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6月28日 星期二 17:12:54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科学研究

为什么全球来看新冠死亡率在下降?

  可能的原因有来之不易的救治经验、患者的人口统计特征变化、资源挤兑的减少——但是,没有人知道这种改变能持续多久。   如果说世界上许多地区的疫情是一波接着一波,那印度金奈就是经历了六个月的疫情“洪灾”,Bharath Kumar Tirupakuzhi Vijayaraghavan说。Vijayaraghavan是一名重症监护医师,他所在的阿波罗医院(Apollo Main Hospital)从来没有发生过资源挤兑,但一直忙不过来。虽然新冠肺炎患者数量从10月中旬以来有所下降,但Vijayaraghavan担心10月20日开始的节假日会造成影响,他还担心公众遵守卫生措施的自觉性日益放松。“所有人都累了,”他说,“这成了一个永不结束的医疗问题。”   他能看到的一丝曙光是他们重症监护室的病死率在不断下降。4月时,他们重症监护室里高达35%的新冠肺炎患者和约70%的使用呼吸机的患者都去世了。如今,这里的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下降到了30%,而使用呼吸机的死亡率也降到了45-50%。“这本身就令人感到欣慰。”Vijayaraghavan说。   全球各地都出现了类似的情景。Charlotte Summers是英国剑桥大学的一名重症护理医师,她说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数据显示,死亡率出现了下降。美国匹兹堡大学的重症监护医师Derek Angus说,他们医院的统计团队也发现了死亡率随时间下降的趋势。“毫无疑问,我们注意到了死亡率在下降,”Angus说,“所有条件保持不变,病人活下去的机会增加了。”   其中的原因尚不完全清楚。新冠肺炎已经感染了全球5000多万人,夺去了120万人的生命。目前为止,治疗这种疾病并无灵丹妙药或最新技术,治疗策略也没有重大进展。患者的人口统计特征发生转变可能是生存率增加的原因之一。在许多医院似乎能明显看到,医生对新冠肺炎的医治越来越到位,尤其是在医疗系统不再不堪负荷的情况下。不过,这些进步可能会被全球范围内病例数量的增加所抵消。   Vijayaraghavan将他们医院的死亡率下降归功于来之不易的救治经验、对类固醇的使用更加熟悉,以及不再尝试未经证实的药物和方法。   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医疗中心的重症监护医师Marcus Schultz表示同意,并指出医生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发现标准治疗其实是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在半年的时间里,我们重复了过去20年对急性呼吸窘迫的研究,”他说,“我们把所有的都重复了一边,然后结果全都是一致的。”   数字统计   研究人员很难计算出新冠肺炎死亡率是否真的在下降。计算过程非常复杂。病死率取决于检测:比如,如果一个国家只检测重症患者,病死率就会比开展大面积无症状检测的国家高许多。如果收治患者的人口统计特征随时间改变,那么重症监护室的病死率可能会造成误导。比方说,随着疫情的持续,许多医院报告的年轻患者比例有所升高。   分析这些差异需要非常详细的数据,但在许多国家都很难获得,这也让美国达特茅斯学院的经济学家Andrew Levin很无奈。“我们还是没能拿到科学家和公共卫生官员需要的数据。”他说。   由此一来,研究人员需要花一些时间来确定每例新冠病毒(SARS-CoV-2)感染所对应的死亡人数是否真的在下降,尤其是老年群体,美国华盛顿大学的流行病学家Ali Mokdad说。Mokdad和他的同事一直在监测全球数据,尤其是美国和欧洲的数据。他说,一项包含美国医院协会数据的临时分析显示,如今每例感染对应的病死人数可能已经下降了20%。   重症监护医师指出,治疗方法已经改进了,只是有时候不易察觉。Vijayaraghavan等人认为这来自于思想的转变。在疫情早期,新冠肺炎被认为是一种骇人的新东西,医生可以在紧急情况下使用未经验证的干预方式来救治患者。“不幸的是,许多一开始的讨论被一些‘噪声’搞得更复杂了,包括说这种疾病如何不同,如何前所未见,”Vijayaraghavan说,“这种干扰其实弊大于利——我们当时可能都要走偏了。”   Summers提到了人们对羟氯喹的狂热——一些初步研究显示,这种疟疾药物或能帮助治疗新冠肺炎。这种可能性让人们对羟氯喹趋之若鹜,虽然没有能证明其有效的强烈证据,但一些医生和政客还是大肆鼓吹这种药物。到了6月,英国的一项大型研究显示,羟氯喹对新冠肺炎住院患者没有效果。与此同时,这项研究和其他研究还发现,羟氯喹可能会对一些患者造成伤害,特别是心脏受损——与抗生素阿奇霉素联用尤其危险。自那之后,研究人员开展了数百个羟氯喹临床试验,浪费了本来可以用在别处的资源和力量,Summers说。“对住院患者来说,羟氯喹没用,”Summers说,“至少我们可以少担心一件事了。”   追逐奇迹   重症护理医师提到了早期人们对细胞因子大量产生的担忧,这些细胞因子能让部分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免疫系统更加活跃。这种现象被称为“细胞因子风暴”,它引起了人们对使用靶向疗法抑制免疫反应的兴趣。Vijayaraghavan说,印度的一些医生开始用托珠单抗来治疗新冠肺炎,这种抗体能阻断细胞因子白介素-6(IL-6)的活动。他说,但这可能会令患者更易受到其他感染,这在耐药菌常见的地区是一大风险。   自那以后,其他研究也显示,虽然某些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IL-6水平会较健康人或轻症患者更高,但和其他急性呼吸窘迫患者相比并不算高。几十年来,研究人员一直在寻找能针对性地抑制危重症患者免疫系统的方式,但并没有成功,Angus说。“过去二三十年里,我们未能在阻断细胞因子风暴的疗法上取得进展。”   部分研究证实了Angus的消极看法。美国一项针对另一种IL-6阻断剂——沙利鲁单抗(sarilumab)的实验宣告停止,因为药物未能显示出任何益处,而对托珠单抗的一项研究也发现其对新冠肺炎的死亡率并无影响。英国正在开展的一项托珠单抗大规模随机、对照临床试验预计将在12月底之前取得结果,Summers说。   相比靶向性更强的药物,用类固醇从整体上抑制免疫系统已经被证明能降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死亡率。6月16日,英国的RECOVERY试验发现了一种名为地塞米松的类固醇药物,或能将需要吸氧或呼吸机的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死率最多降低三分之一。(但Summers也提醒,尚无研究显示地塞米松对不需要吸氧的新冠肺炎轻症患者也有效果,可能因为它会削弱机体对病毒本身的防御。)   当时,一些重症监护医师已经在给危重症患者开低剂量的地塞米松了,这是他们治疗急性呼吸窘迫的标准疗法,但是它的安全性依然存在争议。RECOVERY试验的结果鼓励更多人使用地塞米松,但使用剂量很低,所以感染没有增加,Vijayaraghavan说。   迄今为止,类固醇是唯一被证实对新冠肺炎死亡率有巨大影响的药物。“病情较重的人应该用类固醇。”Angus说,“其他的都有风险。”   瑞德西韦(remdesivir)是美国加州的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公司研发的一款抗病毒药物,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一项研究中被证明能缩短住院时间。世界卫生组织随后开展的一项实验发现,这种药物对死亡率的作用其实很小,甚至没有,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还是在10月22日批准其作为新冠肺炎的治疗药物。   其他数百种新冠肺炎疗法也在测试中,但许多正在进行的试验规模太小,无法快速得出强有力的结果。其中,进度最快的包括针对新冠病毒抗体的研究,包括纯化抗体——可以单独给药也能混在鸡尾酒疗法中,或是从康复者体内提取的抗体含量较高的血浆。   由于患者能在临床试验之外获得各种治疗,美国康复者血浆研究的进展也受到了限制,但英国的RECOVERY试验希望能从今年的一项大规模随机、对照试验中获得该疗法的数据。同时,印度一项针对464人的开放标签研究发现,康复者血浆不能防止新冠肺炎患者从轻症向重症发展,也不能减少死亡人数。   纯化抗体测试也在进行中,比如针对纽约生物技术公司再生元制药(Regeneron Pharmaceuticals)生产的两款抗体的混合物——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使用了这种药物。这些测试主要关注新冠肺炎的轻症患者。尽管特朗普声称这种药物能“治愈”,但针对这种鸡尾酒疗法的大规模临床试验尚未结束,也没有证据表明它对新冠肺炎的死亡率有任何影响。   面向轻症患者的部分研究显示,使用这些抗体治疗可以减少住院人数。但在10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发现没有治疗效果后,终止了在新冠肺炎住院患者中使用印第安纳州制药公司礼来(Eli Lilly)生产的一款抗体药物的试验。再生元制药面向重症患者的抗体鸡尾酒疗法试验也停止了入组。   研究人员还在摸索是否能给患者使用更高剂量的抗凝血药,或在感染早期就给药——这些血块是新冠肺炎一个出人意料的特征。   Angus希望能有研究测试这些药物联合使用的效果。他是REMAP-CAP(针对社区获得性肺炎的随机、嵌入式、多因素、适应性平台试验)的一名研究员,这项试验覆盖19个国家的260个地点,旨在增加或剔除一些疗法。“比如,瑞德西韦可能在使用类固醇的情况下效果更好,”他说,“我们需要能同步随机测试多种药物的试验。”   回到根本   一些重症监护研究员不太相信存在某种非常有效的药物,他们指出,为急性呼吸窘迫寻找“灵药”的数十年尝试都以失败告终。“除了疫苗以外,我认为决定不同结局的因素包括其他为患者供氧或换气的方法。”   在疫情初期,一些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情迅速恶化引起了医生的警觉,加拿大大学卫生网络(University Health Network)的重症监护医师Eddy Fan说。“如何才能最好地控制好局面,存在很多未知,”他说,“因为病人可能很快就不行了,当时的想法是尽快给他们用呼吸机和呼吸管,防止病情恶化。”   回过头看,临床医生可能有点操之过急了。Schultz记得他曾让患者放下手机,好给他们用呼吸机——但需要上呼吸机的人一般是打不动电话的。随着医生能够更加自如地治疗新冠肺炎,许多人意识到过早使用呼吸机是没有必要的,Fan说。   遗憾的是,公众开始担心呼吸机本身会带来伤害,Summers说。现在,她说,如果你向家属建议给他们的亲人用呼吸机,家属会不满,即使已经没有其他合适的方法可以供氧。“你听到的说法是,呼吸机会杀人,”她说。“那真是帮倒忙。”疫情中死亡率最低的NHS医疗中心都使用了呼吸机,只不过没有过早使用。他们按照标准流程,在该用的时候用了呼吸机,Summers说。   根本上说,Summers和其他人将死亡率的可能下降归因于对标准医疗操作的坚持,而不是医疗进步。“都是一些细节。”Angus说。   这或许意味着,将死亡率控制在低水平的关键,可能是遏制病毒传播的措施。新加坡的新冠肺炎死亡率处于全球最低水平,对此,亚历山大医院的重症监护医师Jason Phua认为新加坡的成功之处是它抑制住了病毒传播,让医院不会发生资源挤兑。来自武汉的早期报告显示,使用呼吸机的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率接近97%,他说。在新加坡,重症监护室的死亡率一直没超过15%。“我不觉得是因为我们用对了药,”他说,“我认为是因为其他地方发生了医疗资源挤兑。”   疫情之下,许多医院快速增加了重症监护床位,但这需要向其他科室借调医护人员。一段时间后,这些医护人员逐渐熟悉了重症监护流程,学会了发现患者病情加重的征兆。医院也了解如何将具有重症危险因素的患者进行分诊,让他们接受更密切的医疗观察。   根本上说,将新冠肺炎死亡率降低10-20%像是重症监护室的一次巨大胜利,Levin说。但现在的死亡人数依然相对过高,尤其是在老年人中,80岁以上老年人的病死率接近30%。与此相比,他认为遏制病毒传播才是减少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最好办法,“在宏观层面上,从公共政策的角度上看,我们要说,‘让我们确保七八十岁的老年人不被感染。’ 来源:Nature自然科研

