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9月25日 星期日 17:18:46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租房市场

加拿大租房市場快速復蘇 二季度平均租金同比上漲7%

(二季度全国各类房屋平均租金同比上涨7%。星报资料图) 【加拿大都市网】加国租房市场正在从疫情导致的下降中恢复,今年第二季度全国各类房屋平均租价1,750元,较去年同期上涨7%。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记者从几个方面分析了租金飙升背后的相关数字。  加拿大的房屋租金在2020年和2021年曾因疫情出现下降,但近几个季度再次上涨。今年第二季度,Rentals.ca上各类房源的租金中位数为1,750元,比去年同期增长7%。这些房源包括独立屋、半独立屋、城市屋、共管柏文、出租柏文和地库柏文。  在前两个季度,全国房屋租金的中位数也出现同比增长。  不过加拿大范围内的租金价格,尚未达到疫情前的水平,2019年第四季度的租金中位数曾达到1,825元。 卑诗省的平均租金年同比增幅最高,接近25%。新省在整个疫情期间录得两位数的增长。 2021年,新省的商业发展机构发起了一项宣传活动,以吸引远程工作者。今年该省曾尝试对非居民的房主征收新税,但后来放弃了该计划。  加拿大按揭及房屋公司(Canada Mortgage and Housing Corporation, 简称CMHC)将“可负担”的住房,定义为住房成本低于家庭税前收入的30%。根据该定义,在温哥华,由于两居室柏文的平均月租金高达3,597元,一个家庭的总收入必须超过 15万元,才能将这一价位的租金视为可负担;相比之下在多伦多,一个家庭必须有超过13.5万元的税前收入。  将消费者价格指数 (CPI)细分解读,也可以了解住房成本如何打击加拿大人的荷包。 CPI衡量商品和服务的价格随时间发生的变化,包括食品、服装、交通、医疗保健、娱乐,当然也包括住房。 虽然在一个经济体中,这些商品价格往往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上涨,但住房成本的上涨速度,比我们购买的其他任何东西都要快。 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2002年和2004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住房以外的其他所有商品成本的上涨速度高于住房成本。但到2004年底,住房成本的增长开始超过其他所有商品成本,而这种趋势一直持续至今,除了2005年8月和9月这段时间外。  为了降低租金成本,一些加拿大人转而寻求与一个或多个室友住在一起。加拿大统计局将这样的家庭定义为“室友家庭”。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室友家庭是目前本国增长最快的家庭类型,虽然仍只占加拿大所有家庭的4%,但2021年的数量达到663,835个,较2001年增加了54%。   V18

