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7日 星期二 15:44:20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硅谷

多家知名大企業離開 硅谷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

(■2020年甲骨文宣布,其总部将从北加州湾区迁至德州奥斯汀。) (星岛日报报道)近年,科企甲骨文(Oracle)、惠普(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特斯拉(Tesla)等“出走”美国科技重镇、位于加州的硅谷,令人怀疑有“梦想金州”之称的加州已成“失乐园”?有市场分析指,硅谷未来几年仍是科技重镇;也有分析指,科企巨头现时正发展元宇宙虚拟世界, 实体办公已成一种形式,搬离硅谷不仅可节约经营成本,还能响应环保。 虚拟业务降实体办公需要 据美国之音报道,2020年甲骨文宣布,其总部将从北加州湾区迁至德州奥斯汀,而行政总裁埃里森表示,他将迁居到被誉为全球最昂贵的私人岛屿夏威夷拉奈岛,并带去他98%的股份。同时,老牌科技公司惠普也宣布将从北加州圣何塞迁至德州休斯顿郊区;去年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追随其行政总裁马斯克(Elon Musk)的脚步,迁往德州 ;谷歌(Googel)、Meta(原facebook)等置业其他地区办公大楼,科企巨头纷纷出走“金州”。 中大商学院亚太工商研究所名誉教研学人李兆波表示,现时科技公司已有“远距上班”新模式,该模式可以不仅让科企节省办公室的经营成本还能响应环保。他又指,好多科企巨头,如Meta(原facebook)现时正发展元宇宙虚拟世界,实体办公已成为一种形式,或有更多科企搬离硅谷。不过亦有市场分析指,疫情初期,少数科技公司与主管自湾区搬到其他城市,但硅谷科技业外移潮的说法显然有些夸大。例如Google今年承诺投资超过10亿元扩大加州办公室,苹果也在加州桑尼维尔租用6栋大楼,可容纳多达3000名员工。投资公司Telstra Ventures在3月报告亦指出,硅谷未来几年将持续是科技重镇。 

硅谷想「單飛」?準備設立新交易所

华尔街和硅谷是一对宿敌 新华社资料图片 在被“短期盈利”的魔咒束缚多年之后,硅谷的科技公司们终于迎来了“反杀”的机会——美国监管部门已经为“长期证券交易所(LTSE)”的成立打开了一扇门。这个始于硅谷的交易所毫不掩饰自己对于华尔街的不满,强调“长期”的名字更是充斥着对后者的怨念。 如果Uber还能沉得住气再晚点上市,面临的压力或许能够小很多。据CNBC报道称,当地时间上周五,美国监管部门接受了在加利福尼亚州三藩市设立新证券交易所的申请。如果一切顺利,这家新交易所将成为硅谷的“后花园”,不仅将在硅谷安家,其治理和投票权等也将与传统交易所有所不同。 “对于这里的人来说,这听起来真是太好了……美国证管会(SEC)的声明是一个巨大进步。”对于这项决定,LTSE的CEO Eric Ries的喜悦溢于言表。而这距离他第一次提出该交易所的想法,已经过去了八年之久。 LTSE堪称为硅谷量身定制的交易所。Ries在一份声明中称,他们正在建立的是能够给予那些选择长期创新、投资给员工以及专注长期发展的公司以奖励的市场。而在LTSE官网,他们的使命明晃晃地挂在页面上:让21世纪的公司蓬勃发展。外界分析称,这将给予高成长的科技公司更多的上市选择。 据了解,Eric Ries是硅谷的网红作家,同时也是大名鼎鼎的畅销书《精益创业》的作者。而在《精益创业》的总结部分,他便提出了这个当时被认为颇为大胆的观点,即应该在硅谷建立一种只能进行长线投资股票的证券交易所。按照Ries的想法,在这个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可以集中精力做有利于公司长远发展的决策,不用担心因为财报业绩不理想而被投资者抛售股票。但当时,更多的人认为这种想法无异于痴人说梦。 科技公司被短期盈利的目标“绑架”了太久。Ries引用了一份Third Way智库在2017年发表的报告,其中提到,科技公司上市后的五年,其专利申请数量会下降40%,原因正是上市后这些公司不得不想方设法满足分析师的短期盈利预期。 金钱才是华尔街的信仰。此前知名风投机构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Margit Wennmachers就提到,唯一重要的事情是你对华尔街讲了什么,以及你做出了什么东西。他们不关心虚拟现实、自动驾驶,也不关心你的长期策略是什么。 企业花费大量资金为未来铺路,但财报只会告诉你过去的情况。数字不带感情,可看财报的投资者就不一定了,尤其是在投资者面对代表过去的精准的数字和看起来虚无缥缈需要赌上一把的企业的解释面前,该如何做决定的时候。当华尔街甩来一份“不及预期”的报告,普遍下跌的股价就是对科技公司的“惩罚”,随机消灭科技公司几亿乃至十亿、上百亿美元的市值。不幸的是,多数科技公司投资的都是未来,烧钱几乎无一例外。 投资者的短视限制了科技公司的发展,“股神”巴菲特也看不下去了。在本月初的巴郡股东大会上,巴菲特的开场白就是要看公司的营业利润,而不要盯着短期资本损益。 华尔街硅谷 一对宿敌 华尔街和硅谷是一对宿敌。以季报为例,据了解,它是大萧条时代下的产物,SEC为了保证监管强迫公司季度披露信息。如今,华尔街代表着的正是那个时代旧规则和旧势力的延续,而在晚了几十年的发源于硅谷的创业公司而言,这些全都变成束缚。 “每个人都被劝过,千万别上市”、“现在最常见的传统思维就是,上市意味着创新能力的止步”,此前,Ries曾公开发表过这样的结论。去年1月,《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提到,1996年,在美国股票交易所上市的公司超过7400家,但如今上市公司的数量却减少了过半。 《北京商报》引述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称,美国接受这家新交易所的申请,一方面是为了保护美股企业在未来特定的大环境下积极向上发展,为它们营造一个积极的市场环境,另一方面就是给目前类似于Uber这种暂时亏蚀的企业一个缓冲的机会,保障整体的运营环境。 但这种做法也面临着一定的挑战,监管就是一大方面。前期政策放松肯定会进去很多企业,后期随着企业的发展,机构内部也一定要有监控的资料模型,观察对方的发展趋势、能够搅动多大的市场势能,给出相应的投资意见。

