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5月25日 星期三 09:21:23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新冠疫苗

加拿大卫生部将审批牛津新冠疫苗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卫生部周五,他们日前收到了阿斯利康公司(AstraZeneca)与牛津大学合作研发的新冠疫苗的首份批准申请。这是加国应对疫情流行的重要一步,但这也只是取得安全有效疫苗道路上第一步。   加拿大卫生部官员说,他们现在将对检测数据进行滚动筛查。9月,联邦政府政府批准了疫苗滚动筛查程序。该过程允许公司一旦拥有有效数据时就可提交,有助官员快速查看到重要信息并加快审批流程。 加拿大卫生部未有透露对阿斯利康公司与牛津大学合作的候选疫苗审查需要多久时间。但是在一份声明中,加拿大卫生部表示,当局暂不会做出决定,直到他们所已经收到支持该疫苗安全性、功效和质量的必要证据为止。 此外,联邦政府已经与阿斯利康公司达成协议,如果疫苗成功的话,加国将获得2,000万剂新冠疫苗。 加拿大卫生部表示,预计未来几个月,他们将收到疫苗测试的呈件申请。 上个月,一个志愿者在患上“潜在无法解释”的疾病后,阿斯利康公司的全球新冠疫苗试验被搁置。这是在该公司宣布疫苗已进入其临床试验的第三阶段后的几天暂停了。不过,据悉,相关的测试不久后又恢复了。 V33

即使新冠疫苗上市 4成加拿大人仍会先观察一下

【加拿大都市网】虽然很多人都表示向回到疫情之前的状态,但有调查显示,就算有新冠疫苗,约4成受访国民会先观察一段时间才注射。 在过去几个月中,说要立即接种疫苗的人数实际上有所下降。民意调查机构Angus Reid Institute最新研究发现,只有3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尽快获得疫苗注射,不到一半的人表示接种疫苗前要稍等一会儿。约16%的人坚决反对疫苗,只有7%的受访者表示不确定。 民调结果显示,自从夏季中期以来,表示一有疫苗就要立即接种的人数下降了7%。7月下旬首次对加拿大人进行这项调查时,有46%的人都说准备好了一有疫苗就立即接种。 在某些省府人们对疫苗的抗拒程度似乎更高一些。调查说:“值得注意的是,人均感染率最高的两个省份——亚省和魁省,他们不仅对疫苗接种的抗拒程度最强,而且自夏天以来就立场变得更为坚定。”研究称,大部分抗拒疫苗的原因可能是担心由疫苗引起的副作用。。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在公共场合佩戴口罩。调查显示,84%的加拿大人表示,他们在公共场所“总是或大部分时间”佩戴口罩。自7月以来,这一数字增加了30%。 v16  

新冠疫苗变鲨鱼浩劫 或致50万条被杀

为对抗新冠疫情,各国医学专家无不致力研制对症下药的疫苗,而疫苗中除了以现阶段的医药调配之外,美国加州近日出现用“角鲨烯”所合成的疫苗,未来可能将加入临床试验,消息一出立刻引起生态组织关注。事缘“角鲨烯”是从鲨鱼肝脏中提取的天然油,为获得生产疫苗所需要的“角鲨烯”,可能会导致多达50万条鲨鱼被宰杀。 “角鲨烯”拥有超高的医学价值,目前有几款流感疫苗中含有鲨烯,其作用可以提高免疫力,进而让疫苗的效力提高。英国制药大厂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目前在流感疫苗中便使用鲨鱼的“角鲨烯”。葛兰素史克今年5月曾表示,将生产10亿佐剂,可能用于生产对抗新冠肺炎的疫苗。而提取1吨“角鲨烯”则需要大约300条鲨鱼。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鲨鱼保育组织“鲨鱼同盟”(Shark Allies)指出,如果全世界每人接种一次含有“角鲨烯”的抗新冠肺炎疫苗,将需要宰杀约25万条鲨鱼,具体数量取决于“角鲨烯”的使用量。如果需要对全球人口进行两次免疫接种,则被宰杀的鲨鱼数量可能会增至50万条。据环保人士估计,目前每年大约有300万条鲨鱼被杀,用于提取“角鲨烯”。“角鲨烯”也用于化妆品和机油中。他们担心,对鲨鱼肝油的需求突然上升,可能会威胁到很多富含“角鲨烯”却已很脆弱的物种,如大西洋刺鲨。 据悉,为了避免威胁鲨鱼种群,目前已有科学家开始研发一种“角鲨烯”的替代品,这种替代品是由发酵甘蔗制成的合成物。“鲨鱼同盟”创办人兼执行总监布伦德尔(Stefanie Brendl)表示团体并没有试图减慢或阻碍疫苗的生产,只是要求在利用鲨鱼“角鲨烯”的同时,可以进行非动物源材料的测试,以便能尽快代替“角鲨烯”。团体表示从野生动物身上得到的某些东西永远不会可持续,尤其是不会大量繁殖的野生动物。 目前已经有网上联署书,呼吁大家加入停止使用鲨鱼体内的“角鲨烯”进行疫苗开发;此外令该组织忧心的是,宰杀鲨鱼的危机可能会出现在一些渔业监管不严密的国家。

