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1日 星期三 22:05:20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投票

多倫多市選提前投票今天開始 為期8天!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市选提前投票日由今天(7日)开始,希望提前进行投票的多伦多选民,可以在未来8天内,到市内50个投票站进行提前投票。 多伦多市政府表示,选民可以在10月7日至14日,早上10时至晚上7时期间,到所属选区的提前投票站进行投票。 市府表示,全市设有50个提前投票站,数量已较2018年增加多3个。 选民在投票时,应携带显示有姓名、地址及照片的身份证,以及选民卡,但选民卡并非强制须携带的。 (图片:Global News) T02

魁省省選今日舉行 提前投票人數破紀錄 !

【加拿大都市网】魁省省民在过去五星期,聆听了不同政党的承诺,今天终于有机会对下届省政府由谁主领发表意见。 投票时间为星期一上午9时30分至晚上8时。在此期间,魁省人民将就各种议题,如重大语言法改革、关于省身份的存在性问题,还有疫情期间的表现,投下自己神圣的一票。 估计今天的投票情况将会非常踊跃,在提早投票日已有创纪录的人数前往投票。 根据Élections Québec网站的数据,魁省630万合格选民中约有23%提前投票,几乎是2018年选举中提前投票比例的两倍。 (图片:CBC)T10

省選投票站出現電腦故障 部分選民須改地點投票!

【加拿大都市网】事实证明,安省省选的投票令不少选民头痛,因为电脑问题导致一些投票站出现投票延误情况。 一位名叫卡罗琳娜(Karolina)的选民告诉CTV新闻,她等了45分钟才可进行投票,并且由于电脑技术问题,一些选民在密市的一个票站未投票就离开了。 她在靠近 Mavis Road 和 Dundas Street West 的 Cashmere Avenue 公立学校外票站对记者说,不敢相信选举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并强调:“我感到很沮丧”。 多伦多的投票中心,包括 Parkdale--High Park 和 Toronto--Danforth 选区的投票中心,据悉也遇到同样的电脑技术问题。 安省选举局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些“孤立事件”不会影响选民的投票程序。 安省选举机构在后续的电子邮件声明表明,“在最后一刻投票地点发生了变化”。又说:“我们鼓励选民在去投票前查看 选举官网,将他们的邮政编码输入到选举网站上的选民信息服务中、查询 Elections Ontario 应用程序或致电 1 888-668-8683查询。” 以下投票地点已更改: Mississauga-East Cooksville选区,那些被指示在Pasiley Blvd....

為鞏固民主制度 新民主黨提議將加拿大合法投票年齡降到16歲

【加拿大都市网】鉴于全球民主制度正面临威胁,联邦新民主党趁机企图将加拿大的合法投票年龄降低到16岁。 新民主党党领驵勉城(Jagmeet Singh) 表示,虽然以前也提出类似法案失败了,但他认为新民主党议员巴克雷奇(Taylor Bachrach)这一次提出的降低合法投票年龄的私人法案是独一无二的。“全世界都有一种感觉,即民主正受到威胁,我们看到一些法西斯主义案例的兴起、民主被侵蚀等一些例子。有鉴于此,我认为对于如何支持民主、如何确保我们的民主制度运作良好、积极参与并保持活力需要有更坚定的信念。” 新民主党最近一次是在2021年12月提出降低投票年龄的议案,其实早在2011年新民主党国会议员戴维斯(Don Davis)也提出过,还有联邦自由党议员霍兰德(Mark Holland)在2005年提出了类似的想法,该议案进入二读,但最终被击败。 这一次巴克雷奇提出来的法案将于周三于众议院进行辩论。巴克雷奇表示,降低投票年龄的方向,除了可加强加拿大的民主之外,还可凸显了一系列对年轻人的未来有重大影响的问题。“无论是住房、负担能力、医疗保健系统的可持续性,还是每年都在恶化的气候危机等,这些都是年轻人关心的问题,深深影响年轻人。他们应该有权对这些问题发表意见。”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2021年联邦选举中18至24岁的选民投票率为66%,低于2019年的68%和2015年的67%。 图:CTV v01