「人猿星球」变成现实?人类基因植入猴脑后产生变异!

(该研究合著作者维兰赫特纳(Wieland Huttner)称,在转基因实验中让猴子胚胎度过胎儿期,导致携带人类基因的猴子出生是不负责任和不道德的。图中是科幻电影《猩球崛起》的宣传海报。) 据国外媒体报道,一项实验预示着真实版“人猿星球”或将成为现实!科学家将人类基因植入猴子胚胎,结果发现显著增大了猴子大脑体积,并且猴子胚胎大脑功能正常。   来自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分子细胞生物学和遗传学研究所和日本中央实验动物研究所的科学家进行一项特殊实验,他们将特殊的人类基因“ARHGAP11B”植入普通狨猴胚胎中,结果显示其大脑新皮层增大。他们在《科学》杂志上报道了这项重大发现。   大脑新皮质是人类大脑进化形成的新部分,它占据了人类大脑的75%以上,与人类推理、语言等认知能力有关,正是由于大脑新皮质的存在,才使得人类在自然界中“独一无二”。   在原始人类祖先从近亲黑猩猩进化树分支不久,他们的大脑体积经历了快速扩张,在300万年时间里,人类大脑体积增加近3倍。原始人类大脑体积增长如此之快,以至于缓慢进化的头盖骨变得收紧变窄小,导致出现明显的大脑新皮质褶皱。   科学家认为,这是诸多进化因素的最终结果,但原始人类特有的ARGHAP11B基因表达,可能促进我们祖先大脑发育,人类祖先是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的近亲,他们在人类进化历程中逐渐灭绝消失。   之前研究表明,ARGHAP11B基因在老鼠和雪貂体内的非自然表达也会导致大脑新皮质增大。然而,这是该基因首次在非人类的灵长类动物身体上进行实验,它们具有人类等级的基因表达能力,从而进一步表明该基因在人类进化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图中是两个处于同一发育阶段的狨猴大脑的对比。左图是正常猴子的大脑,而右图则是携带表达人类ARHGAP11B基因的猴子大脑。  ARGHAP11B基因出现在大约500万年前人类祖先,当时出现了一个“小意外”,该基因是普遍存在ARGHAP11A基因的副本。在一个进化错误中,一个核苷酸碱基(编码DNA的分子)被另一个碱基取代,导致ARGHAP11B基因失去55个核苷酸。就像电脑读取错误的代码一样,这种变异导致大脑中神经元细胞长时间地自我生成更多细胞,从而导致大脑新皮质增大。   研究报告负责人迈克尔·海德(Michael Heide)称,我们确实发现普通狨猴的大脑新皮质变大,大脑表面出现褶皱,它的皮质面变得更厚。   他说:“此外,我们可以看到脑室下区外部基底放射状胶质细胞数量增大,以及上层神经元数量增大,这种神经元类型在灵长类动物进化过程中逐渐增多。”   科学家称这些人-猴杂交体为“转基因非人类灵长类动物”,这可能足以敲响人类末日的警钟,对灵长类动物实验肯定会引发诸多伦理问题,更不必说将人类基因引入其他动物身体。   因此,研究人员的实验仅局限于猴子胚胎,这些胚胎在雌猴体内生长100天通过剖腹手术取出。该研究合著作者维兰·赫特纳(Wieland Huttner)称,在转基因实验中让猴子胚胎度过胎儿期,导致携带人类基因的猴子出生是不负责任和不道德的。   赫特纳说:“我们分析局限于狨猴胎儿,因为我们预期这种人类特有的基因表达会影响它们的大脑新皮质发育,考虑到胎儿出生后大脑功能可能出现不可预见的后果,我们认为它是先决条件,从伦理角度上讲也是具有强制性的,首先要确定ARHGAP11B基因对狨猴胎儿大脑新皮质发育的影响。”(新浪科技,叶倾城,图片来源网络)

加拿大科学家开发出用「内力」把酒精逼出体外的方法

虽然在酒桌上被人劝酒之后,推杯换盏间快速将酒精逼出体外的技巧听起来像是职场王者的觉醒技能,但其实真的存在加快酒精代谢速度的方法——而且,那具有特别的临床价值。在世界范围内,每年约有300万起死亡和酒精相关(包括中毒和酒驾)。 科学家们现在已经提出了一个紧凑、简单、经概念验证过的系统方法,帮助身体以比正常速度更快地代谢掉酒精。核心技术是呼吸吐纳法——向肺寻求帮助,与肝脏共同作用。 正常情况下,肝脏能清除血液中90%的酒精,没有办法加快这个过程,医生只能尝试给肝脏一些支持。新的研究发现,如果肺部也参与其中,那酒精代谢速度可以快三倍。 "仅仅需要非常基本的、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支持设备,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制造出来:不用任何电子元件,不需要计算机或过滤器。"加拿大多伦多总医院研究中心的麻醉师约瑟夫·费舍尔介绍说。"几乎无法解释为什么医生数十年里都没有发现这个。" 呼吸能迅速将血液中的乙醇以及其他化合物排出去,这一点已经得到了实验证实。科学家们改造了名为ClearMate的手提箱式呼吸器,辅助呼吸过程。 系统最聪明的部分之一是,它能在酒精被逼出的同时,又将适量的二氧化碳送回血液中。 保持身体平衡至关重要。在正常的呼吸吐纳过程中,我们会将血液中的二氧化碳以及酒精清除掉,如果长时间持续下去,会造成问题。 "你不能一直呼出酒精,因为一两分钟内,就会变得头晕目眩乃至晕倒。"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在2019年批准ClearMate作为治疗一氧化碳中毒的家用急救品,经过改造,它看起来也有希望处理酒精中毒。 到目前为止,有5名男性接受了实验。他们血液中的酒精消耗速度被证明增加了3倍以上。 这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结果,虽说样本量很小。下一步就是扩大实验规模,并确保它对酒精中毒的人群有效——毕竟人体实验要保障受试者的安全,志愿者的血液乙醇浓度只升高了约0.1%。 该研究已发表在《科学报告》上。(煎蛋,图片来源UHN大学健康网络)

