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5日 星期五 23:28:55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星报

据报比托夫协议全权拥有多伦多星报

【加拿大都市网】  根据媒体报道和不具名资料来源,《多伦多星报》出版人比托夫(John Bitove)与合伙人里维特(Paul Rivett)透过仲裁,已达成份协议,由比托夫全权拥有星报母公司,结束多月来的争议。 多伦多星报集团还拥有Metroland newspaper group报集团,以及汉密尔顿观察地区报纸(Hamilton Spectator)。 比托夫的合伙人里维特两个月前入禀安省高等法院,要求法庭颁布法令,解散NordStar Capital Inc.集团。NordStar Capital早在 2020年斥资6,000万元,收购多伦多星报。 里维特在入禀状中说,他与比托夫的合作关系破裂,到无法弥补地步,两人无法共事。 该案公开后,里维特和比托夫同意通过仲裁及调解方式处理案件。 T07

《星报》记者赵淇欣以《不受束缚的中国》得大奖

【加拿大都市网】《星报》记者赵淇欣(Joanna Chiu) 以《不受束缚的中国》(China Unbound)一书,赢得在渥太华举行的第35届年度政治笔会的25,000元奖金,这是一项由加拿大作家信托基金会所支持的文学项目。 这项名为科恩奖 (Shaughnessy Cohen Prize)活动, 旨在表彰与加拿大读者相关的政治主题、非小说类的书籍,希望带给加拿大人对政治社会生活层面的思考。该设立于2000年,纪念来自安省温莎市性格秉直又受欢迎的国会议员科恩(Cohen)。 赵淇欣花了10年时间追踪中国的崛起,审视了中国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以及对世界各地稳定、繁荣和公民权利的影响。 评委会写道:“中国的崛起​​是21世纪的地缘政治故事。《不受束缚的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的全面描绘,对于任何加拿大政治追随者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读物。” 赵淇欣说:“我想展示的中国故事是国际化的,在这些富裕、发达的西方国家,中国影响力已经存在,但人们真正担心是很多情况我们未察觉。” 赵淇欣曾派驻北京多年,是撰写中国相关问题的资深媒体人。她的作品出现在《卫报》、《外交政策》、《大西洋》和《新闻周刊》上。 2012 年,她因有关香港难民的故事而获得人权新闻奖。 有5名作家入围最后决选,除了赵淇欣获首奖外,其他4名入围者各获得2,500元。包括: Mike Blanchfield and Fen Osler Hampson撰写的《两个迈克尔》(The Two Michaels: Innocent Canadian Captives and High-Stakes Espionage...

《多伦多星报》前主席逝世 曾是加国新闻界传奇

(■■韩达志不幸于上周六去世。星报) 《多伦多星报》前督印人韩达志(John Honderich)上周六(2月5日)因心脏病逝世,终年75岁。 韩达志的儿子罗宾(Robin Honderich)表示,在这之前一天(4日)的晚上与父亲一起去吃饭,当时父亲精神振奋,充满活力,并谈论最新发生的事情。 韩达志生前曾担任多伦多星报集团(Torstar Corp.)的主席,直到2020年集团售予NordStar Capital。他生前获颁加拿大勋章和安省勋章,并于2019年获得加拿大新闻基金会,颁发新闻终身成就奖。 在过去的30年里,韩达志是《多伦多星报》的化身,他身高6呎2寸,拥有宽广的五官和灿烂的笑容,也是多伦多的热情推动者。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表示,韩达志真正相信多伦多,相信这个城市的承诺及这城市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地位,而且总是希望让这里成为一个更好的居住地。他又形容,韩达志是一个传奇的多伦多人,“可惜现在这么早便地离开了我们。” 任职《星报》记者多年的布伦南(Richard Brennan)称,“韩达志指导了我们这么多人。他知道我们所有人的名字,有时间会与我们聊天。当难以找到支持时,他总是支持我。” 罗宾是《星报》的编辑分析总监,他表示父亲于1997年离婚后便无再婚,“一直在我身边支持我”,父亲热爱工作、相信媒体和非常疼爱“我的两个儿子”。 韩达志与世长辞被形容为多伦多、安省以至加拿大的新闻界失去一个巨人,他在新闻编辑部和报馆获称为勇猛的保护者,一个彻头彻尾的新闻工作者。 他一生中获得很多荣誉,而在所有荣誉中,新闻工作者这个头衔可能是他最珍惜的。 加国新闻界损失 韩达志的父亲贝兰德(Beland)于1955年获任命为《星报》总编辑,并在接下来的30年中经营该报,然后于1988年以督印人身份退休。 当父母分手,父亲再婚时,韩达志是个十几岁的孩子。韩达志接受过精英教育,看来一心要避开媒体行业,而是以法律专业毕业。 1973年,韩达志在《渥太华公民报》(Ottawa Citizen)担任夜间记者。罗宾表示,对于一个传奇家庭的任何成员来说,追随一位著名父亲的脚步,有时可能会令人生畏。 1976年,韩达志加入了《星报》,在1994年成为星报督印人之前,担任多伦多星报集团的总裁。 星报前编辑主任舒尔斯(Mary Deanne Shears)称,很幸运曾经与新闻界的巨头合作,韩达志热爱这座城市,专注于当中的问题并决心找到解决方案。 《星报》前律师布鲁泽(Bert Bruser)回忆道,韩达志满怀热情地相信,报纸的存在是为了公益。 还有,《星报》的前编辑库克(Michael Cooke)形容,韩达志一生拥有一个记者的心和灵魂,并认为出版报纸不仅是一种特权,而且承载着责任。星岛综合报道

