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5日 星期日 10:04:49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租客

Strata向卑诗省一妇女收取 一万四千的 Airbnb 住客「入住」费

【星岛综合报道】卑诗省一名妇女因将本拿比公寓做airbnb短租而面临一万四千的罚款,她的账单已由卑诗省民事审裁处(Civil Resolution Tribunal)处理。根据审裁处成员卡莫迪(Micah Carmody)的决定,业主立案法团(Strata)希望弗罗斯特(Jeannie Frost)在 2016 年至 2020 年期间为 56 次 Airbnb 客人租住,每人支付 200 的入住费。在 3 月份发出的一封信件中,业主立案法团(Strata)告知弗罗斯特(Jeannie Frost)入住费,以及她因违反章程而面临的 50 加元罚款,该章程要求租户在新住户接管房产时提供表格。虽然业主立案法团(Strata)争辩说入住费会产生问责制,但审裁处成员卡莫迪(Micah Carmody)并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支持这些收费是合理的。审裁处成员卡莫迪(Micah Carmody)在决定中写到:「我不同意每次征收入住费来产生问责制。这不像损坏押金,如果他们没有造成损坏,就退还给弗罗斯特(Jeannie Frost)。」由于没有照片显示公共财产损坏,也没有发票显示应计维护费用,卑诗省民事审裁处还发现,对不涉及家具的搬家收取 50加元的费用并不合理。自...

装修发驱逐令!租客们联合反抗称不接受$5000赔偿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市中城一幢低密度住宅大厦的部分租户,团结起来对抗新业主;主要原因,是该批租户认为,新业主以翻新为名,想驱逐所有租户搬离大厦。 位于Bansley大道1号A,楼高4层,共拥有20个单位的低密度住宅大厦,多名租户由2月开始收到业主的驱逐通知书,要求租户在6月30日前搬离大厦。 该幢大厦的租户,不少已居住了15至20年,由于租金管制规定,租户每月仅须支付低于1,300元的租金。 大厦的新租客Hilary Moore表示,他也收到驱逐通知,但他没有计划搬离。 Moore表示:“我坚持本身的立场,租客已经联合向业主致信,表示骚扰了他们的生活”。 该幢大厦由Michael Klein及Shaya Klein,通过Bansley Apartments Inc.持有;Bansley物业经理对事情不予置评。 Moore表示,租户所担心的是,如果他们被迫迁出,难以到其他地方找到能够负担得起的物业居住。 该幢大厦的大部分租户,是属于经济脆弱的社群,且大部分人的母语并非英语的移民。 该幢大厦的长期租客──单身母亲Azucena Bravo表示:“我们正努力抗争,我们所有人都在一起,我希望我们能做点事,这样,他们就可以让我们留在这里”。 Bravo与7岁儿子一起居住在该幢大厦,每月缴交的租金为1,150元。 根据纪录,该幢大厦于1月18日被Bansley Apartments Inc.以430万元购入。 Moore表示,部分租客在大厦转手前已经搬出,目前只有大约一半单位有租客居住。 该大厦转手后的大约一周,物业经理与承包商,已开始为大厦进行装修。 Bansley Apartments Inc.于2月份向所有租户发出驱逐令,信中表示,该公司计划进行大规模翻新,涉及大范围的工作,这对居民造成不安全。 Bansley Apartments Inc.愿意向租户提供4,000至5,000元,作为永久终止租约的赔偿。 通知信中指出,工程须用时8至10个月。 根据住宅租赁法,如果业主需要清空物业来进行装修,业主有权申请终止租约。 但法律同时贼予租客在物业装修完成后,以相同的租金,租回相同单位的权利。 每月缴交900元租金的Moore,获得一次过4,000元终止租约费用;但她拒绝迁出,并表示大厦的翻新并非“广泛的”。 Moore表示,知道有1名租客,接受了5,000元后已搬走。 Moore表示,拒绝迁出的租客,曾提出到业主与租户委员会投诉,但至今仍没有详细计划。 (图片:星报) T02