科学能让人类永生吗?来看看已经走到哪一步了

人类自古以来都在追求着永生,这是每个人都会想要的超能力,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对生命热爱以及对死亡恐惧。 不过可惜是永生的秘密隐藏得非常深刻,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古老的炼金术士在寻找着可以长生不老的药,西班牙探险家庞塞·德莱昂不远万里寻找着传说中的不老泉; 秦始皇派徐福等几千童男童女东渡求长生之术,但结果都已落空,因此人类痴迷长生,但长生并没有轻易地临幸于人类。 就算是快进到了今天,科学技术已经如此发达,我们可以在细胞、甚至分子的水平对人体进行探索; 我们还能绘制人类的基因图谱,掌握遗传规律,在基因水平上对人类进行编辑,但我们依旧没有发现长生之奥秘。 不过关于长生的秘密我们其实一只在研究,并没有放弃,那么问题是,随着研究的继续,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真的能用现代科学实现长生吗? 虽然很难,但我们已经看到了希望,科学家在这方面做了很多乐观的预测,所有的预测结果都指向了人类可以依靠科学实现长生。 下面就是一些现今人类正在开发的技术,每一项都对人类的寿命有着积极的影响。 3D打印新器官 这项技术可以很大地延长人类的寿命,因为现在人类的死亡多半都是因为器官衰竭或者是器官发生着病变。 例如最常见的抽烟喝酒都会导致肺和肝不堪重负,这些器官损坏了那就彻底完蛋了,如果我们人类也能像汽车、像手机一样啥坏了换啥该多好,这样的话活个几百岁不成问题。 而3D打印新器官就是利用我们自己身体的细胞打印出一个跟我们身体内完全一样的器官,这种器官可以替换掉坏的器官,由于是自己的细胞我们也不用担心免疫排斥反应。 这样我们身体内的所有器官都会被一遍一遍地更换,始终都是全新的。 除了3D打印,还有器官克隆,目前我们正在做这样的实验,例如2019年的时候日本就批准了人兽杂交胚胎的实验,目的就是将人类多功能干细胞,移植到经过基因编辑的动物胚胎内,然后将胚胎放到母体中让其发育。 等胚胎长大以后,在它的身体里就会长出一个我们想要的器官,这个器官整个由人体多功能干细胞发育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人类现在器官短缺的问题。 这项克隆技术比3D打印靠谱,预计未来几十年就能实现,到时只要你有“马内”,就可以克隆出自己的器官,然后更换全新了!大大提高寿命。 活在虚拟的世界里 你想一下,如果科学家能够将人类大脑的思维、意识和计算机打通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将自己的意识上传到云端上。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不用肉体,就活在虚拟的世界里,例如埃隆·马斯克所进行的脑机接口,就是人类和机器的一次融合,虽然现在只能实现帮助人类发现大脑中的异常病变,还不能进行所谓的意识上传,但这也是一个发展方向。 你看,有一天我们身体衰竭了大脑也不行了,我们可以将意识保存在云端,然后再将意识下载到一个全新的机器人的身体里,那么这个机器人现在就是你自己。 你如果不想要这个机器身体了,可以将自己再次放回云端,再次下载到另外一个机器身体里,这样就能实现永生。 虽然听起来很科幻,但是非常符合科学,相信未来一些皆有可能。 纳米技术 开发一种纳米机器人,它们可以在我们身体里面随意地游走,去执行一些相应的操作和功能,例如帮助人类发现疾病、病毒之类的。 这种纳米小机器人就像是人类的卫士一样,帮助我们修复人类机体损伤、病变,甚至是基因上的问题。 揭示人类就会完全克服任何疾病,机体在纳米机器人的修复下将大大地延长我们的寿命。这项技术也一直在研究,而且已经用在了某些疾病的治疗上。 基因技术 我们知道基因是任何一个生物的说明书,而且我们身体里每时每刻发生的一些都是由基因表达控制的,包括我们日复一日的衰老。 科学家发现我们人类内的细胞分裂次数是有限的,按理来说我们只要给细胞供给足够的营养,它就能一直工作,且分裂下去,但事实上科学家发现细胞每分裂一次,染色体的端粒就会缩短一些。 科学家认为端粒的缩短正式细胞不能永生的原因,也是基因长寿的核心所在。 端粒位于染色体末端,是重复的核苷酸序列,每一次细胞分裂都会失去大约50-400个碱基对,导致端粒缩短,为了保护细胞不丢失全部端粒,细胞分裂在某一点就会停止,以保存细胞的遗传信息。 这些细胞就会衰老,由于它们不再复制自己,衰老的细胞就会在人体内累积越来越多,人就逐渐老化了。 总之,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端粒越短,你的身体就越老。 其实人类现在已经发现了一种端粒酶它可以延长细胞的端粒,也就是将不断丢失的DNA重新添加回端粒中,因此这种酶被称为“永生酶”。 但是这项技术想应用在人类身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接下来的坏消息就是影响人类永生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生存的地球资源是有限的,人类寿命越来越长,甚至永生,很明显会造成人口爆炸,生活空间的缺失以及资源的紧缺会让人类再次陷入危险的战争中; 而且也会加快地球环境的破坏,总有一天地球将不再适合人类生存,到时就算人类永生了那也是白搭。 因此我们还需要在突破永生的基础上大力发展太空移民,如果人类能将自己生活圈子拓展到其他的星球上,那么以上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生存能力最强的生物是什么?它让你知道什么是逆天存在!

在地球的生命中,要说智力肯定是人类一马当先,但是要说生存能力、分布范围、个体数量来说哪个生物最强? 你可能会想到大小只有0.2-7μm之间的细菌,它们是单细胞生物,是简单的不能在简单的生命形式了,它们的种类数量、个体数量只繁多,至今人类都没办法对它们进行统计。 而且它们的变异速度也很快,在不同的环境下很快就会发展出亚种,甚至是新的种类。它们分布在地球上你能想到的任何地方; 可以这么说只要有宏观生命的地方肯定有细菌,就算没有宏观生命的地方也有它们的踪影。 因为细菌的耐受能力非常强,高山上的寒冷、海底热液喷泉附近,火山口附近的高温、高硫的湖泊都是它们生存的地方; 就连1986年人们在罗马尼亚东南部发现的一个与世隔绝了500万年的洞穴中,这里充满有毒气体硫化氢、二氧化碳浓度高达地球大气的100倍,没有任何光线和食物的地方发现了一种自养细菌; 这种细菌不仅能够让自己存活,它们还将二氧化碳、氨等无机物转化为了有机物,供养着洞穴里的其他生物。 这足迹见的细菌生命的韧性有多强,如果你把它当作地球上最顽强的生物那就错了,生命世界总是一个充满奇迹的地方。 在地球上还生活着一种耐受能力更顽强的生物,它本身没有多大的本领,不会对任何生物造成危害,但是它正是以它顽强的生命力成为了地球生物圈中的顶级明星。 想必现在人人都知道它的大名:水熊虫,这种生物属于节肢动物,有60多种,体长在0.05-1.4毫米,很明显它们要比细菌大的多,不需要显微镜,一个放大镜就足以让我们看见它们的身影。 这种生物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喜欢生活在潮湿有水的地方,例如露水、潮湿的苔藓中,通体透明,可以变色,不过它们变成啥颜色,跟上顿吃了啥有关系; 食物是黑色的它就是黑色的,棕色的它就是棕色的.... 在水中、或者潮湿的地方生存的生物一般都比较脆弱,离开水基本上都会死亡,所以你可能认为水熊虫也是这样的,而且它们的生存范围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那么水熊虫就会教会你什么叫耐受性,从1937年人类发生这种生物存在以来,对它们是百般的“虐待”,被丢进各种环境中进行测试,让我们清楚的认识到了这种生物的顽强; 它们经历过一下的生存环境,均能全身而退: 150摄氏度的环境,水基本上可以很快的沸腾蒸发掉,但水熊虫在这样的环境下就算是完全的脱水变干,然后在把它们放到常温下,补充水分又会恢复胖胖的身躯,生龙活虎。 零下200摄氏度这样的环境,对水熊虫来说就像是洗了一个冷水澡一样,解冻依然活蹦乱跳。 地球上海水最深的地方是地球大气压的1097倍,地球表面的任何生物都无法扛住这样的压力,但水熊虫可以扛住6倍于这样的压力,不死亡。 除了以上的能耐以外,水熊虫还能扛住致人类死亡辐射剂量的数百倍,科学家估计像是原子弹、切尔诺贝利这样的核辐射,对它是没有危害的。 这样的生物简直就是一个奇葩,所以科学家为了加大难度,甚至将水熊虫带到了外太空这样真空、低温、高辐射地方,暴露了十天,不出所料,十天后依然成功复苏了。 根据种种表现,科学家认为水熊虫在地球上生存可以抵御任何形式的毁灭性灾难; 就像是可以导致地球生物大灭绝的小行星撞击、未来可能的核灾难、超级火山爆发、甚至是超新星爆发、以及黑洞产生的伽马射线暴击中地球,水熊虫都能完美的幸存。 这种生物一直被认为可以与天齐寿、与日月同辉,只要是太阳不爆炸,它们都会在地球上悠哉游哉的挥动着小短腿爬行。 以上的技能其实有些细菌也有具有的,那么为何说水熊虫强于细菌呢? 这就要说到这次最新的发现,印度的一组科学家最近在自己国家发现了一种水熊虫,它们可以完全抵抗致命紫外线的照射,这项研究发表在《生物学快报》杂志上。 这种水熊虫是一个新发现的种类,被称为“Paramacrobiotus”,它是在印度班加罗尔的一个混凝土墙壁上的苔藓中发现的; 这个地方常年紫外线照射比较强,夏季紫外线剂量大约是每平方米4千焦,紫外线指数经常是保持在10,科学家认为正是这种环境导致水熊虫进化除了耐紫外线照射的能力。 这也足以看出这种生物的适应能力非常强,正常情况下它们的外观看起来是红棕色的,但是在紫外线的照射下它们通体会呈现出蓝色。 我们知道紫外线具有很好的杀菌、杀病毒的能力,很少有微生物能够扛住强紫外线的照射,就算是在能够达到地球表面的阳光中仅剩了长波紫外线以及部分中波紫外线,它们都能杀死大部分的微生物。 但是科学家在使用强紫外线照射细菌和水熊虫的时候,5分钟的时间细菌全部死亡,而水熊虫依然完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在接下来的实验中科学家多次加大紫外线的强度,实验中的水熊虫依然能够在30天内存活下来60%。 科学家发现,这种变异的水熊虫之所以能够抵挡紫外线照射,是因为在它们的体内含有一种保护蛋白,这种蛋白具有了荧光剂的作用,可以吸收紫外线,并且将紫外线转化为无害的蓝光辐射出去; 这也是为什么这种水熊虫在紫外线下会变蓝的原因。 更加重要的是,科学家在提取了这种蛋白以后,用这种蛋白去包裹其他的微生物,这种微生物也具有了一定的抵抗紫外线的能力。 这个发现具有很大前景,如果我们能把这种蛋白抹在脸上,这就是完美的防晒霜。它也可以保护人类在太空中免受紫外线的伤害。 现在你觉得这种缓步动物是不是比微生物还顽强,它们同样分布在地球你能想到的任何地方,数量种类也非常繁多,它们可以与太阳齐寿,与地球同在; 以前常有人说,人类害怕太阳光会被晒伤(其实是人类抵抗不了紫外线),这说明人类是外来物种,那么今天发现的这个可以完美的抵抗紫外线的水熊虫,按照这样的逻辑,它们才是地球上的主人; 你觉得呢?(量子科学论,图片来源网络)

