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19年02月18日 星期一 01:59:47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Home Tags 政治干预

Tag: 政治干预

政治干预抗辩成功 加拒引渡曾有先例

本报温哥华 记者李群报道 有加国律师指出,预计孟晚舟的司法团队将想尽方法说服法官,引渡孟晚舟不仅因为刑事指控,而是有政治图谋及干预,这将导致她不能获得公平判决。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案的评论;美国调查华为已长达10年,却在近期加大动作力度;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高调出席指控华为及孟晚舟记者会等,都将成为孟晚舟律师对抗引渡理由。菲律宾前独裁者马可斯(Ferdinand Marcos)的助手,曾被加国法庭判决不予引渡回菲律宾受审,是以政治理由获成功典型案例,但能否在孟晚舟一案中重演尚有待观察。 安省律师阿达里奥(Frank Addario)在接受《星岛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孟晚舟拥有强大且有创造力的律师团队,相信他们会全力将孟晚舟被拘捕与中美贸易战的关系,特别是特朗普对此案的表态,作为案件遭政治操控的证据。 特朗普在孟晚舟被拘捕后,曾公开说如果美国能同中国达成一个好的贸易协定,他愿意干预孟晚舟案。此言一出舆论哗然,特朗普也被抨击不应以行政干预司法。 美商务部长突兀现身记者会 阿达里奥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调查华为已长达10年,也曾向孟晚舟的父亲即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问话。案件一直未有较大进展,但中美贸易战后突然被高调推进,结合特朗普的言论,孟晚舟的律师定将试图说明其中关系。” 美国司法部1月28日举行记者会,11名司法部、FBI、国土安全部高官及检察官,宣布对华为提出23项刑事起诉,并提出引渡孟晚舟。阿达里奥指出,商务部长罗斯与会很不寻常,司法部记者会原本与商务部扯不上关系,罗斯的出现反而说明孟晚舟“也在他的卷宗内”。 在被问及加国是否有以政治理由成功对抗引渡先例时,阿达里奥讲到了马可斯助手帕斯费卡多(Rodolfo Pacificador)案。马可斯统治1980年代遇到艾奎诺夫人(Corazon Aquino,又称阿基诺夫人)挑战,她的支持者哈维尔(Evelio Javier)在1986年提出选举舞弊后被刺杀,帕斯费卡多被指为枪手之一,他的父亲是马可斯政治盟友,被指策划刺杀。马可斯后来被迫流亡夏威夷,艾奎诺夫人就任总统。 最高法院曾驳回司法部要求 帕斯费卡多于1987年9月由美国来加并申请难民,1996年即加国与菲律宾签署引渡协议6年后,他被拘并面对引渡,但他的律师以无法得到公正审判为由抗辩。2002年,安省上诉庭推翻联邦司法部引渡令,指其父居家监禁10年待审未果,他若被引渡无法获得公正、及时审判。尽管他的父亲2004年被宣判无罪,加拿大最高法院还是驳回司法部要求推翻安省上诉庭裁决的申请,维持不予遣返。 据称此案是本国上诉法庭撤销联邦引渡令的首个案例。阿达里奥说:“此案可看到被引渡者的政敌获胜,新政府想引渡他,他声称因政治因素无法获得公平对待,获得法庭认可逃过引渡。” 不过,此案与孟晚舟案虽然辩方都强调政治因素,但孟案能否成功还要看律师的表现。 温哥华律师、引渡案专家博廷(Gary Botting)说,对孟晚舟的指控虽然在加国也有同样刑事罪名,但这些指控都与美国制裁伊朗有关,加国没有制裁伊朗,美国未提违反制裁令指控,就是避免给孟的律师留下攻击点。阿达里奥也强调,美方若成功引渡孟,对她也不能增加违反制裁令等其他指控,须同向加国提交的指控一致。 博廷指,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对此案很多评论都正确,只是他作为外交官不应发表如此评论。博廷说:“美国不要求引渡是加拿大最好的解套方式,谁能否认这一点呢?”

好友任职省警高层 福特陷政治干预丑闻

■■戴伟拿(右)是福特(左)家族朋友。星报   本报综合报道 安省反对党以及公民维权组织民主观察(Democracy Watch),要求省操守专员调查省府任命福特好友担任安省警察总长事宜。有报道指出,省府降低省警察总长任职门槛,就是为了戴伟拿(Ron Taverner)能顺利晋级。不过,福特否认所有指控,声称没有插手相关人事任命。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当今年10月份公布招聘安省省警(OPP)的最高官职时,戴伟拿还无法申请,因为他的级别太低。 但是,两天之后,当局调低了任职门槛,为福特家族朋友戴伟拿的申请铺平了道路,并且最终如愿以偿。 戴伟拿原差两级才合资格申请 《星报》旗下政治新闻网站iPolitics,在周一晚上独家获得当时的招聘资料。最初的招聘消息在今年10月上载在安省警察总长协会(Ontario Association of Chiefs of Police)网站,要求申请人至少拥有副警察总长或助理警察总长的级别。而当时只是多伦多警队警司的戴伟拿,比这道最低门槛还差两级。 但是两天之后,该协会的网站修改这份招聘讯息,前后唯一区别是删除了最低警阶要求。这使得戴伟拿有资格申请,并且在11月29日如愿,得到这个职位。 该项任命在安省政坛引发极大的争议。省新民主党党领贺华丝(Andrea Horwath)、省自由党党领弗雷泽(John Fraser),以及公民维权组织民主监察要求安省操守专员韦克(David Wake)介入调查。 贺华丝表示,操守专员应该调查事件,省民要确切知道省长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弗雷泽认为,人们怀疑事件存在政治干预是非常合理的。 民主监察共同创办人科纳彻(Duff Conacher)声称,如果福特参与了任命过程,导致他的朋友戴伟拿获任命为安省警察总长,那么他违反了该省的政府道德法,这就是操守专员需要介入调查的原因。 反对党促操守专员介入调查 面对各方质疑,福特周二就辩称,他对进步保守党政府任命他的好朋友担任安省警察总长的过程没有任何影响。但他也承认,内阁讨论这项任命时,他并没有回避。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