多伦多星报集团与Meta签署多年协议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星报集团(Torstar)与Meta(以前称为Facebook)签署了一项多年协议,以提高其新闻在平台上的知名度并增加出版商的收入。 多伦多星报集团发言人称,Meta将向该集团支付费用,以展示该集团出版物(包括《多伦多星报》)的作品链接,作为其Facebook新闻创新测试计划的一部分。交易的财务条款没有披露。 这家数字巨头已经宣布与本国其他媒体达成17项协议,包括《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和Le Devoir。 多伦多星报集团副主席彼得森(David Peterson)表示,这笔交易将为出版商的新闻提供公平的报酬,并支持增加对新闻编辑室的投资。 彼得森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称,这项协议是一个致力于实现长期新闻解决方案和可持续性的机会。 多伦多星报集团的共同持有人兼多伦多星报出版人比托夫(Jordan Bitove)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协议将帮助该公司的新闻业务推广和接触到更多人。“我们的使命是让有权势者负起责任和建立社区,这需要对新闻业进行稳定和可靠的投资。我们都看到了两极分化社会的危险以及虚假信息造成的严重损害。” 加拿大Meta媒体合作主管丁斯代尔(Marc Dinsdale)表示,该计划仍在测试中,这意味着Facebook用户目前不会看到任何变化。但最终,这构思是来自可信新闻来源的新闻链接会被整合到Facebook的各个部分,而不是只出现在用户的帖子内。 较早前,多伦多星报集团与全球网上搜索巨头谷歌(Google)签署了新闻合作协议。在该同类协议中,“谷歌新闻展示”(Google News Showcase)每天会展示合作出版商的精选报道,包括那些只对出版商自己网站订阅者开放的文章。这些故事是由出版商选择和包装的,确保编辑控制权仍然属于出版刊物。 V17

谷歌与多伦多星报等媒体合作 付费刊登高质新闻摘要内容

【加拿大都市网】出版《多伦多星报》的多伦多星报集团(Torstar)与全球网上搜索巨头谷歌( Google)签署了新闻合作协议。 据《多伦多星报》报导,今天在加拿大推出的“谷歌新闻展示”(Google News Showcase),是一项新的服务,让来自值得信赖的出版商的新闻得到更高的知名度,并协助推动流量回到出版商的网站。 “新闻展示”每天会展示合作出版商的精选报道,包括那些只对出版商自己网站订阅者开放的文章。这些故事是由出版商选择和包装的,确保编辑控制权仍然属于出版刊物。 多伦多星报出版人和Torstar共同持有人比托夫(Jordan Bitove)表示:“高质量、经过事实核查的新闻是联系以及将消息带给人们的重要方式,也是防止错误消息的重要工具。新闻展示将为加拿大和世界带来更多得奖的本地和国家报导。” 除了Torstar外,星期三加入与谷歌合作的出版商还有Le Devoir 和 Les Coops de l’information。之前的媒体有Black Press Media、Glacier Media、The Globe and Mail、Métro Média、 Narcity Media、SaltWire Network、Village Media 和 Winnipeg...

