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2月01日 星期三 16:09:20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新冠影响

感染病例降9成 宾顿市抗疫成功靠的是什么?

(■宾顿市透过族裔团体扎根基层、对民众进行推广教育和协助,成功抗击疫情。 星报资料图片) 一年前宾顿市曾经是国内受新冠疫情打击最严重的地区。一年之后却成为全国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地区之一。宾顿市目前每天新增感染病例比一年前同一时间急降了9成。族裔团体扎根基层、对民众进行推广教育和协助,在其中起到决定性作用。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截至上周五,皮尔区12岁以上合资格人口中有86%已完成完全接种,至少接种过一剂的人达到90%,已成为全国接种率最高的地区。目前全区每天新增的感染病例平均为40例。去年同一时间,日感染率曾经是这一数字的10倍。 皮尔区首席医官罗正(Lawrence Loh)说:“这些数据显示了社区付出的辛勤努力。在一个族裔多元、存在语言障碍和社会壁垒的地区,能够让人们接受疫苗注射,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故事。达到现在的高接种率,是整个社区共同努力改变疫情的结果。” 他指出,除了公共卫生人员每周7天每天24小时不眠不休,以及宾顿市、皮尔区和安省政府先后宣布口罩和疫苗强制政策之外,区卫生局与诸如印度社区服务、旁遮普社区公共卫生服务、扎根社区服务等众多区内团体展开合作,也是其中关键一环。 解决言语障碍交通等问题 包括加拿大穆斯林新冠工作组、南亚裔新冠工作组、拉美裔新冠工作组和非裔健康工作组等社区团体,使用各族裔民众熟悉的语言、透过民众信任的源头向他们宣讲与病毒、测试及疫苗有关的资讯,挨户上门帮助民众预约注射,组织人手为他们提供前往注射诊所的交通工具,帮助皮尔区卫生局在社区内设定流动注射点。这些团体成为提高注射率的密秘武器。 罗正表示,这些社区和族裔机构帮助居民解决了一些硬障碍,包括难以请假去注射,往解决去注射诊所的交通问题,以及使用母语与医生和护士交谈。一旦这些硬障被克服,注射率就会上升。 “许多新移民和族裔人口都了解,世界上有些地区流行着一些本来可以透过疫苗阻止的传染病疫情。这令他们对疫苗的科学性和有效性持有一种尊重的健康态度。也令他们有主观愿望去行动,去接受疫苗注射。” 加拿大穆斯林新冠工作组,与皮尔区卫生局合作,在许多清真寺内设立病毒检测和疫苗注射诊所。宾顿市穆林中心是其中一家。工作组共同主席简(Hashim Khan)表示:“我们了解自己的社区内有不少高危因素,例如多代人共居,从事必要工作,健康知识水平有限等,都会导致病毒的传播。穆斯林医生和伊玛目合作,与市民讨论病毒的威胁,目前已开始着手推展对儿童的免疫注射宣传工作。”星岛综合报道

多伦多教育局:12岁以上学生参加运动比赛必须完全接种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区教育局(TDSB)周五确认,所有12岁及以上的多伦多区学生必须完全接种疫苗,才能参加包括篮球、曲棍球和游泳在内的冬季竞技运动。 TDSB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学生将需要接种了两剂经批准的新冠疫苗才能参加涉及学校间、学生混合的比赛,以及前往TDSB其他学校和/或室外运动。 对于在学校内进行且仅与同校学生一起进行的体育运动,建议参与者接种疫苗,但不是强制接种。 教育局在声明中写道:“运动和其他活动对学生的身心健康和整体的学校体验都很重要,TDSB的人员在过去几星期一直在努力安全地重新引入一些学校运动和团队。许多家庭、学生和工作人员对重新引入体育运动和学生接种疫苗有疑问”。 “这一决定与多伦多公共卫生部的建议一致,并考虑到学生和工作人员的健康和安全,因为接种疫苗有助于确保对新冠病毒有强大的保护。TDSB的决定也遵循了其他教育局要求学生参加体育运动时接种疫苗的决定。” TDSB指出,许多比赛和决赛在已经规定接种疫苗的场地举行,在学生到场时,他们将需要出示疫苗接种证明才能进入场地。 TDSB补充说:“学生将被要求上载疫苗接种证明到Service Now应用程式,以参加任何校际团队。” “在学生无法接种疫苗的罕见情况下,我们将与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和工作人员合作,协调一些程序来支持这些学生,使他们能够在可能的情况下安全地参与。” 本周,在加拿大卫生部批准辉瑞公司的小儿疫苗后,该省开始推出针对5至11岁儿童的疫苗接种项目。 (资料图片) T09

在家上班还是重回办公室?能否共存混合模式

(加拿大微软表示,疫情期间把绝大部分员工转为全时间在家上班,预计疫后会有最少一半工作时间沿用此模式。 Microsoft) 【星岛综合报道】随着疫情放缓,在过去一年半甚至更长时间,很多实行了在家上班制度的企业,现在陆续安排员工回到办公室工作,或采用结合办公室和家中上班的“混合”模式,让员工享有在家工作的灵活性之同时,能够获得在办公室工作的好处。有本国华裔学者认为,在家上班弊多于利;但有人事顾问指出,此举并无问题。 很多大公司都在聆听员工的意见,以决定在后疫情阶段,采用哪种上班方式,当中不少都愿意从此改变,转用更灵活的模式。雇主需要考虑怎样做对营运最有利,如何重组工作架构,以及对员工会产生甚么影响。 加拿大微软(Microsoft Canada)在本国聘用了超过4,000人,该公司发言人吉布森(Lisa Gibson)以电邮回复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称,“我们相信极高度的灵活性及混合式上班,将会成为疫后工作场所的标准模式。” 她表示,微软早于疫情前,已配备可以遥距工作的设施,并让部分人间中在办公室以外的地点上班,但在疫情期间,他们“绝大部分”员工都转为全时间在家工作。随着疫情减退,公司已恢复全面运作,大部分员工仍然会最少有一半时间可以在家上班,而且不用上司批准。“我们称这个趋势为混合式上班的两难,雇员既想获得遥距工作的灵活性,又想得到面对面共事带来的便利和启发。” 魁省蒙特利尔协和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管理系副教授陈宇平(Yu-Ping Chen,译音)认为,在家工作有不少缺点,而且弊多于利,例如员工会分心,长时间对着电脑屏幕较易疲倦。这种上班方式,更会导致工作和家居生活的界线变得模糊,并且增加员工需在工作时间以外处理公务的压力。同时,雇主对于以家居为主要工作场所的团队,会感到难以控制。 然而,他认同本国现在已有数以百万计的就业者,习惯了在家上班,雇主要重夺控制权并不容易,或许遇到反弹,部分员工更可能永远不会回到办公室去。 多伦多ARES人事顾问公司高级客户经理阿古尔尼克(Karen Agulnik)对此不表认同,她认为在家上班并无问题。“混合式”上班现已成为潮语,尤其在资讯科技界,但在其他行业,亦有视乎职位而混合采用遥距上班形式的安排。 她补充说,对于新入职的年轻员工来说,在办公室上班较有益处,因为他们需要培训,以及较多的亲身指导。从她所见,这些新人对较喜欢在家中还是办公室上班,意见也非一面倒。“他们很多都希望能有单对单、面对面的互动,不过亦关注到,目前疫情还未结束。” 在疫情期间,亚省的ATB金融让在分行工作的职员继续回到办公室,可以遥距工作的人就在家上班,而目前仍在家中的高管,将于1月中前,花多点时间留在办公室。该公司人事总监洛克耶(Tara Lockyer)指出,他们雇有5,000人,管方认同有些工作在遥距环境下可以做得较好,另一些则较需要合作和互动。为达到理想效果,管理层正与部门主管及员工商讨,以求取共识。   V20

