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31日 星期二 08:28:14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油管扩建

本拿比油管擴建上訴案 加最高法院拒聆訊

加拿大最高法院于5月2日(周四)早上决定,不聆讯本拿比市政府对横山输油管扩建计划的上诉。卑诗最高法院与上诉庭,以及国家能源局,较早时也已否决其提出的法院挑战。 本拿比市政府不满输油管扩建工程毋须符合两项市府关于土地和树木的附例,提出上诉。 扩建计划是把现时由亚省爱民顿至本拿比码头设施的输油管扩大3倍,2016年已获审批通过,但去年8月暂停,原因是联邦上诉庭认为原住民部族未获足够咨询,以及国家能源局没有考虑海洋运输对环境的影响。 联邦政府去年决定以45亿元,向康德摩根油公司(Kinder Morgan)购入整项计划,以确保扩建工程可以继续进行。 综合报道

油管擴建被叫停 聯邦自由黨拒絕透露下一步應變行動

■ 联邦自由党不愿举行输油管道说明会,讲述下一步应变计划。 CTV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横山输油管问题周二在国会交锋,联邦保守党先前动议要求两位相关部长出席委员会会议,就横山输油管扩建工程被法院叫停后,讲解渥太华的下一步应变行动,该动议却遭到执政联邦自由党议员否决。 横山输油管扩建计划日前被法庭叫停,令许多参与油管工程的工人马上面临失业,联邦政府正寻找办法,继续推进该项工程。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在自然资源委员会内的自由党议员,利用多数票优势推翻一项保守党动议,该动议要求举行6次会议,探讨输油管未来发展,并深入了解为何当时政府以45亿元公帑收购输油管的详情。 反对党指杜鲁多欠国民一个交代 保守党自然资源评论员斯图布斯(Shannon Stubbs),对此感到很惊讶。她说:“联邦政府必须对输油管工程作解释,但现在却关闭民众对话渠道,令人感到气愤,希望国民重视这个问题。”她还指责联邦政府,对法院判决没有作出任何实质回应。她强调,这是不能接受的,总理杜鲁多和内阁欠国民一个答案。 据CTV新闻报道,动议中要求联邦财长莫奈(Bill Morneau),和联邦基础建设及社区部长索希(Amarjeet Sohi),须说明在法庭判决后,政府如何采取进一步动作。 斯图布斯表示,法院判决很清楚,扩建输油管计划须与原住民社群协商,但自由党政府却忽略关键环节,并未兑现协商诺言。 另外,4天前被任命为索希秘书的自由党议员李飞华(Paul Lefebvre)则回应称,联邦目前在研究法院判词,政府将很快推出回应的计划。

警方強制拆除本拿比「雲端營地」 撲滅「聖火」拘捕5人

■ 本拿比市府员工使用重型机械,开始拆除本拿比山的抗议营地。CBC   星岛日报记者李群报道 警方周四早上开始行动,协助本拿比市府拆除位于本拿比山(Burnaby Mountain)的抗议扩建横山输油管(Trans Mountain)人士的营地。警方把现场广阔区域划为禁入区,行动中拘捕了5名抗议者,一些在场采访的记者也被警方警告,拒绝离开将遭拘捕。本拿比市政员工之后拆除营地里的建筑,并扑灭抗议者自去年年底就在现场点燃的一处“圣火”。警方执法过程未有冲突及意外发生,不过居住在营地范围的一个三口之家,已获协助安排入住紧急庇护所。 ■ 本拿比市政员工在展开拆除工作前,检查营地建筑。加通社 能源基建公司康德摩根(Kinder Morgan)的横山输油管扩建计划备受争议,遭到部分环保人士、原住民团体长期反对。抗议活动去年年底开始升温,抗议者在施工现场附近安营扎寨,营地从最初的一辆拖车逐渐扩展为被称为“云端营地”(Camp Cloud)的临时建筑群,包括一幢两层高“哨岗”、一间木屋、一间临时沐浴及洗手间,以及十多个帐篷。 卑诗最高法院上周五颁发禁制令,禁止在此非法露营,本拿比市府也发布了48小时撤离期限,但抗议者仍拒绝撤离,本拿比骑警周四早上开始执行法庭禁制令,强行驱离抗议者。 林火高危季节 当局决心灭圣火 警方清晨5时半开始行动,首先封锁谢尔蒙特街(Shellmont St.)夹山下路(Underhill Ave.)路口,禁止车辆及行人北上进入营地。共有11人自营地中被驱离,其中5人被捕,拘捕过程未发生意外,他们签字保证不会重返现场后获释。 ■ 一抗议者被警方戴上手铐带走。Global 所有人离开营地后,本拿比市府员工开来重型设备,拆除营地。本拿比署理市政经理达特尼(Dipak Dattani)表示,市政员工会将留在营地内的私人财物集中保管,他们也检查了现场,是否有危险物品。他并且指出,和平抗议的权利仍然得到保障,但如果公众安全受到威胁,市府必须有所行动。 “云端营地”一直燃烧的“圣火”是当局下决心清场的原因之一,卑诗最高法院法官戈梅里(Geoffrey Gomery)在颁发禁制令时指出,目前处于夏季干燥林火高危季节,在树林中点燃火种的行为必须被制止。距现场不远的另一处原住民营地观察屋(Watch House)则获允许存在,因为抗议者答应及已熄灭“圣火”。 ■ 至周四中午,警方仍封锁现场。李群摄 《星岛日报》记者周四正午前后在现场看到,大批骑警依然在场戒备,并拒绝记者进入现场的要求。据Global电视台报道,该电视台记者当日早上被警方告知须离开营地现场200米,因为附近区域已被设定为禁入区。当记者出示法庭禁制令,告知警方他们并非抗议者时,警方指禁入区含义包括禁止所有人入内,并警告若选择留在现场会被拘捕。 不过,警方也解释禁入区只是临时设置,当市政员工完成营地拆除后,公众可以返回现场并进行和平、合法及安全的抗议活动。    

