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0月03日 星期一 08:27:10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斯帕弗

新书曝孟晚舟释放内幕 加拿大主动解套冬奥成契机

【加拿大都市网】被中国羁押将近3年的两名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在今年9月终于回家了,这幕后涉及政府和民间人士的多方努力,《加通社》记者布兰奇菲尔德 (Mike Blanchfield)和卡尔顿大学国际事务教授芬汉普森(Fen Hampson)合作撰写了《两个迈克尔:无辜的加拿大俘虏和美中网络战争中的高风险间谍活动》(The Two Michaels: Innocent Canadian Captives and High Stakes Espionage in the U.S.-China Cyber War)一书,披露了种种不为人知的细节。 ■■谈两名加拿大人和孟晚舟被释放过程内情的新书。星报 书中提到,在孟晚舟和两名加拿大人获释前半年,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Dominic Barton)在华盛顿花了数星期时间试图说服美国司法部、华为和孟晚舟的律师达成协议。但进展并不顺利,因为拜登不是特朗普,他希望重建美国司法信心,不愿行政司法混淆。作者说:“鲍达民为孟晚舟案件寻找某种法律解决方案的努力在这条红线上可谓步履蹒跚,因为美国司法部不受白宫管辖。”书中还引用一位未具名的加拿大高层人士说法,称“拜登不愿意像特朗普一样干预司法,这让事情变得更困难。” 尽管如此,该书援引美国政府一名高级官员的话称,司法官员本身希望“重新审查孟案的情况”。虽然司法部认为华为的行为是非法的,但“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其他违反伊朗制裁的银行和机构并没有受到同样的对待。”有批评人士认为,其他公司犯了像华为一样的行为,但最终都是民事诉讼,不会对企业或高管提出刑事诉讼。书中说:“起诉孟晚舟过程中遭遇到的批评,令美国司法官员开始思考延期起诉协议的想法。” 书中并提到,与此同时,中国对谈判解决方案的兴趣也越来越大,部分原因是它希望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前清除障碍,让冬奥“一帆风顺”。 作者说,转折点出现在刚过的夏天,当时法院的引渡听证会结束,显然孟晚舟避免引渡的机会很小,这让孟晚舟和律师团也愿意接受美国司法部的谈判提议。 (两位作者,左: Mike Blanchfield,右:Fen Hampson 这本书记录了加拿大政府民间等各种努力来挽救康明凯和斯帕弗。 例如前自由党内阁部长兼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洛克(Allan...

斯帕弗返加后首发声明 与家人团聚喜出望外

【加拿大都市网】两个麦克之一的斯帕弗(Michael Spavor)回国后打破沉默,发表声明表示,能与家人在加国团聚感到欣喜若狂和喜出望外。 在中国被拘留近3年,斯帕弗和本国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于上周返回加拿大。 曾在朝鲜和中国工作的企业家斯帕弗与康明凯在大约3年前在中国被拘留,时间就在皇家骑警于2018年12月1日应美国要求,在温哥华国际机场拘捕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后几天。 在孟晚舟引渡案被撤销后几个小时,康明凯和斯帕弗便搭上了返回加拿大的飞机。 回加后在卡加利与家人团聚的斯帕弗,通过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发表声明,表示感谢国民的支持,十分感恩。他在声明中又称,来自本国和世界各地人士对他的持续支持,令他变得谦卑,也很感激可以再身处在外面,周围的事物简简单单已很好。 孟晚舟在本国面对引渡聆讯期间,在价值数百万元的温哥华住所被软禁,而有指斯帕弗和康明凯在拘留期间要忍受着恶劣的拘留条件,与外界的接触也很有限。 尽管中国审讯程序受到本国官员的严厉批评,但是中国法院在今年8月裁定斯帕弗间谍罪罪名成立,判处斯帕弗11年监禁和驱逐出境。 康明凯的审判于3月结束,但他被释放时尚未被判刑。 在上周返回本国时,康明凯形容,他感觉太棒了。妻子纳吉布拉(Vina Nadjibulla)表示,喜悦之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V17

