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4日 星期六 11:02:08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特写故事

特寫故事:疫情使華裔回鄉艱難

【加拿大都市网】尽管大多数国民都已完全接种疫苗,但身在加国的华裔居民想要回一趟中港台,还是难上加难。签证、机票、隔离措施、外籍人士不能入境政策,以及疫情的不确定性等,无一不成为加国民众出行赴中港台的阻碍,旅游业人士称,会不会出现“报复性旅游”完全取决于疫情的情况。 不少来自台湾的居民最近在网上群组,讨论明年春节及暑假回台湾的机票,有一位机票代理就指出,1月底出发前往台湾到2月底回加拿大的机票“价格很贵很贵,2,225元含税,在3月底以前出发及回程都是这么贵”。 大华旅游总经理张维霖对此也表示,明年春假期间返台机票往返约在2,230元左右。他说,11月7日起加拿大进入冬令时间,中港台到加拿大的航班也大量减少,特别是北京即将举行冬奥会,为防疫考虑,观众不得入场,进入中国的航班也大大减少,因此价格上涨。 不过,旅行社订票系统的权限似乎受到限制,很多通过该系统订票的旅行社表示,无法查询春季期间加拿大往返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机票。 机票处于“不开卖”状态 开心旅游总裁陈开心表示,通过该系统,即使能看到少量几张可订的机票也是比较贵的票,比如正价票或商务舱,但这并不代表机票已经售罄,而是航空公司认为这段时间的航班不确定,很有可能被取消,因此处于“不开卖”的状态。但她通过系统能够看到明年暑假往返台北的价格大约在1,400元左右,她认为,这说明航空公司对暑期更有信心一些,因为疫情期间度过的两个夏季疫情都相对稳定。 成功旅游负责人李筠也遇到同样的问题。她说现在因为疫情,航班可能会随时调整,因此旅行社订票系统可查票的权限有限,而且因为不确定性太多,令原本专业的票务经理也变得无法预测未来机票销售的情况,因为一切都处于“非正常”状态。 通过加航官网,记者可以搜索到明年春季温哥华往返香港的机票价格约在1,000元左右,由多伦多出发往返香港的机票价格为1,200元左右。春假期间前往中国大陆的机票价格不得而知,而明年暑期的多伦多和温哥华往返香港的机票价格,都在1,700元左右。 隔离时间长过春假 不过,张维霖就表示,选择春假出行的人并不多,因为现在进入中港台,隔离时间少说两、三个星期,比春假时间还长。再加上核酸检测,大部人怕麻烦不愿意出行。如果隔离政策可以放宽,比如打完疫苗就毋须隔离的话,相信就会有多一些人考虑出行。 他还指出,最近东方航空温哥华往返上海、加拿大航空温哥华往返香港的航线都被停航,而国泰航空11月亦没有航班往返香港,因为按照规定,机组人员抵达目的地后需要隔离3周,导致没有足够的机组人员可以提供服务。 太平洋假期经理朱云华就表示,尽管暑假比春假时间长,机票也比春假时稍微便宜一些,但现在也极少有客人预订那时的机票。一方面到时候疫情的状况很难预料,另一方面,一些中国大陆的居民,取得加拿大籍后就是失去了中国身份,而中国仍未对外国人开放边境,因此令不少已入籍的客人无法前往中国。“该回去的差不多都回去了”,朱云华说,“现在人们做计划也不会规划得太远。” 朱云华称,现在本地旅行社“客人很少”,陈开心则表示,会否出现“报复性旅游”还要看明年疫情什么情况,如果中国政府一直不对外国人开放边境,那么明年暑期也很难迎来“报复性旅游”。 而现在返回中港台的客人,基本上也都是订单程票,两三个月内都不会回来,因为回去一趟实在太不容易了。 台湾隔离费惊人 夫妇不能同房 有盼望返回中港台的市民表示,目前阻碍他们的不单只是机票价格,更重要的还是隔离政策以及隔离费用。此外,中港台对外国人的入境政策,也起著至关重要的作用。 已经两年未曾到台湾的郭亮君表示,一直很想回台湾,也经常跟本地的台湾朋友聊起思乡之情,不但挂念身在台湾的家人,也很怀念台湾的各种美食。然而,现在不但往台湾的机票很贵,隔离费用更是贵的惊人,一个人15天住宾馆隔离需要约七、八万台币(约合3,000多加元),而且一家人还不能住在同一间房,即使是夫妻,如果是65岁以下,也要每人一间房。她如果一家三口回去,仅隔离费就贵得惊人。 子女只拥加籍未能入境中台 另一方面,郭亮君指出,签证政策也是阻碍回乡的一个问题。虽然她和女儿都同时拥有加拿大护照和台湾护照,但儿子却只有加拿大护照。按照台湾现在的规定,外国人仍不能入境,这令儿子没办法回去。 她还表示,已经工作的女儿每年年假只有3周,如果先到酒店隔离15天,另一周在家隔离,整个假期就用完了。如果隔离政策能够放松,改为在家隔离,以及缩短时间,相信她就会返台。 郭亮君表示,因为台湾防疫政策由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确定,因此她和本地的台湾朋友经常笑说,能不能回台湾就要“看时中”了。 列治文市民刘女士已经3年没有往中国了。她说,非常希望带两个孩子回去看望外婆,但是在本地出生的女儿是加拿大籍,因此按目前中国的政策是无法入境中国的。而且女儿今年才7岁,她不可能把女儿丢在加拿大,然后自己带有中国护照的儿子出行。 她还表示,她听说家乡辽宁省对海外回来的访客隔离时间前后总共28天,即使暑假回去,也有一个月都要待在酒店。这不光是花费时间和金钱的问题,更重要的,两个孩子年龄尚小,被困在酒店这么长时间肯定会无法忍受。 刘女士说,如果明年夏季之前,中国能改变对海外人士的入境政策,且将隔离时间调短甚至取消隔离,她就会考虑在明年暑假,带两个孩子到中国探亲。星岛记者王学文