安省選舉局呼籲選民 盡量郵寄選票或提前投票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选举局(Elections Ontario)鼓励省民邮寄选票,或利用今年额外的提前投票日数来投票,以降低省选日出现的人群聚集问题。 6月2日省选日当天,选民将看到投票中心范围内,地板上出现保持社交距离标记、有机玻璃屏、洗手液与口罩,选民或工作人员在投票中心内,是不需要戴上口罩,但投票中心仍会提供防护装备。 尽可能避开6月2日投票 安省首席选举主任艾森萨(Greg Essensa)表示,希望选民不要集中在6月2日投票。 是次省选,安省选举局(Elections Ontario)会提供新选项,包括选民可以到网上申请邮寄选票,以及提前10天、而非过去的5天前进行投票。 艾森萨表示,其他于疫情期间举行过的选举情况表明,邮寄投票的需求有所增加;例如2021年的联邦大选,安省便录得有30万张邮寄选票。 安省选举局亦推出全新应用程式,让选民可以查阅其投票地点,查看候选人资料,及有关投票的方式,并让候选人登记时可收到通知。 另外,也有提供附上条形码的电子版选民讯息卡。

今年省選,選舉局呼籲登記 更新資料準備省選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今年6月将举行省选。3月被定为“安省投票人登记月”(Provincial Voter Registration Month)。安省选举局(Election Ontario)提醒和鼓励民众,上网确认自己是否在选民名册上登记,及时更新自己的个人资料,为省选做好准备。凡年满18岁、在安省居住的加拿大公民,有资格在安省省选中投票。 选民可以前往选举局的eRegistration 网站,将自己的名字添加到选民名册(voters list)上,或是确认自己的名字已经在选民名册上。在后一种情况下,选民也可以快速简便地,再次确认或是更新自己的个人资料。 未满18岁可预先登记  一旦省选宣布开始,在选民名册上的人就会收到安省选举局邮寄出的选民卡(voter information card),上面有针对每位选民的特定信息,比如投票的时间和地点。  16 至17岁的安省居民及加拿大公民,可以将其名字添加到“安省未来选民名册”(Ontario Register of Future Voters)上,为下一次的省选做好准备。当他们年满18岁时,其名字就会自动添加到正式的选民名册上。安省首席选举官Greg Essensa表示,尽快在选民名册上登记,可以令选举局及时将有关省选信息传递给选民,令民众的投票更加顺畅。   (星岛记者报道,图片来源:Pixabay)

國會今天會就《緊急狀態法》投票 各黨立場堅定

(■一名示威者星期日站在警方设置的围栏外。加通社) 国会将于周一就援引《紧急状态法》的特别权力举行关键投票,各政党于周末期间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辩论,各党立场坚定。 自由党政府与保守党和魁人政团,在辩论中展开了激烈争拗,自由党议员拉穆勒(Kevin Lamoureux) 称该组合为“邪恶联盟”。新民主党表示,将支持政府使用该法案,但敦促自由党谨慎行事,同时保留随时撤回支持的权利。 部长称激辩是民主标志 已宣布角逐党领的保守党议员溥礼瑞(Pierre Poilievre),指责总理杜鲁多为政治利益而策划今次的危机。他在周六曾指出,自由党试图放大和利用疫情大流行期间出现的每一次痛苦、恐惧和悲剧,以分化公众,并用政府的权力取代人民的自由。 溥礼瑞说,《紧急状态法》是攻击自由的最新和最大例证。 联邦应急准备部长布莱尔(Bill Blair)星期日表示,关于《紧急状态法》的激烈辩论是民主健康的标志,在周六警方采取行动将抗议者从国会山清除后的翌日,这讨论变得积极起来。事实上,议会已进行了激烈辩论,周一将举行投票,这是对加国强大民主的肯定。 保守党反驳称,抗议活动没有上升到紧急状态,也没理由要使用特别权力,政府的行为是险恶、并有政治动机。 其他保守党议员认为,抗议活动应由渥太华警方恰当地处理,而不是紧急回应。 保守党指颁令含政治动机 不过,执政自由党称,《紧急状态法》对结束渥太华和全国其他地区的抗议活动是必要的,包括切断活动的财政支持,和强制货车司机提供服务等措施。 这些措施有时间限制,并于30日后届满,国会有权在本周的初步投票中、或在长达一个月的任何时候撤销紧急声明。 布莱尔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访问时透露,政府承诺,只在解决渥太华局势所需的时间内维持紧急状态。 此外,警方已成功地将抗议者赶出国会山附近的主要营地,建立了一个有围栏的安全区,并拖走占据市中心大部分地区超过三星期的车辆。星岛综合报道

