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08日 星期一 19:39:24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毒品

中国政府会从宽处理谢伦伯格案吗?

赵朴不认为中国政府会从宽处理谢伦伯格案。 网上图片 本报综合报道 加拿大卑诗省男子谢伦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在中国被判死刑一案,联邦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已与中国驻加拿大大使联系,希望中国能从宽处理谢伦伯格案件。不过,根据一些熟悉中国国情的专家表示,推翻死刑的可能性仅一成,微乎其微。 方慧兰表示:“我们已经与中国驻加拿大大使谈过。加拿大在死刑方面的立场长久不变。正如加拿大人所知,加拿大没有死刑。我们认为这是不人道和不恰当的,加拿大人无论在何地被判死刑,我们都会反对。” 谢伦伯格的死刑,导致加拿大与中国紧张的外交关系进一步升级。 当被问及总理杜鲁多是否该致电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时,方慧兰说,两国政府部门都密切保持联系,相关问题正在讨论中。“我自己两次和中国大使通话沟通,我们与中国政府正多方联系,保持这种对话非常重要。” 5年前另一加拿大人也遭处决 星报报道,2014年底有两个加拿大华裔公民因毒品走私而遭判死刑,其中一人持中国证件入境,中国不视其为加拿大人;另一人持加拿大护照进入中国,有获得领事服务。当时的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与总督庄斯顿(David Johnston)都介入此案希望中国从宽处理那个加拿大人。 前加拿大驻中国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披露这段往事说,就在得知此加拿大人将被处决前一天,总理哈珀还写了一封私人信件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中国从宽处理。但中国隔天还是处决了这个男子。 赵朴认为,这次加拿大向中国提出宽大处理的要求,也不会改变中国政府的态度。 方慧兰强调,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是非常长久的,两国应该继续向前发展,但“这的确是一个艰难的时刻”。另一方面,谢伦伯格的律师张东硕表示会提出上诉。长期关注中国司法的对话基金会负责人卡姆(John Kamm)表示,在中国上诉成功率不到15%,而推翻死刑判决的上诉就更少,还不到10%。 加中关系回暖或有帮助 CBC报道,卡姆创办的对话基金会是一个非牟利民间组织,主张通过对话与合作的方式,来改善中国在押囚犯的境遇。他正在向谢伦伯格的家人提供协助,但是对谢伦伯格通过上诉保住性命并不乐观,认为唯一的希望是加中关系的回暖。因为高级法院不一定会立刻审理上诉,这可能会拖几个月,甚至几年,如果在这期间加拿大和中国的关系好转了,中国可能会决定不执行死刑判决。 如果谢伦伯格提出上诉,负责审理的是辽宁高院。如果辽宁高院维持死刑原判,执行之前还要经过中国最高法院的复核,这个过程不会很短。卡姆认为,如果上诉审理迅速进行,对谢伦伯格的命运来说就不是好兆头。 卡姆表示他不会放弃为谢伦伯格争取减刑的努力,并希望加拿大政府和联合国有关组织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他说,当其他国家做了什么不符合中国利益的事时,中国政府喜欢说这件事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杜鲁多现在应告诉中国政府,这件事损害了加拿大人对中国的印象。