加拿大再订2000万剂新冠疫苗

【星岛综合报道】总理杜鲁多宣布,加拿大再签署一项疫苗订购协议,获2,000万剂新冠疫苗;与此同时,加拿大将加入一个国际联盟,拨款4.4亿,参与全球疫苗分发。   杜鲁多周五在渥太华举行的记者会上宣布,与阿斯利康制药公司(AstraZeneca)达成一项协议,以获取正在牛津大学开发的疫苗,数量达2000万剂。   加拿大此前已与赛诺菲(Sanofi)、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强生(Johnson&Johnson)、诺华(Novavax)、辉瑞(Pfizer)和莫德纳(Moderna Inc.)达成了疫苗协议,共计2.82亿剂。再加上周五宣布的阿斯利康制药公司,联邦政府已从不同制药公司订购六种领先疫苗。     杜鲁多说:“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们一直以科学为指导,COVID-19疫苗工作组和免疫工作团队都在开展重要工作,以帮助我们确定最有希望的疫苗选择和策略。”   尽管有疫苗已进入临床试验和开发阶段,但目前尚未有正式获淮用于COVID-19。 联邦公共服务与采购部长阿南德(Anita Anand)表示,全球市场激烈且不可预测,一旦疫苗研制成功,加拿大已经做好准备。   加拿大卫生部表示,将审查每种疫苗的安全性、功效和生产质量方面的证据,才决定是否会批准其在加拿大使用,只有获得批准之后才会提供给国民。   加拿大政府还采购了疫苗生产和包装所需的设备和用品,以及注射器、针头和酒精拭子等接种设备。    杜鲁多还宣布,加拿大将向新冠肺炎疫苗公平分配计划(COVAX)提供4.4亿元资金,这是一项由世界衞生组织等机构共同领导的全球采购计划,旨在确保贫穷国家能公平、公正和及时地获得疫苗。   杜鲁多说,仅由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单独解决这种流行病,因为需要在全球所有地方消除这种病毒。   不过,美国不在COVAX名单上。   杜鲁多说,有190个国家加入这一国际联盟,有的是捐助国,有的是受援国,这一事实表明,全世界正团结在一起。   V05      

中国普通人年底可以接种新冠疫苗

【加拿大都市网】新冠肺炎疫情当前仍在全球大流行,中国目前已有11款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什么时候能打上疫苗?同时接种新冠和流感疫苗会冲突吗?新冠病毒变异疫苗还有效吗?人民网将有关新冠疫苗接种的问题图示解答:

中国疫苗世界领先 阿联酋卫生部长接种 钟南山再表态…

【加拿大都市网】9月24日,在第十三届中国生物产业大会上,中国院士钟南山表示,今冬明春新冠肺炎疫情可能继续存在或发展。他介绍,完成大规模接种疫苗需要1至2年的时间。目前,中国与40多个国家保持合作,并已经获批在巴西、俄罗斯等国家开展 III期临床试验,4款疫苗已与国际合作进入 III期临床试验。 疫苗成为恢复全球正常生活秩序的最大希望,中国目前在全球研发疫苗竞赛中处于领先,八支已进入临牀试验最后阶段的候选疫苗,四支是中国产品,比其他国家都多。中国生物研制的两款新冠灭活疫苗已接种数十万人次,据称无一例不良反应,且零感染。相比之下,美国声称只会在满足本国需求后分享疫苗;英国阿斯利康公司疫苗受试者则出现不良反应,暂停疫苗临牀试验。 中国在全球研发新冠肺炎疫苗竞赛中领先,力推“疫苗外交”,塑造国际形象!据悉,中国已与菲律宾、印尼、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多国展开疫苗合作,阿联酋紧急批准使用中国疫苗,卫生部长更亲身接种疫苗。 目前,中国已与菲律宾、印尼、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多个国家展开新冠肺炎疫苗合作。阿联酋日前宣布,已紧急批准使用中国国药的新冠疫苗,接种对象是面临感染风险最大的一线医务人员。阿联酋卫生和预防部部长奥瓦伊斯本月十九日更接种了疫苗,并且表示之前的实验证明安全有效。土耳其卫生部部长科贾本月十六日表示,一款由中国研制的新冠疫苗三期临床试验当天在土耳其启动。 疫苗研制超前成为外交利器。总理李克强和外长王毅表示,未来中国生产的疫苗,将优先供给澜沧江──湄公河国家组织成员,非洲兄弟友邦国家更将获无偿提供。

