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9日 星期二 09:17:30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税务

加拿大税局获准向一名华裔富豪收回超$77万欠税

【加拿大都市网】加籍华裔富豪赵明飞(Mingfei Zhao,译音) 于2014年以超1,100万元购入温哥华一个标志性豪宅,但他声称该年的收入仅为9,424元,加拿大税务局(CRA)已获指令,可以向他收取所欠债务。 联邦法院7月发出的判决显示,CRA寻求法院颁下危害令(jeopardy order),阻止64岁的赵明飞出售该豪宅,以收取770,710元欠税,原因是他已离开加拿大,并似乎正出售这项留在加国的唯一资产。 据CBC报道,赵明飞于2014年购入这座占地1.4万平方尺的房产,并誓言要令这座名为罗斯玛丽庄园(Rosemary)的建筑物,恢复如一世纪前的原始辉煌,该建筑被认为是温市有史以来最宏伟的住宅。 不过,法院文件指,赵明飞申报2014年的收入低于1万元、2015年则为38,161元,CRA核数员得出的结论是这些金额不足以支持他购买房地产,以及每月8,699元的按揭还款。 CRA其后重估赵明飞于该两年的总收入是128万元,未缴的入息税增至超77万,并要附加利息与罚款。 赵明飞2016年曾接受CBC访问,谈到他对该豪宅的计划。 他形容自己是来自北京的退休房地产发展商,2014年9月移民加拿大,他的税务申报表显示他已离婚。 赵明飞当时表示,正投入数百万元升级这座拥有12间卧室和12个浴室的豪宅,建筑物更有一座拱形桥,将主楼与马车房连接起来。 他通过中文翻译说,对该房产是一见钟情。 报道指,赵明飞已提交反对CRA评估税收和处罚的通知,令CRA在上诉未有决定前不能拿走他的钱。 不过,联邦入息税务法允许CRA要求法官,就局方对纳税人评估的全部或部分金额,因延迟收取而受到危害时,下令欠税人付款。 法院档案包括超2,000页文件,详细说明CRA试图查出赵明飞的银行账户余额、未报告的全球收入及其下落。 纪录显示,他在加拿大已没有手机帐户,另有接近两年前的报道称,他已不在温哥华居住,并于欧洲组织新家庭。 此外,法院文件也讲述一名CRA核数员与赵明飞法律代表之间的讨论,对方表示,没有人会在法院听证会上为赵明飞出庭,有关物业以1,900万元放盘一年,无人问津,前景并不乐观。 联邦法院法官斯特里克兰(Cecily Strickland)作出的裁决指,虽然赵明飞处理事务的方式有异,但考虑到他的生活方式,其申报的收入引人质疑,评估性质也引起合理的担忧,即赵明飞没有以正统的方式处理其事务,并难以追踪或收回欠税,因此颁下危害令。 V06 图片:加通社  