手机屏再也摔不坏?加拿大团队发明新型材料

  近日,蒙特利尔工程学院的一个科研团队在《细胞报告物理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项最新研究成果,称他们利用增材制造的方式,发明了一种新型复合材料。该材料可吸收高达96%的冲击能量,且材料不会破碎。这种材料的出现使生产更加耐用的智能手机保护屏成为可能。   研究人员表示,该材料的设计灵感来源于蜘蛛网和其惊人的特性。弗里德里克·高斯林教授称,蜘蛛网可以在其丝蛋白内部的分子层面,通过牺牲性连接进行变形,因此可以抵抗昆虫撞击时产生的冲击力,而正是这一特性启发了他们。   该研究意在展示如何将塑料织带与玻璃面板相结合,从而避免面板在受到撞击时破碎。聚碳酸酯加热后,会变得像蜂蜜一样黏稠。利用该属性,高斯林教授的团队使用3D打印机来“编织”一系列厚度小于2毫米的纤维,然后在整个网络凝固之前,快速垂直打印一系列新的纤维。   当3D打印机将打印材料缓慢挤出形成纤维时,熔化的塑料会形成圆形,最终形成一系列环。“一旦硬化,这些环就会变成牺牲性连接,从而赋予纤维更大的强度。当碰撞发生时,这些牺牲性连接会吸收冲击能量并断裂,以维持纤维的整体完整性,与丝蛋白类似。”高斯林教授解释说。   研究的主要作者邹世波(音译)将一系列纤维网嵌入透明树脂板,然后进行了冲击试验。结果,这种晶片可分散多达96%的冲击能量而不会破裂,只是在某些地方变形,从而保持了晶片的整体完整性。   其实,早在2015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高斯林教授的团队就展示了制造这些纤维的原理。此次发表的文章则揭示了当这些纤维缠结成网时如何表现其性状。   高斯林教授认为,除智能手机屏幕,该材料还可用于制造新型防弹玻璃、飞机发动机的保护涂层等。(科技日报,卢子建)

所有的狗都是同一波狼的后裔 原来人类只成功驯化了一次

基因组学研究者安德斯·贝格斯特伦和同事最近对散落在欧洲和亚洲各地考古遗址里的27只狗遗骨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这些骨骸有4000年到11000年的历史。 把来自古代的基因组与现代狗和狼的基因组比较后发现,所有狗都是来自同一拨始祖的后裔,但原始狗群在向不同方向扩张时,至少分裂出了5个分支。当人类群体分开、迁徙,并与其他群体相遇时,他们的狗子也开枝散叶。狗的DNA表明,狗的种群历史在大多数情况下反映了人类种群的故事。 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贝格斯特伦在声明中说:"狗的遗传密码不仅向我们透露了它们的历史,而且还蕴藏着我们人类的历史信息。"。 我们仍不知道,最早的狗在何时何地被我们驯化成家畜。它在1.1万年前就已有了相当复杂的历史,但看起来狗只被驯化过一次。古代基因组表明,所用狗都有共同的祖先,而它们与现代狼并非来自同一祖先。这可能意味着最早被驯化成狗的那种狼,现在已经灭绝了。自从驯化使狼/狗分家后,狼并没有为狗的血统贡献多少DNA。 研究中最古老的狗大约在10900年前与中石器时代的狩猎采集者一起生活在现在的瑞典。它的DNA表明,它的大部分祖先来自狗科的一个东部分支——这个分支产生了西伯利亚狗、北美土著狗,甚至新几内亚歌唱犬和澳大利亚野狗。 但狗的部分祖先也来自于跟随人类进入黎凡特和西南亚的分支。这些DNA的片段可能是狗的祖先遇到另一个种群的狗时,作为纪念品交换而来。换句话说,到1.1万年前,某些狗有时间发展成为一个亚种,在分开移动的过程中分裂成不同的种群,然后再次相遇,交换DNA。 古人类的DNA告诉我们,早期农民从现在的土耳其向北、向西迁徙,大约在8000年前进入欧洲,他们只用了几个世纪的时间就完全取代了已经在那里的狩猎采集者的种群。狗的遗传地图正好和人类一致。 老狗和新基因组 狗的最早驯化年限如此模糊,部分原因是古狗的DNA一直相当稀少。在最近的研究之前,科学家们只公布了6个史前狗和狼的基因组。我们对尼安德特人基因组的测序比史前狗基因组的测序更多——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古DNA测序仍是一个年轻的领域,对于大多数动物来说,还没有很多全基因组的研究。"为了让贝格斯特伦和同事将27个古狗基因组加入到项目名单里,需要多国的考古学家和博物馆协作。更多的古代狗基因组,以及更多关于狗如何融入古代文化和经济的考古学证据,可以帮助我们了解狗的起源,以及我们共同历史中似乎不一致的部分。 也许有一天,我们甚至可以回答那个最紧迫的问题:"谁才是家里的乖宝宝啊?"(煎蛋,图片来源pixabay)

这辣椒辣不辣?斯科维尔指数告诉你

食物历史学家Dave DeWitt在1974年搬到新墨西哥州的时候还是个辣椒小白。现在人送外号“辣椒教皇”的他在那个时候连哈瓦那辣椒和新墨西哥辣椒都分不清,而且哪一种都不敢吃。 当初来乍到的DeWitt和几位新朋友一起享用一碗热气腾腾的绿辣椒炖菜时……呃,脑袋里响起了警报。在很多方面都是。 DeWitt说:“在新墨西哥州,几乎所有菜都是辣的。他们想要辣死我,看看我到底吃多少辣。我被辣的狂出汗,但我不得不去学着享受辣的食物。”后来他撰写了50多本书,包括《辣椒百科全书:你想知道的关于辣椒的一切,还有超过100个菜谱》以及《1001道最棒的麻辣菜谱:美味、方便、囊括全球》。 带来火辣 首先我们要说清楚:一种食物的辣度完全取决于个人。把一个人辣的眼泪鼻涕横流的食物可能对另外一个人来说是毛毛雨。但是,在把辣椒放入嘴前,能了解什么是辣的以及什么是不辣的也是有帮助的。 这就要提到斯科维尔指标了。它是用药剂师Wilbur Scoville的名字命名的,这一指标是于1912年被提出,用于衡量会导致类似于灼烧感的化学物质——辣椒素。 起初,这个指数只不过是种味觉测试。研究人员收集一分样本,然后稀释到察觉不到辣味,再进行测量。这一过程叫斯科维尔感官测试,有着局限性。根据新墨西哥州立大学的农业、消费者和环境科学学院: 用这一方式来衡量辣度仍很主观,而且取决于品尝者的味蕾和对辣椒素的敏感度。此外,品尝者在一段合理的时间内能品尝多少份样本也有着严重的限制。 “按照我们的标准,这不是很科学,”DeWitt说,“但在那时,他们也没有别的方法。” 斯科维尔指数的原理 如今,科学家会提取出含有辣度的化学物质,然后通过高效液相层析来测量它们的“刺激性”。相对的“辣”是用斯科维尔辣度单位(SHU)来衡量的。它是衡量食物辣度的主要方式。 比如柿子椒的斯科维尔辣度为0。吃掉一个柿子椒不会让你眉头紧蹙狂灌水。但那可是斯科维尔指数的绝对底线。从这往上,事情就开始有意思了。 墨西哥辣椒(Jalapeños)对许多人来说挺辣,这种辣椒相对处于斯科维尔指数的下层(辣度大约5000SHU)。再往上是哈瓦那辣椒、卡宴辣椒以及塔巴斯科辣椒。想要来个真正的冒险,可以试试全世界最辣的辣椒卡罗莱纳死神。死神辣椒的辣度大约为200万SHU,比你花园里种的墨西哥辣椒要辣上175至880倍。 如果你会疑惑怎么会有人去吃那么辣的东西也是合情合理的。 “我认为有点精神成瘾的成分。喜欢吃辣的人会一直吃。他们很少会戒辣。你不会听见有人说,‘我以前爱吃辣,现在改回清淡口儿了’,”DeWitt说,“他们会一直坚持自己喜欢的东西。食物中的辣味能给他们带来某种刺激。” 辣和味道 在他第一次品尝完绿辣椒炖菜之后,DeWitt上瘾了。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成为了一名多产作家。他现在还要管理辣味食物和烧烤中心,运营Burn博客以及每年的斯科维尔奖。 辣椒成为了他的生命。 这并不是说DeWitt成了超辣食物和酱料的热衷粉。他说有一些是不错的,有些不行。个人来说,他比较偏爱斯科维尔指数里处于中层辣度的食物。 "有些辣酱是用辣椒油树脂做的,已经变成了油性物质……巨特么的辣,但是没有什么味道。在我看来,那是种非常廉价的辣,”他说,“得有味道才行。这是斯科维尔指数衡量不出的关键元素。味道。”(煎蛋,图片来源pixabay)

