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6月27日 星期一 00:51:41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科学研究

忧《Inception》成真 智利拟立法禁潜入大脑窃资讯或控制思想

荷李活2010年的经典电影《潜行凶间》(Inception)剧情描写犯罪集团可潜入目标人物的梦与潜意识窃取重要资讯,概念令人印象深刻。智利有参议员未雨绸缪,担忧这部10年前电影中的情节愈来愈有可能成真,致力争取立法禁止入侵大脑窃取资讯或控制思想的犯罪行为,若是成真智利将成为全球首个为此立法的国家。 据外媒报道,智利国会参议员吉拉迪(Guido Girardi)表示,电影《潜行凶间》所呈现有关潜入他人梦中或潜意识骇取重要资讯的技术,在10年前看来是天马行空,但现如今科技突进,他认为这样的技术愈来愈有可能被付诸实现。事实上,为了治疗认知障碍症和癫痫症等疾病,研究人员近年致力研究进入和操纵大脑活动的方法。2013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便发起了一项名为“大脑”(Brain)的计划,旨在推动先进创新的神经技术,寻求更进一步了解脑部疾病的原因和治疗方法。 吉拉迪认为潜入他人大脑窃资讯或输入思想的技术若不加以管制,可能会威胁到人类的自主、自由和自由意志。 吉拉迪为确保人类的“神经权利”(neuro rights),致力争取修宪立法禁止任何“未经当事人同意,试图‘增加、减少或干扰’他人精神完整性”的犯罪行为。吉拉迪早在去年就提出相关动议并获一致通过,有可能会在明年被写入宪法,保护智利人民“神经权利”,并承认有守护基本人类自主的必要性。 据悉,吉拉迪提出的相关法案涵盖“捍卫人民心智及神经资讯”、“限制神经读取、程式写入大脑等科技”、“限制神经演算法”及“规范神经科技的使用和取得”,共4大领域。若未来能够成功立法,智利将成为全球首个保障国民不受思想干扰、控制的国家。吉拉迪是杞人忧天还是先知先觉,就见仁见智了。

加国华裔教授团队 研发出新防水涂料

(■■该防水涂料由余华中领导的团队所研发。CBC) 由西门菲沙大学(SFU)一个华裔教授所领导的研究团队,研发出新的防水涂料,可用于织物以及建筑材料上,如能供生产商使用,新产品可比目前市场上同类产品更实用、更便宜和更安全。 领导该个由学生和研究人员组成的团队的SFU化学系教授余华中(Hua-Zhong Hogan Yu,译音)表示,该构思不仅是研发出新涂料,而且可用于日常生活中。该涂料在不同类型的表面,包括织物、木材和铝之上进行了测试。在所有情况下,水滴都只是从测试表面滚落而下。 已有公司感兴趣合作 余华中称该配方已获得专利,他已经开始收到一些公司的电话,表示有兴趣与他合作把该涂料用于特殊需要上。该研究成果最近发表在《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上。 余华中表示,该专利源于偶然发现,即他其中两个学生在2016年进行的例行实验。他又称,其中一个是大学本科生,另一个是研究生张立申(Lishen Zhang,译音)。当他们各自测试结果时,发现本科生所实验的物品具有优异疏水性。 余华中其后花了好几年时间,去充分了解这种疏水性涂层形成背后的机理。结果发现,关键因素之一是该物品有较少的时间专门用于实验,并且较长时间暴露于空气中。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他们继续测试和改进涂层,结果研发出专利配方。研究人员又把他们研发的涂料与类似的消费者喷雾涂料作比较,余华中表示,他们的涂料更胜一筹。 生产该涂料的成本也会较便宜,因为制造该涂料所需的元素较少,而且过程相对简单,不需要昂贵的设备。余华中表示,他的产品另一个优点是比其他大部分防水涂料更安全,因为其他大多数防水涂料通常包括高度易燃的氟化物。 该团队目前正与SFU技术许可办公室合作,以确定如何最好地把该研发应用于商业环境。星岛综合报道

美科学家研究出“人猴结合胚胎” 专家忧虑掀道德争议

动物基因实验向来都因牵涉到道德问题而备受争议,有美国科学家公布,成功在猴类胚胎中培育人类细胞,制造出其细胞来自两个或多个个体的生物的嵌合体(Chimeras),实验结果发布后立即引起各方异议。 加州索尔克研究所(Salk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发现,人猴嵌合体可以与人类干细胞发育成许多不同细胞类型的特殊细胞,他们更将这特殊细胞植到培养皿中的猕猴胚胎。负责带领此项实验的Juan Carlos Izpisua Belmonte教授表示,他们的研究为解决可移植器官的短缺铺平了道路,也帮助人们了解人类早期的发展、疾病进展和衰老,“嵌合体实验不仅有助了解生命的早期发展,而且对现时生命的最新阶段也有医学上的帮助,对推进生物医学研究非常有用”。 早在2017年,Belmonte教授和他的研究团队创造了第一个人类“人猪混种”,将人类细胞植入早期的猪只组织之中,但研究发现人类细胞在此环境中成长会有不良分子合成反应。因此,研究小组决定使用“猕猴”,这种与人类基因更密切的物种来试验实验室培育的嵌合体。根据科学家们的说法,这次人类干细胞在比起以前猪只组织实验中,存活和整合的相对效率更高。研究小组亦表示,透过实验能够了解不同物种的细胞如何相互交流。尽管这是项有实质性进展的研究,人猴嵌合体胚胎在实验室被监测了19天后被摧毁。东英吉利亚大学诺域治医学院的Anna Smajdor博士在评论这项研究时指,“这项突破反映出一个无可避免的事实:生物类别不是固定的,它们是可变的”。她又表示这些嵌合体胚胎提供了新的机会,因为现时仍无法在人类身上进行某些类型的实验,“但这些胚胎是否有人类,尚有待商榷”。 英国有伦理学家对此表示担忧,称该“研究成果”带来严重的伦理和法律挑战。关键的问题是,如何介定这些新物种的道德地位,更指“此研究打开了人类与非人类嵌合体的潘多拉盒子”,并呼吁就与人类动物嵌合体相关的伦理和法律挑战进行公开讨论。 Belmonte教授认为,他们的工作符合当前的道德和法律准则,“正如我们认为这些结果对健康和研究重要一样,道德考量及与监管机构密切配合,这一点同样重要”。他表示“人类与非人类嵌合体成功发育只是时间问题”,进行这些研究的目的是为了解和改善人类健康,也许它们可能是人类器官的来源。

【视频】兔子不跳却倒立走?科学家找到了答案

【星岛综合报道】兔子跳很正常,但你看过兔子倒立走吗?偶尔会看到某些外表看起来就是一般家兔的兔子,却能发挥倒立走的神奇超能力,经过科学家研究证实,这些兔子的超能力其实是一种病态象征,因为体内有一种被称为RORB的扭曲基因,导致牠们会出现步态紊乱的问题。 通常的兔子面对外界来的惊讶,会后腿一蹬,箭一般地射出去逃跑,但所谓的“阿尔福特跳兔”的反应却是:后腿一蹬,把屁股送到空中,前肢落地,开始倒立行走,蹭蹭蹭地跑了!这种奇特的动作最早在1935年法国巴黎郊区的一只家兔身上发现,迈森·阿尔福特(Maisons-Alfort)兽医诊所首次观察到这种奇怪的现像后,利用它繁殖出了更多这种兔子。这个种群因而也被称为阿尔福特跳兔。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naNBAW80kk 葡萄牙波尔图大学遗传学家米格尔·卡内罗(Miguel Carneiro)和瑞典乌普萨拉大学遗传学家列夫·安德森(Leif Andersson)上星期发表在《PLOS Genetics》的研究显示,这类兔子有一种被称为RORB的扭曲基因,它表达了一种名为RORB的蛋白质。 RORB蛋白是一种转录因子,通常在抑制性中间神经元中产生,可以控制许多其他基因的活性。正常兔子神经系统的很多区域都发现了RORB蛋白,但阿尔福特跳兔的突变基因让兔子产生RORB蛋白的中间神经元数量急剧下降,甚至完全不存在,因而导致其脊髓难以正常连线,让其前肢和后肢无法协调动作。而中间神经元完全缺失的兔子,其后腿会过度弯曲,甚至根本无法跳跃。 RORB蛋白的失调会发生在所有肢动物,当然也包括人类,比如腓骨肌萎缩症患者就有具有非典型的RORB蛋白。 这种突变对兔子一点也不友好,因为阿尔福特跳兔更容易患白内障和失明。可以想见,在野外获得这种基因的兔子很容易就会死亡,因而这种基因不会被保留下来,所以当年如果不是法国兽医的人工培育,恐怕也很难继续看见这种兔子。   图:CTV v01

