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28日 星期六 12:45:16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监控

華裔女醫生開發程式在家監控新冠病徵 老人也能輕鬆使用!

【加拿大都市网】呼吸病学家维多利亚·陈(Victoria Chan)找到了一种方法,让新冠肺炎患者通过手机监控自己的生命体征。陈医生在烈治文山的Mackenzie Health医院当睡眠专家和呼吸病专科医生26年,目前担任医院的副资讯科技总监。2020年2月,陈医生被医院委派负责推出虚拟护理项目。她表示:“我们原以为这个项目需要6到12个月才能推出,并不知道会在短时间内改变方向。” 据《多伦多生活》报导,当疫情开始时,医院的数码科技部门日以继夜地工作,将安全视像会议纳入医院的电子病历平台。一些医生担心老年患者无法使用这项技术。但陈医生的经验却告诉她并不如此,她说:“我妈妈87岁了,但经常使用WhatsApp和YouTube。只要你让技术简单直接,人们就会懂得用。我的第一批病人中有一个年纪比较大,他很快就理解了,他让我知道用什么方法去帮助其他人。” 2020年6月疫情稍为平静,但陈医生明白第二波很快又会来临,她希望发展一个计划让症状较为轻的病人回家休息,但又能自我监察病情,当情况转差时便回到医院去。陈医生意识到可以通过他们的电子病历平台,病人利用家庭监控应用程式来输入他们的生命体征。她解释道:“我们可以给新冠肺炎病人一个脉搏血氧仪,他们可以通过应用程序输入自己的血氧水平。” Mackenzie Health医院得到政府资助,可以送出脉搏血氧仪给病人,他们每天将自己的血氧水平输入程式两次,正常水平是96-99, 但当下跌至94的临界线时,手机应用程式便会提醒病人致电医院,同时将资料传送到医院去,“在我这方面,我会看看哪些病人情况最危急,然后给他们打电话,确保他们得到了所需的治疗。” 陈医生指由去年7月开始,他们在网上共诊断了20个病人,有些人需要到医院去,另一些人则可以留在家里,一些较为高风险的病人会获分配脉搏血氧仪,起初一些老年病人不愿意使用,但陈医生也见过一些成功例子:“有一次,有一个90多岁的病人不懂英语,但他的女儿在加拿大的另一个城市,教晓他怎样检查血氧及输入资料,我们一起努力了两星期,他最后完全痊愈。” 至第二波疫情来临时,Mackenzie Health医院在12月已需要安排一个月网上诊断1,000个病人,呼吸科医生要一周工作50小时,还要每天打电话给7至8个病人。很快地其他各科的医生也加入帮忙,包括内分泌学家,肿瘤学家,心脏病学家和风湿病学家,医院也开始送出氧气瓶去病人家,陈医生表示大概送出了1,000个血氧仪和150个氧气瓶。 陈医生还记得一些危险处境,有一个接受虚拟护理的病人,血氧水平很低,有生命危险,陈医生告诉他要到医院来,但他拒绝,而他自己独居,继续留在家里死路一条。陈医生对他说:“假如你要我过来送你到医院去,我愿意。请听我的话。”结果他真的来了医院,最后完全康复。 感染数字在6月开始下降,但陈医生希望继续发展虚拟护理。“我一直在和其他呼吸学家讨论用这个模型治疗肺气肿患者,因为他们需要用类似的方法监测他们的血氧水平。这种远程监控计划也可以给糖尿病诊所用来监控血糖。” 陈医生对计划的效果感到满意:“有很多生物特征都可以远程监测,比如体重和血压。创建这个项目是我参与过最令人满意的项目之一。通过在家治疗患者,我们避免了近900名新冠病患者住院,以及更多不必要的急诊。” (图:多伦多生活) T11

省警200萬購入手機監控設備 為何棄之不用?

《星报》取得的文件显示,安省省警(OPP)在五年前耗资200万元,买入一种具有拦截私人通讯功能的手机监控设备,但省警之后却停止使用,改用功能较差的设备。省警没有透露原因,也没有说明该较先进的设备,现在如何处置。该种先进的监控设备又被称为“魔鬼鱼”(Stingrays),能强令附近的手机与其连接,并从手机中取得资料。 皇家骑警和多伦多警队均强烈否认,他们的手机监控设备能拦截私人通讯(例如对话、短信及电邮等),他们能取得的只是一些识别数据,例如国际移动用户识别号码(IMSI)等,在取得搜查令下,警方才可以运用数据,寻找犯罪嫌疑人的姓名和地址。不过,这种监控技术引发争议,因为除了犯罪嫌疑人之外,警方还可以取得附近数千路人的识别数据。 可以修改对话和短信内容 安省省警使用的“魔鬼鱼”设备,则有能力针对某一名目标人物,截听他的私人电话对话。但省警一直拒绝回应多项的质疑,例如省警会截听哪一类的私人对话,使用这种技术的次数,以及向其他警队借出该种设备多少次等。 省警发言人迪翁(Carolle Dionne)回应称,透露过多细节,可能不利于调查工作和法院审讯程序,并会威胁公众和警员的安全。 《星报》在2016年曾引用《资讯自由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要求当局提供有关“魔鬼鱼”的资料,但遭拒绝。经过多年的上诉,安省资讯及私隐专员(Information and Privacy Commissioner)在上月裁定,省警必须向《星报》提供该设备的部分文件。 不过,省警提供的文件已被大幅修改。文件显示,“魔鬼鱼”有能力截听手机的私人对话,又可以终止附近某部手机的讯号,而不影响其他附近的手机。部分“魔鬼鱼”更能修改对话和短信内容,又能远距离启动手机的扩音器功能。省警未有回应“魔鬼鱼”是否具备该些功能。 省警称,他们目前使用的监控科技,只用于收集手机的传送数据,而且通常只在调查重大罪案时才使用,并在获得搜查令的情况下,才会使用收集到的数据。 多伦多警队发言人格雷(Meaghan Gray)表示,从未使用“魔鬼鱼”截听私人对话。综合报道