特寫:要不要給3歲兒子接種新冠疫苗?珍妮弗陷入兩難

【加拿大都市网】珍妮弗(Jennifer Hubert)接种了COVID-19疫苗,但她在是否为她三岁的儿子杰克逊接种疫苗的问题上犹豫不决。 珍妮弗认识到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但她说她儿子患严重疾病的风险比老年人低得多。 “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个明显的好处,”她说。 当许多家长得知加拿大卫生部正在考虑批准首个针对5至11岁加拿大儿童的COVID-19疫苗时,他们感到非常高兴。但像珍妮弗这样的家长却感到更加恐惧,公共卫生官员表示,与成年人相比,他们将与父母进行更细致入微的疫苗接种对话。 在12岁及以上的符合条件的加拿大人中,82%的人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但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51%的父母计划在儿童疫苗可用时立即给孩子接种疫苗。 根据9月29日至10月3日对5,011名加拿大人的调查,在有5至11岁孩子的父母中,23%的人说他们永远不会给孩子接种COVID-19疫苗,18%的人说他们会等待,9%的人说他们不确定,由于在线调查不被认为是随机抽样,所以无法确定误差范围。 多伦多大学疫苗可预防疾病中心的博士后凯特(Kate Allan)说:“我所看到的大多数研究都表明,父母在为孩子接种COVID疫苗方面比自己更犹豫。” 截至10月1日,加拿大卫生部已经记录了859例与疫苗有关的病例,这些病例似乎主要影响40岁以下的人,而且出现这种并发症的人通常都没有问题。 “我知道这很罕见,我知道这不是致命的,但我也认为COVID的严重症状的风险是罕见的,对杰克逊来说不是致命的,”珍妮弗在被问及权衡疫苗的风险和好处时说。 但公共卫生专家强调,一些儿童确实受到COVID-19的罕见但严重的影响,它也可能导致心肌炎,以及人们知之甚少的长时间COVID的影响。 公共卫生专家同时表示,父母也应该考虑接种疫苗的无形好处。 凯特说:“我们谈论的更多的是社区利益,而不是对他们的直接利益。” 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副卫生官员杜贝(Vinita Dubey)医生说,这场疫情对儿童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使他们无法上学,无法与同龄人相处,无法参加课外活动,他们的心理健康也因此受到影响。 “没有一个孩子能从这场疫情中幸免。我的意思是每一个孩子都不得不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为疫情做出牺牲,”杜贝说。 到目前为止,辉瑞是唯一要求批准其儿童COVID-19疫苗的制造商,加拿大卫生部仍在审查这些数据。 监管机构承诺,审查将是彻底的,只有在好处大于潜在风险的情况下,才会批准该疫苗用于儿童。 政策制定者知道,他们将不得不认真对待父母的担忧。 在最近参观渥太华东安省儿童医院时,总理杜鲁多与小儿传染病医生范慧(Anne Pham-Huy)交谈。 “对疫苗的信心将是这一次最重要的部分,”范慧说,杜鲁多对此表示赞同。 杜贝发表了关于提高家长对流行性腮腺炎和风疹等历史悠久的疫苗接种信心的研究。 尽管她提供了一些建议,但主要还是建立信任。她的研究集中在家庭医生的作用上,但她说,在疫情期间,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值得信任的顾问。 杜贝说:“可以是一个信仰领袖,也可以是一个重要的家庭成员或朋友,一个你信任的人,帮助你找到正确的来源,做出决定。” 考虑到这一点,来自北美各地的几名学生发起了一个名为“学生群体免疫”的教育计划,让孩子们可以在自己之间进行这些对话。 公共卫生专家一致认为,围绕疫苗的辩论已变得两极化,公开对话将是解决家长担忧的关键。 杜贝说:“我想有一件事要告诉父母,你们不必马上做决定。” “我的意思是,对于那些准备好做决定的人来说,这很好,但如果你有问题,就去寻求答案。” 她唯一的建议是,从值得信赖的来源获得这些答案,而不是社交媒体。(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她曾是堅定的反疫苗者 直到她女兒差點因為新冠死去

【加拿大都市网】魁省的一名前反免疫者在她的女儿差点死于新冠病毒后,恳请其他人接种疫苗。 莱格(Sophie Leger)与她的八口之家住在魁省的Salaberry-de-Valleyfield。她21岁的女儿梅洛迪(Melodie)在上个月感染COVID-19之前,曾经反对接种疫苗。 莱格还记得女儿的早期症状。 她说:“她的背痛......她的头痛......她不能动。” 梅洛迪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到9月底,她最终被送往蒙特利尔的皇家维多利亚医院,在那里她陷入了昏迷。 “诊断很简单,”莱格说。“梅洛迪死定了。” 医生们认为她活不下来。梅洛迪被插管,在呼吸器的帮助下呼吸。莱格说,她的心脏实际上停止了三次。 莱格说:“我们说的是三个星期。三个星期的瘫痪……三个星期的插管和强效药物。” 在这三个星期里,梅洛迪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直到她康复,莱格说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梅洛迪的回归 上周日,梅洛迪终于回家了,当时莱格还在和CTV新闻通话。 当莱格听到她的女儿进入公寓时,她惊呼道:“哦,我的天哪!”。 回来后,梅洛迪说她在医院的时间改变了一切。 “我的整个生活和观点都彻底改变了,”她说,并补充说她计划尽快接种疫苗。 莱格表示,网上的错误信息促成了她女儿在生病前对注射疫苗的犹豫不决。 她称这种错误信息对人类很危险。 “现在我有一个很大大使命,”她说。“要让人们意识到疫苗的重要性。” 最近在魁省报告的COVID-19病例中,大多数是不到两周前才接种了第一针疫苗,或者根本就没有接种过。 周日,魁省532个病例中有341个是在这一群体中发现的。公共卫生部门说,未接种疫苗的人在感染COVID-19后住院治疗的可能性要高22.8倍。(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网络) (ref:https://montreal.ctvnews.ca/former-anti-vaxxer-pleads-with-quebecers-to-get-vaccinated-after-almost-losing-daughter-to-virus-1.5626821)

特寫故事:我打了疫苗 但被新冠病毒突破性傳染了!

