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13:09:46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欧莱雅

初創企業打敗全球美容一哥 歐萊雅賠了7個億!

去年全球护发市场总值达7450亿港元,到2024年将增至超过9000亿港元,是相当庞大的商机。 近期化妆品界爆出大卫击败巨人歌利亚的故事。美国联邦法院裁定,全球最大美容产品公司欧莱雅(L’Oreal)在一宗被指盗取商业机密和侵犯专利的诉讼中败诉,要向美国加洲初创公司Olaplex赔偿7亿港元。对于全球一哥来说赔偿事小,赔上名誉却兹事体大。 相反Olaplex则一战成名,估计无形收益远远超过7亿赔偿金额。如今全球女士都知道这间初创企业的漂染及护发产品,“正”到连美容界巨人都要不惜赔上商誉“抄桥”。香港更先知先觉,不少发廊早已引入Olaplex 产品。 事实上,去年全球护发市场总值高达7450亿港元。来自美容世家的Olaplex创办人克里斯塔尔(Dean Christal),今次随时“发”过猪头。 欧莱雅主席兼行政总裁Jean-Paul Agon今次打输官司,可说赔了夫人又折兵。 撰文:韦宁 欧莱雅与Olaplex的轇轕始于4年前。作为一家初创公司,Olaplex的漂染及护发产品推出不久即打响名堂,首半年取得的定单数量已经超过2万,深受美容界市场人士的注视,欧莱雅正是其中之一。 2015年欧莱雅向Olaplex提出收购。然而经过多月洽商,当年9月宣布告吹。翌年欧莱雅自行推出全新的漂染及护发系列,官司也由此而起。 2017年1月,Olaplex入禀控告欧莱雅,指其产品在护发方面,盗用了Olaplex两项专利,因而要求赔偿。 Olaplex指欧莱雅2015年提出收购时,双方曾经在美国加州举行会议,会上共同创办人兼行政总裁克里斯塔尔曾向欧莱亚分享机密资料,当时对方承诺会保密。 有指欧莱雅正是在那个时候,窃取了Olaplex在染发过程中的新护发技术机密资料,并用在自己其后推出的产品上,侵犯了Olaplex的专利。欧莱雅当然否认指控,指集团的技术团队早于2014年8月,即与Olaplex高层会面之前已萌生有关护发技术的概念,然后自行努力研发,绝非盗用别人的技术和专利。 来自美容世家的Olaplex创办人克里斯塔尔(右)今次不单获得巨额赔偿,公司更因此红遍全球美容业。 液体黄金杀入漂染市场 今次事件主角Olaplex的染发和护发剂,源于2014年加州大学圣塔巴巴拉分校两个高分子化学家柏利士尼(Eric Pressly)及霍克(Craig Hawker)。当年他们尝试把一种叫做Bis-Aminopropyl Diglycol Dimaleate的物质放进产品之中,成为独特的染发剂。后来欧莱雅见Olaplex产品广受欢迎,曾试图把两名研发出有关产品的科学家挖角,只是不成功。 这种物质能够在染发过程中,帮助强化或修补破损的蛋白质,最终变成Olaplex杀入漂染发市场的契机。 “漂”发即是将头发由深色漂成浅色,Olaplex是第一家将修复受损头发的护发产品推向市场的公司。 