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04:29:25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托儿服务

托儿服务协议安省与联邦仍在拉锯 有可能推迟到省选之后

(■■古德指出,如在财政年度结束前未能达成协议,安省今年将不会收到联邦逾10亿元专项拨款。 星报资料图片) 联邦家庭、儿童和社会发展部长古德(Karina Gould)周四在电台节目中表示,由于安省政府未有详细计划如何使用数以十亿元的托儿服务资金,所以渥太华与安省未能达成每天10元费用的协议及落实拨款。 据CTV报道,安省是唯一个省份尚未达成每天10元托儿服务费用的协议,在本星期初福特省长向Q104 Kenora电台称,与渥太华达成协议十分接近。 古德在加拿大广播电台都会早晨(Metro Morning)的节目上说,福特的评论显示一个好信号,安省希望达成协议。但在实现这个目标前,还有相当多的工作要做。当省府提交计划后,有关协议便会迅速进行。安省政府表示,全国300亿元的托儿服务计划拨款,省府正在向渥太华争取超过102亿元。该个为期5年的计划,将会把托儿费用降至平均每天10元,并在明年前减半。而福特向另一间在贝尔维尔(Belleville)的电台CJBQ透露,本星期希望确保托儿服务资金持续5年以上。 财年结束前或未有定论 古德指出,这个论点有点牵强。联邦政府已把资金放进财政框架内,因此没有任何总理可以处理这个问题。她表示,安省在这方面是唯一的抗衡者,其他所有省份和地区都清楚明白,签署这份为期5年协议的原因,因为希望达到最初的基本标准和目标,并且能够在推动的过程中进行检讨。 古德重申,在3月31日财政年度结束前达成协议,存在一定压力,否则安省今年将不会收到超过10亿元的专项拨款。即将举行的安省选举也可能推迟达成协议,直到下一届省政府成立才会商讨。星岛综合报道

福特希望各城市稍安勿躁 托儿计划由省府与联邦谈判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省长福特表示,希望市政当局可等待省府与联邦政府,就可负担托儿计划上进行谈判及达成协议,不应试图自行与渥京进行合作。 由于安省政府与联邦政府就这项计划上仍在谈判阶段,故省内部分市议会,包括多伦多、尼亚加拉及咸美顿,已开始考虑要求市政府,绕过省政府,直接与联邦政府,就每天10元的可负担托儿计划进行合作。 联邦政府已就涉资300亿元,为期5年的可负担托儿计划,与7个省份及1个地区达成协议,但安省至今仍在谈判阶段。 福特表示,若果安省能保持团结,将可获得更佳协议;他表示,随着谈判持续,故“恳求”市政当局不要跟联邦政府达成“附带交易”协议。 (加通社资料图) T02

【联邦大选】杜鲁多承诺推每天10元托儿服务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自由党党领杜鲁多强调,自由党承诺,会推出每天10元的托儿服务。 杜鲁多于周二(17日)早上在安省万锦市发表讲话,表示疫情期间,已明确表明,家长难以负担托儿服务,尤其没有工作的妇女。 自由党承诺,明年会将托儿服务平均费用降低50%,并在5年内,引入平均每天10元托儿服务收费的计划,这项计划的成本达300亿元。 杜鲁多表示,联邦政府在大选前,已跟8个省及地区政府签订托儿服务协议(安省及阿省例外)。 他批评联邦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想要抹去自由党的功绩。 联邦保守党表示,会向每名儿童提供4,500至6,000元可退还税务减免,目的是要为低收入家庭承担最高75%托儿服务开支。 (图片:加通社)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联邦拨款300亿 建立全民托儿制度