最新研究:人类的体温因为未知原因普遍降低了

有生理学家分析欧洲和美国历史上的病例档案后发现,现代人的体温变低了。当时怀疑可能与现代生活方式有关。 多年来,美国和英国的人们,体温低于通常的37℃——普遍接受的平均值。 现在,对玻利维亚相对偏远的土著部落Tsimane的新研究表明,这种趋势并非偶然,也不是用现代生活方式的就能简单解释的现象。相反,即使在医疗条件极差、感染现象普遍的农村和热带地区,这种情况也存在。 当人类学家在2002年第一次与Tsimane人合作时,发现当地成年人的平均体温是37℃——正是两个世纪前在欧洲的平均体温。 仅仅16年后,测量值就降到了36.5℃(女性36.53,男性36.57),每年以0.03℃的速度快速下降。 "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我们看到的下降水平与美国大约两个世纪以来观察到的下降水平差不多。"来自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人类学家Michael Gurven解释说。 这个结果具有比较高的可信度。该分析基于5500名成年人的大样本和约18000次长期观察,并考虑了可能影响人的体温的众多其他因素。 无论研究人员如何切分结果——即使他们只分析完全健康的成年人——体温降低仍然存在。 尽管来自低收入人群,但研究结果与美国最近的一项研究基本吻合,该研究发现 "高收入国家人口目前的平均体温比工业化前时代低1.6%"。 但这项在美国人中进行的研究只考察了单一人群中,它无法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下降。 与Tsimane人合作的人类学家能够挖掘更多的细节。研究人员可以获得每个病人的临床诊断和感染以及炎症的生物标志物,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检验不同的因子。 之前主流的假说之一是,改善卫生、清洁水和更好的药物,减少了人类经历的感染次数,从而降低了他们的温度。 虽然Tsimane族的炎症状况确实与较高的体温有关,但仅靠卫生状况的改善并不足以解释体温的急剧下降。 "对欧美来说,可以用现代医疗的兴起,以及与过去相比,挥之不去的轻微感染率较低,来解释。"Gurven说,"但是,虽然过去二十年来健康状况普遍改善,但玻利维亚农村地区的感染仍然很普遍。" 最后,研究人员未能找到任何单一的解释,他们说很可能是多种因素的结合。 可能是今天的人类生存条件更好了,我们的身体不用那么努力地去抵御感染。它也可能与更容易获得抗生素、疫苗接种或其他医疗方法有关。 对于更发达的社区来说,它甚至可能与现代奢侈品有关,比如空调或暖气,这使得我们的身体更容易保持内部温度。 "虽然Tsimane人的体温确实会随着时间和天气模式变化,但他们还未使用任何先进的技术来帮助调节体温,"UCSB研究人类学的Thomas Kraft承认,"不过,比起工业时代之前,他们确实有更多机会获得衣服和毯子。" 我们需要对世界各地的各种人群进行更多的研究,以弄清楚我们的体温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为什么。 这项研究发表在《科学进展》上。(煎蛋,图片来源pixabay)

吃红肉真的会致癌?科学家给出了分子证据

  营养可以极大地影响健康。不同的饮食习惯与各种人类疾病密切相关,如癌症、心血管疾病、2型糖尿病、肥胖症和高血压。已有大量研究表明,大量食用哺乳动物源性食物(即红肉和乳制品)被认为是人类患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因素。   近日,发表在《BMC Medicine》上的一项研究中,由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领导的国际研究团队发现,红肉和乳制品中存在的一种糖与血液中抗体发展之间存在直接的分子联系,而该抗体会增加患癌症的几率。该研究解释了大量食用红肉和乳制品的人群中癌症的高发病率。这与高胆固醇和心脏病风险增加之间的联系类似。   N-羟乙酰神经氨酸(Neu5Gc)是哺乳动物中常见的唾液酸类型的糖。多数食肉动物自身会合成这种分子,但人类却不能。因此,人类在婴儿期第一次接触乳制品和肉制品时,身体会产生抗Neu5Gc抗体。   饮食中的Neu5Gc被摄入后,会低水平结合到人体细胞表面,特别是在癌症中,因此显示出广泛的免疫原性Neu5Gc聚糖。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所有接受检查的人类都有多种抗Neu5Gc抗体。因此,循环中的抗Neu5Gc抗体在人体组织上不断遇到含有Neu5Gc的抗原表位,并被认为会促进一种免疫反应和名为“xenosialitis”的慢性炎症。在小鼠中,这种情况会加剧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的发生。   虽然已知这些抗体会增加患癌症的风险,尤其是结直肠癌的风险,但还没有发现它与摄入肉类和奶制品之间的直接联系。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使用了来自NutriNet-Santé的样本,该样本是在法国进行的一项广泛的国家营养学调查。研究人员测量了法国饮食中常见的各种乳制品和肉类食品中Neu5Gc的含量,并分析了19621名18岁及以上成年人的每日Neu5Gc的摄入量。受试者在几天内在线报告了他们所有的食物摄入量。   随后,研究人员抽取了120名受试者的代表性样本,并测量了他们血液中抗Neu5Gc抗体的水平。   基于这些发现和对法国各种食品中Neu5Gc的定量分析,该研究团队建立了一个名为GCEMI的指数。该指数对那些过度食用会导致抗体增加,并可能增加癌症风险的食品进行了分类。   此外,为了评估红肉摄入量对不同国家的影响,该团队还利用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数据库进行了调查。结果表明,大肠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均与红肉的摄入量呈正相关,且男性发病率和死亡率高于女性。这些发现与在40年前在少数几个国家进行的癌症风险的研究结果是一致的。   该研究通讯作者、特拉维夫大学乔治·怀斯生命科学学院细胞研究与免疫学系教授Vered Padler-Karavani博士说:“我们发现从红肉和奶酪中大量摄入Neu5Gc与那些增加癌症风险的抗体之间存在显著的相关性。多年来,研究人员一直在试图寻找这样的联系。在这项研究里,由于测量血液中抗体方法的精确性和法国饮食调查问卷的详细数据,使我们第一次能找到这种分子联系。”   Padler-Karavani博士补充说,这种方法可以让研究人员预测那些摄入大量红肉和奶酪的人会产生高水平和不同类型的抗体,因此患癌症的风险更高,尤其是结直肠癌,也包括其他癌症。(中国生物技术网,图片来源pixabay)

1.3亿块太空垃圾绕着地球转 撞上一次就是大事故!

本周四,一颗前苏联废弃卫星和中国的火箭残体(分级助推器的一节?)在太空中擦肩而过,幸好没有相撞——否则会制造出大量更加危险、难以监控的高速轨道垃圾。 使用雷达跟踪太空中卫星碎片的企业LeoLabs周二表示,它正在监视“非常高风险”的交汇点——两个物体绕地球轨道的交点。 数据表明,周四美东时间下午8:56,两个大体量的太空垃圾相距8至43米。LeoLabs之前计算出,它们碰撞的概率为10%。 这似乎很低,但是,当大型轨道垃圾撞击空间站概率达到0.001%时,NASA通常就会移动国际空间站。 据天文学家乔纳森·麦克道威尔(Jonathan McDowell)说,如果它们确实发生了碰撞,那将相当于引爆14公吨TNT,并使碎片高速飞溅。 “幸好错开了,”麦克道威尔在推特上说,“但是太空碎片仍是一个大问题。” 碰撞可能不会对地球上的人类造成危险,因为这些卫星位于距地面991公里高处,并且是在南极洲的韦德尔海上方的路径上。但是由此形成的碎片云将对地球轨道构成威胁。 NASA的专家计算出的碰撞几率要低得多:截至周四上午,仅为230亿分之一,而物体相互之间的最近距离预计约为70米。 NASA的空间碎片分析负责人泰德·穆勒豪普特(Ted Muelhaupt)告诉媒体说:“每一次都是低概率事件,因为空间很大。但是次数多了,则早晚会发生。” 目前,有近1.3亿块太空垃圾——来自废弃的卫星,破裂的航天器以及其他航天任务——环绕着地球。碎片的移动速度大约是子弹的10倍,无论多小,都足以对重要设备造成灾难性的毁坏。甚至于杀死飞船上的宇航员。 垃圾之间的碰撞使问题变得更糟,因为它们将分解成大量小碎片。 LeoLabs首席执行官丹·塞珀利(Dan Ceperley)此前对《商业内幕》说:“每次发生重大碰撞,LEO(低地球轨道)的环境都会发生重大变化。” 2007年和2009年发生的两次事件使低地球轨道上的大碎片数量增加了约70%。其中印度于2009年进行了反卫星导弹测试,爆炸估计制造出6500片橡皮擦大小的碎片。 这不是LeoLabs第一次向世界发出警告,提醒人们可能发生高风险的卫星撞击。一月份,该公司计算发现,NASA的太空望远镜与美国空军的一枚旧卫星可能会发生碰撞。 当时为政府追踪卫星的美国空军没有将这一可能性通知NASA。 从那以后,关于太空垃圾的警告变得更加紧迫。 如果太空垃圾问题变得更加尖锐,大量碎片包裹住地球。NASA约翰逊航天中心的唐纳德·凯斯勒(Donald J. Kessler)在1978年的论文里计算出,可能需要数百年的时间才能把太空轨道清理干净,足以再次确保航天安全,因此这种可能性被称为凯斯勒事件。 现在地球轨道上的大量碎片可能已经接近于凯斯勒事件。(煎蛋,图片来源pixabay)

