scene: The Vanishing at the Cecil Hotel)的预告片。这部纪录片将聚焦于“洛杉矶最致命的酒店”,探索21岁蓝可儿的神秘死亡之谜! “Is there a room here that somebody hasn’t died in?” Go inside what some call LA's deadliest hotel...

男子發DNA網上尋親 竟發現親戚是懸案兇手

■■醉心于追溯家族源头的退休软件工程师Ken,常常在互联网追寻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CBC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一位醉心于追溯家族源头的退休软件工程师Ken,5年前在不同的族谱网站上登录其基因(DNA)信息,希望找到更多有共同祖先的远房亲戚。未料这一举动成为警方侦破一件36年悬而未决的女童谋杀案的关键。警方发现,Ken的DNA与当年凶案现场采集到的DNA有部分吻合,循此线索确定他的一名已过世的远房表亲,正是当年的杀人凶手。 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采访时要求隐去姓氏的Ken,一方面对于自己无意中帮助警方破解悬案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又因揭发自己从未谋面的亲戚是杀人凶手而感心情复杂。 Ken多年来热衷于溯源自己的家族历史,已经找到了约10万名近支或远支的父系和母系亲戚。5年前他把自己的DNA数据公布在多个寻找祖先及族人的网站上,以期找到更多远房亲戚。他注意到在自己家族越来越扩大的谱系树上,有一支姓“胡弗”(Hoover) 的族人,其讯息一直是空白。不过他尚未对此进行深入研究。 Ken不知道的是,多伦多警队雇请的一名法医谱系专家,将1984年9岁女童杰索普(Christine Jessop)谋杀案凶嫌的DNA,也上载到Ken所使用的其中一个家谱网站Family Tree DNA上,并因此发现疑凶的DNA与Ken部分吻合。这意味着两人有共同的祖先。 1984年杀女孩凶手是远房亲戚 警方由此开始秘密追踪Ken的家族DNA,由Ken至他的父亲,祖父直至曾祖父。警方发现Ken的曾祖父叫Oliver,曾住在安省的哈斯丁斯县(Hastings County)。Oliver的一个女儿嫁给了来自爱德华王子县(Prince Edward County)的胡弗。他们生了一个儿子取名戴蒙胡弗(Damon Hoover)。戴蒙的儿子叫罗伊胡弗(Roy Hoover)。罗伊又生了3个孩子。 警方发现除了Ken之外,现时住在美国密西根的一位63岁妇人和一位70多岁的老翁,DNA也有部分与凶手吻合。他们的家族溯源也被警方严密审视。在经过上述工作之后,警方最终进行DNA比对,于今年10月宣布, 1984年秋天杀害女童杰索普的凶手,几乎可以肯定就是死者家人当时最信任的一位朋友卡尔文达纳胡佛(Calvin Dana Hoover)。可惜的是,凶手已在2015年去世,无法面对法律的审判。 杰索普生前是安省Queensville县的一名学生。 胡佛当时是杰索普一家的亲近朋友。警方案卷显示,两家人关系亲近到即使杰索普一家不在家,胡佛也可以进入其家的程度。在1984年10月3日即女童失踪前两天,杰索普一家曾去胡弗家探访。胡弗当时住在士嘉堡的一间三睡房的镇屋中。 杰索普失踪两个月之后,其尸体才在1984年12月31日被发现。但是胡弗从未被当做嫌疑人进入查案人员的视野。查案人员承认警方从没有对胡弗展开过任何正式询问。他躲过了警方的审视,直到去世5年后,才因DNA被揭出真面目。 ■■1984年发现。但是胡弗从未被当做嫌疑人进入查案人员的视野。查案人员承认警方从没有对胡弗展开过任何正式询问。他躲过了警方的审视。直到去世5年后才因DNA被揭出真面目。   这种由法医透过家族溯源来破案的新技术,被叫做“基因谱系学”(genetic genealogy)。美国加州警方于2018年最先用此技术破解了“金州杀手案”(Golden State Killer)。此后不久温哥华警方也在加拿大率先采取这一手法,破解了一起2003年的陈年旧案。 此次受聘于多伦多警方破获杰索普案的美国基因谱系专家雷德格雷夫(Anthony Redgrave)表示,他的团队花费数百小时追踪,前后分析过与犯罪现场DNA部分吻合的60多名其他族人的DNA。为了避免对当事人的困扰,他们一直是在幕后默默无闻地进行这些工作。 雷德格雷夫拒绝透露被分析过基因的族人身分,他强调,为警方破案而对与凶嫌DNA基因部分吻合的人士进行基因谱系研究,在这一过程中会尽力保护那些当事人的隐私。 Ken表示自己不记得有特别授权寻根网站将其DNA资料透露给警方,但表示网站的使用条款中可能对此有所提及。直到最近一些网站才加入特别选项,令当事人有机会确认是否授权网站将其DNA比对信息透露给警方。在2018年之前就没有这样的条款。 Ken表示自己平时在进行家族史研究时,也会无意中遇到一些类似“在柜子里发现骷髅”式的惊讶,但都没有这次惊悚。“我只是经常发现一些诸如谁是私生子之类的小密秘,但这次的发现是有点太极端了。”

