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7月02日 星期六 15:54:41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校园欺凌

儿子在学校被刺死 母亲控诉政府行动太迟

  Shari-Ann Selvey说,政府终于对校园欺凌现象采取行动,是好事,但是她说,政府几年以前就应该这样做了。她但愿她的儿子不必死去才能让政府重视这个问题。 安省教育厅长Stephen Lecce于周三发言,表示将引入新措施,治理校园欺凌。他在发言中引用了Devan Selvey的死亡为例。 10月7日,14岁的Devan Selvey在咸美顿Sir Winston Churchill Secondary School中学外背部遭刺。他死在母亲Shari-Ann Selvey的臂弯里。 一名14岁和一名18岁的两兄弟被控一级谋杀。警方指称杀人的是14岁的男孩。 就教育厅长的发言,母亲Selvey说这是良好开端。她将持续观察,确保政府会跟进实施。 “他们现在关注了,出面了,这是好事。不幸的是,Devan死了,才让这些问题浮出水面。” 政府将采取的措施包括: 政府和学生,家长,老师和专家讨论对付欺凌的方式。 就欺凌对学生展开调研。 对学校报告暴力事件的做法进行检查。 对教育厅政策中对暴力的定义进行检查。 政府做出这一宣布前一个月,CBC展开了一次关于校园暴力的全面调查。调查显示,Hamilton-Wentworth区教育局(Hamilton-Wentworth District School Board (HWDSB) )和安省其他多个教育局一样,反复未能向教育厅报告暴力事件的准确数据。 该教育局教育总监Manny Figuerideo说,Devan死亡后,他们成立了新的欺凌检查小组,会着重解决这一问题和其他问题。 与此同时,Flamborough-Glanbrook选区国会议员David Sweet以Devan之名,向国会提出请愿,要求对青少年刑事犯罪法进行检查,确保“将对青少年受害者进行保护的权利置于青少年罪犯的权利之上”。 该请愿将收集签名到2020年1月28日为止。 母亲Selvey说,要让学生在学校感到安全,整个社会都必须改变。人们需要认识到,孩子们也可能变得很暴力,对彼此做出很糟糕的事情。 至于她自己,她目前又重新开始帮助一个动物拯救团体。她周五带了猫咪们去动物医院打针。这些事情,原来她都是和儿子Devan一起做的。 她说,“很难。不能和他一起做这些事,好艰难。” (CBC报道,CBC网页截图)T04

涉逼同学跪地舔鞋再三威吓 15岁少年或遭起诉

星岛日报讯 卑诗省素里市日前遭揭发曾出现校园欺凌事件,一名9年级男生遭多人强迫跪地,舔鞋及踢面,皇家骑警周五表示,已就两宗在一间中学发生的伤人事故,向卑诗检控服务署建议提出起诉,暂未有决定。 骑警首先在上周五(5月31日)早上接报,一间位于104路(104 Avenue)16000号路段的中学附近发生伤人案,调查员获悉为一群少年因个人纠纷而出现肢体冲突,疑犯逃离现场,其中一涉案者期间跌下一枝仿制气枪,稍后被学校职员于树丛内拾获。 至本周一(6月3日)早上,一少年于同一地点遭一群少年包围,并以之前的事件为由,威胁和伤害事主,但此宗事故没有向学校和骑警报告。其后一自称是受害人父亲的男子,将男生被袭的视频上载到脸书(Facebook),素里校区与骑警获悉事件,联合进行调查。 少年被指告密遭围殴 此外,骑警再揭发本周三(6月5日)曾发生威吓事故,案发原因与上述案件有关。虽然每宗均属不同事故,但各有部分共通点。 调查期间,骑师拘捕一名15岁少年,目前已获释,稍后出庭,他涉嫌与上周五和本周一的两宗案件有关。骑警解释,是经过深思熟虑,以及咨询受影响人士才作出建议起诉的做法。 由于建议起诉的报告已提交卑诗检控服务署,加上调查仍未完成,骑警不会再作评论。 此外,素里校区日前也表示,已展开纪律处分程序,预计本学年结束后会完成,目前所有涉及案件的学生不会返回菲沙高地中学(Fraser Heights Secondary)上课,校区已为他们设立替代教育课程。 该段视频显示,一名男生在一个树木繁茂的地方,被一群少年包围,该男生被迫跪在地上,之后被人踢脸部。其中一施袭者向受害男生说:“兄弟,这就是告密者的下场”,该名父亲的儿子回应,“我没有告密”。 自称是受害男生父亲把该段视频上载到Facebook,冀引起关注。他表示,儿子在菲沙高地中学就读9年级,他当时被至少10名少年袭击。 综合报道