加拿大驻美大使称 加美双方会努力争取中国释放两人

(加拿大驻美大使希尔曼称,加美双方正努力争取案中两人获释,但不便透露行动细节。CBC) 【加拿大都市网】本国驻美大使称,美国外交官员向她作出保证,在加拿大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康明凯(Michael Kovrig)被中国拘押的案件中,美方视两人如同自己的公民。 驻美大使希尔曼(Kristen Hillman)接受CTV专访时说,“不少美国官员对我说,他们把争取释放两人的事,当成他们是美国公民一样去办,这是非常强而有力的说法。” 她指,几乎所有与美方的对话中,都谈及两人的状况,但如何作出具体行动,暂时不便透露细节。“至于具体如何展开行动,这不是我能够和你谈的。有很多讨论正在进行中,但他们正以最严肃的态度处理这个问题。”希尔曼补充,本国正与世界各地的盟国密切合作,不仅谴责这宗案件,更广泛地谴责人质外交。 上周五,斯帕弗被押上辽宁省丹东法院受审,除加国使馆人员外,来自美国、英国、澳洲、法国、德国、荷兰、丹麦及瑞典的政府代表也来到法院门外,他们尝试内进,但遭到拒绝。 总理杜鲁多其后表示,对多国使节现身于法院感到非常高兴,形容这展现出在本案中“我们的全球团结”。他认为,中国司法程序缺乏透明度,因此极难对审讯的状况及公正性作出判断。康明凯的审讯定于本周一(3月22日)在北京展开。 美国和中国最高层外交官员上周四及周五在阿拉斯加举行了峰会,外界关注会上可有论及本案,杜鲁多如此作出回应。“我可以确认,美国将继续优先处理此案,因为这件事不仅对我们很重要,就尊重法治和支持全世界公民方面而言,对他们也是很重要的。”   V20

杜鲁多:希望康明凯和斯帕弗能回家过圣诞新年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表示,他希望在新年之前,两名被中国任意拘留的加拿大人 - 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能尽快回来,和家人共度圣诞新年。 杜鲁多接受《Global News》的年终采访时被问及中国已经拘留康明凯和斯帕弗超过两年了,主持人斯蒂芬森(Mercedes Stephenson)说:“你认为在新年之前,他们的家人会听到好消息吗?”杜鲁多说:“我当然希望如此。我们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努力,这将是他们在中国被任意拘留后将度过的第三个圣诞节。他们的经历太恐怖了,他们和其家人的毅力令人动容。我们正在与中国商讨,和盟国合作,竭尽所能让他们尽快回来。” 加拿大在2018年12月1日应美国要求逮捕孟晚舟,随后几天,中国便以违反国家安全为由逮捕了康明凯和斯帕弗,被认为是人质外交手段,接着中国又对加拿大施以贸易报复。 《华尔街日报》 12月4日报导,美国司法部官员正在讨论向孟晚舟协商,要求孟晚舟承认自己有不当行为,就能因此回到中国。美国当局不回应报告内容,迄今为止,杜鲁多亦对报告保持沉默,仅说,两加拿大人能回家才是最关注的焦点。   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库恩斯(Chris Coons)上个月在接受《Global News》采访时表示,“协调”的态度可能成为美国拜登政府与中国打交道的重点。 对加拿大来说,拜登除了对华政策会影响加拿大外,拜登对因应气候变化采取的作法也牵动加拿大。因为拜登早前已提到一上任就会取消基石输油管扩建计划(Keystone XL),库恩斯承认这可能是加拿大与美国关系中一个棘手问题。 杜鲁多在几星期前与拜登进行了首次通话,提到了输油管的安全性。杜鲁多表示,一旦拜登宣誓就职,他将继续强调此输油管在北美大陆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在过去的7年中,我一直在向美国民主党人和一般民众说明,基石输油管是加拿大和美国能源安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杜鲁多说,加拿大和美国在环境和工作等多方面上都有很好的合作,相信和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也会沟通顺畅。 图:星报 v01

两名加人在中国被捕两周年 加拿大驻华大使称二人表现坚强

康明凯(左)与斯帕弗(右)已被拘留2年。资料图片【星岛综合报道】周四是两名加人在中国被捕两周年,曾透过视象探望他们的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明(Dominic Barton)表示,两人仍表现坚强。鲍达明周二晚间通过视讯在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作证时说,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很好,不过中国当局从1月到10月都不让领事接触二人,鲍达明认为这是中国对控制新冠疫情的「偏执」。他表示,中国不但阻止加拿大访问国家安全案件中的囚犯,美国和英国也面临类似限制。经过数月延误,鲍达明在11月被授权可对二人进行虚拟领事访问,一个月前他也对他们进行过类似的虚拟探视。他表示看到二人身体和精神状况都不错。他说:「这很奇怪,我们坐飞机去这些地方,或者在北京的话驱车前往,我知道他们就在墙的另一侧,但是你知道有两台大电视,就像这个一样」。斯帕弗被关押在北韩附近的丹东监狱,而康明凯则在北京的监狱中。鲍达明作证的主要目的是描述在中国政府控制下,他与其他9位西方外交官于10月对西藏进行的为期三天的访问。他表示,他们只看到中国希望他们看的东西,他仍对那里的人权状况感到关切。他表示,尽管当地到处都是安全监控摄像头,他还是在没有中国政府陪同的情况下去走访了当地人几次。即使对西藏的访问收到控制,但至少这些访问向当地人发出信号,即外界仍在乎他们的困境。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周三发表声明称,12月10日是康明凯和斯帕弗在中国被羁押2年的日子,这些日子对于二人和他们的家人来说仿佛被偷走了。但二人的坚强和正直令他惊讶,他们承受着非同一般的压力,但却没有动摇信念。面对最困难的情况,他们是充满毅力和决心的榜样,他们也从家人坚持不懈地要求解决局势的信念中汲取了力量。商鹏飞表示二人是加拿大政府的绝对优先事项,加国将不懈努力,确保他们立即获释,并作为加拿大政府和加拿大人捍卫他们的权益。他亦感谢世界多国对康明凯和斯帕弗的支持。v16 