加拿大全國房租比去年上漲3% 租房者負擔越來越重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租户正面临着负担压力,全国的租金都在攀升,温哥华和多伦多的租金涨得尤其高。 加拿大抵押贷款和住房公司(CMHC)周五发布的年度租赁市场报告的结果显示,在研究的37个地区,两居室房屋的平均租金去年增加到1167元,比2020年的1128元上升了3%。2019年平均租金是1080元。 CMHC的首席经济学家鲍勃·杜根(Bob Dugan)将租金的上涨归因于供需不平衡,并表示上涨也受到各城市在COVID-19疫情恢复速度的影响。 杜根表示,温哥华和大多伦多地区正面临着最严重的负担性挑战,这些城市保持着两居室公寓的最高平均月租金。温哥华的租金上涨了2.4%,达到1824元,而大多伦多地区的租金上涨了1.5%,达到1666元。 杜根说:“当你看看低收入家庭,负担得起的租金和低收入家庭数量之间的不匹配变得更糟。” 去年在多伦多和温哥华,只有0.2%的出租房是收入最低的20%的人负担得起的。 CMHC和杜根发现,在温哥华租一套两室一厅公寓的人,必须每月工作198个小时,才能将月租金保持在其总收入的30%,即负担得起的门槛。 在多伦多,每月需要工作178.3小时,比去年增加了7.6小时。 杜根说:“如果他们想把租金占收入的比例降低到30%,他们就必须有超过全职工作的时间,或者需要第二个租户和他们一起住,才能负担得起租金。” “当你面对收入最低的那20%时,这种不匹配就更大了,所以这是我们担心的问题。” 为了将月租金保持在总收入的30%,所需的工作时间逐年增加,有时甚至比多伦多所经历的情况更加戏剧性。 在安省Peterborough市,两居室单位的平均月租金为1316元,去年实现这一目标需要160.5小时,比2020年的123.8小时增加了36.7小时。 在安省温莎市,两居室的平均租金上涨了5%以上,达到1154元,CMHC估计需要137.8小时,比2020年的119.2小时增加了18.6小时。 杜根说,如果人们继续倾向于郊区和农村市场,这种激增可能会持续下去,因为供应需要时间来跟上。 杜根说:“我敢肯定,这些小社区城市的规划者并没有一个包括疫情在内的五年计划。” 在另一端,蒙特利尔的租金水平最低,平均月租金为932元,将月租金保持在总收入的30%需要105.8小时。 除了对租金可负担性的考察,CMHC还提供了一个关于空置率的调查。 去年加拿大全国空置率为3.1%,而2020年为3.2%,2019年为2.2%。 在CMHC分析的37个市场中,有21个市场的空置率下降,包括温哥华、卡尔加里、维多利亚和哈利法克斯,但有三个地方的空置率上升:大多伦多地区、温尼伯和Abbotsford-Mission。 其余13个地区,包括蒙特利尔,其空置率保持稳定。 蒙特利尔的空置率是全国整体空置率稳定的关键因素之一,因为魁省城市的租赁市场约占加拿大全国租赁市场的30%。 多伦多占有全国约15%的市场,而温哥华有5%。(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加通社)  

安省租金凍剛結束 有房東將房租調高25%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租金冻结规定已于1月1日结束,有个别房东,将租金大幅调高25%;有地产律师表示,这情况在不少地区已有发生。 租住在多伦多的Jake Myhal表示:“我很震惊,我认为是非法的,我开始给家人与朋友发短讯,问问‘他们是可以这样做吗?’” Myhal与Holly MacLeod于2021年5月搬入多伦多的一个公寓单位,并签订了1年租约。 政府今年容许住宅租金的加幅为1.2%,但2018年11月中之后落成的物业则不受这规定限制。 2人所租住的单位,楼龄较新,当2人知道租金由每月2,000元,调高至2,500元,即加幅为25%时,感到十分震惊。 MacLeod表示:“我们预计加幅介乎5%至10%,但最终是25%,这相当不合理”。 政府为鼓励更多出租物业与发展,改变了租金控制指引,容许新建物业不必遵守租金控制指引。 疫情期间,省府规定房东不能加租,但这项规定已于1月1日结束,所有房东均可将单位租金调高。 Real Estate Lawyers LLP律师兼地产专家Mark Weisleder表示:“租金已大幅调高,不少单位的租金均录得25%升幅”。 Weisleder表示,新规定是为了鼓励新发展;根据安省市政事务与住屋部门的说法,2018年11月15日之后落成的住宅物业,不需受租金管制。 Weisleder表示,任何搬入楼龄较新物业的租客,必须查询物业的落成日期,并在租约中加入条款。 他表示,若果确实租了1间楼龄相当新的物业,租约中必须订明每年的可加租幅度,保护免受租金大幅调高的影响。 Myhal及MacLeod表示,会搬出现有单位;“若果我们知道租金加幅可以这么多,我们肯定会考虑租住楼龄较旧的单位”。 (网上图片) T02