50年懸案告破! 6歲女孩1971年遭謀殺 兇手尋獲

  温莎警方说,他们侦破了一起一名6岁女孩遭谋杀的陈年悬案。 1971年5月15日清晨,6岁女孩Ljubica Topic被发现死亡。警方始终未能对任何人提起指控。 周五,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说他们已经确认了造成Ljubica死亡的男子。 警方说,这名男子最近已经自然死亡。警方不会公布他的名字。 (加通社报道,youtube视频截图)T04

韓國三大懸案之一 《殺人回憶》原型罪犯終於被鎖定

韩国三大悬案之一的“华城连环杀人案”事隔三十三年有新进展。警方根据DNA化验结果,锁定疑犯是正在狱中服刑的杀人犯李春载(音译),指他涉嫌一九八六至一九九一年间先后奸杀九名女子。 李春载现年五十六岁,一九九四年一月奸杀二十岁的姨仔,被判终身监禁,已在釜山监狱服刑二十四年,是狱中“模范犯”。警方称,疑凶的DNA与其中三宗凶案现场采集到的DNA样本一致,其他案件的证物正在分析。 “华城连环杀人案”发生在现今华城市附近的村庄,先后有十名女子遇袭,九死一幸存,受害者年龄由十三岁至七十一岁。凶手脱下受害人的衣服,再用衣服绑起她们,行凶过程几乎都是先绑架后强奸,最后勒毙。警方搜查了二万一千多个疑犯,比对四万多个指纹,创下各种侦查纪录。多部影视作品以此案改编,包括二〇〇三年上映的电影《杀人回忆》。

塵封23年懸案出現突破!失蹤男子頭骨在這裡被找到了

■■CBC 尘封23年的悬案出现重大突破!安省大湿比利市(Greater Sudbury)警方确认发现一颗人类头骨,与1996年的一位失踪者有关。 据Narcity报道,大湿比利警方确认,5月底在纳尔逊湖路(Nelson Lake Road)的树木繁茂地区,发现一颗人类头骨和人类骸骨,经法医鉴定,属于1996年8月14日晚上11时30分左右失踪的斯雷特诺维奇(Alexander Sretenovic)。 警方仍不清楚这些人类遗骸如何出现在上述地点,受害人的死因尚未确定,但警方表示死因可疑。 死因尚未确定 警称可疑 斯雷特诺维奇失踪时只有29岁,他最后现身是1996年8月14日晚上离开位于埃尔姆街(Elm Street)的住所。之后家人和朋友再未见过他。 湿比利警方当时相信斯雷特诺维奇的失踪有可疑,并启动了刑事调查。多年来,警方向数人问话并调查了许多线索和密报,但始终没有找到他的下落。在斯雷特诺维奇的遗骸被发现前数年,警方已宣布他是谋杀案受害者。 虽然发现斯雷特诺维奇的遗骸是本案的一个重大突破,但仍有很多疑问尚待解开。湿比利警方呼吁知情者,提供线索。 综合报道

【加國獵奇】樹林里的孩子 他們到底是誰?