【加拿大都市网】8月初那个炎热的日子,检测结果应该不会让我感到惊讶--所有的症状都在那里。几天前,疲劳感深深包裹着我。起初我以为这只是周末旅行带来的劳累。但接下来,头痛压迫着我的后脑勺。然后我的眼球开始疼痛。很快,所有东西都尝起来没有味道。 作为一名记者,自从美国第一例确诊病例在我居住的西雅图出现以来,我一直在报道新冠病毒,我应该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我已经打了两针辉瑞疫苗,我居然成为了一个突破性的covid-19病例。 我不仅生病了,而且在疫情开始以来我第一次回到东海岸的旅行中,我将我67岁的父亲和大家庭置于了危险的境地,而这正是我一年半以来一直试图避免的情况。 我从哪里感染到的?谁知道呢。像许多美国人一样,在完全接种疫苗后,我已经放松了,不再一直戴口罩和保持身体距离。我曾飞往全国各地,看望朋友,住在酒店里,在室内吃饭,甚至和其他接种疫苗的人一起去参加一个拖延已久的婚礼。 我最后在我父亲的房子里隔离。两次快速抗原测试(相隔一天)结果为阴性,但我开始感到不适。几天后,病毒PCR测试结果(这个测试被送到实验室)证实了当时已经变得很明显的情况。 那是悲惨的五天。我的腿和胳膊都很疼,发烧到40度,每睡几个小时,我的床单就会被汗水浸湿。我跑一次厨房都会疲惫地躺在床上半天。总而言之,我把这次新冠病毒突破性病例与我最严重的流感病例放在一起。即使在我退烧之后,我在接下来的几周里也感觉很低落。 当然,我是非常幸运的。我没有像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一样,在疫苗广泛使用之前,以自身的免疫系统去对抗病毒。而且,在世界大部分地区,疫苗仍然是一个遥远的承诺。 传染病专家最近向我解释说:“如果你没有接种疫苗,你可能会病得更重。” 当我在房间里检查我的发烧情况时,我知道即使是delta变体,我最终被送进医院的机会也很小,这让我感到欣慰。而现在,大约一个月后,我已经完全康复了。 现实情况是,突破性病例正变得越来越普遍。以下是我希望在我被感染前就知道的情况。 疫苗能做到什么和不能做到什么 疫苗并不是一种力场,不能阻挡新冠病毒的一切。它们被批准,是因为它们大大降低了你患重病或死亡的几率。 传染病专家表示,最初人们对这些疫苗的效果非常满意。结果,给公众造成了这样一种印象,即这些疫苗是可以完全防护病毒的。 你很难不断调整你的风险计算。因此,如果你希望完全避免生病,即使是轻微的,可能是时候重新衡量了。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提醒你要消除对新冠病毒将从你的生活中消失的预期,并对常识性的预防措施保持警惕。 突破性感染的几率有多大? 突破性感染曾经是相当罕见的,但Delta变种的兴起改变了这种几率。 专家表示,出现无症状感染的机会已经大大增加了。 但对其进行量化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因为我们目前的数据还相当有限。 接种疫苗的人感染的几率仍然比没有接种疫苗的人低得多。随着Delta病毒开始激增,洛杉矶县在夏季收集的数据显示,未接种疫苗的人检测出阳性的可能性是接种疫苗的人的五倍。 如果想避免突破感染,需要多小心? 回想起来,我希望自己能采取更多的预防措施。 我现在给朋友和家人的建议是。戴上口罩,远离有未接种疫苗者的大型聚会。减少旅行,至少在事态平稳下来之前。 美国目前平均每天有超过15万名新冠感染者(大约是我患病时的两倍),医院不堪重负,白宫已提议进行强化注射。科学家们仍在试图搞清楚为什么会有突破性病例发生。 传染病专家表示,在美国的许多地方,我们都比春天时更有可能碰上这种病毒。如果你在一个疫苗接种率很高,社区传播水平很低的地方,你的风险就会不同。所以,重要的是你的社区正在发生什么。 轻度新冠病例是什么感觉? 在我的病例中,情况比我预期的要糟糕,但用公共卫生的术语来说,这是“轻微的”,意思是我没有住院,也没有需要吸氧。 医学专家表示,这个“轻度”分类基本上是一个总括。它的范围可以从只有一天身体不舒服到完全躺在床上一个星期,全身疼痛,大脑不能正常工作。 目前还没有关于这些轻度突破性感染的详细数据,但到目前为止,研究表明接种疫苗的人会比那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表现更好。 有研究发现,与未接种疫苗的人相比,突破性感染的人出现发烧的情况减少了一半,在床上度过的日子减少了60%。 根据CDC的最新数据,如果你接种了疫苗,住院的风险是未接种疫苗者的十分之一。那些因突破性病例而得重病和危重病的人往往年龄较大,有潜在的疾病,如心血管疾病等。 我会把病毒传播给其他人吗,我需要隔离吗? 不幸的是,你仍然感染了新冠病毒,所以,需要按规定行事。 尽管我的前两次测试是阴性的,但我已经开始在家里戴上口罩,并与接种疫苗的家庭成员保持距离。我很高兴我这样做了。其他人都没有生病。 Delta变体的传染性是原始病毒株的两倍以上,并且可以在你的上呼吸道中迅速积聚。 医学专家表示,即使在完全接种疫苗、没有症状的人中,他们也可以有足够的病毒来传播它。 关于接种疫苗的人传播病毒的可能性有多大,科学界还没有定论,而且似乎接种疫苗的人鼻子里的病毒量减少得更快。 不过,如果你测试结果呈阳性或有症状,戴上口罩并与其他人隔离绝对是至关重要的。 突破性感染后会不会有长期副作用? 虽然目前还没有很多数据,但研究确实表明,突破性感染可能会导致新冠特有的那种持续症状,包括脑雾、疲劳和头痛。专家表示,希望这个数字是低的,希望它不会持续那么久,也不会那么严重,但现在知道这些事情还为时过早。 来自英国的最新研究表明,与未接种疫苗的人相比,接种疫苗的人有长期副作用的可能性要低50%左右。(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www.eatthis.com/news-breakthrough-covid-things-to-known/)

特寫:疫苗加強針大起底 免疫力會不會隨時間減弱?

