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14:44:32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老干妈

腾讯老干妈事件大结局 「南山必胜客」难得马失前蹄

“逗鹅冤”事件迎来大结局。 7月10日,腾讯和老干妈发布联合声明,称双方已厘清误解,未来将积极探索并开启一系列正式合作。 该则300字左右的简短声明主要包含如下三项内容: 第一,双方表示,感谢贵阳公安对于此案件的高度重视和积极行动,让犯罪嫌疑人得以快速落网。腾讯已向法院申请撤回财产保全申请及本案诉讼,并就合同诈骗行为已向贵阳公安报案。腾讯和老干妈双方后续将积极配合相关法律程序的推进。 第二,过去数日内,腾讯和老干妈双方进行了深入沟通,双方已厘清误解。对于事件过程中的种种误会和欠妥之处,腾讯已向老干妈方面当面致歉,后续腾讯将进一步完善相关流程。未来双方也将积极探索并开启一系列正式合作。 第三,由于此事对社会公共舆论资源造成过多占用,腾讯与老干妈表示歉意。 在上述联合声明中,双方特别提到,未来将积极探索并开启一系列正式合作。 联合声明盖有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和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的公章,落款日期为7月9日。 腾讯和老干妈属于“不打不相识”。 近日,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发布的一则民事裁定书收到广泛关注。裁定书显示,原告腾讯公司因公司服务合同纠纷,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查封、冻结被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06万元的财产。 6月30日,腾讯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此事系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腾讯被迫依法起诉,申请资产保全。 后续事态迅速反转:6月30日晚间,老干妈方面则发布声明称,公司在6月10日接到相关法律文书,“经核实,我司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就‘老干妈’品牌签署《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且我司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 7月1日,“贵阳公安双龙分局”微信公号发布警方通报:经初步查明,3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与腾讯签订合同,已被刑拘。 通报显示,犯罪嫌疑人曹某(男,36岁)、刘某利(女,40岁)、郑某君(女,37岁)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其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公司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 目前,曹某等3人因涉嫌犯罪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这个瓜热闹了!腾讯与干妈的战斗 字节跳动又出来插一脚

7月2日晚间消息,昨晚字节跳动副总裁吐槽腾讯“基础事实都没调查清楚,就可以直接启用公检法手段,竟然还成功冻结了对方1600万元!说明这家公司已经形成了用公检法打击一切不利于它的日常思维,而且简化到连调查都懒的去调查了。”今早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反击,称对方“知识储备不足,记性还不好”,张军晒出了此前字节跳动申请冻结另一家公司财产的裁定书。   对此,字节跳动副总裁再度回应称,腾讯攻击我“知识储备不足,记性还不好”,依据是:字节跳动也申请冻结过其他公司资产。这是在“偷换概念”。并称腾讯滥用影响力是有惯性而广泛的,还列举了很多腾讯的“黑料”。  以下为字节跳动副总裁回应全文: 网上有报料说这位字节跳动的副总裁早年曾就职于360,与腾讯旧怨已久。 有网友点出:360大战腾讯时,李亮是360的公关负责人。头腾大战的时候,李亮是字节跳动的公关负责人。李亮和腾讯,这可以说老冤家了。比字节跟腾讯还冤家。 360大战腾讯的时候,找警察布局抓周鸿祎的事儿很多人都知道。头藤大战的时候,腾讯同样动用了某东部省会城市的公检法查字节,字节当时吃了好大一波亏,李亮的人被警察带走好几个。所以李亮对腾讯的公检法实力,那真的是深有体会。 以下是知乎网友的报料: (都市网Rick综合整理编辑)

腾讯与老干妈事件水落石出 大戏背后居然是三个骗子

  (星岛日报报道)国民酱料品牌“老干妈”近期与网络巨头腾讯陷入“罗生门”。腾讯称,“老干妈”长期拖欠其千万元广告费,深圳南山区法院裁定冻结“老干妈”名下一千六百余万元(人民币,下同)的财产。“老干妈”则表示,从未与腾讯有过商业合作,腾讯或遭遇诈骗。事件峰回路转,贵州警方昨日通报,称有三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签订合作协议,目前三人已被刑拘。   中国裁判文书网周一披露一则民事裁定书,同意原告腾讯请求查封、冻结被告“老干妈”公司名下价值一千六百余万元财产。腾讯表示,去年三月与“老干妈”签订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按照合约付款。腾讯多次催办没下文仍分文未获,被逼依法起诉。   双方各执一词,“老干妈”前晚反击,称公司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已向警方报案,保留追究相关主体法律责任的权利。   贵州贵阳警方昨日通报,指曹某等三人为获取腾讯公司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腾讯随后更新了一条动态,称“今天中午的辣椒酱突然不香了。”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更在微博调侃,称“希望天下无假章”。   据了解,双方的交际或在于腾讯旗下游戏“QQ飞车”,去年“QQ飞车”宣布“老干妈”为其行业年度合作伙伴,还称这是“老干妈”首次与电竞的跨界合作。游戏中多款服装及广告牌上均出现了“老干妈”的字样;当时更打出“老干妈漂移火辣辣”的标语。这也是腾讯和“老干妈”官宣的唯一一次合作。“老干妈”负责人昨日向澎湃表示,“正在核实(广告)当中”,并称暂不清楚腾讯方面是否会撤诉。   事件峰回路转,可谓是一笔“糊涂帐”,其中更是疑点重重。两家极具影响力的企业为何被三个骗子牵着走?深圳南山为何没有审核出“老干妈”的合同是假的?有网友表示,“让子弹再飞一会”。澎湃昨日则发表评论,指此次较量还涉及到了“地方保护主义”、“查封‘老干妈’资产的行为,和力挺本地大型企业的心态到底有没有关系?”   据悉,腾讯本部在深圳南山区,其相关诉讼大多有南山区法院受理。腾讯法务部在二〇一三年至今已创下二十九次诉讼不败的成绩,被网友戏称为“南山必胜客”。

