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10日 星期三 07:16:05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无家可归

两名公园露宿者疑似毒品过量死亡 双重危机无一解决方案

【加拿大都市网】上周六,一名男子在多伦多Bellevue Square公园疑似毒品过量死亡。这不是这样的事第一次发生。当地居民忧心忡忡,呼吁政府采取行动。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三周前,另一名男子也在这同一个位于Kensington Market的公园疑似毒品过量死亡。这名男子是28岁的DJ Ryckman。紧急医护人员试图在他过夜的帐篷外抢救他,但未能成功。 Ryckman是当地原住民社区一名著名的艺术家和舞者。居民们为他举行了悼念活动。 双重危机无一解决方案 这两名男子是多伦多毒品过量危机最新的受害者。他们的悲剧显示无家可归危机和毒品过量危机互相交织,又因为疫情,房价暴涨,和“有毒”毒品供应而进一步恶化。 根据安省公共卫生厅的初步数据,今年到五月,多伦多发生215宗毒品过量死亡。年度总死亡人数为516人。而去年的毒品过量总死亡人数为531人,和2019年相比大增81%。 营地外展工作者Nathan Doucet认识上述两名男子。他说,他们死亡时都居住在公园里或者公园附近。 其中一人曾居住在市府庇护酒店,但是因为和员工吵架而被赶了出来。 今年夏天,多伦多市府清除了位于Alexandra,Trinity-Bellwoods, 和Lamport Stadium等地公园里的无家可归者营地,一大群无家可归者搬到其他地方生活,上述两名受害者也包括在内。 Kensington Market 地区的公园就出现了三个小规模营地。 Graham Hollings 和 Francisca Duran是两名邻居,他们的家面对着Bellevue Square公园。他们担心,各级政府未采取足够措施应对无家可归危机和毒品供应危机。 根据一份四月时进行的调研,当时多伦多有7,347名无家可归者,其中742人住在室外。市府说,自那以后,500人经过转介已经居住在室内。 市府还说,另有2,898人从庇护所系统搬到了永久住所,包括上月的270人。 “有毒”毒品供应 医学专家说,毒品过量激增主要是因为街头毒品供应内有有毒物质。这些物质包括carfentanil, etonitazene, isotonitazene, 和 etizolam等鸦片类药物。这些物质和其他更常见的鸦片类药物,如芬太尼(fentanyl)等混在一起,更有可能造成毒品过量。 离上述两名受害者死亡的公园几步之遥,就是圣史蒂芬社区之家(St. Stephen's Community House)。邻居团体(The Neighbourhood Group (TNG))在这里经营一个监管毒品注射点。 但是这个注射点仅从早上9点开到下午2点,一周开六天。安省福特政府2019年对其撤资后,这个注射点仅仅依靠社区和社会服务组织的捐款生存。 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副医疗官Dr. Rita Shahin...

拆!无家可归者营地的住户会往哪里去?

尽管面对反对声,多伦多市府人员仍在周二上午拆除了玫瑰谷桥(Rosedale Bridge)下的无家可归者营地,市长庄德利(John Tory)为市府行动辩护称,拆除决定是由市政专业人员做出的。 多伦多市政府上月宣布,出于健康和安全理由,计划清理该处营地,居住在那里的人将收到15天的搬迁通知。在此期间,市府外派工作人员前往该地区,与营地人员交谈,并提供有关为受影响的无家可归者提供服务项目的信息。 庄德利周二对记者表示,有人住在这类营地是不安全的和不合适的,所以市府要以非常有秩序的方式将其拆除。拆除的决定是由专业的公务人员做出的,并且市府已经发出了很多通知。 他还表示,市府在避难所中留出了专门的空间,足以容纳所有因拆除营地而无处可去的人。 此前支持无家可归者的倡权人士,曾敦促庄德利取消拆除决定,称该决定将伤害居住在那里的无家可归者。他们认为,市府未能意识到多伦多各处的庇护所已经人满为患,处于不安全且长期拥挤的状​​态,而市内的24小时暂住中心也已经满员。 (星报综合报道) V06