多倫多夫婦在東約克投票站拒絕戴口罩 不得不出動警力…

【加拿大都市网】今天早些时候,多伦多警方在发现东约克一所学校的投票站发生 "纠纷 "后前往该校。 事件发生在上午11点10分,位于Gledhill大道的D.A. Morrison中学,该学校靠近Cosburn和Woodbine大道。 据多伦多警方发言人Const. David Hopkinson说,"一对夫妇在设施内拒绝戴口罩,并拒绝离开。他们堵住了其中一个入口的门。" 这对夫妇最终还是离开了,并在随后戴着口罩回来了。 Hopkinson表示,警方妥善地处理了此事。他们被护送进去了并获得了投票的机会,没有引发进一步的事件。 编译:森森 图源:Toronto Star 参考链接:https://www.thestar.com/local-toronto-east-york/news/2021/09/20/toronto-police-called-after-couple-refuses-to-mask-up-at-east-york-polling-station.html

【聯邦大選】大選日投票結束或不知誰勝出 原因是……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选举局表示,今届大选收到约120万份邮寄投票的申请,这些选票最快在下周二早上才点票,换言之在周一大选日投票结束,未必可以公布大选结果。 在今届联邦大选,已有破纪录的120万选民要求邮寄投票。加拿大选举局发言人高蒂尔(Natasha Gauthier)在接受采访时称,“在大选日,我们很可能不知道胜出者是谁。” 这是因为新冠大流行,超过100万个居住在他们所属选区的选民,欲以邮寄选票方式投票,因此要求加拿大选举局寄给他们邮寄投票包。在这情况下,他们会在居住地提交选票。 除此之外,有近15万个目前身处加拿大境内,居住地在所属选区之外的选民,会在现时居住地邮寄投票。另有5.4万个身处海外的选民也邮寄投票。 但与以往大多数邮寄选票在投票日点算的方式不同,该等100万张本地邮寄选票最早要到周二早上才会点算。 这是因为处理加拿大境内要求取得的邮寄选票,与处理加拿大军方或监狱中的囚犯从国外寄出的选票的方式不同,后两者在投票日点算。 高蒂尔解释,加拿大选举局需要进行长达24小时的验证,以确保选民没有(有意或无意)在他们的选区中同时邮寄投票和亲自投票。 透过邮寄选票方式投票的选民,必须在9月20日当地选区投票结束之前把信封寄给加拿大选举局,因此符合规定的邮寄选票总数仍然未知。不过截至周三晚上,已收到超过一半的邮寄选票,尽管尚未确认是否符合规定。 根据加拿大选举局的数据,向选民发放的邮寄投票包最多的50个选区中,近一半(23个)属于卑诗省,另有20个在安省。 以选区计,加拿大选举局寄出最多邮寄投票包的是维多利亚选区(12,294份)、萨尼治-海湾群岛选区(Saanich-Gulf Islands)(10,457份)和渥太华中选区(9,655份)。 加拿大选举局曾预测多达500万个选民可能会通过邮寄方式投票,但实际要求邮寄投票包的数量要少得多。 对于焦虑的竞选策略师和报纸头版编辑来说,他们希望在下周一大选日晚上出现一个明显的赢家。 《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的一项分析称,在上一届2019年的大选中,在要求邮寄选票最多的50个选区中,只有5个选区在以不到5%的优势获胜,意思是大部份选区无需点算到最后的邮寄选票便已分出胜负。其中4个在卑诗省,另一个在安省。 V17