加驻华大使探望在中国被捕的两位加国公民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驻华大使日前以视频的方式探望在中国卑扣留的加拿大国民斯帕弗(Michael Spavor)和康明凯(Michael Kovrig);不过相关的会面内容未有透露。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加拿大驻华大使鲍逹民(Dominic Barton)在周四以视频方式探望了康明凯。另外,他也在11月10日探望了斯帕弗。 在2018年12月10日,中国政府拘留了斯帕弗和康明凯。外界一直认为这是中国对加拿大拘捕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而做出的报复行为。 加拿大政府表示,他们仍然对两人被“肆意拘留”一事高度关注,并继续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他们。 加拿大政府认为中国逮捕两人是为了向加国政府施压,要求释放孟晚舟。而中国方面则表示,加拿大无权拘捕孟晚舟,并表示, 斯帕弗和康明凯涉嫌国家安全犯罪。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加拿大试图“隐瞒真相,误导舆论”,以此逃避其在孟晚舟事件中的责任。赵立坚说:“我们再次敦促加方与中方相向而行,纠正错误,尽快妥善解决孟晚舟问题。”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最近把中国的行动称为“胁迫外交”,并表示会与美国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就共同努力解决这一问题进行交谈。 与此同时,加拿大反对党也要求自由党政府对来自中国的国家安全威胁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周三,联邦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提出一项动议,要求政府在30天内决定是否允许中国华为结束有限公司为加拿大下一代的5G网路提供设备。最终该动议以179票赞成,146票反对的结果获得通过。 该动议称,加拿大需要“像澳洲一样,制定一个强有力的计划,以打击中国在加拿大日益增长的海外业务,以及中国对居住在加拿大的加国国民日益增加的威胁,并在30天后将动议纳入议程。 联邦自由党政府目前已推迟决定用哪家公司为5G网路提供设备。 V33

两加人被囚已600天 驻华大使探访扑空

■■两被华拘押的加拿大人,目前已在狱中度过了600天。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两名被中国拘押的加拿大人,已在狱中度过600天。在今年六月中国当局正式指控两名加拿大人从事间谍活动不到两周后,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鲍达明(Dominic Barton)在7月1日加拿大国庆日,前往距离北京近700公里的辽宁省沈阳市,试图探视斯帕弗(Michael Spavor),以结束半年时间无法探视两名被捕加人的局面。 中国在2018年12月10日拘捕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到周六为止,两名加人已整整被关了600天,康明凯被关在北京,斯帕弗则被拘禁在与朝鲜接壤的辽宁省丹东市。 通常情况下,加拿大大使馆每月应可进行领事探访。 但是,自从今年一月中旬以来,中国当局就一直禁止对两名加拿大人进行探视,理由是防疫。 鲍达明辽宁之行标志着一项新的努力,希望促使决策者允许他去探视斯帕弗。不过,这一努力没有取得任何实际成果,这位加拿大大使并没有如愿见到斯帕弗。到目前为止,康明凯和斯帕弗已经有6个半月没有见到任何加拿大官员。 两人亲属愤怒又沮丧 对于两名加人的家人而言,目前的局面十分令人沮丧。康明凯的父亲贝内特(Bennett Kovrig)表示, 他对于无法确保儿子获得释放感到愤怒和失望,但又表示不会放弃希望。 从一开始,康明凯的家人就一再声称,康明凯在拘留所度过的每一天都是不必要和不公正的,必须尽早结束。康明凯的妻子纳吉布拉(Vina Nadjibulla)说:“600天是另一个艰难的里程碑。 600天太久了。 我希望这将提醒人们更有紧迫感,并下决心为目前的局面找到解决办法。” 除了被禁止探视,中国当局也放慢了康明凯与家人的通信以及他们寄给他阅读材料的速度。 自今年1月以来,只有两次这样的信件及材料交流,一次在复活节前后,另一次在6月。 在过去的半年中,对康明凯的唯一外部探访,是来自他的中国律师,时间是在7月。 目前,两名加拿大人都面临着即将进行庭审的可能性。 根据中国的司法程序,一般而言,应在正式起诉之后的2至13个月内开庭审理,中国法律还允许延长这个期限。 康明凯和斯帕弗被正式控以间谍相关罪名已经过去了六个星期,这些罪名在中国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星岛综合报道