(2021年7月2日星期五,Georgia Mates在安省金斯顿的Richardson体育场疫苗诊所前准备莫德纳新冠疫苗。加通社/Lars Hagberg) 近几周来,免疫力减弱的想法逐渐升温,一些国家用它来向其民众推出第三剂加强针。但是免疫学家说,这一概念在很大程度上被误解了。 虽然抗体确实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但专家说这是应该发生的,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对COVID-19没有了保护。 多伦多大学的免疫学家戈默曼(Jennifer Gommerman)说,“免疫力减弱”这个词让人们对免疫系统的工作方式有了错误的理解。 戈默曼表示,在接触到病毒后,免疫系统做出反应是非常正常的,在这种情况下会产生大量的抗体,大量的免疫细胞会产生。在这一时刻,这种反应占据了上风。但它必须收缩,否则你就没有空间进行后续的免疫反应。 西部大学免疫学副教授克富特(Steven Kerfoot)说,在疫苗接种或感染后的“初级反应”阶段,抗体水平急剧上升,这时你的免疫系统充满活力,准备攻击。 他补充说,它们随后从那个“紧急阶段”减少。但对病原体的记忆和身体对它的反应能力仍然存在。 克富特说,制造抗体的B细胞和限制病毒造成严重损害能力的T细胞,在接种疫苗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仍会继续合作,避免严重疾病的发生。虽然T细胞不能直接识别病毒,但它们确定哪些细胞被感染并迅速将其杀死。 最近的研究表明,在接种COVID-19疫苗几个月后,T细胞的反应仍然很强。 “你可能会轻微感染……但所有这些细胞仍然存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预防严重疾病时仍然看到非常稳定的效果,”克富特说。 英国公共卫生局本周发布的一项预印本研究表明,即使在老年人中,对住院和死亡的保护仍然远远高于对感染的保护。 克富特表示,免疫力减弱的概念取决于你是在衡量对感染的保护还是对严重疾病的保护。 莫德纳本周发布的真实数据表明,其疫苗在预防住院方面的有效性为96%,即使在传播性更强的Delta变种中也是如此,预防感染的有效性为87%,低于去年临床试验中的94%的有效性。 莫德纳公司首席执行官表示,这一结果“说明了免疫力减弱的影响,并支持需要一个加强针来维持高水平的保护”。 辉瑞公司也用自己的数据提出了同样的观点,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一个咨询小组周五投票赞成对65岁及以上的人或严重疾病的高风险人群进行第三针注射。 然而,该小组拒绝为普通人群提供加强针,称制药公司提供的关于额外注射的安全数据很少。 戈默曼说,莫德纳公司提交的疗效数据并不表明有必要进行第三针注射。 她说:“事实上,它可以保护87%的人不受感染,这是不可思议的。大多数疫苗无法实现这一点。” Moderna公司表示,他们的研究(尚未经过同行评审)表明,加强针也可以通过重新提高中和抗体水平来延长免疫反应的时间。 但安省密西沙加市的传染病医生查克拉巴蒂(Sumon Chakrabarti)说,只看抗体反应是有误导性的,而且可能被错误地用作接种无限次加强针的理由。 以色列已经为其公民开放了第三针,最近谈到了在不久的将来实施第四针。 查克拉巴蒂表示,这种免疫力减弱的观点正在被利用,令人担忧。有一种观点认为,抗体意味着免疫力,这是真的。但免疫力的背景水平,持久的T细胞之类,还没有得到足够的强调。 虽然一些专家坚持认为对普通人群进行强化免疫为时过早,但他们同意一些人将从第三次疫苗接种中受益。 国家免疫咨询委员会已经建议为免疫力低下的人提供加强针,因为他们不能从两剂疫苗中获得强大的免疫反应。 其他专家认为,在去年12月开始推广时被优先考虑的长期护理院居民可能很快也需要第三针。英国的研究表明,老年人群的免疫力可能正在减弱,但在65岁以下的人群中,即使有也不会下降太多。 查克拉巴蒂说,老年人群的保护能力下降可能更多是由于“重叠因素”,包括他们普遍较弱的免疫系统和长期护理人员集中居住的情况。 虽然我们仍然不知道对COVID-19疫苗接种的免疫反应持续时间,但戈默曼说,免疫细胞通常在骨髓中继续存活,并在“几十年”内产生少量抗体。 她说:“如果他们遇到了病原体,可以迅速动员起来。” (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華裔候選人曾涉性侵指控暫停競選 當事女子回憶經過

(Kevin Vuong在多伦多Spadina-Fort York选区赢得自由党提名)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自由党要求他们在多伦多市中心的一名选举候选人“暂停”他的竞选活动。此前《星报》披露他在2019年被控性侵犯,该指控在当年晚些时候被撤销。 Spadina—Fort York自由党候选人王启荣(Kevin Vuong)在周四晚上向《星报》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他想“明确指出这些指控是虚假的”,他当初“大力抗争”,直到2019年11月撤销性侵指控。 王启荣表示,如果指控没有被撤销,他会继续战斗。并表示,这些指控在选举前几天重新浮出水面,这“令人深感不安”。 在另一份声明中,自由党发言人劳伦斯(Alex Lawrence)表示,该党于周四首次获悉这一情况,他们要求王启荣在自由党调查此事时暂停竞选活动。 今年夏天,在现任自由党议员Adam Vaughan宣布不寻求连任后不久,王成为Spadina-Fort York选区的自由党候选人。 指控性侵的女子告诉《星报》,她不知道王在为自由党竞选,直到她最近回到多伦多,在国王街西区的选举标志上看到了他的脸。 法庭文件显示,检察机关于2019年11月27日撤销了对王的指控,即在他被指控7个月后,在案件进入审判程序之前。 在接受《星报》采访时,指控性侵的女子表示,2019年初他们在一个约会软件上相遇后,她与王进行了几次约会。 2019年4月8日,王启荣来到她家,两人看了一部电影,上床后就睡着了。没过多久,她说她被王摸醒了。 她说:“一开始,他在摸我的乳房,之后他亲吻我的脖子,然后他的手又往下摸,"她说。 她说她困惑了几秒钟,然后告诉王她必须去洗手间,她说她在那里锁上了门并联系了一个朋友。这位朋友来到公寓,让王离开,他没有对抗就离开了,她还提供了当晚与这位朋友的短信截图。 该朋友证实了她对当晚事件的回忆。 王启荣在给《星报》的声明中没有谈到对他的指控细节。 申诉人说,她告诉检察官,她“没有精力”去上法庭,因为她在童年时曾被性侵犯,经历过刑事案件的创伤。 申诉人表示,她告诉检察官,王必须说些什么,或者对他的行为有某种后果。她希望王去接受治疗或咨询。 申诉人说,这是她唯一一次与检察官交谈。直到本周《星报》通知她,她才知道对王的指控已被撤销。 安大略省总检察长部的发言人格雷(Brian Gray)没有说为什么对王的指控被撤销。 不过,格雷表示,一般来说,检察官如果没有合理的定罪前景,或者如果继续起诉不符合公众利益,就有责任撤回指控。 王启荣在自由党网站上的简历描述他是一名“企业家、讲师和军官”,在去年疫情爆发时创办了一家公司,生产可重复使用的口罩。 他还被《企业骑士》(Corporate Knights)杂志评为2016年加拿大“30位30岁以下精英”之一,该杂志描述了他在加拿大海军和多伦多社区的服务。(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报) (ref:https://www.thestar.com/politics/federal-election/2021/09/16/liberals-ask-toronto-candidate-charged-with-sexual-assault-in-2019-to-pause-campaign.html)