▲史丹利公园 1950年代 1947年的一桩公园藏尸案被意外揭开,两名孩童的尸骨触目惊心,案件轰动全国。随后的数十年经历警队数任探长的调查始终无法理出头绪。如今,大半个世纪过去,这两个“树林里的孩子们”的故事中的主人公,他们到底是谁? 1953年1月14日,温哥华史丹利公园的一名员工无意中踏入一片枯叶堆中。他突然觉得脚下的这片枯叶发出的声响不大寻常,于是蹲下身将枯叶和泥土挖开。在距离地面并不算深的地方,出现了一些残骨。他意识到这些并非动物残骸,于是报了警。 ▲发现遗骨的树林入口 接报而来的警察们立即开始了现场挖掘,在枯叶、树木断枝和泥土的掩埋之下,他们发现了一件残损的女式毛皮大衣、两个孩童的骨骸和一把斧子。 除此之外,警探们还在现场发现两个飞行员式样的儿童皮帽、衣物、一个午餐盒,以及一双7号半的女式皮鞋。而那把斧子,就是此案中的凶器。 ▲考古学家Erna V. Van起初认定两名年幼受害人分别是一男一女 案件轰动却无结果 警探们请一位考古学家到发掘现场。这位考古学家认定两名儿童分别是一男一女,一个5到7岁,一个7到9岁。另外还有一点也被确定,两名受害人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大约6年前,也就是1947年。 ▲现场发现的女鞋 ▲儿童皮带和午餐盒 温哥华警方立即向市民求助,呼吁在1947年曾在史丹利公园一带,见过一个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的女人的民众,主动和警方取得联系。在如此安静的消闲去处,发现被残忍谋杀的儿童残骸,让全市乃至全国都甚为震惊。尽管此案轰动一时,市民线索不断涌入,最后却还是徒劳无功。 一筹莫展的警探们无奈将所有物证和骨骸分别装进两个箱子,此案最终被尘封。年复一年,随着此案逐渐陈旧,两盒物证之一曾经一度被太平洋国家展览馆展出,另外一盒则被温哥华警察博物馆收藏。此案也被熟知的人们称为“树林里的孩子们”Babes in the woods。 探长新上任重开调查 1996年,温哥华警探Brian Honeybourn就职卑诗省悬案侦察处探长,决定重开40年前的悬案Babes in the woods。他之所以选择此案,是因为自年幼时代就一直听说这个故事,因此念念不忘。 ▲温哥华星报有关此案的头版报道 1953 Honeybourn和卑诗大学法医学教授David Sweet取得联系,后者提取了两个受害人牙齿中的DNA,经过鉴定,推翻了当年的结论。也许因为当年前往现场鉴定的考古学家并非专业法医。 David Sweet所做的进一步骨骼DNA鉴定发现,受害人其实是两名6到10岁之间,同母异父的兄弟。 这个重大发现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侦破方向。 Honeybourn立即重新向公众求助,希望在1947年左右在史丹利公园曾经见过一个女人和两个小男孩的市民,能够踊跃提供线索。奇怪的是,在深究每个看似合理的线索之后,Honeybourn却被再次引入一个又一个的死胡同。 ▲温哥华退休警探Brian Honeybour 何时能还孩子公正 看着躺在物证箱里的残骨,Honeybourn顿悟,“这两个孩子现在最需要的是能够好好安息”。他将大部分骨骸火化,举行了一个简单的仪式,将骨灰海葬。不过,Honeybourn保留了最重要的部分骨骼,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可以通过现代科技找到孩子们的亲属。 ▲两名男童的复原素描 “这个案子已经过去大半个世纪,孩子们的直系亲属以及凶手都已经不在人世了。这两个年幼的受害者永远也不能得到公正。”早已退休的Honeybourn说,“至少,我们应该为他们找回名字。”