为什么双冲洗型节水马桶反而更费水?

旨节约用水的现代卫浴产品——节水马桶——实际上每年会浪费数十亿加仑的用水。 英国保护组织Waterwise Project的报告指出,双抽水马桶浪费的水多于节水。 英国售卖的节水马桶中有5%至8%的存在水渗漏,每天总计增加约8800万加仑的用水,且大多数是双冲洗型(就是大小便两种冲刷模式)。 泰晤士水务公司水效率经理安德鲁·塔克(Andrew Tucker)告诉BBC:“它们损失的水量已经超过了节约的水量。” 理论上正确使用,高效率节水马桶可比传统的低流量马桶节省多达68%的用水。 但专家指出,双抽水马桶容易漏水。 传统的抽水马桶使用虹吸系统,双抽水马桶使用滴水阀系统排空废物和水。但是阀门可能会因矿物沉积物或其他杂物而卡住,导致马桶不断注水。 大多数双抽水马桶都有一个落水阀,位于水箱底部。它不依靠虹吸而是利用重力来完成工作,这意味着每次冲水都使用更少的量。 帕克表示,尽管双抽水马桶销售商是他最大的客户,但他仍希望英国禁用滴水阀。 除了设计问题外,还存在说明问题。 泰晤士水务发现,多达一半的住户搞混了冲水按钮。 首款双抽水座便器在1960年代被日本人发明出来,直到1980年代才由Caroma Industries引入澳大利亚,并推广到西方国家。 它们被认为利于环境的:固体废物用1.6加仑,尿液的0.8加仑。老式马桶每次至少使用3.5加仑。尽管它们比其他马桶贵,但许多消费者认为,从长远来看,节约的水费可以抵消多出的开支。(煎蛋,图片来源pixabay)

AI能根据你讲话检测你是否孤独 准确率高达94%

  据国外媒体报道,最新研究报告显示,人工智能(AI)能够从一个人的讲话中检测出孤独,准确率达到94%,美国研究人员使用IBM沃森在内的多个AI工具,分析了接受采访老年人的孤独感。   通过分析访谈中单词、短语和沉默间隙,人工智能对老年人孤独症状的评估几乎与他们填写报告问卷的结果一样准确,同时,人工智能还显示,孤独的人通常对有关孤独的直接问题回答时间更长,在回答中表达更多的悲伤。   研究报告资深作者、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医学院埃伦·李称,大多数研究要么直接问:“你多久才会感到孤独寂寞?”,这可能会导致孤独感相关的偏见反应。在这个研究项目中,我们使用自然语言处理,这是一种对表达的情感和情绪进行无偏见的定量评估,与通常的孤独感测量工具相结合。   该工具有趣之处在于它不仅是使用字典基础的方法,例如:搜索反映恐惧的特定词汇,而是通过测试反应中使用的词汇呈现出相应模式。   专家指出,美国近年存在一种“孤独流行病”,其特征是自杀率和阿片类药物使用率不断上升,生产力下降,医疗成本增加,死亡率不断升高,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一项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研究表明,生活在独立老年人社区的85%居民出现中度至严重程度的孤独。   新冠病毒大流行和随之而来的封城,增大了人们的独处时间,使情况变得更加糟糕。研究人员想知道更多关于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和机器学习模型如何预测居住在社区的老年人孤独感。   这项研究聚焦66-94岁之间的80名独立生活居民,他们的平均年龄为83岁,在2018年4月至2019年8月期间(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接受过培训的研究人员对测试者进行了半结构化访谈。   测试者被提问了20个问题,这些问题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孤独感量表,它使用一个四级评定量表对一些问题进行回答,例如:你经常感觉自己被他人忽视了吗?你经常感觉到自己是一群朋友中的一员吗?   测试者也在私人谈话中接受采访,这些谈话被录音并手动转录。然后使用包括IBM沃森自然语言理解软件(WNLU)在内的自然语言处理工具对转录进行检验,从而量化情感和表达情绪。   研究报告第一作者、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瓦尔沙·巴达尔称,WNLU软件系统使用深度学习,能从关键词、类别、情绪、语法中提取元数据,自然语言模式和机器学习使我们能系统地检查来自多位测试者的长时间访谈,并探索情感等微妙的语言特征是如何表达孤独感的。   他还指出,人类的类似情绪分析可能存在分歧,缺乏一致性,需要经过广泛的培训才能标准化。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孤独感量表的得分相比,使用语言特征,人工智能系统能预测孤独感的准确率高达94%。   人工智能预测自我承认孤独感的准确率为94%,而“量化孤独感(基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孤独感量表的得分)”的准确率为76%,他们发现孤独的人在个人访谈中回答问题的时间更长,在回答有关孤独的直接问题时表达的悲伤情绪更多。   这项研究还指出男性和女性存在着差异,女性比男性更可能在测试中坦称自己感到孤独,与女性相比,男性在回应中使用了更多恐惧和喜悦的词语,这表明他们对消极和积极情绪的体验更加极端,甚至表明男性可以更自由地表达这些情绪。   埃伦指出,当老年女性和男性直接回答问题描述孤独感时,其情绪和情感表达方面存在微妙的性别差异。这项研究强调了对孤独感的研究评估与测试者对孤独主观体验之间的差异,人工智能系统可以帮助识别这一点。   研究人员称,可能存在“孤独语言”,可以用于检测老年人的孤独感,这将改善临床医生和家庭成员对老年人群的真实评估,从而有助于治疗他们的孤独感,特别是在疫情爆发封闭期间。   目前,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正在探索孤独和智慧的自然语言模式特征,这些特征在老年人群中呈现负关联,意味着老年人智慧度越高,孤独感越强。该研究报告合著作者、UCSD的迪利普·杰斯特说:“语言数据能与我们对认知、行动、睡眠、身体活动和心理健康的其他评估结合起来,从而提高我们对衰老的理解认知,并有助于我们度过一个健康的老年生活。”   该研究将人工智能的准确性与测试者自己的孤独感报告进行了对比,正如研究中所指的,孤独感并不总是反映真实的感受和情绪,然而,人工智能和自我报告可以被心理学家和专业人士结合使用,从而提高诊断的准确性。   埃伦说:“我们同意UCLA孤独感量表的分值存在一些不准确,因为它依赖于自我报告,然而,孤独感量表是最流行的工具之一,因为它没有明确地使用‘孤独’这个词,而且似乎在没有性别偏见的情况下始终能够捕捉到孤独的特征。我们希望研制出更精准的工具来评估人们的孤独状态。” 目前这项最新研究报告发表在近期出版的《美国老年精神病学杂志》上。(新浪科技 叶倾城,图片来源pixabay)

最新研究:你家狗主子根本不管你长啥样

一项近期在《神经科学杂志》(Journal of Neuroscience) 发表的研究发现,跟狗狗接触的时候你完全不必担心自己是否长得讨狗喜欢,因为他们看你正脸跟看你后脑勺没什么区别。 和过于注重面相的人类相比,狗狗更习惯用声音和肢体语言等线索来对一个人进行判断,甚至光通过人的动作就能分辨出一个人是自私还是大方。匈牙利和墨西哥的研究者通过用核磁共振成像 (MRI) 分别扫描人类和狗狗的大脑活动后发现,狗狗的大脑中并没有一个在见到脸时会有所活动的区域,而人类专门有一块脑区是用来看脸的。这项研究还发现,狗狗在看人的正脸和后脑勺时大脑活动没有任何变化,而人类在看到正脸时脑活动会活跃很多。 “对于人来说,脸在视觉交流中占据了最主要的部分“,罗兰大学的动物行为研究者 Attila Andics 表明,“然而,有趣的是即使狗并没有专门用来认知脸部的神经系统,他们依旧很擅长与人类保持眼神交流,通过人的面部表情判断这个人的心情,并识别出他们主人的脸”。这可能是因为在驯化过程中,狗狗适应了人类的社交环境,并学会了去观察人的面部表情,就像人类学会看手机一样。 由此可见,跟狗狗相处时一定更要注意你的行为举止,长得再好看也没用。 (BIE别的 编译:daisy,图片来源pixabay)