特寫:疫情下開學讓人忐忑 三個學生親訴想法

【加拿大都市网】在学校整天戴着口罩的不适,没有达到接种疫苗的最低年龄,对亲自学习是否能持续到学期结束的不确定性。这些是加拿大年轻人在准备迎接另一个被新冠疫情改变的学年时的一些担忧。 加通社询问了三名学生,了解新冠疫情对他们的学习有何影响,以及随着第一天上课的临近,他们的预期是什么。 返校面具 当特库姆塞(Tecumseh Hotomani)带着新的记事本、马克笔和时髦的食品主题铅笔准备开始五年级的学习时,他的书包里有一样东西却令他不那么兴奋。 这个10岁的孩子必须戴上他母亲称为“返校面具”的东西,才能在9月8日踏入温尼伯的学校。 特库姆塞说,强制性的口罩让人感到不舒服,而且让人很难听到他说话。但能重回教室,他将不惜一切代价。 当他回忆起去年5月温尼伯市为应对毁灭性的第三波COVID-19浪潮而转向网上教学时,他并不讳言他的厌恶。 "我讨厌在我家上学,"特库姆塞说。 他的母亲格蕾丝(Grace Redhead)说,她善于交际的儿子在远程学习的隔离和限制集体活动规模的公共卫生限制中挣扎。 她说:“他甚至不能去拜访街边的朋友。没有任何运动或任何与朋友玩耍的时间是很难的。” 在家里创建一个学习空间的后勤工作有时也很有挑战性。 特库姆塞和同样在家工作的格蕾丝,在家里的地下室共用一个空间。 “我有时不得不去我的房间,因为我妈妈说话太大声了,”特库姆塞实事求是地说。 特库姆塞说,他期待着把这些干扰留在家里,这样他就可以在课间休息时与朋友们一起踢足球。 格蕾丝希望她儿子在小学的最后一年不会被COVID-19的重新出现所打乱。 她说:“两年来,他们都没能完成五年级的毕业典礼。我希望他能有这样的机会。” 本站相关报导:皮尔区教育局 公布下周具体开学计划 我们可能不会回来了 下个月,当阿里(Ari Blake)坐在六年级教室的新课桌前时,他希望能适应整个学年。 这名11岁的男孩期待着与他的朋友和老师重聚,这是自去年4月多伦多学校关闭以来的第一次,因为第三波新冠疫情袭击了安省。 阿里还记得他和他的五年级同学是如何发现他们在春假后可能不会返回学校的。 “我记得去年,我的老师说,收拾好你所有的东西,把你所有的作业都带上,因为我们可能不会回来了。” 此前,他曾转向在线学习,当时一名COVID-19病例导致他的班级被隔离两周,圣诞节假期后,面对面授课的学校停课约一个半月。 阿里说,在这最后也是最长的一段虚拟学习期间,他发现很难集中精力在Zoom上学习课程。 他说,有时,数字教室里有很多骚动,他的老师不会注意到他已经举手提问了。 阿里说,学生们经常忘记按静音键,狗叫声、吼叫声和其他背景噪音的喧闹声可能会让人无法承受。 “有时候,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就把声音关掉,这样我就能专心工作了。” 阿里说,他制定了自我指导的学习策略,以保持在课程的前列。但是,在学校里的社会互动是无法替代的。 阿里表示,他可以网上见到他的朋友们,但感觉像是假的。 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阿里希望他能和他的朋友们被安排在同一个班级,否则他们就不能在课间一起玩了。 但离接种疫苗的最低年龄还差一年,阿里担心,可能过不了多久,COVID-19疫情就会迫使他再次收拾书桌。 “这感觉有点奇怪,因为你不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他说。“我希望每个人都接种疫苗,这样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新冠学习曲线 当她准备进入高中的最后一年时,梅特里(Maitri Shah)说,许多最初感到陌生的疫情规定现在已经成为常规。 这位卡尔加里的学生知道她如何在标有箭头的走廊上走动,这些箭头指引着课间的人流。她已经习惯于在走进校园时戴上口罩,并在去下一堂课之前对她的桌子进行消毒。 梅特里说,新冠带来了许多学习上的挑战。但如果说她在上一学年学到了什么,那就是如何应对与疫情相关的打击。 “这绝对是一个变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几乎会习惯任何事情,你必须习惯它,”17岁的她说。“有这么多障碍,但我们发现,总有你可以做的事情。” 在上一学年开始时,梅特里说,她对在教室里的传染风险感觉到了一些不安。 但很快就发现,她所在的学校已经制定了接触者追踪程序,以防止病毒在其设施内传播,包括如果有同学感染了COVID-19,就把学生送回家,进行为期两周的隔离。 这确实给梅特里的个性化课程安排带来了麻烦。例如,如果她的英语课在学生被隔离的时候转移到网上,她就很难跟上课堂教学的微积分课的进度。 她说:“老师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在我们上网时给我们指导,但实际上,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通过培养工作习惯和时间管理,我进步了很多,因为我必须激励自己,保持专注。” 即使在去年春天的新冠疫情促使几个省转向远程学习的时候,阿省的学校在大多数情况下仍然开放。 梅特里认为她和她的同学们受益于这些努力,这些努力使学校体验“尽可能正常”。 “当我们面对面的时候,每个人都要快乐得多,”她说。“和其他人在一起,这是学校的一半意义。” 当她进入12年级时,梅特里对回到教室感到更加自信,因为她的许多同龄人已经接种了疫苗。 她希望自己能够亲自参加毕业典礼,庆祝自己学业上的成就,甚至可能参加一两场舞会。 但是,随着对高度传染性的Delta变种担忧的增加,梅特里表示她已经准备好应对各种可能性。 "当然,如果我们有所有这些亲身经历的东西,我会很高兴,"她说。"但我知道,它可能会在一瞬间改变。而且我知道,替代方案也不是完全不同或出乎意料的。"(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特寫:揭秘安省新車牌 一場政府不想再提的大失敗