接待接种过疫苗的访客 竟被房东下逐客令

(巴里市一所住宅的业主指租客带来已接种疫苗的访客,违反租用协议,下达逐客令。星报)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巴里市(Barrie) 一名租客因接种疫苗问题被房东下逐客令,但不是由于她没有打针,原因恰好相反,房东指她有访客接种了疫苗,违反了租住协议。  据《星报》报道,在上月龙卷风吹袭巴里后,49岁的德维特(Brenda Devitt)被逼寻找新居。约两星期前,她搬进了一座房屋的土库,楼上住着业主弗莱(Geraldine Fry),德维特与另一名同样住在土库的住客,共用厨房和浴室。 德维特周一收到弗莱发出的驱逐令“N7”,这是一份向严重违约的租客宣布取消租约的文件,房东限令德维特最迟于本月21日迁出。 多伦多商业及小额索偿法庭律师克莱曼(Jonathan Kleiman)表示,如果房东试图根据租客的疫苗接种状况下逐客令,业主及租户委员会将不会批准。即使房东是因租户未有接种疫苗而拒绝履行租约,情况也是一样。 克莱曼和多伦多律师萨特(Caryma Sa’d)均认为,以租客有或没有接种疫苗而作出歧视,都涉及侵犯人权的问题。萨特称,由于目前没有关于房东与疫苗方面的明确条例,租户和房东可能陷入尴尬的处境。“这给希望保障自己物业安全而不想侵犯他人权利的房东带来了实际问题,租户也会被夹在狭缝中。” 萨特指出,要求对方提供医学证明会涉及私隐问题,但未来出现可作租屋用的疫苗护照,并非不可能的事。“如果我们认同重点是要保持大家安全,并相信现在正值大流行而疫苗可有效缓减疫情,这看来就是很合理的措施。” 萨特进一步解释,共管式大厦(condominium)会较容易执行疫苗护照的要求,因为大厦委员会有可能通过新例,规定进入范围内的人要出示疫苗接种证明;但在其他住宅单位,房东就比较难实行,因为租户可投诉被侵犯了“合理享用单位”的权利。 她补充谓,要让这一切成为可能,还需省府就研究《住宅租用法案》(Residential Tenancies Act)订立新例。如果物业不受该法案规管,或租客与房东需共用浴室或厨房,房东会有更大优势制订关于接种疫苗的规定,并毋须跟随特定程序来下达逐客令。 现正面临逼迁的德维特表示,她不打算就逐客令争拗,决定另觅居所,并寄望找到不会如此反对疫苗的地方容身。   V20

加拿大一房东要求租客提供疫苗注射证明 律师:房东不允许询问个人健康信息

【加拿大都市网】卑诗省本拿比一位租客被房东要求提供新冠疫苗注射证明,而这让租客感到被冒犯了。 这位房客不愿透露姓名,因为生怕房东报复。他说:“房东想要的是他们在接种后医生给的疫苗证明卡。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这种做法侵犯了私隐。在我看来,房东确实越界了。” 该男子和他的两个室友与房东住在同一所房子内,但三个租客在地下室、而房东在楼上。男子说,他们没有和房东共享任何空间。 这名租客不太愿意答应,但担心如果不答应,就会被驱逐。他说:“我不愿意和房东分享医疗信息,在我看来,这不关他的事。这是原则,房东根本不需要知道我是否接种疫苗。” Alexander Holburn律师麦基(Lisa Mackie)表示,房东不允许询问个人健康信息。“一般而言,房东是不可以收集租客的健康信息或疫苗证明。在加拿大和卑诗省,我们并不强制个人接种新冠疫苗。” 卑诗房东协会(LandlordBC)负责人胡特那克(David Hutnaik)也表示,房东不应该要求提供疫苗接种证明,这是一个不合理的要求。即使是公司雇主都不能强制要求接种疫苗,所以显然房东的做法是非常不正常的。 但胡特那克表示,鉴于目前正在讨论的疫苗证明和护照问题,这个事情可能发生变化。现在的《住宅租赁法》没有涉及这一点。不过,根据法律规定,房东需要对租客的健康和安全负责。因此对于多单位出租楼就存在一个问题,为了保证其他租客的健康安全,每个人可能需要提供疫苗证明。“我不知道,这个将来会走到哪一步?” 与此同时,卑诗省首席卫生官表示,她不计划要求人们提供疫苗接种证明,才能参加省内活动,例如旅行或去商店购物。 V33

因非法大麻店被封楼 租客沦落街头忿然起诉

■当局在非法大麻店CAFE门口,放置混凝土围板。Global News   星岛日报讯   多伦多一公寓楼房因被用作非法大麻店而遭当局查封,导致一名合法租客被驱逐,被迫寄居在朋友家和公园。该名租客提出司法挑战,指其宪法权利受到侵犯,但安省法院不允许该租客迁回。 该幢两层楼高的建筑物位于哈博德街(Harbord Street)。根据安省的《大麻管制法》(Cannabis Control Act)规定,对于经营非法大麻销售的建筑物,警方有权要求建筑物内的居民迁出,并封锁该建筑物,直至相关控罪审理完毕为止。 布罗迪指,该条“恶法”允许当局驱逐守法租客,并没收租客的财物,又要求被驱逐的租客证明自己清白。布罗迪的宪法案件,预计于明年1月审理。 “恶法”允许当局驱逐守法租客 安省高等法院法官卡瓦纳(Peter Cavanagh)指出,明白42岁租客布罗迪(Jeffrey Brodie)的处境困难,但如果允许他迁回到该幢楼房,非法大麻店CAFE将在该处重新开业。 布罗迪曾向法官保证,如果他获准迁回该单位,他不会把楼房钥匙交给CAFE,并称如果CAFE在该处重新售卖大麻,他会立即通知市府。不过,法官不相信布罗迪有能力阻止CAFE重新开业。 虽然非法大麻店CAFE早前被控告多项罪名,但依然不断回到该楼房,继续售卖大麻。 法官卡瓦纳建议,布罗迪在之后的宪法案件中,可就封锁建筑物所带来的影响,提出申诉。 布罗迪的代表律师皮特斯(Selwyn Pieters)称,布罗迪有意就安省法院的该项裁决,提出上诉。 当局在7月时于大麻店门口放置围板封锁入口,令布罗迪无法进入二楼的租住单位,又无法取回他的大部分财物。CAFE则改在其他地方售卖大麻。 布罗迪是一名画师,他向加通社表示,自从被驱逐之后,他被迫住在朋友家,有时甚至要在公园过夜。