传当局拟设「首套房储蓄账户」!助国民置业

【加拿大都市网】消息指,欲购房的国民将可通过新的首次购房储蓄账户(First Home Savings Account,简称FHSA),在享受税收减免的同时,利用新的方式作储蓄。 据加拿大特许专业会计师协会(Chartered Professional Accountants of Canada,简称CPA)报道,FHSA计划于2023年推出,届时年满18岁,且在开户当年或前4年内没有房产的加国居民,将可开设FHSA户口。 FHSA的每年最高免税存款额度为8,000元,终身供款上限为40,000元。且与免税储蓄账户(Tax Free Savings Account,简称TFSA)和注册退休储蓄计划(Registered Retirement Savings Plan,简称RRSP)等其他储蓄工具不同,未使用的供款空间不能结转到下一年,且有关户口一旦开设,必须在15年后关闭。 户口持有人如欲取款以进行符合条件的购房活动,将毋须纳税。而任何未用于购房的资金,均可转移至RRSP或注册退休收入基金(Registered Retirement Income Fund,简称RRIF),免罚款和延税之余,也不影响纳税人的供款空间;唯用于其他目的的提款则将被抽税。 功能与RRSP和TFSA相似 另一方面,目前在RRSP中持有的资金,也可转入FHSA,但会受后者的供款限制约束。虽然纳税人不可获额外免税,但有关转款将允许免税提款。CPA副总裁波尔(Bruce Ball)表示,此一规定给予储户很大的灵活性。“假设FHSA规则是按官宣的方式制定,而储户现时有8,000元用于来年的供款,而其RRSP又有在免税额内的存款空间,则该储户现在则可将该8,000元存入RRSP,待开始FHSA时在再将有关金额作免税转款。” 波尔又表示,,FHSA的主要优势在于,供款和取款都与税收相关,其功能与RRSP和TFSA相似。与RRSP一样,FHSA的供款可以免税,这意味着如果储户每年供款8,000元,其应税收入将减少相同的金额。而且,与TFSA一样,如果用于购买符合条件的房屋,包括任何资本收益或所得收入在内的提款也将免税。 而FHSA与现有购房者计划(Home Buyer’s Plan,简称HBP)之间的区别,则是后者虽允许首次购房者从RRSP中免税提取的金额,高达35,000元,但从储户第一次自RRSP中提取资金的第二年开始,提款总金额必须在15年内偿还;错过的HBP付款将被计为收入,且永久失去RRSP供款空间。 此外,偿还给RRSP的金额也终将被征税。因此相比之下,FHSA则提供了更多免税优势。 与RRSP相似不相容 FHSA可由父母供款 大温地产局(Greater Vancouver Real Estate...