美9岁男童勇敢出柜 却在开学三天后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一定会在另一个没有欺凌的世界过得更好......R.I.P. 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Denver)一名就读小学四年级的9岁男童,暑假期间勇敢决定出柜,向同学们坦诚自己是同性恋,但在重返校园后却遭到同学们的欺凌,开学仅三天便在家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据报道,当事男孩名叫Jamel Myles,上周一开始重返校园去上学,然而过了三天,他的母亲Leia Pierce突然在家中发现儿子昏迷不醒,紧急送院抢救后宣告不治。验尸报告显示,Myles的死因为自杀。 Pierce透露,Myles就读于当地的休马克小学(Shoemaker Elementary School),他没有隐瞒自己是同性恋的身份,今年暑假的时候勇敢地向他的同学们出柜了,并且在开学当天戴着美甲饰品去到学校里面。 但是,出柜的Myles却没有得到同学们的善意对待。 Pierce表示,Myles的死和在学校遭受欺凌有关,他曾在回家后偷偷向妹妹透露,有同学要他“去死算了”。 “Myles仅仅在学校待了4天,我完全可以想像那些孩子对他说了什么,”Pierce说道,“我的儿子遭到欺凌,我竟浑然不知,当我发现问题时,一切都晚了,真希望我能早一步了解所有真相,阻止不幸的发生。白发人送黑发人不应该发生在我身上,他才只有9岁而已。” Pierce难过伤心之余,她也希望借此机会唤醒社会大众对于欺凌问题的重视。 “我们应该对欺凌负责,孩子们也该负责,让他们知道那是错的。父母应该承担责任,孩子会欺凌他人肯定是因为父母教他们这样做,或者父母就是这样对待孩子的。” 据了解,丹佛警方正在调查这宗自杀案件,丹佛公立学校委员会也给当地的家长们寄了一封信,称将为学生提供额外的社会福利和支持 来源:巴士的报