士嘉堡65年懸案 17歲少女神秘失蹤驚動蘇格蘭場

撰文:张殷睿 1953年12月6日深夜,满身血迹斑斑的19岁青年James Wilson冲进多伦多士嘉堡区警察局报警,称他和17岁的女友Marion McDowell当晚早些时候在士嘉堡当地年轻人约会常去的lover's lane停车幽会时遇到蒙面歹徒。在和蒙面男子搏斗受伤之后,女友被强行带走。 和任何一宗失踪案件一样,报案的Wilson立刻被列为第一嫌疑人。但是警察很快确定他头上的伤的确不是自己造成的。于是多伦多警察即刻展开了铺天盖地的寻人行动。这项行动也是当时多伦多乃至安省规模最大的警方行动。包括在校生、童军成员和机车党在内的民众也加入其中。在之后数月的搜索行动中,从虚假线索、恶作剧索要赎金到星象占卜,甚至吸引了一位苏格兰场侦探参与搜索……所有的一切都没有给案件侦破带来半点进展。 ▲Marion失踪之后,其家人曾经接到恶意电话,谎称绑架了Marion(多伦多星报1953年12月9日) 两人被打晕塞在汽车后备箱 65年后的今天,作为多伦多城市历史上最古老的悬案,Marion McDowell失踪案虽已尘封,我们只能从当年保存至今的新闻报道,对案件和人们记忆中的Marion McDowell和她的下落作些许的了解和猜测。 ▲上世纪50年代多伦多的建筑工地 当时19岁的James Wilson在士嘉堡一家建筑公司工作 Marion McDowell失踪前在Mutual街一家照相馆做打字员,她和父母以及哥哥住在东约克区。为人友善、好动的Marion在外型上并没有任何出众之处,是一个典型的邻家女孩。失踪当晚,Marion身穿白色衬衫、黑色羊毛裙、蓝色大衣。她的左手配戴着镶嵌着她名字大写M.M的戒指。 晚上七点,与她认识几个月的男友Jimmy将Marion从家中接走,大约1小时后他将自己1942产5座Plymouth coupe车停在位于Danforth Road和Eglinton Ave East交界以北的人烟罕至的情人道Lover's Lane。因为地理位置隐密,一些年轻人喜欢在深夜时分去那里停车幽会,故而得名“情人道”。 正当他们在车内窃窃私语,一个大约1米7出头的蒙面男子突然拉开车门,持枪威胁Jimmy交出钱包。 Jimmy随即将身上仅有的10块钱拱手相让。蒙面人随即命令他下车,Jimmy还没站稳就感觉后脑被狠狠重击……接下来他的记忆开始变得模糊且不真实起来。 多伦多星报1953年12月7刊登根据Jimmy回忆整理的文章说:“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察觉自己被困于我的车后备箱,Marion压在我身上。我想她一定是昏过去了,一动不动。我只隐约听到车引擎的声音。” Jimmy表示蒙面人将女友绑架 (多伦多星报 1953年) Jimmy称因为脑部受伤,之后的一段时间他开始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依稀记得有人把Marion从他车里拖至停在旁边的一辆车,接着扬长而去。 Jimmy跌跌撞撞地从后座爬到驾驶座,试图追赶,因为歹徒的车已经走远,很快就将踉跄驾车追随的Jimmy甩掉。无奈之下,Jimmy在回家告知家人之后便前去报警。 警察随后对Jimmy的车进行了搜查,发现了他装有10块钱的钱包,女友Marion的蓝色大衣、毛衣和包。另外,车后座血迹斑斑。与此同时,Jimmy被送往多伦多东区医院 (Toronto East General Hospital)救治,他后脑的两处伤口严重失血,一共缝了17针。警方案情报告显示车内取得所有的样本均显示为O型血,这和Jimmy的血型吻合。虽然Marion的血型未知,但当年的媒体报道均表示,大约四成的人口血型为O型。不过,当时的任何报告都没有提及现场血样到底是阴性还是阳性O型血。 根据数据统计,38%的人口为阳性,另有8%阴性,尽管初始报告显示现场只有一个血型,但之后的一份警方调查报告也显示,现场还存在少量的A型血。 悬赏2千元惊动全国 警方和Marion的家人连夜在案发现场展开搜寻,并确认了的确存在两辆车的痕迹。连续24小时搜寻未果之后,发出了面向全省的寻人启事。也许是民众的同情心,也许是因为2,000元现金悬赏的诱惑,社会各界不遗余力地加入了寻找Marion的行动中。最远的搜索区域甚至扩张至北面的Lake Simcoe。警方甚至动用了军人,将士嘉堡16000多英亩的大小区域一一梳理。...

多倫多警方推新招查懸案 義工穿疑犯T恤尋凶

■■“BOLO”计划让志愿者穿上印有嫌犯姓名和照片的T恤,以扩大信息传递。CP24 综合报道 多伦多警方不断启用新招,以加大力度追捕罪犯。 据CP24新闻报道,多伦多警队(Toronto Police Service)宣布,将与非营利组织克雷杰基金会(Stephan Cretier Foundation)合作,开展一项新措施,以协助传递有关谋杀罪犯和其他严重犯罪嫌疑人的消息。该计划是使用社交媒体和其他不同于传统的手段,例如派志愿者到嫌疑人可能居住的社区,同时穿着印有他们姓名和照片的T恤。 该计划被称为“BOLO”,即“正在寻找”(Be On the Lookout)的缩写。 侦缉警长加拉特(Stacy Gallant)周二在记者会上表示,虽然警方目前已在社交媒体上占有一席,但是“BOLO”计划可以覆蓋到更多的人。 近35年有27嫌犯逍遥法外 他说,目前警方仍在通缉8名嫌犯,他们在过去3年犯下多宗谋杀罪行,如果从1983年算起,共有27个嫌犯仍未到案。 他表示,“BOLO”计划的设想,是集中传播有关被认为目前仍然居住在大多地区的嫌疑人的信息,而不是那些可能逃离该市的人:“我们的目标是那些可能认识这些嫌犯的人,他们之前可能不想告知真相,希望能以此施加压力,令他们与警方合作。”