加拿大政府再签7200万剂疫苗订单

(■■联邦与制药公司赛诺菲签新协议,获取7,200万剂新冠状病毒疫苗。 美联社) 联邦政府与法国跨国制药公司赛诺菲(Sanofi)签署了一项新协议,以获取7,200万剂新冠状病毒疫苗。本国迄今已拨款10亿元用于疫苗采购,意味未来至少可获得1.54亿剂疫苗。 采购部长阿南德(Anita Anand)周二还表示,本国准备从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和麦基森加拿大公司(McKeeson Canada)的抗病毒药瑞姆昔韦(remdesivir)中,获得多达15万瓶药来治疗该病毒。 本国迄今已拨款10亿元用于疫苗采购,意味未来至少可获得1.54亿剂疫苗。辉瑞、Moderna,强生和Novavax都已跟渥太华签署交易。 潜在疫苗须经3阶段临床试验 为获得批准使用,任何潜在疫苗都必须经过一个成熟的测试过程,包括3个阶段的临床试验。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重点,是监测药物是否从人体免疫系统产生所需的反应。第三阶段涉及更多的测试对象,旨在确定候选疫苗是否真的能够阻止病毒感染人体。 赛诺菲及提供佐剂技术的葛兰素史克所合作研发的疫苗,于9月初进入临床试验的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共有400名参与者。到2020年底将进入第三阶段试验。 阿南德表示,政府还与英国跨国制药公司阿斯利康(AstraZeneca)进行了会谈。阿斯利康很有机会成为最有希望的疫苗候选人,但该公司9月初试验阶段中发现有志愿者出现副作用而暂时中止。 公司后来宣布恢复试验。有加拿大专家认为,阿斯利康的疫苗最有机会率先成功,试验一度中止代表该公司谨慎并透明的作风,呼吁渥太华务必及早和该公司签订协议。 同时,本国正在敲定与COVAX的合作伙伴关系的细节,COVAX设施是一个国际联盟,旨在推进测试和疫苗。

世卫首席科学家:中国新冠疫苗已被证明有效

【加拿大都市网】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结束新冠肺炎大流行和加速实现全球经济复苏的最快方式,是确保所有国家都有人能接种新冠疫苗;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娅·斯瓦米纳坦表示,中国的新冠疫苗研发项目非常活跃,并且一些疫苗在现阶段临床试验中已被证明有效。 在新冠肺炎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世卫首席科学家斯瓦米纳坦表示,中国的一些新冠疫苗已在现阶段临床试验中被证明是有效的。中国的新冠疫苗研发项目非常活跃,已有数个候选疫苗处于临床试验领先(高级)阶段,世卫组织对中国的新冠疫苗很感兴趣,一直在密切关注,一些疫苗在现阶段临床试验中已被证明有效。

特朗普急于批准疫苗 加拿大人吓坏或不敢试

加拿大疫苗专家小组担心,特朗普政府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前通过政治努力急于批准疫苗的做法,可能会吓到加拿大人不敢使用。 联邦新冠疫苗工作组联合主席兰利医生(Joanne Langley)和工作组成员伯恩斯坦(Alan Bernstein)表示,他们担心加拿大的“疫苗犹豫”(vaccine hesitancy)现象,人们可能因为担心疫苗的安全性而不敢使用疫苗。 兰利说,当最终发现一种针对新冠的疫苗时,政府和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将不得不发起一场强有力的宣传运动来说服反对的人。 但这可能无济于事,因为特朗普曾表示可能于10月推出一款结束疫情的疫苗,令人担忧的是他正加紧进程,以便可以赶上他11月3日的连任机会。 联邦政府疫苗工作组的大约12名医疗专家一直在担心,特朗普这么着急地批准一种疫苗,可能会把人们吓坏了,从而不敢使用这种疫苗。 该工作组的任务是为政府提供建议应该花钱购买哪种疫苗。星岛综合报道