美国北部许多鹿已感染新冠 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加拿大都市网】一些新的研究表明,美国北部的许多白尾鹿已经感染了COVID-19,这对抗击疫情有潜在的影响。 虽然在加拿大的鹿身上还没有发现同样的情况,但科学家们说,在野生动物身上发现这种病毒可能意味着在人类身上完全消除COVID-19的希望破灭了。 安省兽医学院兽医传染病专家、公共卫生和人畜共患病中心主任韦斯(Scott Weese)说:“任何传播到多个物种的疾病,我们都无法根除。” 美国最近的两项研究发现了COVID-19存在于鹿群中的证据。在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从2020年4月至2021年1月对爱荷华州的283头鹿进行了采样,发现其中三分之一的鹿有感染COVID-19的证据。研究人员说,这些感染可能是由人类对鹿和鹿对鹿的多次传播造成的。 美国农业部的另一项研究发现,他们于2021年从纽约、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伊利诺伊州四个州采集了385只野鹿的样本,其中40%的样本含有SARS-CoV-2病毒抗体。这些抗体表明,这些鹿在某个时候接触过COVID-19。 这些科学家说,他们检查鹿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些动物在生物学上容易受到这种病毒的感染,并能表现出长时间的病毒脱落。鹿是社会性动物,并经常生活在城市中心附近。 韦斯表示,让一种病毒在动物中循环也有可能导致新的变种。 “它们传播得越多,变异得就越多,因为它们复制得越多,可能发生的随机错误就越多,”他说。“当它们进入一个不同的物种,可能更容易发生,因为它们正在适应那个物种。” 韦斯表示,这种变异对人类来说不一定危险,但卫生专业人员不希望看到的是病毒在鹿身上发生变异的同时仍然对人类具有传染性。 韦斯说,如果美国北部的鹿被感染,一些加拿大的鹿也可能被感染,至少在两国接壤的地方是这样。 韦斯说,研究人员仍不确定病毒最初是如何进入鹿体内的,猜测包括通过养鹿场或可能是人们喂养野生鹿,他们也不确定一个人从受感染的鹿身上感染COVID-19的可能性有多大。 韦斯表示,这种可能性不大。大多数人不会与鹿有亲密接触,但与养殖的鹿一起工作的人可能有风险。他认为,另一个高危人群可能是猎人。 韦斯说,科学家们需要广泛地思考病毒在动物和人之间传递对这次疫情以及下一次疫情的影响。 “我们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病毒不在乎我们是人、狗、猫还是什么动物。”(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 (ref:https://globalnews.ca/news/8392623/deer-covid-studies-us-canada/)

觉得新冠疫仍有风险 加拿大圣诞老人供不应求

(■■加拿大有一些圣诞老人觉得新冠疫情仍是有风险。CBC) 随着因应新冠疫情的公共卫生限制放宽,以及更多人接种疫苗,今年国人应该能够看到更多的圣诞老人。但也取决于地方,在某些地区,就没有足够的圣诞老人愿意走出来,部分原因是一些圣诞老人觉得新冠疫情仍存在风险。 ​去年,圣诞老人作为必须工人,获准于12月24日在不同城市为市民服务。但事实是,疫情仍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和阻碍。位于安省的圣诞老人经纪公司Just Be Claus的经理人吉尔罗伊(Jeff Gilroy)表示:“我已经因为疫情,拒绝了大约200个活动邀请。” 锦绣商场业主卡迪拉锦绣集团(Cadillac Fairview)和牛津地产集团(Oxford Properties Group),都将在旗下购物中心安排圣诞老人,并采取了疫情安全预防措施,并以提前预约取代排队。位于多伦多的牛津士嘉堡市中心的物业经理Mina Caringi说,顾客从10月份就开始询问圣诞老人是否回归。Mina Caringi表示:“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收到圣诞老人的照片,所以真的很期待他回来。” 虚拟访问方式弥补不足 Gilroy和Just Be Claus将为牛津地产的3个购物中心提供圣诞老人服务,他手上大约有25个圣诞老人,但基本上已被订满。他每天仍接到多达30个电话查询,所以他向顾客推销其他圣诞角色,包括圣诞怪杰(Grinch)。 在温哥华,Hire a Santa的Rozmin Watson在本月早些时候说:“从未试过在10或12天内有那么多的预订。”随着对社交聚会的限制放宽,尽管她在全国各地有多达120名圣诞老人,但仍在努力应对来自安省和卑诗省的大量需求。Rozmin Watson说,虽然她的一些圣诞老人,因为年龄大和担心感染而不想做,有一些就因为没有最新的犯罪纪录检查而不能开工。 有鉴于此,部分圣诞老人选择以虚拟方式与小朋友见面。来自安省今年70多岁的圣诞老人保罗就是其中一位。他说:“我已经完全接种疫苗,即将接种加强针。但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的是让孩子们接种疫苗。”以虚拟方式进行访问的圣诞老人开始走向国际,将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小朋友在网上见面。星岛综合报道

奥地利今再封城 四万人示威抗议

  (星岛日报报道)欧洲新冠疫情持续恶化,多国收紧防疫措施,奥地利今天起再度全面封锁,引发民众强烈不满,首都维也纳上周六有达四万人上街示威。荷兰则连续第二晚爆发反局部封城骚乱,至少五十一人被捕。   尽管奥地利当局对未接种者实施禁足令,但确诊人数仍攀升,上周六有一万五千多宗确诊。奥地利周一起恢复全国封锁防疫,为期二十天。首都维也纳市中心上周六多达四万人上街示威,响应极右派自由党的号召。入夜后开始爆发小规模警民冲突,部分极右分子向警员投掷啤酒罐、燃放烟花爆竹。   荷兰连续两天爆发骚乱,第三大城市上周六海牙出现蒙面人放火烧单车,甚至朝救护车扔石头。两天骚乱至少有五十一人被捕,半数是青少年。另有两人中弹受伤。首相吕特早前宣布局部封城至少三周,酒吧、餐厅须在晚上八时关门,体育赛事禁止球迷入场。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也有数千人游行,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则有一千人抗议恢复公务员新冠通行证。