越来越多新移民和难民沦为无家可归者

■最新政府数据显示,越来越多加拿大新移民和难民最终要栖身收容所,甚至沦为无家可归者。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最新公布的政府数据显示,越来越多加拿大新移民和难民最终要栖身收容所,甚至沦为无家者。 该份由联邦就业及社会发展部发布的报告,揭示了全国无家者的问题。根据2005年至2016年全国入住收容所的数据,在2016年,有2,000个难民栖身在收容所,不包括入住特别为难民设立的设施,比两年前的1,000人增加了1,000人。 加拿大终止无家者联盟(Canadian Alliance to End Homelessness)主席里克特(Tim Richter)称,许多刚来到加拿大的难民,通常没有足够的收入买房子,而在魁省和安省多伦多的社区,可负担房屋既不足,租屋市场也非常紧张,专门容纳难民的收容所又额满,因此一些难民被迫求助于无家者收容所。 多市栖身收容所四成是难民 一直以来,不时有寻求庇护者进入加拿大后,申请难民保护。在他们当中,许多人一直待在多伦多和满地可等待难民申请结果,给这些城市的临时住房设施带来了压力。 多伦多市府估计,在2018年底,大约40%栖身收容所的人士,属于难民或庇护申请者。其他安省的城市被要求提供协助安置难民,以减轻多伦多收容所的负担。 至于另一份由联邦政府发表的研究报告,亦显示新移民无家可归的趋势。此项以61个社区的无家者为对象的研究发现,在2018年,被确定为无家者的人士中有14%属加拿大新移民;8%表示是移民;3%被确定为难民;4%称正申请为难民。 这两项研究还发现,加拿大的原住民在本国无家可归人口中,比例仍然过高。尽管原住民只占全国人口的5%左右,但是在报告中,几乎三分一栖身于收容所或露宿街头者是原住民。 里克特表示,加拿大一些社区积极解决无家者问题,并取得重大改善,例如安省的漆咸-肯特(Chatham-Kent)、贵湖(Guelph)、卡沃萨(Kawartha)及哈里伯顿(Halliburton)社区,长期无家可归的人数减少了。 里克特称,希望加拿大其他地区的无家者问题都能够得到改善。加通社渥太华电

人间有真情 善良夫妇呼吁社区加入“夜间暂留”计划

■■基米斯与妻子指孩子们心地善良,没有为他们带来任何麻烦。Metroland   本报综合报道 半夜仍在街上流连的青少年,一般会被人以有色眼镜认定为“不良少年”,不过参与向无家可归青少年提供一晚或数晚宿位的烈治文山市夫妇,相信他们因各种原因被迫流落街头,深信这些青少年需社区提供人间温暖及夜间宿位。约克区关注无家可归青少年志愿机构估计,区内每晚有多达300个青少年需善心人提供容身之所。 新闻网站YorkRegion.com报道,约克区关注无家可归青少年的志愿机构“360Kids青少年宿舍”,去年3月推出“夜间暂留”(Nightstop)计划,鼓励居民为无家可归青少年提供晚间睡觉床位,使他们毋须在寒冷晚上露宿街头。 该机构估计现时每晚超过300个16至26岁青少年露宿街头,机构发言人Jacquie Hermans相信约克区内无家可归少年与青年数字可能较他们估计更高,原因是该机构只计算一些属低风险,且符合“夜间暂留”计划无家可归青少年,不包括一些不合受惠资格青少年。 她表示,虽然该机构于2016年3月在烈市The Hub新增14个紧急床位,予有需要无家可归青少年暂住,但由于需求殷切,这些紧急床位转瞬爆满,“360Kids青少年宿舍”有必要急谋对策,并在去年3月推出“夜间暂留”义工计划,希望有志愿家庭参加,然而现时只有11个家庭愿向这些无家可归青少年提供宿位。 居住在烈治文山市的基米斯(Tim Grimes)及妻子Catherine,就是其中一个愿向无家可归青少年提供夜间床位的家庭。他们表示对于区内每晚有逾300个16岁至26岁少年与青年,夜间需露宿街头感到震惊,他们一家在烈市住了约30年,从没想像过居然有青少年会在约克区流落街头无处容身。 基米斯说当他与太太透过本地报章知悉上述事实后,便与3名成人子女商议是否可以参与这个义工计划,一家5口很快便同意应该向有需要青少年予以帮助,于2年前参加计划。 作为经常向区内无家可归青少年提供宿位之“过来人”家庭,基米斯认为不少居民对这些无家可归青少年存在偏见,以为他们一定是操守有问题的“不良少年”,基米斯称他们所接触的无家可归青少年都是心地善良的好孩子,只是因不同原因,部分与家人发生龃龉等离家出走。 基米斯相信这些孩子需要的是社区人士让他们感受到人间温暖,以及在寒冷冬季能解燃眉之急,提供一个有瓦遮头的宿位;基米斯一家均盼望区内家庭能秉承圣诞节真正意义,向有需要人士伸出援手。 “360Kids青少年宿舍”表示,合资格参与“夜间暂留”计划的青少年,必须没有出现任何暴力行为,没有任何瘾癖与无案底;以基米斯家庭为例,他们在过去2年协助过12名青少年,基米斯称这些青少年与他们一家相处融洽,从没有为他们带来任何麻烦。 该志愿机构希望有更多家庭效法基米斯一家,向有需要青少年提供晚间睡觉床位,让这些青少年感受人间有情,令他们对未来燃点希望。