都挺好遭瘋狂吐槽:就會糊弄國內人!

最近电视剧《都挺好》正在国内各大卫视热播,在斩获口碑收视的同时,也引发了不少美国华人的吐槽。   作为苏家的“门面担当”,苏明哲一路从清华考到斯坦福,毕业后顺利签约硅谷某科技公司,拥有近10年的工作经验。 可就是这样一个“硅谷”科技精英,却因为母亲去世急于回国料理后事,而错过了跟上级social的机会,结果被裁员了?!   而更奇葩的是,失业后他一直找不到工作,最后为了生计,不得不应聘做销售?送外卖? 最后还是在妹妹苏明玉的暗中帮助下,才在美国重新找了份年薪12w的工作,一家人还欢天喜地的庆祝,比上一份工作涨了1/3呢!   很多网友吐槽,这剧情未免太假了吧,斯坦福博士毕业找不到工作?编剧是不是对硅谷程序员有什么误解? 在华人聚集的北美某论坛,网友更是直言,自从这部剧播出后,突然接到父母打来的电话,叮嘱自己千万不要死撑,混不下去就赶紧回国!也是很无语了哈哈哈 事实上,无论是剧中硅谷程序员的收入水平,还是程序员的再就业问题,以及由此折射出的美国华人的生活状态,都让人直呼:太假了!编剧莫不是靠想象力在脑补剧情?

