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17:09:10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新冠抗体

母乳中的新冠疫苗抗体可为婴儿提供保护 可能还有成人

【加拿大都市网】从感冒、流感到水痘,通过胎盘、脐带和母乳传递的母体抗体可以在新生儿出生后的头几个月给予他们被动免疫和保护。 现在,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在8月份发表的一系列研究为越来越多的证据提供了补充,即那些怀孕或哺乳的人可以通过接种疫苗和自然免疫将高水平的新冠抗体传递给他们的婴儿,从而有可能保护他们的婴儿免受该疾病的侵害。上周,世界卫生组织(WHO)还发布了一个视频和一段播客,以应对这些问题。 最新的研究为数百万关注怀孕期间接种新冠疫苗的安全性、接种疫苗后的母乳喂养以及其他相关问题的父母提供了进一步的保障。 母乳含有SARS-CoV-2抗体的发现,也促使科学家们研究其在其他领域的潜在用途。一些北美的研究小组,包括一家加拿大公司,希望利用这些抗体,将其转化为对免疫力低下的成年人的治疗方法。   (都市网Judy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 参考链接:https://www.ctvnews.ca/health/coronavirus/post-mrna-vaccine-antibodies-in-breast-milk-raises-protective-potential-for-babies-and-possibly-adults-1.5576193  

新加坡孕妇曾染新冠 婴儿出生自带抗体

新加坡一名31岁孕妇曾感染新冠肺炎,而她诞下的婴儿被发现体内含有病毒抗体,为病毒是否可以从母体传播至婴儿提供新线索。 31岁的Celine Ng-Cha,今年3月和一家人去欧洲度假,岂料回来后,她和母亲、女儿3人都发现染上新冠肺炎。Celine Ng-Chan的病情较轻,住院2星期后便可以出院,但她58岁的母亲就颇为严重,留院4个月还一度命危。 康复的Celine Ng-Cha本月7日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顺利诞下3.5公斤的幼子Aldrin。医生帮Aldrin检查后发现,他的体内发现有病毒抗体,而Celine Ng-Cha体内的抗体则消失了,医生怀疑是她把抗体转移给儿子。 世卫曾指不确定孕妇会否将新冠肺炎传染给体内的婴儿,美国医学协会期刊刊登的报告亦指,孕妇将新冠病毒传给胎儿的情况很罕见。而内地专家则表示婴儿体内的抗体会随时间而减少。

荷兰及比利时有新冠康复者再染疫 专家︰抗体不足以抵抗病毒变种

荷兰和比利时媒体今天引述病毒学家报导,两地境内各出现1名新冠肺炎康复患者,再度感染的案例。 荷兰广播基金会(NOS)引述病毒学家吉柏曼斯(Marion Koopmans)表示,再次染疫的荷兰人是免疫系统较弱的年长者。 担任荷兰政府顾问的吉柏曼斯指出,若要确认是否真的二度染疫,需要对第1次和第2次感染都进行基因检测,判定第1次和第2次感染的病毒是否略有不同。她又指再度感染是预料中的事,现时需要观察这种情况是否经常发生。 比利时公营兰德斯广播电视台(VRT)则引述病毒学家范朗斯特(Marc Van Ranst)指,该名比利时患者是一名女性,她于3月的第2周首次确诊,并于康复后到6月再度对病毒呈阳性反应。 范朗斯特表示,该名患者症状相对轻微,但仍非好消息,因为这显示患者在第1次染疫时产生的抗体,不足以抵抗略微不同的病毒变种,才造成2次染疫,虽然先前产生的抗体或许有助于抑制症状。 香港本周出现再次染疫案例。香港大学团队发现,一名曾确诊并康复的患者,4个半月后赴欧洲旅游完再次确诊,是全球首例被证实重复感染的病例。团队指出,康复的患者仅短时间具免疫力,“群体免疫”并不可行。

加国献血样本筛检 不足1%体内有新冠抗体

(■■全国万名捐血者筛检结果显示,不足1%人士带有新冠病毒抗体。CITF) 加拿大血液服务中心(Canadian Blood Services)与新冠病毒免疫行动小组(CITF),对全国10,000名捐血者进行筛检,初步发现只有不足1%的人体内带有 SARS-CoV-2抗体。体内带有这种抗体意味着曾经感染病毒。 首批10,000份血液样本是在今年5月9日至6月8日期间捐血。加拿大血液服务中心将对这两个月内,在9个省捐血的全部37,800份血液样本进行化验。 魁北克血库(Helma-Quebec)也将对捐血者进行筛检,以了解全国有多少成年人曾经接触过新冠病毒。 新冠病毒免疫行动小组共同主席韩金丝(Catherine Hankins)教授指出,全国究竟有多少人曾经感染新冠病毒,是很多人对经济解封的一大忧虑。 初步研究结果发现,只有极少数人曾经被感染,意味着绝大部分人有机会受到感染。因此有必要在全国扩大筛检,并迅速追截任何传播链以阻止疫情爆发。 另一名共同主席奈勒( David Naylor)教授表示,血液化验发现一些以拭擦(Swab)和核糖核酸(RNA)方式未能发现的感染个案,化验结果也凸显现时的公共卫生指引极为重要,例如在室内公众地方戴口罩和勤洗手,并且与其他人保持社交距离等。 部分检测法未能发现感染 小组行政总监艾凡斯(Timothy Evans)教授表示,研究证实有更多成年人曾经受到感染,但不能够错误解读数据。成人感染SARS-CoV-2的死亡率接近1%,而COVID-19的死亡率为8%。如果任由这种高传染性的病毒扩散,后果极为严重;况且,现时才开始了解到很多生还者有持续征状。 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表示,全国民众同心协力作出牺牲拉平感染曲线,但初步报告也反映大多数加拿大人易被感染。随着感染人数开始增加,更要遵守公共卫生指引,避免人群密集的场所和近距离接触。