惊了!25000吨COVID-19垃圾在海洋中漂荡!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一项新的研究,在COVID-19疫情期间,超过2.5万吨与疫情有关的塑料垃圾,如口罩和手套,最终进入了海洋。 这相当于2000多辆双层巴士的废物。而在几年内,这些来自疫情期间的塑料手套和包装材料中的一部分可能会跑到北极周围。 分析发现,从疫情开始到2021年8月中旬,193个国家产生了大约840万吨与疫情有关的塑料废物。 在11月8日在线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的一项最新研究中,作者报告称,其中大部分,约87.4%是由医院使用的。个人使用的占7.6%。 研究小组开发了一个模型来预测这些塑料垃圾在被丢弃后有多少落入海洋。他们预测,截至8月23日,大约25,900吨的塑料碎片已经通过369条主要河流进入了海洋。 作者写道,三年后,大部分碎片将从海洋表面转移到海滩和海底,超过70%的碎片将在年底前冲到海滩上。 虽然在短期内,垃圾将主要影响其源头附近的沿海环境,但在长期来看,会在公海形成垃圾带。模型预测,被卷向北极圈的塑料将遇到一个死胡同,然后大部分塑料将迅速沉入海床。研究人员还预测,到2025年,所谓的环极地塑料堆积区将形成。 作者写道,“到本世纪末,该模型表明,几乎所有与疫情相关的塑料最终都会流入海床(28.8%)或海滩(70.5%),可能会伤害海底生态系统”,即海洋最深处的区域。 “目前的COVID-19疫情导致对一次性塑料制品的需求量增加,本就已经失控的问题又被施加了压力,”研究作者写道,“这些发现突出了在塑料垃圾管理方面需要特别关注的热点河流和流域。” 作者指出,发展中国家需要有更好的系统来收集、处理和处置医疗塑料垃圾,以防止其流入河流。总体上需要限制一次性塑料的使用,并尽可能增加可持续替代品的使用。(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 (ref:https://www.livescience.com/plastic-pandemic-waste-clogs-oceans)

疫情反复 布口罩能提供足够的保护吗?专家教你正确挑口罩!

随着天气转凉,加拿在一些地区对COVID-19的限制继续放宽,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建议加拿大人选择质量最好、最合适的口罩。 谭咏诗表示,就像接种疫苗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基本的免疫保护层一样,口罩是防止病毒吸入和人与人之间传播的重要一层。 多位专家表示加拿大人应该选择医用或外科口罩,而不是布制口罩,并确保正确佩戴。 选用尽可能好的口罩 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应急准备和反应中心前总干事约翰医生(Dr. Ronald St. John)表示,虽然疫苗接种率很高,全国12岁以上的人中约有85%的人完全接种了疫苗,但仅凭这一点并不足以阻止所有传播。 约翰说,口罩的效果各不相同,从常见的浅蓝色医疗口罩到手术室使用的口罩。 约翰说:“对于普通公民来说,戴着手术室的口罩走来走去是不现实的,所以我们的想法是购买尽可能最好的口罩,即使是浅蓝色的,但要正确佩戴。” “确保小金属带压在你的鼻子周围,口罩底部要在下巴下面,包括覆盖你的面部毛发等。如果你能买到N95口罩,那就更好了,但戴着N95口罩呼吸会更困难,所以要平衡风险。” 安省伯灵顿市约约瑟夫·布兰特医院(Joseph Brant Hospital)的传染病专家卡利纳医生(Dr. Dale Kalina)表示,他在工作中使用医院级别的口罩,但在家里也戴一次性口罩。他说,这些口罩可以过滤掉绝大多数病原体,很合身,而且比大多数织物类口罩更容易呼吸。 卡利纳说,许多国家,特别是西欧国家,正在推荐一次性KN95口罩,与需要安装的N95不同。 他说:“正如包括谭咏诗医生在内的许多人以前说过的那样,重要的是要选择一种能够非常贴合你的脸,而且不会有太大间隙的口罩。” 加拿大卫生中表示,口罩可以帮助控制个人的呼吸颗粒,防止或减少一个人吸入传染性颗粒的数量,特别是如果口罩制作精良且佩戴合适。 多伦多的急诊室医生Kashif Pirzada医生将佩戴合适的口罩描述为类似于一种“超能力”,在可能漂浮着病毒的室内空间提供终极保护。 温尼伯市Epi研究公司的卡尔(Cynthia Carr)在评论戴口罩的问题时提醒人们不要放松警惕,不要直接“拍打”口罩,让它松动。 卡尔说:“这需要一个合适的口罩,需要是干净的,你需要一直戴着它,而不是时不时地把它拉到鼻子下面。这是一个风险,我们不应该这样做。” 蒙特利尔的心脏病专家和流行病学家拉博斯医生表示,由于供应不再是太大的问题,他说大多数人需要的最佳质量的口罩是外科口罩,而中间有过滤器的精心制造的布质口罩可能也是一个合理的选择。(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www.ctvnews.ca/health/coronavirus/does-a-fabric-mask-provide-enough-protection-against-covid-19-experts-weigh-in-1.5665860)

新冠疫情影响身心 抑郁症及心脏病增加

(■■有心理学家关注到,新冠疫情对人们带来的心理健康影响。CBC) 一项新的研究发现,新冠疫情令抑郁症患者情况恶化,继而增加患上心脏病的风险。 这项研究由盐湖城山间医疗保健公司(Intermountain Healthcare)的研究人员进行,对象是4,633个在新冠疫情前和期间完成抑郁症筛查的患者。 近40%的患者表示,在疫情第一年,经历了新的或持续的抑郁征状。 山间保健心脏研究所的心血管流行病学家、这项研究的主要研究者梅伊(Heidi T. May)在一份新闻稿中称,这些发现意义重大,回首疫情爆发第一年,大家已经看到心理健康对病人的影响。 患者分为两组:没有抑郁症或不再抑郁的患者,以及那些变得抑郁或仍然抑郁的患者。研究人员发现,在抑郁症患者中,在疫情期间抑郁症的筛查分数高于疫情前。2019年3月1日至2020年2月29日期间,记录了疫情前的评分,而疫情期间的筛查则发生在2020年3月1日至2021年4月20日期间。 患抑郁症易焦虑看急症 此项研究的结果在上周六举行的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视像科学会议上讨论。 研究结果不仅指出新冠大流行对心理健康的负面影响,也拖累了身体健康。 研究人员发现,抑郁症与到急症室求诊增加,跟接受焦虑治疗有关。与没有抑郁症的患者相比,抑郁症患者因感到焦虑而到急症室求诊的机率高出2.8倍。与没有抑郁症的患者相比,抑郁症患者在出现胸痛时因焦虑而去急症室求诊的机率高出1.8倍。 科学证据显示,抑郁症和心脏病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的数据,长期经历抑郁、焦虑和压力的患者,可能会出现心跳和血压升高、心脏血流量减少以及皮质醇水准升高的情况。最终,这些生理作用会导致动脉钙的积累,并导致心脏病。 最近发表在美国《医学会精神病学期刊》(JAMA Psychiatry)的一项研究发现,患有4种或以上抑郁征状的人士患心血管疾病或死亡的机率高出20%。 这项研究涉及21个国家的14万多个中年参与者。在本国,心脏病被视为主要死因。 梅伊在新闻稿中续道:“我们知道(抑郁症)是心血管疾病的一个高危因素,如果人们因为疫情而变得更加沮丧,几年后,将发现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更高”。 梅伊表示,这显示尽早筛查出病人,并为他们提供所需治疗的迫切性。 此外,梅伊还称,临床医生应该敏锐地意识到病人的心理健康,以便立即为他们提供治疗,以提高病人的整体生活质素,并希望避免将来出现随后的健康问题。这份敏锐很重要,因为疫情尚未结束。 星岛综合报道