中加关系恶化 接下来事态发展三种可能

作者:牛弹琴 (一)   终于,中国对加拿大对真格了。   因为之前的一些行动,譬如,紧急召见大使,提出严正交涉,表达强烈抗议,感觉主要还是语言层面的。   但1月15日,开始采取实际行动了。媒体是这样报道的:   据外交部领事司消息,近期,加拿大发生中国公民被加执法部门以第三国要求为由任意拘押事件。外交部和中国驻加拿大使领馆提醒中国公民结合自身情况,充分评估前往加拿大旅行的风险,近期谨慎前往加拿大。如遇紧急情况,请及时联系中国驻加使领馆寻求协助。   后面,还附加了外交部和中国驻加使领馆的联系电话。加拿大   这应该是特殊时间、特殊背景下,一次特殊的风险提示。至少几个看点吧:   1,发布警示的起因,毫无疑问是孟晚舟事件。说得也很明白:“近期,加拿大发生中国公民被加执法部门以第三国要求为由任意拘押事件。”除孟晚舟外,没有其他能对号入座的事情。   2,外交部由此提醒中国公民,去加拿大有风险,要“近期谨慎”前往。也就是说,如果觉得不妥当,就别犯傻去冒险了。   3,孟晚舟去年12月1日被拘押,中方到了1月15日才发警示,显然还是保持了足够的耐心,并进行了充分的沟通,但最终觉得,还是发出警示吧,别让中国公民冒险了。   当然,很多人可能要问,中国不是已经采取行动了吗?   譬如,依法逮捕了两名加拿大人迈克尔和康明凯,还判处了一名加拿大毒贩谢伦伯格死刑。   必须注意到,上面的这一系列行动,虽然在加拿大看来,也是中方基于孟晚舟事件的报复,但就中方而言,这与孟晚舟事件无关。   按照中方的说法,两名加拿大人被捕,是因为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   至于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那是因为他罪大恶极,贩卖毒品达到了222公斤。再说了,中国对贩毒从来不手软,光被执行死刑的日本毒贩,应该就已经有6人了。   但直接针对孟晚舟事件,中方这次发出安全警示,显然还是一个大动作。 西方漫画,可能政治不正确,看看还是蛮有意思的   (二)   对中方来说,这更是来而不往非礼也。   因为在加拿大毒贩被判死刑后,加拿大立刻更新旅游警示,警告加拿大公民前往中国时“保持高度警惕”,因为加拿大人可能在中国承受“任意执行法律的风险”。   15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华春莹就这样反击:   加拿大政府确实应该向本国公民发布一个提醒,但不是提醒他们来中国可能面临危险,而是提醒加拿大公民千万不要到中国来从事走私贩毒这样的严重罪行。如果来中国从事这样严重的犯罪行为,那一定会面临严重后果!   加方发布所谓提醒有点贼喊说贼。实际上,以所谓法律为由任意拘押外国公民的恰恰是加拿大,而不是中国。   华女士确实也够犀利:   1,加拿大确实应发提醒,但不是提醒他们在中国有风险,而是别来走私贩毒了。如果那样干,后果很严重!   2,加拿大的指责,完全是贼喊捉贼。也就在当天发布会上,她还用“此话差矣”,评点加拿大方面说中方“随意”判决!   3,有些人的指责,其实是偏见和恶意。也难怪中国驻加拿大大使此前发飙:有些人习惯于傲慢地采取双重标准,归根结底还是“西方中心论”和“白人优越论”在作祟。   斗争是很考验功夫的。别忘了还有另一个大背景。   在美国等西方国家,阿片类药物滥用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特朗普就曾因此发誓,必要时就该对这些毒贩判处死刑。   中美元首阿根廷会晤后,记得白宫当时的声明中,就有这么一句:“非常重要的是,中国以一种高尚的人道主义姿态,同意将芬太尼指定为一种受控物质,这意味着向美国出售芬太尼的人将受到中国法律规定的最高刑罚。”   中国这样做,美国很感激。   最高刑罚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死刑。   按照中国法庭披露的信息,这个谢伦伯格,犯下的罪行,还不是向中国人兜售毒品,其实是试图走私到西方国家。   一方面,几乎是请求中国要严打类似毒品走私;另一方面,中国动真格最高刑罚了,西方就不自在了?   那不是自己打脸了不是?国际政治还是很有意思的吧。   让加拿大尤其尴尬的是,就在指责中国“随意”判决的几乎同时,有加拿大媒体就披露,就是这个谢伦伯格,2003年和2012年,也是因为贩毒,分别被判入狱6个月和16个月。   因此,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毒贩。   还是再次引述那位加拿大人的评点吧:   作为一个加拿大人,我对他没太多同情。我没有空洞的爱国主义,他是一个毒贩,多少人死于这种阿片类药物……或许,这向那些毒贩发出了一个很好的信号:不管你来自哪里,总有一颗子弹在等待着你!   加拿大没有子弹,中国不能手软。   (三)   斗争还在继续。   孟晚舟事件后,1月15日,任正非第一次接受外媒采访。据英国《金融时报》,任正非说:   “我依然爱我的祖国,我拥护中国共产党,但我绝不会做任何有损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事情。”   他表示,华为“从来没有从任何政府接到关于提供不适当信息的请求”。另据外媒,任正非还表示,他“非常”想念自己的女儿,并坚信自己女儿的案子将以正义的胜利告终。   这显然也是有针对性的:主动澄清,也是反击所谓华为参与间谍活动的各种指控;展现亲情,也是在向加拿大方面喊话。   对加拿大来说,现在应该也有点骑虎难下,孟晚舟在它们手里不假,但感觉它们手里握着的,其实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留给加拿大的时间其实不多了。按照美加之间的引渡条款,美国有60天时间提出引渡申请,孟是12月1日被拘押的,推算下来,美国提出引渡申请的最后期限是1月29日。   毕竟,这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很多加拿大人都在埋怨,美国方面的指控,百分之二百是有政治目的,某些加拿大人没脑子,夹在中美之间成了炮灰。这显然不是法律的问题。   接下来的事态发展,不外乎就三种情况:   1,美国不引渡,加拿大放人。这算是最理想结果,加拿大估计也可以大舒一口气;对孟晚舟来说,也算是有惊无险。   2,美国要求引渡,加拿大拒绝。但这也意味着长时间的法庭斗争,会很惊心动魄,并影响到民众情绪和国家关系。   3,美国要求引渡,加拿大同意。中方必然会反弹,加拿大也必须认真掂量掂量可能的后果。   后果会怎么样?肯定还不是现在这么简单!   别忘了,人民日报评论此前就说过一句狠话:中方不会惹事,但是也决不怕事,谁也不要小看中国的信心、意志和实力。   斗争形势很复杂。但这就是2019年,历史将会记住这一年的。