硅谷想在全球徵集方案建地標,網友們的「腦洞」太大

来源:新京报 巴黎有埃菲尔铁塔、伦敦有大本钟、纽约有帝国大厦。怎样的地标能够代表硅谷呢? 据《纽约时报》,美国硅谷计划建造属于自己的高辨识度地标建筑,象征其科技能力和影响力。如果圣何塞市议会顺利批准该项目,今年春天就将开启全球设计方案竞赛,获胜方案将于2021年在圣何塞市落地建设。 事实上,硅谷的辉煌诞生于一间间单调且几乎无区分度的办公室,因为那里的创业者和企业家关注更多的是技术和资金,而不是文化和体验。 要想把这样一个科技世界浓缩在一个艺术化建筑物里,是一个难题。不过,网友们已经对地标的样子进行了天马行空的想象。 想象的造型有如下: 一大叠钞票在燃烧 巨大的眼睛和耳朵,代表着窥探 一个两岁孩子戴着VR眼镜 一排排盖着蓝色防水布的房车停在街边(硅谷工薪阶层无钱负担房租,无奈住房车) 建硅谷地标的想法引来了很多争议。在房价和生活成本都极速增长的圣何塞市,如果花一大笔钱搞形象工程,而对那么多无家可归之人视而不见,真的合适吗? 而且,可能硅谷地标还未建成,美国南方的“新硅谷”就已经赶超了。 建硅谷地标是圣何塞市的野心 硅谷是美国加州圣克拉拉谷的别称,从地理上看是旧金山市和圣何塞市之间一段长25英里的狭长地带。圣何塞地处硅谷的核心区域,因此自称“硅谷首都”。 据《纽约时报》,由于旧金山巨大的城市魅力,与其相邻的圣何塞市相比之下黯然失色。而且近年来,硅谷科企逐渐东移,更多靠向旧金山。 圣何塞市不仅没有享受到硅谷的荣光,反而受科企驻扎的影响,房价飙升,谷歌把市中心几乎整个区域都建成了办公室。随着当地生活成本增加,圣何塞街头的流浪者也越来越多。 他们认为这个地标必须以硅谷的名义建设,让人们提到硅谷第一时间就想到它,并且想到圣何塞。地标将给这个城市带来独一无二的特色,并且让居民拥有共同记忆。  

城會玩 硅谷貓咪租房 月租1500美元

■两只猫Louise(上)Tina(下)住1500元月租公寓。网络图片   本报记者王庆伟硅谷报道   硅谷房价高还能创什么纪录?在有“硅谷首都”之称的圣荷西,一名房东卡里斯其(David Callisch)为自住宅后院的姻亲公寓(In-Law Units)独立单位找到了完美的租户——一对猫,每月租金是1500元。卡里斯其表示,基本上他有一对不会找麻烦的“租客”,而且这两只猫很安静,唯一问题是它们会把房间弄得一团糟。   《圣荷西信使报》13日报道,支付租金的是43岁的古德(Troy Good)。她表示为女儿的两只猫租房,是因为要搬去的新公寓没法养,只有为这个紧迫的问题寻找一个解决方案,为它们租房,因为不能放弃这两只猫。   这个情况可能只会发生在硅谷。这里的租金是天文数字,而居民像对待孩子一样的对待他们的宠物,这在硅谷产生了许多宠物友好相关产业,如宠物托管所、宠物按摩诊所、宠物清洁剪毛照顾服务等等。致力于结束圣他克拉县无家可归非营利组织“硅谷最高峰”(Peak Silicon Valley)执行长洛茵(Jennifer Loving)表示,虽然这件事很有趣,但确实突显硅谷巨大不公平的地方,在街上有数千位无家可住街民,但有人付钱确保猫有一个住的地方。   房东卡里斯其则表示,和一位人类租户相比,房东和一对猫的租户相处要容易的多。他对湾区房价上涨,迫使许多人要住在车子或帐篷里,而把宝贵的居住空间给了猫,确实感觉不好,但情况出现,为了帮助他的朋友,接受了这个提议,“于是就发生这样奇怪的事”。   根据租房网站RENTCafe的数据,古德和她的猫得到很不错的交易,因为圣荷西单间公寓的租金平均每个月是1951元,如果没有厨房价格会便宜一些,古德只需付1500元。古德多年前为她女儿收养的两只猫 Tina和Louise,现在都大约有 20 磅重,两只猫喜欢挤在一张床一起睡觉。   因为女儿今上大学,没法带两只猫去同住,古德带着两只猫和她的未婚夫,以及他的小猎犬狗一起住进新公寓,却发现两猫一狗没法相处,“为了不让女儿伤心,只有想办法为这两只猫找住的地方。”   房东卡里斯其现在每天打开后院的姻亲公寓(In-Law Units)住屋,喂猫并和猫玩耍。古德也会固定来探访两只猫。古德女儿在学校休假、放假期间回来和猫相处。