4成教师遭学生欺凌 孩子有样学样用暴力解决问题

■■不少学校缺乏心理辅导孩子的专业人员驻校,教师在课室遭受暴力对待的情形日益严重。 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校园欺凌时有听闻,但一般都是学生被同辈欺侮,然而加国教师协会所做的全国调查指,平均每10名教师就有4人曾遭学生暴力欺凌,更有70%受访教师相信教职员被学生暴力欺凌情况,未来将更严重;调查指小学女教师遭学生欺凌情况较多,此情形多数发生在低收入地区与大城市学校内,情况令人关注。 加拿大教师协会所做的全国调查指出,受访的工会辖下教师中,每10人就有4人表示曾于课室内遭到学生以言语甚至肢体暴力欺凌,有部分地区更高达九成。 全国教师协会主席韦辛格(Mark Ramsankar)指出,不少教师即使受到学生在课堂中欺侮,都因为不想对学生品格有所影响,希望能尽己力教好顽劣学生,更常出现的是专门照料特殊需要学生的教师被学生袭击,这些教师明白这等学生有时身不由己,而选择容忍。 ■■部分校园暴力发生在特殊教育学生身上,反映相关资源与训练不足。星报资料图片   小学女教师最易遭学生欺凌 令协会感到惊讶的情况,是小学女教师竟成为教师群组中最容易受欺凌的一群,而一些位处在较低收入地区及大城市内的学校,出现教师遭受学生欺凌情况亦相对地严重。 韦辛格指出,有曾遭受学生欺凌的教师,在问卷中提到,学生较常以粗言秽语侮辱教师,然而当暴力由言语升级后,学生开始向教师吐口水、向老师投掷杂物泄愤,甚至脚踢与抓伤老师;而有特殊需要的学童的暴力行为,则涉及咬照料他们的老师。 韦辛格表示,省政府通常较重视学生在校内遭受欺凌,却无视教师在课室也遭受同样暴力对待。 不少学校尤其是小学,缺乏心理辅导孩子的专业人员驻校,小学教师除从事课堂学习事宜,也要兼顾学生情绪疏导,这令小学教师被学生欺凌情况越来越严重。 韦辛格认为,学生暴力对待教师,不单揭示学校资源不足,更重要是学童在家中有样学样。他希望省府教育部门,能够正视教师遭学生欺凌情况,制订政策保护教师在课堂内的人身安全。 家长领头以身作则 教育当局应有指引 必须正视约克区家长会共同主席萧振华认为,教师遭学生欺凌数字上升,涉及暴力程度越趋严重,教育当局有需要正视此问题;相关教育部门除增拨资源,保持校园良好气氛外,一旦有学生暴力对待教师,当局也应给予校长指引,如何处理这类情绪或行为上出问题之学生,家长若能以身作则,是学童能否做到尊师重道的关键。 去年皮尔区共发生约7,000宗教师被学生不同程度地欺凌,其中350宗发生在小学的事故,是特殊需要学生袭击教师,据萧振华指出,有特殊需要学生,或会身不由己地攻击老师,不过此正反映出照顾特殊需要学童的教师资源与训练不足,一名老师可能要照顾多名特殊学童,将教师置于不安全境地。 他认为教师遭到学生言语甚至肢体欺凌,未必一定在低收入地区的学校出现,有时一些富有地段学校也有同样情况,这很可能涉及学生本身有否面对家庭问题,影响其情绪有变。 家长要以身作则 学生不能控制情绪向教师施以言语或肢体暴力,除因为校园本身环境气氛外,学童成长阶段的家庭与学业问题,导致其情绪失控也是主因。 萧振华认为,教育当局重视学生遭受欺凌,并对此制定应对政策;然而却对教师被学生侮辱欠缺相关应付措施,令校方面对此情况也不知该如何对策;他认为校方应鼓励教师向校方报告此情况,令有关学童的暴力行为能及时获制止,同时教育当局应加强资源,令学童及教职员明白校园内互相尊重的重要性。 他建议教育当局正视此问题,首先要制定政策,给予学校清晰指引,一旦出现教师被学生欺侮的情况,校方该如何处理;教育当局理应多拨款及资源予特殊教育上,另外如何教导学童以非暴力的理性方法解决问题,以及自我情绪控制,也是教育当局需重视的一环。 大部分学童情绪问题,都因家庭背景及气氛所影响,如果学童所处家庭经常家嘈屋闭,家长们又不时以暴力解决当前情况,学童在有样学样下,也会选择以暴力方式与人相处;如果家长对子女缺乏关怀,只以金钱满足孩子,间接令孩子缺少对人之尊重,向教师施以暴力,故作为家长,理应向子女多以关怀,贯输正面想法。