疫情影响年青人就业 过半Z世代称财务受压

(■■疫情冲击就业市埸,Z世代最受打击。 加通社资料图片) 新冠疫情经过了20个月,从一个健康危机迅速扩展为一个经济危机,随着疫情愈来愈严重,很多行业均受到冲击,大量打工仔失业。加拿大银行家协会(Canadian Bankers Association)的调查发现,Z世代工作的服务行业受疫情打击最严重,很多人被迫改变半工读和工作规划。 报告指出,有53%的18至25岁的Z世代感到疫情颠倒他们的财务状况,其中较财政不稳的一群中,数字更高达73%。不过,也有88%同时对未来的财政感到乐观,并且有98%积极设法提高财务抗压能力。 协会总裁兼行政总裁柏文达(Neil Parmenter)表示,Z世代无疑在疫情中受到不成比例的打击,但也显示出极强的靭性、适应力和积极性。青年人勇于迎接挑战,为未来不可预知的情况作好准备,以建立更光明的未来。 更重视储蓄 2008至2009年的经济低迷是刚成年的Z世代所面对的第一次危机,新冠疫情带来第二次的不稳。这两次席卷全球的风暴促使他们对个人财务形成一个世界观。调查显示,Z世代相当热衷于储蓄,74%有储蓄户口,77%最少储存1%收入,平均的储蓄金额是收入的9%。他们储蓄的金额也随收入提高,薪酬较高的人储蓄更多,占68%收入较低的则储蓄偏低。 疫情所带来的突然经济冲击,促使大多数Z世代青年主要的储蓄目标,是紧急储备和财政独立。47%存钱入免税户囗(TFSA),27%存高息户口,20%存入注册退休计划(RRSP)。 Z世代也相当着重财务规划,71%精打细算,更有58%会写下开支,20%会列表,17%使用数码工具。不过,也有21%重来没有任何规划。虽然很多人有计划,但92%承认难以依照规划,43%是因收入不足,42%因遇到突如其来的开支,38%承认购物太多。 64%的Z世代在疫情期间收取政府援助,当中57%把部分金额储蓄起来,48%称用了部分援助金还债。73%的Z世代有外债,平均欠债14,100元。49%是欠卡数,39%欠学生贷款。欠卡数的人中,49%声称每月还清帐单,38%则未能完全支付。收入较低的有73%承认疫情令负债增加。星岛记者报道

特写故事:那些在新冠期间辞职的加拿大人!