税务专家教您 因疫情居家办公后的报税技巧

【加拿大都市网】个人提交2021年度报税表,最后日期为4月30日;由于疫情的关系,不少人需要在家工作,有税务专家提醒,市民可以获得多项税务扣减。 AWK LLP税务顾问Leo Lou向在家工作的市民,提供一些报税技巧。 可以申报家庭开支吗? 疫情期间在家工作的任何人,都可以申请每天最高50元家庭办公费用;加拿大税务局(CRA)将此称为“临时统一费率法”(temporary flat rate method)。 政府将在家工作定义为将一半以上时间,至少连续4个星期花在家中作远程工作。 税局将以每天2元的费率,向在家工作的加拿大人报销最多天数;2020年度,税务居民可以申请最多200天在家工作,总计400元。 2021年及2022年,金额略有提高,税务居民可以申报长达250天,即最高500元。 税局表示,只有当人们没有在22900行申报任何其他与职业有关的费用时,并且其雇主之前没有为这些费用补偿给他们时,便可以获得申报资格。 如果家庭开支超过500元怎么办? 对于部分人士而言,在家工作的成本,包括需要单独的办公空间、地税的提高、高按揭利率、增加的人员配备与成本,大大超过500元的额外费用。 Lou表示:“应该考虑称为T2200的形式,这令人可以索回更多款项,以协助抵销与在家工作有关的成本”。 虽然没法注销所有费用,但可以报销一些费用,包括交通费(车辆费用、汽油开支),娱乐与餐饮,及与家庭办公室成本有关的公用事业(互联网、地税、按揭利息、大厦管理费)。 如果今年的收入减少了怎么办? 如果年收入低于22,944元,可能有资格获得1,395元退税;加拿大工人福利金(CWB)在疫情前已经有提供;但Lou表示,其部分客户已经申请了退税来弥补过去2年的收入损失。 要获得CWB资格,必须有工作收入,全年都是加拿大居民,截至2021年12月31日年满19岁或与配偶、同居伴侣或子女同住。 如果是在指定教育机构就读的全日制学生,全年超过13周,1年至少入狱90天,或因为在加拿大不需缴税,则不符合资格。 如果要照顾年长家庭成员怎么办? Lou表示:“如要支持1名依赖(你)生活的年长父母,那么,便有1名看护的名额,如果有人现在与长者住在一起,他们亦可以使用其家庭成员未使用的税收扣减,来协助抵销自己的收入”。 Lou表示,政府有提供年龄税收抵免,这是1项不可以退还的税收扣减,适用于2021年12月31日年满65岁或以上的人士。 但税局每年都会根据收入与通胀来作出调整。 如果年迈父母没有任何收入,并且完全依赖他们的子女或家庭中的照顾者,那么,13,800元的容许抵免额,加上可用的年龄金额税收扣减,可以转移至其子女的税务申报金额中。 学校与托儿 Lou表示:“如果有托儿费用,便有资格获得一些退税来协助支付这些费用;对于6岁或以下儿童,家庭最多可以申请约8,000元,如果子女年龄介于7至16岁之间,则最高可达5,000元”。 Lou表示,托儿费用包括日托中心或协助照顾子女的个人;他建议保留所有托儿费用的纪录与收据,以防止被要求提供给税局。 Lou表示,对于个别儿童看护人,需要提供他们的姓名与社会保险号码(SIN),以便税局可以核实该人已申报的托儿收入。 如果在疫情期间搬家怎么办? 首次置业人士可以获得5,000元税务扣减;Lou表示,如果在疫情期间搬家,与因工作、学校或个人原因而须搬迁的有关费用,亦可能获得扣减,标准是要必须搬到距离现有位置超过40公里的地方。 Loud表示,搬家费用不只涉及运输,亦包括与购买或出售新屋有关的成本,例如地产代理或家俬储存成本。 什么是不可以退还的税收抵免? 如果自己报税,Lou提醒不要忘记申请加拿大就业退税额(Canada Employment Credit),今年总计1,257元;每个人都有大约15,000元,如果收入低于这个数字,Lou表示,你通常不用缴税。 他表示:“如果你不欠税,那么,这种退税对你而言毫无意义,但如果你有税要缴交,那么,这将减少你须缴交的税款”。 如何申请医疗费用? 不少人于过去2年的某个时间曾生病,需要医疗护理;Lou表示,如果医疗费用总额超过全年总收入的3%,可能有资格在申报表上获得一些扣减。 他表示:“向医疗专业人员支付的款项,包括家庭医生、牙医、按摩师、脊椎按摩师、及支付时获得的所有注册健康专业服务,包括处方眼镜等所有被视为合格的医疗费用”。 他补充,要符合资格,必须花费超过全年总收入的3%,或2,421元,以较少金额为准。 由于家庭可以一起报销所有医疗费用,Lou建议,要让收入较少的人来报销这些医疗费用。 OHIP或雇主提供的保险承保服务费用,并不包括在医疗费用内。 如果是自雇人士怎么办? Lou表示,可以申报税款的清单十分长,“基本上是个体经营者为赚取个体经营收入而产生的任何费用都可以免税”。 这可能是娱乐(会见客户时的餐饮)、电脑、打印机、手机账单、互联网、交通、煤气、部分家庭办公费用、广告费用、责任保险、会员资格,甚至技能培训或教育等。 故此,不论是个人报税或与税务伙伴一起报税,Lou都建议人们尽可能披露过去1年的任何与所有“生活变化”,不论看起来多么微不足道,但加起来便会十分多。 (图片:星报) T02