多伦多星报集团新东主投资有方 将子公司分拆上市已赚三倍收购投资

【加拿大都市网】在多伦多星报集团(Torstar)旗下数码媒体公司VerticalScope首次公开募股(IPO)后,星报的新主人已经收回了对该报业连锁集团的所有投资。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投资公司NordStar Capital LP去年以6,000万元的价格收购多伦多星报集团,但除了《星报》这个标志性报纸之外,NordStar还获得了大量其他不为人知的资产。 其中之一是一间名为VerticalScope的数码媒体公司。VerticalScope成立于1999年,运营著超过1,200个网站,主题广泛。该公司为各类爱好者提供数码社区,内容从汽车、摄影、育儿,到户外活动,包括如射箭、钓鱼和航海等,应有尽有。在整个网站链中,他们每个月与1亿用户互动。  根据监管文件,VerticalScope上一财政年度的收入超过6000万元。 尽管 VerticalScope的所有权结构在其20多年的历史上发生了多次变化,但自2015年以来一直由多伦多星报集团控制,当时这家报纸连锁集团支付了2亿元获得了VerticalScope业务的主导控制权。但VerticalScope周一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完成了首次公开募股,以每股22元的价格向公众出售了近600万股,筹得1.25亿元。 二十多年前创立VerticalScope的该公司行政总裁莱德洛(Rob Laidlaw)表示,完成此次IPO对VerticalScope来说是一个激动人心的里程碑。 尽管VerticalScope已成为上市公司,不过多伦多星报集团仍持有该公司近40%的股份,按照周一午盘每股22.33元计算,这相当于1.8亿元,即NordStar对VerticalScope的母公司多伦多星报集团收购价的三倍多。 总部位于卡加利的另类投资基金销售商Accelerate Financial Technologies Inc.行政总裁克利莫奇科 (Julian Klymochko) 表示,看到Torstar的新东主出售有价值的资产,他并不感到惊讶。 克利莫奇科说,他的公司此前曾拥有Torstar的股份,主要原因是因为Torstar集团在其核心报纸业务之外,还有其他资产。 他在接受CBC采访时说:“考虑到巨大的资产价值,这并不奇怪,这在现在非常明显。” 克利莫奇科表示,尽管在去年夏季的竞购战中,NordStar的报价并非最好,但赢到最后。他说,NordStar得到了一份甜心交易。 V05 图片:多伦多星报集团新东主投资有方,已收回所有的收购投资。加通社  

星报集团意图进军在线赌场博彩业务

【加拿大都市网】星报集团(Torstar Corp.)周一宣布,一旦通过安省政府的咨询和审批程序,将在2021年启动在线赌场博彩业务。 星报集团聘请的一位博彩业顾问表示,由于政府的审查程序尚未完成,目前还不清楚新业务会带来多少收入。 "我们还不知道安省的市场会有多大,因为这将取决于政府内部的咨询程序,而这个程序即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发生,"Jim Warren在接受采访时说。 "我们知道的是,星报集团正在研究如何使收入模式多样化,以支付记者、专栏作家和编辑人员的收入。" 这家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公司在安省出版《多伦多星报》和其他众多印刷和网络出版物,最近几个月已经宣布了一些多元化的消息。 星报集团在1月份与零售商Golf Town建立合作关系,购买《ScoreGolf》杂志及相关内容。 今年2月,星报集团宣布与在线家庭和汽车保险提供商Onlia达成合作。 Onlia将赞助星报的一些编辑活动,并将其一些在线工具添加到星报旗下网站,如Wheels.ca和社区房地产页面。 星报集团意图进军在线博彩业是源于安省在去年11月发布的2020年安省预算案,其中包括承诺向私人运营商发放许可证,让他们参与受监管的在线博彩市场。 星报集团表示,其新的企业正在等待安省酒精和博彩委员会的批准,以及安省政府确定启动日期。 星报集团的主席和共同拥有人Paul Rivett在周一的一份声明中说,在省内获得的收入将用于省内,同时收入可以支持其新闻业务的发展。 星报集团是《多伦多星报》的出版商,也是安省其他日报的出版商,包括70多份社区周报。 该公司去年被NordStar Capital LP收购。(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星报》头版全页留白 促政府正视业界困境

