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7月04日 星期一 17:46:15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新冠治疗

最新研究:阿斯匹林有助於降低新冠重症死亡率

【加拿大都市网】继用作退烧用途的的扑热息痛(例如必理痛)于舒缓感染Omicron轻症上“屡见奇功”后,另一使用多年的传统药物“阿斯匹林”,近日亦被证实有效改善新冠重症患者的存活率,显示除新冠口服药物后,另有一道治病新曙光。 阿斯匹林(Aspirin) 至今已有逾百年的临牀应用史,是医药史上三大经典药物之一。现时仍然被广泛应用于退烧、镇痛及消炎用途,近年,阿斯匹林亦常被用作预防血栓的治疗上。 据来自英国的研究人员在《美国医学会杂志》刚发表的报告指,感染新冠病毒后发展为重症的患者,不少都有发生血栓的情况,血栓会阻塞血管并可能导致器官受损,并危及性命,而阿斯匹林是现时其中一种常用及有效的抗血小板药物,能够有效预防血栓形成。 因此,研究人员按此药理,进行了随机的临牀试验,并最终得出使用阿斯匹林等抗血小板药物治疗新冠重症患者,可以改善患者于接下来三个月内的存活率。 研究团队现正计划继续于重症患者中,研究抗血小板药物的深远作用及影响,重点是如何延长新冠重症患者的长期存活率,以及希望能够防止新冠重症的出现,藉以降低新冠肺炎的死亡率。    

為什麼找不到治療新冠的特效藥?

  疫情变幻莫测,国情各有不同。但抗击疫情是一场持久战,当我们不断地从过去的研究中总结经验教训,在战略上坚定信心,在战术上精准施策,必定能找到应对病毒的有效药物,最终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新冠疫情已经蔓延一年多了,科学家们一直在与病毒赛跑——研究新冠病毒如何感染人类,以及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目前,疫苗研发已经取得可喜成果,但找到完全有效且易于接受的治疗方法并非易事。为什么找到对付新冠病毒的治疗方法这么难?   事实上,科学家每一次取得突破性成功,似乎都要跨越各种障碍和门槛,尤其是病毒在传播过程中,还在不断进化和突变。   抗病毒药物或导致严重副作用   美国《科学新闻》杂志近日发文称,为了加快寻找治疗方法,研究人员首先找到了已经得到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的药物,以及开架销售的用于治疗其他疾病的药物。目前,瑞德西韦是美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获得完全批准的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   如羟基氯喹、氯喹和其他大约30种药物,虽然可以阻止新冠病毒感染实验室培养皿中的细胞,但却不能在人体内起作用,因此它们最终没能作为治疗新冠肺炎的选择。这一切都与药物的特殊副作用有关。   在许多已知的、具有强大抗病毒作用的药物中,都存在破坏人类细胞形成、利用脂类脂肪的方式,这可能会导致一种潜在的严重副作用,即磷脂症。《科学》杂志6月22日的一篇论文证实,药物引起的磷脂沉积越多,它们对这些细胞中病毒生长的抑制作用就越强。   然而,一方面,这种副作用会导致脂质在细胞中堆积,使一些细胞呈现泡沫状,从而导致炎症,损害人类器官或干扰其功能;另一方面,有研究人员表示,在人体内,这类药物很难达到抑制病毒生长并保护人体的水平。   这一发现可以使研究人员避免进入“死胡同”。如果一种药物能在实验室的细胞中阻止新冠病毒生长,还应同时测试磷脂沉积症,如果会引起这种副作用,就应该放弃该药物作为治疗新冠肺炎的方法。   病毒自身特点或影响用药评估   疫情大流行之前,英国制药公司Synairgen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吸入型β干扰素,并在患有其他呼吸系统疾病(包括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的人身上进行了测试。疫情之后,该公司很快开始了临床试验,看这种干扰素是否也能帮助治疗新冠肺炎。   研究发现,对于SARS或MERS等病毒来说,立即治疗每个病人是有意义的,但是对于新冠病毒,严重呼吸困难的症状通常要到感染的第二周才会显现出来,这时患者可能才到需要住院的程度。而且,相比SARS、MERS等病毒,新冠肺炎疫情中的无症状感染者比例相对较高。   绝大多数新冠肺炎患者,甚至是那些有高并发症风险的人,都没到需要住院的程度。“他们的症状非常轻微。”Synairgen公司首席执行官理查德·马斯登说,“他们只需要扑热息痛,一个热水瓶,再受到一些照顾就能恢复得很好。”   因此,研究人员认为,无法确定如何将干扰素靶向可能受益最大的患者。马斯登表示,吸入干扰素可能无助于对抗新冠病毒感染,因为只有等到病毒到达肺部并开始感染肺部细胞时,干扰素的治疗效果才是最好的。如果每位患者感染新冠后一开始就使用β干扰素,不仅会耗费大量的药物,还可能无济于事。   参与临床试验志愿者数量不足   美国研究人员认为,在疫情大流行早期,他们只关注了已经住院的新冠肺炎患者,而没有把重点放在对非住院患者的治疗研究上。   美国知名独立经济智库米尔肯研究所FasterCures基金的执行主任埃斯特·克罗法表示,科学界很多人只是想挽救生命,尤其是挽救那些住院病人的生命,但是,对于研发可能对轻度到中度症状患者有帮助的药物,并没有进行充分的、协调一致的努力。   美国杜克临床研究所的纳吉说,其中一个原因是,非住院患者难以被招募到研究中。   大多数情况下,临床研究者不得不以各种方式招募志愿者。由于过去一年,美国进行的许多试验没有招募到足够多的人,因此科学家也无法得到关于药物疗效的明确答案。   7月初,中国钟南山院士表示:“为什么我国的疫苗研发看起来比较慢?因为在中国由于防控有效,我们没有办法在中国做第三期临床实验,因为没有病人了,所以三期临床试验只能在国外做。在国外做就很苛刻,谈判各种条件。”   这种“国家级凡尔赛”也侧面反映出中国情况的“特殊性”。(科技日报 张佳欣,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FDA特批血漿療法治新冠 特朗普贊「歷史突破」