报税季提醒:装修房屋或能申请税务抵免

【加拿大都市网】如果居民最近有为家居进行装修,有否想过可以向政府取回部分装修金钱以节省成本。受疫情影响,愈来愈多人比以往更常留在家中,更多业主也因此愿意投资改善自己的房产上。 税务公司H&R Block的一位税务专家在接受Narcity访问时提出数个方法,让加拿大人可以通过取回部分装修费以减少翻新时的成本。根据不同的资格、状况及所住地点,以下有多个方法可供选择。 无障碍税收抵免 首先,合资格的人士如果能够让自己的房产变得更安全或更容易出入的话,便可以申请取回装修的支出。根据税务专家指出,联邦家庭无障碍税收抵免(Federal Home Accessibility Tax Credit)允许报销最多10,000元以及最多15%的装修开支作为其税务减免。联邦政府规定,“一般而言,由专业人士例如电工、水管工人、木工及建筑师所负责的有薪工作皆为合资格开支。”即使自己负责所有装修工作,该税收抵免都会覆蓋建筑物料、钢筋、器材租借、建筑蓝图、申请许可等开支。申请此税收抵免需要符合一些条件,例如申请人需与一位年过65岁的长者同住,或与一位合资格申请伤障税收抵免(Disability Tax Credit)的人士同住。 绿色房屋补助 其次,如果你想以环保概念修缮自己的房屋,加拿大绿色房屋补助(Canada Greener Homes Grant)正为接近700,000加拿大居民提供5,000元的补助以让他们为其居所进行节能改造。该补助并不应税、不可偿还,且不用申报为收入。合资格的改造包括新的太阳能板、暖气升级、新的窗、门等等,但须留意新建的房产(楼龄在6个月或以下)并不符合资格。 各省免税计划不同 视乎你居住于哪个地方,你可能可以申请更多家居装修的税收抵免。例如安省、卑诗、新布伦维克省都有补助,支持令房产变得让长者更容易出入的工程;萨省则有家居装修税务抵免(Home Renovation Tax Credit),允许装修开支介乎1,000至11,000元的人士取回多达10.5%的开支金额;魁北克省则有Rénoclimat Program以支援节能升级工程,与联邦计划有少量相异的条件,纽宾士域省亦有类似的计划Total Home Energy Savings Program供合资格居民申请。 (Pixabay) T07

报税季税务局特别提示:别忘申报加密货币收益

【加拿大都市网】踏入2月民众又要赶紧购买注册退休储蓄计画(RRSP),并开始准备报税。由于投资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愈来愈普及,加拿大税务局(CRA)特别提供相关的报税提示。 CRA表示,加密货币是以加密形式保障的一种虚拟资产,通常使用区块链(Bickchain)记录和储存交易纪录。比特币(Bitcoin)和以太币(Ether)等加密货币均是独立,不依赖任何政府或中央银行。民众可以透过各种途径获得加密货币,并且不断有新的方式产生。加密货币可以用于购物、支付账单或投资。加密货币交易是需要报税。 隐瞒会被罚款追讨利息 税局指出,加密货币的价值与股票和外币兑汇均同样受供求影响有起跌。每一种加密货币各有不同的价值。当民众出售加密货币时,会有盈利或亏损。加密货币交易赚取的盈利需要按资本收益(Capital Gain)或商业收入(Business Income),在报税时纳入收入内。因此民众必须保留详细的买卖纪录。 税局表示,隐瞒加密货币交易收益除了要支付税金外,尚会被罚款和追讨利息。民众自愿补交以往的未报税收入(Voluntary Disclosures Program),则可以免缴罚款和利息。 (星岛记者报道,图片来源:星报资料图片)