(金斯敦警官teve Koopman,在蓝色车牌推出后在推特上贴出了这张夜间汽车的照片。) 【加拿大都市网】CBC新闻网获得的文件显示,在福特政府测试现已停用的蓝色车牌时,安省交通厅被警告存在能见度问题,并被给予明确的建议,以改善其可读性,但没有采取行动。 最后,这些车牌在警察和公众普遍批评后被撤下,因为人们意识到这些车牌在光线较弱的条件下几乎无法看清上面的内容。 CBC新闻网在2020年2月首次就这一失败的推出提出了信息自由要求。直到今年夏天,政府才给出了完整的回应,这些新文件显示,政府应该在车牌上路前就知道会造成问题。 这些警告包括来自407 ETR的信息,以及安省警察局长协会(OACP)。该文件显示,政府在2020年2月1日车牌向公众发布之前,没有向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发送测试车牌。 CBSA在三天后向政府发出电子邮件,要求提供示范车牌,以了解它们是否能与扫描器配合使用。边境服务局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否则,每辆携带新牌照的越境车辆都将无法正常读取,这将大幅增加全省和全国的边境等待时间。” CBSA在10天后收到了车牌,两周后公开表示没有出现大范围的延误,尽管员工不得不手动输入车牌来自哪个省。 2020年2月13日,多伦多市政府工作人员告诉安省交通厅(MTO)官员,省级执法人员在多伦多遇到了严重困难。 一位交通厅官员在一次会议后的电子邮件中写道:“车牌的问题不是反光或眩光,而是管辖区的可读性问题。这是有问题的,因为如果管辖区的名称不清楚,就不能提出指控,或者如果提出了指控,但图像模糊不清,指控就会被法庭驳回。” 政府于2020年5月,在新冠疫情的第一波期间停止了发放新种车牌,省长福特告诉记者,“我还没有准备好在这方面投入更多资源。” 这些车牌旨在成为一个“进步、增长和繁荣”的新政府的象征,省众议院领袖保罗·卡兰德拉在车牌发布时说。反对派批评者,包括前安省自由党临时领导人翰·弗雷泽,指责这是一个执行不力的“虚荣项目”。 这些蓝色车牌目前仍然有效,交通厅不愿透露有多少车牌仍在路上。 交通厅也没有回答一系列关于通过信息自由获得的文件中透露的细节问题,并拒绝接受采访。 此前,省政府表示,它计划向大约4.9万名获得蓝色车牌的人发放“增强型”替换车牌,但这还没有发生。 公众和警方立即指出了问题 更多的文件显示,福特政府被批评声淹没了。以下是一些人(他们的名字在文件中被编辑)在新车牌启动后的几周内告诉政府的内容: “我自己在晚上看到过这些车牌,我可以说,这些车牌即便是近距离看也看不清,这将妨碍人们识别和报告任何原因的车辆(如安珀警报,危险驾驶等)。” “我在本省的执法部门工作,从第一天起就可以看出,新的车牌不行。新车牌在弱光下几乎不可见,而弱光环境下恰好是执法人员一天中最容易碰到问题的时候。这些车牌需要立即停止使用。” “我多年来一直在使用行车记录仪,它在夜间无法看清新车牌。这是当务之急,因为在肇事逃逸事件中,无论我是否在车里,我的行车记录仪都必须能够识别车牌上的数字。如果它不能,那么它就没有用,这让我很担心。” GTA地区至少有一支警察部队,皮尔区警队本月说,他们的警察仍然会标出在特定的照明条件下,有看不清车牌的问题。 “不幸的是,我们没有跟踪具体的统计数据,不知道警官多久会遇到这个问题,”警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 谁收到了示范车牌? 安省警察(OPP)、多伦多警察、加拿大皇家骑警和安省警察局长协会都收到了测试车牌,但其他部门没有。CBSA或多伦多市负责闯红灯和雷达摄像机的部门也没有。 2019年11月,在测试阶段,事情似乎进展顺利。 政府和消费者服务部表示,副总检察长告诉他们,在所有的测试条件下,OPP的自动车牌读取系统(ALPR)很容易读取车牌。 但在2020年2月车牌被推出后,OPP和当地警察开始提出投诉。 一名MTO官员在与OPP通话后写道,整个安省,警察在不同的角度和照明条件下都在努力看清车牌,OPP也接到了大量媒体关于车牌的电话。 MTO的电子邮件表示,官员们被问及他们是在媒体关注这些车牌之前还是之后遇到这些问题。政府确认他们在媒体报道之前就遇到了这些问题。 建议被忽视 在新车牌向公众推出之前,OACP和407 ETR就向安省政府提出了关于如何改善车牌可读性的类似建议。 政府似乎没有听取任何一方的意见。 到2020年2月下旬,407已经调整了相机的角度来捕捉车牌,然而初步测试显示,它只有约90%的时间是成功的,而以前的车牌则是有约97%的成功率。 如果政府在两个月前就听取了407的建议,它可能已经避免了一些问题。 "在比较新旧车牌的反射率和对比度时,新车牌的表现很差。407 ETR的一名工程师Craig White在12月的测试阶段警告说:"新的车牌设计在对比度和逆反射方面都很差。 407 ETR的一名工程师在12月的测试阶段警告说:“在比较新旧车牌的反射率和对比度时,新车牌表现得很差。” 407本周拒绝接受采访。(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网络) (ref: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ontario-licence-plate-foi-findings-1.6154105)

特寫:那些反對強制接種疫苗的人 他們有話要說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最大的两家银行是本周宣布强制性疫苗政策的最新企业,此前联邦政府宣布联邦监管行业将要求员工接种COVID-19疫苗。 公众对加拿大政府的强制疫苗政策褒贬不一,一些人认为,如果所有员工都接种疫苗,将更有利于工作场所的安全,而另一些人则表示谴责,认为这是对个人权利的侵犯。 还有人担心,由于医疗原因无法接种新冠疫苗的人,到时候会不会有各种不方便。 强制疫苗也已成为联邦选举中的一个关键问题,候选人在竞选过程中就这一问题相互抨击。 截至周五上午,加拿大73.5%的合格人口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全国共接种了5200多万剂疫苗。 安省希尔茨的想法 希尔茨(Tonya Hilts)说她在安省的加拿大邮政工作,她在电子邮件中表示,她不想接种疫苗,她准备接受每天快速测试,并戴上口罩。 希尔茨写道:“在整个疫情期间,我一直在工作,有一半时间我没有穿戴个人防护装备,社会感谢我们的奉献和牺牲,而他们却可以呆在家里仍然谋生。现在人们说我自私、无知,因为我拒绝接种疫苗。我不是一个反疫苗者,我只是不相信它,我讨厌别人告诉我对自己的身体没有权利。” 本站相关报导:皇家银行与道明银行 齐齐要求员工必须接种疫苗 安省布克塔的想法 安省多尔切斯特的布克塔(Andrew Bukta)描述了他的母亲面临的情况,她是一名在安省伦敦维多利亚医院工作了25年的重症监护室护士。 布克塔写道:“最近关于强制联邦雇员接种疫苗的讨论让她的工作前途堪忧。她目睹了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场景。” 布克塔说,他的母亲根据她作为护士的判断,选择不接种疫苗,但他说这一选择可能会使她失去工作,并说感觉似乎我们不再有能力为自己和我们的健康做出选择。 布克塔说,他的母亲正在寻求法律援助。 新斯科舍省马塞尔的想法 马塞尔(Marcel)在新斯科舍省的安纳波利斯谷当了30年的公务员,在一封电子邮件中他写道,虽然他不是“总体上反对疫苗”,但他对政府将强制接种疫苗感到震惊。 “这就像是用核武器对付几个开着卡车靠近的家伙,”马塞尔在谈到强制接种时写道,“不幸的是,我还没有到可以辞职拿退休金的地步。” 他继续说:“我最近看到的最令人不安的趋势是对未接种疫苗人的诋毁……这种说法正在形成,我对此非常担忧。新斯科舍省的大多数人都愿意遵守所有的公共卫生指南,并真正关心省内的同胞。” 马塞尔说:“这种分裂性的谈话没有帮助,实际上是彻头彻尾的麻烦。” 本站最新报导:新高!安省周五新增650例确诊 阳性率高达2.4 温哥华空姐西尼尔代表空姐发言 温哥华的空姐西尼尔(Melissa Senior)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鉴于联邦政府的强制接种要求,她是“代表那些感到不确定、焦虑和现在被侵犯了权利的空姐”而写的。 “我们现在担心我们是否能够养活我们的家人并继续享受我们热爱的工作,”西尼尔写道。“我们每天都把自己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把乘客安全地带回他们的家庭....。在这场疫情中,我们也一直在努力,让亲人看到他们因这种病毒而生病或死亡的家人。” 西尼尔说,空姐们正面临着她所说的“对我们的权利和自由的侵犯”,并发誓要与强制接种的命令斗争到底。 萨省公务员夫妻有话说 来自萨省Outlook的公务员戴尔(Dale Tomasiewicz)和他在萨斯喀彻温大学工作的妻子说,他们都被要求在9月7日前接种疫苗。 戴尔写道:“我们俩在半小时内得知,我们的雇主在上周五决定实行强制疫苗接种。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令人崩溃的黑色星期五(译者注:上周五正好是13号,也就是西方传统认为不详的黑色星期五)。我们都对COVID-19有充分的了解,并关注数据等。自去年五月以来,我一直与我的联邦和省议会代表(最近还有我的工会)就COVID-19的管理和应对措施进行沟通,敦促他们根据所有实际的科学事实做正确的事情。” 戴尔说他不是一个“反疫苗主义者”,也不是一个“阴谋论者”,但他说他选择“根据事实”做出决定,并对“诋毁所有选择不接种疫苗的人”感到失望。(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ref:https://www.ctvnews.ca/health/coronavirus/seems-like-using-the-nuclear-option-canadians-who-don-t-want-the-jab-decry-covid-19-vaccine-mandates-1.5555185)