国际空间站上发现未知生物 刷新对宇宙的认知

在印度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一项联合研究中,科学家在国际空间站发现了四种微生物,而其中三种是目前完全未知的。   四种菌株中有三种是在2015年和2016年分离出来的——一种是在国际空间站研究站的顶板上发现的,第二种是在穹顶舱中发现的,第三种是在餐桌表面发现的;第四种是在2011年返回地球的一个旧的高效空气过滤器中发现的。   这四种菌株都属于土壤和淡水中的一个细菌家族;它们参与固氮、植物生长,并有助于阻止植物病原体。基本上,如果你在种东西的话,周围应该有有助于生长的细菌。   你可能想知道这些土壤细菌在国际空间站上一直在做什么,但是生活在空间站的宇航员们多年来一直在种植少量的食物,所以我们在太空中发现与植物有关的微生物也就不足为奇了。  其中一个菌株被鉴定为一种已知的物种,称为罗氏甲基杆菌(Methylorubrum rhodesianum)。其他三个被测序,发现都属于同一个,以前未确认的物种,菌株命名为IF7SW-B2T,IIF1SW-B5,和IIF4SW-B5。   考虑到我们已经知道这些微生物能够在国际空间站的恶劣环境中生存下来,研究小组通过基因分析将这四个菌株放在一起,寻找可以用来促进植物生长的基因。   研究人员发现,国际空间站(ISS)菌株之一IF7SW-B2T具有参与植物生长的有前途的基因,包括一种细胞分裂素必需的酶基因,该酶促进了根和芽的细胞分裂。   国际空间站上发现未知微生物,意味着宇宙中有生命的地方可能比我们认为的要多的多。   人类一直在宇宙中寻找肉眼可见的生命,却很难发现那些体积微小的生命,这些微生物的存在刷新了我们对于宇宙中生命的理解。(新浪科技,图片来源网络)

最新研究:运动前喝杯咖啡 减肥燃脂效果更佳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sciencealert报导,如果你想在下次锻炼中最大限度地提高脂肪燃烧量,不妨考虑在开始锻炼前半小时喝杯咖啡。一项新的研究表明,这对脂肪燃烧有显著影响,尤其是在下午。 研究人员根据从15名男性志愿者身上收集的结果发现,咖啡被证明可以增加最大脂肪氧化率(MFO,一种衡量身体如何有效地燃烧掉脂肪的方法),上午平均增加10.7%,下午增加29%。 研究人员还热衷于更详细地研究咖啡因与运动之间的关系。这种兴奋剂有助于改善运动表现,尽管这种联系背后的科学依据并不全面。 在四周的时间里,研究中的15名志愿者按照随机顺序进行了四次测试:早上8点服用安慰剂,下午5点服用安慰剂,早上8点服用咖啡因补充剂,下午5点服用咖啡因补充剂。 在服用兴奋剂或安慰剂的后续循环测试中,测量身体的脂肪燃烧能力,显示咖啡因对MFO的影响。最大摄氧量(VO2max)也得到了提升,引起MFO的运动强度也得到了提升,(该团队称之为Fatmax)。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在进行有氧运动测试前30分钟快速摄入咖啡因,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增加运动过程中的最大脂肪氧化量,”西班牙格拉纳达大学的生理学家Amaro-Gahete说。 由于该研究样本过小,当然,所以还不清楚结论是否具有普遍性,但足够清晰的是,咖啡因和燃脂率之间存在关联。 本站之前文章推荐:长期喝咖啡究竟有多少健康好处? 与此同时,如果你想知道如何充分利用你的日常锻炼来燃烧脂肪,这项研究提供了一些线索:在你下次锻炼之前喝一杯咖啡很可能会带来一些好处。 “总的来说,这些结果表明,急性咖啡因摄入和下午中等强度的运动相结合,为寻求在有氧运动中增加全身脂肪氧化的个人提供了最佳方案,"研究人员总结道。 该研究已发表在《国际运动营养学会杂志》上。(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

住上用3D打印机打出的房子?不是科幻未来可期

  在以运河闻名的荷兰,桥梁很常见。但有四座桥尤为奇特:每座长26英尺,且都是由一台大型3D打印机用混凝土制成的。这样建成的桥梁属世界首次,其在2017年10月17日在荷兰南部小镇海默特横空出世。   从桌面到建筑工地,3D打印作为技术革命的一部分,实现了将塑料和其他材料挤出并制成实心物体的目标。自2017年以来,美国、欧洲和亚洲的几家公司已经“打印”了公交车站候车亭和会议厅隔断,甚至是整个住宅。   而在未来,3D打印应用不仅限于建筑界,在教育、救灾、医疗等领域,技术造福人类的理念在3D打印上将被体现得淋漓尽致。   3D打印,建筑业的“多面手”   3D建筑打印机的工作原理很像家庭办公室的喷墨打印机,只不过它们吐出的不是墨水,而是混凝土。   喷嘴在轨道上来回运行,由计算机控制挤压模式,这样就可以在需要的地方精确地铺设一层一英寸厚的混凝土(或钢铁、或其他材料)。当缓慢移动的喷嘴到达其路径(最长可达100英尺)的末端时,这一层通常已经硬化,刚好可以在第一层的顶部再铺上一层。一层又一层,一面家庭所需的墙就被建造起来了。通过精确的沉积图案,喷嘴还可以为窗户、门、公用设施管道和其他设计及结构留出空间。   《科学美国人》报道称,3D打印建筑最明显的优点之一是速度快。建造一座500平方英尺(约46.45平方米)的单层住宅大约需要24小时的打印时间。   ICON公司是美国得克萨斯州一家专注于3D打印建筑的公司,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森·巴拉德表示:“3D打印机在建筑房子的同时,会考虑到其结构、隔热层、墙板、内外表面处理以及管道系统。”而在一般情况下,“这通常需要代表5、6个不同行业的20个人工作好几天的时间”。   此外,3D打印建筑也减少了浪费。   据报道,一个典型的住宅建筑工地会产生4吨左右的垃圾。由于常规楼板施工中使用的混凝土是均匀应用的,无论是否需要在特定区域进行结构支撑,它都会被浪费大约一半的量。这对环境的破坏尤为严重,因为水泥作为混凝土的主要成分,约占我们二氧化碳排放量的7%。相比之下,3D打印机可以非常精确地改变结构的厚度,只在真正需要的地方使用混凝土,这一过程被称为拓扑优化。   打印出来的结构具有数字化是3D打印的另一个优点。这意味着在电脑上呈现的设计可以直接转换成打印机的指令。这就省去了将设计转换成图纸的需要,进而减少不必要的错误和麻烦,从而节约成本、减少延误。   数字化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那就是消除了设计创意的障碍。建筑师可以更低的成本提供订制或半订制设计,而无须费心培训他人来执行计划。   “打印机不在乎你想出了什么设计。”荷兰埃因霍温理工大学的结构工程师西奥·萨莱特说,他是印刷建筑的先驱,建造了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大桥,“它不会因为你的原创而多收你的钱”。   技术仍处早期阶段   当然,《科学美国人》报道称,3D打印建筑的技术仍处于早期阶段,要扩大3D打印建筑的规模,需要在技术和监管方面做更多的工作。对于前者,从业者还没有找到一种从印刷机上加固混凝土的有效方法。在传统建筑中,这是通过铺设钢筋来完成的。   萨莱特认为,对于3D打印建筑最大的愿景是在将来有新的混凝土配方,或是新的可挤压材料,无须钢筋就足够坚固。例如,环氧树脂就是一个潜在的候选者,它是一种聚合物,目前用于制造建筑中的黏合剂和涂料。   制订3D打印房屋质量检查的指导方针和施工程序规则也需要敲定,萨莱特警告说,如果没有经验、粗心大意的建筑商接触到打印机,他们的建筑可能会有倒塌的危险。   如今,3D打印建筑是一件“不起眼的大事”,低调且低成本。   例如,ICON打印了一套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住宅,为家庭设计,成本为1万美元。然后,该公司还计划将一台打印机带到拉丁美洲,在那里建造50座低成本住宅。   与此同时,萨莱特即将开始在阿姆斯特丹建造一座90英尺(约合15米)高的桥,同时还将与人合作,在荷兰建造数座住宅。   《科学美国人》报道称,虽然这项技术仍处于早期阶段,但商业级3D打印建筑机可能会在未来十年从根本上改变建筑业。专家认为,它们可以将施工时间缩短一半,降低多达三分之一的成本,并提供更环保、更坚固的设计,还有更大的订制空间。   根据美国北极星市场研究公司的数据,随着这项技术的发展,预计到2026年,全球3D打印建筑市场将从2019年的460万美元扩大到149亿美元。   教育、救灾、医疗……3D打印未来可期   世界经济论坛官网2月19日报道称,非营利组织Think Huts与建筑设计公司Studio Mortazavi合作,在马达加斯加菲亚纳兰楚阿大学校园内创建了世界上第一所3D打印学校。   通过3D打印学校的解决方案为更多的孩子提供了受教育的机会,解决了对物理基础设施缺乏足够投资的问题。   科技造福人类在3D打印技术上得以体现。除了建筑业,报道称,3D打印机将越来越多地被应用于各行各业,从生产太阳镜等消费品到汽车零部件等工业产品。而在教育行业中,3D建模可以用来将教育理念带入生活,并帮助孩子们培养实用技能,如编程。   在墨西哥,3D打印已经在塔巴斯科州建造了一座46平方米的房子,包括厨房、起居室、浴室和两间卧室,将向该州一些最贫穷的家庭开放。   这项技术在救灾中也被证明是至关重要的。据英国《卫报》报道,2015年尼泊尔发生地震时,作为救援工作的一部分,一台安装在路虎上的3D打印机被用来帮助修复尼泊尔的水管。   此外,3D打印也成功地应用于医学领域。在意大利,当新冠疫情重灾区伦巴第的一家医院供应不足时,初创企业Issinova为新冠患者打印了3D呼吸机瓣膜。(科技日报,图片来源pixabay)