多倫多租房市場火爆,上月一居室租金漲幅超過26%

【加拿大都市网】在经历疫情期间短暂的低迷后,多伦多的房租价格强势反弹,涨幅最高的已经超过26%。 据加拿大房屋租赁网站liv.rent 本月最新的数据显示,大多地区带家具的一居室涨幅最大,在市中心的这种公寓,上月一个月的涨幅超过了26%。同样大小,但不带家具的公寓涨幅比较小,但也有14%。 带家具的一居室租金在大多地区的涨幅都超过了两位数,其中Vaughan-Richmond Hill上涨 18%、密西沙加上涨,宾顿市上涨 15%。 大多地区带家具的公寓的平均租金,现已达到1,933 加元。不过北约克、怡陶碧谷、旺-列治文山,还有万锦市的不带家具的一居室价格略有下降。 宾顿市无家具公寓的涨幅在大多地区排名第二,一个月上涨7%,其次是密西沙加,涨幅超过 5%。 但是,在接受调查的八个 GTA 社区中,宾顿市和万锦市是租金最便宜的两个地区。截至 12 月,宾顿不带家具的一居室租金为 1,621 加元,万锦为 1,593 加元,相比之下 多伦多市中心达到了2,184 加元。 对于较大的公寓,市中心的租金仍是最贵的,而宾顿和万锦仍然是几乎所有单元尺寸和类型中最便宜的。 据该网站称,本月安省南部租金最便宜的城市是伦敦(无家具一居室租金是1,250 加元)和尼亚加拉瀑布(无家具一居室是1,304 加元)。最贵的是奥克维尔,租金高达1,820 加元。 但尽管价格稳步上涨,鉴于多伦多极其难以负担的高房价,许多居民已经接受了他们永远租房的命运。 (Shawn,资讯来源:BlogTo,图片来源: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35%人口租房住 75%表示租金壓力難負擔

(■■民调指全国35%人口属租房者。 加通社资料图片) 国民收入增长远远赶不上房价增长,这是多年以来存在的事实。这不仅造成国民买房困难,也令占全国人口逾三分一的租房者倍感压力。民调公司阿巴卡斯数据(Abacus Data)近日聚焦本国租客的生存状况,发现绝大多数租客感到租房比以往更加难以负担,大都市租客,特别是低收入者,受打击尤为严重。 报告希望了解租客目前的生活状况,比如现时租房居住比以前更快乐还是更艰难,是否计划很快摆脱租客身份做房主,租客对目前的市场有何展望等。 民调结果显示,目前全国约有35%人口,可以被列为“租房者”类别。58%有房屋,8%与家人同住。 租客中有75%感觉在所居住的地区,租金变得越来越难以负担。在满地可和多伦多分别占85%和82%。在那些财务上入不敷出的租客当中,感觉房租难以负担的人更高达91%。 76%忧置业梦难圆 53%租客表示高额房租令生活质量倍受煎熬。在合租者中,77%表示自己是迫于经济压力而与人合租。出租屋供应紧张加剧了房租上涨。60%租客表示,在他们希望居住的地区,市场上没有足够的出租单位。 45%租客表示希望有一天能够拥有自己的住房,其中女性有49%、男性40%。但是这些希望拥有自己住房的租客中,76%表示担心自己租房的时间越长,房价将会越来越高,离置业梦将越来越远。 纽省近日通过立法,房主在租房首年不能涨房租,以后只能每年涨一次。这看起来是租客的一个福音,不过该省立法并没有对每次租金上涨的幅度规定上限。这一点在其他省份已有规定。比如安省,政府规定2022年租金上涨的幅度最高为1.2%。星岛综合报道

安省10個人口最多的城市 哪裡租房最便宜?