“自住”为由撵走租客 专家支招对付恶房东

■房东如被发现恶意驱逐租客,可能面临最高2.5万元罚款。CBC   星岛日报讯   房东以自住为由驱逐租客,之后情况有变又再次将单位出租,是否属于恶意驱逐?《星报》一篇报道指,如果房东可以证明,驱逐租客并非出于恶意,便没有问题。但有专家向租客教路,收到驱逐令后不要搬走,并要求房东证明其“自住”的真实性。 以自住为由驱逐租客的N12通知书,可以在以下情况下发出:如果房东与房屋买家签订买卖协议,卖出出租单位;或者,房东的父母、配偶或子女,或配偶的父母或子女,有意迁入出租单位,或房东将单位用作自住。无论是给亲人住,还是自住,居住时间均不得少于一年。 菲恩(Harry Fine)曾担任安省业主及租客仲裁委员会(the 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LTB)的裁判员,他现在任职法务助理。菲恩指,如果房东能证明驱逐租客并非出于恶意,就不会惹上麻烦。 自住解约 房东须赔一月租金 菲恩举例说,如果房东最初是想收回单位,给予家人更多空间,但之后由于失去工作,决定再度将单位出租,便不属于恶性驱逐。他称,关键是房东必须能够证明,在发出N12通知书后“情况有变”。 对于租客而言,菲恩建议他们在收到N12通知书后不要迁出,并要求房东证明其“用于自住”的真实性。菲恩指,许多租客往往在收到通知后,没有查清楚是否真确便迁出,也不知道他们可能有权要求赔偿。 根据在2017年修订的《住宅租赁法》(Residential Tenancies Act),如果房东以自住为由解除租约,房东必须向租客支付一个月的租金作为补偿,或提供另一个可接受的出租单位。不过,如果房东代房屋买家发出N12通知书,租客便得不到赔偿。 如果租客怀疑自己被恶意驱逐,他们可以提交T5表格,要求房东证明收回自住的真实性。恶意驱逐租客的房东,可能要面临最高2.5万元罚款。 安省租客权益倡导中心(Advocacy Centre for Tenants Ontario)法务总监希尼(Kenn Hale)表示,如果房东不确定是否迁入出租单位,便不应该向租客发出驱逐通知,尤其是在房东驱逐租客后,向新租客收取贵一倍的租金,很难令人相信房东没有恶意。

房东可否在未通知下带准租客来看房?专家这样说…

房东经常带准买家或租客看房,可能令一些租客不胜其烦,租客对此有什么权利和义务? 《星报》就此问题访问了房屋租务法的专家。 第一个问题是,房东可否在未事先通知下,带准租客来看房?现有租客在这方面有什么权力? 据专门处理租务纠纷案件的律师萨特(Caryma Sa'd)表示,在大部分情况下,租客不可以拒绝房东带人看出租单位,但房东和租客都必须遵守一些限制和规则,一切视乎看房的原因而定。 为出售物业 展示单位须1日通知 萨特指,假如租客已发出终止租约的书面通知,房东便需要尽量预先通知租客,将展示其单位。在这种情况下,房东毋须获得租客书面的“准入”证明,但只可以在上午8时至晚上8时期间展示。 柏克岱尔区社区法律服务组织(Parkdale Community Legal Services)发言人韦伯(Cole Webber)指,假如房东是为了出售物业而展示单位,他们必须给予租客24小时书面通知,但展示时间却没有限制。 此外,房东亦可以书面形式,授权房屋经纪进入单位,但房东必须预先通知租客。 韦伯又指,虽然展示次数没有限制,但如果房东经常在晚上带人来看房,租客就有理由投诉。如果租客感到自己的权利受到侵犯,或感到合理享用单位的权利受到影响,可以向业主及租客局(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简称LTB)提出投诉。 萨特指,无论是房东或租客,最好在出席LTB聆讯前,预备好各种纪录。她又表示,大部分涉及房东或租客的纠纷,LTB都会担当仲裁者角色,LTB有权执行如赔偿或命令等事务,或勒令某一方在未来如何行事。 萨特认为,法律通常要求房东和房客互相合作,例如房东有权进入出租单位照相,但为保障租客的私隐,照片不可以显示租客的个人物件,而在照相前,房东必须提供书面通知。 此外,房东亦不可以在展示单位期间,强迫租客离开,但租客也不准以任何方式阻碍展示。萨特称,在展示前,租客有责任将单位维持在“普通的清洁状态”,虽然这有很多解读空间,但租客也没有必要将单位打扫至“完美状态”。