溫哥華市選投票年齡降低至16歲

【加拿大都市网】温哥华市府正式同意将卑诗省市政选举的投票年龄降低至16岁。 温市议会周四通过一项议案,表达对“卑诗16岁投票”运动的支持。虽然这次投票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但市议会要求市长甘迺迪(Kennedy Stewart)给省长和省议员写一封支持信。 来自维多利亚的17岁福斯特(Cait Foster)是“卑诗16岁投票”运动的成员之一。她说,作为一名年轻的倡议人士,自己的经历让她之一政客们是否真的在倾听年轻人的声音,这让她有时感到自己被低估和不受尊重。 福斯特说:“我想要的不仅仅是作为一种参与政治的方式,我可以做义工,可以抗议,也可以在社交媒体发帖,但最终,投票对于我们关心的议题才是至关重要的。” 在周四的温哥华市议会上,几位市议员发言支持降低投票年龄。绿党的市议员威贝( Michael Wiebe)表示,研究表明,人们投票年龄愈早,他们一生中成为选民的机会就越多。独立市议员布莱(Rebecca Bligh)则形容年轻一代是见多识广,自我领导的一代。 这项动议最终以1票弃权,其余全部通过的方式完成。福斯特说,她对议会的支持感到惊喜。 18岁的古吉拉(Renee Gujral)希望,如果市选投票年龄降低到16岁,那希望省选和联邦大选也能如此。她说,如今的年轻人完全有能力为自己做出明智的政治决定。 “卑诗16岁投票”运动也得到了卑诗市政联盟、卑诗省教师联会和省绿党的支持。目前全球范围,奥地利、苏格兰、威尔士、阿根廷和巴西等国已将投票年龄降至16岁。 V33

美國大選結果無法在周二晚間揭曉?

【加拿大都市网】美国人今天晚上睡觉时,很可能还不知道周二总统选举谁胜出。 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在新冠状病毒大流行和担心投票点拥挤的情况下,许多州已经简化了邮寄选票的申请。但是邮寄选票通常比亲自投票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处理。 不同州份不同做法 据Global News报道,一些在使用邮寄选票方面有丰富经验的州,已就这些额外的步骤作出调整。 在佛罗里达州,计票员可以在选举前22天开始统计选票。在北卡罗来纳州,从选举前5周开始,县委员会将合格的选票插入投票机,以便在选举日迅速统计选票。 但其他州如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辛州,都是共和党领导的立法机构,而且都是摇摆州(swing states),他们会有意识地决定等待。在选举日之前,将不会对邮寄的选票进行统计,因此,可能需要数天时间来清点足够的选票,去确定获胜者。 美国总统特朗普称,邮寄投票作弊的时机已经成熟,由此美国围绕使用邮寄投票展开了争论。 选举日并不是截止日期 还有一个问题可能会推迟获胜者的公布:在一些关键的州,邮寄的选票可以在选举日的几天后才寄到,但只要有选举日之前的邮戳,仍会被计算。民主党人认为,一些地区的缺席选票泛滥和邮件投递缓慢,使得这种预防措施很有必要。 例如,如果有选举日的邮戳,来自内华达州选民的邮寄选票要到11月10日才算到期。在北卡罗来纳州,如果在选举日或之前邮寄选票,截止日期为11月12日。 将有法律上的挑战 民调显示,大多数特朗普的支持者计划在选举日投票,而超过一半的拜登(Joe Biden)的支持者计划通过邮寄投票。预计特朗普竞选团队将挑战许多邮寄选票的有效性,这些选票来自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辛州等关键的战场州。 特朗普竞选活动的公关主管Tim Murtaugh本周告诉记者:“我们将有一支庞大的律师队伍,他们将准备好抵挡民主党的任何诡计。” 一些早期迹象? 虽然周二晚上不太可能知道选举结果,但两个州的选举结果可能预示著选举的走向。 佛罗里达州和乔治亚州都允许选举官员在选举日前几周开始处理选票,从而使统计速度更快。这两个州的竞选时间表可能不会和选民过去经历的有太大不同,除非两党势均力敌。如果拜登赢得其中一个州,特朗普获胜的前景将受重挫。北卡罗来纳州也是如此。 (图片:AP)T11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美國總統大選倒計時,超七千萬人提前投票