特寫故事:9歲女兒染上delta變種住院 問爸爸我會死嗎?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奥沙华(Oshawa)的一位父亲在他9岁女儿感染了delta变种后住院治疗,他提醒家庭注意新冠对儿童的危险。 伯恩(David Byrne)周三告诉CBC,这是一次可怕的经历。 “有一次她问我,‘爸爸,我会死吗?’” 虽然他一直告诉他的女儿罗莎莉,她会没事的,但他说“至少有一两天我真的无法诚实地回答这个问题。” 据伯恩说,罗莎莉两次住院,总共七天。 在安省,绝大多数12岁以下的儿童还没有资格接种疫苗,这使得他们比那些已经完全接种疫苗的人更容易受到高传播性变种病毒的影响。 根据加拿大卫生部的数据,截至上周五,19岁及以下的加拿大人约占全国所有新冠住院人数的2%。 在美国,17岁及以下的儿童和青少年约占所有住院人数的2.4%,周六住院人数达到1902人的单日新高。 伯恩说,23天前,他的女儿开始出现发烧、咳嗽和呼吸急促等症状。 伯恩说:“基本上,每天醒来时,都会出现新的症状。” 罗莎莉在首次出现症状一周后,因胃肠道问题被送进医院。 伯恩回忆说,罗莎莉几乎每次喝一口水就会呕吐。 他说,虽然她现在已经康复,大部分症状都消失了,但她仍然精力不足,无法完成在小区内的步行。 本站文章推荐:加拿大著名歌手Drake自曝感染新冠 发际线受损 给大家一个警示 伯恩说,他和他的妻子都完全接种了疫苗,并相信罗莎莉是在一次戴着口罩去公园的时候感染的病毒。 伯恩希望他家庭的故事可以成为一个警示,让更多人接种疫苗,并采取措施保护自己免受delta变种的影响。 伯恩说:“现在可能是时候认识到病毒正在改变了,它正在以一种更为严重的方式影响着人们,尤其是我们最脆弱的人群,比如儿童,尤其是年幼的儿童。” 随着学校在几周后重新开学,伯恩说他希望看到教师接种疫苗。 至于罗莎莉,她的父亲说,她可能不会在9月份亲自回学校,因为医生告诉他,在她继续从新冠康复的过程中,她会更容易受到其他感染,如感冒和流感。 “这显然是我没有想到的事情,”伯恩说。“这意味着我们的生活在秋天将会和我们预期的完全不同。”(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father-children-covid-19-hospitalization-canada-1.6144927)