(■■新闻媒体协会要求立法规管电子平台转载新闻内容。Global) 本国报业近年受到疫情及电子平台侵吞利益双重打击,业务进入寒冬。多份报章于周四的头版“开天窗”,呼吁读者及联邦政府关注业界面对的困境,施以援手 。 多伦多《星报》及《滑铁卢档案报》(Waterloo Region Record)等报章,都不寻常地在头版全页留白,让读者想像一下,假如活力充沛的新闻业从此消失,世界会变成怎样。部分报章写道:“试想像当我们需要新闻时而它不存在”、“若什么都不做,新闻产业将会消失”。 头版“开天窗”是加拿大新闻媒体协会(News Media Canada)发起的运动的一部分,目的是引起国民关注如果政府再不行动,新闻业将会步向灭亡。 科技巨企操控阅览选择 据Global新闻台报道,协会会长兼行政总裁亨德斯(John Hinds)表示,目前全国都有新闻媒体公司结束业务,疫情正在加剧这个趋势,很多新闻业的职位都在流失。这表示真正的新闻不断地消失,最后将会只剩下仇恨和虚假消息得以流传。 贝尔传媒集团(Bell Media)本周宣布,在全国削减超过200个职位,并结束部分新闻编辑室。发言人周一指,裁员是由贝尔旗下的电台因应重组公司运作架构而决定。 数码媒体掌控广告收益 亨德斯称,随着这些新闻机构削减运作规模,社会的民主亦同样受到损害。本国很多地方的省议会 、法院及市议会,现在已没有特派记者驻场。他解释,这表示社区较少有机会获知整个新闻故事的来龙去脉,甚至可能看不到相关的消息。“政府有很大权力影响国民的生活,但现在没有人告诉公众内幕消息,更没有人令官员要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 ” 他指出,对数码媒体缺乏规管,导致科技巨企可以操控人们读到什么消息,是造成新闻业萎缩的罪魁祸首。亨德斯致函国会议员,点名谷歌及脸书掌控了通往本国的网络公路,有力决定国民看到和看不到什么消息。“与此同时,本国的大小新闻企业都受到损害,一是因为脸书和谷歌在转载他们的内容时没有付钱;二是两大巨企占去了广告市场不少收益,合占本国电子广告业收益的8成。”还有,即使新闻机构自己把内容放到这些电子平台上发布,脸书和谷歌都可以分享到部分广告收益。 联邦祖裔部长吉尔伯特(Steven Guilbeault)认同,新闻工作应该获得充份的回报,政府支持业界传播必要的讯息,为民主制度及社会的健全和福祉作出贡献。他透露,联邦政府的目标是今年内提请立法,为本国新闻机构及电子平台建立一套完善 、周密及公平的数码框架。 加拿大脸书公司政策总监陈嘉凡(Kevin Chan,译音)反驳,电子平台免费引导大批网民进入新闻机构的网站,单以本国计算,估计每年创造的收益价值高达数亿元。 谷歌发言人斯凯利(Lauren Skelly)表示,深切关心加拿大新闻业的状况,同意有迫切需要向业界提供支援。谷歌意识到部分新闻机构在转向电子化的过程中遇到“挑战”,但认为新闻业的前景仍然乐观。 澳洲政府近日力推新法案,强制电子平台须为转载及分享的新闻内容缴付费用,引致脸书及谷歌强烈反弹,双双威胁可能退出在当地的业务。 星岛综合报道

NordStar提高收购星报集团出价

(星岛综合报道) 对多伦多星报集团(Torstar Corp.)的竞购周六发生戏剧性变化, NordStar Capital出人意料地将出价由早前的5200万元,提高至6000万元,超越竞争对手,几乎锁定胜局。 据星报报道,NordStar提出的新报价,已得到了Torstar董事会、五个控制星报集团A股家族的表决权信托、以及最大B股持有者Fairfax Financial 的支持。消息人士称,根据新报价的条款,收购协议是“硬性锁定”,这意味着表决权信托和Fairfax Financial无法更改其投票,改为支持任何其他竞标。 这意味着对星报集团的收购竞标之战实际上已经结束。 NordStar的新出价获得了Torstar董事会的一致通过。在NordStar早前宣布5200万元的报价之后,一直坚持更高价格的董事会成员塔尔(Martin Thall),也已决定支持新的出价。 NordStar的新报价比竞购对手加拿大现代媒体控股公司(Canadian Modern Media Holdings)提出的5800万元,高出了200万元,该买家包括法律软件公司Dye&Durham Corp.行政总裁马修·普罗德 (Matthew Proud)和他的兄弟、技术公司Avesdo Inc.行政总裁泰勒· 普罗德(Tyler Proud),以及金融业资深人士塞尔弗(Neil Selfe)和前安省财政厅长索伯拉(Greg Sorbara)。 塞尔弗对竞购形势发展表示失望。他表示,“我们的收购融资是充足的。我们本来能够满足他们的时间表,而且已经准备好提供更多资金。” 星报集团股东被要求在7月21日的会议上,对NordStar的出价进行投票。目前这个会期仍按计划进行。预计该收购交易将于7月28日正式完成。 NordStar是由加拿大著名企业家比托夫(Jordan Bitove)和里维特(Paul Rivett)控制的财团。比托夫表示,不希望放弃对星报集团的收购机会,期待《星报》能够再辉煌百年。二人均有意将星报集团私有化。 他们还表示在获得所有权之后,将坚持早前的承诺,让《星报》赖以成名且长久以来一直遵循的“阿特金森原则”(Atkinson Principles)继续发扬光大。    