【加拿大都市网】(星岛日报报道)美国总统大选之战进入最后一周倒计时,佛罗里达大学旗下“美国选举计画”周二公布统计数据,显示已有逾七千万选民提早投票,超过二〇一六年大选全部票数的一半。这是选民对此次总统大选之战展现浓厚兴趣的最新迹象。选民投票踊跃度前所罕见,可能缔造一个多世纪以来的最高投票率。邮寄投票占提早投票中的大部分,而民主党人较支持邮寄投票,拜登阵营明显占优势。特朗普数月来多次在未提出证据下宣称邮寄投票导致舞弊,因此许多共和党人预计投票日当天才会投票。统计显示,在提早投票的选民中,支持民主党与支持共和党的比例约为二比一。上图为早前确诊新冠肺炎、但称已康复的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周二在宾夕凡尼亚州单独出席竞选集会。

卑詩省選宣布僅一天 2萬選民要求郵寄投票

今年预计有大量选民使用邮寄方式投票。选举局图片【星岛记者报道】在卑诗新民主党(NDP)省府宣布提早省选后仅24小时,要求邮寄选票的选民就达2万人,卑诗选举局(Elections BC)表示,省选将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进行,票站也会加强防疫措施。 卑诗选举局称,预计将有35%至40%的选票是通过邮寄方式投递的,也就是说,约有80万张选票会通过邮寄完成。在省长贺谨宣布提前省选后的短短24小时内,卑诗选举局就已经接到2万份邮寄选票的申请。 卑诗省首席选举官博格曼(Anton Boegman)周二表示,以往选择邮寄方式投票的选民可能只占1%,今年受疫情影响,邮寄投票的比例可能高达40%。他说,这意味着需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点票工作。 相比之下,2017年竞选时,仅有6,500人要求通过邮寄方式投票。卑诗省首席卫生官亨利医生(B​​onnie Henry)表示,希望更多选民通过邮寄方式投票。 大量邮寄选票可能导致最后点票结果要等到17天之后,而且由于邮寄选票数量太多,大选当晚的结果很可能不太清晰。 根据卑诗省法律,包括邮寄投票在内的「缺席选票」(Absentee Ballot),直到选举日之后13天的「最终点票」才会计算,按照今年的情况就将是11月6日。通常缺席选票占总数的10%左右,因此很少会改变选举当晚公布的结果。但今年如果邮寄选票比平时多很多,那么选举当晚的结果就可能会改变。 此外,如果缺席选票数量众多,最终点票的准备时间就可能会更长。博格曼说:「我不知道要多久,但是要花更长的时间。我们的承诺是确保尽快完成点票工作」。 推迟「最终点票」是为了确保选举局有时间核实选票,从而避免有人通过既邮寄选票又前往票站投票的二次投票行为。 亨利医生表示,卫生当局已为选举局提供指引,除邮寄选票外,民众也可以亲自前往票站投票,票站会采取身体距离等防疫措施,鼓励民众配戴口罩,限制票站人数,增设消毒搓手液,为工作人员提供个人防护装备,增加票站的消毒措施,以防病毒传播。 博格曼表示,今年学校仅在周末开放为投票点,凡是学生在校的时候都不会用来投票。长期护理机构也不会作为投票点。选举局仍在寻找其他适合作为票站的场所,特别是偏远地区。在2017年省选中,学校投票点占全部票站的44%。 省民可以登录elections.bc.ca或致电1-800-661-8683索取邮寄选票的资料,选票填好后要确保选举局可以在10月24日晚上8时之前收到。对于高风险的选民,如在医院或长期护理机构的人士,选举局可通过电话协助投票。 省选提前投票时间为10月15至21日上午8时至晚上8时。10月24日当天票站也会由上午8时开放至晚上8时。 v16