中国11款新冠疫苗临床试验

■中国率先开发新冠疫苗,并投入临测试。     (星岛日报报道)中国疫苗研发领先国际。中国科技部长王志刚昨日在全球科学与生命健康论坛上表示,中国科研人员分别从五条技术路线研发新冠疫苗,目前内地已有十一款疫苗进入临牀试验阶段,其中有四款进入三期临牀试验。军事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陈薇透露,下星期在江苏泰州将展开五十五岁以上人群的大规模临牀试验。她还指,病毒变异对疫苗效率的影响微乎其微。   一众抗疫“明星”昨日云集该论坛,陈薇在论坛上表示,其团队联合康希诺公司研制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已有一个疫苗品种上市,还有四个品种处于临牀或临牀前阶段。她还回顾了该疫苗的出炉过程,三期临牀试验已在上月开展,下星期将在泰州展开五十五岁以上人群的大规模临牀试验。此外,陈薇团队还在研究重组新冠抗体,希望为临牀提供可能的特效药。   外界关心病毒变异对疫苗效率的影响,陈薇称,分析过全球六万多条全基因组序列,发现病毒基因最有用的一段,只有一处变异,认为对疫苗的影响微乎其微。她还强调,中国研发的疫苗安全。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则通过视频表示,今冬明春,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继续存在或发展。在预防层面,他认为,群体免疫应该通过大规模接种疫苗的方式来实现,但大规模接种疫苗需要大约一至两年的时间,并需要全球各国大合作。   中国疾病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在论坛发表演讲时透露,目前内地已成立国家新冠病毒中心,将负责收集病毒、基因组序列,进行新冠疫情防控相关的培训、国际合作、协调全国活动、制定国家标准等工作,以便更好地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特朗普速推新冠疫苗 料明年4月全美可接种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五表示,预计到了明年4月就会制出足够的新冠肺炎疫苗,提供给所有美国人接种,还说首批疫苗将在今年稍后核准后立即分发。 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记者会上说,美国将在今年底前生产至少1亿剂新冠肺炎疫苗,此后每月将有数亿剂疫苗可用,预计到明年4月份将有足够疫苗供应给每个美国人。 他指出,美国有3款新冠肺炎候选疫苗正处于最后研发及试验阶段,形容这是“历史性的进展”。他又誓言以闪电般速度推出疫苗,他说:“我认为分发速度甚至会比大部分人所想的还快。”对于疫苗研发的时间表,特朗普日前更表示,有可能在10月中旬推出。 但美国医学专家对此则持谨慎态度,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等人均认为,疫苗上市初期可能供应十分有限,预计要到明年第二季末或第三季才能普及接种。 对于与医学专家的预期不同,特朗普指出,新冠疫苗研制已处最后阶段,疫苗普及接种的时间将远超专家预期。他还说,一旦获批,美国政府将立即向民众提供疫苗,分发工作将在接到通知后24小时内开始。 从研发周期来看,一款疫苗从开发到获批上市,需要经历多期临床试验、审批,再到大规模生产等过程,通常需要一年半到两年时间。 美国舆论担忧疫苗研制进展得太快,有可能在被证明安全有效之前,就因政治压力而仓促获批上市。 特朗普的竞争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也对特朗普的疫苗时间表提出质疑,不相信对方会在没有政治干预的情况下推出疫苗。 拜登说:“关于疫苗,我不相信总统。但如果福奇说疫苗是安全的,那我就接受。” 另外,疾控中心上月底疑在华府施压下更改指引,声称即使与患者密切接触,但没有出现病征就无必要接受检测,令专家忧虑这无法找出隐形传播者。疾控中心周五宣布更改回此前的指引,只要与患者密切接触,即使没有出现病征,亦需要接受检测。 根据疾控中心最新的指引,假如民众与患者有持续至少15分钟、在6呎距离内接触,无论有否病征都要接受检测。由于出现患者在无病征或未出现病征下将病毒传播,因此要厘清情况。

指疫苗比口罩更有效 特朗普:美国年底最少有1亿疫苗

在新冠肺炎疫症期间经常批评科学界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三又公然与疾病预防及控制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打对台,扬言美国可能在今年年底或之前,分发最少1亿剂新冠肺炎疫苗。数小时前,雷德菲尔德出席国会听证会时透露,疫苗可能在明年中或稍迟的时间才会有大量供应。特朗普反驳雷德菲尔德的说法,指雷德菲尔德“搞乱了”。同一天,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听取了有关疫苗研发工作的汇报,表明:“我只信任疫苗和科学家,不信任特朗普。” 特朗普向记者发表谈话时,提到雷德菲尔德出席参议院听证会时所提供的有关疫苗的资料。特朗普说:“不,但我认为他说出那番话时,犯了错误。那些是不正确的资料。我认为他只是误解了问题。可能是。” 雷德菲尔德在听证会上称,疫苗要等到2021年第2季末或第3季,才会有普遍供应。他又表示,戴口罩预防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比注射潜在疫苗更加有效。 他指出:“疫苗可能最快于今年11月或12月作好准备,但初期只会有限度供应,让最高危的人注射。若要我们有足够的人接种,我认为要等多6个月至9个月。” 特朗普回应记者追问时,很明显不满意雷德菲尔德的说法,指雷德菲尔德“搞乱了”,又指他可能不明白议员所问的问题。特朗普指出,美国最快会于今年年底或之前,便会有最少1亿剂疫苗供应。他又反驳雷德菲尔德的口罩论,重申戴口罩会产生许多问题。 不过,特朗普随即补充说,他仍然信任雷德菲尔德和他的工作。 另一方面,拜登周三在他的家乡特拉华州发表讲话,批评特朗普应对疫情毫不认真。他谓:“总统的首要责任是保护美国人民,但他没有,完全不合符资格。让我说清楚:我信任疫苗、信任科学家,但我不信任特朗普。在这一刻,美国公众也不可以(信任特朗普)。” 拜登说,如果明天有疫苗供应,他会马上去注射,但他警告特朗普政府,不要急于在11月3日全国大选投票日之前,推出未测试完成的疫苗。任何疫苗都必须严格达到安全标准。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全国至今共有接近663万宗确诊个案,超过19.6万人死亡。