多伦多星报集团收购案杀出第二买家 股价大涨

【星岛综合报道】多伦多星报集团(Torstar Corp.)证实,第二名买家有意以5800万元洽购该报章集团,这有可能引发与NordStar Capital财团的竞购战,后者先前提出的收购方案将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由星报集团股东进行投票批准。 根据多伦多星报周四发出的声明,如果第二名买家正式提出报价,可能具优越条件,但目前尚未确定。 星报集团董事会表示,目前仍推荐NordStar Capital财团的竞标,称其“符合公司的最佳利益”。 第二名买家有意收星报集团的消息是在周三晚间公开的。法律软件公司Dye&Durham Corp.行政总裁马修·普罗德 (Matthew Proud)和他的兄弟、技术公司Avesdo Inc.行政总裁泰勒· 普罗德(Tyler Proud),有意以5800万元的收购报价,即每股72仙的价格收购多伦多星报集团,这比由比托夫(Jordan Bitove)和里维特(Paul Rivett)控制的财团NordStar Capital LP早前提出的5200万元报价,即以每股63仙收购,高出600万元。 首份报价将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由股东投票批准。星报集团董事会表示,继续建议股东在7月21日的投票中支持NordStar的竞标。 不过,据未经授权公开的业内消息人士称,普罗德兄弟仍可在周五下午5时前,提交正式竞标。一旦这种情况发生,NordStar将有五个工作日来做出回应,可能会提出与新报价相匹配的更优出价进行竞标。 消息人士称,如果NordStar提出相应的新报价,将获得优先权。 多伦多星报集团的股票交易周四上午8时35分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暂停交易,直至公司发表声明后,于下午12时55分重新恢复交易。多伦多星报集团股票周四收盘报72仙,大涨16.13%。 消息人士告诉《星报》,金融界资深人士 、Infor Financial Group创办人塞尔弗 (Neil Selfe)也参与了此次新报价。 塞尔弗的公司是马修·普罗德公司即将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的承销商。 (图片来源:星报) V05

半路杀出第二买家 多伦多星报交易起波澜

(星岛综合报道)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报纸出版商多伦多星报集团(Torstar Corp.)有第二个买家,它提出的收购价比第一个高14%。 加拿大环球邮报最先报道第二个买家的消息,指科技界业者Proud Brothers, Matthew and Tyler有意收购多伦多星报集团。 消息人士指,第二个买家愿意出资5,800 万元,以每股72仙的价格收购多伦多星报集团,收购价比第一个买家比托夫(Jordan Bitove)的每股63仙,5,200万元高。 在周四早上,多伦市股票交易所暂停多伦多星报集团的开盘前交易。监察机构指多伦多星报集团股票暂停交易,容后公布新消息。 (图:加通社) T06

百年前的报纸在报导什么? 加拿大军队及职场女性

(■百年前圣诞夜的报纸上,刊登了克里(左二)的节日祝语。星报) 从1892年创刊至今的《星报》(The Star)已有100多年历史,每日发行的报纸也记载着不同时代背景下发生的大小事件。通过一份份的旧报纸,也让读者一起了解到过去加拿大人所关心的话题。 在百年前的1919年节礼日(Boxing Day)当天的《星报》上,以“职场女性”为主题的文章告诉读者:雇佣女性从事办公室工作是“可以”的,“女性在办公室工作已经形成风气,她们和男性一样可靠,甚至在细节方面表现得更优秀”。 同年圣诞夜当天的报纸上,还印有当时加拿大军队最高指挥官克里(Arthur Currie)对军队士兵的节日祝语,当时加军刚从海外战场返回。他说:“海外激烈的战斗终于结束,希望回到我们的家园,你也能努力,助我们的国家继续走在和平之路上。愿好运与你相伴。” 体育新闻关注棒球拳击 体育新闻方面,报纸上则提到在Massey Hall有节礼日拳击活动,以及棒球明星贝比·鲁斯(George Herman "Babe" Ruth)的新闻。在当时,报纸对于记者的重视还不够,很多文章都没有署名,其中看到署名的包括著名体育记者卢马什(Lou E. Marsh),他的名字后来也被用来命名加拿大体育界最高荣誉卢马什奖。 其他新闻还包括警察在圣诞节当天搜查了哈利法斯(Halifax)的皇家酒店(Royal Hotel),调查有关酒类供应的问题。 而在50年后,报纸上的新闻似乎更偏重令人暖心的故事,在节日期间更是如此。比如1969年12月的报纸上就报道了一名9岁的失明儿童,在圣诞节获得一架钢琴的故事。 体育新闻方面,冰球迷正为甘布尔(Bruce Gamble)成为预备守门员感到担心。标题上赫然写着:“甘布尔:要么是最好的,要么就是个灾难。”综合报道