人类为什么要登陆火星?有三个原因你需要知道

  本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成功地将其最先进的火星车“毅力号”降落在另一颗行星的表面。“毅力号”是美国宇航局第五辆成功登陆火星的火星车,当任务结束时,它将耗资近30亿美元。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全球经济陷入困境,可以说现在是人类进入太空时代以来最低迷的一段时间。我们为什么还要在此刻将人类最好的科技资源投入到冰冷、荒凉、充满辐射的“沙漠星球”?   如果你不明白为什么NASA要让一辆“傻乎乎”的沙丘车载着一架小型直升机进行长达1亿英里的“旅行”。那么下面三点原因,也许你需要知道。   脆弱的地球生态   有证据表明,火星和金星这两颗离我们最近的行星,曾经适合居住。但是今天,它们都成为了生态极其恶劣的地方。   “毅力”号降落在Jezero火山口,那里曾被认为是一个流入火山口湖的大型河流三角洲的所在地,这样的环境很有可能曾经诞生过生命。   但是因为某些原因,火星失去了大部分大气层,变得干枯,变成了我们今天所知道的寒冷、不适宜居住的世界。   火星的生态环境,由好变坏的过程,值得我们去探寻。如果地球的两个邻居都因某种原因,环境从友好到恶劣,那么我们从中探寻其原因,或许能避免地球“重蹈覆辙”。   我们把地球想象成一个充满生命的大浮球,但现实却更加脆弱。   从轨道上看,我们的星球上方有一条绿色的发光氧气线,标志着我们大气的边缘。这条发光的线揭示了我们星球的宜居带的真正脆弱性。宜居带不是整个星球,而是表面上的一个“小气泡”,从海平面延伸到几英里的高度,也不包括极地地区。   从这种角度来看,人们几乎觉得这个泡沫很容易破裂。火星的泡沫会破裂,地球或许也会。   把握新一代技术革命   美国前总统肯尼迪曾说过,我们做这件事(把人送上月球),并不是因为它很简单,而是因为它很困难。   当然这并不是真实的理由,太空时代的阿波罗计划,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军事和地缘政治的考虑。我们在冷战时期的太空竞赛中浪费了大量的GDP(国内生产总值),这更多的是关于民族自豪感和经济实力上的炫耀,而不是科学和探索。   但是通过进入太空,我们彻底改变了地球上的生命。   通讯、互联网,有太多的技术变革都是从阿波罗计划中延伸出来的。一开始是大国之间的技术较量,到如今已经改变了数十亿人日常生活的无数方面。   探索火星需要通过无数工程和技术上的创新,我们从应对这些挑战中学到的东西,可能会引发下一次技术革命,使50年的人类的生活超越我们现在所能想象的一切。   埃隆·马斯克:地球并不安全   这个你已经听过了。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是目前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他想在火星上建造一座城市,让人类成为“跨星际物种”。   他有一种观点,被很多人接受。他认为地球并不像它看起来那么安全。大规模的太阳耀斑、彗星撞击、核毁灭、环境崩溃,甚至是我们从未想过的灾难,都有可能毁灭地球。   所以人类有一个“后备计划”是很有意义的。(科普中国,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南极千米冰层下发现奇怪生物 科学家连呼不可思议