康明凯妻首度开腔:难斗赢中国 要坚强不要对立

(■■纳吉布拉首开腔,说想到丈夫在牢房苦苦挣扎,令人伤心。 CBC) 两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ir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中国拘捕已经超过560天,康明凯的妻子纳吉布拉(Vina Nadjibulla,图)首度接受媒体访问。她说,政府应该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以挽救两人出狱。 纳吉布拉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专访中提到,长达一年半的磨难,已经达到言语无法形容的程度。“作为加拿大人,作为加拿大政府,我们必须采取行动将他带回家。” 她承认迟迟不愿曝光的原因是怕伤害到丈夫。“从第一天起,我们最在意的就是不要伤害他,确保他安全是我们第一要务。我们信任政府,配合政府一切,希望带他回家。我们是愤怒沮丧的,因为他被关了560天,被完全断绝与外界联系,而且他根本没做错任何事。” 自2018年12月中国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孟晚舟被逮捕后,康明凯和斯帕弗就遭中国逮捕;上个月孟晚舟的引渡案第一轮诉讼失败后,两人随即被中国当局以间谍罪正式起诉。 纳吉布拉说,她曾向本国法律专家咨询,确认渥太华可以在法治范围内结束引渡程序,并无司法干预的问题。“司法部长可以采取行动。部长是否应该采取行动是第二个问题。我们应该就此进行对话,而不是避著不谈。” 难斗赢中国 要坚强不宜对立 虽然中国起诉了康明凯和斯帕弗,但纳吉布拉说:“他们是无辜的。” 她想到丈夫一直在牢房苦苦挣扎,实在令人伤心,更何况他还曾被单独监禁过。她提到,康明凯写给她和家人的信中称牢房为“混凝土沙漠”(concrete desert)。 纳吉布拉说:“基本上,他一直被限制在一个牢房。560天了,他不能出去,没有见过树,也没有呼吸新鲜空气。” 纳吉布拉在阿富汗长大,曾经被绑架。她说自己特殊的经历赋予了她“一个独特的窗口,很小的窗口”,使她能够从信件中了解丈夫的困境。 她称赞自由党政府和加拿大驻华官员为挽救两人不懈地工作,但她认为还有更多事情要做。“这是关于加拿大和国民生命受到伤害的事。我认为政府和国民要捍卫加拿大价值观。”她又说,这并不是说要强硬地站起来抵抗中国。“我认为我们要坚强而不是对立,我们与中国的竞争中难以获胜,因为对抗不是一种策略,我们不能变得具侵略性和对抗性。” 星岛综合报道