16年前大多區男子被菜刀斬死 至今難以破案!

■■16年前悬案死者何顿南。 星岛日报记者 荷顿区警队对一宗16年前发生的悬案(Cold Case)至今仍茫无头绪。受害人的儿子现时已经长大成人,每当途经凶案现场附近时,都会到凶案现场流连,希望警方能够早日破案。 当年54岁的死者何顿南(Paavo Henttonen)是在2002年5月17日早上,被清洁工人发现倒毙在他位于乔治镇(Georgetown)的寓所门口。据悉,死者在案发前一天晚上曾经到当地的Barber Towne Pub酒吧消遣,然后乘坐出租车返回罗塞塔街(Rosetta St.)一幢旧工业大厦内改建的寓所。 现场没有被强行闯入或抢劫的迹象,但单位内到处血渍斑斑。警方相信死者是被人用一把取自厨房的菜刀斩死的,并相信凶手也在事件中受伤。 现场留下大量指纹、血渍和证物,但警方未能在科学鉴证数据库中找到任何吻合的疑犯。属于死者的1997年款雪佛兰开蓬小货车,在两日后被发现弃置于山景路(Mountainview Rd.)夹多米尼亚花园车道(Dominion Gardens Dr.)附近,车内到处都有血渍。 找遍区内可疑人士未有发现 荷顿区警队探长布里顿(Kevin Britton)表示,调查人员查找区内所有可疑人物,但未有任何发现。 有个别人士被警方关注,但未被列作疑犯。警方相信,凶手知道死者身上经常携带大笔现金。 从安省东北部法兰西斯堡(Fort Francis)到大多伦多为死者办理丧事的死者兄弟潘堤(Pentti Henttonen)说,兄长过著刺激糜烂的生活,专门收购倒闭工场的工业用处理食品的机器,翻修后转手出售。如果无法维修的则当作废铁卖走。 他说,死者堆满机器和金属的仓库在同一工业大厦内,毗邻死者的住所。死者的生意伙伴其后搬清仓库。 死者儿:唯破案能释怀 死者遇害时与妻子分居,并有一名12岁的儿子,现时已经28岁。从事建筑业的死者儿子布兰特(Brent)说,案发当日他如常在位于宾顿市母亲家中等待父亲到来。两人早已约定当日去玩橄榄球,但迟迟未见他的踪影,一直打电话也未有回应。他沮丧之下自行踩自行车。 返回家中时家人尚未告知噩耗,直到继父及继兄与警方确认死者身分。他当下感觉仿如晴天霹雳。 他说,父亲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容易与任何人交友,并时常督促他要做到最好。他每当途经附近时,都会驾车到案发的工业大厦看一看。他说,这是不想回忆又未能忘记的事。只有破案才能释怀。 布兰特现时每隔几年都会向荷顿区警队查询案情是否有进展。他说,警方相信有知情人,只是等待破案时机。 死者在70年代与父母、两名姊妹和兄弟由芬兰移民加拿大,然后在湿比利附近购买了一幅地,举家在雷湾附近生活。死者长大后迁居多伦多,并曾参加海军。