(■多伦多已成为全国房租第二贵的都市,仅次于温哥华。 资料图片) 安省有10个城市可以名列全国人口最稠密的24个都会地区。这10个城市中,房租最贵的是多伦多,最便宜的目前是温莎(见附表)。有分析指出,随着房屋负担指数急降,租客或许也要像买家那样,被迫迁离都市而前往小城市,寻找更便宜的选择,令这些地区的租金很快也会上升,不再那么宜人。 BlogTO援引租房网站Zumper.com的中位数租金叫价,列出2021年9月上述10大安省城市租金由最便宜至最贵的排名。BlogTO指出,虽然在多伦多租房一向不便宜,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贵。皇家银行经济报告上周警告说,大多伦多地区在2021年第二季度,录得1980年代以来房屋可负担指数的最大跌幅。虽然由于疫情冲击,房租按年比较仍不是最贵,不过,多伦多已成为全国仅次于温哥华(一睡房大约2,130元)的房租第二贵的都市。 对绝大多数40岁以下的人而言,买房是一个无法可及的梦想。疫情期间不少人开始将眼光投向大多地区以外距离更远的城镇买房。这种向外扩散、搬离多伦多的趋势也可能很快在租房市场上出现。 经济重启市区房屋需求增 现时仍在多伦多市中心租房的人,仍享受着疫情带来的供大于求的市场利好,不过几乎可以肯定的是,随着学生、新移民和写字楼工作人员返回市中心,会有更多人寻求在市中心租房。那些无力买房也无力负担多伦多市中心高额房租的人,也会向周边租金更便宜的城市扩散。 一些地产经纪表示,现时已看到大批来自都市的租客(而不是买房者)将眼光投向周边,所以很难保证即使是像温莎这样的城市,房租还能保持在非常诱人的低水平。不过至少在目前,对于那些可以在家工作或是在小城市找到工作的人而言,这仍然是一个扎实的选择。

租房市場熾熱一屋難求 要競價和預繳多月租金

【加拿大都市网】加国疫下楼市持续升温,租盘市场尤其炽热,其中以独立屋的情况最为明显,觅盘租客为求获得业主青睐,经常互相竞争,各出奇谋,除了出高价竞投,还预付多月租金,更不惜接受较旧和条件较差的房屋。尽管大城市的柏文租金在疫情期间有所下降,但房屋售价上涨,带动了独立屋租金飊升。租客多次竞投失望而回,已成新常态。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2019年从香港来加的利瓦(Afshin Livar)一家五口以3,500元租住安省列治文山的5房独立屋,业主最近收回房屋放售。利瓦要另觅新居,他试过求租一个以3,800元标租的房屋,结果被别的租客出价4,600元租下。  经过审视多个不同的租盘、转换过地产经纪和输了8场他出价高于标价的竞投战后,利瓦终于在第9次成功获得业主接纳,以3,900元租得新居,他为此预缴了4个月租金。“我感到极度沮丧和绝望。你可以继续竞价、竞价和竞价,而结果都是失败,这让人非常受压。”利瓦怀疑,一些竞价战可能是由业主和经纪刻意促成,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在玩甚么游戏”。 在大多伦多地区从事地产经纪工作逾15年的赫德尔(Sue Heddle)表示,目前的现象前所未见。她现在经常看到租客愿意提出高于租盘标租的价格,以及预缴多月的租金,她最近有一名顾客就以比标价高700元的租金租出了房屋。  加拿大按揭及房屋公司(CMHC)经济学家萨纳加玛(Dana Senagama)表示,租屋竞投战是屋价上涨的副产品。“但凡出现非常火热的卖家市场时,几乎总是会在租赁市场中复制出来。”  事实上,现在市场上可供出租的独立屋为数不多。根据CMHC的数据,本国90%以上的独立式住宅均属业主自住,只有不到10%是空置或用作出租。在安省渥太华、多伦多、咸美顿、伦敦和温莎等城市,尽管除咸美顿外,空置率都在上升,但各类型住宅的平均租金,在2020年上涨了4.7%至8.4%。 在安省从商的希迪(Candice Sheedy)原以3,000元租住一栋3房房屋,即使她愿意多付400元及预缴半年租金,近月仍在竞价战中失败了十多次,最终以比原居所高500元的租金投得新居,但房屋面积较小,而且所在地区不那么好。她指自己拥有良好信贷纪录、稳定收入和积蓄,但现在“这一切都显得没有意义”。  在怀雅逊大学教授地产管理的希德(Murtaza Haider)认为,疫情令人们多了在家工作,对居所空间的要求有所提高,独立屋变得更受欢迎。而本国过去多年来,独立和半独立式房屋的建造数目偏低,比例远低于柏文。在未来十年,千禧世代将陆续成家立室,有自己的子女,他们不会满足于蜗居柏文。  地产经纪希安西奥(Ralph Ciancio)忧虑,随着疫情放缓,将有越来越多新移民到埗,势必加剧住宅销售和租赁市场求过于供的市况。   V20 

