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6日 星期六 04:54:18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租屋

安省包揽全国租房问题最恶劣的前5名

Jill Atkey说,大城市租金昂贵迫使很多人迁居小市镇,令租屋负担问题扩散至市郊。 本报记者摄 卑诗省非牟利房屋协会行政总裁Jill Atkey(图)表示,大温哥华地区的房屋长久以来难以负担,但这项新的租屋指数却发现,安省已急起直追,与卑诗省角逐最难以负担的黑名单榜首位置。大城市的租屋问题蔓延到小市镇,显示出全国的出租屋问题不断恶化。主要原因是市场上大量缺乏新的出租公寓,也没有新建的非牟利廉租屋或Co-op房屋,以维持最基本的出租房屋供应。 她说,今年是联邦大选年,希望未来不论哪一个政党执政都须提出一个长远的房屋政策。事实上,要解决居者有其屋的问题,必须三级政府共同合作。卑诗省政府已承诺在未来10年拨款70亿元兴建社区房屋。这是破纪录的大手笔,希望新一届的联邦政府也能够作出同等的拨款。很多市政府也认识到廉租屋的重要性,各方整合资源才能够确保长远的房屋供应危机得到解决。 租屋压力扩散至市郊市镇 安省非牟利房屋协会行政总监Marlene Coffey说,全国租屋问题最恶劣的前5名全部由安省包揽。全国租金最难以负担得起的选区,安省占11个。一些有全职工作的人因为无法负担高昂的租金,被迫在庇护所栖身。房屋问题并不是单纯的社会问题,更是关系著城市和国家未来发展的经济问题。加拿大咨议局曾经指出,工薪阶层如果无法负担得起在工作的城市居住,将驱赶人才外流,影响未来的经济发展。 她说,多伦多中上阶层住宅区的惠柳第和玫瑰谷(Rosedale)也出现租金超出正常可负担能力范围,反映出租屋压力不再局限于大城市,贫穷问题扩散至市郊的市镇。租屋指数的目的是要标示出租金与可负担能力的关系,从而知悉哪些地区出现问题。协会目标是人人有屋住,可以由廉租屋到一般租屋,部分人可以再进而能够置业。 对于有不少言论认为,AirBnB等短期出租导致多伦多出租房屋短缺。她表示,房屋问题非常复杂,受到各种因素影响。本报记者

你租不到房吗? 都是Airbnb惹的祸

如果有可能,您是不是也很希望自己的房宅能做Airbnb,来赚取更多利润呢?根据麦基尔大学研究人员的研究,2018年全国有超过3.1万个出租屋进入Airbnb市场,这代表长期出租单位数量遭受大量挤压。《环球邮报》报道,这3.1万个出租房屋相当于全国各地建造出租赁总单位的1.5%。根据该报告,Airbnb平台在加拿大平均每天有128,000个活跃房源,其中包括从地下室套房到湖畔小屋等各类房产,比2017年增加了25%。对于屋主来说,这是一个有利可图的生意,去年总共带来18亿元的收入,比2017年增长了40%。麦基尔大学教授和该报告的共同作者之一沃兹穆斯(David Wachsmuth)表示,短期租赁市场对加拿大房地产市场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在满地可拥有两个物业在Airbnb上挂租的屋主帕皮诺(Dany Papineau)说:「把房屋提供给短租,可以更好地控制它、随时随地使用它,并且赚更多的钱,我根本不想做长租生意。」全球热门的旅游城市政府,几乎都在想办法打击短租生意,因为短租太热,让长租的供应量明显减少,这不仅造成政府的税收损失,也衍生其他的问题,例如长租的租金就逐渐升高。沃兹穆斯在另一份报告中说:「在一个城市看到的Airbnb活动越多,会让房价越高,租金也越高。毫无疑问,加拿大城市已经是这种情况。」加拿大的短期租赁活动高度集中在少数城市,主要是:满地可、多伦多和温哥华,这三大地区在2018年占平均每日上市量的近一半,它们也是租赁供应受最大威胁的城市。瑞尔森城市建筑研究所(Ryderson City Building Institute)研究经理海恩斯(Graham Haines)说:「如果这些短租能回到长租市场,则我们的租房空置率可以增加至少一个百分点。」Airbnb Canada公共政策主管戴格(Alex Dagg)对调查产生质疑,认为这些资料仅从Airbnb网站获得公开上市的信息,例如,当一个Airbnb单位无法被预定时,研究人员并不能确定它是不是被屋主自己占用或真的是有客人租走了。他并强调,城市的可负担性问题是Airbnb非常重视的,也一直配合各城市政府的要求。网上图片v01