族裔媒體全力推動 該地區移民投票率猛增

■阿尔沙尔一直鼓励阿拉伯语社区投票。星报   星岛日报讯   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来自中西亚和中东地区移民的投票率,在2015年联邦大选时大升至73%,这或许与一些少数族裔媒体的大力鼓励有关。 阿尔沙尔(Zuhair Alshaer)是渥太华一份阿拉伯裔社区报纸的总编辑。他多年来一直呼吁说阿拉伯语的加国公民,应该打破封闭的生活圈子,积极参与本国政治。 加拿大统计局在2016年所做的一项研究显示,新入籍公民在整体选民中约占五分一,该数字在未来很可能会继续增加。 指投票可即时改变生活 阿尔沙尔在20年前从巴勒斯坦移民来加,他希望可以借着一份月报,将阿拉伯语社区和联邦政治连接起来,鼓励更多人在10月21日大选投票。 但他强调,该份报纸与任何候选人或政党都没有关系。 在沙特阿拉伯出生的自由党国会议员阿尔加布拉(Omar Alghabra),在30年前移民加国,他指许多新移民在来加头数年,往往要面对巨大的生活压力,他们更关心生计问题,这无疑降低了他们的投票意愿。 阿尔沙尔指,虽然新移民要花数年时间才可以安定下来,但他会向新移民解释,投票可以为生活带来即时的改变,对每个人都很重要。

活着還是尋死?少女社交平台發起投票 「順應民意」跳樓身亡

命运掌控在网友的手里!一个随便的投票,就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马来西亚一名16岁少女在社交媒体Instagram发起一项投票活动,要求网友投票决定她应该选择继续活着,还是去寻死;结果有69%网友投票要她“去寻死”,她竟然真的跳楼自杀。 东马沙捞越州警方表示,这名少女在Instagram贴出她称“非常重要,帮我选择生/死”的投票活动;结果有六成九网友投票要她“去寻死”。此外,她也在facebook贴文表示“想要离开这让我疲累的 XX生活(WANNA QUIT F**KING LIFE I' M TIRED')”,还透过其手机微信以中文向她的朋友致意。马来西亚媒体报道,这名少女周一下午3时许从石角新市镇店屋3楼跳楼自杀。 槟城下议院议员、律师蓝卡巴星认为,投票要她死的网友,可能犯了教唆自杀罪。他说:“若她的Instagram帐号的多数网友劝阻她自杀,她今天不是还活着吗?”并说:“若网友劝她寻求专业人士协助,她也会去找人协助吧?”蓝卡巴星说:“网友的鼓励是否确实影响她自杀的决定?”又说:“在马来西亚,自杀未遂是犯罪,教唆他人自杀也许亦是犯罪。”警方消息人士表示,该名少女可能是因为其继父在新加坡娶了一名越南女子后很少回家,因而感到不开心。 马来西亚青年与体育部长赛沙迪称,这宗悲剧反映需要就精神问题进行全国讨论,他说:“我真担心国内青少年的精神健康,这是全国性问题,须认真处理。” 来源:星岛综合