租客難尋房東降價 有人每月減400元留客

(■■疫情下租金下跌,租客更具议价能力。星报资料图片) 疫情令本国各大城市的整体住屋租金下跌,有地产界人士形容现在是租客主导之租务市场,准租客具更大能力与业主议价。本国住宅租务网站更指出,本国整体租金较去年下降了6%,当中以多伦多市中心的租金跌幅尤甚,与去年同期相比,跌幅近20%,烈治文山市与北约克的租金,也较去年同期下降约15%。 本国详列住宅租金走向的租务网站Rental.ca指出,去年3月下旬疫情开始,当时本国住宅租务市场仍未反映出来,但一年后的此时,住宅租务市场出现了相当的疫后变化。该网站表示,2月份本国住宅租金平均每月为1,714元,这较去年2月的1,823元下降了6%。 然而在多伦多市的住宅租金降幅更严重,网站指今年2月一房单位租金,较去年同期大跌19.4%;多市北约克地区的住宅租金,也较去年同期下调了15.6%;约克区烈治文山市的住宅租金,则下跌了14%。 有资深地产经纪认为,租金普遍下跌,造就准租客的议价能力提升,租客多了选择,同时也会与原业主在完结租约前具更大讨价空间,住宅租务市场内业主提供首月免租及提供其他租务优惠,盼能留住具质素租客的策略,在现阶段渐成为常态。 鉴于去年3月份是疫情初起时,不少在去年2至3月上旬已签了一年租约的住宅租客们,已蠢蠢欲动地要与业主探讨减租空间,或与业主讨论是否可提供更多租务优惠等。 有业主每月减租400元留客 地产经纪称有业主为留住具质素租客,在更新租客合约时同意每月减租400元,而该名租客所租住单位是一睡房加书房单位,降幅比率不少。 他明白业主宁愿减租,也想留住具质素租客的心态,这总比租客不能支付房租,也不愿意搬走结果引起纠纷,更为化算。 对于业主来说,他们要考虑到自己的实际环境,例如安省政府在疫情期间,冻结租金上升,协助租客渡过难关。然而有些业主不欲降低租金,指此做法令他们供楼变得百上加斤,宁愿不再做房东,而选择直接将楼房单位售出,这要视乎业主的实际情况。 接种铺开疫情将受控 租金下降趋势近尾声 安省华人地产专业协会副会长吴树声认为,随着疫情开始受控与疫苗接种如火如荼之际,本地住宅租金下降程度已趋于稳定,虽然现阶段确实是租客为本之租务市场,不过住宅租约始终是业主与租客之间的契约,业主是否选择减租留客,抑或宁不再出租改将物业出售,则视乎每名业主的实际需要。 吴树声称,如果业主与租客之间的租约未完,基于合约精神,双方都不能擅自要求对方加租或减租,除非业主与租客合约将届满,或租客与业主之间具约束力的租约届满后,租客是每月结算(Month-to-Month)类别,双方则可就租金商议。 他也承认现在是租客主导的住宅租务市场,但最近租楼市场反映租金跌势已站稳,未见得接下来的本地住宅租金会有更大跌幅调整,他相信随着疫苗接种愈趋普及,市场对疫情可望在今年内受控也抱有正面期望,加上市场相信租务市场仍具需求潜质,租金应不会如过去一年般大幅下调。 或有业主考虑出售物业 被问到会否有业主在计算过后,宁将原先出租物业出售,也不想随便减租时,吴树声说不乏此类业主,他们或考虑到如果顺应现今市场走势减租的话,他们在供楼宇按揭时会遇到难关,若在现时楼市买卖处于炽热时期,趁势将物业出售,对一些在财政上有此需要的业主来说,或许是更好选择。 他强调租务问题始终是业主与租客之间的契约,租客当然是多了选择,也具有相当的议价空间,但也必须是务实地提出建议及与业主商量。星岛记者报道