油管擴建矛盾白熱化 卑詩誓入稟法院阻止亞省限油令

■ 卑诗省及亚省省府就横山输油管引发的争拗进入白热化阶段。有专家估计,康德摩根会受不了而决定退出。图为诺特利。加通社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卑诗省及亚省省府就横山输油管引发的争拗,进入白热化阶段。卑诗省表明,亚省一旦实施限制供油令,一定会入禀阻止。有专家估计,康德摩根公司(Kinder Morgan)会受不了政治争拗而决定退出。 卑诗省府周二入禀法院,控告亚省政府通过限制供油法案,违反《宪法》权利。几周前卑诗省入禀最高法院,厘清省府是否有权控制横山输油管的输油量。 亚省省长诺特利(Rachel Notley)以讽刺口吻表示,卑诗省一方面禁止亚省把原油输入,另一方面就控告亚省停止供应原油。 ■ 卑诗省及亚省省府就横山输油管引发的争拗进入白热化阶段。有专家估计,康德摩根会受不了而决定退出。图为尹大卫。加通社 卑诗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表示,亚省的限制供油法案目的是惩罚卑诗省,他又认为亚省最终不会实行法例,但省诗省随时准备申请禁制令应对。 分析师料康德摩根离场 另外,En-Pro International分析师麦奈特(Roger McKnight)相信,康德摩根会对两省正在发生的政治争拗感到不满。他对情况并不乐观,并认为康德摩根最终会不满离场。 康德摩根在较早时,定下本月31日为退出限期。虽然联邦政府已经承诺为任何投资公司补底,但至今仍未有另外投资者,表示对这宗价值74亿元的计划感兴趣。