(■特朗普23日宣布,FDA已紧急批准使用血浆疗法治疗新冠病毒重症病人。Bloomberg) 美国总统特朗普23日宣布,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已紧急批准使用血浆疗法治疗新冠病毒重症病人。他称此举为“历史性突破”。但其他卫生专家则持审慎态度,认为血浆疗法还需要更多研究。 综合美联社、《华尔街日报》及CNN报道,特朗普23日在共和党全国大会召开前夜,在白宫记者会上做出这一宣布。他声称FDA的行动是一个历史性突破,令血浆疗法可以较广泛获得。他还邀功称他的政府消除了阻慢行动的官僚主义繁文缛节。FDA的紧急批准将令部分病人较易获得这种疗法。 特朗普本人在宣布作出前一天,还发出推文猛烈抨击研发新冠治疗进展缓慢,指FDA内的深层政府有意将疫苗及疗法的研发拖慢至过了11月3日的大选,宣称为挽救生命有关研究必须加快。 获得FDA紧急批准疗法的血浆取自康复新冠病人,含有大量抗体,可能对新冠病人有效果,但迄今掌握的证据对这种疗法是否有效、何时使用及使用剂量问题上均没有最终定论。 FDA局长哈恩(Stephen Hahn)指出,FDA的紧急批准与完全批准不同。后者需要评估更多的证据。FDA首席科学家欣顿(Denise Hinton)在描述这个紧急批准行动的信中也指出,康复新冠病人的血浆不应被认为是治疗新冠病人的新标准,将需要从现在进行的分析及未来数月受到严格控制的临床治疗中获得更多的数据。 不过,对于新冠病人及医生而言,FDA的紧急批准行动开辟了较快及较易获得有希望疗法的途径。医生们一直在为治疗新冠肺炎寻找经证实的有效疗法,但直至现在,只有吉利德科学公司的瑞德西韦获得FDA的紧急批准使用。 FDA的紧急批准行动,是以该机构资助的从一个扩大试验计划收集的数据为根据。该试验由著名医院梅约诊所(Mayo Clinic)牵头进行。该医院在本月较早时贴出的报告中表示,有明显迹象显示,康复新冠患者的血浆可能会令其他感染病人康复,但这一迹象不被认为已获证实。 FDA表示,全美共有逾7万新冠病人接受血浆疗法。梅约诊所报告了来自3万5000名接受血浆疗法病人的初步数据,表示这些病人在接受3天高含量抗体血浆疗法的病人,在输血后7天内的死亡率为8.7%,相比接受低含量抗体血浆疗法的病人,在4天或较长时间后的死亡率为11.9%。但这一分析有其限制性。分析没有在医学杂志上公布,也没有接受同行的评审。此外,那些扩大范围的计划也没有如一般临床试验那样与使用安慰剂的病人作比较。 有鉴于这些缺陷,梅约诊所的研究员们不能肯定表示,血浆疗法是否会提高疗效。他们只报告这种疗法可能对某些病人有效的迹象。血浆疗法已有百年历史,曾用于治疗流感及麻疹。当有新疾病出现时,血浆疗法是一种会考虑的做法,而治疗历史显示,这种疗法对付某些传染病有效,但并非所有均有效。在治疗新冠病人方面,迄今还未有确凿的证据显示其效果,在如何更好使用这种疗法上也没有定论。 FDA生物评估和研究主任马尔克斯表示,接受高含量抗体血浆疗法的某些病情严重的病人,似乎比那些接受低含量抗体血浆的病人受惠更多。他指,那些年龄不到80岁,不需上机械呼吸机的住院病人,接受血浆疗法3天后受惠最多,在接受输血后的30天内有35%病人病情减轻。邓燕文编译