2014年,Olaplex推出名为Olaplex Bond Multiplier No. 1的染发修复产品,主要为漂染头发造成的伤害进行重生修复,结果一击即中。现时公司的产品风行80多个国家合共数十万间美容沙龙,甚至被誉为“液体黄金”。 全球一哥被指巧取豪夺 一间成立仅仅1年多的初创公司向全球化妆品龙头兴讼,不少人觉得不自量力。单计实力,欧莱雅市值接近11300亿港元。单是今年上半年,受惠于内地销售强劲,特别是电商平台,欧莱雅的营业额高达422亿港元,按年增长7.3%,是近10年最大半年升幅。同期毛利率也创下接近两成的新高,带动经营盈利劲飙一成二,狂赚253亿港元。 不过,财雄势大不一定赢到官司。经过长时间拉锯,美国特拉华州联邦法院陪审团上周终于裁定欧莱雅一项窃取机密,一项违反合约及两项侵犯他人专利罪名成立,须向Olaplex赔偿逾9000万美元,相等于约7亿1300万港元。 由于一些法律技术问题,Olaplex最终可能只能拿得到约3亿港元的赔偿。不过因为陪审团认为欧莱亚蓄意违规,所以法官将来仍有权大幅提高欧莱雅的赔偿金额。 无论如何,Olaplex打赢官司,对创初企业来说都是好消息,因为创意得到保障。代表律师形容这是一场“大卫挑战巨人歌利亚”的诉讼,结果是弱小的大卫赢出。今次诉讼亦反映商业世界的贪婪。就算是业界一哥,仍然会不惜一切巧取豪夺。 事实上,去年全球护发的市场总值高达7450亿港元,预期到2024年将会增至超过9000亿港元,增幅超过两成。除了欧莱雅外,日本的资生堂、美国强生等都大力拓展这个市场。有市场人士认为Olaplex今次赢了诉讼,反映挑战歌利亚并非不可能的任务,预计会鼓励更多初创公司进入市场,企图分一杯羹。 欧莱雅已表明会上诉,重申自己无辜。公司发言人强调:“Olaplex的指控毫无根据,无证据显示我们侵犯了他们的专利,以及盗用机密资料。”而今次裁决,只在美国本土有效,在欧洲及其他地方都不适用。 克里斯塔尔在美容世家长大,父亲(右)是化妆品经销商,拥有26间店铺。 误打误撞  “发”到飞起 年前创立的Olaplex,迄今仍是一间“小规模”公司,只雇用少于30名职员。公司没有开设实体店铺,甚至连广告也很少,只是靠网上销售。 然而这间初创企业竟迅速把产品炒热,连荷里活名人亦趋之若骛。 《纽约时报》甚至形容Olaplex是近年发式时尚的改革动力,横扫美国。这股旋风甚至已吹向全世界。 Olaplex创始人克里斯塔尔在美容世家长大。他的胞兄任职沙龙护发品牌Alterna和美黑沙龙California Tan。父亲是化妆品经销商,拥有26间店铺;母亲投资一间发廊。克里斯塔尔从小耳濡目染,学到不少美容和护发的知识。 克里斯塔尔并非一开始就涉足护发市场。他经营滑板和服装公司长达20年,2009年才毅然与妻子转行。他推出Olaplex可说是机缘巧合。当时他为家人接受干细胞诊断,因而认识了两位医生,得悉有一种医学用的紫外线反射性硅胶涂层,可用于染发和护发。他于是花了3年时间和大部分积蓄开发这项技术,希望能应用到美发行业上,最终杀出血路。

歐萊雅亞洲市場銷售額首超越西歐!