菲沙大学:口罩预防新冠传播确实有效

【加拿大都市网】西门菲沙大学(SFU)一项初步研究表明,佩戴口罩对减少新冠传播作用巨大。数据显示,佩戴口罩与新冠病例在全国范围每周减少25%息息相关。 这项研究来自西门菲沙经济系的研究人员,目前该研究尚未发表,也暂未经过同行评审。研究针对安省34个公共卫生区,在两个月时间内,强制在室内戴口罩或脸罩的情况。结果发现,在上述措施执行后的最初几个星期,每周的确诊个案减少了25%.   该研究同时发现,全国在7月要求在室内佩戴口罩后,加国每周的新病例在8月的时候减少了25%至40%。 卑诗省首席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指出,口罩是对抗新冠肺炎病毒的保护层。她强烈建议,在无法保持身体距离情况下戴口罩。   该研究还发现,放宽对企业和聚会场所的限制与随后新冠病例增长有一定关系,这也可能会抵消强制口罩令对防止疫情传播的功效。但无论如何,研究结果都指出,与其他政策相结合,口罩强制令是减缓新冠传播的有效方法之一。 V33

糖的革命!新产品少放40%糖仍能保持甜度

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成年人每天摄入的能量中,糖不能超过百分之十,最好是少于百分之五。换句话说,一个成年人每天消费的糖不应超过30克,而一瓶经典可乐大概含50克白糖。第二年,奥巴马政府宣布了新规,要求食品企业在营养成分标签上注明其产品的补充糖含量。 其它一些国家的政府走得更远,特别是在欧洲和南美,已经要求零食制造业像销售烟草一样,在包装上打印安全警示“摄入高糖分有害健康”,并对其征税。这一类别包含了许多人们认为无害的东西,如早餐饼干、燕麦松饼和营养棒。 上述措施似乎产生了影响。最近的调查报告称,百分之七十的美国人担心饮食中的糖分,英国购物者将糖分列为选择健康食品时最重要的考量因素。由于公众舆论不喜欢糖,食品公司已承诺减少产品中的糖分。百事可乐曾承诺,到2025年,至少三分之二饮料中的甜味剂所含的热量将减少100或跟多的卡路里。由糖果公司组成的财团,包括玛氏箭牌,费雷罗和罗素·斯托弗,最近宣布,到2022年,其单份食品每包最多包含200卡路里的热量。雀巢决心在今年年底之前减少5%的糖添加量。 以色列初创公司DouxMatok现在发布了第一款产品:重新设计的糖晶体Incredo,味道更甜——少放40%的糖,同时保持原有的甜度。 DouxMatok的糖晶体配方当然属于商业机密。由DouxMatok创始人的父亲,工业化学家Avraham发明。五年前,他96岁时为这项技术申请了专利。今天,在101岁的时候,他终于选择了退休。 为了寻找一种更有效地激活甜味受体的方法,Avraham尝试将纯蔗糖与各种载体混合。最终,他提出了将糖与细小的二氧化硅颗粒混合的想法。二氧化硅是食品工业中的常见成分,能够通过人体的消化系统而不会被代谢。每个二氧化硅颗粒的直径小于人发直径的五十分之一。 DouxMatok的生产工艺将它们嵌入每个糖晶体中,就像把蓝莓放在松饼中一样。 即使新晶体本质上是99%的糖,1%的二氧化硅却产生了两个重要后果:二氧化硅和糖之间的键在口腔中分开,使蔗糖的表面积大为扩大;并且紧挨着每个二氧化硅颗粒的蔗糖会发生变化。蔗糖分子中的原子通常安置在一个有序的晶格里,但是当这种结构转化为科学家所谓的“无定形态”时,晶格在舌头上的溶解得更快。Incredo的指数级可溶结构迅速将味蕾浸透,带来强烈的甜味。 费城莫内尔化学感官中心的生物学家Robert Margolskee指出:“新的糖晶体设计意义重大……最好是让我们的甜味受体更敏感,这样我们就少吃糖。”(煎蛋,图片来源pixabay)

最新研究:手写会让儿童更加聪明

脑科学的新发现,手写可以提升儿童的学习能力和记忆力。同时,学校变得越来越数字化。 NTNU的Audrey van der Meer教授认为,应该制定国家指导意见,确保儿童至少接受最低程度的手写训练。 多项研究的结果表明,儿童和成年人在手写文字时,学习能力和记忆力表现都更好。 现在,另一项研究证实:选择手写而非使用键盘,可以获得最佳的学习效果和记忆力。 她和同事们对此进行了两次调查,第一次是在2017年,然后在今年。 两项研究均使用脑电图来跟踪和记录脑电波活动。参加者头上佩戴了有250多个电极的头罩。 大脑活动时会产生电脉冲。电极中的传感器非常灵敏,可以记录大脑中发生的电活动。 结果表明,与键盘相比,手写时年轻人和儿童的大脑都要活跃得多。 “使用笔和纸可以使大脑产生更多的'钩子'来保留记忆。用手写字可以在大脑的感觉运动部分产生更多的活动。通过在纸上按压笔,可以获得很多的感觉。您写的字母和书写时听到的声音。这些感官体验在大脑的不同部位之间建立了联系,开放了大脑功能。我们学得更好,记忆也更好。” 当今的现实是,键盘和触屏是儿童和青少年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欧盟19个国家/地区的一项调查显示,挪威儿童和青少年在网上的时间最多。智能手机一直是最亲近伴侣,紧随其后的是PC和平板电脑。年龄在9至16岁之间的挪威儿童每天上网时长将近四个小时,是2010年的两倍。 Van der Meer认为数字学习有很多积极的方面,但她呼吁普及手写训练。 “鉴于最近几年的发展,我们正冒着使一代或多代人失去手写能力的风险。我们的研究以及其他研究表明,数字生活增加会带来非常不幸的后果。” 她认为应该制定国家准则,以确保儿童至少接受必要的手写训练。 范德梅尔说:“挪威的一些学校已经完全变成了数字化,完全跳过了手写训练。芬兰的学校比挪威的数字化程度更高。很少有学校提供任何手写训练。” “学习手工书写是个慢过程,但是对于儿童来说,经历学习手写的疲劳阶段非常重要。复杂的手部动作和字母形状在多方面都有好处。如果使用键盘,完成每个字母都使用一样的动作。手写则需要控制你的精细运动和感觉技能。请尽可能多地使大脑处于学习状态,这一点非常重要。 “大脑已经进化了数千年。为了使大脑以尽可能最佳的方式发展,我们需要将其用在最擅长的领域。我们需要要过上真实的生活,我们必须运用所有的感官。如果我们不挑战大脑,那么大脑就无法发挥全部潜能。”(煎蛋,图片来源pixabay)

撒哈拉沙漠能不能变成绿洲 专家给出了惊人答案

撒哈拉沙漠的转变发生在上次冰河期结束,大约1.1万年前至5000年前的期间。翠绿的植被生长在沙丘之上,降雨的增多把干旱的凹地变为湖泊。非洲北部大约900万平方公里的地区成为绿洲,成群的河马、羚羊、大象和欧洲野牛等动物被茁壮的草丛和灌木吸引而来,大快朵颐。这个茂盛的天堂早已消失,但会再次到来吗? 简单来说,答案是肯定的。加州大学地球系统的助理教授Kathleen Johnson表示,绿色撒哈拉(Green Sahara),也被称作“非洲湿润期”,是由于地球斜轴不断改变转动轨道引起的,这个模式每23000年会重复一次。 但是,由于一个不确定因素——人类的温室气体排放导致了难以控制的气候变化——所以还不知道目前全球最大的热沙漠撒哈拉什么时候能变成新绿洲。 撒哈拉沙漠变成绿洲是因为地轴倾斜角度的改变。大约8000年前,地轴的倾斜角度从约24.1度变成了如今的23.5度。这一点点的角度变化却有着非常大的影响;现如今,北半球在冬季月份里离太阳最近。但是在绿色撒哈拉时期,北半球在夏季距离太阳最近。 这导致地球北半球在夏季月份里受到的太阳辐射增加。太阳辐射的增加也会增强非洲的季风。撒哈拉上方增加的热量制造出一个低压系统,把大西洋的湿润空气引至干燥的沙漠。(通常,季风从干旱的陆地吹向大西洋,散播的沙尘肥沃了亚马逊雨林,也为加勒比地区建造了沙滩。) 根据NOAA,水分的增多将此前干旱的撒哈拉转变为被草丛灌木覆盖的大草原。随着兽群的增多,人类也跟着增多,最终驯化了野牛和羊,甚至还创造了该地区象形艺术的一个初期体系。 摇摆的地球 但为什么地球的斜轴会变呢?为了理解这种意义深远的改变,科学家需要着眼于太阳系中地球的邻居们。 哥伦比亚大学Lamont-Doherty地球观测站的气候和生命中心主管Peter de Menocal表示:“地球的自转会受到月球还有质量更大行星的引力相互作用的影响,加在一起会对地球的轨道带来周期性变化。”其中的一个变化便是地球斜轴的“摇摆”。 这种摇摆就是致使北半球每23000年在夏季更靠近太阳的原因——也就是研究人员口中的北半球夏季日晒最大值。基于首次于1981年发表在《科学》期刊上的研究,学者推测在绿色撒哈拉时期,北半球的太阳辐射比现在高7%。根据1997年《科学》期刊上的一篇研究文张,这部分热能的增加能将非洲的季风降水增多17%至50%。 气象科学家对绿色撒哈拉感兴趣的点在于它是如此的来去匆匆。Johnson说,绿色撒哈拉只持续了200年。太阳辐射的变化是逐步的,但是地貌的改变却是突然的。“这是个气候剧变的实例,还是在人类能够注意到的时间尺度上的,”她说。 “海洋沉积物记录显示绿色撒哈拉是反复出现的,”Johnson告诉Live Science说。下次北半球的夏季日晒最大值——绿色撒哈拉再现之时——预期将于1万年后的公园12000年或13000年再次出现。但是科学家无法预测的是温室气体将会对这一自然气候循环造成多大的影响。 Johnson说:“古气候研究提供的明确证据表明人类所作所为相当空前。”即便今日人类停止排放温室气体,到了12000年,这些气体仍会增加。“气候变化将会被叠加到地球的自然气候循环中,”她说。 海洋沉积物中有地质证据表明这些绿色撒哈拉事件最早可以追溯至中新世(2300万年至500万年前),其中包括大气二氧化碳水平与目前相似、甚至可能还高于今日的时期。因此,未来的绿色撒哈拉事件有很大的可能性会出现在遥远的未来。现在不断增多的温室气体对撒哈拉地区还有着它们自己的绿化效果,虽然不及地轴摆动带来的变化程度。但由于气候模型的局限性,这一观点还远不能够确定。 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一个方法将撒哈拉的部分地区变成绿地;如果大量太阳能和风能发电厂在这里建成,撒哈拉及其南部的萨赫勒地区的降水便会增多。 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站能增加周围区域的温度和湿度。从事该研究的研究人员表示,降水的增多会促进植被生长,制造出一个正向的反馈回路。不过,这一巨型工程还没有在撒哈拉沙漠进行测试,因此直到这个项目获取注资之前,人类或许要一直等到12000年甚至更久以后才能见到撒哈拉再变绿洲。(煎蛋,图片来源pixabay)