【加拿大都市网】早在COVID-19席卷全球、颠覆加拿大各地生活之前,博德纳(Lori Bodner)就已经在考虑改变了。 四年前,这位来自温尼伯的教师曾考虑过做电工或管道工,但由于三个孩子还在上高中,博德纳说她没有能力实现这一飞跃。 然后,COVID-19疫情来了。 博德纳当时在两所学校工作,她在接受采访时说:“事情在瞬间发生了变化,比如孩子们是上学还是不上学,你是否可以亲自上课,或者你是否必须在校外。”“我教艺术,所以孩子们不能唱歌,不能演奏乐器,不能分享乐器,这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从那时起,博德纳决定迈出这一步。她在Facebook上看到一个表亲的帖子,说她的妹夫正在寻找学徒,她说,她想知道他是否会在一个50岁的女人身上冒险,结果她还真收了她当学徒。 博德纳表示,成为一级学徒的确会有严重的减薪,但大约一周后,她将在温尼伯的红河学院开始为期10周的培训,以便成为二级学徒。她希望她所学到的技能,以及将继续学习的技能,将有助于她有一天为国际仁人家园(Habitat for Humanity,一个国际慈善房屋组织)工作。 博德纳现在在一所学校工作,并交替几天做电工工作,她不仅喜欢这个机会,而且她说这救了她的命。 “不确定我现在的退休计划是什么样子的,”她说。“我可能会继续工作。” 博德纳的故事是CTVNews最近几天分享的许多故事之一,媒体采访了许多人,询问他们为什么在疫情期间选择离开或改变工作。 对许多人来说,与之前工作相关的不快乐——无论是糟糕的工作条件、与管理层的分歧、新冠肺炎环境带来的额外压力和倦怠,还是想要更亲近家人和朋友——最终造成了离职。一些人还指出,雇主缺乏遵守口罩令或保持社交距离等公共卫生措施的承诺,令人感到失望和对安全感到担忧。 一个新的篇章 安省巴里市的杨(Carolyn Young)告诉媒体,她在养老院工作了10年后,辞去了医护的工作。 杨表示,当新冠来袭时,对卫生保健工作者日益增长的需求更加恶化,并创造了一个不利于身心健康的工作环境。 “而且,工资水平与雇主对员工的要求也不相匹配。我失业了,开始找工作,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才找到另一份工作。我最终被加拿大邮政公司长期聘用,成为一名邮递员,我感到非常高兴!疫情当然对我的工作生活产生了影响。” 安省亨茨维尔的居民卡特勒(Emily Cutler)在决定改变工作之前,已经在当地一家杂货店担任了12年的收银员和客服。 她把以前的工作看作是第二个家庭,并且很喜欢许多老顾客,这使得离开的决定变得更加困难。 但是当疫情发生时,一切都改变了。 卡特勒表示,以前没有树脂玻璃,没有口罩,一切都是平常的一天。但当这些出现后,这份工作就变得非常有压力了。 人们会因为戴口罩和社会疏远或产品没有库存而与顾客发生争执,特别是在卫生纸稀缺的那段期间。 卡特勒说这让她开始变得情绪低落。 在疫情早期,尽管安省省长福特等官员告诉人们只有在必要的情况下才能旅行,但大多数顾客都是住在自己渡假屋里的多伦多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卡特勒越来越焦虑,早上去上班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卡特勒说,她不想再面对那些对她大吼大叫的人,于是她在2月份的时候试着在办公室做兼职,4月份就成了全职了。从那以后她的压力水平下降了很多。 但是,即使开始了她生活中的这个新篇章,卡特勒仍然对包括超市和医疗机构的一线工作人员持有很多赞美之词,因为他们每天都将自己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 “我希望政府能为所有的医疗工作者做些什么,”她说。“我并不反对政府,但我只是希望每个人都能保持安全,每个人都需要接种疫苗,这样我们才能恢复正常。” 更有价值的东西 多伦多自由村的莫雷洛(Jodi Morello)在疫情爆发前在两家餐馆工作。 虽然她在这个行业有九年的经验,26岁的她却一直想做一些不同的事情。但她说她无法承担风险,部分原因是她的安省学生援助计划欠下的债务。 在餐馆因疫情关闭后,莫雷洛领取了加拿大应急响应福利(CERB),她很享受这段休息时间,与她的狗一起去大自然散步,整理她的公寓并尝试新的食谱。 她说:“这一次,我终于能够考虑如何开始一条新的职业道路,找到能挣一份体面工资的工作。” 2020年5月,她在网上寻找长期护理院或医院的家政工作,她说她一直喜欢打扫卫生,也不怕COVID-19,同时也想在疫情期间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那年6月,莫雷洛获得了安省士嘉堡一家长期护理院的工作,她在那里工作至今。 尽管她没有与工会打交道的经验,也没有与痴呆症患者打交道的经验,但她说,她的经理们很有耐心,工作证明是有回报的。她说,她现在不用过得这么拮据,而且这份工作也打开了新的大门。 来自安省Thornhill的芬克尔斯坦(Alison Finkelstein)是五个孩子的母亲,孩子们的年龄在15至21岁之间,其中还有一个患有高功能自闭症。芬克尔斯坦说她有一天在超市工作时,意识到她受够了。 她一时兴起,申请了乔治布朗学院的医疗办公室管理和实用护理课程,并被前者录取。 43岁的她开始上大学,之后又在一家医院找到了工作。 芬克尔斯坦说,如果不是因为这场疫情,她可能不会想到要改变职业。 她说:“我在那里已经工作三个月了,现在是我大学的第三个学期,还有一个学期就要结束了,五月份就毕业了。我希望毕业后能在这家医院找到一份全职工作。” 与计划不符 卑诗省高贵林市居民奈特(Chris Knight)说,他在2020年3月从一家运动器材店被解雇后,靠着CERB,虽然有一段时间内还不错,但并不能完全支付账单。 大约三个月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份商店帮工的工作,但每小时工资下降了9元。 他说他以前的工作已经不存在了,这意味着他即使想回去也不行了。 他说:“这份新工作薪水很低,但乞丐不能挑肥拣瘦。至少可以支付账单。” 另一些人,如曼省林登市的丹麦克伯尼(Denise McBurney),在她被诊断出得了新冠及有长期后遗症之后,于去年春天决定退休,她在一家信用社工作了35年,包括担任经理。 她说:“这与计划不符,但当时我非常担心自己的健康和余生,想要做任何能让自己休息和减轻压力的事情。” 虽然完全接种了疫苗,但麦克伯尼说,她所在卫生地区的疫苗接种率很低,这让她感到不安。 “也许明年我会去某个地方做兼职,但现在,我正专注于变得更好,”她说。 朋友和家庭 对一些人来说,保持与家人和朋友的关系变得更加重要。 来自新省Westville的卡明斯(Matt Cummings)表示,在离开北方纸浆公司后,他找到了新工作,搬到了安省,但6个月后又回到家乡,在一家锯木厂工作,随后又在垃圾收集公司、呼叫中心和现在的米其林工作。 卡明斯表示,他原本并不打算离开安省,但他想念家人。所以宁愿回到家乡找一些零工来做。 安省伦敦市的比宾(Roxanne Beaubien)在疫情期间换了工作,并搬了两次家。 比宾在2020年3月成立了一家新的咨询公司。同月,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疫情爆发,比宾计划提供的培训被取消了。 第二年6月,她在里贾纳得到了一份工作,条件是她要搬到该市,以便在9月份到办公室工作。 “但是,令人惊讶的是,没有到办公室工作。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已经搬过几次家,但在新冠期间搬到一个新的城市是我所经历过的最具挑战性的经历之一,”比宾说。 “由于我在家里工作,不可能发展出一种社区感,而且很明显,大多数可以认识新朋友的活动都被关闭了。我发现自己的大部分社交时间都花在与安省朋友们Zoom或FaceTime上,我的精神健康明显恶化,所以我最终决定,我必须搬回伦敦。” 今年6月,比宾在Guelph找到一份工作,允许她在伦敦的家中工作。 比宾表示,整个经历是一个非常昂贵的学习机会。让她了解到,安省伦敦是她的人所在的地方,不管有没有新冠,这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住在渥太华南部Barrhaven社区的库西诺(Natalie Cousineau)表示,当COVID-19开始时,她作为行政助理工作的牙科诊所关闭了。 后来她的孩子的托儿所也关闭了,这意味着她无法返回牙科诊所的工作岗位。 库西诺说,她最终同意诊所找人取代了她,在此过程中失去了她理想的工作。 一个月后,托儿所重新开张了,虽然她最终在离家很近的办公室找到了工作,但她说她不得不经常离开去接孩子。她的儿子才一岁半,女儿二岁半,有社交障碍,结果错过了几个小时的工作。 一年后,一家公司为她提供了一个远程职位,担任协调员,库西诺说那一刻就好像是上帝回应了她的祈祷。 “我很感激,但也很难过不得不离开我原来的办公室。我爱我的团队,我所有的同事和病人。但现在时代变了,我真的不知道事情是否还会回到原来的样子。所以我现在的状况非常适合我的生活,”她说。 (ref:https://www.ctvnews.ca/health/coronavirus/my-life-has-changed-dramatically-canadians-quitting-their-jobs-during-covid-19-1.5656016)

中国1623家电影院暂停营业 占全国影院14%

据灯塔专业版,截至11月6日,中国全国影院营业总数 11550家 ,暂停营业数量 1623家 ,暂停数量较前日增加135家,全国暂停影院占比 14.1% ,暂停影院票房折损9.0%。全国预估票房折损对比前日增加1.4%。电影院线的寒冬仍然在持续中。   这也让不少网友觉得可惜:“希望一切赶紧好起来!”“非常喜欢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氛围,希望可以撑过去!加油!”(新浪娱乐)

旅游业促请联邦政府 希望全面接种旅客能免检测

(■旅游组织促请联邦政府取消对全面接种旅客的核酸检测。 资料图片) 再有全国性旅游组织促请联邦政府取消已全面接种疫苗的旅客,入境前需接受核酸检测的要求。旅游专家表示,对于渴望在今冬南下的加人来说,跨境新冠检测仍然是一个相当大的障碍。 加拿大旅行和旅游圆桌会议(Canadian Travel and Tourism Roundtable)呼吁联邦政府,取消对完全接种疫苗旅客的测试要求,他们还注意到,进入美国和返回加拿大所需的阴性检测结果不同。 加拿大旅行社协会(Association of Canadian Travel Agencies)主席帕拉迪斯 (Wendy Paradis) 表示,接受检测的麻烦会阻碍旅客,特别是长者恢复已暂停近两年的一日游、家庭团聚和假期。“他们经常要取消或者重新安排时间,原因是对边境政策和不断变化的规则感到迷茫”。 另一方面,美国将接受快速抗原检测(rapid antigen tests),但本国却要求游客在出发72小时内进行分子检测(molecular tests),比如昂贵的PCR检测。一些PCR测试的成本高达200元,并且需要一到两天才能拿到结果。 指“雪鸟族”可能最安全 加拿大雪鸟协会(Canadian Snowbird Association)执行董事麦肯齐(Michael MacKenzie)认为,有疫苗接种证明就足够。“现在美国已经扩大了新冠疫苗加强剂的接种资格,包括65岁及以上的人,我们预计雪鸟族在春季返回时将成为最安全、接种疫苗最多的加拿大人。联邦政府应效仿其他G20国家。” 加拿大旅行健康保险协会(Travel Health Insurance Association)的一项调查发现,37%国民计划在疫情后首次南下。 该会执行董事麦克莱尔(Will McAleer)表示,PCR检测使普通家庭的旅费增加近600元,这关乎可负担性。 新的国际旅行规则也要求外国人全面接种疫苗,计划于11月8日生效。