业主有权带人看房 须依例先通知租客

■■房东向准买家或租客展示单位时,须遵守一些规则。星报   星岛日报讯   房东经常带准买家或租客看房,可能令一些租客不胜其烦,租客对此有什么权利和义务?《星报》就此问题访问了房屋租务法的专家。 第一个问题是,房东可否在未事先通知下,带准租客来看房?现有租客在这方面有什么权力? 据专门处理租务纠纷案件的律师萨特(Caryma Sa’d)表示,在大部分情况下,租客不可以拒绝房东带人看出租单位,但房东和租客都须要遵守一些限制和规则,一切视乎看房的原因而定。 为出售物业 展示单位须1日通知 萨特指,假如租客已发出终止租约的书面通知,房东便需要尽量预先通知租客,将展示其单位。在这种情况下,房东毋须获得租客书面的“准入”证明,但只可以在上午8时至晚上8时期间展示。 柏克岱尔区社区法律服务组织(Parkdale Community Legal Services)发言人韦伯(Cole Webber)指,假如房东是为了出售物业而展示单位,他们必须给予租客24小时书面通知,但展示时间却没有限制。 此外,房东亦可以书面形式,授权房屋经纪进入单位,但房东必须预先通知租客。 韦伯又指,虽然展示次数没有限制,但如果房东经常在晚上带人来看房,租客就有理由投诉。如果租客感到自己的权利受到侵犯,或感到合理享用单位的权利受到影响,可以向业主及租客局(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简称LTB)提出投诉。 萨特指,无论是房东或租客,最好在出席LTB聆讯前,预备好各种纪录。她又表示,大部分涉及房东或租客的纠纷,LTB都会担当仲裁者角色,LTB有权执行如赔偿或命令等事务,或勒令某一方在未来如何行事。 萨特认为,法律通常要求房东和房客互相合作,例如房东有权进入出租单位照相,但为保障租客的私隐,照片不可以显示租客的个人物件,而在照相前,房东必须提供书面通知。 此外,房东亦不可以在展示单位期间,强迫租客离开,但租客也不准以任何方式阻碍展示。萨特称,在展示前,租客有责任将单位维持在“普通的清洁状态”,虽然这有很多解读空间,但租客也没有必要将单位打扫至“完美状态”。

讹称新租客是女友 业主逼迁或罚2.5万

■租客科尔赫普(右)要求房东与租客局,向屋主贝克处于最高罚款。星报   星岛日报讯   多市中心小印度(Little India)区一名屋主,为赶走租客出奇招,竟谎称新租客是自己的女朋友。但谎言最终被揭穿,租客要求房东与租客局(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向屋主处以最高的2.5万元罚款。 屋主贝克(Krista Baker)在负责仲裁的房东与租客局听证会辩称,自己确实有意与该名新租客一同迁入,并指新租客经常在电邮中使用亲密字眼。租客科尔赫普(Lucy Kohlhepp)与男友查普曼(Robert Chapman),自去年四月起,一直租住位于Gerrard St. E.夹Greenwood Ave.附近的两睡房房屋,每月租金为2,300元。他们向房东与租客局表示,在今年3月初收到屋主的电邮,表示不再延续租约,他们须要迁出。 旧租客拒屈服 诉诸法律 科尔赫普指,经过多番沟通,屋主随后建议加租150元,声称是为了应付水电费。他们拒绝加租要求,认为租金本来就包括水电费在内。 到3月底时,屋主贝克(Krista Baker)通知他们,她将与“女友”迁入,并向他们发出N12通知书,要求终止租约。根据规定,如果屋主或其近亲有意迁入出租单位,屋主便可以向租客发出N12通知书。 不过,新租客德波尔(Vivien de Boerr)却在听证会指,她在看房前不认识贝克。她续称,本来想与姊妹一同迁入,但在看房当天,贝克要求她假称两人已认识很久,又要求她谎称两人是情侣关系。 德波尔说,由于她和姊妹当时居住的地方情况很差,于是答应贝克假扮情侣。但到了5月底,贝克告知她,须要在8月出席法庭聆讯,那时她才决定“跳船”,讲出事实真相。 贝克则解释说,自己不懂法律,以为可以在一年租约到期后,驱逐现有租客。贝克承认,由于向租客要求加租不果,才想到以“女友迁入”为名赶走租客,她本来以为,德波尔是一位可以帮她的“天使”,但却事与愿违。 贝克又说,德波尔在短信中曾称呼他为“室友”(roomie)及自称“gf”(女友),并在电邮结尾加上“拥抱”等的亲密字眼,显示两人关系非一般。但德波尔解释道,她是一名按摩治疗师,一向习惯以亲切的态度与人交往。 租客的法律代表,可以在9月16日前提交相关罚款的书面要求,而屋主的法律代表,则有权在该项要求提出后10天内,作出回应。