爭吵不休 卑詩:亞省限油違憲 亞省:不讓建油管只想要石油

■ 卑诗因亚省通过限制向卑诗输出石油的法案,向亚省法院提起诉讼。 星岛日报记者王学文报道   卑诗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周二宣布,省府就亚省通过限制向卑诗输入石油的法案,正式向亚省女皇法院(Alberta Court of Queen’s Bench)提出诉讼。亚省省长诺特利(Rachel Notley)回应称并不感到意外。 尹大卫表示,诉讼是在卑诗多次呼吁亚省不要推动这一违宪立法行为无果后发起,本希望与亚省沟通而非诉诸法院,但遭到亚省拒绝。另外,本省也希望联邦政府把两省之间的法律争议送交加拿大最高法院解决,但遭到联邦拒绝。 ■ 尹大卫宣布状告亚省限油违宪。资料图片 卑诗因反对康德摩根74亿元横山输油管扩建计划,与亚省产生争议并引发贸易战。亚省上周三通过第十二号法案《保护加拿大经济繁荣法案》(Preserving Canada’s Economic Prosperity Act),赋予省府权力,可限制输往卑诗的石油量。若亚省真的停止向卑诗输出石油,可能令本已高企的油价再度飙升。 卑诗省诉讼声明称,切断亚省向卑诗的汽油、柴油以及原油供应将会导致不可挽回的损失,甚至令省民健康受到影响,因为在卑诗一些郊区,需利用柴油发电机供电。 尹大卫说,亚省如果使用他们在该法案中授予自己的权利,特别是其中对宪法有挑战的部分,这将是非常鲁莽和极端的行为。诉讼声明要求澄清亚省通过的法案违反宪法,亚省不能使用该权利。 诺特利:卑诗不要油管又渴望石油 尹大卫表示,亚省坚称卑诗要对横山输油管项目的延迟负责,并以此为由使用该法案授予的权利来惩罚卑诗,殊不公平。他说,卑诗并非阻止油管项目,只是要确保当局有足够的保护措施,以防油管事故对环境以及沿海经济发展造成的影响,这是为了保障卑诗省民的公共利益。 康德摩根早前向渥太华发出最后通牒,要求联邦政府、亚省及卑诗省府于5月31日前对油管项目开绿灯。由于联邦政府表示会赔偿康德摩根项目拖延造成的损失,卑诗省长贺谨批评,联邦政府把纳税人资金置于风险之中。 亚省省长诺特利周二回应称,对卑诗省府发起诉讼不感意外,但对这种法律战略感到惊讶。她说,卑诗一方面不想要亚省的石油,一方面又发起诉讼因为想得到亚省的石油。她指行动或许不成熟,但感谢卑诗提前分享他们的观点,亚省会交由法院来解决问题。 另外,卑诗反对党自由党发表声明,指责卑诗省府把与亚省的纠纷升级。

油管爭議持續 首要問題是明確橫山計劃擁管轄權

尹大卫(右)与贺佐治周三回答记者提问。 CBC   综合报道 卑诗省与亚省就康德摩根(Kinder Morgan)横山输油管(Trans Mountain)扩建计划的争拗持续。卑诗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宣布,省府将于本月底向卑诗上诉庭提出参考案,以确定卑诗省是否对该项扩建计划拥有管辖权。 问题的重点是寻求法庭澄清,哪个级别的政府,对该项扩建计划具有最终决定权。卑诗省长贺谨(John Horgan)周三表示,卑诗新民主党省政府将会在4月30日之前,向上诉庭提出参考案,以求澄清卑诗省保护其海岸和经济免受石油产品泄漏的权利。 贺谨又表示,卑诗省政府相信自己有权保护省民。 联邦部长指联邦管辖权很明确 尹大卫指出,此法律程序是关乎在宪法之下,无论是省际项目抑或是省级项目,卑诗省是否有权作出规管,防止相关项目对本省的环境、经济以至省民利益产生有害影响。 卑诗省环境厅长贺佐治(George Heyman)称,单是本省的旅游业,该项扩建计划可能影响本省逾10万份工职及高达170亿元经济,省府也相信,省民希望省府能维护他们的工职及环境。 贺佐治表示,暂未确定向上诉庭提出的问题的确实字眼。   康德摩根较早前暂停该扩建计划的非必要支出及活动,并在5月31日再作最后决定。尹大卫称,要由法庭定出聆讯日期,故此暂时不知道聆讯的日期是否早过康德摩根的5月31日最后限期。 联邦自然资源部长卡尔(Jim Carr)指出,正在等待卑诗省提出何种具体问题,不过,他强调,联邦政府的管辖权十分明确,这是毋庸置疑的。

政府間分歧難以調和 康德摩根突剎停投資

■ 示威者上周六堵塞本拿比康德摩根公司的入口,反对横山输油管扩建计划。 加通社资料图片 本报综合报道 能源基建公司康德摩根(Kinder Morgan)的74亿元横山输油管(Trans Mountain)扩建计划备受争议。康德摩根星期日发表声明,表示鉴于卑诗省政府持续反对,所以该公司暂停涉及横山输油管扩建计划的“非必要活动”及开支,换言之,暂时不会再为横山输油管扩建计划投入更多的资金。声明指,对于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分歧,一间公司无法解决。 康德摩根主席兼行政总裁基恩(Steve Kean)在声明中续道,在目前的环境下,该公司不能让股东就剩余项目支出冒险。 不过,基恩称,该公司将与各相关利益方进行协商,希望能在5月31日前达成协议,以便该项目继续进行。假如无法在5月31日之前达成协议,届时实在难以想像如何继续进行该项目。 不冒无法控制的风险 该扩建计划得到联邦政府、亚省及沙省政府的支持,但是卑诗省不少原住民及省民反对。基恩指出,康德摩根是一家非常优秀的能源公司,债务有限。 对于能否完成该项目所出现的不确定性,该公司得出的结论是,应该保护该公司的价值,而不是要让数十亿元的投资,冒着该公司无法控制的风险。 基恩又称,卑诗省制造出来的不确定性不但尚未解决,而且升级为省政府与省政府之间的争端。 此外,基恩表示,未来一个半月的磋商重点将集中在两个原则上,分别是明确前进之路,特别是穿越卑诗省的问题,以及充份保护该公司的股东。 基恩强调,该公司承诺过,会明智地使用股东资金。尽管该公司迄今为止已经成功应对了所有法律挑战;但对于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分歧,一间公司无法解决,该公司也不例外,因此该公司决定作出上述的做法。