强硬可能有反效果 杜鲁多一句话将中国逼入死角

(■■加中关系陷于僵局,不知何时能够重修旧好。星报资料图片) 对于杜鲁多周一再度表态,称中国逮捕两名加人的行为是“政治决定”,并表示不会用孟晚舟交换两名加拿大人的释放。评论就认为,杜鲁多在相关问题上的态度更加强硬,对缓和加中关系并无助益处,要化解双方矛盾,孟晚舟案仍是关键。 卑诗大学(UBC)公共政策与全球事务学院教授埃文斯(Paul Evans)补充,加拿大现在正处于一个艰难阶段,无论从人道角度还是国家利益角度,当局都必须着手去解决两个问题,恢复加中关系建设性的发展。 但他也指出,解决问题的过程将是困难的,因为加方普遍认为中国在逮捕两名加国公民的行为上存在错误;但在拘捕孟晚舟一案上,加方认为只是按照美国要求按程序办事,并不存在不妥当行为,因此认为解决问题的义务不在自身。   司法部长是否干预料掀热议 “但加方必须认识到的现实是,在孟案解决前,我们都无法解决两名加拿大人的问题。”他说,早前孟案的判决结果也让更多人意识到,加拿大将被更长期的卷入案件当中,因此也有更多人开始寻求其他解决方案,包括司法部长是否有能力干预等问题,都会在接下来几周成为探讨热点。 他亦补充,加中关系不会恢复到几年前,中国在变化,而美国也不是原来所熟知的同盟国,在这个新世界,本国必须重新定义自己,才有能力去解决如孟晚舟案和公民被捕等这样的复杂事件。 和平与外教研究所亚洲项目顾问姜闻然亦指出,只有解决孟晚舟案,才能为两名在中国被扣押的加人顺利释放找到出路。而从杜鲁多周一的表态来看,他们并非朝着这个方向迈进。 必须一方首先让步 他补充,杜鲁多将中方的行动称为“任意拘禁”(arbitrary detention),从外交辞令上来看,已经相当于将中方的行动直接形容是含政治目的的人质外交,而态度的强硬化只会将对方逼入死角,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实质性作用。 姜闻然指出,“解铃还须系铃人”,必须一方要首先让步,但加方不愿意承认孟晚舟案涉及政治干预,不愿意进行司法干预终止引渡程序,之前孟案的裁决结果也令整个案件更复杂化和长期化,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让两名加拿大人的处境更加难以把握。 指口水战反映未注重加人安危 时事评论员丁果指出,杜鲁多就中方逮捕两名加人的行为展开“口水战”,显然并未将两人的自由与安全放在首要考量,而是更多的考虑政治利益,是令人失望的。 他指出,虽然中方强调两起事件性质不同,但从时机和时间巧合来看,两者都有必然的联系。孟案是加中关系的症结所在,在此案落幕前,双边关系正常化是不可能的。 丁果还分析,由于疫情影响,加中经贸关系无法热络,因此从经济利益上没有驱动,加上现阶段加国民意普遍对于中国没有好感,杜鲁多会继续坚持强硬立场,预料在大选前,加拿大都无法避免与美国一样,对华采取强硬政策,以收获民意的支持。

杜鲁多对华态度改变 拒绝释放孟晚舟换人

(■杜鲁多周一强力反击中方,斥中国玩政治游戏。 加通社) 中国周一就孟晚舟案指责总理杜鲁多发表不负责任言论,杜鲁多同日即强力反击,称是中国先将孟晚舟案和两名加拿大人被逮捕案联系在一起,是中国在玩政治游戏,而加拿大司法独立,绝对不会用释放孟晚舟,作为交换两名加拿大人的筹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周一在例行记者会上提到:“加方在所谓‘司法独立’问题上奉行的完全是双重标准。有关加拿大公民因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犯罪,被中方主管部门依法逮捕和起诉,根本不存在所谓‘任意’拘留。中国司法部门依法独立办案,也会依法保障上述加拿大公民合法权利。中方敦促加拿大有关领导人切实尊重法治精神,尊重中国司法主权,停止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孟晚舟事件同有关加拿大公民个案性质完全不同。任何不带偏见的人都很清楚,孟晚舟事件是一起严重政治事件。美方的目的是为了打压中国高技术企业和华为公司,而加拿大则扮演了美方帮凶的角色。我们强烈敦促加方及早纠正错误,立即释放孟晚舟,让她平安回国。” 中方周一再轰加是“美方帮凶” 杜鲁多反击中国称:“就在孟晚舟被逮捕后几天,两加人随即被拘捕,中国自己一开始就先将这两个案件绑在一起。逮捕两加人是完全无理由地、任意地拘禁他们,中国用这种政治游戏和手段,是我们绝对不能接受的。” 记者提到,自由党内高层例如前副总理曼利(John Manley)曾建议释放孟晚舟来交换两个加拿大人被释放,但杜鲁多严正拒绝。 “不,我们不会这样做,加拿大是司法独立的国家。” 周一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则力挺加拿大,称两名加国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及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中国政府控以间谍罪是出于政治动机,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两人。 其中一个被囚加人康明凯,自2017年2月起担任国际危机小组东北亚地区的高级顾问,此前曾为加拿大驻联合国代表团工作。 国际危机组织行政总裁马利(Robert Malley)谴责中国的指控是“毫无根据,无法辩护且令人惊讶的”,但强调持续争取康明凯获释,让他尽快和家人团聚。 美国和欧盟周一都发声明支持加拿大,呼吁中国尽快释放康明凯和斯帕弗。