特寫:那些不願接種疫苗的加拿大人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的疫苗运动最近取得了突破性进展,80%符合条件的加拿大人至少注射了一剂COVID-19疫苗,令人印象深刻。 然而,这一统计数字分散了人们对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的注意力:600多万加拿大人仍然没有接种疫苗。与此同时,专家警告称,我们需要更多的疫苗覆盖面来遏制秋季可能出现的病例激增。 第一剂疫苗接种现在似乎正在逐渐停止,每天接种疫苗的人数从上个月超过18.5万人的高峰下降到不足5万人,尽管新冠疫苗现在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很容易获得。 许多持反对意见的人说他们担心安全和副作用。其他人说他们对目前提供的产品不满意。 另外,一些未接种疫苗的人对针头有恐惧,这使打针成为一种可怕的经历。一些人对疫苗成分有严重的过敏反应。一些加拿大农村居民在获得疫苗方面有困难。 专家们还指出,大约有2%到10%的人口强烈反对接种疫苗,无论公共卫生官员怎么解释接种疫苗的诸多好处。 本站最新报导:北约克疫苗接种率 落后多伦多全市20% 新技术与旧技术 纳蒂娜·史密斯(Nadina Smith)今年春天从师范学院毕业,她感受到了来自家庭和朋友的压力,要求她在秋季开学前接受疫苗注射。 史密斯表示,她研究了各种COVID-19疫苗背后的科学知识,她对强生公司的一剂疫苗最满意,该疫苗使用了更传统的病毒载体疫苗技术。 这种疫苗使用不同病毒(载体)的改良版本向细胞传递指令,并广泛用于预防流感等传染病。 虽然加拿大卫生部和其他监管机构认为辉瑞和莫德纳的mRNA疫苗是安全有效的,但史密斯说她仍然不愿意接受如此快速开发的疫苗。 史密斯表示她并不反对疫苗,她称自己不是对接种疫苗犹豫不决,而是对接种mRNA疫苗犹豫不决。她特别担心mRNA疫苗可能产生的长期影响,因为它使用的是相对较新的技术。 本站最新报导:多伦多皮尔区允许居民选择疫苗! “我不想成为小白鼠” “我们怎么知道这将对我们的身体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史密斯说:“20年后我是否会有第三只眼睛?” 史密斯表示,目前没有对COVID mRNA长期影响的研究或调查。这对她这是一个巨大的担忧。“我不想成为小白鼠”,史密斯说。 信使RNA,或称mRNA,在整个身体的细胞中指导蛋白质的生产,以触发免疫反应,保护人们免受传染病的侵害。 虽然之前mRNA疫苗从未上市,但mRNA疫苗已经在人类身上进行了至少四种传染病的测试:狂犬病、流感、巨细胞病毒和寨卡。没有关于这些产品长期副作用的报道。 三十年来,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mRNA技术及其潜力。随着美国政府和其他来源注入数亿美元的紧急资金,像莫德纳和辉瑞这样的公司将一个有前途的分子生物学研究变成了一个可用的产品,并在几亿人身上得到了巨大的效果。 各种矛盾的信息 来自安省爱德华王子县的退休人员洛里·卡蒂(Lorie Carty)说,国家免疫咨询委员会(NACI)和加拿大卫生部,这两个机构有时对疫苗提出相互矛盾的建议,尤其是关于阿斯利康疫苗的建议,让她对疫苗的安全性产生了怀疑。 她说她已经预约了,但她一直在改期,因为她还没准备好。 卡蒂说:“我想在把它放进我的身体之前确定一下,因为一旦放进去,就没有回头路了。我并不是说我是一个反疫苗的人。我只是没有足够的信心。我们真的不知道长期影响。只是有太多的问题,每天你都会读到不同的东西。” 疫苗的接受度正在增长 香农·麦克唐纳(Shannon MacDonald)是阿尔伯塔大学护理系的一名副教授。在接种疫苗运动开始之前,她对COVID-19疫苗在加拿大人口中的接受程度进行了研究。 她发现,总的来说,绝大多数加拿大人并不完全反对疫苗。事实上,只有不到2%的加拿大父母拒绝为他们的孩子注射儿童疫苗。 在麦克唐纳的研究中,65%的受访加拿大人对即将部署的疫苗知之甚少,但他们说一旦加拿大卫生部批准使用COVID-19疫苗,他们就会接种。 自该研究发表以来,愿意接种疫苗的人数一直在稳步增长。 向犹豫不决的人展示数据 麦克唐纳表示,说服那些犹豫不决的人的最好办法是向他们展示疫苗在预防感染方面的有效性数据。 例如,在2020年12月14日至今年7月10日期间,安大略省报告的403,149例COVID-19病例中,只有0.4%是所谓的“突破性病例”,即接种第二剂疫苗14天后,仍然感染了COVID-19。 在这7个月期间报告的所有病例中,约有4%是只接种了一剂疫苗的人,其余全是没有接种疫苗的人。 截至7月10日,在安省至少接种过一剂疫苗的1千万人中,只有不到18,200人感染了新冠。其中16,358人在只接种了部分疫苗时被感染,1,765人在接种了两剂疫苗后被感染。 在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估计,最近因COVID-19入院的人中有97%没有接种疫苗。 麦克唐纳说,不良反应的数量非常少,这也应该让犹豫不决的人确信这些产品是安全的。 根据加拿大公共卫生局的数据,截至7月9日,加拿大只有2222例疫苗接种后的严重不良事件报告。这仅仅是所有接种剂量的0.005%。 尽管有这些积极的数据,麦克唐纳说,疫苗接种运动几乎肯定会遇到一堵根深蒂固的犹豫之墙。 她说,公共卫生部门仍应尝试说服一些未接种疫苗的人,但在某种程度上,这些精力可能更好地花在让部分接种疫苗的人回来接种那关键的第二针上。 她说:“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他们身上,而不是为了给那些不感兴趣的人注射第一剂而百般周旋。”(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www.cbc.ca/news/politics/meet-the-unvaccinated-why-some-canadians-haven-t-had-a-shot-1.6115270)

一個肥胖女性的宣告:我不是懷孕 我就只是胖!

(图片来源pixabay,只作示意,与文章内容无关) 【加拿大都市网】肥胖者,尤其是肥胖的女性在生活中总是碰到各种各样的尴尬。 最近,BRIANNA BELL在CBC上分享了她的故事:今年早些时候,我和家人在安大略省北部一个安静的小镇度假,从繁忙的生活中得到一点休息。当我丈夫收拾好汽车回家时,我和三个女儿(分别为7岁、5岁和2岁)一起走到附近的一家面包店。当我们沿着店里的木质楼梯往上走时,一个男人在几英尺远的地方对我喊道。 "你终于要生男孩了吗?"他指着我的肚子问。 我双手忙得不可开交,一边稳住蹒跚学步的孩子,一边试图开门,但即使在我分神的状态下,我也清楚地知道他在问我什么。 "不,不。我不会再生孩子了。"我坚定地回答。 我很快就逃进了面包房,但我已经能感觉到眼泪要流出来了。经常有人问我是否再有一个孩子时,我都会如哽在喉,羞愧感传遍了我的脸颊。有时候,看着对方的目光落到我的肚子上,在他们说出来之前,我就知道他们要问的问题。 "你是不是又要怀孕了?" "你的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这个会是个男孩吗?" 过去当被问到是否怀孕时,我都会找借口,比如说我之前怀孕时三个孩子太过巨大,他们把我的肚子撑得胀鼓鼓的。有时我说这只是我孩子们留下的爱。我曾思想斗争过,是不是要假装自己怀孕以避免尴尬的局面。 最近,当有人问我是否怀孕时,我决定直接说出来,就说实话。"没有,我没有怀孕,我只是很胖。"我回答。 谈话戛然而止,但至少我是诚实的。过去,当人们评论我的身体时,我觉得自己失去了力量,他们的目光让我想缩进自己的身体里消失。 我的身体,它的形状,或者任何关于我外表的东西都不应该成为谈论的话题。但当我用事实回应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有力量:你们看的是一个肥胖的肚子,而不是一个正在成长的胎儿。我说我胖不是因为羞耻、尴尬,也不是因为我认为自己有缺陷。 胖只是一个形容词,当我们把它看成一个贬义或侮辱性的词时,我们就对胖子的身体造成了伤害。胖子就是是我的身份,我可以拥有胖--是的,我甚至可以称我的肥胖身体为美丽。 在过去,当我被问及我是否怀孕,我为问话的人感到尴尬。我部分地把他们的耻辱当作自己的耻辱,觉得我需要过度补偿,让他们在互动中更舒服。 但是,当这意味着放弃自己的碎片时,我已经完成了让别人感觉更好的工作,特别是当他们是错误的人。通过毫不羞耻地要求我的身体,我让他们知道这就是我。 但我不会再这样做了,因为这意味着放弃自己的一部分,尤其是当他们是错的时候。通过豪不羞愧地承认我胖,我让他们知道这就是我。 也许他们会明白,对女性身体提出侵犯性的问题是不可接受的——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从现在开始,如果你问我是否怀孕了,不管是在美发沙龙里保养自己,还是在公园和孩子们一起享受一天,还是去健身房上瑜伽课,我都会自信地笑着回答:“没有,没有,只是胖了点。"然后我就会继续前进。(都市网Rick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