■欧莱雅在亚洲市场的销售额一季度首次超越西欧市场。图为民众在欧莱雅展台参观。新华社资料图片 欧莱雅在亚洲市场的销售额一季度首次超越西欧市场,得益于该地区对奢侈品需求的大幅升温。在许多欧洲经济体陷入停滞甚至萎缩的情况下,亚洲对欧莱雅的重要性几乎一定会持续上升。 这家美宝莲睫毛膏和Acqua di Gio Armani古龙水生产商所面临的市场格局转变,正是法国企业越来越依赖亚洲尤其是中国市场来保持增长的最新证据。十年前,欧莱雅亚洲销售额还不到其西欧市场的三分之一。 新浪美股报道,“增长基础确实不够普遍,”RBC分析师James Edwardes Jones在客户报告中写道。“但是鉴于事实证明欧莱雅有能力识别哪些业务可以带来最具吸引力的增长,并加以刺激和利用,我们很难再吹毛求疵。” 财报显示奢侈品具有韧性,在中国购物者需求大增推动下,销售阿玛尼、科颜氏和圣罗兰等品牌的部门实现了14%的季度增长。 与此同时,诸如汽车和电子产品之类的其他一些制造商则受到中国经济放缓的冲击。 “中国年轻一代的确爱好这些奢侈品牌。对我们来说非常积极,”首席执行官Jean-Paul Agon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表示。Agon称,西欧有一些改善迹象并可能在今年保持坚挺,“但与我们在亚洲看到的情况没法比”。 欧莱雅旗下销售卡尼尔洗发水和美宝莲睫毛膏等产品的最大部门营收依然落后。 这家全球最大化妆品生产商在收市后公告称,第一季度扣除汇率波动影响的营收增长7.7%,至75.5亿欧元(85.3亿美元)。分析师预测为74亿欧元。 欧莱雅2018年在中国取得了33%的业绩增长,创下14年新高。新华社报道,欧莱雅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早前在上海接受采访时透露了上述信息。从2015年起,中国一跃超过法国,成为企业在全球的第二大市场,中国市场对欧莱雅正起著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欧莱雅首席执行官的眼中,中国市场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市场“只是时间问题”。

全球美妝老大歐萊雅增長創十年新高 中國市場功不可沒

■欧莱雅三季度销售额增幅远超过分析师预期。资料图片   欧莱雅集团三季度增长率创十年新高。全球最大美妆集团欧莱雅集团最新发布的2018年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9月30日的3个月内,欧莱雅销售额同比增长7.5%至64.7亿欧元,增幅远超过分析师预期的5.9%。 根据财报显示,欧莱雅奢侈品部门期内的同店销售增幅为15.6%,活性化妆品部门的同店销售增长为13.1%,消费品部门的增幅为2.3%,专业产品部门销售额则同比增长1.5%。据《北京商报》报道,自今年以来,奢华产品和活性美妆部门的出色表现弥补了大众消费品部门的疲软。 据欧莱雅集团公布的2018财年上半年核心财务资料,集团销售额为66.1亿欧元,同比增长6.3%,净利润同比增长11.7%。其中,奢华美妆及活性美妆部门的可比销售额分别同比增长13%和12.9%,但专业产品和消费品部门增长放缓,分别同比增长1.4%和2.3%。 不仅如此,在全球范围内,药妆也是拉动欧莱雅集团营收的重要因素,在中国药妆市场也占有一席之地。2018年上半年,负责药妆业务的欧莱雅活性化妆品部门的销售额为12.31亿欧元,同比增长11%,增速仅次于高端美妆。它还是欧莱雅运营利润率最高的部门,达到26.5%。 