康明凯斯帕弗遭起诉 小杜称决不放弃营救

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在中国被起诉。法新社/美联社资料图片 两名加拿大人康明凯、斯帕弗被拘捕一年多之后,中国官方于19日公布,二人因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等罪,分别在北京及辽宁省丹东被起诉,意味着案件正式进入司法程序。总理杜鲁多对此表示遗憾,指中国始终不能明白加拿大的司法独立制度,称将持续争取两人获释。他对中国把两人与孟晚舟案联系在一起,表示不能接受。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19日以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情报罪,对加拿大籍被告康明凯(Michael Kovrig)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提起公诉。丹东市人民检察院同日公布,以涉嫌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对加拿大籍被告斯帕弗(Michael Spavor)向丹东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根据中国刑法,相关罪行若情节特别恶劣的,最高可判处死刑。 加拿大商人斯帕弗(右图)在中国被起诉。法新社/美联社资料图片 加将争取盟友继续支持 总理杜鲁多虽未直接指这是中国进行的「人质外交」,但他表示:「我支持两人和其家属,非常遗憾中国的决定,一开始这就是一个无理由地不当拘禁。(我们)将持续与中国沟通,希望两人尽早被释放,也会争取盟友继续支持。」 当被记者提到是否应该用更强硬的态度对待中国,杜鲁多表示:「政府有很多策略,会用不同的方法全力协助两人脱困,不管是公开的、私下的渠道都在进行中,希望尽快让两人回家。」他解释,执政5年遇上不少加拿大人在海外被捕情况,在幕后进行很多工作,也有很多案例顺利成功,因此政府不会放弃。 亦有记者问杜鲁多对「人质外交」的看法。杜鲁多并未回应这4个字,但强调中国「无理地任意拘禁」,还说:「很遗憾中国似乎就是不能理解加拿大是司法独立的制度,孟晚舟的案件有完全的司法保障,但中国却一定要将孟案和两个加拿大人的案件联系在一起,我们完全不能接受。」 而在19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加拿大《环球邮报》记者问及康明凯和斯帕弗「具体刺探并向境外提供了哪些国家秘密」?赵立坚回答说,两人触犯了中国《刑法》第111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情节特别严重」。记者追问:中国政府对「人质外交」有何立场?赵立坚回答:「这是一个充满恶意的问题。我已经把中国政府的立场说得很清楚了,请你不要问不相干的问题。你最好去问问加拿大政府,甚么是『人质外交』。」 杜鲁多 北京指两人情节特别严重 现年50岁的康明凯曾在北京、香港、纽约联合国总部从事外交工作,曾担任加拿大外交官等职务,前年12月被捕时,在国际危机组织担任资深顾问。斯帕弗则为商人,经营一家名为「长白山文化交流」的公司,和朝鲜官方有交往,更因为曾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面,带过美国NBA前名将洛文赴朝作「篮球外交」。 孟晚舟2018年12月1日在温哥华机场被捕后,康明凯与斯帕弗随后分别在北京和丹东被扣查。加拿大政府指控此举是中国政府对「孟晚舟事件」的报复。事件令中加关系恶化,中国减少至少数十亿美元的加拿大农产品进口。美方指孟晚舟违反美国制裁伊朗的有关禁令,要求加拿大作出拘捕,并引渡美国受审。上月27日,加拿大卑诗省最高法院裁定孟晚舟案符合「双重犯罪」的标准,即在美国和加拿大都属于犯法行为,因此引渡程序继续进行。中方对判决表示不满,要求加拿大政府立即释放孟晚舟。

学者指 只有释放孟晚舟 才可换回两名加拿大人

■有卑诗大学教授认为,除非释放孟晚舟,才能救回两个加拿大人。星报   星岛日报讯   有卑诗大学(UBC)教授认为,释放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才可救回康明凯和斯帕弗。 UBC政治系教授肖逸夫(Yves Tiberghien)表示,康明凯与斯帕弗现在面对的困难是,中国对他们正式提告,但他们没有背景,也没有出路。 肖逸夫的同事、UBC公共政策与全球事务学院的兼职教授姜闻然表示,这些指控是中国对孟晚舟被捕作出的报复。他续道,大家应该毫无幻想地理解,从一开始,中方把孟晚舟被捕视为美国的挟持人质,而这是在加拿大的帮助下,接着便进行报复,这是一步一步的行动。 两人均指出,现在中国起诉刺探国家机密,案件将进行审判。而肖逸夫补充道,由于指控的性质,审讯不会公开进行,判刑也一样,而大家最终只会知道结果。他认为,他们会被判有罪,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可以把他们驱逐出境,这样他们便可以被带回加拿大。但这个过程可能要花数年。 姜闻然并没那么乐观。他认为,唯一确保康明凯和斯帕弗获得释放的方法,就是释放孟晚舟。他指出,大家会抱怨,大家会表示“我们正在施加压力”,但最终,他认为那是让中国释放斯帕弗和康明凯的途径。 上月,卑诗最高法院裁定,孟晚舟引渡案符合双重犯罪标准,引渡案将继续进行。星岛综合报道