庭审现场图曝光:加拿大籍毒贩中国走私毒品被判死刑

2019年1月14日,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加拿大籍被告人罗伯特·劳埃德·谢伦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以下简称谢伦伯格)走私毒品案依法进行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以走私毒品罪判处被告人谢伦伯格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8年11月2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走私毒品罪判处谢伦伯格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十五万元,驱逐出境。谢伦伯格不服,提出上诉。12月29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辽宁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认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为从犯和犯罪未遂并从轻处罚明显不当,经审理,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将案件发回原审法院重新审判。大连市人民检察院补充起诉了新的犯罪事实。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对此案公开开庭审理。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凯姆、史蒂芬与“周先生”(均在逃)等人实施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控制着中国境内平安银行、招商银行的两个账户,为其毒品犯罪提供资金支持。2014年10月中旬,凯姆雇佣翻译许某为其工作,指使许某到大连市租赁仓库、订购轮胎,接收“周先生”、简祥荣(因运输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另案判处无期徒刑)从广东省运往大连市的藏有222包冰毒的20吨塑料颗粒并放入仓库,同时告知许某,将委派一名外籍人士处理此批货物。 11月19日,凯姆指派谢伦伯格到大连与许某会合,拟将毒品藏匿在轮胎内胆中走私至澳大利亚。此后,谢伦伯格要求许某带其购买了用于将毒品与轮胎内胆重新包装的工具,订购了轮胎、内胎和二手集装箱。谢伦伯格查看货物、评估工作量后,将船期由11月更改为12月。27日下午,谢伦伯格给麦庆祥(因运输毒品罪被另案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打电话,要求其帮助另找仓库存放毒品。麦庆祥随后给大连仓储经营商户打电话联系仓库事宜。 29日,许某向公安机关报案。谢伦伯格察觉后,于12月1日凌晨离开酒店前往大连机场准备逃往泰国。途中,谢伦伯格扔掉手机SIM卡、更换新的SIM卡。当日13时,飞机经停广州时,谢伦伯格被公安机关抓获。经鉴定,公安机关查获的222包冰毒净重222.035千克。   经审理还查明,2014年11月中旬至12月初,“周先生”指使简祥荣两次雇车将混装有毒品的货物从广州运至杭州,简祥荣、史蒂芬、麦庆祥分别负责接运。12月5日,公安机关将麦庆祥抓获,查扣501千克冰毒。在上述犯罪期间,凯姆、史蒂芬与“周先生”等人控制的两个账户多次向简祥荣、麦庆祥等人账户转款用于相关支出。   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物证照片、书证、现场勘查笔录、毒品鉴定意见、另案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等证据,证人许某出庭作证。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谢伦伯格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伙同他人走私冰毒222.035千克,其行为构成走私毒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谢伦伯格系主犯,且系犯罪既遂。根据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严重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有关规定,以走私毒品罪判处被告人谢伦伯格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审判长在宣告判决时,当庭告知被告人如不服本判决,有权在接到判决书第二日起十日内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案件审理期间,人民法院依法保障了被告人在诉讼过程中的辩护、翻译等各项权利。开庭前,人民法院依照相关规定通知了加拿大驻华使馆,该馆官员到庭旁听。各界群众、部分中外媒体记者50余人旁听了庭审和宣判。 来源:新浪新闻

青少年滥毒报告出炉 因毒品死亡数字翻倍 最小才10岁

■ 查尔沃思称,原准备明年春季才公布报告,但政府亟需就相关政策作决定,故提早公开。 图文:星岛日报温哥华记者沈雯洁 卑诗儿童及青年代表查尔沃思(Jennifer Charlesworth),周四公布青少年滥毒问题报告,显示本省去年有24位青少年的死因与鸦片类毒品有关,年龄最小仅为10岁,死亡人数是2016年的两倍。这份报告向省精神健康和癖瘾厅、儿童及家庭发展厅提出五项建议,旨在把青少年滥毒危害降到最低,保护青少年健康。 这份报告名为“是倾听的时候:青少年对滥毒问题的看法”,由卑诗儿童及青年代表(简称:RCY)查尔沃思,于周二提交给卑诗省议会,报告提到去年共有1,452个省民滥毒死亡,其中青少年(10至18岁)占24人。 报告综合来自18个社区,共100位青少年的观点,每位受访者对滥毒问题均发表看法,也提出建议。查尔沃思指出,青少年滥毒现象极为普遍,去年其办公室收到154份滥毒伤亡案例,数量几乎是前年的两倍。然而死亡仅是问题的一部分,最严重的是每天都有青少年尝试吸食毒品,相关部门应采取一系列保护行动。 滥毒与成长环境有关 查尔沃思表示,青少年滥毒与成长环境有关,例如家庭成员和社会群体的忽视,都会导致未成年群体借着毒品来消除精神压力,其中原住民群体受到的损害最严重。报告还向精神健康和癖瘾厅,以及儿童及家庭发展厅提出五项建议,其中一项是呼吁政府资助和开发一系列支援服务,满足来自不同文化背景青少年的需求。 查尔沃思称,许多青少年不了解能获取相关服务的地点,提供一份写有滥毒服务的清单,是最理想的方式。报告还建议,精神健康和癖瘾厅对寄养家庭的父母,开设有关滥药支援服务的培训课程。 省精神卫生及癖瘾厅长达尔茜(Judy Darcy)表示,将与儿童及家庭发展厅合作,仔细阅读报告提出的建议,也会与卑诗省儿童及青年代表合作,持续重视滥毒危机,改善青少年心理健康与滥毒问题。 她说:“我们将密切关注该如何借着支援服务,满足年轻人的需求,并帮助他们重建希望。此外,还着重育儿福利和住房供应问题,通过创建良好物质保障,减少青少年滥毒可能性。”