专家支十招  年底前及早绸缪可减税务负担

【加拿大都市网】2021年即将过去,虽然还未到报税季节,但有些税务事项,必须赶及在新年来临前及早打点。据《金融邮报》(Financial Post)报道,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私人财富税务专家高隆比(Jamie Golombek)提出了10点建议,协助纳税人未雨绸缪,减轻税务负担。 慈善捐款及早过账 你必须在12月31日前完成过账,有关捐款才能在2021年度申报。向注册的慈善机构或指定基金捐出的款项,可同时获得联邦和省级政府的税务宽减。联邦政府提供15%至33%免税,省政府为20%至54%,实际免税额将取决于申报者的捐款和入息数字。 如果你想把升值的有价证券捐作慈善用途,记得尽快作出转账指示,因为证券行可能需要数天时间来处理。 投资损失税务申报 如果你计划申报2021年的投资损失,无论是用作抵消今年其他投资所得利润,还是回溯至 2020、2019或2018税务年度,你都必须确保,交易日期为12月29日或之前,而且帐项在12月31日前完成处理。 提前TFSA提款释放限额 如果你打算于2022年初,在免税储蓄户口(TFSA)提取款项,那倒不如提前在12月31日前提取,以增加明年在TFSA的存款空间。 将RRSP过渡RRIF 如果你在2021年度过了71岁生日,就要在12月31日前,将你的注册退休储蓄计划(RRSP)转为注册退休收入基金(RRIF)。从明年起,你每年将须提取特定的最低数目款项,以2022年来说,这将为你的RRIF在1月1日合理市值的5.28%。 71岁人士RRSP早入账 如果你是上述的71岁人士,记得在12月30日前完成最后一笔RRSP入账,因为在2022年,你将不会如常地有60天宽限期来处理。如果你的配偶较你年轻,则毋须顾虑,你仍然可透过其RRSP账户,在明年3月1日前处理。 71岁12月超额存RRSP 上述人士如果在今年有其他收入,可考虑在12月作一次过的RRSP超额存款,你会被罚1%超额税,但可以在2022年将这笔存款扣除,届时超额税将被移除。如果配偶较你年轻,就不用这样做。 以RRIF申退休金免税额 在年届65岁的时候,你的RRIF将合资格申报2,000元退休金收入免税额,如果你在2021年没有退休金收入,可考虑将部分RRSP转为RRIF。 及早缴付贷款利息 如果你曾为了赚取商业或投资收入而贷款,记得在12月31日前缴付利息,以赶及在2021年度报税时申请减免。 EAP收入可免税 如果你曾在为大专学生而设的注册教育储蓄计划(RESP)存入款项,可考虑在12月31日前,提取部分教育补助金(EAP)。如果该名学生有足够的个人免税额,EAP收入将会获得免税。 申领CESG须存款RESP 如果你的子女或子孙,在今年度过15岁而从未受惠于RESP,你必须在明年之前,于RESP存入不少于2,000元,以后才能享获教育储蓄津贴(CESG)。   V20

未来居家办公或衍生税务问题

【加拿大都市网】随着新冠疫情开始缓和,全国各省的企业开始要求员工返回工作场所。但由于疫情期间,大部分企业都愿意让员工在家工作,因此即使疫情消退,相信这个工作模式在可预见的未来仍然会持续存在,而当中的税务问题非常值得探讨。 埃森哲(Accenture)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超过 60% 的加拿大人更喜欢混合或远程工作模式,因为许多企业开始计划让员工重返工作岗位。 6 月,加拿大商业发展银行的另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即使在新冠疫情之后,仍有 74% 的企业愿意让员工在家工作,而且超过一半的员工都希望尽可能维持远程工作。 毕马威 (KPMG) 合伙人、全球流动税务服务业务负责人甘地 (Sonia Gandhi) 表示,现在越来越多的员工要求在实际工作场所以外的不同地点工作。 甘地说,他们会问雇主,可否在本原工作地点以外的地方,例如是威斯勒(Whistler),或者佛罗里达(Florida)、葡萄牙(Portugal)或巴巴多斯(Barbados),工作一个月或更长时间。甘地又指出,看到不同行业的公司正在考虑与员工达成“随时随地工作”的安排。员工要求这种灵活性,而雇主则将其视为在市场中脱颖而出的好处。 虽然一些员工喜欢在家工作,但有些人可能会问,离家数百或数千公里会否影响征税安排。 由于加拿大各省的税率差别很大,因此如果一间在安省的企业,容许员工在卑诗省工作,应如何计算税收?根据甘地的说法,不同省份的计算其实并不是那么复杂。她解释说,根据目前的加拿大税收制度,雇员只会根据他们居住的省份征税。 这意味着,如果住在并在哈利法斯(Halifax)工作的人决定在班夫(Banff)远程工作几个月,他们只需要根据新省(Nova Scotia)政府的要求缴纳所得税。雇主也是如此,企业只需根据其办公室所在地计算员工的预扣税、TPP 和社会保障。 甘地指出,复杂的地方是,如果一间位于A省的公司雇用了居住在B省的员工。那么雇主将需要根据其所在省份指定的税率预扣税项,而雇员则必须支付其所在省份指定的税率。在这种情况下,员工说需要支付差额,或可在 4 月份报税时获得退款。 甘地说,远程工作实际上在各省之间并没有那么复杂,但当远程工作在雇主所在地以外的不同国家时,情况会变得更加复杂。当涉及到不同国家工作时,问题就不只在于税务,计划在国外工作的加拿大人必须确保有合法的工作签证。 谈到在国际上征税时,甘地说这将取决于员工在哪个国家工作,并警告指加拿大人可能需要面临双重征税的问题,导致要负担巨大的税项。 最后,甘地表示,那些希望在国外工作的人士,必须非常了解当地的法律。无论是就业法或移民法,以及与加拿大人之间的税收协定,以避免加倍征税。 V 10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错过缴税日期怎么办?税务局亲自帮你!