【牛津疫苗】再有接种者不适发烧发冷 暂停新一剂注射

英国药厂阿斯利康(AstraZeneca)与牛津大学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原定明年面世,但再有暗涌,英媒周四报道,另有一名接种人士在注射疫苗14小时后发烧、头痛,甚至全身乏力,并持续多天。尽管如此,有其他志愿者仍然乐于及渴望接种新一剂疫苗。 较早时有接种人士疑似出现脊髓炎副作用而暂停测试,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再发现有一名5月时接种首剂疫苗的志愿者,他于疫苗注射后翌日凌晨2时在睡梦中惊醒,并感到身体发热又发冷,体温升至摄氏39度以上,服用退烧药后仍无法退烧;更感到极度不适、四肢乏力,只能睡一整日。 虽然他在第3日已退烧,严重症状已没有出现,但副作用仍然持续。 按照要求,接种人士需每周在网上登记健康状况,方便研究人员跟进。他原定于周一接受加强剂量疫苗注射,惟疫苗项目经理在前一天以电邮通知取消,称需要审慎调查每位接种人士的病征,并把个案交由独立安全调查委员会及监管机构调查。 另一名志愿者35岁男自由身记者萨默斯(Jack Sommers)仍然相信测试是安全,表示对暂停感到失望,称大家都急不可待希望研发出疫苗。他又认为如果有大问题应该他现在已经倒下,所以不担心接种第二剂疫苗。 他认为,在18000多名参与测试志愿者中,数据上无可避免有至少一人有些到不适。他认为计划有牛津大学、药厂、英国政府支援,在动物上进行过多次测试,他希望亲身粉碎网络上有关新冠病毒疫苗的阴谋论,又觉得参与者应该本身理解会有风险。

中国产新冠疫苗已有数十万人紧急接种,目前零感染

据澎湃新闻报道,国药集团中国生物负责人就新冠灭活疫苗紧急使用和海外III期临床研究情况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国药中国生物研制的两款新冠灭活疫苗紧急使用,已经接种了数十万人次,无一例明显不良反应,无一人感染;其中打完疫苗之后去海外高风险国家和地区的数万人,截至目前实现了零感染。 国药中国生物总法律顾问周颂介绍,国内新冠灭活疫苗获批临床试验的有三支,国药中国生物就占了其中的两支。目前也是紧急使用接种量最大的、人数最多的,打了数十万人次,无一例明显不良反应,无一人感染。 周颂强调,意义更为重大的是,新冠灭活疫苗的紧急使用,面向的都是高风险暴露人群,比如救治新冠感染者的医疗机构医护人员,去往疫情高风险国家的外交人员、外派员工,中资企业“一带一路”建设人员等等。这几万人打完疫苗之后,已经到海外几个月时间了,他们在海外是有平行对照的,也就是说海外有区域疫情暴发,他们打了疫苗去到那里,和留守当地的员工对比,有留守的员工感染了,他没有感染。类似这样的平行对照数据在多个国家都有,尤其是打完疫苗之后去海外高风险国家和地区的数万人,实现了零感染,这证明了疫苗的有效性。 国药中国生物副总裁张云涛表示,新冠灭活疫苗I、II期临床研究在国内做,都产生了中和抗体。“中和抗体检测是个金标准”,在海外的III期临床研究中,也会持续观察中和抗体。中和抗体是可比较的,在海外的试验扩大了人种、国家和人群,最主要还是被海外认可,对于以后的应用会更好。 他说,以前我们的疫苗想出口是很难的,有一系列的法规限制、临床限制。现在我们的科技实力强了,I、II期临床试验数据被海外认可,在海外直接开展III期临床研究,是国际合作的典范。 未来,中国审批通过,这些国家只要做了这些临床研究,也都可以合法合规上市。他透露,目前,新冠灭活疫苗在国际上有5亿剂的意向。 另据星岛日报消息,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各国争分夺秒研发新冠疫苗。康希诺生物——军科院陈薇院士团队联合研发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目前正在俄罗斯和巴基斯坦开展三期临床试验。康希诺首席科学官朱涛博士前日表示,研发的疫苗暂时没有严重不良反应。   陈薇团队研发的重组新冠疫苗三月在武汉启动一期临床试验,是全球首个进入临床研究阶段的新冠疫苗。八月十一日成为国内首个进入临床获得专利权的新冠疫苗。澎湃新闻从康希诺生物了解,两者采用的技术路线虽然相同,但是载体的选择不同,康希诺生物采用的腺病毒是人体本身就存在的,人体对其的耐受性会更强。朱涛表示,该疫苗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可及性,根据已公布的二期临床数据,三级不良反应只出现一宗。   朱涛透露,重组载体疫苗的有效期预计两年,二摄氏度至八摄氏度保存,采用方式是肌肉注射或者黏膜给药,可以单次给药,二次给药也是可以进一步加强,目前的数据支持单次给药,目标人群是十八岁以上,最终目标是覆蓋更广的人群。   中国另外两个进入三期临床试验的疫苗研发公司中国生物在微信公众号称,已有数十万人接种,无明显不良反应,无一人感染。该疫苗是目前紧急使用接种量最大且人数最多的疫苗。