  英国南极调查局的研究人员原本只是在南极冰架上钻取沉积物样品,却在无意中发现了一些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动物。   他们的临时宿营地点位于菲尔希纳-龙尼冰架(Filchner-Ronne Ice Shelf),距离最近的南极科考站要飞行5个小时。尽管现在是南半球的夏天,但英国南极调查局的地质学家詹姆斯·史密斯仍然忍受了近三个月的严寒天气。他睡在帐篷里,以脱水食物为食。在这里,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件麻烦事。为了研究这块浮动冰架的历史,史密斯及其同事需要穿过厚达800米的冰层,采集下方的海底沉积物。   为此,史密斯和同事们必须融化20吨雪,产生2万升的热水,然后通过管道将热水泵入一个钻孔中。他们花了20个小时,一厘米一厘米地融化坚冰,最终穿透了冰架。接下来,他们放下一个采集沉积物的设备,以及一台GoPro相机。然而,采集器最终空手而归。他们又试了一次,仍然没有采到样品。在这里,没有什么事情是容易的:采集器每一个来回都需要一个小时。   当天晚些时候,史密斯在自己的帐篷里观看了GoPro拍摄的录像,发现了一个相当明显的问题。视频显示,在914米的蓝绿色冰层下,出现了黑暗的海水。摄像机又沿海岸移动了490米,视野中终于出现了海底,上面大部分是浅色的沉积物,正是史密斯所寻找的目标。但也有一些深色的东西。仔细观察发现,这个深色物体原来是一块石头,摄像机砰的一声击中了它,镜头朝下滚落到沉积物中。在快速调整之后,摄像机开始扫描这块岩石,发现了一些地质学家们从未想过的东西。事实上,这是一些极不可能在这里出现的事物:生命。   史密斯感到非常惊讶:“它只是一块大石头,正好在一片相对平坦的海底中央。并不是说海底到处都是这些东西。”因此,对史密斯而言,他只不过是运气不好,选择了错误的钻取地点。   尽管不适合采集海底沉积物,但这绝对是一个适合发现生命的地方,尽管科学家认为这样的环境里不可能存在生命,或者说,发现生命的几率只有百万分之一。史密斯的同事、英国南极调查局的生物学家休·格里菲思在英国观看这段视频时,注意到岩石上有一层薄膜,很可能是一层细菌,称为“微生物席”。岩石上还布满了一缕缕细丝,可能是细菌席的组成部分,也可能是一类名为水螅的奇特动物。   这块被史密斯偶然发现的岩石距离最近可见阳光的地方——即最近的大陆架边缘——大约260公里,那里是冰架的尽头,也是海洋开始的地方。事实上,最近的可能提供食物来源的地方还在数百公里之外,因为那里才有足够的阳光为生态系统提供能量,并且已知有水流可为生物提供食物。   当然,这并不是说这块岩石上就不能出现生命,而是说其所处的位置并不利于生命生存。“这看起来并不是一块很令人兴奋的石头,如果你不知道它所在位置的话,”格里菲思说道。他作为第一作者在《海洋科学前沿》(Frontiers in Marine Science)杂志上发表了关于一篇该发现的新论文。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动物生活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中,许多深海生物也是如此。但是,生活在深海海底的固着动物必须依靠“海洋雪”这类比较稳定的食物来源。“所有在水体中游动的生物总有一天会死,当它们死亡之后,就会沉到海底。随着尸体沉降并腐烂,其他生物会以它们为食并产生颗粒,这些细小的颗粒甚至会堆积在海底的最深处(顺便说一下,鲸死亡并下沉时被称为“鲸落”)。   在南极洲周围的大部分水域都十分多产。微小的浮游生物为各种鱼类提供食物,而鱼类又被海豹等大型海洋哺乳动物捕食。所有这些活动都产生了各种碎屑——以及死去的动物——这些碎屑有朝一日会变成海洋雪,落入深海。   然而,这块特殊岩石上的南极生物并非生活在生物活动频繁的水柱下方,而是生活在800米厚的冰层之下。而且它们不能离开岩石去寻找食物。格里菲思说:“在一个食物贫乏且零星出现的地方,最糟糕的事情就是黏附在一个地方。”那么,这些生物到底是如何获得食物的呢?   研究人员认为,很有可能海洋雪的沉降过程被翻转了,从而使食物能够水平流动,而不是垂直移动。通过查看钻探地点附近的海流图,研究人员确定在距离该地点630至1500公里之间的区域具有较高的生产力。尽管数量不多,但仍可能有足够的有机物质会随洋流漂流数百公里,为这些生物提供食物。这是一段非同寻常的距离,因为在海洋的最深处,比如在关岛附近的挑战者深渊——马里亚纳海沟的最深处——海面产生的海洋雪必须下降约11公里才能到达海底。而对于南极这块岩石上的动物,食物要经过133倍于此的距离,而且必须侧向漂移。   加州科学院无脊椎动物和地质学负责人里奇·穆伊表示,考虑到科学家们对南极洲周围洋流的了解,这样的情况并非没有可能。穆伊研究过南极的海洋生物,但没有参与这项工作。随着该区域海水的冷却,其密度也会增加。“这些海水沉到海底,把原来的水体往外推,从南极向外辐射,”穆伊说,“这些水流实际上是地球上许多——如果不是几乎所有——已知洋流系统的起源。”   当水向外推挤时,就会有某些东西过来填补空隙。“将会有另一些水体流入,取代原有海水,”穆伊补充道,“这些流入的水体甚至会超过数百公里,其中也会携带有机物。”对于附着在那块大石头上的生命形式而言,这些流入的海水将带来食物,还可能带来新的动物,增加岩石上的生命数量。   不过,由于研究人员无法采集标本,因此还无法确定这些海绵和其他生物到底以什么为食。有些海绵会过滤水中的有机碎屑,另一些则是食肉动物,以小型生物为食。史密森尼学会的海洋生物学家克里斯托弗·马没有参与这项研究,他表示:“这可能会成为今年的一个重大新闻:杀手海绵生活在南极洲黑暗寒冷、没有生命可以存活的角落。”   格里菲思和他的团队还不能确定鱼类和甲壳类等游泳动物是否也生活在这块岩石周围,因为摄像机没有捕捉到任何这样的迹象。因此,他们不清楚这些固着的动物是否面临某种捕食压力。“它们的食物来源相同吗?””格里菲思问道,“或者它们是在从彼此身上获取营养?还是说,有其他自由活动的动物在为这个群落提供食物?”这些问题可能都要等到下一次考察时才能回答。   岩石周围的沉积物看起来并不多,意味着这些动物不会有被掩埋的危险。格里菲思表示,这块岩石的位置十分幸运,“有足够的食物能够进来,同时据我们所知也没有什么捕食者,它也不会被太多的沉积物掩埋。”在岩石周围的沉积物中,研究人员还注意到通常由水流形成的波纹,从而支持了食物是从远处被带过来的理论。   研究人员同样不清楚这些固着的动物最初是如何到达那里的。格里菲思说:“这是非常局部的情况吗,从某块石头跳到另一块石头上?”或者,这些动物的上一代来自几百公里外的冰架尽头——那里是更典型的海洋生态系统的起点——它们释放的精子和卵子随洋流游到了这里?   由于没有标本,格里菲思及其同事也无法确定这些动物的年龄。此前研究显示,南极的海绵可以存活数千年的时间,因此这可能是一个极为古老的生态系统。也许这块岩石在很久以前就孕育了生命,但在数千年的时间里,海流也带来了新的生命。   这块岩石所代表的生态系统究竟只是一个异常现象,还是在冰层下很常见,目前还不得而知。也许这样的动物群落在南极洲冰架下方的海底十分常见,因为那里可以为这些生态系统提供巨大的空间:这些漂浮的冰架延伸了145万平方公里。然而,在之前的钻探中,科学家只探索了一个网球场大小的区域,因此很有可能它们大量存在,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而已。   不幸的是,我们可能已经没有多少时间来进行这样的探索了。这块岩石被“锁”在800米厚的冰层下,而在日益变暖的地球上,南极洲的冰架正日益受到威胁。格里菲思说:“这些大冰架有可能在未来坍塌,我们可能会失去一个独特的生态系统。”(新浪科技,任天,图片来源pixabay)

聪明的猪能够学会玩电子游戏 但却无法理解镜子

(Eston Martz/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 猪也许不能飞,但它们可以玩电子游戏。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的研究人员表明,猪可以使用数字屏幕和操纵杆,由它们的鼻子操作,移动光标以获得奖励。 这是一项复杂的任务。动物需要理解操纵杆的移动和计算机屏幕上发生的事情之间的联系。 测试过程中,4头猪都能在一定程度上执行任务。研究人员随后加大了工作难度,将它们送上了新的“关卡”。结果显然这些猪还没有准备好与马里奥卡丁车中的孩子们竞争。 他们甚至无法与猴子竞争,而这项任务最初就是为猴子设计的。这可能是因为用鼻子在操纵杆上移动比用手要难得多,又或者是猪的能力原本就不如灵长类动物。 猪在一些复杂的认知任务中表现出非凡的智慧。例如,他们可以学会对不同的声音做出不同的反应,并且是空间学习任务的高手。 但猪是有极限的。例如,例如,镜子的使用并不是所有的猪都能掌握的,虽然它们可以使用简单的几何形状来决定做出什么反应,但从照片中识别其他的猪就太难了。 这令人惊讶,因为其他农场动物,如绵羊和牛就能够在照片上认出他们的朋友。 但是,为什么我们要关心猪在视频游戏方面的天赋呢?毕竟,我们不太可能在农场里给他们配发一个游戏机。这项研究是农场动物认知研究中的一部分。 我们关心农场动物的智力水平,有三大主要原因。现代农场正变得越来越复杂。在欧盟,集中式猪舍现已成为常态,农场主人越来越多地使用自动喂食器,猪必须自己操作。 其次是关于“内在价值”的道德概念——确实,猪猪最终会变成猪肉,但人类没必要变得残忍。 最后,探索动物的认知能力,在科学上无疑是有价值的。 由于对家畜的认知实验是相对较新的领域,因此方法尚待探索。例如,我们对鸡的认知能力知之甚少,尽管它们是地球上被最广泛饲养的动物。 我们也只是开始了解农场动物中使用的不同管理方法是如何影响动物的认知发展的。 在没有母体照顾的情况下饲养养殖物种,挑战不足,以及社会群体的混合,都可能对认知产生负面影响。随着研究机构的发展,我们将能够将其转化为改进农场的方法,以改善农场动物的生活。(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网络) (Ref:https://www.sciencealert.com/pigs-can-play-video-games-on-a-computer-using-their-snout-to-move-a-joystick)