這種降膽固醇葯可能能把新冠變成普通感冒!

已经进入市场上几十年的简单药物可以用于治疗COVID-19肺炎吗? 由耶路撒冷的希伯来大学教授Yaakov Nahmias领导的研究小组表示,早期研究看起来颇有希望,他们的研究成果发表在本周的细胞出版社的预印网站上。(Cell Press Sneak Peak,Cell Press包括Cell, Neuron等14种前沿学术期刊,是公认的了解生物医学最新学术成果的必读文献。——译者注) 过去三个多月来,Nahmias和位于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Benjamin tenOever博士专注于研究SARS-CoV-2病毒改变患者肺部以便自我繁殖的方式。他们的主要发现是,该病毒可干扰碳水化合物的常规代谢方式,使大量脂肪堆积在肺部细胞内部,这是病毒繁殖所必需的条件。 这种对SARS CoV-2病毒的新了解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高血糖和胆固醇水平高的患者通常特别容易传染上COVID-19。 病毒是无法独立繁殖的寄生生物,因此它们会控制人体细胞以帮助完成这一过程。 Nahmias解释说:“通过了解SARS-CoV-2如何控制我们的新陈代谢,我们可以从病毒中夺回控制权,并剥夺其生存所需的资源。” 掌握了这些信息后,Nahmias和tenOever开始筛选FDA批准的可用于干扰病毒繁殖能力的药物。在实验室研究中,降胆固醇药物非诺贝特(Tricor)显示出极有希望的结果。 通过使肺部细胞燃烧更多的脂肪,非诺贝特破坏了病毒对这些细胞的控制,并阻止了SARS CoV-2的繁殖能力。实际上,仅在治疗的五天内,病毒就几乎完全消失了。 Nahmias说:“随着第二波感染人数在全球各个国家的激增,这些发现再及时不过了。”全球合作可能会提供治愈疾病的方法。 tenOever补充说:“ Nahmias和tenOever实验室之间的合作证明了采用多学科方法研究SARS-CoV-2的力量,而且我们的发现可能在减轻COVID-19的全球大爆发方面具有重大意义。” 尽管目前国际间正通力合作努力开发冠状病毒疫苗,但研究表明,疫苗只能为患者提供几个月的保护。 因此,阻止病毒发挥作用的能力,而不是首先抵消其攻击能力,可能是改变COVID-19的关键。 Nahmias总结说:“如果我们的发现被临床研究证实,那么这种治疗方法可能会将COVID-19的严重程度降低到比普通感冒还低的程度。”(煎蛋,翻译:Fogo,图片来源pixabay)

加國創新虛擬醫療助手 人工智能解答新冠疑難

(■■护理机构Dialogue,创立的Chloe for COVID-19虚拟医疗助手。网络截图) 加国一个创新虚拟医疗助手在本月正式启用,这是利用人工智能(AI)方法,为有需要的人免费解答有关新冠肺炎疫情问题,包括自我隔离及支援服务,以及在哪里可以接受病毒检测等。这个项目正在扩展研究范围,接受相关课程的学生参加实习。 由满地可一个视像护理机构Dialogue创立,名为Chloe for COVID-19的虚拟医疗助手,就新冠肺炎疫情问题为加拿大人免费提供实时答案。该公司创办人斯米诺(Alexis Smirnov)表示,过去通过视像护理服务已帮助数以百万计的国民,如今希望扩大服务对象。 Chloe for COVID-19是利用人工智能方法自动提供资源,使自我隔离者获得即时支援,并指导有需要者在哪里接受病毒测试及解决有关的问题。研发小组在3月创立时作为一种信息资源,使加拿大人能够获取相关且准确的数据,并减轻全国811卫生服务机构的压力。 每天联系患者追踪病征 最新版本于本月启动,得到全国创科组织米迪斯(Mitacs)资助,加强有关的功能如广泛的问答,针对需要进行14天自我隔离者每日指南,以及有关新冠肺炎病毒检测,最近的检测中心和是否需要预约等最新的资讯。 斯米诺解释,当人们需要自我隔离,Chloe便每天联系患者,追踪对方的病征,告诉所期望的情况,并在需要时指导如何获得支援。如要联系这个虚拟助手,可以使用任何提供上网的电子设备,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桌上电脑,登陆covid19.dialogue.co。 斯米诺说,加拿大各地的数据变化很快,各省市设有疫情的网站,因此Chloe的工作就是快速获得这些讯息,安排索引并向服务使用者提供最相关和准确的资料。