俄启动新冠病毒疫苗第三阶段临床试验

俄罗斯卫生部长穆拉什科在莫斯科举行的心脏病学全俄科学与实践会议上宣布,俄“史普尼克5号”(Sputnik-V)新冠病毒疫苗第三阶段临床试验已于9月9日启动。 穆拉什科说,约10天时间就已经招募了3.1万名志愿者。与此同时,俄罗斯还开发出世界上首款可以使疫苗接种者与疫苗开发人员进行直接交流的手机应用程式。 俄衞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接种疫苗后每名志愿者都必须每天在应用程式上填写一份调查表,记录自己的健康情况,包括疑似对疫苗的不良反应,接种后的并发症以及副作用。 消息称,作为首个研发出新冠病毒疫苗的国家,俄罗斯愿意让那些希望本国人民也接种俄罗斯疫苗的国家也参与相关研究。俄方愿就疫苗与他国展开对话,愿意为疫苗走向全球做出贡献。 据俄卫生部网站消息,疫苗第三阶段试验将于2022年12月31日之前完成。试验将在莫斯科9间医院进行。第三阶段临床试验计划招募4万名18岁以上志愿者参加,其中1万人将被注射生理盐水作为安慰剂对照组。

美多间药厂拟发联合声明 疫苗安全为首要不会仓促推出

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严峻,临近大选的美国政府急催药厂尽快推出疫苗。美国媒体报道,多间药厂计划在今个星期发表联合声明,表明将以疫苗安全为首要考虑,不会在未证实疫苗安全有效之前交予政府当局审批。 《华尔街日报》于周五(4日)报道,辉瑞(Pfizer)、强生(Johnson & Johnson)及 莫德纳(Moderna)等大型药厂电将发出联合声明,表示会以疫苗安全为首要考虑,在未确实疫苗是安全有效前,不会交予政府当局审。CNBC亦报道指,法国药厂赛诺菲(Sanofi)将计划参与发表联合声明。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府教早前敦促各州作好准备,在11月1日(即美国大选投票日之前两天)开始分发新冠肺炎疫苗。联邦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早前被外界批评向特朗普政府的压力屈服,准备提早批准推出疫苗。