大麻是“入门毒品”?安省医学会主席言论遭批后又改口

■■亚蓝医生的言论引起争议。CBC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安省医学会(Ontario Medical Association)主席亚蓝医生(Nadia Alam)周六表示,收回她早前声称休闲大麻是一种“入门毒品”(gateway drug)的言论。 亚蓝上周四接受加拿大广播电台(CBC Radio)访问时曾指,对休闲用大麻上瘾的人,可能出现焦虑和逃避现实等的负面情绪,更会导致他们使用如可卡因等的更剧烈毒品。 不过,亚蓝的言论随即遭到一些医疗同业的批评,她在周六改变口风,承认自己误解了某些资料,并感谢一些医生纠正她的错误。 在伦敦社区间卫生服务中心(London InterCommunity Health Centre)担任医生的塞雷达(Andrea Sereda),不认同亚蓝的言论。塞雷达指,吸食硬性毒品的人,通常有一些特殊的“入门经历”(gateway experiences),例如贫穷或经历创伤等,而不是因为吸食“入门毒品”。 亚蓝说,塞雷达医生长期为边缘社群服务,接触很多吸毒者和戒毒者,她认同塞雷达医生的看法。但亚蓝强调,休闲用大麻确实存有多种不应被忽视的风险。她又指,休闲用大麻与医疗大麻不可以相提并论,对于休闲用大麻所引起的风险,应该拿出来讨论。

多市城西枪支毒品黑窝被一锅端 9人被捕检控279项罪

■■警方在行动中搜出枪支和毒品。多市警方   星岛日报记者 多伦多警方上周在城西一住宅内搜出多支手枪、毒品及一批现金,9人被捕,包括一名16岁少年。众被捕疑人要面对警方落案检控合共279项罪名。 多伦多警方遏止枪械暴力组(West Command Gun Violence Suppression Unit,GVSU)怀疑一名男子涉嫌贩卖毒品向他展开调查。随后,警方根据受管制毒品及物品条例,找到该名男子在Rexdale Boulevard与27公路附近的住所地址。 警方遂于9月14日星期五持搜查令到上述地点,将刚出门的一名男子拘捕。 16岁少年亦遭拘捕 同日,遏止枪械暴力组、23分局重案组及23分局社区回应组警员,在该住宅展开搜查,在没有遇到反抗情况下,搜出一把9毫米口径Glock 26手枪,一把FN HERSTAL BELGIUM手枪,约100克可卡因及大约1万元现金。 ■■警方在行动中搜出枪械和毒品。多市警方   警方在行动中,拘捕9名多市居民,包括22岁Travis Walker,25岁Gersan Landeros-Martinez,20岁Thomas Duncan-Williams,27岁Muzamil Addow,28岁Tyson Walker,26岁Jovan Walker,26岁Tristen Bailey,31岁Damian Vassell及一名16岁少年。 被捕9人被落案起诉共279项刑事罪名,包括藏有可卡因作贩毒用途、不小心藏有枪械、藏有未经登记注册无牌枪械、藏有违禁物品、藏有非法篡改骗号枪械、违反保释令、保释期间藏有枪械等。众人已于上周六在旧市政厅法院过堂。

多伦多卫生局:支持所有毒品非刑事化!

图片来源:phs.ca 加通社报道,多伦多卫生局(Toronto board of health)今日决定:请求联邦政府非刑事化所有个人使用的毒品。 日前,多伦多健康医疗主任(medical officer of health)在一份报告中建议市政府请求联邦政府将吸毒现象当做公共健康问题,而非刑事犯罪。 加拿大卫生局表示,政府目前还没有将所有毒品非刑事化或合法化的打算。 (智苏编辑)  

多伦多卫生局今日投票决定:是否请求联邦让所有毒品合法化?