外长指营救两人为国家头等大事

外交部长商鹏飞。星报 中国19日宣布对康明凯和斯帕弗正式提起公诉,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19日发表声明表示,本国政府知道中国对康明凯和斯帕弗正式提出起诉,加拿大对此感到极度失望和关注。康明凯前雇主则称,中方的起诉罪名毫无根据,再次呼吁立即释放他。 商鹏飞19日发表声明指出,加拿大政府在康明凯和斯帕弗被扣初期已表示,两人被拘留是不对的,加拿大继续呼吁中方立即释放他们。 商鹏飞强调,康明凯与斯帕弗的案件仍然是加拿大政府的头等大事。 他说:「我们深感关切的是,自一月中以来,我们的官员一直没获允许领事探访两人。加拿大将继续根据《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要求中国政府立即让使领馆人员与他们见面。」他称,加拿大将继续与国际伙伴一起,代表康明凯与斯帕弗发声。 《星报》报道,康明凯在2018年12月被捕时,任职于一家国际危机应对组织,该机构总裁马利(Robert Malley)19日在一份声明中称,中方对康明凯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从第一天开始就是如此。 马利说:「康明凯并没有『危害国家安全』,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公开、透明的,并为中国当局所熟知。」 他认为,康明凯被指控「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情报罪」的真正原因,是由于加拿大应美国的要求于2018年12月初在温哥华逮捕了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 马利认为,中国政府在加拿大、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较量中,将康明凯当作人质。他说:「中国今天的指控并没有改变我们确保康明凯获释的决心,也没有改变我们对他很快将与亲人团聚的希望和期盼。」

外交部长发表声明 呼吁中国释放康明凯斯帕弗

【星岛讯】联邦外交部长商鹏飞(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周五发表声明表示,本国政府知道中国已选择对康明凯和斯帕弗正式提出起诉,加拿大对此感到极度失望和关注。 他指出,加拿大政府在康明凯和斯帕弗被扣初期已表示,两人被任意拘留,加拿大继续呼吁中方立即释放他们。 商鹏飞强调,康明凯与斯帕弗的案件仍然是加拿大政府的头等大事。他说:“我们深感关切的是,自一月中以来,本国官员一直没获允许领事探访两人。加拿大将继续根据《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要求中国政府立即让使领馆人员与他们见面。 他称,加拿大将继续与国际伙伴一起,代表康明凯与斯帕弗发声。 V06

康明凯斯帕弗被正式起诉 杜鲁多表示将尽力解救

中国检察机关以涉嫌从事间谍活动的罪名,正式起诉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及商人斯帕弗。总理杜鲁多虽未直接承认这是中国进行的“人质外交”,但说中方“无理由任意拘禁两人”,将孟晚舟案件和两加拿大人案件联系在一起,令人无法接受。 总理杜鲁多表示:“我支持两人和其家属,非常遗憾中国的决定,一开始这就是一个无理由地不当拘禁,将持续中国沟通,抗议其做法,希望两人尽早被释放,也会争取盟友继续支持。” 记者提到是否应该用更强硬的态度对待中国,杜鲁多表示:“政府有很多策略方法,会用不同的方法全力协助两人脱困,不管是公开的、私下的管道都在进行中,希望尽快让两人回家。”杜鲁多解释,过去执政5年来遇上加拿大在海外被拘捕的许多情况,都在幕后进行很多工作,也有很多案例顺利成功,因此政府不会放弃。” 亦有记者问杜鲁多对此“人质外交”的看法。杜鲁多并未回应这四个字,但强调中国“无理地任意拘禁”,又再度说:“很遗憾中国似乎就是不能理解加拿大是司法独立的制度,孟晚舟的案件有完全的司法保障,但中国却一定要将孟案和两个加拿大人的案件联系在一起,我们非常不能接受,将持续向中国施压。”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情报罪,对康明凯提出起诉。辽宁省丹东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起诉斯帕弗。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两人触犯刑法第111条,情节特别严重,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问到中国政府对人质外交有什么立场,赵立坚认为这个是充满恶意的问题,反叫记者去问加拿大政府。 根据中国刑法第110条规定:为境外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情报的,情节特别严重的,可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前加拿大驻华外交官赵朴(Guy Saint-Jacques)表示,依照中国司法案件的经验,一旦起诉后,定罪率超过99%。“软性外交已经失效,渥太华需要展现强硬作风,才能让中国不再欺压加拿大。” 康明凯与斯帕弗是在2018年12月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在温哥华转机被捕的数日后遭中国拘补,如今已经遭拘禁557天了。中方此举普遍被视为“人质外交”,藉以向加拿大施压,要求释放孟晚舟。    图:加通社 v01  