FDA准备绕过正常审批 让新冠疫苗尽快上市

(■波士顿民众周日示威,反对当局强制学生接种流感疫苗。)   (星岛日报报道)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局长哈恩表示,他愿意绕过正常的批准程序,尽快批准新冠疫苗,但他坚称他这样做并非为了取悦总统特朗普,而是根据数据作出决定,而且整个过程将保持透明。   哈恩在《金融时报》周日刊登的专访中表示,FDA准备在一种疫苗的第三阶段临牀试验完成前批准其使用,只要他们认为疫苗的作用利大于弊。哈恩表示,准备快轨批准疫苗投入使用并非来自特朗普政府的压力。早前有报道指,特朗普希望有疫苗可以在十一月大选前获得,以此帮助增加他胜选的机会。哈恩指出,“将由疫苗赞助商提出申请,我们对他们的申请作出裁决。如果他们在第三阶段前那样做,我们可能认为是适宜的。我们也可能认为不适宜,并将作出决定。”   中国与俄罗斯早前在未等到第三阶段临牀试验结束就批准使用疫苗,但他们的做法受到包括美国的公共卫生官员的批评。批评者警告,那样做可能不安全。   不过,哈恩在访问中坚称,有安全的方法在第三阶段临牀试验结束前获得疫苗。那可能是发出紧急使用授权予高风险群组,而非广泛使用。   哈恩是由特朗普去年底任命出任FDA局长。上任不久FDA便因对新冠疫情的回应成为众矢之的,两边均不讨好。疫情在美国已导致逾六百万人感染,超过十八万人丧生。疫苗被认为是结束疫情及复苏经济的关键。   特朗普上周指责FDA在批准新冠新疗法方面进展太慢,是因为机构内部的“深层政府人物”设法将他置于政治上不利的处境。一天后哈恩与特朗普一起宣布,紧急批准使用康复者的血浆疗法。但哈恩后来为他有关血浆疗法疗效的数据不准确道歉。   另外,美国多所大学出现校园疫情,并正持续蔓延。除了位于塔斯卡卢萨的亚拉巴马大学开学半月即有达一千名师生染疫之外,德州沃斯堡的德州基督教大学报告称,其已确诊教职员及学生达四百四十七例。南加州大学上月底也宣布,由于住在校外宿舍的学生爆发新冠疫情,该校有一百多名学生被隔离十四天。美国圣母大学则在上周末新增五十例确诊。

剑桥大学疫苗 加拿大人有机会参与二阶段临床

【星岛综合报道】咸美顿(Hamilton)的一名传染病医生说,一种新冠状病毒疫苗正在海外研发,加拿大人可能很快就可以参加部份的临床实验。 麦马士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教授Mark Loeb医生表示,这种新的DNA疫苗,可能会在秋末或2021年初在加拿大进行部分第二阶段测试。 Leob医生接受Global News访问称: “这是一种通过电脑模拟系统和人工智能生产出来的DNA疫苗。我们认为这将是一种有效的疫苗,可以让人抵抗新冠状病毒。” 他解析说,这种疫苗是由英国一家名为DIOSynVax的公司开发的,该公司由加拿大籍教授Jonathan Heeney创立,他曾在贵湖大学唸书(University of Guelph)。新的候选疫苗DIOS-CoVax2,是利用所有已知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开发的,这包括那些来自蝙蝠的病毒,这都是近似人类冠状病毒的亲戚。 剑桥大学发布这消息时称,该疫苗的成分来自电脑计算成的合成抗原,可以训练人类免疫系统瞄准病毒的关键区域,产生有效的抗病毒反应。注射者的免疫反应可以阻断病毒的感染,并清除人体中被病毒感染的细胞。 Heeney教授说,关键是对SARS-CoV-2病毒的结构进行3D电脑模拟系统,它是利用病毒本身以及其亲属—SARS、MERS和其他冠状病毒的资料建立的。 他在新闻发布上解释道: “我们在寻找病毒的关键部分,以用来构建疫苗,引导免疫反应的正确方向。最终,我们的目标是制造出一种疫苗,不仅可以防止SARS-CoV-2(即世卫所称的COVID-19,又俗称“新冠病毒”),还可以防止其他相关的冠状病毒从动物传染到人类。”又说,与其他一些目前的候选疫苗相比,他们的不同之处在于针对病毒的 “对接 ”(docking) 结构,将冠状病毒与细胞连接起来的策略。 麦马士特大学教授Mark Loeb医生说:“这是一种针对病毒某一部分的疫苗,我们认为它可以使免疫力持续时间更长,更安全。” 该项目的另一个关键部分是疫苗的结构,这种结构使疫苗可以被冷冻干燥成粉末,而不需要冷藏,使运输和储存更加直接。 Loeb教授通过另一位科学家与Heeney就该项目取得了联系,他说他已经就完成第二阶段,和开始第三阶段研究的协议进行了多次“反复”的对话。 这位麦马士特大学教授表示,对他的团队来说,进行迪 DIOS-CoVax2 的临床试验并不困难,他们已经对一种流感疫苗进行了15年的大型临床试验。 Loeb说:“这个实验已经在12个国家的30多个中心完成,因此对我们来说,扩展到新冠状病毒临床试验并不是一件难事。”   第一阶段的试验目前正在英国进行,Loeb说,这项安全试验涉及大约100人,以检查病人可能的“不良信号”或反应。 第二阶段可能包括来自加拿大的候选人,将增加到500至600人,并将研究疫苗的免疫反应。 Loeb说:“这会研究疫苗如何影响免疫反应的不同方面:抗体反应和T细胞反应。” 由于加拿大新冠状病毒感染人数相对较少,咸美顿和其他一些加拿大城市可能会被指定进行疫苗测试。Loeb说,这是二期试验的关键。 Loeb又说:“当你在研究免疫反应的时候,最好不要在有大量新冠状病毒流通的时候做,因为你要分清哪些是疫苗的影响,而不是让自然感染干扰了结果。”根据Loeb的说法,第三阶段预计将包括在病毒热点中数千名参与者,并确定他是否能够真正抵御病毒的感染。 (图:美联社) T11