多市華人眾多投票率卻偏低 這些活動訓練你如何參與民主

■■安省华人健康联盟主办一连串活动,推动华人社区市选投票意欲。 OCHC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由社区30多个机构及组织组成的安省华人健康联盟(OCHC),获得大多市公益金拨款,推动华人社区投票意欲,包括举行义工训练及候选人座谈会,一方面帮助选民认识选举制度,鼓励他们为健康议题而投票,同时期望候选人在当选后能够兑现竞选承诺。 该联盟共同主席王晴表示,华人在多伦多为第二大少数族裔,也是生活在低收入阶层的第二大族群社区。贫穷问题正隐藏于华社,是导致健康不良与健康不平等的主因。华裔人士需要关注身体与心理健康问题的根本原因,有关议题与选举特别是市选存有密切关系。 鼓励选民与候选人直接对话 为此,联盟成员康福心理健康协会代表向大多市公益金申请资助,于今年初获得社区协作能力建设拨款(Community Collaborative Capacity Building Grant),提高华人社区的投票意识,推动更多选民参与。 王晴称,这个获资助的项目由省选至市选分两个阶段进行,首部分在今年省选前举行候选人论坛,当时三个政党派出5至6名候选人出席,向选民讲解政纲及有关议题。联盟又向公众派发2,000张资料卡,内容提及健康与贫穷问题,以及鼓励选民与选区候选人直接对话。 完成第一部分后,联盟向成员机构及组织发出问卷调查,以及从不同渠道搜集数据,综合五大民生议题及改善市政的建议,作为举行第二部分活动的参考资料。 王晴说,有关议题包括住房、交通、公共安全,毒瘾与博彩,以及食品健康,也是影响个人身心健康。例如现时楼房价格高昂,在多伦多接近一半的家庭租房,在狭窄不理想的环境下居住对身心产生不良的影响。 因此,联盟建议政府增加建造可负担的房屋单位,以及在市选预算增加社区房屋的维修及保养经费。 欢迎参加座谈会 第二阶段活动分两部分,首先是为服务使用者及义工提供训练,然后在本月29日(周五)举行多选区候选人座谈会,预计约100人出席,包括选民,候选人及联盟代表。当天接受训练的人士分享对市选有关的议题及诉求,其后选民与候选人午餐互动交流,餐后候选人回应,最后大会与传媒总结活动情况。大会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参加座谈会,报名可电:416-493-4242,内线2256,Ronald Ng,或电邮至rng@hongfook.ca。 先厘清三级政府服务 勇于向议员表达意见 安省华人健康联盟举行市选多选区候选人座谈会前,由项目顾问潘丽雯博士为选民提供训练。她表示,参加训练的人士,本身不太了解选举投票及三级政府的服务范围,希望藉整个活动加强这方面的认识,从而鼓励亲友投票,尽公民应有的责任。 ■■项目顾问潘丽雯博士。资料图片   潘丽雯指出,华人投票率向来偏低,有别于西方人士主动向选区议员提出诉求,因中国传统文化,有不少人视议员为官,双方不会联系。他们并不清楚在民主的社会,议员由人民选出,由公币支付薪金,所以选民才是议员的真正老板。 她称,此次接受训练的人来自国粤语社区,大部分人虽然有投票经验,但有些人并不确定合资格选民的条件,包括已成为加拿大公民及年满18岁,以及在投票过程中要选多少人,省选及市选各有不同。例如居住在多伦多,投票选一位市长,所属地区一名议员及一名教委;约克区除了这三类议席外,还要选出区域议员。 跟进议员是否兑现竞选承诺 此外,训练内容涉及三级政府的服务范围,市政服务包括:道路、公共交通、自行车网络、食水处理及供应、垃圾与废物的回收、堆肥收集、警察及消防服务,图书馆及社区中心等。 潘丽雯说,例如社会支援房屋,主要由省府拨款,但土地供应与市府有关。有参加者表示与家中同住的长者苦等20年,未能入住资助的老人屋单位,最终家翁过身,奶奶年届90岁才可以进入护理院。 其实,受训者分享的诉求,与安省华人健康联盟综合的五大议题相近。 她补充,受训者与候选人出席座谈会互动交流后,大会期望选民跟进胜出选举的议员,日后是否兑现竞选承诺。

省民不爽三大政黨 可以「拒絕投票」表態

■■本年安省省选的三大政党党领。 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安省省选即将举行,如果省民想透过投票方式向三大政党表达不满,除了不去投票,还有什么方法呢?其实选民可以利用现有的投票程序,清楚表达对所有政党的不满。 如果选民既不不希望自由党党魁韦恩(Kathleen Wynne)继续担任省长,又不喜欢进步保守党的德加福特(Doug Ford )或新民主党的贺华丝(Andrea Horwath),他们其实可以在选票中表达这种意见。 根据安省选举局在其网页上的解释,选民只需在投票站向工作人员表示“拒绝投票”,工作人员便会将该名选民的选票放在一个“拒绝投票”(Declined ballots)信封内,选举局将计算和报告该些拒投选票。 应设“以上所有都不选”选项 安省选举局的资料显示,在2014年有29,442名选民以这种方式表达不满,人数创下1975年以来的新高。  倡议组织“民主观察”(Democracy Watch)创办人康纳(Duff Conacher),向Global News记者表示,安省选举局应该让每名选民都清楚知道,他们有拒绝投票的权利。 他指出,很多不清楚规定的选民,只在选票上划掉候选人的名字,或在选票上写一些不相关的字句,这只会被当成废票,浪费了表达不满的机会。 康纳称,选举局应该在选票上加设“以上所有都不选(none of the above)”的选项,简单明了地让选民拒绝投票。

加國考慮將投票年齡降到16歲 早不早?