【加拿大都市网】如果你错过了今年报税截止日,或者缴税遇到困难,加拿大税务局(CRA)表示,他们可以帮你! 虽然今年的缴税截止日期是4月30日,但CRA表示错过了这个日期仍有办法支付税收。CRA提醒道:“如果你不能付做出任何支付,你的税收债务将随着利息费用的增加而增加。” 在5月18日与加拿大人分享的一份新通知中,CRA解释说,根据个人的财务状况,有几种方法可以清理税务债务。 Can’t pay your CRA debt in full? We’re here to help. Let us know about your financial situation if we contact you about an...

居家办公可享税务减免400元

■方慧兰在宣读完秋季经济更新报告后,再次为其中一个问题解释。加通社 【加拿大都市网】因应第二波新冠状病毒疫情,继续帮助企业和劳工度过难关,联邦政府计划在3年内实施一项价值高达1,000亿元的重大刺激计划,为加拿大经济注入强心针,但这也让联邦赤字上升至3,816亿元(详附表)。其中居家办公可享税务减免400元一项,相信可令很多打工人受惠。 联邦财政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周一公布长达237页的秋季经济更新报告,宛如小型的预算案,其中提到拨款支出、经济预测和减税措施等,但没有估计政府何时能达到财政平衡。而此项秋季经济更新报告,仍需要国会投票通过,预料党派间将有一番辩论。 ■■总理杜鲁多(右)向宣读完秋季经济更新报告的方慧兰表达支持。加通社   将在国会进行辩论及投票 早前联邦政府已经推出多项财政支持计划,周一的经济更新报告中继续扩大支持,包括一系列紧急援助计划,向前线地方社区组织提供支持以及向各省发送的199亿元的安全重启计划。 联邦政府并宣布注资更多在检测、疫苗、自我隔离等方面,增购个人防护设备,并取消口罩和面罩的销售税,以及改善公共建筑的通风。还会投资在育儿、工作培训和绿色计划等领域。 7月预估赤字为3,432亿元,如今增至3,816亿元,若疫情持续恶化,赤字恐逼近4,000亿元大关。 方慧兰坚称面对史无前例的经济困境,庞大的财政支持是需要的。“我们比去年春天有更好的准备了。加拿大国民和加拿大企业现在可以使用一篮子联邦支持措施,以帮助他们应对封锁限制产生的民生经济困境。” 她说,渥太华全力和疫情奋战,目前的资金挹注中,80%来自联邦政府。 方慧兰称:“政府将在3年内花费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三到四,进行认真判断,做有针对性和有意义的投资,以创造就业机会和促进增长。” 她认为,基于加拿大过去的强劲经济表现和低利率,政府负担得起债务。 90年代中期国债比例更高 尚未计算这次的新支出之前,渥太华预计2021-22年的赤字为1,212亿元,2022-23年赤字为507亿;而联邦债务占GDP的比例将从去年的31.2%上升到今年的50.7%和明年的52.6%。然后,预计会逐渐下降。 计算一连串新的刺激计划后,预料联邦债务占GDP的比率可能达到58.5%。相比之下,在1990年代中期,该比率达到66.8%,当时国际信用评比机构对加拿大债务问题发出严肃警告。 与新冠病毒相关的所有政策措施(包括支出和贷款)的总估算额现在为4,907亿元,高于7月份时的4,033亿元。 方慧兰说:“我们都很累。但是我们也知道疫苗将来临,更好的一天将至。但我们必须首先互相帮助度过冬天。”星岛综合报道