杜魯多力挺油管擴建項目 場外數百人反油管示威

■ 为数百名示威者于温哥华市中心持标语抗议杜鲁多的输油管政策。 图文:星岛日报记者沈雯洁 总理杜鲁多周四晚在温哥华分别出席与清洁型能源有关的圆桌会议,并参加自由党筹款活动,数百名反对横山输油管扩建计划的示威者到场抗议,他们无惧被刑事检控,在现场高喊口号并敲打器皿。 ■ 图为伊拉克裔诗人亚莫克,称杜鲁多为骗子(liar)。 数百示威者首先于温哥华美术馆(Vancouver Art Gallery)外举行集会,然后从美术馆出发,游行至市中心举行圆桌会议的喜来登华尔中心酒店(Sheraton Vancouver Wall Centre)外,抗议杜鲁多的输油管政策。 许多示威者拿着锅和筷子不断敲击,呼吁联邦政府停止输油管道扩建项目。其中伊拉克裔诗人亚莫克(Lozan Yamolky)于美术馆外手持标语抗议,她向本报记者表示,杜鲁多在2015年联邦大选时曾答应会注重清洁型能源的发展,然而却批准横山输油管扩建项目,与绿色城市理念背道而驰。 呼吁联邦使用洁净能源 亚莫克表示,联邦政府指,输油管扩建计划能为卑诗省带来数千个职位,其实这些新增职位都是暂时性的,到最后可能仅有50名工人能留任,其余工人就面临无工可做的尴尬处境。“政府拿纳税人的钱来进一步扩建输油管,我们的后代将活在污染中,恳请决策者为后代着想。” 有示威者称,很多人担心参加示威会被刑事检控,故选择不到场,但他仍然参与有关抗议活动,并相信下一代需要他们这样勇于发声的人。 一名住在素里市的居民坚决反对来自亚省的油砂运到卑诗省,他呼吁联邦政府考虑多使用洁净能源,为卑诗省创造经济价值。   总理力挺油管扩建 重申兼顾环保经济   ■杜鲁多与海岸防卫队人员会晤后发表讲话。 加通社 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周四抵达卑诗省维多利亚,展开他访问加西之行。他表示,联邦政府既需要建立强大的经济,同时亦要保护环境。此外,他强调,全国能源局根据科学证据,才批准康德摩根(Kinder Morgan)横山输油管(Trans Mountain)扩建计划,假如联邦政府对保护海洋和紧急应变计划缺乏信心,也不会批准该项扩建计划。 杜鲁多在维多利亚参观加拿大海岸防卫队救护船期间,大约100个反对横山输油管扩建计划的人士在不远处示威抗议,指该个联邦政府于2016年批准的扩建计划,未经原住民及当地社区同意。 支持油管计划符国家利益 对此,杜鲁多表示,该输油管符合国家利益,而且将会完成。他续道,明白到不同人士对该项计划的不同声音,诸如在卑诗省,示威者可能赞成联邦政府,但反对输油管计划;当他到达亚省访问时,他可能遇到不满意碳定价计划,却支持输油管计划的人士。 杜鲁多强调,联邦政府会平衡环保与经济。他续道,全国能源局不是根据谁最大声来作出决定,而是依据科学和证据。 同时,杜鲁多指出,他对联邦政府的海洋保护与紧急应变计划充满信心,相信能足以保护加拿大的环境,否则他不会批准横山输油管计划。 言下之意,即使部分卑诗省民反对,该个计划都会进行。 有维多利亚国会议员认为,联邦政府不应用“国家利益”为借口,又指联邦政府批准该个计划缺乏理据。上月,已有大约200人因为违反禁制令,在康德摩根位于本拿比的海运码头附近示威抗议而被捕。 杜鲁多会于周五前往亚省麦梅利堡(Fort McMurray),并参观能源公司Suncor的新设施。