随机恶意袭击事件增加 专家分析或与疫情有关

【加拿大都市网】大温地区发生随机袭击的事件增加,有专家认为恐怕是受到疫情影响而发生的一种现象,警方目前正在搜集并分析更多数据来因应此问题。 温哥华警方上星期在社交媒体上发贴称,在2020年9月1日至今年8月31日期间,警方接报了1,555宗“无端的陌生人袭击”,涉及1,705名受害者。警方说:“大多数受害者只是度过很平常的一天:可能在跑步、散步或在街道上逛逛。” 警官维辛丁(Tania Visintin)说,若袭击事件中的受害者和嫌疑人之间没有关系时,就被定义为随机袭击。她说:“这代表两方并没有言语交流或身体互动,袭击完全是随机的,出乎意料。” 她说,警官们在会议中讨论到前一夜发生的事件时,注意到这种不寻常的现象,所以警方“正收集这些数据,这样就知道如何利用我们的资源来确保城市安全。” 专家说,随机攻击的增加有多种原因,包括新冠状病毒疫情。 西门菲沙大学犯罪学学院助理教授费尔(Colton Fehr)说,有一种可能性是疫情给人们带来了重大压力而造成的。“我的理解是更多情绪爆发,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看到更多非理性的行为,比如攻击。” 加拿大统计局7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说,虽然2020年许多类型的犯罪活动普遍下降,但与2019年相比,加拿大“各种刑事骚扰和威胁行为的发生率”有所增加。 加拿大其他城市情况又如何呢? 多伦多2019年有17,323宗袭击事件,去年下降到15,203宗。今年到目前为止,该市已发生15,737宗袭击事件。 埃蒙顿警方发言人沃登豪特 (Cheryl Voordenhout) 表示,与2020年同期相比,今年该市市中心地区的袭击事件增加了3%,来自全市的袭击事件数量下降了约4%。她补充说,与去年相比,今年同期市中心地区“与心理健康相关的袭击事件增加7%,全市范围内增加2%。” 哈利法斯地区警官麦克劳德(John MacLeod)说,该市在2019年发生了2,371宗袭击事件,去年2,379宗,今年至今有1,906宗。他以邮件回复记者查询说:“由于许多因素,报告的数量每月和每年都不同,因此我们无法谈论具体的趋势。” 温哥华警方公布一些无端攻击类型的案例。 例如有一名女子与她年迈的父亲一起散步时,一名看似12岁左右的女孩用拳头打了她的鼻子,嫌犯身份尚未确定。还有另一宗案件,一名男子正在跑步,有人从他身后走过来割断了他的喉咙。警方称,现场有目击者随即对这名受重伤的男子施予援手,此嫌犯被逮捕并被起诉。 费尔说,在大流行期间,心理健康状况可能会恶化。“那些本来可以接受治疗或能够以其他方式应对病情的人,在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承受的压力要大得多。随着人的精神疾病性质不同,有些人可能会做一些我们认为不合理的事情,比如随机攻击。” 西门菲沙大学犯罪学教授戈登(Robert Gordon)表示,袭击可能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包括吸毒成瘾、无家可归或心理健康问题。“我们不该对此感到惊讶,疫情让事情变得更棘手,因为人们很害怕,放大了街头随机袭击的问题。” 图:CTV v01

万圣节受疫情影响 过半人不愿开门发糖

(■■调查显示,今年万圣节愿意向讨糖儿童开门的民众不足一半。加通社资料图片) 不少家长仍计划在今年的万圣节带子女外出进行“不给糖便捣蛋”(trick-or-treat)活动;但根据一项调查指出,由于疫情的关系,不足一半民众愿意开门派糖。 由莱格民调公司(Leger)及加拿大研究协会进行的调查指出,去年容许子女在万圣节外出讨糖的家长中,有93%表示今年会继续让子女外出讨糖。 但研究亦发现,由于疫情的关系,不足一半人会向来取糖的儿童开门。 研究指出,56%受访者表示不会开门;其中一半人表示,过去在万圣节都会开门派糖,但今年不会,最主要考虑因素是疫情。 星岛综合报道

餐饮业放开人数限制 酒吧驻唱歌手盼恢复繁荣

(■■李尼克在酒吧舞台上表演。受访者提供) 有在酒吧驻唱的歌手表示,非常期待恢复疫情前满座时的繁荣景象,但对“不能跳舞”的规定表示不能理解。有去酒吧消费的市民则表示,尽管仍担心疫情,但适当放松也是“必需的”。 在温市两间酒吧驻唱的歌手李尼克(Lee Nichols)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已经迫不及待看到舞台下坐满观众的场景了。“作为一个表演者,观众越多状态越好,当台下只有一半人的时候,很难达到好的表演状态,”李尼克说:“另一方面,更多的人意味着餐厅和酒吧有更多的收入,他们才更愿意为娱乐行业付钱,请更多的艺人,或者向表演者支付更高的工资。” 去年疫情开始后,李尼克的表演活动全部中止,他的吉他教学也被迫由线下转到线上,不少学生因此流失,他的收入锐减至疫情前的三分一。去年夏天当防疫措施放松时,李尼克获得了一些表演机会,他本以为从此可以恢复正常生活,谁知到了10月份,疫情再次急转直下,省卫生官又宣布关停,令他刚刚看到的一点希望又化为失望。 今年7月,随着卑诗省的重启计划,酒吧逐渐恢复了表演项目,李尼克也得以重回舞台。尽管现在酒吧支付给他的工资只有疫情前的三分二,但他对此表示理解,因为酒吧的收入也因人数限制尚未恢复正常。 对“不允许跳舞”感不解 对于上周二省首席卫生官亨利宣布取消酒吧人数限制的消息,李尼克感到异常兴奋,但他对于“不允许跳舞”的规定表示非常不解。他说:“既然同样这么多人在同一个空间,还可以自由移动,跳不跳舞跟传播病毒有什么关联呢?真的搞不懂。” 他还表示,之前的防疫规定要求客人都只能乖乖坐在自己的桌子旁边,但在听演唱时很多客人都会兴奋地站起来跟着歌手一起唱或者跳舞,工作人员不得不根据防疫要求过来制止他们,不停地叫他们坐下,这不仅令客人不开心,工作人员也因此非常沮丧,一天下来身心俱疲。对于新令下客人是否能站起来,李尼克表示并不清楚,但他认为如果可以站起来而不能跳舞,相信工作人员会更加难以执行这项要求。 在被问及是否担心酒吧人太多而染上新冠时,李尼克表示不是很担心,因为从周一起进入酒吧的人都必须出示已接种两针疫苗的证明,同时自己也早已打完两针,“如果有第三针,我也会尽快去接种的”,他说,因为相信疫苗有保护作用。 华裔市民王女士上周末曾前往温市一间酒吧观看现场音乐表演。她说,尽管当时酒吧仍有50%的人数限制,但感觉上已非常密集,人和人之间根本无法保持适当的身体距离。因为大家都在喝酒,无法配戴口罩,令她感到有些担心。 但她表示,自疫情以来,喜爱旅游的她已经近两年无法出游,进入阴雨季节后连行山都变得困难,娱乐项目已经屈指可数,因此偶尔适当放松一下也是“必需的”,何况现在进入酒吧的人要出示接种两针疫苗的证明,她相信应该是较为安全的。星岛记者王学文