加国这类人收入增长最快!税务负担还下降

据一项研究发现,加国收入最高的1%人,于2017年度的收入增长速度,较其他收入人士为快,但税务负担则有所下降。 加拿大统计局表示,2017年度整体纳税人的平均收入,较2016年度为高,幅度为2.5%,约4.84万元;至于平均值以下的人,2017年平均收入增长2.4%,为1.72万元;但收入最高的1%人士,平均收入增长8.5%,达47.77万元,这反映收入最多的人士,收入增长速度亦最快。 统计局表示,2017年度收入最高的0.1%人,平均收入为74.03万元,较2016年度上升17.2%;而收入最高的0.01%人士,2017年度平均收入为270万元,增长27.2%。 统计局表示,即使收入有所上升,但收入最高的人士,税务负担则出现下跌,原因是省政府提供税务减免计划,尤其是魁省。 研究指出,收入最高的人士,整体有效税率由2016年度的31.3%,下降至2017年度的30.9%;相比之下,2017年度整体纳税人的平均有效税率为11.4%,家庭税率为12.2%。 报告表示,2017年度收入最高的1%人,绝大多数(占92.1%)居住在安省、亚省、魁省或卑诗省;当中女性占24.2%,高于2016年度的23.9%。 (网上图片) T02

税务局要求补税3000元 少妇才发现竟在10年前“被”结婚

居住在万锦市的刘女士展示着税局寄给她的相关资料 18岁结婚这种事在生活中并不是没有,只是并不常见。 然而居住在万锦的刘女士,28岁的时候才发现自己18岁时就“被结婚”了。这桩“糊涂婚”就存在于刘女士在加拿大联邦税务局(CRA)的档案上。刚刚新婚且是“初婚”的刘女士不禁问:“当时到底是谁,怎么样和我结了婚?” 本报记者 文琪 2018年10月,刘女士和王先生结了婚。 2019年申报2018年的税务时,二人更改了婚姻状态至“已婚”。 刘女士对星岛《加拿大都市报》记者说:“今年年初报完税之后,因为结婚我们的HST要合并到一个。先收到一些信说HST合并到我先生这边。大概在2月底,我收到了6封税局的邮件,挨个点开看了后,发现分别是2015-17年这3年的HST和GST退税信,说我这三年的福利不该领,要还回去。另外三封,是2015-17年“安省延龄基金福利”(Ontario Trillium Benefit(OTB))的信,也是说这些退税的福利不该领,理由是我的婚姻状态变了(marital status change)。这6封信算起来我总共要给税局补接近3000元加币。为什么我刚结婚不到一年却有这样的记录发生?是我哪个婚姻状态变了,导致我要给税局这么多钱? ” 刘女士就此与税局展开了漫长的拉锯战。 税局要我来回讲故事 刘女士从事金融类工作,平日里工作生活都较为忙碌。刚刚结婚、买房,生活逐渐稳定下来的小两口,为这几千元的欠款非常头疼。刘女士对本报记者表示早年刚参加工作,收入的确不多,还有福利可以拿。现在与先生结婚后,二人的收入合二为一,变为以家庭为单位,就没有任何退税补贴。 但是在结婚前,她认为自己是符合拿到退税补贴的条件的。 “我都是用最快的速度和税局沟通。每次我给税局打电话都要等半小时以上,好不容易打通了,他们说税局的记录里有我在2009年12月31号结过婚的记录。我当时整个人特别震惊。我那时候在上高中的11年级,虽然是合法的结婚年龄,但我是不可能在那时结婚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会突然出现这个错误的记录。” 刘女士坦言,自己的先生对此也非常恼火,曾经很正式地询问她到底是不是以前结过婚有所隐瞒。 “我非常想赶快解决问题。在与CRA的电话中,我几度询问这个记录从何而来,他们没有答复。税局只是说这条记录出现在我档案里的时间是2019年2月13号,但我当时还没有去报税,我们是2019年3月3号报的税,才对税局申明我结婚了。所以既不可能是我自己先前去改的,也不是因为我通知税局要修改婚姻状态而后改的。税局要求我把自己真实的婚姻情况写一封信解释清楚,还要求把我们的结婚证明附上去,给他们发传真(fax)。” 刘女士对记者表示,在加拿大生活10余年,对税务问题非常重视,也深知欠税的利息高昂,只想尽快弄清楚这个钱是不是应该她来支付。如果不应该付,接下去她应该怎么办。但她着实没有想到历经了半年的繁琐沟通和磋商,这笔钱最终还是没有算清。 “我在3月中照税局的指示发了传真后一直没有回音。