(■■有组织促联邦全民公平托儿预算应全数分配给公营和非营利托儿所。toronto.com) 联邦政府在2021年度预算中宣布将拨款300亿元,在未来5年于全国范围建立一个与现行公立学校制度类似的全民公平托儿制度。日前有慈善团体、学术界和私营企业的负责人联合向渥太华发出呼吁,将这些拨款拨给非牟利机构和公营机构主办的托儿所,而不应拨给营利性的商业托儿机构。 联邦预算案强调,新建立的托儿制度将以社区为基础,提供高质素的托儿服务。“就像公立学校在其社区内,给孩子们提供高质素的教育一样,政府的目标是保证所有家庭都能享受到高质素、可负担的及富有灵活性的早期儿童教育和托儿服务,不论他们居住在何处。” 联邦政府进一步承诺,将与各省及特区合作,主要透过非牟利机构和公营机构主办的托儿所,来建成这样一个系统,同时保证所有家庭都能从有执照托儿所,享受到更加可负担的服务。 投入低收家庭托儿服务 由全国多家有影响力的基金会、非牟利机构负责人、大学学者及相关机构负责人签署的建议信,支持联邦政府的做法,要求联邦政府将用于全国各地扩展早期儿童教育和托儿服务的所有拨款,全部拨给非牟利和公营机构。将所有建立新托儿系统、及改造翻新现有托儿设施的基建投资拨款,全部拨给非牟利和公营机构。继续投资非牟利和公营机构用以支持有效计划及公平发展托儿服务。 上述主张并不是要消灭目前在加拿大已经存在的大量商业盈利性的托儿所。而是要保证不使用公款,去支持商业性托儿所扩张已有项目及建立新项目。已经在市场立足的盈利性托儿所如果符合质量标准,在政府监管下收费,在财务上透明以保证合理使用公共拨款,仍可得到支持。 本国及国际研究成果都显示, 非牟利机构和公共机构是政府建立全国托儿系统的最好伙伴。它们可以在不牺牲项目质量、安全和工作条件的情况下,为家庭提供各种灵活、高质量的早期教育及托儿服务选择。以非牟利机构或公营机构为主导建立的托儿制度,对低收入家庭往往更包容,并且更容易以更低的成本提供更高质素的服务。星岛记者报道

预算案重金支持托儿服务 目标全国平均降为每天10元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的最新预算案为托儿服务提供支援,承诺将为各省提供数十亿的新开支,以创造更多托儿名额和降低托儿费用。 自由党的2021年预算案并没有承诺或估计这笔开支能创造多少新的托儿名额,而是把重点放在家长的成本上。 该计划的目标是明年学龄前儿童日托的费用平均下降50%。去年的托儿费用从温尼伯每月约451元到多伦多每月1250元不等。 自由党的目标是,除魁省有自己的制度外,全国平均收费为降到每天10元。 财政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在预算发布会中表示,该计划不会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并指出这是一项长期战略,需要全国范围内的努力来投资于儿童和年轻父母。 支出将从每年30多亿加元开始,这还不包括政府四年前公布的已存在的10年儿童保育支出。 到2026年,每年的新支出将达到近84亿元。这份文件称,最初的五年协议旨在让联邦政府承担全国儿童保育资金的一半,但预算预测到此就停止了。 前五年将重点支持非营利性的托儿所,不包括营利性托儿中心和不受监管的托儿所。(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安省扩大免费托儿服务 共有两万个名额

安省教育厅长表示,省府将扩大紧急托儿服务的范围,在学校远程学习期间,让更多的前线工作者可以获得免费托儿服务。 据CP24报道,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于周六上午宣布了这一消息。在此之前,省府宣布安省湿比利(Sudbury)以南的小学生先不返校,而是继续上网课到1月25日为止。 中学生原定于1月25日返校上学。安省北部的小学生将于1月11日返校。 莱切说,数据显示,安省儿童的新冠阳性率在12月27日到1月3日之间上升了约117%,令人震惊。 他说,在学校开学前,省府将致力于扩大无症状测试范围,增进通风,并聘用更多员工。一月的第一周,部分前线员工获得了托儿服务,但现在,更多前线工作者可获得该项服务。 免费托儿服务共两万名额 莱切表示,安省的免费托儿服务约有20,000个位置,目前已经有2,200个家庭加入了这一免费托儿项目。 以下为经过扩展具资格的前线工作者: •在儿童援助协会工作和提供居住服务的前线员工 •提供发展服务,针对女性暴力服务,和在反人口走私领域工作的个人 •提供受害者服务的个人 •为聋人和聋哑人提供翻译和干预服务的个人 •在无家可归者庇护所工作和为无家可归者提供服务的个人 •食品安全检查员,和在食品和饮料处理、生产,和配送行业工作的个人 •省府法庭服务员工,包括原住民法庭工作者 •受聘于辐射防护服务部门的安省省警员工 •皇家骑警和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员工 •加拿大邮务公司工人 •药用和医用设备制造和配送工人 •电力工人 •非市府供水和废水处理工人 •被要求返校提供当面教学服务的教育工作者,以及为无法进行远程学习而有特别教育需求的学生提供支持的教育工作者 •被用作隔离中心、健康护理中心、疫苗诊所,或者为必要工作者提供住所的酒店和汽车旅店的员工

