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12日 星期五 20:34:43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统计局

受疫情影响最大!加拿大这个专业的毕业生56%都领取过补助金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统计局7月公布了2020年领取CERB疫情福利补助金的大学毕业生数据。结果显示,2018届艺术类毕业生有56%受疫情影响而领取CERB福利金。数学与计算机类受影响最小。 2020年,联邦政府实施了加拿大紧急响应福利 (CERB) 计划,为直接受新冠影响的雇员和加拿大个体经营者提供财政支持。 之所以2010年至 2018 年的毕业生特别受关注,是因为虽然他们更年轻,而且通常资历较低,但拥有最近的教育资格可能有助于他们保住工作。该分析仅限于 2019 年收入至少 5,000 加元的个人。 2018年毕业于“视觉与表演艺术、通信技术”专业的学生,在完成大学文凭和完成本科学位的毕业生中,获得CERB付款的毕业生比例最高(分别为 56.2% 和 54.2%)。 这可能与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艺术、娱乐和休闲”行业的领取CERB付款的比例最高,是因疫情对文化、艺术、娱乐和休闲行业的重大影响有关。 另一方面,从“数学、计算机和信息科学”专业毕业的学生领取CERB的比例最低(分别为27.9%和15.4%) 。这可能是因为这些项目的毕业生所工作的项目能够允许员工在家办公。 这五个本科专业毕业的学生领取救济金的比例高于全国平均水平(35%): 视觉与表演艺术(54%) 教育(43%) 人文(42%) 行为艺术(38%) 生命工程与物理(35%) 这五个本科专业毕业的学生领取CERB福利金的比例最少: 计算机科学、数学与信息科学(15%) 工程、建筑(20%) 商科与管理(23%) 健康科学(25%) 农业(27%) ref:https://www150.statcan.gc.ca/n1/pub/81-595-m/81-595-m2022004-eng.htm 编译:YUAN

加拿大三代同堂或与室友共住变得越来越普遍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统计局三发表的最新一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生活成本上升和移民的关系,将三代同堂的家庭置于同一屋檐下,或与室友共住的生活安排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据CTV报道,虽然数据反映独居的人较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但与室友共住或多代同住的家庭比例正急速上升。 数据指,过去20年,由一个家庭的多代人、两个或多个家庭共同居住、或一个家庭与可能或可能不相关的人共住的房屋数量增长了45%,这些家庭于2021年达至近100万个,占加拿大家庭总额的7%。 在2021年,近十分之一的14岁以下儿童与至少一名祖父母住在同一家庭,数量较2001年增长7%; 去年与祖父母一起生活的553,855名儿童中,93%与至少一名父母和至少一位祖父母同住。 统计局高级分析师加尔布雷思(Nora Galbraith)表示,如集中注意各省和努纳瓦特地区(Nunavut),在5岁以下的儿童中,接近三分一与其中一名祖父母住在一起,这是加拿大最高比例,最低是魁省,只有5%,这反映不同的文化偏好及不同的住房和经济状况。 经济师与人口学家将这种趋势归咎于工资跟不上不断飙升的生活成本,以及移民增加和房价上涨。 加拿大房地产协会(Canadian Real Estate Association)早前公布,5月份全国平均房屋售价为711,316元,高于2021年同期的687,595元,虽较2022年4月份稍跌,但仍远高于数年前的房屋价格。 房屋出租网站Rentals.ca的数据亦显示,加拿大6月份平均租金达到每月1,885元,较2021年同期增长 9.5%。为应对住屋成本,很多人要与室友或家人住在一起。 此外,人口普查显示,室友合住的房屋数量于2001至2021年间增加54%,是所有家庭类型中增长最快,与室友同住的现象,在大城市的市中心市区更为普遍,尤其是有大型大专院校的城市。 另一方面,2021年的人口普查显示,39%的20至34岁加拿大人,没有与父母同住,但与配偶、伴侣或孩子一起生活,比率低于2001年的近50%。 这个年龄组别中与至少一名父母、室友或单独同住的人数,从2001年的51%增至2021年的61%。 有分析指,移民正推动这一趋势,具有外国血统的第一代加拿大人,有时不会与其他核心家庭成员一起生活,因为在他们的文化中,孩子与父母一起生活是更为传统或被接受。 不同住房结构和高昂价格互相结合后,意味许多加拿大人在晚年才结婚生子,他表示,没有人会愿意在父母住所的地库抚养孩子的。 总理杜鲁多周三在安省表示,此类观察是政府恢复长问卷人口普查的部分原因。他称,当政府对住房进行历史性投资时,是从知识和讯息的基础上进行,基于数据和事实制定政策是国民理解的关键,也是前进的方向。 V06