腾讯对上老干妈 法院同意查封1624万财产

网易科技讯6月30日消息,今日中午“腾讯请求查封‘老干妈’1624万元财产”新闻传出,下午,腾讯回应记者表示,此事系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腾讯被迫依法起诉,申请冻结了对方应支付的欠款金额。 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无果,因此不得不依法进行起诉。目前案件在法院具体审理过程中。 今日午间,媒体从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发布一则民事裁定书,同意原告腾讯请求查封、冻结被告老干妈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0600元的财产。 公告显示,原告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诉被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中,原告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请求查封、冻结被告两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0600元的财产。 法院认为,原告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裁定查封、冻结被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名下价值16240600元的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等值的其他财产。 天眼查数据显示,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陶华碧,公司成立于1997年10月,经营范围含风味食品系列,豆豉,豆腐乳,火锅底料等。该公司共有两大股东,分别是李妙行与李贵山,持股比例分别为51%及49%。据报道,二人均为陶华碧亲属,其中李贵山是陶华碧长子。 此外,天眼查数据显示,另一被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为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陶华碧任前者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老干妈”核心机密被泄漏!涉案千万嫌疑人被拘…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记者8日从贵阳南明警方处获悉:历经三个多月的侦查,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经侦大队一举将涉嫌泄露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商业机密的贾某抓捕归案,该案涉案金额高达千万元人民币。 2016年5月,“老干妈”工作人员发现本地另一家食品加工企业生产的一款产品与老干妈品牌同款产品相似度极高。该事件引起了老干妈公司的警觉,公司相关人员认为此现象很可能存在重大商业机密的泄露。 2016年11月8日,老干妈公司到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经侦大队报案,称疑似公司重大商业机密遭到窃取。 接到报案后,南明经侦大队高度重视。侦查人员从市场上购买了疑似窃取老干妈商业机密的另一品牌同类产品,将其送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果为该产品含有“老干妈牌”同类产品制造技术中不为公众所知悉的技术信息。经查,涉嫌窃取此类技术的企业从未涉足该领域,绝无此研发能力。老干妈公司也从未向任何一家企业或个人转让该类产品的制造技术。由此,可以断定,有人非法披露并使用了老干妈公司的商业机密。 鉴于案情紧急重大,南明经侦大队逐将案情向分局领导进行了专题汇报。分局领导闻讯,当即责成经侦大队成立专案组,组织精干力量,多策并举,慎密侦查,尽快查清犯罪嫌疑人的真实身份和落脚之处。 经多方了解和仔细排查,侦查人员将注意力最终锁定到老干妈公司离职人员贾某身上。2003年至2015年4月,贾某历任老干妈公司质量部技术员,工程师等职,掌握老干妈公司专有技术、生产工艺等核心机密信息。2015年11月,贾某以假名做掩护在本地另一家食品加工企业任职,从事质量技术管理相关的工作。 涉嫌商业秘密泄露的案件中,大量的证据均是以电子文档的形式存在的,其证据一般都是随身携带。围绕这一线索,办案侦查员展开调查,依法搜查扣押了贾某随身携带的移动硬盘及内含的电子证据资料,并在其台式电脑中发现大量涉及老干妈公司商业秘密的内部资料,这也印证了办案人员的判断。 贾某在其任职期间,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竞业限制与保密协议”,约定贾某在工作期间及离职后需保守公司的商业秘密,且不能从事业务类似及存在直接竞争关系的经营活动。 自2015年11月,贾某将在老干妈公司掌握和知悉的商业机密用在另一家食品加工企业的生产经营中,并进行生产,企图逃避法律的约束和制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有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行为,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的,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目前,嫌疑人贾某因涉嫌侵犯商业秘密案,已被刑事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