《多伦多星报》力挺杜鲁多再次当选

在联邦大选进入倒数第5天,《多伦多星报》在周三发表社论,认为自由党是加拿大的最佳选择。 社论表示,在四年前几乎同一时间,《星报》呼吁选民支持杜鲁多和自由党。 当时,在经历近10年的保守党不思进取的执政之后,是时候去选择一种“强有力的和充满希望的转变”,这在当年是一个容易的选择。 社论指:“今天,我们对下周一的选举提出相同的建议。 自2015年以来,杜鲁多和自由党取得了重大成就。他们为在未来四年中朝着这一积极方向继续前进提供了最佳方案。” 不过, 社论也指出,杜鲁多及其自由党并没有完全兑现上届大选的所有承诺,他们当时承诺了很多,给人的期望巨大,因此现在令很多人失望也就不足为奇,甚至有些人永远不会原谅他们,例如,没有兑现选举改革。 社论表示,党领杜鲁多也引发不少争议,比如他的印度之行,卷入SNC-Lavalin争议,最近曝光的褐脸黑脸事件招致对他的个人判断产生怀疑。 不过《星报》就认为,尽管自由党不尽如人意,但现在是时候去集中精力,从整个国家长远来看,什么是真正重要的事情。自由党政府在当今时代几个关键议题上拥有良好的纪录:确保更多的人分享经济成就,捍卫加拿大的利益,并确保加拿大走上应对气候变化的正确道路。社论回顾自由党这四年来取得的政绩,包括加拿大经济蓬勃发展、增长强劲、失业率达到40年来最低、工资水平不断上升;同时,确保财富分配更加公平、为中产阶级减税、提高富人的税收,并通过新的加拿大儿童福利计划为家庭提供更多支持。所有这些都极大地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尤其是低收入者的生活。 而自由党的儿童福利政策,是过去几年80万国民,当中包括30万名儿童摆脱贫困的一个关键原因。社论强调,以上这些并非小事。 如果是保守党执政,把灭赤紧缩政策摆在国民需求之上,那所有这些根本就不会发生。 社论对自由党政府与美国进行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谈判中,捍卫加拿大核心利益,表示肯定,并且指出, 谈判成果甚至得到保守党前总理穆朗尼(Brian Mulroney)的赞赏。 《星报》认为,尽管新民主党也提出了进步的政纲,但真正与自由党竞争的只有保守党, 而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在感恩节长周末前推出的政纲,为了在五年达到平衡预算,必须大幅削减开支。保守党将削减180亿元基础设施投资,停止或推迟全国急需的建设项目。 他们还将大幅削减政府运营支出,这不禁让人想起福特上台在安省引发的民怨。《星报》社论表示,只有自由党提出切合实际的政纲,在最重要的议题上不断取得进步,他们应该得到选民的支持。综合报道

杜鲁多作客《星报》开直播 与网友互动有问必答

总理杜鲁多周四作客《星报》时表示,他不会强制所有省份都采用全国性托儿计划和药物计划,他尊重各省的选择。 杜鲁多和《星报》编辑委员会会面,可说是有问必答,并采现场直播方式,让网络的读者们可同步掌握讯息。 因为杜鲁多一直强调照顾中产阶级生活,而此次大选中有人呼吁政党应支持设立全国性托儿和药物计划,以减轻中产阶级负担。但杜鲁多表示,有省级政府已经表达反对,所以他会采取开放态度,尊重省级政府的意见。 他说魁省的全民日托计划和安省重视陷入困境的家庭帮助都是很好的方向,他不会干涉省级政府的责任范畴,就算和联邦政府的政策理念不尽相同,甚至有些决定是不利于弱势群体的,联邦都会尊重选民投票选出的省级政府。 莫回头走哈珀政府旧路 《星报》编辑委员会询问杜鲁多为什么选民应该选择他?继续给予他执政权?杜鲁多皱着眉头,以反击的语气表示:“有人会说‘你的框架在这里,你已经做这些了,但你还有很多要做。’ “这些我完全接受,的确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加拿大人现在要想一想,我们是不是要继续向前进、做更多的事情,还是说要我们回到保守党哈珀政府的做法,而这些做法却是根本没有用的。” 杜鲁多为自己的政绩辩护,多次提醒选民千万不要向后退。这次自由党在联邦大选中提出的口号就是“选择前进”(Choose Forward)。 杜鲁多说,自由党将提出一项全民医药保健计划,但明确指出,该计划不一定适用于所有省份。 他说,因为有些省份对此并不热衷,并不想支持每个人,“例如安省福特省长(Doug Ford)和亚省康尼省长(Jason Kenney),如果他们不打算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我不想直接汇款给他们。” 杜鲁多表示,本届大选的自由党政纲中将涵盖更多层面的支持,包括重视房屋可负担性,为老年人、中学生和有困难的家庭提供更多援助。 他并提到将采取新措施打击枪枝暴力行为,指责保守党和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的想法很接近,几乎是反对采取合理的枪枝管制措施。 他还表示,为电信业、银行业和航空业等联邦政府监管的行业设立最低工资每小时15元的政策,是他的重要承诺,尽管他承认对多数劳工者来说,其最低时薪早已高于15元。 专文强调团结加人坚持不懈 杜鲁多周四并在《星报》发表专文,强调在当前分裂的世界中,加拿大人更要团结帮助并坚持不懈,要让“每个人都有成功的机会,不应该让任何人掉队”。 他在文中说,从2015年当选后就一直在努力协助中产阶级,可能是在超市的母亲,或在足球场上的父亲;所以他的政府提高了加拿大儿童福利金,增加了老年保障,并重视教育、医疗和环境等议题。 文末他呼吁民众要做出好的选择,一定要“选择前进”。综合报道