此前在中国市场上,欧莱雅已投放了薇姿、理肤泉和修丽可三大药妆品牌,分别针对成熟消费者、面向年轻消费者和面向高端人群。2016年,欧莱雅还在上海推出了药妆集合店Derma Center。《中国药妆行业品牌竞争与投资机会分析报告》显示,包括薇姿、理肤泉和雅漾在内的3个药妆品牌,几乎占据了中国药妆市场份额的60%,并仍以30%的速度在增长。 对于未来欧莱雅集团在中国的发展,今年2月,欧莱雅中国首席执行官斯铂涵在欧莱雅中国年度战略沟通会上曾提出,“摩登中国美”将成为欧莱雅中国发展的关键字之一,具体表现在巩固对中国品牌承诺,对旗下收购的两大中国品牌——高端美妆羽西、面膜品牌美即的品牌创新和升级。 据悉,在2018年过去的10个月里,羽西已经面向市场推出了8款新品。除了一款“白芍精粹水”是升级版本,其余7款均为全新单品,包括江湖人称“小鲜瓶”的“灵芝鲜融双萃精华”、“白芍悦晰水滢素颜霜”、“灵芝活养精华妆前唇膏”、“羽西灵芝渐变腮红”等产品。 欧莱雅集团创立于1909年,总部设在法国巴黎,是世界上最大的化妆品公司之一。欧莱雅集团的业务活动遍及全球,在世界各地拥有多家工厂及研发和创新中心。自1997年进入中国市场以来,欧莱雅集团旗下拥有多个知名品牌,覆蓋护肤、面膜、防晒、护发、染发、彩妆、香水、卫浴、药房专销化妆品等众多领域,中国已经成为欧莱雅集团在全球的第二大市场。

全球女首富傳奇人生:揭秘歐萊雅舵手身家3000億

虽然生于大富之家,莉莉雅娜的人生绝不平坦。 对很多人来说,莉莉雅娜.贝当古(Liliane Bettencourt)名字陌生。不过其化妆品王国欧莱雅(L’Oréal)却是家喻户晓的大企业,旗下Lancme、Giorgio Armani、Yves Saint Laurent Beauty、Ralph Lauren、Shu Uemura等大品牌可说街知巷闻。 身为欧莱雅最大股东,莉莉雅娜.贝当古连续两年被《福布斯》评为全球女首富,坐拥三百九十五亿美元,即折合约三千零八十一亿港元的身家,不可谓不惊人。 虽然富可敌国,莉莉雅娜的人生却绝不平坦:幼年丧母,曾罹重疾,遇上飞机事故,双脚行动不便,被年幼廿五年的“贱男”骗财,晚年更卷入政治丑闻,上月终在一片争议声中与世长辞,享年九十四岁。 撰文:韦宁 设计:杨存孝 1922年在巴黎出生的莉莉雅娜,父亲尤金.史威拉(Eugène Schueller)是化验师。1909年,他研制出一种称为Auréale的合成染发剂,能够把头发染成多种不同色彩,打破当时妇女只能靠天然染料将头发染成红色和黑色的格局,结果“一剂风行”。 史威拉其后创立“法国安全染发剂公司”,即后来的欧莱雅,生意愈做愈大,逐渐成为头发护理产品的龙头企业。莉莉雅娜就在父亲生意风生水起时出生。 虽然生于富贵之家,莉莉雅娜的人生却毫不平坦。五岁时丧母,成为她的童年阴影。她曾忆述:“那个晚上,我被家佣唤醒,看见父亲跪在母亲的牀边抽泣……她离世后,家中再也没有音乐响起。” 二次大战后,莉莉雅娜患上肺结核,长期接受药物治疗下患上后遗症:轻微失聪。稍堪告慰的是在瑞士接受治疗期间,她结识了安德烈.贝当古(André Bettencourt),二人后来结成夫妻。 上世纪八十年代,莉莉雅娜再交上噩运。有次她乘坐私人飞机,准备前往布列塔尼的庄园,准备起飞时飞机突然失去气密功能,一扇机舱门撞伤了她的膝盖,要长时间住院接受手术和康复训练,自此行动不便。 欧莱雅拥有不少家喻户晓品牌,包括Lancome。 父与夫卷纳粹丑闻 晚年的莉莉雅娜也不太好过。1994年,她的丈夫、曾任弗朗斯、戴高乐及庞比度政府要员的安德烈.贝当古,被爆出二战初期曾加入法西斯团体“蒙头斗篷”(La Cagoule),又为纳粹刊物《法兰西土地》(La Terre Française)写过60篇反犹太文章。 