加國新移民留學生大減 多倫多溫哥華房租回軟

楼市一向深受公众关注,近期本国楼市畅旺,尤其是多伦多和温哥华这两个地区。不过,有专家预测,随着当局实施边境限制以防止新冠病毒蔓延,新移民和海外学生来加人数出现急剧下降,多伦多和温哥华的租金价格趋于回软,而房屋价格亦然。 最近几个月,多伦多和温哥华的平均租金下降了8%。去年64.2万个国际学生所租住的成千上万房屋,现因疫情和边境限制而空置。之前多间由投资者拥有、用来出租的柏文单位,现已挂牌出售。 据《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报道,尽管夏季开始交投畅旺,但是温哥华和多伦多的房价基本持平,这两个城市一向被视为吸纳全球移民的门户城市。加拿大按揭及房屋公司(Canadian Mortgage and Housing Corp.)与一些大银行较早前发出警告,房地产价格可能在未来12个月内大幅放缓。 来加新移民减至24万人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深经济学家阿格普索维奇(Andrew Agopsowicz)表示,在持续的边境限制,加上与旅行有关的健康担忧,以及全球经济下滑的情况下,预计今年移民人数会从去年的37万人急剧下降。 此外,与移民相关的住房需求放缓,可能会挤压租赁和住房市场。今年的移民人数减至大约24万人。在2015年,本国吸纳了多达27.1万个移民。 加拿大皇家银行的经济学家本月警告称,与往年不同,大多数在春季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的人士已经在加拿大,这意味着他们不一定带来新的住房需求。 一向以来,本国的国际学生都是租屋常客。随着渥太华告诉许多海外学生推迟上课的计划,地产网站Better Dwelling的房地产分析师庞瓦西(Stephen Punwasi)表示,一直租屋住的海外学生暂时不太可能在本国继续学业。为此,成千上万的房屋将空置。 次季获学生签证人数降40% 受到疫情打击,今年第二季度获得学生签证来本国读书的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40%。在卑诗省,海外学生人数下降了38%。 加拿大房地产代理公司Zoocasa的报告称,多伦多大都会地区出租的柏文数量比去年增加了45%。许多大学和专上学院所在的城市中心,出租的柏文数量激增80%。 即使大温没有的类似数据,不过有租务网站的报告指出,大温的租金下降了8%,可供选择的出租柏文数量大增。 现时大温和大多伦多地区的平均租金相若,每月大约2,239元,满地可为1,709元。 温哥华和多伦多的住房市场比租赁市场更为复杂,在这两地,外国学生人数的下降正促使租户在经历了近零空置率的多年后,拥有更多选择。 鉴于政府应对疫情而推出多项限制措施,移居多伦多的新永久居民数量下降41%,移居满地可的新居民数量更减少63%。 根据Better Dwelling的数据,由于某些原因,大温的移民人数跌幅较为温和,降幅为19%。这可能部分解释了为什么迄今价格相对于相对低迷的2019年,或多或少保持稳定。 大多地区平均房价87万元 今年春天,大温哥华地区的平均房屋价格为103.8万元,大多伦多地区为87万元,满地可则为43.5万元。 卑诗地产协会日前预测,到2020年底,卑诗省的平均房价将上涨7.7%,到2021年将上涨2.2%,保持高收入工作的省民,不大受到大流行的严重打击。 其他分析家表示,一直以来,移民对住房的投资欲望异常强烈,而数据显示,新移民购买的大温房屋的平均价格,比在本国出生者购买的平均价格高出82.4万元。不过,受到疫情打击及预计国际学生和移民数量的下降,从中期来看,预测温哥华和多伦多房地产市场的价格将会回软。在今年秋天和冬季,预测本国的房价将下跌9%至19%。 加拿大皇家银行称,除了城市租金和住房市场之外,大学财政预算也会受到影响,因为海外学生人数几乎减少了一半。星岛温哥华综合报道