统计局:拥有多套房产的业主 占安省住房存量的31%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的新数据显示,2019年和2020年,安省、卑诗省、新斯高沙省(Nova Scotia)和新布伦瑞克省(New Brunswick)拥有多套房产的业主持有29%至41%的住房存量。 据加拿大住房统计项目(Canadian Housing Statistics Program)的数据显示,新斯高沙省,拥多套房产所有权(multiple-property ownership)业主的比例占住房存量的41%。在安省和卑诗省,分别是31%和29%。 纽省首置业主增17% 相比之下,拥有单套房产的个人占大多数。单套房产业主持有安省和卑诗省约60%的房屋。 数据还显示,在这些省份,收入最高的10%业主的收入,超过收入最低的50%业主的收入总和。在安省和卑诗省,收入最高的10%业主的年收入均在12.5万元以上。 另外,2018年至2019年,新布伦瑞克省、新斯高沙省和卑诗省的首次购房者数量分别增加了17%、9%和6%。就在一周前,联邦政府为了保障加拿大房屋的可负担性,刚刚宣布了一系列住房措施,其中包括禁止外国买家购房,购买1年内套现全额征税等,均在让首次购房者更能负担得起住房。 富有业主购房超首置族  这次报告提出的更多数据显示,安省楼房市场的投资者活动,产权搜索和注册供应商Teranet发现,去年1月至8月期间,多间楼房业主占多伦多购买房屋的29%,而首次置业者占28.5%。但对比2016年,首次置业者占大比数。在2020年6月至2021年6月的疫情期间,Equifax Canada的按揭贷款数量超过三笔的人激增7.7%。虽然有官员对持多个物业的人数增加表示担忧,认为财力雄厚的投资者很容易出价超过潜在首置者,并忧虑此类竞购战推高价格;但专家认为,其他因素如人口增长及低利率同样带来影响。

统计局:疫情让歧视激增 新移民更感被孤立

(■■报告指少数族裔在疫情期间遭歧视,较白人多一倍。 加通社) 加拿大统计局因应疫情期间,国民遭受歧视个案日趋严重,上月透过众包(crowdsourcing)方式了解不同族裔所受歧视状况,约有28%受访者称在疫情期间曾受不平等对待,当中华裔、韩裔、南亚裔及非裔遇歧视是白人受访者一倍,最常出现歧视个案的地点是在商店、银行、食肆,公园及行人路上。 统计局于上月4日至24日期间,向35,000名受访者收集数据,了解自3月爆发疫情后本国歧视问题有多严重。结果显示受访华人、韩裔、非裔,南亚裔及原住民女性,经历歧视与不平等对待情况,较其他受访者多,而且歧视情况更是无处不在。数据更指出亚裔在疫情期间,遭遇骚扰甚至被袭击数字上升。 数据指15至24岁年轻人报告受歧视情况较长者多一倍,其中女性(45%)受到歧视与不公多于男性(32%)。 是次统计亦收集了移居本国少于10年的新移民,在疫情期间的感受,他们感到受歧视情形,较移居本国较长时间及在土生土长人士更普遍。他们特别感到被视为异乡人,有一种被孤立感。 新移民更感被孤立 统计局特别访问一些遭受歧视的受访者,约34%相信是因肤色而遭歧视;30%称因年龄;25%称因文化及种族背景。 感到被歧视受访15至24岁年轻人中,约38%与种族和肤色有关;36%称因年龄和外表。 报告亦就疫情歧视个案地点收集相关数据, 36%发生于商舖、银行及食肆;其次是公园及行人路。对年青一辈,被歧视地点也包括网上欺凌,约34%感到在社交媒体上遭歧视;此外,每10人中有3人在求职时感到因歧视而不获聘请。对于是次报告采用众包方式收集数据,全加华人协进会主席吴婷婷表示,统计局透过社区推广,在关注族裔权益社区机构协助下进行的统计分析,是踏出收集数据了解公民社会实况重要一步;她认为以后可多用此方式让市民更放心地提供数据,助政府制定利民政策。 统计局表示,是次调查的受访人数及覆蓋率均令人满意。不过也表明,尽管众包比传统的调查方法更快和及时,但由于数据并非基于随机抽样,报告结果不能推广到整个人口,而是对参与者体验的了解。在此众包调查中,受访者称有“经历过歧视”或“被他人不公平地对待”,都被视为感受到歧视。

