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4日 星期六 01:11:56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方慧蘭

麥家廉又惹事 方慧蘭撇清:他言論不代表加國政府

(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慧兰。)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提到,他曾警告北京当局不要继续打压加拿大,否则会变相帮助联邦保守党赢得大选。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抨击这是公然邀请外国干预联邦大选。周四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表示,麦家廉的言论不代表加拿大政府,因为任何人都不应该向任何外国政府提供关于加国选举的建议。麦家廉的言论周三曝光后在加拿大政治圈掀起轩然大波,方慧兰忙与麦家廉撇清关系。她在英国指责麦家廉的言论,对媒体记者说:「任何加拿大人都不应该向任何外国政府建议它应该或不应该采取行动,以确保加拿大特定的选举结果。」麦家廉(John McCallum)接受南华早报访问时提到他曾警告北京,不要对拿大进一步采取制裁行动,因为可能会促使联邦保守党在10月大选中取得胜利,这对北京来说并不是好事。麦卡勒姆先生是资深的联邦自由党人,曾在三个自由党政府担任内阁部长。(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谢尔严厉批评麦家廉的言论,并提到:「这是一位自由党高级官员向中国传达信息,说中国应该帮助自由党当选,因为这符合中国的最佳利益。」方慧兰周四强调,联邦自由党政府优先考虑的是两名被中国关押之加拿大人,尽快让他们被释放。「谈到中国,我们的首要任务,也是我个人的优先考虑是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两人的安全。这两位勇敢的加拿大人遭到任意拘留,我们正全力解救他们。」方慧兰说她和英国英国外交大臣和荷兰外交部长都讨论了关于两人遭关押的问题。去年12月中国华为科技公司财务长孟晚舟被逮捕后,加中关系陷入僵局。今年1月,时任驻华大使的麦家廉先是对媒体记者列举出他认为可以帮助孟晚舟反驳引渡的几条论据,并称孟晚舟能够在法庭上对美国的引渡要求给出「很有力的反驳」。隔几天后又提到,如果美国放弃对华为孟晚舟的引渡要求,对加拿大而言,就「太好了」。两次失言,让总理杜鲁多不得不解除他的职务。只是没想到,失了官方身份,麦家廉一样能掀起大浪。网上图片v01

【加中關係】無解!冰冷!方慧蘭想見王毅卻碰壁

联邦外交部长方慧兰说,她想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商谈被中国指控破坏国家安全而遭拘捕的两名加拿大人情况,但中国当局置之不理。方慧兰周二出席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谈到加拿大外交面临的诸多问题。和中国的冰冷关系是首要棘手课题。方慧兰说自己曾多次和中国驻加拿大大使交谈,表达希望与王毅直接对话的诚意。“我们已经向中国当局明确表示,我们随时都准备好进行谈话。”方慧兰并赞扬被中国拘捕的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具有高度勇气和机智,如今他们每个月可以和加拿大官员见面一次。外交事务委员会每年审核预算,部长必须出席。联邦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员奥图(Erin O'Toole)在委员会中提到方慧兰因批评沙特阿拉伯人权问题而导致加拿大和沙特的外交纷争,又提到菲律宾垃圾也处理不好,任由垃圾在菲律宾滞留6年。沙特和菲律宾都因为对加拿大政府不满而召回大使。奥图问:“大使都不在,该怎么解决双边关系?”方慧兰认为中国、沙特和菲特律的问题都有一些共同点,她说:“世界处于一个令人担忧的拐点,我们正处在专制政权崛起、自由民主受到攻击,以及用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受到威胁的时刻。加拿大在这种国际大环境中做了很多事情。”她强调,即使承担后果,加拿大也会一直坚持人权。图:加通社v01

加中關係陷冰點 方慧蘭:拘捕引渡孟晚舟決定沒有錯

联邦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接受《环球邮报》专访,对于处于冰点的加中关系如何能化解?她说加中关系的确很艰难,但当时决定拘捕并展开引渡孟晚舟的决定没有错,因为加拿大是法治国家,要依引渡条约行事。渥太华正努力向中国解释,加拿大的行动背后没有政治意图,而目前加拿大采取的立场也都获得国际盟友大力支持。方慧兰说:「孟晚舟女士的案件正非常公平地在加拿大法院进行中,她有优秀的加拿大律师为其辩护,可以看到我们政府没有干预司法程序。政府则继续为释放被捕的两名加拿大人 - 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努力,他们两人是非常勇敢,独特的人,他们的家人也都以极大的决心来支持他们,政府会坚持不懈。」方慧兰说,处理加中两国的问题需要时间,国民不应该期待很快就能看到冰点融化,但最终会看到成果。加拿大与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变得很微妙,记者问到处理加美关系是第一要务,是否影响加中关系?方慧兰虽承认基于地理上的现实考虑,与美国建立正确的关系是任何加拿大政府优先处理的事项,所以联邦政府积极达成谈判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日前又刚取消了钢铝关税,这些都是好成绩。但方慧兰否认处理对美关系得宜的同时,却会削弱处理其他问题的能力,她说:「我相信可以很好地一边走路又一边嚼口香糖。」2017年1月10日起担任外交部长的方慧兰,经历了加拿大和美国艰钜的贸易谈判,处理了加拿大和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印度、中国等国家的矛盾冲突,有人批评外交政策一路颠簸,是因为杜鲁多政府缺乏有经验的外交人才、内部信息又混乱。但方慧兰否认这些批评,她说是因为杜鲁多政府把世界人权列为外交政策中很重要的部分,才引起一些争拗,但「活在当今时代,越来越少国家公开谈论人权,这更代表加拿大的行动非常有必要。」方慧兰说,自由民主如今遭受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威胁,基于国际秩序,我们更要好好维护。方慧兰并提到,加拿大正积极争取2020年能赢得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席次,正积极游说各国支持加拿大。图:星报v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