一波未平,莉莉雅娜父亲尤金.史威拉同时被揭发于二战爆发前,支持“蒙头斗篷”,战时又创立反犹太的革命社会运动,并在德国卡尔斯鲁厄购入从犹太人手上抢夺而来的物业,原业主人则被送进奥斯维辛集中营。这幅地最后成为欧莱雅在德国的总部。 两宗丑闻接连曝光,虽然父亲早已离世,丈夫又早已对年轻时犯下的错误忏悔,但莉莉雅娜和家族的声誉已严重受损。 至2007年,“贝当古事件”被引爆。事缘莉莉雅娜的女儿弗朗索瓦丝.贝当古.梅耶斯兴讼,控告比莉莉雅娜后生25年的摄影师弗朗索瓦.马利.巴尼耶行骗,指他骗取莉莉雅娜大笔财富,当中包括塞舌尔一座小岛。 事件最后变成警方对巴尼耶的刑事起诉。扰攘了大约8年,两年多前,法庭裁定巴尼耶滥用信任及洗钱,判他入狱3年,并要赔偿1.58亿欧元,即约13亿5000万港元给贝当古家族。 就在骗财事件沸腾之际,莉莉雅娜卷入官商勾结丑闻。原来法国前总统萨尔科齐10年前竞逐总统宝座时,莉莉雅娜涉及一宗萨尔科齐的非法捐款。萨尔科齐否认行为失当,但丑闻足以令他在2012年的总统选举中落败,并失去起诉豁免权而被正式调查。调查方向是指他涉嫌利用莉莉雅娜“精神脆弱”时谋取竞选经费。事件最后不了了之。 全球女首富莉莉雅娜.贝当古(中)早前离世,她的庞大财富将会由女儿弗朗索瓦丝(右)继承。欧莱雅仍由行政总裁艾根(左)掌管。 涉官商勾结  在连串丑闻及争议声中,这名手执全球最大化妆品王国逾半个世纪的女首富突然离世,留下来的是继承权问题。2011年10月,医疗确认莉莉雅娜患有痴呆症和脑退化症,法庭遂判其独生女儿弗朗索瓦丝成为监护人。根据裁决,莉莉雅娜的财产,包括逾三成的欧莱雅股权,都被纳入她女儿控制的信托基金中。 根据裁决,莉莉雅娜外孙梅耶斯(Jean-Victor Meyers)有权处理她的个人事务。2012年,莉莉雅娜辞任欧莱雅董事,由梅耶斯继任。外界相信,梅耶斯将会正式接班。 外孙梅耶斯代替莉莉雅娜进入董事局后,欧莱雅即大肆收购,包括大陆“面膜第一股”美即控股。 事实上,梅耶斯坐正后,欧莱雅即大展拳脚。2013年8月,欧莱雅收购号称大陆“面膜第一股”的“美即控股”;去年7月,集团豪花12亿美元,即约93亿8000万港元,收购美国化妆品牌IT Cosmetics。今年初,欧莱雅再以现金过百亿港元,向加拿大药厂Valeant收购CeraVe、 AcneFree和AMBI三个护肤品牌。 除大肆收购外,梅耶斯又于3年多前,以约640亿港元回购瑞士雀巢手上8%股权。交易完成后,雀巢持有的欧莱雅股权降至约两成三,贝当古家族的股权则由约三成增至三成三,在欧莱雅继续独大。   全球五大女首富 根据《福布斯》,过去两年莉莉雅娜.贝当古一直占据全球女首富之位。她过身后,美国女首富爱丽丝.禾顿(Alice Walton)将取代她的位置。 爱丽丝.禾顿是美国大型连锁店沃尔玛(Wal-Mart)创办人森姆.禾顿独女,光靠继承得来的沃尔玛股份及每年派发的股息,她手上的财富已高达2630亿港元。 排在女富豪榜第三的是全球最大糖果生产商Mars创办人Frank Mars孙女Jacqueline Mars,身家估计达2100亿港元。排第四位的是Maria Franca Fissolo,其坐拥逾1700亿港元财产,很大程度是嫁得好。她继承了夫家Ferrero家族大笔财富。拜年佳品金莎朱古力、儿童恩物Kinder出奇蛋以至的嗒糖等,都是旗下著名品牌。 全球第五位的女富豪是德国的Susanne Klatten,身家逾1400亿港元。她和胞弟Stefan Quandt的财富同样来自继承父母的名牌车厂宝马约五成股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