租房市場看漲 RioCan擬將零售設施變商住混合房

■■RioCan希望将其黄金地段的零售设施转换为商住混合用途物业,以满足不断增长的住房需求。路透社   综合报道 本国最大房地产投资信托机构之一RioCan行政总裁索辛尼(Edward Sonshine)称,将通过增加租赁单位和办公空间,令RioCan拥有的零售设施转变成混合用途物业,以满足不断增长的住房需求。 过去的25年里,RioCan的创始人索辛尼一直被公认为加拿大的“购物中心之王”,在全国范围总共投资兴建了大约250个零售物业、仓库和办公大楼。如今,他希望RioCan在住房市场同样获得成功。 索辛尼在接受加通社专访时表示,公司策略的转变一直是随时代的变迁、经济的发展而变化的。过去的一年里,RioCan关注的焦点是,如何更好地利用其零售物业和购物中心所处的黄金地段,因为其中的多数物业是位于已有或即将建成的公交系统沿线。 租房市场越来越旺 索辛尼称,一个最显而易见的选择,是将这些零售设施转换为商租混合用途物业,特别是在本国的一些大型城市。索辛尼又认为,大城市的人口在不断增加,当人们越来越买不起住房,租房市场的需求就越来越旺盛。 索辛尼认为,在未来5到10年内,零售空间的需求不会增加,因为人们的购物习惯在改变,越来越多的人转向网上购物。 5年之内,RioCan的各块业务比重将被重新划定为10%住宅、5%办公,其余的业务主体仍将是零售。索辛尼说,尽管出租物业仍只占公司业务的少数比例,但对RioCan来说,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大的转变。

多倫多公寓租金已經飆到這個數!外來人口增長猶如洪水猛獸

■■加拿大人口出现了自1957年以来最大的增长,导致大城市的房价飙升。加通社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据统计加拿大外来人口近一年增长迅猛,打破1957年的最高纪录,同时也是七国集团中人口增速最快的国家。这给加拿大各大城市的租房市场带来巨大压力。多伦多首当其冲,第三季度公寓租金较去年同期平均飙升7.6%至2,385元,新增专用出租单位租金则上涨17%。 《多伦多星报》报道了多伦多一位56岁失业妇女罗斯(Deddie Ross)的租房经历。她尝试了多伦多市府公租房的抽签系统,与3,779人来竞争75间出租公寓的机会,抽中的比率只有大约50:1。但不能不承认这仍是一个相对很好的机会。 过去一年近10万人涌入多市 在过去的一年,近10万名移民在多伦多登陆,其中包括难民申请人、激增的国际留学生,以及优步和微软等公司引进数千个高科技工作岗位的员工。加上过去5年的房价上涨60%,及更严格的抵押贷款规定,使得租房大战全面开打。 房源的供应并没有开始跟上。据Altus集团的数据,公寓的完工量已接近5年来的最低水平,约为1万套。根据房地产研究公司Urbanation Inc.的数据,自2005年以来,多伦多仅建造了约60幢专用于出租的大厦,相当于11,620个单位,每年却有17,000个新增租房家庭。 结果是价格暴涨。根据Urbanation的数据,第三季度公寓租金较去年同期平均飙升7.6%至2,385元,新增专用出租单位租金上涨17%。与此同时,公寓空置率约为0.5%。 这令住房阶梯底部的人受到最严重的打击。代表中低收入家庭的社区组织发现,无家可归和“沙发客”(couch-surfing)现象正在增长。难民支持组织也表示,由于过去一年加拿大的庇护申请人增加了一倍,难民通常需要4到6个月才能找到住房,通常会将85%的社会救助收入用于住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