加拿大开始血样抗体检测 调查真实感染率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成立新冠病毒免疫特别行动组(the COVID-19 Immunity Task Force)。该行动组已经对几万份血样展开新冠病毒抗体测试。 据加通社报道,该行动组执行总裁Dr. Timothy Evans说,预计于七月中旬,该行动组可以初步获知到底有多少加拿大人感染了新冠病毒。但要知道抗体能够给人们提供怎样和多久的保护,则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知道结果。 Evans是麦基尔大学人口和环球健康学院总监。他说,有若干个血样测试项目正在进行,但是基于取样的方式,一些血样的主人并不会得到抗体测试结果。 自一月以来,已经有至少105,000个加拿大人新冠病毒测试阳性,但还有更多患者没有机会测试,因为各省几周前才放松测试限制。同时还有相当多的无症状感染者。其他国家的抗体测试显示,真实感染率是确诊率的10到20倍。 行动组的第一个项目是对加拿大血液服务中心(Canadian Blood Services)和魁北克血库(Hema Quebec)五月以来收到的40,000份捐献血液进行抗体测试。Evans说,现在每天的测试数为约1,600份血样,对结果的分析已经在进行中。 初步结果将显示有多少份血样有抗体,但不会有捐血者的性别或居住地等信息。对年龄和地理位置等类别进行的分析将于月底进行。 同时,加拿大血液服务中心不会追踪捐献者,所以在该中心捐血的人如果抗体阳性也不会知道结果。魁北克血库说有可能查到捐血者,但是还没有决定是否这样做。 另一个测试项目是对25,000份孕妇的血样进行测试。这些血样来自怀孕早期检查性传播疾病和风疹等其他疾病的常规检查。对去年12月以后采集的孕妇血样将增加新冠抗体测试。如果结果为阳性,该名孕妇将被告知结果。 Evans说,另外各省化验室里还有约30,000份血样。目前也在对这些血样进行抗体测试。 他说,这些测试结果将对加拿大的真实感染率提供一个初步印象。但在进行全国普查前,无法得到真正能代表全国状况的数据。加拿大统计局在拟定计划,以在有了可靠的便携式抗体测试盒后能够展开全国调查。 抗体测试需要少量血液,总体来说比一茶匙的二十分之一还要少,但仍比指尖扎血得到的血液要多。 Evans说,了解到底有多少人感染病毒,可以帮助制定政策和公共卫生措施。这些政策和措施可能对长期护理院,医院,学校,或者严重感染社区等有重大影响。 行动组还获得两年授权,调查抗体到底可以给人提供怎样的保护,血液中的抗体水平能够维持多久,以及有抗体的人在第二波或第三波疫情中是否还会被感染。这些研究正在进行,需要更长时间。 (加通社图)T04

渥太华卫生局发误导信息 指新冠康复者不再感染

【星岛综合报道】渥太华公共卫生局(OPH)向新冠肺炎康复人士发出误导讯息,指他们在未来2年内,不会再受到该病毒感染;该机构之后在网页上作出更正声明,表示有关讯息已经过时。 渥太华居民Christine Seaby表示,父母于年初曾到访西班牙,之后2人感染新冠肺炎;渥太华公共卫生局之后向Seaby的家人表示,其父母不需要再进行病毒检测,因为2人之前的检测是对病毒呈阳性反应,很有可能已经有免疫力。 渥太华公共卫生局的网站,直至周六(6日),一直表示曾经感染新冠肺炎的已康复人士,未来数月至1、2年,甚至更长时间,将不会再感染新冠肺炎;但经传媒查询后,该段声明已经被删除。 渥太华公共卫生局的声明,与加拿大卫生部的看法并不相同;加拿大卫生部表示,目前仍然不清楚曾感染新冠病毒的康复人士,免疫力能够持续多久。 多伦多全科医院传染病专家兼研究员Isaac Bogoch医生表示,在抵抗新冠病毒的免疫力方面,仍然是“尚未解决的重大问题”。 Bogoch医生指出,话虽如此,不少医学、科学及公共卫生界人士均认为,新冠肺炎康复人士,是有可能具有一定程度的免疫力,但不清楚免疫力可维持多久。 他表示,这种不确定因素,有可能造成病毒传播;有些人可能会有错误的认知,相信康复人士会免疫。 这是令Seaby的家人感染恐惧的地方,由于其中1名家庭成员正在怀孕,故此,家人不知道是否每个人都要立即进行检测。 Seaby表示,渥太华公共卫生局之前跟他们表示,没有人需要接受检测,因为父母没有任何症状;她表示,讯息已令到家人感到十分混乱。 (图片:CBC) T02