助政策切合需求 学者促请重启收集婚姻数据

■■关注社会发展代表,促请统计局重启收集国民婚姻与离婚率数据。星报资料图片   本国31名学者及关注社会发展代表,联署致函联邦司法部长及创新技术、科学暨经济发展部长,促请统计局重启收集国民婚姻与离婚率数据。 联署者指政府停止收集此数据达10年,令本国在社会议题,包括贫穷、孤立及社区支援等方面出现断层,窒碍政府对婚姻出问题家庭之援助,冀政府考虑让加拿大统计局再度收集本国人婚姻数字。参与联署的社会发展关注人士及学者,横跨全国东西两岸合共31人及研究社会政府机构,他们在上周五(25日)分别致函联邦司法部长拉梅蒂(David Lametti)及联邦创新技术、科学暨经济发展部长贝恩(Navdeep Bains),希望联邦政府容许统计局,重启询问本国国民婚姻及离婚情况,计算国民离婚及婚姻率。 统计数字利准确制定政策 学者们表示,本国最后一次得悉国民婚姻实际情形,以及离婚实际状况的问卷,已经是2008年,当时的数据于2011年7月正式向国民陈述;在过去10年的数据空白“断层”期间,国民在婚姻及离婚事宜上,与10年前分别颇大,学者认为政府若要制定人口及社会福利政策时,若能将国民婚姻及离婚状况计算入数据当中,便可更准确地制定家庭政策。 联署众学者在信函中指出,政府收集国民婚姻及离婚等数据,能让政府更能准绳地掌握,如何推行惠及本国家庭之社会策略,这对本国教育制度至长者服务之推进,皆有裨益及更为与时并进。 学者指出,婚姻与离婚对国民精神及心理健康上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若容许统计局重启有关国民婚姻与离婚事项的数据收集,有助政府更明白本国多元文化及多元社区之真实组成,且能借此订立更适合社会发展策略,包括如何应付贫穷及灭贫、如何推出精神及心理健康政策,协助与社会疏离族群,以及如何增加社会网络资源等。 联署学者指出,根据联邦政府最后一次收集此数据之成本,约需25万元,然而花费此成本却可令政府政策更切合国民需求。 学者于信函中促请联邦政府认真考虑重启婚姻与离婚率的数据收集过程。

不靠谱!你的资料可能被统计局落在地铁上、邮寄到别人家!

■■在2016年人口普查中丢失587份人口普查问卷后,统计局曾在这样的垃圾桶中展开疯狂搜索,但无所获。CBC 图本报记者报道 在2016年人口普查过程中,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共发生20多宗信息及隐私泄漏事件,乃因文件丢失及操作错误等,包括一些保密文件被遗留在地铁上,或是邮寄至错误的地址,以及载有数百份重要文件的车辆被盗等,但一些国民却并未被告知个人信息资料失。 其中一宗意外,一位职员在去满地可度周末时,把587份原住民填好的人口普查问卷放在车内,但车辆却不幸被盗。尽管该职员及时向警方及地方政府报告,但大家在垃圾桶及回收箱内展开疯狂搜索后仍然一无所获。 根据事件报告,警方相信车辆已遭肢解及出售零件,而普查资料已被销毁。加拿大统计局认为贼人盗窃的目标主要是偷车,而非隐私资料。事件并未知会加拿大私隐专员(Privacy Commissioner of Canada),也没有立刻通知相关居民。当局一位发言人称,他们在第二次普查时告知当事人发生了什么事。 大风吹走普查员手上资料 其他一些丢失个人资料的事件还包括,亚省一位普查员被一阵大风吹走了16页包括人名、地址、电话等重要信息的名单;一位普查员带一位未经保密宣誓的非雇员一起蒐集个人资料;一位普查员访问一间柏文时将装有重要资料文件的手提包放在大厦后面,回来时发现手提包丢失;招聘人员将含有指纹及其他信息的资料用电子邮件发给错误的应征者。 加拿大私隐专员办公室指出,2016人口普查中发生的隐私违规投诉仍未进行调查。 加拿大统计局则认为,这些事件的发生,或可统计局声誉造成影响,令公众认为统计局无法保护受访者的信息,甚至在日后参加个人资料调查时更为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