欧盟向阿斯利康药厂订购3亿剂新冠疫苗

欧盟与英国药厂阿斯利康(AstraZeneca)签约,为成员国订购3亿剂新冠肺炎疫苗。 欧盟委员会表示,这是首次跟阿斯利康签约。为27个成员国订购3亿剂疫苗,另可额外再购入1亿剂,将按欧盟各国人口比例进行分配;合约同时容许疫苗捐赠与较贫穷的国家,或者转送予欧洲其他国家。 阿斯利康是与英国牛津大学共同研发新冠肺炎疫苗。

测试剂不准寄出 加中合作开发新冠疫苗告吹

(■■加中合作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的计划已经告吹。图为中国康希诺生物公司大楼。网上图片) 加拿大和中国康希诺生物公司(CanSino Biologics)今年5月签订共同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的合作案破灭了,中国当局迟迟不批准康希诺的疫苗测试剂输出加拿大,康希诺行政总裁宇学峰表示,都是因为中国官僚主义犹豫不决所致。 据《环球邮报》报道,宇学峰说“Ad5-nCoV”疫苗运往加拿大的时间严重延迟,本来预定的测试计划无法进行。他说,中国关于是否将其送往加拿大的决定陷入官僚主义,某些部门不清楚该疫苗是否应该进行全球试验。现在进行这些试验的时间点“已经过去”。 改在其他国家作第三阶段试验 但是,在中国官员拒绝把疫苗运往加拿大之后,它们却允许疫情运往其他国家展开大规模测试,这恐将会衍生出加中两国疫苗协议的纠纷。 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NRC)5月宣布,与康希诺合作开发“Ad5-nCoV”的疫苗,这个疫苗今年早些时候获得了中国监管部门批准,使得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得以在中国进行人体临床试验,预计6月份在加拿大进行临床试验,但加拿大却迟迟等不到中国的疫苗。 NRC说,在与CanSino签署协议后,中国改变了将疫苗运出该国的程序。声明说:“由于中国疫苗延迟运送到加拿大,自那时以来,NRC便将其团队和设施集中在其他研发病毒疫苗的合作伙伴上。” 这个疫苗合作不仅是商业问题,也涉及加中两国政治层面,特别是孟晚舟还在加拿大继续司法程序,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与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仍被中国关押著,这是不是都影响了疫苗出口决定呢?宇学峰说:“我不能对政治发表过多评论。” 他指出,除了知道中国政府对疫苗的决策很复杂外,他不知道问题还出在哪里。 这一事态发展突显了加拿大在与国际伙伴合作时面临的风险,实际上每个国家都希望能尽早为其国民获得疫苗。 “加国病例少 非理想测试地” 全球目前有近50种针对新冠状病毒的疫苗正在研发,尽管只有少数疫苗已经进行大规模试验。渥太华日前宣布与国际领先的两家公司Moderna和Pfizer达成协议,以确保明年在加拿大有数百万剂疫苗可使用。 Ad5-nCoV疫苗是康希诺与中国军方共同开发,但依赖于加拿大的一项技术,即由NRC修改的细胞系(cell line)。NRC于2014年向CanSino提供了该细胞系,该公司随后将其用于研发伊波拉的疫苗,然后今年初转而用于新冠状病毒上。使用该细胞系的授权并非独家的,这意味着如果疫苗证明成功,加拿大也无权从Ad5-nCoV疫苗中获得任何收入。 细胞系指原代细胞培养物经首次传代成功后所繁殖的细胞群体;也指可长期连续传代的培养细胞。 根据当初的协定,加拿大提供技术,而中国可允许满地可一家工厂生产疫苗,以进行测试和紧急使用。协议是否确定告终?NRC主席斯图尔特(Iain Stewart)说:“很明显地,与康希诺的合作已经结束。” 康希诺已在中国完成了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试验,现在正在计划国际性的第三阶段测试,通常需要成千上万的参与者参与。该公司宣布了在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进行此类测试的合作伙伴关系,并可能加入南美和东非的测试。 尽管这些国家都未拥有像加拿大那样严格或透明的药物测试程序,但宇学峰说,加拿大“不是进行第三阶段研究的理想场所,因为加拿大的病例相对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