一本正经开脑洞:恐龙如何活在当下环境?

  据国外媒体报道,科幻电影《侏罗纪公园》对于复活数千万年前灭绝的恐龙物种具有重要贡献,然而,尽管这些科幻情节显然不太现实,但要维持一个恐龙公园,复活恐龙仅是第一步……   《侏罗纪公园》系列电影、以及《新侏罗纪世界:露营白垩纪》等影视作品清晰地表明运营恐龙主题的公园是件非常棘手的事情,但你要担心的不仅仅是避免复活的恐龙吞食游客,你必须要让这些史前物种在现代世界存活下来,这比你想象的更加困难。   复活之后的恐龙   当然,要使灭绝的恐龙重返地球,首先是要克服的障碍是重建它们的DNA,目前相关技术从科学理论上是不可能的,恐龙已灭绝数千万年,它的DNA不会持续存在如此长的时间。化石记录显示恐龙的DNA保存时间最多可达100万年,但是要复活6500万年前灭绝的恐龙,这是远远不够的,更不必要找到侏罗纪时期的恐龙DNA,我们要跨越更长的历史时期。   为了便于讨论,我们假设现已具备复活恐龙的条件,在某个偏远岛屿的实验室里,科学家们从事秘密实验,培育出恐龙宝宝。此时,第二个持久存在的问题开始显露:如何让这些恐龙宝宝活下来,并且健康快乐地活下来!   当然,一旦我们竭尽全力将一支灭绝物种送回地球表面,我们就有义务保护和照顾它们,问题是这样做可能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   寻觅食物   对于食肉恐龙而言,寻找食物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在《侏罗纪公园》系列电影中,剧中食肉恐龙攻击人类,近期播放的《新侏罗纪世界:露营白垩纪》也是这样,在多数情况下,“肉就是肉”,迅猛龙、牛龙、霸王龙和其他掠食者非常喜欢人们投食的牛、羊等食物,但是,对于一个完整的恐龙家族,食草恐龙寻找食物就变得很困难了。   主要问题是地球生态系统在过去1亿年里发生了剧烈变化,中生代植物与现今的植物有很大的差异,这并不是说庞大的蜥脚类动物在现代世界里找不到食物,而是它们的生活会很艰难。   首先,有证据表明恐龙时代存在更多的植物,科学家认为,在遥远的过去,由于地球大气二氧化碳指数较高,植物能够捕获更多的能量,所以树木生长得非常茂盛。这种丰富的植物被认为是蜥脚类恐龙拥有庞大体型的主要原因之一。   虽然很难准确地知道蜥脚类动物当年的饮食结构,但科学家猜测它们很喜欢针叶树植物,但针叶树哥斯达黎加虚构的侏罗纪公园所特有的,也不是虚构的纳布拉尔岛这样偏远岛屿所特有的。   在地球现代热带地区的确存在大量植物,但尚不清楚蜥脚类恐龙是否能识别它们,并将它们作为食物。考虑到饲养如此庞大的动物需要大量营养,更不用说维持整个恐龙种群生存,很可能它们在堆积的食物中活活饿死。   稀薄大气   全球植物大量增殖的一个副作用是大气中的氧气显著增加,一些评估数据表明,在中生代部分时期,氧气含量可能超过当前35%。   植物释放的所有氧气都集中在大气层,导致当时的大气层比现今更厚。大气层较厚、含氧量较高,可能是导致某些物种体型庞大的原因之一,尤其是大型飞行昆虫,它们利用大气条件生长得比现代同类生物更大。   目前地球大气层含氧量为21%,比几亿年前的含氧量峰值下降了近一半,相比之下,这种差别相当于珠穆朗玛峰大本营的氧气含量与零海拔地区的氧气含量。   所有这一切意味着,在现代侏罗纪主题公园中生活的蜥脚类恐龙所呼吸的空气,会令它们感到不舒服,而且可能无法长期生存下来。现代恐龙的生活可能是非常狭小的空间,即使它们被允许在整个岛屿上自由漫游,大型食草恐龙很可能无法找到食物,而且它们一直呼吸急促。   对人类而言,在恐龙灭绝几千万或者几亿年之后,如果复活它们,让它们重返地球,这将是一件令人兴奋、具有启发性的事情,但它们将到达一个截然不同的新世界,现今的地球是不属于它们的世界,是它们无法适应的世界。   打造一个让古代生物能够舒适生存的主题公园,需要尽可能地接近它们的远古环境,包括它们所习惯的气候、植物环境和大气条件。目前,科学家是否有能力复活灭绝很久的恐龙仍是个未知谜团,但借用伊恩·马尔科姆的话来讲:很明显我们可能不应该复活恐龙,不是为了我们,而是为了它们!(新浪科技 叶倾城)

飓风太多用光备选名 最新一个居然这样命名

佛罗伦萨、卡特里娜、丽莎、劳拉……,这些名字有何共同点? 它们都曾被世界气象组织(WMO)用作热带风暴的名称,如飓风卡特里娜。 知识点 台风和飓风都是指中心风力达到12级、风速达每秒32.7米及以上的热带气旋。只是通常将发生在西北太平洋和南海的这种热带气旋称为台风,而将发生在东北太平洋和大西洋上的这种热带气旋称为飓风。 飓风的具体命名规则是这样的:共有6张命名表,每年1张作为当年的飓风名清单——上有21个男性和女性的名字(全是西方人名),名字按首字母顺序排列,男女名交替,以此为当年出现的飓风命名;显而易见,飓风名单每6年就会轮回一次。 今年的问题是,飓风太多了。热带风暴威尔弗雷德之后,清单上的名字就已用尽,气象学家被迫在周五打破惯例,启用希腊字母来命名大西洋风暴。这还是现代气象学史上第二次用到希腊字母。WMO要求飓风名应易于被多种语言的地区辨识,因此不会选择以X,Y或Z开头的名称(有些字母语系没有在外形上与之对应的3个字母)。 国家飓风中心说,热带风暴Beta在墨西哥湾的最大持续风速为每小时40英里,预计周末将达到飓风强度。 同时,在距葡萄牙海岸约120英里的大西洋另一侧,正在形成亚热带风暴 Alpha,每小时45英里的最大持续风速,预计不会再加剧。 今年之后的时间里,我们或许还能看到飓风gamma,delta……。 第一次用到希腊字母还是在2005年,当时卡特里娜飓风和威尔玛飓风分别摧毁了路易斯安那州和佛罗里达州。 上面这些曾经造成过重大灾害的飓风,为了方便历史记录,WMO已将它们从名单中永久替换掉(这样的话,说起卡特里娜飓风就是特指2005年的那场飓风)。 补充一下台风的命名规则。世界气象组织下属台风委员会从2000年1月1日起对热带气旋采用统一命名法。名字清单由14个成员国提供。 完整台风名由日本气象厅东京区域专业气象中心负责。根据命名表给予名称,并同时给予一个四位数字的编号——前两位年份,后两位为在该年生成的顺序。例如0312,即2003年第12号热带风暴。有趣的是,列表的名称很少有灾难的含义,大多是美好的词汇,或者与提名国家或地区的文化有关。例如,中国大陆提出的10个名称中就有悟空、玉兔、风神、海神等。(煎蛋,图片来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