卑詩抗議油管擴建無效 亞省省長滿意聯邦裁決

■ 连日反对横山输油管扩建的示威行动导150多人被捕。星报 本报综合报道 联邦上诉庭驳回卑诗省政府的上诉,为广受争议的横山输油管扩建工程“铺平”道路。加拿大国家能源局在去年12月裁定,康德摩根公司在工程进行期间毋须遵守地区政府附例,因为该工程涉及的司法权凌驾地方附例。卑诗省府随后提出上诉,指国家能源局所界定的联邦管辖权过于广泛,做法错误。 亚省省长诺特利(Rachel Notley)对联邦上诉庭(Federal Court of Appeal)的裁决表示高兴,称裁决有利于市场竞争力、国家气候计划及全国经济发展。卑诗省环境厅长贺佐治(George Heyman)则表示,对裁决感到非常失望。 示威警务开支 本市拒埋单 另一方面,本拿比市府表示,对于警方在应付示威行动时所导致的额外费用,一概不会支付。根据卑诗省《警务法》规定,人口超过15,000人的市镇必须承担市内的治安费用,其中亦包括“公民抗命”行动。 不过,本拿比市长柯瑞根(Derek Corrigan)却认为,既然联邦政府批准该项工程,应该由他们负责相关的警务开支。这并非本拿比市府首次拒绝为涉及康德摩根(Kinder Morgan)公司的抗议行动“埋单”,该市仍拒绝支付2014年类似抗议行动的80万元账单。卑诗皇家骑警发言人表示,示威行动的相关警务费用金额目前尚未清楚。 横山输油管扩建工程连日来引起反对者示威,至今已有超过150名示威者被捕,大多数被捕者被控违反法庭禁令。周一有另一名示威者被捕,被控以行为不检罪。警方指,该示威者涉嫌推撞警员。