数码时代《星报》转型突破 电子订户过2万

多伦多星报集团(Torstar Corp.)的数码化转型策略继续获得好成绩,包括旗舰网媒thestar.com在内的日报电子版订阅用户数量,已经突破2万。 周三在公布今年第二季度业绩的发布会上,多伦多星报集团总裁兼行政总裁博因顿(John Boynton)表示,在发展一个全新的数码收入方面,公司正在取得良好的进展。 今年2月,星报集团公布,去年年底,开启了仅3个月的thestar.com付费订阅模式,订阅用户差不多有1万个。 续发展未来关键新数码业务 根据多伦多星报公布的第二季业绩报告显示,数码广告收入占整体收入的19%,与2018年同季水平相若。博因顿透露,星报正在加强“对未来发展起关键作用的新数码业务”。 今年次季,多伦多星报录得1,740万元净亏损。该公司于一年前获得480万元的净收入。星报解释,原因之一是今年第二季的重组成本增加。 同时,星报集团的线上业务VerticalScope及eyeReturn,在今年第二季收入下降,部分由来自报章业务的数码广告收入增长所抵销。 除此之外,多伦多星报第二季录得的总收入为1亿4,240万元,比2018年次季减少11%。现金及等同现金总额为3,630万元,另有890万元限制现金。星报没有银行债务。 周三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多伦多星报收报0.85元,升0.05元,或5.56%。综合报道

星报集团主席韩达智 膺新闻基金终身成就奖

■■星报集团主席韩达智,荣获2019年加拿大新闻基金会终身成就奖。   星岛日报讯   星报集团主席韩达智(John Honderich)因对加拿大新闻行业的突出贡献,荣获2019年加拿大新闻基金会(CJF)终身成就奖。 韩达智在周四晚上举行的颁奖晚会上,身穿一件印有“We The North”的红色T恤,系一条黑条纹的金色领结。他感谢加拿大新闻基金会的认可,并对家人、同事和评委表示感谢。 尽管韩达智通过在全国设立星报集团分支机构,为将其打造成全国性品牌做出了重要贡献,但他仍谦虚地表示,对获得终身成就奖感到受宠若惊,尤其是“看到以前获得该奖项的新闻巨头名单时更是如此”。  为韩达智颁奖的是加拿大著名记者、人权活动家阿姆斯特朗(Sally Armstrong),她表示,该奖项对韩达智杰出报业生涯是一个非常恰当的褒奖。 逾40年职业生涯建树良多 韩达智的职业生涯始于1973年,当时他放弃了法律专业,在《渥太华公民报》(Ottawa Citizen)从送稿生做起。他之后加入《多伦多星报》渥太华分部,直至升至该分部负责人。韩达智之后又转任《星报》华盛顿办事处主管,然后回到多伦多,先后担任副城市编辑、商业编辑和页面编辑。 1988年,韩达智升任《星报》总编,直到1994年。此后十年,他一直担任出版人。自2009年起,韩达智担任星报集团主席,目前集团旗下出版的报纸超过80份。 韩达智因倡导高质量新闻和广泛的社区服务,于2004年和2006年分别被授予加拿大勋章(Order of Canada)和安省勋章(Order of Ontario)。他还担任过多伦多市长城市问题特别大使,以及安省省长关于大多伦多地区未来议题的特别顾问。 韩达智在颁奖礼上发表讲话时,谈到了目前新闻业面临的危机,以及新闻业衰落对民主带来的威胁和业内应该采取的应对办法,希望他的观点引起公众关注。 综合报道