星岛日报讯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据加拿大选举委员会(Elections Canada)负责人表示,应该考虑把有资格投票的年龄降到16岁,以推动加拿大人终身参与民主进程。 选举委员会的代理首席选举官佩罗(Stephane Perrault)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表示,当然,要降低投票的法定年龄,这是只有国会通过才能进行的重大变动,不过,他认为这是值得考虑的。 他说, 我们已经知道,愈早参加投票的加拿大人,往往以后也会继续投票,而一开始就不去投票的人,往往以后也不会投票,所以, 让加拿大人尽早开始投票是有好处的,而且,16岁的人基本上都在学校里,我们容易接触到他们,敦促他们尽早开始参与民主进程。 欧洲已经有国家把最低投票年龄降至16岁,卑诗省目前也正采取行动,考虑把对省一级事宜的最低投票年龄改为16岁。 佩罗同时表示,这个问题在国会中尚未进行广泛讨论。 虽然18岁被广泛认为是加拿大的成年年龄,但加拿大人年满16岁已可享有一些权利,例如驾驶汽车的权利。 年轻选民 终身选民 佩罗认为,由于大多数16岁的孩子仍然在读高中,可以把选举和投票纳入对他们进行公民教育内容的一部分。 加拿大学生联合会的主席扎查利亚(Coty Zachariah)称这是一个好主意。他说,较小的年纪就开始投票,能更多引起人们对投票的热情。他指出,如果能让年轻人尽早知道政治是什么,如何参与,投票的地点,投票的内容以及可以投票的候选人等等,这对于民主进程都是有益的。 扎查利亚还补充,年轻的选民也可以影响公共政策,有些问题虽然很重要,但候选人们往往只注重拉中老年选民的选票,忽视年轻人的问题,政治家们也应该讨论影响到年轻人的重大事宜。 年轻选民投票率上升 联邦新民主党国会议员戴伟思(Don Davies )表示,许多16岁的孩子已经开始工作而且交税,但他们对政府如何花这些税却没有发言权。他说,把投票年龄降低到16岁,将对这些年轻人提供一个参与民主和改变政策的工具,今天的年轻人更愿意参与将来,参与到我们国家发生的很多事情中,没道理不让他们投票。统计显示,2015年,加拿大18至24岁选民的投票率为57.1%,比2011年的38.8%大幅上升,但这仍然低于总选民投票率的68.3%。 为了进一步增加年轻人的投票率,加拿大选举委员会决定扩大在2015年启动的一个试点项目,这个试点项目在全国大学的39个校园内设立了卫星投票站。 选举委员会将在2019年的选举,于88个选区设立110个此类卫星站,并增加工作人员。 佩罗称,这是一个重大扩展,应该能够吸引更多年轻人来投票。 扎查利亚则表示,如果国会降低投票年龄,可以在中学也设立这样的卫星投票站。

新舉措!加拿大選舉局為土著選民提供更好服務

加通社图据CBC消息,加拿大选举局正在计划为工作人员进行激励措施和文化培训,以便在明年的民意调查中更好地为土著选民提供服务。加拿大代理首席选举官(Canada's acting chief electoral officer)Stéphane​ Perrault表示,其目的是为了提高土著选民的参与度,而不是说服他们去投票。据加拿大选举局统计,2015年联邦选举中预备投票部门(on-reserve polling divisions)的投票率从2011年的47.4%增加到61.5%。Perrault表示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我尊重他们的决定(投票或不投票),但显然我欢迎他们的参与。我们的角色是确保如果他们想参与,我们就在他们身边。”他说。(Lyman编译)

省議員提法案:安省選民投票年齡應降低到16歲

根据A1电台消息,有省议员今日将引入有关降低投票年龄的私人法案。代表Beaches-east york选区的自由党省议员波茨的私人法案建议降低安省选民容许投票的最低年龄从18岁到16岁。波茨认为, 16岁已经可以做很多事了, 例如可以合法开车, 亦都应该容许他们投票,而且这样有助增加投票率。(Grace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