加通社图加通社消息,多伦多卫生局(Toronto Board of health)今天将投票决定是否请求联邦政府将所有个人用毒品非刑事化。日前,多伦多健康医疗主任(medical officer of health)在一份报告中建议市政府请求联邦政府将吸毒现象当做公共健康问题,而非刑事犯罪。Eileen de Villa博士的报告建议让所有个人用毒品的收藏非刑事化,并建立相关治疗、危害预防及危害减少等服务。加拿大卫生局表示,政府目前还没有将所有毒品非刑事化或合法化的打算。(智苏编辑)

多伦多滥药危机 医官建议将毒品非刑事化 甚至合法

■■多伦多去年共有303宗服用鸦片类过量死亡个案。CBC 多市卫生官周一指药物问题是公共健康问题,呼吁将所有个人使用的药物非刑事化,甚至可能合法化,以此遏止不断上升的鸦片类相关死亡及过量服食药物等。 多市卫生官迪维娜(Eileen de Villa)呼吁联邦政府扩大危害预防策略,包括取消小剂量药物的法律处罚,以及组织一个工作组研究像酒类一样规管所有药物的可能性。 她指出,证据显示,服食药物刑事化实际上加剧了该市鸦片类过量危机,因为这会令人不安全地使用药物,而对那些有兴趣寻求帮助、解决鸦片类药物使用障碍的人来说,也造成了障碍。 福特把重点放瘾癖康复 周一发布的这份报告是在对用药者和他们的朋友、家人以及社区进行访问以及独立研究后作出的。 报告称,刑事化导致药物使用者被迫转向高风险行为以避免被发现,增加了过量服食以及共用针头感染的机会,扩大了暴力非法市场,以及执法成本的增加。 迪维娜表示,药物问题可能会影响到每一个人,尤其是边缘人士,他们经历贫穷、无家可归以及有精神问题的困扰,因此药物问题不是犯罪问题,而是公共健康问题。 全国各城市都为遏止鸦片类危机而实施减少危害的策略,不过多伦多的监督毒品注射点却前途未卜,因省长福特(Doug Ford)对此非常反对,其政府反而会将重点放在康复方面。福特承诺会在十年内花费19亿元用于精神疾病和成瘾症。 多伦多去年共有303宗鸦片类过量死亡个案,比2016年增加了63%,较2015年增加超过一倍。

加国黑市处方止痛药少了 但另一个问题来了

芬太尼类药物。资料图片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星岛日报 大量处方止痛药流入黑市是让加拿大卫生部门头疼的问题,虽然采取了一些措施后这问题有所缓解,但另一个问题却变得明显了,就是近年来死于毒品过量的加人数量猛升。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在2012年到2017年,本国医院和药房上报加拿大卫生部的止痛药丢失数量大幅上升,这些丢失的止痛药中大部分流入黑市,成为瘾君子愿意付高价购买的毒品。因为这些正规制药厂生产的止痛药剂量稳定、没有掺杂芬太尼等乱七八糟毒品的问题,被认为是相对安全的毒品。 为了解决医院和药房止痛药大量丢失的问题,加拿大的药房普遍加强了安全措施,采用延时开启的药品保险柜;加拿大2015年给医生发布了新的开处方止痛药的指导规则。这些措施对减少止痛药的丢失和流入黑市,起了明显的作用。 瘾君子转吸替代品 死亡个案上升 例如在卑诗省,近年医生开出的处方止痛药大量减少,流入黑市的止痛药数量也相应减少。卑诗省医院和药房上报丢失的止痛药数量,从2015年的10万片/盒,猛跌到2017年的5千片/盒,这与卑诗省药房普遍使用延时开启药品保险柜有很大关系。因为即便按照抢匪的要求解锁了保险柜,但保险柜不会马上打开;一般情况下,劫匪等不到保险柜打开就跑掉了。 但问题是,瘾君子不会由于有关方面加强了对止痛药的管理就突然戒除毒瘾,他们会寻找另外的毒品作为替代品。 浅尝容易 辄止困难 加拿大大城市街头既容易找到又很便宜的毒品是芬太尼,或者是掺有芬太尼及卡芬太尼的毒品;这些是十几个月来导致不少加人因吸食过量致死的主要毒品。 今年头5个月卑诗省已经有超过600人死于滥毒,其中绝大多数使用的是芬太尼或卡芬太尼毒品。而去年有约1,500人死于毒品过量。 麦恩斯(Dana MacInnis)数十年前踢足球时损伤了腿部韧带,虽然经过手术治疗,但仍需要止痛药对付时不时到来的疼痛。医生给他开的止痛药逐渐失去疗效,增加剂量和更换止痛药后仍然遇到同样的问题。 麦恩斯决定尝试一下街头出售的止痛药,虽然他知道这样做有风险,但他告诉自己只是尝试一下,而且是浅尝辄止。 麦恩斯说,对于初次尝试在街头购买毒品的人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困难,只需要观察一段时间,看看哪些人在交钱、哪些人在供货,然后过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找个没人的地方去吸食毒品就成了。 第一次用毒品感觉不错,你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但过了几个周末你又去了街头,这次买了两天的剂量,因为想今天用一次、明天再用一次,然后就再也不来了。 但几个月以后又去了,他对自己说隔了这么长时间了不会上瘾了;这次买了3天用的毒品;就这么不知不觉就成了瘾君子。 麦恩斯称,在黑市处方止痛药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贵的情况下,他开始尝试替代性毒品,这让他已经有3次差点由于毒品过量而送命。他现在已决心戒毒,一方面开始在街头安全注射中心做义工,一方面准备在医生的指导下开始美沙酮戒毒疗程。

万锦一处民宅变毒窟 夫妇贩卖多种毒品价值超40万!