安省全球首創透析法治新冠 40名重症患者接受試驗

(■■安省伦敦医疗人员使用特殊透析方法治疗新冠病人。CTV) 安省伦敦市医疗人员使用特殊透析方法治疗新冠病人,目标是提高患者的生存率并减少他们对氧气和呼吸装置的依赖。为全球首次尝试这种新方法。 据Global News报道,由安省伦敦劳森健康研究所(Lawson Health Research Institute)的科学家组成的专家小组,使用改良的透析设备为新冠患者进行治疗。该设备通过对患者的白细胞进行重组,来抵抗高炎症,这种征状是人体受到新冠病毒感染后的一种反应。 根据劳森健康研究所发出的一份新闻稿,这种新的治疗方法是基于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可以在重症患者中引发细胞因子风暴(Cytokine storm),这时候患者的免疫系统对病毒的反应变得非常危险,而细胞因子风暴是导致高炎症的原因。 40重症患者接受临床试验 针对全球药物短缺以及对高炎症疗法十分有限,首席研究员麦金太尔(Chris McIntyre)表示,他正寻求发现更多针对新冠病毒的治疗选择,其中一个想法是在体外治疗患者的血液,他们可以重组与炎症相关的白细胞以改变对免疫系统的反应。 新的治疗方法集中在一种改良的标准透析器上,叫做体外白细胞修复装置。该设备以比标准透析器慢得多的速度抽出患者的血液,然后,使用特定水平的生化元素来转化白细胞。 这种治疗的目的是,一旦重组的白细胞释放回血液循环中,它们可以抗击受免疫系统对新冠病毒反应而导致的器官高炎症。 这项治疗将在一项临床试验中,对多达40名新冠重症患者测试。这些患者来自伦敦健康科学中心的维多利亚医院(Victoria Hospital)和该市的大学医院(University Hospital)。 麦金太尔表示,最终目标是提高患者的生存率并减少他们对氧气和呼吸装置的依赖。目前这项测试为全球首创。

最新研究:羊駝產生的抗體能滅新冠 治療效果良好

近日,一项研究显示,羊驼体内产生的抗体不仅可以消灭新冠病毒,而且治疗效果良好。 据《纽约时报》6日报道,近日,比利时科学家发现羊驼的抗体可以消灭新冠病毒,研究人员在当地时间5日在美国的《细胞》(Cell)杂志上发表了相关研究结果。 研究报告称,比利时一只名为温特(Winter)的普通羊驼参与了一系列有关非典病毒(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的研究,科学家从中发现羊驼体内产生了两种分别用来对抗MERS和SARS的有效抗体,同时,科学家证实这两种抗体同样可以消灭新冠病毒。 该研究的作者,比利时根特大学(Ghent University)分子病毒学家泽维尔•赛伦斯(Xavier Saelens)博士指出,由于羊驼的抗体很容易得到控制并加以提取,因而这些羊驼的抗体可以与其他抗体(包括人类产生的新冠抗体)连接或融合,同时这些混合的抗体在上述操作过程中仍可保持稳定。 研究指出,人类只产生一种类型的新冠抗体,而羊驼产生两种类型的新冠抗体,其中之一在大小和组成上与人类抗体相似,不过另一个抗体则要小得多,正是这种更小的抗体在消灭新冠病毒方面更加有效。 《纽约时报》刊文指出,长期以来,科学家们一直在研究羊驼抗体。在过去的十年里,科学家们在艾滋病和流感的研究中已经使用了羊驼产生的抗体,发现羊驼的抗体对这两种病毒都有很好的治疗效果。 研究人员希望羊驼产生的抗体最终能用于预防性治疗,即向尚未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注射羊驼的新冠抗体,以保护他们免受新冠病毒感染,如可向医护人员注射羊驼的抗体,从而保护他们在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过程中不被患者传染。 研究强调,虽然羊驼新冠抗体的保护作用是立竿见影的,但是它的效果不是永久性的,假使没有再次注射羊驼新冠抗体,那么保护作用只能持续一到两个月。(澎湃新闻记者 南博一 实习生 李庆丽,图片来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