中国起诉两名加拿大人刺探国家机密

中国拘留两名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一直与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被逮捕案直接联系在一起,因而引人关注。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消息,中方指经依法审查,2020年6月19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机密、情报罪,对加拿大籍被告人康明凯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同日,辽宁省丹东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对加拿大籍被告人斯帕弗向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康明凯是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东北亚高级顾问,也是一名前加拿大外交官,他2018年12月在北京遭到国安人员拘留。 自前年12月一直遭拘留 斯帕弗是一名商人,他被扣留前住在与朝鲜接壤的中国丹东市。他与北韩政权关系密切,曾将外国投资者带到北韩参加巡回参访视察。2018年12月10日,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凯和商人斯帕弗被拘留。 中国指控两人从事间谍活动。康明凯涉嫌“为境外刺探国家秘密和情报”;斯帕弗则涉嫌“为境外窃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犯罪”。北京此举被普遍视为“人质外交”,以向加拿大施压,要求释放华为高层孟晚舟。加拿大一直要求中国政府释放两人,指责两人被“无故拘捕”。星岛记者报道

康明凯和斯帕弗遭拘禁500天 因疫情暂停领事探访

两名加拿大人 - 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已经被中国拘禁将近500天了,因为爆发新冠状病毒疫情,中国禁止监狱探访,两人从1月中旬之后就再也未获得领事访问机会。 《环球邮报》报道,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发言人林德布拉德(Anabel Lindblad)发声明证实从一月之后外交领事人员就无法探视两人,政府正在设法找到途径接触被捕的加拿大公民。“加拿大官员正在寻找各种方法,以确保中国当局按照安全协议,使领事人员能够定期与康明凯和斯帕弗以及在中国被拘留的其他加拿大人接触。” 据报导,有中国监狱遭到病毒疫情侵袭,但渥太华拒绝透露两人的健康情况。 美国驻北京大使馆说,美国官员已能够通过电话联系到被关押在中国监狱中的大多数美国公民。但加拿大官员没有回答是否可以通过电话与其被捕公民交谈。   康明凯和斯帕弗自2018年12月10日被拘留以来,加拿大外交领事人员每月可探访他们一次。 加拿大国际特赦组织秘书长内夫(Alex Neve)说,渥太华应坚持敦促北京需允许两人获得领事探访权。“特别是在非法监禁的情况下,领事访问是必要的人权保障,加拿大政府不应接受因大流行病就要中止探访,显然可以采取适当的卫生措施来继续领事访问。”内夫说,特别在疫情当下,两人在狱中承受更大的压力和情绪上的痛苦。 联邦新民主党外交事务评论员哈里斯(Jack Harris)呼吁总理杜鲁多应向中国提出抗议。“我非常震惊听到这两个人遭孤立,被剥夺领事访问权。尽管发生疫情,我很难接受中国政府找不到确保访客和囚犯安全的方法。我希望加拿大政府向中国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要求恢复领事探访权利。” 《国家邮报》报道,卡尔顿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卡文(Stephanie Carvin)表示:“杜鲁多政府的立场没有升级也没有退缩,很多人认为这对康明凯和斯帕弗来说是不够的。” 4月5日,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在记者会上被问及两人状况时称:“我们继续在领事支持下与他们接触。我确保未来几天有进一步的更新。”但《国家邮报》18日要求总理办公室提供两人最新情况,未获得回应,只有外交部发出邮件称“正在探索新的领事探访方式,以便与两人接触。”   3月下旬,中国驻渥太华大使馆主动发声明称,已让康明凯和病重的父亲通电话,也为两人提供更好的食物来加强身体健康。   目前有122名加拿大公民被关押在中国监狱中。 联邦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最近猛烈批判中国隐瞒疫情,他星期日接受CTV电视台访问时关心康明凯和斯帕弗两人,并提到中国在这次疫情处理上的表现,令人更感觉“共产主义政权是不可信任的”。他说:“我们不能依靠中国作为可靠的盟友,也不能成为我们价值观的合作伙伴。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 总理杜鲁多则在星期日再度重申一贯立场:“外界对包括中国等国家在处理疫情方面有诸多质疑,但现在的工作是确保加拿大国民安全保障,问责之事容后再议。” v01    

称被捕2加人权利无损 丛培武:没不合理对待

  ■丛培武(右)接受专访。 CTV

与斯帕弗遭华关一年 康明凯仍不失幽默感

  ■国际危机组织总裁马利。网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