■警方展示在搜查行动中检获的毒品。 约克区警方提供 星岛日报记者 约克区警队有组织犯罪及枪械、帮派和缉毒品组人员,日前在万锦巿两间住宅房屋搜获总市值超过40万元的多种毒品,一对夫妇被捕。由于藏毒之所有两名儿童居住,为保护儿童身分,警方未有公布疑犯姓名及藏毒地点。 警队发言人妮歌尔(Cst. Laura Nicolle)表示,警方接获线报,指有一男一女涉嫌贩卖各种毒品,于是交由有组织犯罪及枪械、帮派和缉毒组展开调查。探员在行动中发现疑犯贩卖的毒品,分别储藏在万锦市两间住宅房屋。探员也发现疑犯夫妇与两名子女居住在其中一个毒窟。 ■警方展示在搜查行动中检获的大麻。 约克区警方提供   两屋内储存芬太尼狂喜等毒品 警方取得法庭搜查令后展开搜查行动,在这两间房屋起出大量毒品。高级探长伯福特(Doug Bedford)表示,由于现时不少毒品掺杂有芬太尼(Fentanyl),为警员的安全,搜查毒品时会使用手提仪器,确定毒品是否有芬太尼成份。初步发现部分搜获的毒品含有芬太尼。 警方在行动中搜出的毒品,包括:704克安非他命(Methamphetamine)、1,110克K仔(Ketamine)、653克可卡因、617克迷幻药(MDMA)、426克相信含有芬太尼的海洛英、28克狂喜(Ecstasy)、26粒狂喜丸、161粒摇头丸(MDMA)、11.5公升迷奸水(GHB)以及21磅的大麻。 ■警方搜到的毒品。约克区警方提供 43岁男疑犯和40岁女疑犯分别被落案控告10项第一类藏毒可供贩卖用途,和1项第二类藏毒可供贩卖用途。 案件仍在调查,警方呼吁民众致电1-866-876-5423内线7817直接与有组织犯罪及枪械、帮派和缉毒品组联络,或以匿名方式向灭罪热线1-800-222-TIPS(8477)提供线索。

警方雷霆扫黑缉百万元毒品 还有这么多五颜六色的真家伙!

■■拉玛(左一)指,部份枪械五颜六色,容易令人误以为是玩具枪或水枪。星报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多伦多警方宣布,周四针对一个帮派团伙展开的突击行动,缴获78支枪,以及价值120万元的毒品,总共拘捕75人,将落案起诉超过1,000项控罪。部份缴获枪械五颜六色,容易令人误以为是玩具枪或水枪。 ■■警方向传媒展示缴获的大批枪械。星报   多伦多警队周四清晨出动逾800警员,突击扫荡一个活跃于大多伦多市多个地区的街头帮派组织Five Point Generalz。警方表示,该项称为“巴顿行动”(Project Patton )的计划,事先经过9个月的调查及筹画,突击搜查的地点包括多伦多、杜咸区(Durham),约克区(York)和皮尔区(Peel)。 武器由美国佛州流入 多伦多副警察总长拉玛(Jim Ramer)周五向传媒表示,行动中共缴获78支手枪、3支长枪、270发子弹,以及一个枪支制造装置,拥有足够的零件可以制造更多的枪支。这批武器由美国佛罗里达州流入多伦多,部分全新未用,市值超过20万。部份枪械五颜六色,容易令人误以为是玩具枪或水枪。 警方表示,这些手枪在佛罗里达州的成本是500元一支,在多伦多每支可以卖到4,000元。其中有60支枪是在一个月前,从一辆自安省康和巿(Cornwall)开往多伦多的汽车后背箱中查获的。警方相信,这些枪支原本将分配给Five Point Generalz成员及其他人。这也是警方在单次行动中查获的最大一批枪械。 警方同时起出大批毒品,总值120万,当中包括可卡因、芬太尼(Fentanyl)、卡芬太尼(Carfentanil)、海洛英、大麻,以及184,000元现金。 ■■警方查获的大量毒品及现金。加通社   帮派涉大量严重罪案 拉玛表示,警方打击的这个帮派,涉嫌参与大量枪械及毒品活动,还有谋杀、企图谋杀、性侵犯、枪击及行劫等。 警方相信,此次行动已经重创这一帮派组织,合共拘捕75名嫌犯,包括该组织的最高头目,各人被起诉超过1,000项罪名,包括贩运、非法拥有枪支和参与犯罪组织等。 7成黑枪来自美国 大批走私犯境难堵截 ■多伦多警队情报组前探长苗延建   关于来自康和市的60支黑枪,多伦多警队情报组前探长苗延建表示,警方在同一次行动同一地点缉获这么多黑枪的情况十分罕见,显然是由有组织犯罪集团经营,这些黑枪相信会透过拆家卖给市内犯罪份子。 他称康和市一直是犯罪集团在美加两地的走私黑点,包括私烟、黑枪、人蛇及毒品的跨境走私。主要是康和市与美国的边界之间,是一个美国土著保留区,美国警方在该区域执法有一定难度,加上两国边境有一条阔长水道,两国边防执法向来有一定程度的困难,不法之徒避过当局检查走私货品较为容易。 黑市价20年涨20倍 他称一直以来,多伦多匪徒所用的黑枪,有70%是来自美国,30%是一些失枪。 多市警方指一支黑枪在美国售500元,偷运至加国由拆家买给用家时价格高达4,000元。苖延建指出,黑枪在多市的市价确实涨价很多,在20多年前一支黑枪的售价才200元。他不能确定其中原因,估计可能枪的类型升级。而且近年黑帮用枪犯案多了,亦可能是黑枪涨价原因。据统计,多市凶杀案超过一半涉及枪械,可以推测黑帮份子动不动就用枪,导致需求增加而涨价。 苖延建强调,边境执法人员所用的侦察走私技术及工具日益先进,各市警方又成立枪械调查组堵截黑枪。加上以往歹徒利用邮局不检查邮包的方便,把黑枪分拆成多个部件分多个邮件寄出,但现时邮局对检查外国入口邮包,有了一套十分有效的检查方法,变相把这种邮寄黑枪方式堵截了,相信这些都是黑枪市价暴涨的原因之一。

