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0月05日 星期三 06:13:04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水貂

卑詩省再有水貂養殖場 動物感染新冠病毒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省再有一水貂养殖场被隔离,原因是其中一只水貂感染新冠病毒。 卑诗农业厅表示,这个农场还有另外两只水貂也被怀疑携带新冠病毒。该农场拥有大约2.5万只水貂。 农业厅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目前已采取相关隔离措施包括禁止动物和饲料从该农场转移。 农场内的20只水貂接受了新冠检测,并在周一宣布了相关的阳性检测结果。 农业厅表示,农场内没有任何员工染疫情,所有的人都已接种了第一剂疫苗。 这是新冠疫情以来,卑诗省第三个检测出新冠阳性的水貂养殖场,其中一个农场的8个员工感染了新冠。 省农业厅表示,目前尚不清楚这个水貂是如何染疫的,目前正在努力彻查潜在来源。 V33

加國水貂養殖場爆發疫情 200隻動物死亡

【加拿大都市网】菲沙河谷地区一间水貂养殖场爆发新冠疫情,8名工人确诊感染病毒,省农业厅表示,场内至少有200只水貂死亡,可能与新冠病毒有关,正进行调查。 当局未透露该养殖场名字,死去的水貂,占养殖场约1.5万只水貂的1.3%,暂时未知其余可能也感染病毒的水貂数量。 农业厅向加拿大电视台CTV发出的电邮声明指,场内大部分水貂没有显示感染征状,而近日的死亡率亦已放缓。不过,基于公众安全原因,农业厅决定不公开该养殖场身份,而涉事养殖场自上周末起已全面隔离。 卑诗大学(UBC)传染病学专家凯积医生(Jan Hajek)称,人类与动物互相传播病毒,令人极度关注,而丹麦一间水貂养殖场便曾发现病毒突变。他表示,人类之间已出现同类问题,如发现水貂也有病毒突变,更令人关注。 由于潜在风险,凯积建议将动物宰杀,正如丹麦上月便宰杀了1700万只水貂,是合理的造法。 不过,加拿大水貂饲养者协会(Canadian Mink Breeders Association)本周初指出,毋须进行宰杀,将牠们隔离已很足够,原因是在约两星期时间内,几乎所有水貂便会有免疫抗体。星岛综合报道 V06

加拿大水貂也得新冠了?一養殖場爆疫情8人感染

【加拿大都市网】还记得前些日子丹麦紧急宰杀了1700万水貂吗? 周日,菲莎卫生局(Fraser Health)宣布卑诗省一家水貂农场爆发了新冠疫情,不过卫生局没有公布该农场的名字。 据媒体报道,有8人新冠检测呈阳性,还有更多人正在接受检查。 这次水貂农场的疫情很容易让人想起前段时间丹麦在水貂身上发现变异且可传染人的新冠病毒。当时,丹麦为了安全起见屠宰了千万只水貂。 菲莎卫生局(Fraser Health)和卑诗工作安全委员会(WorkSafeBC)已联手对该农场展开了调查,并且将继续为缓解新冠疫情提供策略。 目前,该涉事农场已经被限制运输动物、产品和农场货物。而农业部也正在对来自该涉事农场的动物进行新冠检测以明确是否有动物感染新冠。暂时尚未有动物检测呈阳性的消息。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narcity.com/en-ca/news/covid19-outbreak-at-a-bc-mink-farm-has-both-people-animals-getting-tested) (图片来源星岛图库,非涉事农场图,仅作说明使用)

丹麥出逃的水貂可能將新冠傳給野生動物

据《卫报》报道,超过100只感染SARS-CoV-2的水貂从丹麦的皮草农场里逃脱,增加了新冠病毒传播至野生动物并制造出新宿主的风险。 丹麦兽医和食物监管局的兽医研究员Sten Mortensen表示,“每年都会逃跑几千只水貂,”而今年,逃跑的水貂中预计有5%可能已经感染了新冠。即便各个农场已经扑杀了数百万只水貂来防止病毒的传播,但这些出逃的水貂仍可能将病毒传播给野生动物。 在数百个农场报告称自己所养殖的水貂中出现了新冠感染,丹麦政府下令将国内所有的水貂进行扑杀,来防止病毒的进一步扩散。卫生官方发现,病毒在水貂中传播的过程中发生了变异,这株变异的病毒从水貂身上传给了少数几个人。有关当局担心如果变异病毒传给了更多人,可能会使COVID-19疫苗的效力减弱。 但是专家对此抱有怀疑,指出没有足够证据可以证明变异病毒是耐疫苗的。此外,丹麦政府无法合法的命令农场主们扑杀健康动物;但是,尽管这一命令的合法性存在质疑,还是有超过1000万只水貂已经被扑杀,约占丹麦全国水貂总数的60%。 在过去两周中,没有变异水貂新冠病毒的确诊病例出现——但现在有关当局警示称,该病毒可能悄无声息的在野外进行着传播。 Mortensen说,总之,水貂是种“非常孤僻的生物”,所以它们将病毒传染给其他动物的风险比较低。像是散养的猫还有鼬科这类易感动物,最有可能通过捕食染病的水貂或者接触到它们的粪便而被感染。例如,欧洲臭鼬(Mustela putorius)的野生种群,它和白鼬及水貂是近亲,生活在丹麦。 荷兰伊拉斯姆斯大学病毒科学主管Marion Koopmans表示,如果放任病毒在野生动物中肆意传播,那SARS-CoV-2可能会继续在不同物种中流转,对“人类和动物都造成永久的大流行威胁”。伦敦大学学院的微生物学家Joanne Santini表示,也有可能病毒在传播过程中变异成能够感染更多动物物种。 荷兰、西班牙、瑞典和美国都报道了国内养殖水貂中出现的SARS-CoV-2感染情况,也已经扑杀了数万只。目前美国正在研发水貂用的新冠疫苗,以保护水貂及水貂产业。但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HSI)的代表辩称,所有的水貂都应该被扑杀,该产业也应该解散,二者都是为了预防可避免的水貂磨难,降低未来大流行的风险。(煎蛋,图片来源星岛新闻)

魁北克農民虐待動物被罰5000刀

魁北克养殖狐狸和水貂等动物的农民Jean-Luc Rodier因虐待动物,被罚款5000刀,并将从事75小时社区服务。并且,在从事这一生意的时候,如果他仍然虐待动物,将面临严格的管控。这起案件源于2014年,在蒙特利尔东面65公里处一个农场的调查,这一农场被发现养殖著很多状况不佳的红狐狸和水貂 - 它们已经脱水,生活在狭窄的地方,营养不良,两只狐狸不得不当场安乐死。罗迪耶给狐狸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痛苦,忽视他们,还忽略了在这一农场上的两条狗。在未来十五年内,这名农场主将不能在拥有,控制,或者和任何动物生活在一起,除了水貂。如果他继续养水貂,那就得在兽医的监督下进行,并定期向SPCA提供报告。目前,为商业目的而饲养野生动物的标准条件是完全合法的。来源:加通社C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