减肥神药出世!科学家喜称革命性改变

【加拿大都市网】简单地说,肥胖是身体能量输出少于能量输入的产物。但实际上,这种复杂而神秘的疾病并不简单。 肥胖症在近几十年来急剧上升,超过40%的成年美国人有肥胖问题。 除了健康的饮食和运动,真正有效的只有两个可能帮助的潜在选项:减肥手术和减肥药物。 前者是侵入性的,并带有各种风险和并发症。至于药物,它们并不总是有效,而且也会有副作用。 然而,科学家最近的一种实验性治疗方法,并在本周发表的一项研究中详细介绍,可能为用减肥药治疗肥胖症患者打开新的大门。 在这项涉及16个不同国家近2000名肥胖成年人的研究中,参与者每周服用一种名为semaglutide的药物,这是一种已经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的现有药物。 对照组只采取了安慰剂,代替药物治疗。两组都接受了旨在促进减肥的生活方式干预课程。 在试验结束时,服用安慰剂的参与者减轻了少量但临床意义不显著的体重。但对于那些服用semaglutide的人来说,效果明显。 这种药物由于对大脑的各种影响而抑制食欲,经过68周的治疗后,服用semaglutide的参与者平均减轻了14.9%的体重。而超过30%的组员体重减轻了20%以上。 研究人员说,大体上,这使得这种药物的减肥效果是现有药物的两倍,接近于手术干预的那种功效。 "没有其他药物能接近产生这种程度的减肥效果,这确实是一个革命性的改变,"来自伦敦大学学院的肥胖症研究人员Rachel Batterham说。 “人们第一次可以通过药物实现只有通过减肥手术才能实现的目标。” 除了减轻体重,参与者还登记了其他方面的改善,显示出各种心脏代谢风险因素的减少,生活质量也有所提高。 虽然结果是引人注目的,但semglutide也会有一些副作用。 许多参与者报告了轻度到中度的影响,包括恶心和腹泻。虽然这些影响是暂时的,但足以让近60名参与者停止治疗。而在停止治疗的人中,安慰剂组只有5人。 目前,该药物需要每周注射一次才能发挥作用,而口服药物可能更受患者的青睐。 更重要的是,我们还没有关于试验结束,药物方案停止后参与者的数据。 然而,至少有一个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人说,她的体重在试验结束后开始慢慢增加。 "虽然这样的药物可能被证明在短期内对严重肥胖症的快速减肥有用,但它们并不是预防或治疗程度较轻的肥胖症的灵丹妙药,"伦敦国王学院的营养学家汤姆-桑德斯(Tom Sanders)说。汤姆-桑德斯并没有参与这项研究。 汤姆-桑德斯说:"我们仍然需要鼓励人们改变行为习惯,如定期进行体育锻炼和节制饮食能量摄入。" 没有人会否认这是明智的,但如果对semaglutide的进一步分析结果是积极的,我们也可能会看到一个重要的新的药物选择来帮助对抗肥胖症。 而这个选择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快到来。 这项研究由制药公司诺和诺德(Novo Nordisk)资助,诺和诺德之前是将semaglutide作为一种抗糖尿病药物销售。目前正把这次实验作为证据提交给国际卫生监管机构,以支持将该药物作为一种肥胖治疗药物上市的申请。 美国FDA与英国和欧洲的同行们,目前也正在评估这些数据。 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pixabay) (ref:https://www.sciencealert.com/game-changer-drug-promotes-weight-loss-like-no-medicine-ever-seen-scientists-say)

人类曾经能够冬眠 为什么这个能力没有保留?

每到冬天,就有不少人抱怨,为什么人类和许多其他哺乳动物不同,没有冬眠的能力呢? 根据《人类学》最新刊发的古人类调查报告。虽然那仅仅有推断性的初步结果,但令人惊讶地暗示,似乎古人类是可以冬眠的,只不过不是彻底陷入沉睡。 熊可以冬眠。它们有专门的代谢过程来保护在沉睡中不至于营养耗尽而亡,但凡事难以尽如熊意。凌冬将至,如果没有提前储备足够的食物,冬眠过程会引发很多恶果。 “我们必须强调,冬眠并不总是健康的,”古人类学家Antonis Bartsiokas和Juan-Luis Arsuaga在论文中写道。 “冬眠者如果没有足够的脂肪储备,则可能患病,如甲状旁腺功能亢进和纤维性骨炎。这些疾病都是与慢性肾脏疾病一致的肾性骨营养不良的表现。” 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就是某些人类祖先的命运。在西班牙一处名为Sima de los Huesos的洞穴中发现了一个满是骨化石的深坑。考古学家在那里找到了成千上万块约43万年前的人骨骨骼。 那时候智人还未遍及全球,化石遗迹里的骨骼来源和现代智人的具体关系或有争议。 研究小组认为,他们在化石上发现了一些明显的痕迹,似乎指向了冬眠之一技能。比如说当时正处于冰川时期,青少年的骨骼上维生素D缺乏的证据很明显,这说明他们缺少日晒。如果考虑骨龄年轮,可以发现季节性的维生素缺乏,而那或许是因为在最冷的几个月里,他们会冬眠。 当前的证据十分薄弱,研究人员坦诚,自己的理论很像是科幻小说。 “人类可能经历类似于冬眠的低代谢状态的说法听起来像是科幻小说,但是非常原始的哺乳动物和灵长类动物都能冬眠这一事实表明,这种低代谢的遗传基础和生理学可以存在于许多哺乳动物祖先中。”(煎蛋,图片来源pixabay)

这种塑料成分会改变DNA 危害数代人健康

  塑料含有且会渗出有害化学物质,包括威胁人类健康的内分泌干扰物(EDCs)。近日,内分泌学会和国际消除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网络IPEN共同发布了一份权威报告——《塑料、EDCs和健康》,概述了EDCs对健康影响的国际研究,描述了塑料中EDCs的广泛存在对健康造成的影响。   EDCs是一种扰乱人体激素系统的化学物质,可导致发育中的胎儿和儿童发生癌症、糖尿病、生殖障碍和神经系统损伤。   据保守估计,目前使用的化学制品中含有EDCs的超过1000种。   从塑料中渗出并威胁健康的已知EDCs包括双酚A及相关化学品、阻燃剂、邻苯二甲酸盐、全氟烷基和多氟烷基物质、二恶英、紫外线稳定剂以及铅和镉等有毒金属。   含EDCs的塑料广泛应用于包装、建筑、地板、食品生产、炊具、医疗保健、儿童玩具、休闲用品、家具、家用电子产品、纺织品、汽车和化妆品。   “我们生活中使用的许多塑料都使我们暴露在一种有害的EDCs的混合物中。”   该报告主要作者、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的Jodi Flaws博士认为,需要在全球范围内采取明确行动,保护人类健康和环境免受这些威胁。   “我们的责任是制定公共政策,明确指出塑料中的EDCs是公众健康和我们未来的威胁。”瑞士环境大使Franz Xavier Perrez评论道。   今年5月,瑞士政府向《斯德哥尔摩公约》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将一种紫外线稳定剂、塑料添加剂UV-328列入公约。   紫外线稳定剂是一种常见的塑料添加剂,是该报告中描述的EDCs的一个子集。   鉴于未来塑料行业的大幅增长,制定有效的公共政策保护公众健康不受塑料中EDCs的影响变得更加迫切。   IPEN联合主席Pamela Miller评论说:“本报告阐明了目前塑料生产正在加速,预计在未来6年内将增加30%~36%,这将大大加剧EDCs暴露、促使全球内分泌疾病发病率上升。”   Miller认为,必须制定全球政策以消除塑料中的EDCs,减少塑料回收、塑料废物和焚烧造成的暴露。   “塑料中的EDCs是一个国际性的健康问题。”   “EDCs的化学物质暴露不仅是当今的全球性问题,而且对后代构成了严重威胁。”   报告合著者、瑞典斯德哥尔摩卡罗林斯卡研究所的Pauliina DAMDimopoulou博士说,“当孕妇接触EDCs时,它可能会影响她孩子和孙辈的健康。动物研究表明,EDCs能引发DNA修饰,影响多代人。”(中国科学报,图片来源pixabay)