存心不良逼迁租客 业主遭投诉被罚7.5万

■租客如果发现房东逼迁是存心不良,可以向房东与租客局作出投诉。 星报   星岛日报讯   很多人在租住房屋时,都经历过接到房东通知,指要收回物业自住或给直系亲属居住,要求租客在60日内搬走(eviction);一般租客在收到通知后都会不知所措,不少人也会乖乖地搬走。但专家指,如果租客怀疑房东是存心不良(bad faith),即业主不是收回物业自住时,可以将事件提交房东与租客局(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要求作出裁决。今年年初,房东与租客局就裁定一名多伦多房东逼走租客是存心不良,判他罚款7.5万元。 鉴于很多人在租房子时遇上不少问题,《星报》特地开辟了一个系列,解答租客经常遇到的问题。今次要回答的问题是,若租客遇到房东存心不良逼迁时,可以怎样做? 房东与租客局也会向业主查问 房东如果要租客搬走,他们填写N12通知表格,表明业主、直系亲属或买家要搬入,合法地要求租客搬出。不过,当租客搬出后,却发现物业其实被人高价卖出时,显示房东的逼迁是存心不良。 安省租户权益倡导中心的法律和倡导主任希尼(Kenn Hale)表示,大部分租客在接到房东要求搬走的通知时,都没有考虑到它真正的意义,“他们以为房东的说话就是法律,也没有质疑这究竟是真或是假?”他表示,租客如果认为房东是存心不良的话,可以填写T5表格,讲述事件始末,递交到房东与租客局处理,该局是由省府营运的审裁处(tribunal)。 房东与租客局会问租客为何认为房东是存心不良,租客若是见过该物业在网上求售的卖盘,他们可以向该局提交卖盘的URL、连结或截屏图等,以作证明。 同样地,房东与租客局也会询问房东方面,房东可以解释他们并非存心不良,而是在发出迁出通知后,环境如何出现改变。 多伦多房东及租客律师Caryma Sa'd表示,租客应该保存租住期间的所有纪录。 租客可在一年内递交T5表格 她说:“租客应该记录与房东的任何对话,其他东西,好像因搬迁而导致的开支,都应该记录下来。” 希尼表示:“房东与租客局很希望看到收据及有关开支等文件,所以如果租客在搬迁时支付了什么,就算是不正式的安排,也要取得收据。” Sa'd则指如果房东被判定要求租客搬出是存心不良,他需要赔偿给租客所有开支。不过,重要的是,租客要在一年内将T5表格递交给房东与租客局。她说:“所以租客如果发现房东逼迁是存心不良,必须及早决定(投诉)。”

惊悚!租客带走并杀害浙江女童 疑为配冥婚

7月4日早上,章子欣在家中被租客梁某华、谢某芳以当婚礼花童为由带走。而带走她的两租客于7月8日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7月13日,女童尸体被发现。真相未明之时,网络热议不断。有推测,租客所说的参加朋友婚礼有可能是冥婚,说去上海,最后却是海上……网民纷纷大叫“惊悚”。 1500多公里,是广东化州到浙江淳安的距离。生于化州的梁某华与谢某芳从淳安骗走了章子欣。“奇怪”,是梁谢二人老家的亲属、邻居、村官员说起此事时提及最多的一个词。 梁某华的家人到宁波认尸时称其已15年没回过家。据上观新闻报道,化州属茂名市辖。梁某华的老家在官桥镇六堆村。谢某芳的老家平定镇平山村更偏远,离化州城60多公里。 对于物质,梁谢二人看起来态度趋近。梁某华的微信头像和朋友圈题图都是兰博基尼跑车,谢某芳曾骗过哥哥们数十万元积蓄。至于谢某芳骗钱目的,侄子并不知情,他猜测,“那个人可能出去之后进了什么组织,所以后来喜欢炫富,还骗家里人钱,这很像被传销洗脑了不是吗?” 梁某华和谢某芳自杀时用衣服绑在一起,引起网友热议。有人推测:两名租客用衣服绑在一起自杀是想做鬼夫妻,衣服绑在一起,冥婚仪式啊,意喻永结同心。让孩子当天扮成婚礼花童,冥婚仪式……针对网上盛传的“冥婚说”,六堆村村支书彭正春和平山村妇女主任都称,当地并无冥婚风俗。 据了解,警方正在调查梁某华和谢某芳二人生前的基本情况。淳安县公安局副局长余小阳透露,目前基本确定二人跟网上流传的宗教组织没有关系。

房东与租客最常见的五大纷争 这份参考指南你需要!