多大开发出新冠抗体 准备进入临床试验

(■注射抗体可以帮助那些有征状、有风险,但无法及时产生抗体来避免产生严重后果的患者。美联社) 多伦多大学一名生物医学工程师公开宣布,其团队已经开发出一种合成抗体,可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现在该技术准备进入临床试验。 据CTV电视报道,多大Donnelly细胞与生物分子研究中心主任西杜(Sachdev Sidhu)教授主导上述研究。他说,注射抗体可以帮助那些有征状、有风险,但无法及时产生必要抗体来避免产生严重后果的患者。 西杜昨日在CTV的访谈中表示,他的团队开发了一种“我们认为应该是治疗性的抗体,我们正在与位于满地可的国家研究委员会合作,进行扩大规模的研究,以便我们可以采集足够多的抗体,进行临床试验。” 身为医学院分子遗传学教授的西杜还说,他对这些结果充满希望。 同时,一旦获得批准,他们将努力提供足够剂量来治疗新冠患者。 大约95%的人可以凭自身对抗新冠病毒,但对于年龄较大、免疫力低下或处于弱势群体的患者,则需要这种将免疫力提高的办法。 西杜的实验室从两轮联邦拨款中获得了130万元,以加速其工作。一个项目是开发如何瞄准细胞内病毒的分子,另一个项目正在研究完全阻止病毒进入细胞的方法。 两个月内准备进行临床试验 他表示,抗体疗法对其他疾病非常有效,而针对新冠的工作是建立在他的实验室对多种疾病抗体疗法的深入研究之上。该实验室的团队包括,在沙士(SARS)抗体治疗和病毒基因测序方面具有专业知识的研究人员。 根据多伦多大学的说法,该团队“创造了数百种具有治疗潜力的抗体,其中一些通过副产品公司和大型制药公司进行临床开发”。 西杜指,人工合成抗体与疫苗不同,后者是在感染前施用的,会产生自身的抗体来抵抗疾病。 但是疫苗开发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无法保证成功。爱滋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相比之下,他说,他的人工抗体可能在两个月内准备好进行临床试验。 他还说,全球许多研究人员都在研究抗体疗法,包括一些正快速进入临床试验。他认为,重要的是加拿大要成为该研究的一部分。本国应该有自己的抗体治疗方法,以便为国民提供安全的药物。

加拿大数周内将推出病毒抗体测试

(■■加拿大卫生部不久前批准本国首个血清测试,用来检测新冠肺炎抗体。美联社) 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加拿大对病毒抗体的测试将在未来数周内进行,首先进行测试的将会是原住民社区和医护人员等。不久前,加拿大卫生部批准了首个血清测试,透过血液样本检测新冠肺炎抗体。 该测试目的是想知道两个关键问题的答案,就是那些曾经感染过新冠肺炎的人现在是否已拥有免疫力,以及有多少人在不知不觉中感染了新冠病毒而不自知,因为很多患者没有任何征状。 不少人想知道自己是否属于隐型患者。较早时候出现病征的马什(Myra Marsh)表示,当时无法进行检测,令自己担心不已,假如有病毒检测或抗体检测,证明自己无事,那么就可以去拥抱孙子孙女,这非常重要。 即使从未表现出征状的民众,抗体检测也很重要,可免挂心。现时每天展开病毒检测,研究人员将从中找出没有任何病征的患者,而新血清测试则有助他们获知更精确的感染率。 测试结果利于当局决策 自总理宣布成立免疫工作组以来,该团队一直忙于整理来自本国和世界各地的研究,期望最终进行100万个抗体测试。团队成员之一医生高尔(Vivek Goel)指出,这项工作很重要,而团队面对的挑战是确保以一种聪明的方式进行测试,因为并非每个想要测试的人都可以接受测试,至少暂时做不到。 首先,该团队将先定出优先接受检测的群体,包括原住民、医护人员、无家者及在集体居住环境中生活的人士。接下来,会确保测试覆蓋全国各地,以便当局作出准确的决策。 除了确定已经有多少人感染到新冠肺炎之外,另一个关键问题是,那些确诊和康复者现在是否已经有抗体,若然有,抗体又出现了多久。 高尔又表示,在许多传染病中,感染后都有一定程度的免疫力,不过在新冠肺炎方面迄未确定。 相关测试已在全球疫情最严重的一些国家,包括俄罗斯、意大利和美国展开。 美国的初步数据显示,几乎所有感染过新冠肺炎的人士确实会出现针对这病毒的抗体。高尔称,加拿大的目标是尽快上马。 该测试仅在某人感染几周后才能进行。总的来说,如果研究小组可以确定某人具有免疫力,那么该测试结果将有效证明此人曾经感染,而且他们没有进一步感染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