持枪藏毒 不存在的 周立波只判违反交通

(图片:新浪娱乐) 本次庭审结果宣判正式撤销周立波持枪涉毒案,检方选择撤诉,法官判周立波无罪。 新浪娱乐讯讯 据媒体报道北京时间6月4日晚上10点,周立波涉毒持枪案在纽约州拿骚县地区法院第11次开庭,周立波承认开车打手机,因此他因交通违章罚款150美元(约960人民币),其他四项指控,包括二级非法持有武器罪(子弹上膛)、非法持有火器罪、四级非法持有武器罪、非法持有管制物品罪都不成立。     周立波挥手致意(图片:新浪娱乐)   当庭只字未提枪和毒品,本次庭审结果宣判正式撤销周立波持枪和涉毒指控,法官判周立波无罪。周立波对结果表示满意,不会提起上诉。 (来源:新浪娱乐)

多伦多开展反吸毒运动 呼吁正视关注瘾君子

■■多市公共卫生部门推出关注瘾君子活动,冀市民对服用毒品者及其家人减少偏见及歧视。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 鸦片类毒品肆虐已成为多伦多及其他加国大城市公共健康重大议题,多市公共卫生部门昨推出“关注瘾君子”活动,冀市民对服用毒品者及其家人减少偏见及歧视,对毒品议题也不要避而不谈,鼓励市民开诚布公地彼此讨论毒品祸害,做到理解才可协助吸毒瘾癖者。 多市公共卫生部门是次针对协助服用毒品瘾癖者不被社会孤立的活动,获卑诗省停止滥药活动所启发与共享成功例子之协助。 多市政府形容鸦片类毒品滥用危机不容忽视,安省法医办公室公布的最新资料显示,多伦多去年5月至10月的5个月期间,市内有187宗因滥用鸦片类毒品致死事故,数字是前年同期双倍,显示若市府与市民不共同努力,正视鸦片类毒品滥用问题,或会有更多人士因此死亡。 市府盼对话讨论毒品与滥药问题 多市卫生官迪维娜医生(Dr.Eileen de Villa)指出,不少市民对滥药与毒品问题,避而不谈,甚至当他们得悉身边亲人有滥药习惯,会选择秘而不宣,为免遭其他人歧视与孤立,但此举却令滥药者更依赖药物麻醉自己,令此问题更加严重。 她期望市府能透过该“关注瘾君子”活动,鼓励更多市民透过认识、了解及沟通,向滥药人士及其家人抱持开明态度,消弭对上述人士之歧视与漠不关心﹔同时多市市府会透过各种途径,让市民与青少年讨论毒品滥用问题,迪维娜医生称明白要与下一代讨论此问题,颇是敏感与困难,但相信此举能有效防止青少年堕入滥药陷阱。 市府同时希望透过开诚对话,讨论毒品与滥药问题,更可以协助沉沦毒海人士,因获得他人包容接纳,而脱离毒网,或能救回不少瘾癖人士性命。

神秘行李箱飞机运抵多伦多 内藏100公斤冰毒

■■ 其中一个可疑行李箱的X光检查影像。CBSA网站图片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昨天公布,4月中在抵达多伦多的一班飞机之载运行李内,检获大量毒品,包括多达100公斤冰毒及4公斤海洛英。 边境服务局表示,4月17日(周二)局方人员对一班从墨西哥飞抵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Toronto Pear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航机所载运的行李,进行例行检查。 关员透过X光仪器,发现其中三个行李箱有异常状况,于是将它们送往作第二轮检查。 连同4公斤海洛英分藏三行李箱 当三个行李箱被关员打开后,每个箱内均放有一个黑色尼龙运动袋,在运动袋内再发现一些用透明及胶纸封贴的胶袋,这些胶袋内分别藏有冰毒(methamphetamine)及海洛英(heroin)。 经局方人员点算,是次检获冰毒共有100公斤,海洛英则有4公斤。该两批毒品随后已被送交加拿大皇家骑警处理。 边境服务局大多伦多地区总监维高域(Goran Vragovic)称,局方人员在验查违禁品方面一向培训有素,今次是一宗重大数量毒品的搜获。 局方指出,由今年1月1日至4月17日期间,局方人员在大多伦多地区已有6次检获疑是冰毒,包括上述个案,总量逾108公斤。同期,局方人员在大多伦多地区检获疑是海洛英个案有16宗,总量超过43公斤。 来源:星岛日报

皮尔逊机场缉获超7公斤可卡因 两人已被捕!