难负担!逾4成国民租屋开支 超过收入3成

      星岛日报讯 据新近民调显示,有44%国民在租屋方面的开支超过收入的3成,15%的受访者支付的租金逾收入的一半;而在业主方面,也有两成业主花费超过三分一的薪金,在房屋开支上。 按加拿大按揭及房屋公司的建议,家庭在房屋方面的开支应少于收入的三分一,否则会对财政造成压力。主导是次民调的网站RateSupermarket.ca发言人布拉克(Jacob Black)称,如果租屋是家庭的最佳选择,国民应寻找减少居住开支的方法,以便节省数以百元来抵消租金带来的财政压力。 国民通常有不同方法节省家庭开支,例如在网站上比较汽车和租客保险,寻找低息信用卡,并将高息债务转入合并债务支付等。布拉克称,是次调查显示加拿大人须在居住费用设定一个现实的预算,以及业主应选用最优惠利息的按揭贷款,将会帮助他们降低成本,增加最大的购买能力,而且在网上做更为方便。 多市最多居民开支过度 以地区来看,房屋开支过度多数出现在多伦多,有34%受访者表示这方面开支超过收入三分一;其次是满地可33%,温哥华30%。相比其他城市房屋开支少于收入3成的,分别是爱民顿29%,卡加里27%及渥太华22%。 该调查指,有65%的受访者打算未来会购买房屋。当中40%的租客表示需要花费三分一的薪金才可以得到适合的居所;有27%业主预期在这方面的开支更大。例如,在多伦多有44%的人说未来新屋的开支将会更大,温哥华只有23%人士认同。 至于国民对买房屋优先考虑的条件,有一半的受访者认为地点令他们花费更多在房屋上;其他条件如空间,家居特点及柏文大厦设施较为次要。少于五分一的受访者愿意花费更多在柏文大厦设施方面,例如健身室、泳池、车房和派对房间等。 本报记者

温哥华连租屋市场都开始下跌了

(Duke大楼内的一房单位,首月租金少1,000元。   图:星报)温哥华不仅是房价下跌了,连租金都开始松动。在快乐山社区的新公寓大楼Duke,最近其管理公司Rhapsody Living开始促销宣传,首月月租金少1,000元,并减少养宠物所需的额外保证金。不过该公司拒绝发表评论。Duke大楼一房的公寓单位月租金为2,530元,单位内虽然配置炉头,但没有烤箱,它比目前市场上大多数其他一房卧室的月租高500元或600元。Duke降价并不稀奇,因为现在有些租赁公寓都开始提供优惠来吸引租客,有的甚至打出首月免租金的条件,有些则愿意支付租房者的搬家费用。历经两年的租屋空置率低于1%和租金飙升之后,目前很多迹象显示租金已经停止增长。研究房地产的经济学家大卫杜夫(Tom Davidoff)表示,市场上新建租赁建筑变多,加上有省投机空置税和温哥华空置税,都迫使供给量增加,抑制了租金增长。2016年至2018年期间大温哥华地区的租金上涨了13%。目前的空置率为1%,比2016年的0.7%稍高一些。21岁的卑诗大学学生伊尼奇(Cristina Ilnitchi)在温哥华Dunbar区一间高级房屋内分享了一个套房,每月租金仅750元。该区多数的房子都在300万左右。虽然租金稍降温,但还是不便宜。34岁的政策研究员帕迈汉(Patrick Meehan)在奥运村租了一房单位,每月租金1,725元。他和妻子想换一个两房单位,但找不到好价钱。他说:「市场选择是变多了,但是价格还是挺硬的。」v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