硅谷挑戰華爾街 擬推出新交易所

■Eric Ries LTSE创始人及首席执行长Eric Ries称,新交易所将为追求长期目标的公司提供更好的环境。LTSE创始人及首席执行长Eric Ries称,新交易所将为追求长期目标的公司提供更好的环境。硅谷的高科技公司抱怨,对短期净利润的狭隘关注破坏了股市。 现在,这些公司事实上正在对此采取措施,启动名为Long-Term Stock Exchange(简称LTSE)的公司管理、投资和交易新框架。在风投人士Marc Andreessen以及领英联合创始人Reid Hoffman等硅谷顶级人物的支持下,LTSE称,计划在今年年底前寻求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成为最新的美国股票交易所。 Andreessen位于加州门洛帕克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Margit Wennmachers称,唯一重要的事情是,你对华尔街讲了什么,以及你做出了什么东西;他们不关心虚拟现实、自动驾驶,也不关心你的长期策略是什么。 LTSE创始人以及首席执行长Eric Ries称,解决方案是一个旨在鼓励长期想法的交易所。作为一名作者以及初创企业大师,Ries在其2011年的《The Lean Startup》一书中首次提出了该交易所的想法。 其重要的特征是一个系统,其中持有股票时间越长的投资者拥有越大的投票权。在这个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将需要使用常常被称为“持有期投票”的结构,同时遵守很多其他规定,例如禁止按照公司的短期财务表现来决定高管薪酬。 如果LTSE能够成功,可能为爱彼迎和优步等非上市科技巨头提供新刺激,促使它们上市,目前很多市场资深人士以及监管机构担忧,上市过程已失去了吸引力。 一些风投公司为LTSE提供资金,包括Peter Thiel的Founders Fund、Andreessen Horowitz、SV Angel以及Greylock Partners,个人投资者包括Twitter Inc. 前首席执行长Dick Costolo、美国在线(AOL)联席创始人Steve Case以及Groupon Inc. 创始人Andrew...

AI產業爆」南北戰爭」 到底誰贏了?

■同样是诞生于西雅图的科技公司,微软和亚马逊过去似乎更习惯以竞争对手姿态看待对方。图为亚马逊CEO贝佐斯。美联社资料图片   在美国的科技界,西雅图时不时会和硅谷干上一架。在如今炙手可热的AI市场上,来自西雅图的微软和亚马逊正叫板从硅谷走出来的苹果和谷歌。 根据普华永道发布的2017全球市值Top100公司排行榜,微软与亚马逊的市值分别排在全球第3、4位,仅次于其矛头所指的苹果与谷歌母公司Alphabet。但随着微软和亚马逊史无前例的合作,来自西雅图的科技巨头们似乎已经掌握了这场科技战争的主动权。不仅如此,如今的微软还在摩拳擦掌的加速储备AI人才。 《第一财经》了解到,过去一年来,微软人工智能事业部人员数量快速增加,从最初的5000人左右已经增长到目前8000人规模。 此外,微软和亚马逊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牵手也打开了一个想像空间。除了微软和亚马逊,同样身处西雅图的还有咖啡连锁星巴克和工业巨头波音。 在今年4月举行的IT领袖峰会上,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人工智能及微软研究事业部负责人沈向洋就曾透露,微软人工智能事业部已经有7000多个工程师和科学家。 “还在继续招人,因为Pony(马化腾)和Robin(李彦宏)经常来挖我们的人,Jack(马云)也挖。”面对坐在一旁的马化腾,沈向洋这样调侃道。 而马化腾给出的回应是,“腾讯在微软(总部)西雅图还设置了一个实验室。因为很多微软的人不愿意离开西雅图,所以我们就在旁边设实验室,没办法,人才就是这样。”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同样是诞生于西雅图的科技公司,微软和亚马逊似乎更习惯以竞争对手姿态看待对方,亚马逊如今年营收超过100亿美元的AWS云服务,正是老牌IT公司微软Azure云服务平台拼命追赶的方向。 这一次,让西雅图“双雄”握手言和的由头,两家当下的重头戏:人工智能语音助手产品。 亚马逊CEO贝佐斯(Jeff Bezos)此前在自己的推特主页上宣布:“Alexa交了个新朋友。” 而亚马逊旗下语音助理Alexa的“新朋友”正是微软旗下的同类人工智能产品Cortana。上述合作令人出乎意料之处在于,虽然之前亚马逊、微软、苹果和谷歌都已经推出了各自的数字助手,但四家的产品彼此一直并不相容。 但如今微软和亚马逊的合作表示双方希望携手改进语音助手。具体来看,两家在智慧音箱和语音助手领域的合作包括:在装有 Alexa 的设备上,用户可以呼唤 Cortana 并且使用微软的办公功能;而在 Windows 10 等设备上呼唤 Alexa 时,也可以直接在亚马逊上买买买,并且使用 Alexa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