多倫多直布羅陀角燈塔懸案,唯一的線索只有血跡和流言蜚語……

多伦多以西,安大略湖群岛上伫立着一座多伦多保存至今最古老的建筑——直布罗陀角灯塔(The Gibraltar Point Lighthouse),过去200多年以来,它的灯光成为多伦多的标志,继往开来,尽管夜色庇护,唯有此处独明,直布罗陀角灯塔指引着船只穿梭于多伦多港口湖岸线。一段发生在这里的扑朔迷离的往事,到今天还悬而未决,作为灯塔的首位管理员——J. P. Rademull的离奇失踪,唯一留下的线索只有血迹和流言蜚语…… 撰文 张殷睿 直布罗陀角灯塔建成于1808年,初建时52米,比现在的高度少了25米。当年灯塔的灯油是由抹香鲸的鲸油制成——抹香鲸头部大量的脂肪提炼的鲸脑油,而主材料是由来自于安省Queenston和Kingston采石场的石材。 时任美国总统 James Madison 见证1812战争的活历史 美国独立战争结束后,英美之间的主权争斗并未停止。英国欲遏制美国,而美国欲向北扩张,将英国人从整个北美大陆赶走,并且期待加拿大居民将美国视为殖民地的解放者。 1812年6月18日,时任美国总统James Madison向国会发表战争演讲,随后国会投票宣布对英国开战。此时,英国被欧洲的拿破仑战争拖住,大部分精锐海陆武装力量部署在欧洲。1812年,英国在加拿大的正规军只有5,000人,不得不大量招募加拿大民兵迎战,史称第二次独立战争,或者叫1812年战争,这是美国独立后第一次对外战争。 1812至1813年,美国攻击英国北美殖民地加拿大各省。1813年10月至1814年3月,英国在欧洲击败拿破仑,令他们可以将更多的兵力增援北美战场,英国因此占领美国的缅因州,并且一度攻占美国首都华盛顿,但是英国陆军在美国南部的多场战役中多次遭到挫败,并且海军也遭受败局。1815年双方停战,边界恢复原状。 战争期间,也就是1813年美军进军约克(当年的多伦多)的约克保卫战(Battle of York)时,直布罗陀角灯塔的首位管理员——一位德国裔移民J. P. Rademull一直守在塔楼上,他为敌我两方船只军舰道航。1813年5月27日,美军两栖部队从安大略湖攻击尼亚加拉河北部的乔治要塞,并将其占领。同年6月5日,英军反攻,收复失地。然而J. P. Rademull却没有活着看到休战的那天。 灯塔前的1813战争纪念牌 充满灵异故事的灯塔 J. P. Rademull的离奇死亡有这样的传说,由于直布罗陀角灯塔位于相对偏僻的所在,但却灯光明亮,所以一度被走私酒类贩运者们当作航点定位,希望借走私从中牟利。民间流传的版本是,管理员J. P. Rademull曾偷偷将他值班的灯塔作为隐秘的走私酒窝藏点,这给他带来杀身之祸。 1815年1月2日晚上,Rademuller像往常一样在灯塔值班。根据事后的官方报告,那天夜间灯塔里来了一群士兵,而他们此行目的不为别的,只为了Rademuller私藏的走私酒。接下发生的一切就变得模糊不清了。 人们猜测有两种可能,一,Rademuller和这群士兵把酒言欢,喝得烂醉;二,他突然改变主意,试图把这些士兵赶走。至于最终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人知道。但唯一确定的是,那天晚上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晚上。第二天,他消失得无影无踪,灯塔的木质台阶上留下的一片血迹是他曾经存在的唯一证据。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也没有任何指向嫌疑人的线索,警方一筹莫展。在附近的一次搜寻中,警方找到了一口棺材的一角和一块下颌骨。当时的法医刑侦技术无法确定这块人骨是否属于失踪的Rademuller,侦破再次陷入僵局,但在发现下颌骨之后不久刊登在报纸上的一则新闻中提到,那群士兵的确被指控谋杀Rademuller,但是因为证据缺失,嫌疑人没有被最终定罪,之后年复一年,便成了悬而未决的尘封案件。 当你到访灯塔攀爬100级的环绕楼梯时,也许应该跳开第十三个台阶。 202年后的今天,当年现场的蛛丝马迹早已不复存在。那个冬夜的真相也将永久不见天日。 从古至今,人们总是将不可思议的谜团归结为所谓的超自然现像。自然而然,200年来一代又一代人们的猜测、恐惧和想像造就了许许多多有关直布罗陀角灯塔的鬼故事。恐怕任何一个生长在多伦多的人,都能说起一点半点有关这里的鬼故事。当然,这些似乎恐怖诡异的传说也给学校的出游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诡异乐趣。 直布罗陀角灯塔灯火后来在1957年熄灭,执行者是最后一名守护Debie Dodds。在过去的大半个世纪以来,很多家庭也陆续迁居至此,他们中很多都是当年那些灯塔守护者的后代。灯塔前的纪念碑牌如是说:直布罗陀角灯塔的守护者和他们的亲人们组成了这个茁壮成长的小岛社区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