多伦多学校儿童午餐禁止交谈 家长恐影响孩子社交能力

(■■图为戴着口罩的小学生坐在隔间,在教室内听课。据悉他们在午餐时除下口罩后是不准交谈的。加通社资料图片) 根据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的建议,要求学校午餐时间要简短及安静,因此不希望学生进餐时交谈。有小学生的家长表示,子女在校内午餐时被要求不许说话,以减少传播新冠病毒的机会。但他们担心这项措施,将会妨碍孩子发展社交的能力。 家长奥斯壮(Teresa Ostrom)接受CTV访问时称,她的孩子就读士嘉堡Alvin Curling公立学校,学生在校内午餐时除下口罩后,被要求不可以说话。而直至她有机会与孩子的老师见面后,才知道该政策。 奥斯壮续称,孩子从来没有提过此事,当获悉时感到震惊。学生在午餐时不容许说话,因为他们除下口罩吃饭,但她担心会妨碍孩子的社交能力。他们已错过很多事情,特别是社交活动,如今在午餐时与同学聊天的途径似乎又被剥夺。 多伦多教育局发言人伯德(Ryan Bird)表示,根据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的建议,学校要求午餐时间要简短及安静,这个指引自去年9月以来一直实行。在吃饭时除下口罩,要尽量减少说话,这是减低新冠病毒传播的可能性。用餐时间结束后,学生可以到外面自由地说话 。由于2009年后出生的儿童目前仍未合资格接种新冠疫苗,因此大部分小学生仍未接种。多伦多卫生官迪维娜(Eileen de Villa)在周三表示,希望在未来几周内获得批准,为5岁及以上儿童接种预防疫苗。 另一康姓家长(Narie Ju Hong,译音)有两名孩子就读多伦多的学校,也被指示在用餐时间不要说话。她担心子女缺乏社交机会,形容这是残酷的政策。她本身是一名高中老师,但不会告诉学生不要说话,而孩子的老师在午餐时间,经常播放法国电视节目。 经常看荧幕易抑郁焦虑 李姓家长(Julia Lee,译音)表示,她的孩子目前在卡尼顿公立学校(Carleton Village Junior and Senior Public School)就读第三班,经常在午餐时间看电影,这样学生就不会在吃饭时四处走动和说话。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多伦多教育局教师说,学生吃午饭经常播放简短的教育电视节目或学习视频。他们不会感到受到阻碍,知道除下口罩时尽量不说话,这是尊重每个人并保持安全。 多伦多病童医院的研究人员于今夏进行的一项研究指出,新冠疫情危机对安省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产生持续而显著的影响,部分原因是经常观看荧幕。 据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早期数据显示,在2月至3月期间,有758名8至12岁儿童中有一半以上,以及520名13至18岁青少年中,近四分之三有明显的抑郁征状。该研究声指,观看荧幕的时间增加,对儿童和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产生广泛影响。在1,494名参加者中,增加看电视、数码媒体和视频游戏的时间,与更多的易怒、多动、注意力不集中,抑郁和焦虑有关。该研究的作者兼病童医院的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学家哥察克(Daphne Korczak)在新闻稿指出,孩子需要上学,与朋友交往,也要要玩得开心。随着社会重新开放,必须优先考虑儿童和青年的需求而进行有意义的对话。

约克区学生今天起 统一使用安省新冠征状筛查平台

(■■约克区卫生局要求区内所有学生、家长、监护人,统一使用省府发布的新冠征状筛查平台。 星报资料图片) 约克区卫生局要求所有学生、家长、监护人由今天(10月18日)起,统一使用省府发布的新冠疫情征状筛查平台。要求每天在孩子前往学校或托儿中心之前,登入省府网站完成填写筛查表格。 据YorkRegion.com报道,约克区卫生局表示,改用全省统一的筛查表格,将给家长和监护人提供更多筛查时的选项,且可分享结果,还可使用多种语言完成填写表格。安省统一筛查表在本月初更新过,更强调民众在出现新冠征状时,包括出现流鼻涕、喉痛等较轻征状时,应该留在家中。这些变化与约克区对学校及托儿所征状筛查的要求一致。 约克区卫生局提醒家长、监护人和学生,每天到校或前往托儿所之前,必须完成征状筛查表格。 网址是covid-19.ontario.ca/school-screening/,约克区政府的网站上也提供了省府筛查网站的链接,网址是york.ca/safeatschool。 省府筛查网站上列出的新冠最常见征状,包括体温在摄氏37.8度以上,新发或更加严重的咳嗽,呼吸急促,味觉或嗅觉降低甚至消失,恶心、呕吐及腹泻等。如果孩子有上述征状之一,必须按照筛查网站的指示采取措施,不能返校或前往托儿中心。 每天返校前须完成筛查表格 其他不那么常见的征状有流鼻涕或鼻塞、喉咙痛、腹痛、眼红及食欲降低等。如果有这些征状也须留在家中,等待征状好转后24小时才能返校,但毋须提交病毒检测阴性证明或医生诊断结果,也不需要在家隔离10天时间。如果孩子没有完全接种且曾经出国旅行,必须在家隔离14天。 如果孩子没有接种疫苗又被列为密切接触者,本人及与其生活在同一房子内的其他未接种疫苗的孩子,也不能返校或返回托儿所,必须在同一时间段内自我隔离。被列为密切接触者但打过疫苗的孩子,以及与其生活在同一房子内但接种过疫苗的孩子,只要他们没有出现筛查平台上列举的征状,可以继续返校上课。 此外,即使打过疫苗的孩子,若正在出现或已经出现疫情征状,都应该遵守共卫生部门制定的自我隔离和检测指南。星岛综合报道

出国返加后须提交核酸报告 旅游业呼吁以快检替代

(■■莱文沃斯是美国充满德国风情的小镇。 网上图片) 随着下个月初美国边境重新开放,大温旅游运营商正在试图找到一种方法,可以在返回加拿大之前满足所需的核酸(PCR)检测要求。一个行业组织呼吁联邦政府允许快速检测作为替代方案。 素里旅游公司Pitmar Tours的东主马歇尔(Teresa Marshall)认为,快速检测可能会有所帮助。多年来,她与合伙人拥有的这间公司每年圣诞节期间都会组织游客前往华盛顿州的莱文沃斯(Leavenworth)体验小镇的德国风情。 马歇尔说:“我们会坐马拉雪橇,参加灯光节,晚上5时左右,莱文沃斯所有的灯饰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虽然旅游公司取消了去年的活动,但今年希望可以回复往常假日的传统。 不过,马歇尔正在试图弄清楚,在游玩期间,她如何让旅游巴士上的每个人都进行核酸检测。 目前加拿大要求,在返回加拿大72小时内,需提供阴性检测结果。这意味着,如果去美国少于三天的人可以在离开加拿大之前先进行检测。而对于4天旅游计划的人,则必须在美国做测试。这样一来,少于三天的人做核酸测试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如果提前做了,一切没问题,但外出游玩期间仍有可能感染新冠。 旅游全面开放料要到明年次季 因此,马歇尔认为,快速检测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替代方案择。 加拿大旅行社协会主席沃克(Brett Walker)说,其他国家已经采用了快速检测方式,这容易获取,也不那么令人望而却步。“我们希望政府至少考虑一下,或者提供一个选择。” 沃克表示:“我们希望在政府的帮助下,能以一种很好的方式让目前的旅游方式和到时全面开放的旅游状态,进行完美过渡及衔接。”沃克认为,全面开放旅游预计要到明年第一或者第二季度。星岛综合报道