左撇子是否比右撇子更聪明?为什么左撇子没有被同化

“左撇子”是我们生活中经常会听到的一个词,它一般指某个人更习惯于用左手吃饭,写字和工作。 大部分的人更习惯于使用右手,与左撇子对应,习惯于使用右手的人并不叫“正常人”,而叫“右撇子”。 所以左撇子并不是一群正常人中冒出来的几个非正常者,他们与右撇子一样,只是人数少一点。 一项统计表明,人类中右撇子跟左撇子所占比重大约为9∶1,但在有些动物中这个比例是1∶1。 为什么人类会有如此明显的左右撇子之分?左撇子有没有特别之处,是不是像一些人说的比一般人更聪明呢? 为什么会有左撇子和右撇子? 在生物学上,将人类更倾向于使用的更好,更快或更精确的性能称为惯用性,左撇子属于惯用左手,右撇子属于惯用右手。 还有很少的一部分人(大约1%)是可以两只手混合使用的,他们的双手具备相同的灵活性,这种现象又称为两手同利。 为什么会出现惯用手不同的情况呢?其实这个问题目前在科学界并没有一致的结论。但它作为一种性状差异,可能是基因和环境的共同作用的。 科学家一直推测人们对左右手的偏爱是由某个特定基因决定的,但没有人知道这个基因到底在哪。 2013年,一组美国研究人员在杂志《PLOS Genetics》(《公共科学图书馆:遗传学》)上发表论文,表示他们已经找到一个与人类惯用性相关的基因网络。 基因网络意味着惯用性并不取决于单个特定基因,而是多个相关的基因一起控制着人的惯用性。 这个发现源于他们对Pcsk6基因的研究。 Pcsk6是与体内不对称发展直接相关的基因,它有两个等位基因,这意味着每个pcsk6基因有两次突变的机会。 一开始,研究人员观察到患有阅读障碍症的人,体内的pcsk6基因跟惯用性表现出了相关性,pcsk6变异越大,患者更有可能惯用右手。 惯用哪只手好像与阅读障碍没有多大关系,于是他们开始将研究推广到没有阅读障碍的人身上。 在对2600名没有阅读障碍的人进行调查后,研究人员确定了psck6基因对人体惯用性的影响。 而且他们发现不只是psck6具有这种作用,还存在其他的与psck6相似的基因,这些基因组成基因网络,共同影响着惯用性。 研究人员认为,这些基因对惯用性的影响取决于它们经历了多大的突变,向哪个方向突变意味着它们更习惯用哪只手。 所以我们暂时可以这样认为:是包括pcsk6在内的许多基因的突变使得人类出现了左撇子跟右撇子。 而这些基因又与身体和大脑的左右不对称发展有关,这也意味着身体不对称发展与惯用性存在某种关联。 惯用右手还是左手取决于基因的突变,那为什么人类中左撇子和右撇子的比例会如此悬殊呢? 这个比例在遗传学中解释不通,科学家认为这可能跟人类的社会性有关。 建立高效社会的前提是高度合作,而合作往往具有趋同性,长期合作的结果是人人更偏爱右撇子。 左撇子是否比右撇子更聪明? 我们通常讲,物以稀为贵,这就让很多人以为数量远远少于右撇子的左撇子是很稀有的人群,他们可能有着超常的智力。 实际上,左撇子跟右撇子在智力上并没有多大区别,二者的差异仅在于大脑的左右半球分工不同。 有研究人员认为左撇子可以进行更复杂的推理,因为他们的大脑是以不一般的方式来处理空间、语言和情感的,这使得他们具有更强的创新力。 按照这种说法来看,左撇子更可能成为作家或艺术家之类,就像网上流传的著名吉他手名单中很多都是左撇子。 但如果你仔细找的话,可以很轻松的找出数量9倍于这些人的右撇子吉他手,甚至会更多,毕竟90%的人类都是右撇子。 所以,目前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左撇子比右撇子更聪明或更特殊,同时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左撇子比右撇子更差。 一种可能的情况是:当你认为自己是左撇子并且很多人认为左撇子具有更高的艺术天赋,那你可能会对自己的艺术创作更有信心,这其实是一种旁观者效应。 虽然左撇子右撇子没有明显的区别,但在这个由大多数的右撇子创造并服务于大多数的右撇子的世界上,左撇子有很多不方便之处。 最简单的例子可能就是剪刀了,常见的剪刀都是为右撇子设计的,如果左撇子使用这些剪刀就会很不应手。 有趣的是,左撇子打架的本领可能要胜于右撇子,因为他们“不按套路出牌”,你以为对方是左勾拳,其实他是右勾拳! 这并不是开玩笑,而是真实的情况,比如在击剑,拳击这类“直接打斗”以及篮球,羽毛球,网球等“间接打斗”的运动中,左撇子具有很大的优势! 最后 如果左撇和右撇是基因突变的结果,那我们也可以说这是一种自然选择,显然,虽然左撇基因少,但并没被淘汰。 这很可能与他们有更强的打斗能力有关,所以,或许我们可以说左撇子才是真正的“战斗民族”(怪罗科普,图片来源pixabay)

最新研究:你家狗狗无法理解太多词汇

养狗的朋友都有一个直观感觉:狗子似乎能听懂我们的话。 但是,人狗对话时,狗子能够领会多少呢?最新研究表明,狗丢失了很多的语义要素。 尽管狗具有出色的听力,并且能够分析和处理不同的声音,但是布达佩斯Eötvös Loránd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狗子可能无法理解句子,因为它们无法区分相似单词之间的细微差异。 研究人员在论文中解释说:“尽管狗具有出色的社交认知和交流能力,但他们识别单词的数量仍然很少。狗子词汇量有限的根本原因尚不清楚。” 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实验,将40多只狗带入实验室,用脑电图(EEG)电极对它们的大脑活动进行了无创测量。 当与设备连接时,动物会听到三种不同类型的单词:熟悉的指示性单词(例如“sit”),语音上相似的无意义单词(例如“sut”)和不相似的无意义单词(例如“bep')。 脑电图显示,当它们听到熟悉的单词或完全不相干的无意义单词时,狗大脑反应存在明显差异,这被称为事件相关电位(ERP) 。 总体而言,ERP显示,狗不能区分熟悉的指令(例如“sit”)和听起来相似的无意义的单词(例如“sut”)。 这种局限性似乎不是由听觉系统灵敏度不足造成的,因为狗能够识语音中的细微变化。 研究人员指出,婴儿在幼(小于14个月)时也无法区分听起来相似的单词,但稍长大就能区分语音的细微变化,这是人类掌握大量词汇的基础。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未来的研究可能会阐明——似乎狗狗都没有越过这一障碍。(煎蛋,图片来源pixabay)