1.■租客与业主之间不时出现争拗,租客应了解如何保障自己的权益。网上图片 为帮助租户更好地理解自己的权利,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缅省分部编辑了这份参考指南,试图就一些常见的问题提供答案。 文章中的情况根据缅省法规提出解决方案,但对加拿大其他省份亦有指导意义。 我的房东不修理房子,怎么办? 房东和租户都有法定义务保持租赁单位完好无损。房东根据法律需要作出必要修理。租客必须“合理维护”单位,不损坏租住单位。如果有意或不小心造成了损坏,租户必须作出修理。如果有部件需要修理,他们也必须让房东知道。 法律未明确规定房东进行修理需要的时间。政府政策要求,如果需要修理单位,租户应通知房东,最好是书面通知。 如果房东未在合理时间内进行维修,租户可递交要求修理表格(request for repair form)。如果房东仍不修理,缅省住宅租赁部(the Residential Tenancies Branch)可下达维修令。如果房东不遵守命令,该部门可收取租户应付的租金来雇人进行维修。 (在安省,解决租户和房东纠纷的执法机构为The Landlord and Tenant Board。) 我的房东要加房租,怎么办? 每12个月,房东可合法加租。在房租上涨生效前3个月,租户必须收到书面通知。 每年,各省会设定房东可加房租的幅度。 2019年,缅省房租上涨幅度指南为2.2%。 2019年安省的房租上涨幅度指南为1.8%。 房东的房租上调幅度可以比指南更高,但是他们需要申请,并证实为什么标准上调幅度不足以涵盖已经发生的费用,例如大规模修缮等。他们递交的申请,必须包含为维护建筑所用开支的资料。 只有房东已经支付了的费用,可以用来申请房租超额上涨。房东计划或预期使用的开支,不能成为房租上调幅度高于指南幅度的理由。不管房租增加幅度低于或高于指南幅度,租户都可以反对加租。他们可以向住宅租赁部写信,表达他们的担忧。 租赁部必须在房租上调生效前至少60天收到信件。租户将可以看到房东申请上调房租的申请,并可以发表意见。房东则可以看到租户的反对意见,并可作出回应。 租赁部随后将与租户和房东会面,发布命令设定租金。 我的房东想要我搬出单位进行装修,怎么办? 房东可能要求租户搬出已租住单位,来进行重大装修,例如安装新地板、安装下水道,或者更换厨房柜台和橱柜等。如要终止租户租约以进行大规模装修,房东必须向租户提供书面通知,写明需要租户搬出的原因。通知也会告知租户,一旦装修完成,他们有权首先搬回。通知同时也需要写明届时房租金额。 省府根据住房空置率来计算房东需要终止租赁合同时,需要提前通知的时间长度。在温尼辟,对固定期限租赁合同如果要提前终止合同,需要在合同终止期限前4个月发出通知。如果租户的子女在附近学校上学,他们就可以居住到学年结束为止。 如果租户认为他们没有必要搬出,他们可以向住宅租赁部提出听证要求。房东只有在收到持有令(order of possession),并在向租户发出了有效的终止合同通知以后,才能够强制租户搬出单位。如果租户认为终止合同通知无效,仍可向租赁部提出反对。 我担心我住的楼不安全,怎么办? 房东有责任保障建筑的安全和安保。如果建筑物内有人对租户的安全构成威胁,房东有义务调查,并解决问题。 如果建筑受到损坏,带来安保问题,例如门坏了或者邮箱被撬,租户可以向住宅租赁部发出维修要求。如果租户出现问题,房东必须给予租户一段合理时间来解决问题。如果情况未改善,房东可以给予租户一个房租付款期通知,要求租户离开。 如果租户的单位太脏,以致造成健康威胁,或者租户造成了大量损坏,或威胁到其他租户的安全,或者打扰到建筑物的其他人或影响到附近的其他建筑,发出搬迁通知的期限可以缩短。 我的房东不退还我的押(按)金,怎么办? 如果房东拒绝向租户退回押金,租户可以向住宅租赁部门提出索赔。 如果房东想要扣留全部押金,房东必须在租赁合同期结束前28天内向租户发出通知。房东和租户可以在租约结束时就退回押金方面达成协议,双方可以用书面形式达成协议,也可以使用标准租赁单位条件报告(rental unit condition report)的“租赁结束”一栏填写。在租赁结束时达成的协议,通常具有法律效力。 一些房东在租户搬进来之前,就要求租户签订押金退还协议。这样的协议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就算签了,租户仍然可以要求住宅租赁部就索回押金作出裁定。

房东租客五大争拗 保障权益化解有法

  ■租客与业主之间不时出现争拗,租客应了解如何保障自己的权益。资料图片

赶走野蛮租客 79岁房东竟遭这样报复!

大半世人的心血毁于一旦! 澳洲珀斯一位房东万万没有想到,前一天刚赶走租客,后一天自己的房子就被烧了。面对记者镜头,这位79岁的房东苦不堪言:“没了,一切都没了。” 本月21号,星期四,珀斯Armadale发生一宗可疑火灾,业主Michael Caruso表示,前一天他刚赶走了一位租客。 Caruso说道:“这完全是毁灭性的,我花了将近50万澳元,没几年时间,它就被烧毁了。” 这位79岁的老人表示,由于租客破坏房屋,所以才将他赶走。事后警方在被烧毁的房屋内调查起火原因,同时看看有没有可以挽救的东西。 邻居Leon Slobe说道:“在房子被彻底烧毁前我们就赶紧逃跑了,这真的是太糟糕了,火势太猛,木材石棉都烧毁了。” 据悉,目前保守估计损失为30万澳元,但这数字可能还会上升。 来源:巴士的报

城会玩 硅谷猫咪租房 月租1500美元

■两只猫Louise(上)Tina(下)住1500元月租公寓。网络图片   本报记者王庆伟硅谷报道   硅谷房价高还能创什么纪录?在有“硅谷首都”之称的圣荷西,一名房东卡里斯其(David Callisch)为自住宅后院的姻亲公寓(In-Law Units)独立单位找到了完美的租户——一对猫,每月租金是1500元。卡里斯其表示,基本上他有一对不会找麻烦的“租客”,而且这两只猫很安静,唯一问题是它们会把房间弄得一团糟。   《圣荷西信使报》13日报道,支付租金的是43岁的古德(Troy Good)。她表示为女儿的两只猫租房,是因为要搬去的新公寓没法养,只有为这个紧迫的问题寻找一个解决方案,为它们租房,因为不能放弃这两只猫。   这个情况可能只会发生在硅谷。这里的租金是天文数字,而居民像对待孩子一样的对待他们的宠物,这在硅谷产生了许多宠物友好相关产业,如宠物托管所、宠物按摩诊所、宠物清洁剪毛照顾服务等等。致力于结束圣他克拉县无家可归非营利组织“硅谷最高峰”(Peak Silicon Valley)执行长洛茵(Jennifer Loving)表示,虽然这件事很有趣,但确实突显硅谷巨大不公平的地方,在街上有数千位无家可住街民,但有人付钱确保猫有一个住的地方。   房东卡里斯其则表示,和一位人类租户相比,房东和一对猫的租户相处要容易的多。他对湾区房价上涨,迫使许多人要住在车子或帐篷里,而把宝贵的居住空间给了猫,确实感觉不好,但情况出现,为了帮助他的朋友,接受了这个提议,“于是就发生这样奇怪的事”。   根据租房网站RENTCafe的数据,古德和她的猫得到很不错的交易,因为圣荷西单间公寓的租金平均每个月是1951元,如果没有厨房价格会便宜一些,古德只需付1500元。古德多年前为她女儿收养的两只猫 Tina和Louise,现在都大约有 20 磅重,两只猫喜欢挤在一张床一起睡觉。   因为女儿今上大学,没法带两只猫去同住,古德带着两只猫和她的未婚夫,以及他的小猎犬狗一起住进新公寓,却发现两猫一狗没法相处,“为了不让女儿伤心,只有想办法为这两只猫找住的地方。”   房东卡里斯其现在每天打开后院的姻亲公寓(In-Law Units)住屋,喂猫并和猫玩耍。古德也会固定来探访两只猫。古德女儿在学校休假、放假期间回来和猫相处。