这些餐厅靠创新求变 让疫情带来的危机变良机

(■■疫情期间以大空间取胜的餐厅成功战胜疫情。) 创新求变一直是各行业的经营之道,疫情重创后的传统产业更被迫瞬间升级,向来以人力为服务重点的餐厅,在防疫措施规范下,除了面对疫情海啸关门倒闭之外,仍然有部分转型成功,迎来重启后的报复性消费商机;更有不畏疫情创业展店的东主,正扩大事业版图。这些历经疫情考验、浴火重生的食肆,料将对餐饮业的发展带来新启示。 根据行业数据显示,本国食品服务业通常雇用120万人,在疫情爆发之前,全国每天约提供2,200万顿餐。代表全国逾9万间饮食服务同业的加拿大餐馆协会(Restaurants Canada)表示,疫情严重打击餐饮酒店雇主,约80%餐馆的利润下降,近半餐馆在大流行期间持续亏损。 然而该会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只要安全措施到位,加拿大人正期待重返餐厅堂食。报告录得,有多达89%国民渴望与亲友外出就餐;64%受访者表示,外出用膳将成为疫情过后生活中的重要环节;多达72%受访者对到餐馆堂食最怀念的部分,是社交和亲友联谊。 目前正值迎接疫后重启之际,各省在疫苗普及率达标后逐渐取消餐厅堂食人数限制,餐饮业可谓商机蓬勃。加拿大餐馆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长巴克莱(Todd Barclay)指出,国民可能准备好重返餐厅惠顾,但他们一些口味和着眼点已有转变,餐厅方面将需要继续适应以夺得市场份额。 因应疫情调整经营策略 最受疫情打击的是大型宴会厅、以堂食服务为主的高消费水平餐厅。以鲍鱼海鲜为招牌、位于卑诗省列治文的大型中式酒楼“叙香园”,以往逢年过节总是人流如织,席开三、五十桌,在疫情期间限聚令下,只能无奈收场。该酒楼行政助理夏佳宜表示,主厨和员工人事成本太高,厨房一开火就是亏损,只好将三层楼的餐厅空间分别放租,减少闲置造成的损失。 位于温哥华市中心西端的3QuartersFull餐馆,以台式刈包为主打菜色,但午茶时段的咖啡和凤梨酥,深受白人顾客喜爱。限制堂食期间,生意虽受到影响,但店长林凯宇说:“熟客的支持让我们在外卖取得不错的成绩。现今顾客透过送餐程式服务的比例已明显增加。” 同样在疫情中严守卫生令的Pomona咖啡馆,大流行期间没有裁撤掉任何一位员工。店东陈慧青表示,熟客仍然前往外卖咖啡豆或咖啡,只是没办法在店内享用。但就经营理念而言,当然仍希望顾客安全到店品尝现场冲煮的咖啡,她说:“我们卖的不是咖啡因,而是享受咖啡时光。” 陈慧青在疫情期间仍手工烘焙上好的咖啡豆,提供顾客单品咖啡的知识,教顾客在家自制好咖啡,因此顾客忠诚度高,也借此建立口碑。目前该店在座位装设透明隔板,遵守疫苗卡认证系统,迎来较疫情前更多顾客上门。 人力成餐饮服务最大问题 疫后重启,未被淘汰的餐饮业者,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人手不足。加拿大另类政策中心(CCPA)的一项分析指出,疫情封锁限制导致餐饮和食品服务业流失大量劳工,截至2021年2月,本国近25万名曾经从事餐饮相关行业的劳工,离开了该行业,大部分跳槽从事办公室行政工作。 餐饮顾问公司Dr. Restaurant总监江衍致表示,疫情影响了整个餐旅业市场,遭裁撤的员工有积极转行的,也有年轻人时兴创业;消极的兼职者则继续领取疫情补贴,不愿找工。现今餐饮业的最大问题不是没有顾客上门,而是欠缺员工。也因此找他咨询的客户,最迫切需要协助的是“猎头”。 疫情带来了危机,但危机也是转机。江衍致说,许多餐馆遭受疫情冲击而结业,店面和硬件设备正在放售或放租,因此原本计划开餐厅或展店的有心之士,可能在房地产住宅市场大热的同时,得以廉宜价格入手店铺。 疫后创业危机变良机 至于为迎接疫后的餐饮创业潮,东主和顾客之间的平衡非常重要,成本过高、餐厅难以维持;品质太差、顾客不会上门。江衍致说:“创业容易守成难。大家会发现疫情爆发前,火锅店如雨后春笋般林立,因为火锅看重的是食材,不需要像热炒店需要师傅付出大量人力。” 连锁加盟也是省时省力的作法,只要复制技术,中央厨房出餐,减低人力消耗。温哥华台贸中心于8月协办台湾连锁餐饮拓销团活动,在大温区已有日出茶太、CoCo、快乐柠檬等品牌持续扩张版图,珍奶热潮下的原料设备供应商,如上岛食品(珍奶原物料)、有丰制糖(糖浆)、铂林科技(自动珍奶机)也向计划创业者招手。温哥华台贸中心主任陈建坤说,该场餐饮连锁线上洽谈会促成80多万美元的短期可见商机,3年内可能合作商机达到370万美元;除了上述原料设备供应商外,其中询问度较高品牌有黑沃咖啡、徐可波(Boba Chic)、日出茶太、快乐柠檬。 由以上预计将引入大温品牌来看,半自动化、半成品,以及餐饮相关产品如食品外包装、外卖餐盒等,都成了疫情后餐饮趋势和焦点,也再次说明餐饮业严缺人手的痛处。业者有专业珍奶机,不再需要手摇,更要精简人力到电子化点餐、结账,同时保持卫生。 快餐文化早在麦当劳时代已成趋势,然而疫后重启反弹的不再会是戴口罩经由“得来速”点餐外卖的食物,民众渴望的是好好吃饭,是一顿由主厨精心制作、服务员端上餐桌、侍酒师推荐搭配美酒,与亲友一同举杯的佳肴。正如餐馆协会调查显示,多达89%国民渴望与亲友外出就餐,江衍致说,经过一段只能外卖的日子,相信以社交功能和主厨魅力为主的餐厅即将强势回归,有心创业者可朝向别具风格、创新体验的餐饮服务来规划,这才是长期经营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