奥运村附近兴建组合屋 提供50个单位给无家可归者

■ 拟在西一街兴建的临时组合房屋设计图。 市府提供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温哥华市政府周二表示,正计划在奥运村(Olympic Village)附近兴建一幢3层高的临时组合房屋,为无家可归者提供50个居住单位。这将是在福溪区(False Creek)的第3个临时组合房屋项目。 据市府表示,组合房屋大楼将会位于西一街(West 1st Ave.)215号路段,即西一街夹克罗威街(Crowe St.)的东北街角,位于东北福溪区奥运村以西。 该幅土地由市府拥有,多次被用作举行短期大型活动,包括美食车节,以及圣诞光影迷宫(Enchant Christmas Light Maze)等。 另两个位于福溪的临时组合房屋计划,其中一个位于缅街─科学馆天车站(Main Street-Science World)毗邻的车站大道(Terminal Ave.)220号路段,另一个则在奥运村天车站毗邻。 其余地点年底公布 省府为温市提供6,600万元拨款,目标是在市内兴建600个临时住房单位。至今,温市已经在9个不同地点,推出共550个临时组合房屋计划,其中156个单位已经入伙。预料市府将于今年年底前公布其余临时组合房屋计划详情。

多伦多跨性别女子四个月前失踪

照片来源:ALLYSON DOUGLAS-COOK / TORONTO POLICE根据多伦多警方的信息,多伦多一名叫做Alloura Wells(也叫Alloura Hennessy)的27岁女子于四个月前失踪,她最后一次被看到是7月在多伦多市中心,警方她的朋友目前正在尽力找到她。明天,她的社区内将举行一场会议,次日搜索全面开始。韦尔斯身材苗条,棕色齐肩发,也可能染成了金色或者粉红色。她的姐姐表示,Wells母亲去世后,她也没法支付租金,过了三年无家可归的日子,此后她一直和男朋友住在Bloor and Parliament大街的桥下面。姐姐说,如果不是母亲的去世,她就不太会遭受那么大的打击,她妹妹人不错,只是正在人生最低谷。失踪的威尔斯几乎每天都在Facebook的上,但从七月中旬开始,她的Facebook上就不再更新,也不回姐姐的消息。她表示,多伦多警方告诉他们,考虑到她一直无家可归,威尔斯的失踪并不是特别优先级的事项。失踪前,Wells常去一个叫做Maggie's:Toronto Sex Workers'Action Project的组织,这一组织在目前在改善性工作者的生活质量。来源:thestar.comC08

多伦多获9000万安省预算,安居无家可归者

在接下来的三年中,多伦多将把收到的9000万资金用于帮助无家可归的人。多伦多市议会将决定这笔资金具体用于哪些,但大致包括一些青少年服务和安居项目。这部分资金是安省在住房支持方面2亿预算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