我之后又打电话给税局,一个不同的人接电话,我又把所有的故事讲了一遍,他说发传真税局不一定能收得到,要写信(mail)。我又把传真的东西都打印出来,再去寄信,那时已经3月底了。写信后,还是没有回音。我就再次给税局打电话。这次接线的人告诉我说,你不能写信,因为在报税季节,税局收到的信太多,根本不知道你的信到了哪里。他们说我在税局的“我的账号” (My Account)上,有电子提交文件的选项(submit document),可以把所有的东西合成一个电子版,上传到my account,拿到一个回执(reference number),会有人处理。我就又把所有传真文件再上传,还加上了我写的说明文件,最后我附上了一封投诉信(complaint letter),合成电子版,上传到my account。这时已经是4月中下旬。” 刘女士提供的税局文件 刘女士崩溃了 2019年5月,在刘女士与税局4次沟通后,刘女的老公王先生却收到CRA打来的一通电话,核实他的婚姻状况。王先生一一作答之后,税局阐明并不是因为他个人的情况来给他打电话,而是因为刘女士这边的税务信息有错误,显示目前王先生是她的配偶,为了核实信息,所以打电话与王先生盘问过往的婚史和居住史。 刘女士续:“在打了4次电话后,CRA这次终于说正在处理我的案子,还告知很快一周内就会有结果。当时电话里的人告诉我,不需要付这将近3000元钱。我觉得这是个好消息,但一周之 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5月下旬我又给CRA打电话,问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有任何进展和回音。此时税局接线员告诉我,我还要再上传一次文件。我非常无奈,只能又上传了一次。 6月份我比较忙,就没有跟进这件事。 7月份,我收到一封CRA的信,说我还欠税局700多,让我把钱补回去。如果不按时补的话,就要有利息产生。 ” 刘女士表示这次自己彻底被惹火了。 “这笔钱和之前要我交的那笔不一样,的确有一些钱是调整过的(adjusted),但是没有完全调整对。我再次给税局打电话,他们说所有的调整都是福利部门(benefit department)和退税部门(GST/HST department)管的,税局接线员不能直接操作。把我转到福利部门,我在线上又等了20多分钟,电话终于接通了之后,他们说我的确有个错误的婚姻状态记录,但是已经被删掉了。大概在一两周左右,会在我的账户上再显示他们作过调整(adjustment)。因为这条记录已经被删掉了,退税部门也不再需要我打电话,因为该记录是相通的,会去到各个部门。大概又过了两周,我的确看到他们把不应该我付的钱调整过了。但是他们只调整了我2017 和2016两年的,反而2015的到现在还没有调整过。因此我仍然欠税局大概700多。” 刘女士自7月份之后没有再联系税局。她很沮丧地对记者表示,自己的隐私不但随便可以被人篡改,就连调整的事情,还要自己三番五次不断地重复申诉。每次长时间等候并重复所有的过程和情节,让她相当崩溃。 “我想投诉的地方是,CRA拥有大量人力,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低级错误的信息,而且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信息是从哪儿来。犯错可以理解,但是处理事件的效率太低。他们每一次接我电话的时候都有做记录(notes)。但下一次都需要我再重新说的一次。我的事又比较复杂,每次讲我这个故事都要花十几分钟。没有一个人从一开始就和我说准了,到底用哪种方法解决这个问题。所有的文件用不同的方式发了四次,特别没有效率。我前面去传真、寄信,其实都是不需要的。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跟进我的案子。” 《加拿大都市报》记者针对刘女士的投诉向加拿大税务局(CRA)发出了采访申请。在咨询过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后,传讯专员Etien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