政府如建全民托儿系统 预计年耗资超110亿元

(■■胡森称,增加可负担托儿名额或需投入大量资金。 加通社) 联邦家庭、儿童与社会发展部长胡森(Ahmed Hussen)称,建立全国托儿系统关键是降低托儿费用及增加名额。 若建立起类似魁省的全民托儿系统,联邦年度耗资或超过110亿元。 胡森周二接受加通社采访时表示,降低家长支付的托儿费用是自由党政府制定全国托儿系统的关键要素,在全国范围内为有需要家庭增加可负担日托名额也同样重要。 他说,在创建全民托儿系统的过程中,将与各省讨论上述两个关键问题。而这两个问题已在魁省体现,该省是目前全国唯一拥有这种系统的省份。 疫情后日托需求料增加 他指出,降低托儿费用和增加可负担托儿名额,可能需要联邦投入大量资金。当局预计,一旦疫情结束,对日托名额的需求还会进一步增加。 胡森说:“我们须共同努力,以大幅降低托儿费,以使父母能负担得起,但还必须确保增加名额,否则,对于找不到托儿服务的家长来说就毫无意义。” 自由党政府在9月的施政报告中,承诺建立一个统一的全国托儿系统,以帮助妇女重返或进入就业市场。 联邦还在11月的经济声明中承诺提供资金,以帮助各省和地区聘请、培训和留住幼儿教育者,并建立必要的政府框架来指导制定政策。 胡森表示,为了实现建立全国托儿系统的目标,幼儿教师培训是其中的关键。 联邦秋季经济声明中用于托儿的总支出为5.85亿元的新资金,其中部分资金分5年投入。如果要建立类似魁省的全民托儿体系,渥太华每年可能要花费超过110亿元。星岛综合报道

福利!联邦拨6.25亿支援托儿服务

【星岛综合报道】联邦政府宣布,由于家长对托儿服务的要求持续殷切,故决定拨出6.25亿元,用作支援托儿服务。 联邦家庭、儿童与社会发展部长胡森(Ahmed Hussen)表示,透过这项投资,将可确保有足够且安全的托儿空间,以支援家长逐步重返工作岗位的需要;他表示,这是联邦政府斥资190亿元支援省及地区的《安全重启协议》的1部分。 家长过去一直要求各级政府采取行动,在疫情下协助学童能安全地重返学校,及支援托儿机构;而随着大部分地区已放宽进入第3阶段解封期,不少场所已经开放,政府对托儿服务的支援被评已经落后。 胡森表示,有关拨款,已经透过早期学习及托儿服务双边协议,发放至省及地区政府。 胡森表示,透过《安全重启协议》进行的投资,将有助解决主要优先事项,以确保未来6至8个月能安全地重启经济。 (图片:加通社) T02

多伦多议员拟推动议 要求省府确保托儿服务

【星岛综合报道】多伦多2名市议员表示,由于省政府规定托儿所内最多可容纳10人,故担心多伦多有数万个家庭,没法获得托儿服务。 市议员Mike Layton及Joe Cressy将于下周举行的市议会会议上提出动议,要求省府承诺,为因新规定而没法将子女送到托儿所的家庭,可以获得其他托儿所的服务。 动议亦要求省府为所有被迫减少托儿人数的托儿所提供资金,藉而得以持续经营。 Layton表示,省府的新规定,令到市内托儿所的托儿能力降低至介乎30%至40%,这对家长是不利的消息。 他表示,若果托儿所的托儿能力降低60%至70%,即反映有成千上万家庭没法获得托儿服务;若果需要上班的家长,面对的问题便相当大,故此,这些家长不得不继续要获得联邦政府及省政府的援助才可。 (资料图片) T02