剧烈运动更有利于健康?死亡风险降低17%

高强度运动更有益于健康,再添力证。   近日,来自武汉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等国内外的研究机构,在研究403681名成年人长达十年的随访数据之后发现:在中高强度运动总量相同的情况下,高强度运动占比越高,全因死亡风险越低。   这项研究再次表明,增加高强度运动的比例与额外的健康益处相关。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著名期刊JAMA Intern Med上。   人人皆知,生命在于运动。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连刷碗、做饭、拖地和爬楼梯,都有益于健康。更极端地说,只要你别连续久坐,哪怕你每坐30分钟就站起来走两步,都能有益于健康。   很多指南都已经建议,成年人每周至少应积累150至300分钟中等强度身体活动(MPA),或75至150分钟剧烈强度身体活动(VPA),或两种强度的身体活动的等效组合。   就在前不久,来自剑桥大学的研究团队在著名期刊《自然·医学》发文称:基于10万人的研究结果,在运动消耗同等能量的情况下,中度和剧烈的运动占比越高,健康获益越多。   那么与中等强度的运动相比,剧烈运动是否会进一步增加健康的获益呢?   武汉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的研究人员推测:在相同的总体力活动量下,较高比例的剧烈运动与较低的死亡率相关。   为了验证他们的这一假设,研究人员分析了美国国民健康访问调查(NHIS)中纳入的403681名成年人数据样本。   所有参与者的运动情况是通过两组问题来衡量的,基于这两组问题,可以了解参与者的运动类型,以及频率和时长。研究人员通过将运动频率和持续时间相乘来计算中等强度运动和剧烈运动的总量(分钟/周)。   从整体上看,本研究纳入的全部成年人中,平均年龄为42.8岁,有225569名女性(51.7%),中位随访时间是10.1年。随访期间发生了36861例死亡,包括7634例死于心血管疾病,8902例死于癌症。   总的来看,不足45%的参与者达到了指南规定的运动标准,还有34.3%的参与者没有进行过中等和剧烈强度的运动。如此看来,大部分人是不爱运动的。   在进行过中等和剧烈强度运动的参与者(65.7%)中,有剧烈运动习惯参与者的比例,以及剧烈运动占比如下:32.5%的参与者没有进行过剧烈运动,5.1%的参与者剧烈运动占比0-25%,10%的参与者剧烈运动占比25%-50%之间,21.3%的参与者剧烈运动占比50%-75%之间,15.8%的参与者剧烈运动占比75%-100%之间,15.2%的参与者剧烈运动占比100%。   总的来看,在相同的总体力活动量下,剧烈运动与中等强度运动的比例越大,全因死亡率越低。   与剧烈运动占比为0的参与者相比,剧烈运动占总体力活动量50%-75%以上的参与者全因死亡率降低17%(HR,0.83;95%CI,0.78~0.88),且与总中等和剧烈运动量无关。   此外,剧烈运动量占总体力活动的比例越高,也与较低的心血管疾病死亡率和癌症死亡率相关。然而,只有剧烈运动量占50%-75%和75%~99%才有统计学意义。   此外,中等和剧烈运动总量与较低的全因死亡率、心血管疾病死亡率和癌症死亡率相关。与不进行中等或剧烈强度运动的参与者相比,每周进行150至299分钟中等强度运动和每周150分钟或更多剧烈运动的参与者,全因死亡风险最低,下降36%(HR,0.64;95% CI,0.58-0.71)。   对于心血管疾病死亡率,中等强度运动和剧烈运动的最佳组合是:每周1-149分钟中等强度运动和每周150分钟或更多剧烈运动,风险下降44%(HR,0.56;95%CI,0.45~0.69)。对于癌症死亡率,每周300分钟或以上的中等强度运动和每周1至74分钟的剧烈运动显示出最强的反向关联(HR,0.67;CI,0.52-0.86)。   总的来说,研究人员认为,这项队列研究结果支持他们的假设,即与中等强度运动相比,剧烈运动与降低死亡风险有关。且,在相同的总体力活动量下,剧烈运动与中等强度运动比例较大的参与者,其全因死亡率较低。   无论如何,这项研究及之前的研究告诉我们,每周完成150分钟中等和剧烈运动是底线。在这个基础上,适当增加剧烈运动的占比,可能会收获额外的健康益处。   所以,你会动起来吗?(来源:奇点网,图片来源pixabay)

奇迹!冷冻28年的胚胎成功孕育出新生儿

田纳西州某个新生儿可以说是有史以来年龄最大的baby,因为据信她来自冷冻时间最长的胚胎。 莫莉·埃弗里特·吉布森(Molly Everette Gibson)出生于10月26日,但她的生日实际上是数十年前。她来自1992年10月冷冻起来的胚胎,令人难以置信的28年前。 莫莉的母亲蒂娜(Tina)现在29岁,也就比莫莉(Molly)大了18个月。 蒂娜·吉布森(Tina Gibson)对《纽约邮报》说:“就我们而言,莫莉是个奇迹。” 在莫莉分娩前,冷冻时间最长的胚胎,后来被成功分娩的艾玛·沃恩·吉布森(Emma Wren Gibson)出生于2017年,之前作为胚胎被保存了24年。 艾玛恰好是莫莉的姐姐,这意味着吉布森这个单身家庭里的两个孩子都来自有史以来冷冻时间最长的胚胎。 这听起来可能很奇怪——好像以前受困于不孕症的吉布森正在争夺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一席之地。当然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莫莉和艾玛是同卵双胞胎,被其亲生父母匿名捐赠后又同时被冻结。两姐妹由收养她们的母亲蒂娜分娩。 诺克斯维尔国家胚胎捐赠中心(NEDC)的工作人员为分娩提供了技术支持,该中心是一家基督教非营利组织,接受由亲生父母捐赠的体外受精胚胎。 不想继续怀孕的父母可以将冷冻的胚胎捐赠给NEDC,NEDC把它们储存起来备用。与希望领养、申请领养、申请受精卵移植的父母(其中大多数患有不育症)一起工作。 该中心已经完成了1000多次成功分娩,而莫莉和艾玛代表了当前妇产科学的巅峰。 除了创造记录外,他们还提供了冷冻胚胎存活时间的独特证据,这是人们从未完全了解的知识。 NEDC实验室主任Carol Sommerfelt对《纽约邮报》说:“只要将胚正确地保存在液氮储罐中,我们就可以无限期地保持它们的健康。随着莫莉的诞生,我们知道它们可以生存至少27年半甚至更长的时间。” 尽管莫莉和艾玛证实了这一可能性,但在此过程中仍然存在很多风险和不确定性。 NEDC说,大约75%的胚胎在冷冻和解冻过程中存活下来,大约49%的移植最终是活产。 幸运的是,近年来,冷冻胚胎的体外受精成功率有所提高。(煎蛋,图片来源pixabay)