卑詩與亞省因油管擴建真鋒相對 導火索是杜魯多政府

■ 驵勉诚享用中国茶。左为关慧贞。 图文:本报记者何良懋 联邦新民主党(NDP)党魁驵勉诚(Jagmeet Singh)周四在温哥华东区一酒楼举行传媒圆桌会议,表示如NDP在明年联邦大选胜出,将致力调解亚省与卑诗两个NDP省政府间,就能源运输所引致的对峙局面,望双方明白联邦自由党政府未真正履行保护环境政策,才是症结所在,盼两省以和为贵。此外,他指全国药物补助计划是真正惠及国民的政策,敦促自由党切勿再花公帑研究一番而不及早推行。   ■ 驵勉诚周四在温市接受中文媒体访问。 驵勉诚周四下午抵达温市东区珠城酒楼,与十多个中文传媒代表及时评人展开圆桌会议,同行还有NDP国会议员关慧贞和朱理民等。在接受采访期间,知悉亚省省长诺特利(Rachel Notley)威胁说,卑诗新民主党政府如续阻横山输油管扩建计划,亚省考虑截断石油输至卑诗,驵勉诚指这做法未能解决问题,症结在于自由党政府没全面落实保护卑诗沿岸环境,而通过全国能源局(NEB)批准了这项价值74亿元的油管扩建计划,把每天来自亚省输油量大增至89万桶。 他说:“我并非偏帮亚省或者支持卑诗,而从全国利益考虑,杜鲁多政府的环保政纲跳票,未全面落实保护卑诗海岸线的政策。我要求独立而科学的环境评估程序,会设法调停加西这两省的执拗。” 回应美国刚宣布豁免加国钢铝关税时,驵勉诚表示,从软木谈判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谈以至钢铝关税政策,都看到“美国(向加拿大)一直施行欺凌手段,而加国必须立场坚定地还击”。 促改善探亲签证及依亲团聚申请 谈到家庭团聚移民申请,他认为目前移民部做法要改善,主要理由是身为本国永久居民及公民申请直属家庭成员或依亲团聚,轮候时间太长。至于申请签证来加探亲,“移民部甚至有要求需旅游纪录者,加上审批拒签率极高,这都要尽快改善”。他还以自己是移民第二代身分强调,本国居民及公民均应享及早与家人团聚权利,目前申请者面对折腾状况实不理想。 联邦自由党政府在预算案提出公费药物大纲,与联邦NDP相关政纲相似,但驵勉诚指自由党经常口惠而实不至,除了保护卑诗海岸言出未行,现在的全国药物计划恐怕又花公帑研究研究,议而不决。上周财长莫奈宣读财政预算案后,驵勉诚说过﹕“渥太华政府提出的不是一个计划﹐而是一个幻想﹐我们现在要推出的是一个项目。” NDP将着力房屋、移民、长者权益 驵勉诚指出,为免一些国民饱受昂贵药价煎熬,这项全国药物补助计划越早推出越好,因政府通过批发价购入大量药品,省却国民到处张罗兼买贵药之苦,长远将是人民得益。 说到如何争取华社支持NDP,驵勉诚表示,NDP将在房屋、移民、长者权益和公平分配等方面多着力,让有能者负担多点,使老有所养,弱势族群也受到照顾。 回应该党如何洗脱过去的“大花筒”形象,他直言不在于说得如何天花乱坠,更在乎执政时候把该做的政策加以实施,让民众得益,而不是每天耍嘴皮。 本周较早时,驵勉诚在温哥华岛四出访问,去过维多利亚、亚伯尼港和鲍威尔河市等地与民众见面。   两年前冒起 成党魁热门人选 综合报道  驵勉诚1979年在多伦多东面士嘉堡出生,为家中三名子女中的长子。其实,他虽于2011年参与联邦选举,却到了2016年才冒起成为联邦新民主党党领选举其中一个热门候选人。 他的父母上世纪70年代自印度旁遮普邦移民加国。他父亲曾任安省温莎市一间医院的精神科医师。 驵勉诚周四向大温中文传媒透露,他在学校因自己族裔身分和服饰关系,常受到同学欺凌,父亲就鼓励他学习跆拳道以便自卫,后来送他到美国密根歇州底特律市私立中学就读。他中学毕业后到西安大略大学就读,2001年获理学士学位。原计划成为医生,随着父亲健康转差,为了尽早投身社会以帮补家计,他改为修读电脑科学;其后转到多伦多约克大学奥斯古法学院修读法律,2005年从该校毕业,翌年取得安省执业律师资格。 他从法学院毕业后加入多伦多平可夫斯基律师事务所(Pinkofskys),一年后与胞弟在密西沙加共同创办律师行。 首参与联邦大选 仅输539票 他于2011年联邦大选中代表联邦新民主党竞逐国会众议院宾马利-戈尔-马尔顿选区议席,仅以539票之差败于保守党候选人。 他于2011年参与安省省选,代表安省新民主党竞逐宾马利-戈尔-马尔顿选区议席胜出,首次晋身省议会。他成为首位当选安省议员的裹头巾锡克人,以及首位在皮尔区当选省议员的安省新民主党候选人。 他于2014年省选连任省议员,继续担任安省新民主党的律政及消费者事务评论员,并从2015年4月起出任该党副党魁。联邦新民主党在2015年联邦大选中失利,丧失官方反对党地位。该党于2016年全国大会中进行党魁检讨,过半数与会代表投票支持举行党魁选举,党魁唐民凯遂告下台但留任至新党魁当选为止,驵勉诚成为继任党魁热门人选之一。 2017年5月他宣布,竞逐联邦新民主党党魁职位。同年10月1日举行党魁选举中,驵勉诚在首轮投票赢取53.8%选票,当选联邦NDP党魁,跟着就辞去安省省议会议席。他表示,没计划尽早透过补选晋身国会,在2019年联邦大选才竞逐众议院议席。   亚省情咨文威胁 断卑诗石油供应 综合报道 亚省省长诺特利(Rachel Notley)周四在省情咨文(Throne Speech)表示,如果卑诗省采取“极端和非法手段”阻止横山输油管扩建工程,省府将更新现有法例,让亚省可以限制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威胁要切断卑诗省的石油供应。 诺特利指,卑诗省反对输油管工程的人,根本不知道该项工程对经济发展有多重要,不只是亚省经济,对全国经济也至关重要。预计工程完成后,运送量将为目前的三倍,达到每日89万桶。 诺特利一直敦促总理杜鲁多对卑诗省采取更强硬的态度。 卑诗省对该项目采取不合作态度,在一月时建议限制由亚省输入的稀释石油产品沥青(diluted bitumen)数量,因为要进一步研究太平洋沿岸的漏油风险。此举令诺特利感到愤怒,宣布将杯葛卑诗省出产的红酒,并指责卑诗省长贺谨(John Horgan)违反宪法。 贺谨其后让步,将工程涉及的宪法问题提交法庭审理。由于卑诗省议会三名绿党议员,对贺谨政府能否继续执政起着关键作用,而绿党又一向反对该项工程,令贺谨左右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