托儿中心重开 庄德利忧家长失去服务

【星岛综合报道】多伦多市长庄德利表示,日托中心周五(12日)重开,但由于受多项限制影响,十分担心系统功能被降低,父母难以将子女送到日托中心被照顾。 省府容许安省所有日托中心于周五重开,但必须遵守多项规定,当中包括可容纳儿童及职员的人数最多为10人。 庄德利表示,新规定会大减日托中心的儿童人数,或会迫使营运商寻找更多空间而令成本大增。 他强调,这是可理解的要求,“但我们必须认真研究系统的能力”,确保让大量家长可将子女送到日托中心被照顾;因为有不少家长用完紧急救援资金后,必须工作来赚钱,但又要面对没有托儿服务。 庄德利表示,解封社区是好消息,但存在要面对另1个问题的风险。 他表示,日托中心营运商在限制下,可能不得不增加开支来寻找更多用作托儿服务的空间,但这笔开支,可能会转嫁至家长身上;故此,他计划跟省府商讨此问题。 (资料图片) T02

加拿大全国托儿服务将获联邦4亿元拨款

(■渥京有望与各省达成协议,为全国托儿服务注入4亿元资金支持。CTV) 联邦政府有望与各省达成双边协议,投入4亿元为全国的托儿服务提供资金支持。 据CTV报道,若达成协议,联邦将在早前宣布的十年75亿元托儿服务拨款上,额外投入4亿元,扩大和资助托儿服务,帮助达成在全国范围内,增设25万个学前和放学后儿童托管名额,以及减少10%托儿费用的目标。 助达成25万个托管名额 据政府消息人士称,该协议目前就只待签字,渥京就可向各省落实拨款。“我们已经很接近(合约签订)”,该消息人士补充,协议不仅可以应对新冠疫情而带来的托儿服务需求,也保障了当前服务得以继续,直到当局有更多时间可以更好改善系统。 他说:“如果我们现在就探讨一个会给服务项目带来更大改变的合约,可能需要数月时间,而要各省在秋季就做出相应转变,是不现实的。” 安省布鲁克大学(Brock University)社会科学系副主任贝泽森(Kate Bezanson)认为,随着经济重开,越来越多人开始重返职场,许多措施需要及时落实,否则会延误经济的恢复。 她指出,疫情以来,女性就业所受到的冲击尤为严重。根据加拿大统计局数据显示,过去两个月共计约150万名女性失业,即使仍在工作的女性,也同样面临挑战。她强调,若无法保障足够的托儿等服务,即使经济重开,许多女性也无法回去工作,或无法从事全职工作,会令性别不平等现象愈发严重,也会导致更多女性及儿童面临贫困的风险。 报告还建议渥京成立专门的托儿事务秘书处,为相关服务建立全国性框架。据消息人士透露,该建议正在考虑当中。

安省4000幼儿教育者呼吁推行免费托儿

(■■提供托儿服务,是经济重启重要的一环。星报) 据一项访问全省近4,000名早期幼儿教育工作者的调查报告显示,省府目前为必需服务员工提供免费托儿服务的措施,在重启经济活动后应普及至全体省民。倡导的组织于昨天把该份报告递交省府,促请当局正视这个建议。 《星报》报道,该报告承认,根据紧急幼儿护理人员报告提及的费用,此举可能使本省每年10亿元的托儿支出增加三倍。安省早期幼儿教育人员协会(Association of Early Childhood Educators of Ontario)及安省更佳托儿服务联盟(Ontario Coalition for Better Childcare)反驳,如果视托儿服务为经济优先事项,便需要联邦政府和省府的财政承诺。 教育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曾经表示,托儿服务是父母,特别是妇女投身职场的先决条件。在本月15日,他宣布当该省准备根据公共卫生标准过度至第二阶段时,预计将开始逐步重新开放托儿服务。 报告称,即使莱切承诺为安省最年幼的学生,及其教职员的安全制定可靠的安全协议,但根据疫情前福特政府削减托儿服务及放宽管制的记录,对当局的承诺不会抱有信心。教育工作者一致关注安全问题,在省府重开经济活动时,应该保护儿童、家庭、教育工作者及服务计划。 疫情下很多人付不起托儿费 当安省于3月17日关闭领牌的托儿中心,以减慢新冠肺炎病毒传播之前,该计划依靠足够的入学率,以及父母每月支付可能高达2,000元的费用。但报告指,这种方式在疫情期间不能持续,因为有不少家庭的财务状况出现问题,托儿服务可能会在数月内减少服务量,以应对人数减少的情况。 目前有关紧急儿童护理的公共卫生安全措施有,限制每个中心的儿童和工作人员数量在50人之内;大部分服务把小组人数限制为6儿童和2工作人员。报告又指,除了全额公共资金外,员工和行政人员还希望从公共卫生部门获得清晰的省级指南和培训、增加有薪病假和紧急假期、较小的组别规模、额外的职员及支援,以及重新开放经济前规划工作获得薪金。 安省早期幼儿教育人员协会行政统筹主任包维尔(Alana Powell)表示,当安省逐步重新开放的过程中,儿童及其家庭需要在安全与优质的环境中提供完善的托儿服务。如果没有早期幼儿服务及工作人员,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于幼儿教育工作人员在考虑重返工作岗位时,调查显示他们最担心个人的安全,并希望获得必要的资源,如个人防护设备、额外的消毒用品及足够的员工,以支持较细的小组。此外,有众多受访者认为需要增加工资、重开经济须分阶段,以及获得政府的尊重等。 星岛综合报道