起訴校車前不停車的司機 今後僅需要「這個」就夠了!

■■起诉违法校巴前停车规定的司机,今后将单凭摄像视频就足够。加通社资料图片 安省政府计划修改相关法规,令今后起诉校巴停车标志牌前不停车的司机,将不再需要额外的证人,单凭校巴上的摄像视频即可;全省各市政当局还能够对违法行为处以更严厉的罚款。 安省交通厅长尤里克(Jeff Yurek)表示,全安省每天有83.7万名学童乘坐校巴往返学校,加强安全计划非常重要。希望新的法规修改有助于减少乘校巴上学和回家的学童受伤害的机率,这些措施将让那些不负责任的司机承担责任。 尤里克表示,根据现行法规,如果校巴司机无法请假一天出庭作证,单凭摄像视频起诉的案件,法庭不予受理。而修改后的法规不需要校巴司机出庭,对违规行为的判罚,摄像视频就足够。 校巴司机毋须出庭作证 省府还将推出一项法律,将允许各市政当局对违反校巴停车牌前停车规定的司机增加罚款金额。 尤里克表示,这些法规变化还将允许市政当局将案件的起诉,从省级法院系统转到他们自己现有的地方法庭,且所有征收的罚款将归地方所有。市政当局可以利用这些罚款的收益,确保所有校巴上都装上摄像头。 安省现行的规定是,初次违法司机将被起诉、并面临最高2千元的罚款和扣6分。每次累犯都可能导致最高4千元罚款、扣6分和最高6个月监禁。 安省独立校巴经营者协会(Independent School Bus Operator Association of Ontario)表示,过去数年来一直在要求省府做出相关修改。该协会完全支持尤里克的这项宣布,称它将继续保证全省乘坐校巴往返学校学童的安全。 专家:光摄录车牌未必能起阻吓作用 省府周四表示,打算修例让校巴摄录机片段,足以在法庭检控违规不停车的驾驶者。有告票专家认为,未必能检控到司机。但有教委认为,新措施可起阻吓作用,但当局需增资源,否则校巴服务可能受影响。 约克区教育委员谭国成周四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新措施相当有阻吓作用。他曾经在万锦市见过很多司机,就算校巴停下来,亮了红灯及露出停车牌,并有栏杆阻止行人通过,仍然有汽车,从四方八面越过校巴。若当时有学童过马路,可能会令他们受伤。他认为,若校巴有摄录机片段,当局又毋须校巴司机上庭作供,也可成功检控司机,相信会有很多驾驶者警愓,尽量避免违规越过校巴。 当局须投资安装摄录机 但他承认,约克区的校巴由于是外判,大部分校巴都未必有摄录机。若要校巴公司自资购买摄录机,成本将上升,令投标价增加,最终都会由教育局承担开支。 若校巴未调高拨款,巴士服务贵了,则可能连累部分巴士线不得不停驶,或者须增加提供巴士线距离,例如现时小学生住所,距离学校1.4公里或以下,就不再有校巴服务。若省府增加拨款,让校巴安装摄录机,将可避免出现上述情况。 告票专家律师公会核准法律顾问林劲浩向该节目表示,新措施未必能检控涉事司机。他解释,相信省府的做法可能类似冲红灯,因为摄录机只能拍摄到车牌,证明不到事发时谁开车。 他认为,省府指新措施能检控司机并不准确,而是车主有机会遭检控。 他续称,省府仍需厘定罚款额,现时若有警方捉到违规驾驶者,将会面对最高罚款2,000元及扣六分。若省府用这个标准,去量度检控车主的罚则,也可以起阻吓作用。新措施是否有更大阻吓作用,视乎日后的相关法案如何撰写。若省府不增加资源,安装摄录机,就未必能起到阻吓作用。当局也需要研究,在那些较多学童及校巴的校区,额外提供资源。 本报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