是玩耍还是校园欺凌?男童遭同学推撞断门牙家长索偿无果

■ 胡女士拿着叙述儿子遭遇的牌子抗议。受访者提供   星岛日报记者张文慈报道 北温一家私立学校有家长投诉,她的儿子在学校涉嫌被同学欺凌,用衣服蒙头撞向足球龙门框金属柱,导致门牙断裂。原本校方与对方家长协商后,答应赔偿换牙套费用,但最终又拒绝支付,目前校方未作出回应,而省教育厅正就此事展开调查。 胡女士在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表示,今年3月13日上午11点左右,她接到学校办公室电话,说她9岁儿子牙齿断了,要她赶快到学校。当她到达校长办公室时,儿子告诉她,有人用衣服蒙住他整个头,旋转身体,再把他用力推向足球龙门框,令他的头撞到金属柱子,门牙撞断。 袭击胡女士儿子的是同班的韩裔同学,据指,当时也承认是他的错。不过,胡女士说,当时校长面无表情地说:“没有人有错。” 校方指两人玩游戏造成意外 她表示,事后她立刻带儿子到牙医诊所,肇事同学母亲也赶来诊所了解,并支付了诊费,并且主动表示会继续支付临时牙套费用。但到4月9日,对方家长指学校告知不是她孩子的责任,所以不用负责。 胡女士说,校长指经过找学生谈话后,校方认为这是两人在玩游戏造成意外,并指她儿子的牙齿事发前已经脆弱,任何损失由受害方自己承担。她说:“学校显然完全歪曲事实, 企图掩盖事件真相。” 胡女士强调,蒙头推人撞柱不是游戏,就算是一宗意外,也不代表可豁免肇事学生家长及学校的责任。 她指,校长曾表示报告校董会,并与对方家长协商赔偿儿子换牙套费用,但是3个月下来了,一直没有赔付。 一度在学校附近举牌抗议 在校方迟迟未处理下,胡女士曾一度到学校附近举牌抗议,学校目前已经不让她进校门,并且关闭了她进入学校网页的账号。她还说:“学校刻意把儿子形容为说谎者,企图让他不受信任,亦不给同等机会参加活动,令儿子心理受到很大打击。” 《星岛日报》记者曾致电该所私校,但因学期结束,电话无人接听,电邮查询也一直未有回复。北温教育局指出,私校不在他们管理范围,由省省教育厅负责。 卑诗省教育厅发言人电邮回复本报指,他们正进行调查。省教育厅强调,正推动尊重与安全教育(ERASE)战略,以应对欺凌和促进安全学习环境,并将采用更新的网上匿名举报工具。 自从2012年以来,省府已经培训了18,000多名教育工作者和社区合作伙伴,以便应对欺凌和威胁。   校园欺凌有严格定义 家长如不满可诉诸法庭 有大温社工兼青少年辅导员指出,校园欺凌其实有严格定义,受害家长如果不满意学校的调查结果,可以考虑聘请律师提告。 大温社工兼青少年辅导员龙志光(下图),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表示,他无法评论具体个案,仅能通盘进行回应。他说:“校园欺凌具有严格定义,一般具有长期反复性和对象固定性等特征。欺凌行为一般是反复出现的伤害行为,学生之间在嬉戏时偶然造成的伤害,不能认定为欺凌。”   龙志光表示,校园欺凌包括身体欺凌、语言欺凌、社交欺凌、网络欺凌等。如果校方确实曾展开严谨调查,家长最好基于信任,最好接受学校调查结果,不适宜过度反应,因为小事化大,反而不利自己孩子在校园处境。 校方有责任保护学生 他强调,据《业主责任法》( Occupiers Liability Act)规定,校方及其员工需要对家长承担照顾责任,有责任保护学生。不过,如果孩子受伤,是由肇事同学造成,若对方家长拒绝赔偿,家长可考虑请律师提告。 龙志光举例,曾有学生调皮拿木头掷人,结果造成另一同学门牙断裂,受害家长报警调查处理,并聘请律师向对方家长提出起诉,要求适当赔偿。他说:“当然如果家长认为校方有责任,也有权向校方提告,但最好先咨询律师。” 他指,一般而言,若赔偿金额不大,往往都是由双方家长在校方调解下,私下和解,毕竟有时提告所需开支,远远超过赔偿金额本身,未必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