租客严重行为不检被逐怎么办?庄德利促省府立法禁重新入住

■■庄德利希望省府立例,容许永久禁止被逐的租户重新入住社区房屋。 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再次要求省府立法,允许社会住房提供机构,永久禁止因“严重行为不检”(serious behavioural misconduct)而被驱逐的租户重新入住,以保护居民及社区安全。 据CTV报道,多伦多市议会于去年4月通过一项议案,要求安省自由党政府修订法案,允许提供社会住房的机构拒绝重新安置因严重犯罪活动而被驱逐的房客。然而省府并未就有关要求作任何行动。目前法例仍规定,曾被社会住房机构驱逐者再次申请入住时,可自动被置于等候名单(Waiting List)首位。 省政党更替再致函省府吁立例 庄德利上周六致安省市政事务及房屋厅长(Minister of Municipal Affairs and Housing)克拉克(Steve Clark)的公开信中表示,按规定“严重行为不检”的定义,包括毒品交易或暴力行为等,而允许该群体被驱逐后仍然可以重新入住社区房屋,并且有权排在等候名单首位的规定,明显不公平。庄德利并表示,虽然多伦多社区房屋组织一直努力改善住户安全的问题,但现有法例仍然使住户无法安心。 庄德利强调,省府立法需保障社区房屋中最脆弱一群的安全,并有责任避免危险群体对他们造成威胁。市府办公室表示,庄德利因为省府政党更替,所以再次呼吁修改现有法例。

要求租客网上做性格测试 被省府叫停并调查该公司

■ 卑诗私隐专员正调查有管理公司,要求准租客填写网上个人性格测试表。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卑诗省一间租屋管理公司,要求申请人填写一份网上个人性格测试表,有法律界人士批评此举可能已触犯人权规定。同时,省政府更勒令该公司停止透过社交媒体审查申请人个人资料。 据Global News报道,总部设于卑诗省维多利亚市的电脑软件程式公司Certn,设计了具争议的网上个人性格测试,用作审查租屋申请人的资料。使用者包括位于温哥华市的Brixton Flats大厦业主。对于可能违反人权规例,Certn共同创办人麦克劳德(Andrew McLeod)强调,该个系统成为大部分租客的良好证明。 禁用社媒查准租客资料 无论如何,卑诗私隐专员已调查事件。同时,省府更于今年春季勒令该公司停止透过脸书facebook及推特twitter,代表业主审查租屋申请人的个人资料。据悉,至少一个申请人因在推特上载多个有关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贴文,结果租屋申请被拒。专门处理租客权益问题的温市律师赛耶(Ashley Syer)指出,住房属于卑诗人权保障法的保障范围内。业主不能够由于某些理由而不合理地对待租客或租屋申请人。

一家四口灭门案 四租客杀三人又上楼杀房主儿子

图片来源:新浪       11月15日下午,青岛市城阳仲村社区新东小区发生一起重大杀人案。一家四口被灭门。11月16日晚,城阳公安发布通告称,四名犯罪嫌疑人已抓获,案件正在办理中。仲村社区新东小区的一位居民告诉北青报记者,被害人一家四口住在七楼,将六楼居所租给四位租户。租户住进居所期间一个月,只交定金1000元,迟迟未交房租18000元。被害的女房主下到六楼要房租一直没归,男房主便安排其女下楼查看。随后,女儿也未归,男房主便自行下楼,被六楼租户杀害。六楼租客在杀死房主三人后,又返回七楼杀死房主儿子,最后携家人逃逸。该居民告诉北青报记者,在发生命案后,小区物业通知小区内的租户前往物业办公室登记身份信息。11月16日晚,城阳公安发布通告称,11月15日城阳区警方接报警,城阳区发生一起命案,仲村某小区一家四口被杀害。警方经过缜密侦查,连续奋战,于16日18时许,在北京昌平警方配合下,将犯罪嫌疑人李某吉,李某植,金某今,李某华(均为吉林籍,朝鲜族人)全部抓获。案件正在办理中。来源:北京青年报C08

租客遗留垃圾清理花费千元 房东如何避免类似损失?