联邦省府托儿协议 惠及千位特殊儿童

  ■左起:陈苇蓁、萨雷、康洛绮,正在向儿童说故事。 图文:本报记者张文慈 联邦与卑诗省府较早前已经签订为期三年的3千万元早期学习和托儿协议(Early Learning and Child Care,ELCC),令卑诗一千位特殊儿童受惠,可参与融合式 (inclusive) 托儿教育计划。 联邦自由党素里中(Surrey Centre)选区国会议员萨雷(Randeep Sarai),联同省儿童及家庭发展厅长康洛绮(Katrine Conroy),以及儿童照顾省务厅长陈苇蓁(Katrina Chen),在素里中儿童发展中心(The Centre for Child Development),宣布上述消息。 萨雷表示,「通过额外支持,可使有特殊需要的儿童及其家人,能在短期内使用相关计划和服务,这就是联邦政府与卑诗省合作,将托儿作为优先事项的原因,相信融合式托儿教育计划,将使本省更多儿童能充分发挥潜力。」     ■陈苇蓁(右一)发言时,有儿童跑上发言台。

费用全国最贵 托儿服务大比拼 三党各有千秋

■■奥布莱恩每月在托儿服务上花费不少。CBC ■三大政党托儿承诺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安省是全国托儿费用最高的省份,在今年的省选,三大政党都称要改善托儿服务。自由党说要提供免费学前教育,新民主党则称为低收入家庭提供免费托儿服务,而保守党就承诺为低收入家庭提供托儿费退款等。但有专家指出,即使家长获得政府补贴,也难以在短时间内解决问题。 奥布莱恩(Alecia O'Brien)需要把3岁的女儿送到一所日托中心,以便自己出外工作。她表示,每月在托儿服务上花很多钱,甚至比房贷供款还要多。 但与许多母亲相比,奥布莱恩认为自己还算幸运,由于无法负担高昂的费用,许多母亲需要留在家中照顾孩子,无法出外工作。 平均月付1,200元托儿费 政府补贴托儿服务,不但可以减轻家长的负担,也有带动经济增长的作用。 加拿大中央银行行长朴洛兹(Stephen Poloz)在今年初曾表示,政府对托儿服务提供补贴,可能是刺激经济增长的最佳方式,因为此举可以大幅提升妇女投入职场的意愿,有利经济发展。 安省目前的托儿费用为全国最高,平均每月需要支付1,200元,但在魁省却只需183元;原因很简单,因为魁省在20年前已开始对托儿服务提供巨额补助。 在本年的省选,三大政党均提出改善托儿服务的承诺(见附表),力图在这个重要议题上争取选民的支持。不过,各大政党如要实现这些承诺,也要面对不少困难。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在短期内提供大量的托儿服务。目前安省的大多数持牌日托中心都出现轮候名单,如果托儿服务变得更廉宜,需求只会更大,令日托中心“一位难求”。 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经济学名誉教授克利夫兰(Gordon Cleveland)指出,由于魁省对托儿服务提供巨额补贴,市场需求大增,导致合资格托儿中心供不应求,大量劣质的托儿中心因而涌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