边境服务局图片根据CP24消息,近日,加国海关官员在日常行李检查中发现几罐装满白色物质的咖啡罐,疑似为可卡因,两人被捕。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在一份新闻稿中指,有两人于3月22日从牙买加抵达皮尔逊国际机场,并接受例行行李托运检查。每人的行李中均有6罐咖啡罐,两人声称里面装的是咖啡。但当官员打开罐子时,却发现里面有白色物质,可卡因检测呈阳性。边境服务局表示,白色物质超过7公斤,已经被缉获,两人亦被皇家骑警拘留。今年到目前为止,边境服务局已经在GTA地区查获了超过145公斤可卡因。(Grace编译)

边境局南安省执法 去年毒品案逾1600宗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去年在南安省地区,单单毒品个案便检获1,653宗。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公布去年在南安省地区执法成绩,单是检获毒品个案就超过1,600宗。 边境服务局在南安省地区执法范围,覆蓋尼亚加拉瀑布区(Niagara Falls)、伊利堡(Fort Erie)、伦敦(London)、萨尼亚(Sarnia)、温莎(Windsor)及其他周边社区。 根据该局刚发表的2017年南安省地区执法报告指出,去年度该局人员处理检查入境交通工具逾1,400万次,当中包括接近2,500万人次的旅客。 报告又表示,该局人员在去年执行任务期间,搜出非法或违禁物品,包括检获毒品个案达1,653宗,当中包括171.5公斤可卡因(cocaine),没收枪械235枝,没收违禁武器672件,没收9,444公升酒精,没收烟草个案245宗、没收儿童色情物品个案5宗,没收疑属犯罪所得收益个案10宗,收益总额达228,438元。 该局人员也截获100名涉嫌醉驾或药驾司机,23名涉违法庭颁布条件的人士、26名涉及其他罪行的人士。遭递解出境的外国人,就多达1,172名。此外,局方人员更协助寻回5名失踪或遭绑架的儿童。

温哥华乐队主唱被指控走私10公斤毒品到日本

照片来源:Dan Scumm / Facebook由于走私近10公斤毒品到日本,一名温哥华的居民已经被日本当局拘留。东尼海关的一份声明表示,丹尼尔·惠特莫尔(Daniel Whitmore)在12月11日自温哥华抵达成田机场后被捕。惠特莫尔的吉他箱和茶叶罐中发现了9801克甲基苯丙胺。惠特莫尔是温哥华Powerclown乐队的主唱。根据加拿大政府网站,在日本的嫌犯可以在未经指控的情况下被关押长达23天,警方可以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进行质问,一旦被起诉,定罪率超过99%。来源:加通社C08

大温歌手在日本利用吉他盒运毒被抓

■ 惠特莫尔在台上表演时,以小丑打扮示人。 Youtube图片 本报记者 温哥华一个歌手最近在日本涉嫌偷运市值超过700万元毒品被捕。根据当地法例,一旦定罪,可能会被判监10年,以及缴付巨额罚款。 重金属乐队Powerclown,以成员作小丑装扮著名。 案发2017年12月11日在日本成田机场,温哥华乐队Powerclown主音歌手惠特莫尔(Dainel Burton Whitmore),被发现在其携带的结他盒及多个茶罐内,暗藏9.8公斤毒品。 毒品市值逾700万元 该批毒品估计市值超过700万元,根据日本海关部门透露,44岁的惠特莫尔在入境时报称,前往日本旅游观光。可是,关员发现他表现紧张,而所携带的结他盒重量异常,于是作进一步检查。在盘问期间,惠特 莫尔声称是一个中国人要求他把该个结他盒带到日本。 加拿大外交部表示,已经获释事件。不过,温市律师克莱因(Michael Klein)表示,由于事件不涉及引渡问题,相信加国政府不会介入这类“海外检控事件”。 日本政府对贩毒活动一直采取零容忍政策,同类运毒案件的刑罚,一般为监禁10年,另加巨额罚款。

Trinity Bellwoods附近一大麻窝点被缴获

周五,多伦多警方在Trinity Bellwoods附近的Eden突袭一大麻窝点,逮捕了5人,缴获了10公斤大麻和6500刀现金。五人将面临15项罪名,包括藏毒罪,贩毒罪和持有5000刀以上的犯罪资金。被捕的包括27岁的Alexander McLean,32岁的Kaniagha Malale,20岁的Rebecca Luong,以及19岁的Thomas Thomas,22岁的Malcolm McKenzie。这五人都将明年1月19日在老市政厅出庭。来源:thestar.comC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