刘女士提供的遗留垃圾的照片 出租房屋就像一门生意,需要房东用心经营和管理。随著省政府出台多项保护租客的条例,现在的房东群体正在面对越来越多的挑战。近期本报不断收到有民众和地产经纪发来的各式各样有关租客离开出租单位后,遗留下大量垃圾的图片。有的案例中,各种生活垃圾散落满地,出租单位的地面犹如垃圾场。在遇到这类无良租客时,房东应该采取哪些措施应对大量遗留垃圾的情况?有人对租客收取清洁押金(cleaning deposit)是否合法?遇到这样的事应该如何处理? 万锦市市民刘女士向《都市地产》记者表示,看到自己出租的半独立屋满屋垃圾时,吃惊之余是心疼和无奈。“房子出租了两年,华裔租客一家人刚来的时候态度非常好,期间房租也都按时缴纳。没有想到走了以后留下如此多的垃圾,甚至地上还有西瓜皮。我的地毯更是被糟蹋得不像样子,木地板也有不同程度的划痕。先不说别的,请清洁公司来打扫和倾倒垃圾就花费了千元。这景象简直太让人震惊,华人租客就是这么对待自己人的吗?” 除刘女士提供的半独立屋被租客遗留大量垃圾的照片外,还有地产经纪发来了使用客货两用车(van)承载大量垃圾离开出租单位的现场照片。数以十计的垃圾袋塞满了车辆,一趟车都拉不完。看着这些触目惊心的照片,除了让人想到租客的素质问题,也不禁让房东们考虑,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这样情况的发生? 民众因租客遗留大量垃圾不得不前往清理并在朋友圈警告大家筛选租客   刘女士对记者说,自打出租屋变为垃圾场后,除了安排打扫和修复工作,她开始考虑,以收取定金的形式,保障租客离开后租赁单位维持某种程度清洁。“我不知是否可以在出租房屋时向租客提前收取几百元的‘清洁押金’(cleaning deposit),我听说过有朋友出租房子的时候是这样做。如果租客走的时候房屋状态较好,就把钱原封不动退还。我觉得这样至少可以有一个保障,至少租客走的时候不会肆无忌惮地留下大量垃圾,还会象征性地整理和打扫一下,不至于出现我出租屋里这种特别糟糕的情况。” 多伦多地产经纪李菲 清洁押金“易收难退”被法律禁止 安省租客权益倡道中心(Advocacy Centre for Tenants Ontario)法律总监Kenneth Hale表示:“保証金(Security deposits)的收取在安省是被禁止的,所以清洁押金也是不可以收取的。因为在没有这种禁令的地方很多人有过这样的经验:不论租客多么认真的清洁或做相关维修,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房东还是扣留了保証金,租客需要通过一个法律程序才能把这笔钱要回来,这对于大多数租客来说是不可行的。这是多年前该禁令出台之前安省的经验。” 多伦多地产经纪李菲也也对记者表示,“一般情况下,如果屋主不主动提出、主动要求,作为经纪,我们不会收清洁押金。”她对于Kenneth Hale提出的许多房东拒绝归还清洁押金一事表示认同。“的确如果相关法案同意房东收清洁押金,租客很可能面临不论房屋状况如何最后都会被扣钱的情况。我做过很多留学生的生意,孩子们告诉我曾被房东各种坑掉清洁费或者保証金,而且好多孩子反应的不是300-500,而是对等一个月的房租。我个人觉得假如只是收300元的清洁押金,可能不是什么大钱,即便损失了也可以接受。如果收500,属于略多,心理上不太接受。正常一个condo,所谓的清洁费主要按照专业清洁的费用来做标准。请专业的清洁人员打扫也不会超过300。” 多伦多法律助理张珮诗Cynthia Cheung 既然房东不能收取清洁押金,会不会道致租客更加任意妄为,“可劲儿造”?多伦多法律助理(paralegal)张珮诗表示, “我不认为房东可以收取类似清洁押金(cleaning deposit),因为在相关的法案中并没有说明可以这样做。因租客的原因道致出租单位中的问题,应该到小额法庭(Small Claims Court)解决。” “付费清洁是租赁生意的代价之一” Kenneth Hale认为,出租单位产生的清洁相关的事项,是进行出租房子这种商业行为的代价之一。 “如果出现极其恶劣的状况,许多房东都有专业人员可以帮他们去法庭打官司,也有很多律师和法律助理可以为房东提供服务,并且其法律成本可以作为运营商业的费用在报税时扣除。因此我不同意在未来为房东争取收租客清洁押金的权利。” Kenneth Hale称,在现有规定下,房东除了可以向租客收取通常为首一月和尾一月的租房押金外,唯一可以收的是钥匙押金(key deposit),按规定也不能收取超过更换钥匙成本的金额。“一般来说,这笔费用通常低于20元。”但在本报记者访问的数个多伦多地产经纪中,他们均表示对租客收取的钥匙押金高达300元。 租务法例(RTA,Residential Tenancies Act)的规定中,并没有允许房东收取清洁押金的相关条例。提及未来租务法例是否会有所改动,Kenneth Hale “我不认为现在的政府会支持这类提议或者在未来修改租务法例。这样的做法会对低收入的租客租房子产生很大影响,并且会进一步压缩协助租客支付收尾月租金的社会服务。通常,如果要修改RTA,可以通过政府法案(a govern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