太牛了!这次AI也许能拿诺贝尔 根本性改变人类

总部位于英国的AI公司DeepMind自开发出AlphaGo以后,已经成为了人工智能领域里的领航者。 然而,有不少人诟病其未能在更加具有应用性的问题里有所突破。 在此背景下,DeepMind的研究人员正在努力让AI解决更根本的重大科学难题。他们使用最新版本的AlphaFold AI引擎,似乎实现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 大约50年以来,分子生物学家一直猜测,蛋白质分子长链在空间中的折叠结构,是由链上的氨基酸种类和顺序唯一决定的——由此我们就可以按部就班地拼接氨基酸来得到特定功能的酶,或者仅通过小分子的顺序来预测蛋白质大分子的功能,而无需实验——但这并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 实际上,潜在结构的数目是如此之大,以至于研究人员推测,对所有可能的分子排列进行采样所花费的时间将超过宇宙的寿命。 但是,如果我们能够解决这个难题(即蛋白质折叠问题),将极大地加快药物开发和疾病建模的能力,并带来远远超出当前想象的应用。 因此,尽管面临挑战,但数十年来,研究人员一直在努力寻找解决方案。 1990年代开始进行了名为CASP(蛋白质结构预测的关键评估)的严格实验,用于检验科学家们设计出的能够预测蛋白质折叠的理论系统。 如今,在CASP的第三个十年中,似乎已经产生了最有希望的解决方案——DeepMind的AlphaFold提供了准确性前所未有的3D蛋白质结构预测模型。 在实验中,DeepMind为AlphaFold使用了一种新的深度学习架构,该架构能够理解和计算3D蛋白质的“空间图”,从而预测支撑其折叠结构的分子结构。 AI系统被喂了大约170000种蛋白质的结构数据,作为培训,参与到今年的CASP挑战中(CASP14),得分为92.4 GDT。 该数值高于通常的湿实验方法得到的结果——90 GDT阈值,而DeepMind表示,其预测平均仅偏离约1.6埃(约一个原子的宽度)。 欧洲分子生物学实验室的基因组学研究员Ewan Birney说:“当我看到这些结果时,我几乎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我知道CASP多么严格——它基本上确保了计算模型必须从头开始蛋白质折叠。令人沮丧的是,看到这些模型可以如此精确地做到这一点,而我们有很多方面需要理解,但这确实是科学的巨大进步。” 值得注意的是,该研究尚未经过同行评审,也未在科学杂志上发表(尽管DeepMind的研究人员说快了)。 即使这样,即使尚未看到完整的报告和详细的结果,该领域的专家已经赞叹不已。 皇家学会主席,结构生物学家Venki Ramakrishnan说:“这项计算代表了蛋白质折叠问题的惊人进展,而那是生物学有50年历史的重大问题。” (煎蛋,图片来源pixabay)

女性更擅长掩饰出轨?

  (*本文不代表译者立场,有删改,仅供批判用。) *归咎于她们的 "女性智慧"。*(Blame it on their “feminine wiles.”) 英国皇家学会开放科学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显示,女性在从一群男人中发现出轨的男人几乎没有什么困难。而男人则更难读出不忠的女人。 西澳大学的研究人员收集了101名高加索男性和88名女性的图像,他们向科学家们透露了自己过去是否对伴侣不忠或 "挖走 "他人。 接下来,他们收集了1500名异性恋的白人成年人,对每张照片进行分析,并对这些面孔进行评分排名,评分为1表示面孔 "完全不可能不忠",而评分为10则是 "极有可能 "出轨。这些照片还按照吸引力、可信度以及它们看起来的阳刚或阴柔程度进行评分。 专家发现,男人和女人都能够预测男人的不忠——但都不能可靠地断定女人的不忠。 拥有更多 "男性化 "特征的男人更容易被男人和女人都认为是出轨者——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这些男人中更多的人确实已经在恋爱中欺骗或挖走了女人。 科学家们认为,我们倾向于相信一个辣妹更有可能离群索居,可能是一种进化的防御机制,鼓励女性避免轻浮的家伙,男性要警惕这些家伙可能试图追求他们的女士。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女性的特征让人似乎相信她的忠诚程度,无论她看起来多么 "女性化"。大众认为女性比男性更不容易出轨,这可能与结果有关,尽管这不一定是真的。 曼哈顿的精神病学家肯尼思-罗森伯格博士,是《不忠:为什么男人和女人会出轨》一书的作者。 (Da Capo 出版社),告诉《纽约邮报》:"20%的男性会出轨,但这个数字在过去20多年里一直很稳定。对于女性来说,是15%,但这个数字在过去20年里上升了50%。" 他还警告说,现在35岁以下的女性觉得自己有更多的 "权",可以偷偷摸摸地对待自己的伴侣,而这可能要归功于我们的性自由文化。 "其是好事还是坏事,谁能说得清呢?" (原文标题为 Women are better at hiding...

一次性纸杯太可怕!塑料微粒会溶入热咖啡

 对很多人来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早晨的工作始于一杯热咖啡之后。。。。。。此时,咖啡因会与大脑中的某一特定受体结合,使大脑无法接收到“疲劳”信号,因此给人以提振精神的作用。对于那些在“996”下的职场能手更是如此,每天几杯咖啡成了“续命”饮料。   然而,一项新研究发出了警示:长期用一次性纸杯喝热咖啡或热饮,包括用一次性餐盒吃饭(热)会付出健康代价。   刚刚,发表在《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危险材料杂志)》(IF=9.038)上的一项新研究中,来自印度理工学院的研究团队发现,一次性纸杯中的热咖啡或其他热饮,在15分钟内会向饮料中释放数万个潜在的有害物质,即塑料颗粒。。。。。。     微塑料我们都不陌生了。近年来,随着塑料的大量生产与使用,环境中的微塑料浓度在不断增加,微塑料污染已成为与臭氧耗竭、海洋酸化、气候变化等并列的全球性环境问题。   研究人员表示,这些几乎看不见的微塑料正在成为人类健康的主要威胁。它们的直径一般小于5毫米,但也可能只有我们头发丝的五分之一宽。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的一个研究团队首次在人体器官中发现了微塑料。人们担心这种污染会导致癌症或不孕。已有研究显示,微塑料污染会导致动物产生炎症。   研究通讯作者、印度理工学院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Sudha Goel博士说:“盛有热咖啡或热茶的纸杯在15分钟内,杯内的微塑料层就会降解。它会将25000个微米大小的颗粒释放到热饮中。一个普通人每天用一次性纸杯喝三杯茶或咖啡,将会摄入75000个肉眼看不见的塑料微粒。”   据估计,在去年,纸杯制造商生产了大约2640亿个纸杯,其中很多都被用来喝茶、咖啡、热巧克力,甚至是喝汤。这个数字相当于地球上每人35个纸杯。   全球外卖服务数量的不断增加,也推动了对一次性产品的需求。在日益繁忙的生活和工作中,叫外卖成了许多人的日常。一次性餐盒用完后随即扔掉,而且通常不会像塑料和泡沫聚苯乙烯容器那样对环境造成负面影响。尽管如此,Sudha说,这种便利还是要付出代价的。   研究人员补充道:“微塑料作为污染物的载体,如离子、钯、铬和镉等有毒重金属,以及具有憎水性并且可以渗入动物界的有机化合物。如果长期摄入,对健康的影响可能会很严重。”   实验结果“令人震惊”   在实验中,研究人员将超纯水倒入温度在85到90摄氏度之间的一次性纸杯中,然后静置15分钟。研究人员随后在荧光显微镜下分析了热液体,还分别检查了塑料衬里的物理、化学和机械性能的变化。   Sudha说:“结果令人震惊。我们通过扫描电子显微镜确认了微塑料颗粒被释放到超纯水中。一个一次性纸杯暴露在热液体中15分钟将会产生大约102亿个亚微米大小的颗粒。”   一种分离化学物质的敏感技术识别出了热水中的微塑料。最令人不安的是,对塑料薄膜的分析发现衬里中存在重金属。 薄膜受热前后,在扫描电子显微镜下放大10000倍的水薄膜受热前后,在扫描电子显微镜下放大10000倍的水   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Virendra Tewari教授说:“这项研究表明,在推广有害生物产品和环境污染物的替代品之前,需要进行仔细的考虑。我们当初迅速用一次性纸杯取代了塑料杯和玻璃杯。”   Tewari建议回归传统的一次性陶土杯子,这种杯子在印度很多地方仍在使用。   Sudha认为,纸杯的便利性让他们很难找到合适的替代品。在现代化的办公环境中,这些产品与自动售货机和其他热饮机配合使用。   环保慈善机构Ecolife的一位发言人说:“办公环境中随处可见的咖啡或茶水自动售货机无疑是一个推动因素。正如研究所述,除了摄入微塑料外,纸杯还留下了会污染环境的薄塑料。一次性纸杯不会在垃圾填埋场中分解,也无法回收。对它们的需求不断增长,只有进一步砍伐森林才能满足。”   Ecolife正在研究可以替代纸杯并且可以生物降解的非塑料植物基薄膜。然而不幸的是,此过程使它们的制造成本增加了一倍。(中国生物技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