多伦多星报业绩转好 首季电子订阅人数增50%

多伦多星报集团亏损减少。 多伦多星报集团(Torstar Corp.,TSX:TS.B),周三公布第一季业绩,亏损情况有所好转,《星报》电子版的订户人数大幅上升50%。 Torstar在首季的净亏损为740万(每股亏损9仙),与去年同期的亏损1,450万(每股亏损18仙)相比,亏损情况大幅改善。 该公司在首季有超过1.5万名电子版订阅客户,比2018年的约1万名订户,大幅增加50%。 Torstar行政总裁博因顿(John Boynton),周二在年度股东大会表示,他会专注于把Torstar转型为“新闻及数据公司”。 增强数据业务均衡收入 博因顿指,Torstar在新闻界享有盛名,现在会增强数据方面的业务,这有利于公司建立更持久的商业模式。他强调,公司转型的关键,在于发展更均衡的收入来源。 Torstar拥有数家日报,超过80家周报,以及多个新闻网站和应用程式。该公司表示,未来将建立更强大的数据设施,以创造更多的广告和订阅收入。 此外,Torstar在首季亦与苹果电脑(Apple)展开合作,付费的“苹果新闻”Apple News+,将包括《星报》内容。Torstar的股价周三收报0.74元,升0.02元,升幅为2.78%。综合报道

星报加盟苹果新阵营 推新闻订阅Apple News+

■■苹果公司高管展示新推出的Apple News+服务。美联社 综合报道 本国最大每日新闻报章《星报》宣布,将加盟苹果公司本周一新推出的新闻订阅服务Apple News+。 Torstar Corp.行政总裁、《星报》出版商博因顿(John Boynton)称,通过创新的数字产品Apple News+,订户可获取新闻和杂志资讯,这意味着《星报》读者现在可以另一种订阅服务方式,阅读《星报》屡获殊荣的新闻报道。 该项服务将面向iPhones、iPads和苹果电脑用户开放,有数百家报章和杂志加盟,其中美国的出版物包括《华尔街日报》及《洛杉矶时报》。 每月收费12.99元 《星报》在Apple News+中提供的产品将包括《星报》各地记者撰写的报道,但不包括thestar.com提供的其他品牌和新闻来源,这些资讯只有《星报》去年秋天推出的自己的订阅服务用户才可访问。 在加拿大,Apple News+每月的收费是12.99元;而美国的收费是9.9美元。新闻服务需要iPhone和iPad移动设备用户,将操作系统更新到iOS 12.2,苹果笔记本电脑和台式机的操作系统需更新至macOS 10.14.4。 加拿大是美国以外首个可登陆Apple News+的国家。今年稍后时间,该服务将在澳洲和欧洲推出。 创立于1892年的《星报》一直是本国最大的每日新闻报章,其本地、全国和国际新闻报道屡获殊荣。《星报》由Torstar Corp.全资子公司多伦多星报报业公司(Toronto Star Newspapers Ltd.)拥有。

多伦多星报集团转型数码化 付费模式3个月用户近万

■■多伦多星报集团数码化转型策略获得佳绩。加通社 多伦多星报集团(Torstar Corp.)周三表示,该公司数码化转型策略获得佳绩,旗舰网媒thestar.com开启付费订阅模式后三个月,至去年年底订阅用户数量已接近10,000。 多伦多星报集团总裁兼行政总裁博因顿(John Boynton)周三在一个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表示,经过一年来艰苦努力,该公司为数码订阅和数码广告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现在相关举措开始推向市场。这包括付费订阅产品的推出,用户等级的介绍也可见诸星报集团在安省的80多个社区新闻网站,此外,还有2018年开始的在三个试点市场对订阅产品进行测试的项目。 800万经费用于支援数码技术 博因顿指出,2019年星报集团的大部分资本支出,将用于支持以上举措所需的技术要求,总额约800万元。 《星报》没有银行债务,2018财政年度现金流强劲,录得6,820万元的不受限制性现金,其中第四季度录得1,980万元。此外,该集团还拥有720万限制性现金。 2018年,星报集团的免费日报Metro,开始全国性扩张业务,为温哥华、卡加利、爱民顿、多伦多及哈里法斯,提供更深入及广泛的新闻报道,而其中报道的内容,现在也可见诸于网媒thestar.com。 2018年,《星报》还收购渥太华的专业数码订阅供应商iPolitics Inc.,令thestar.com的内容得到进一步加强。 《星报》还与《华尔街日报》合作,在其出版物中进行商业报道,作为高级订阅选项,这是唯一与《华尔街日报》合作的加拿大媒体。此外,《星报》与加拿大彭博社合作,以增加加拿大商业新闻的内容。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