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3日 星期六 10:49:36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考试

安省中医针炙可选中文应试!设繁简两版本10月实施

图为Ann Zeng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中医师及针炙师管理局(CTCMPAO)今年10月的资格考试,首次让考生可以选择中文版,成为全省26个受监管的专业医疗从业中,第一个获准设立除英法官方语言考试外的其他语言考试。 中医管理局注册总监及首席执行官Ann  Zeng周二接受本报访问时指出,现在所有在安省注册的中医师和针灸师,均必须通过泛加拿大考试(Pan-Canadian Examinations),然后才可执业。这项考试是由加拿大中医师及针灸师监管机构联盟办理。卑诗省一直有中文考试,安省将采用卑诗省的方式,整份考卷全部翻译成中文,并且有繁体中文和简体中文两个版本。 中医管理局是以保护公众利益放在第一位。她说,贯彻保护民众的安全和健康的同时,也为申请注册的中医师及针炙师,提供一个灵活的机制以达到执业标准。 她说,《中医法》内规定中医师和针灸师可以有“医生”(Doctor)的职称;但现在执业人员的正确职称是中医师及针炙师。中医管理局正积极研究和讨论制定一个合理的标准,然后与卫生厅商讨修改注册法,才可以设立“医生”的职称。 10月考试 月中截止报名 根据安省的《医疗专业监管法》(RHPA)规定,医疗专业人员必须操流利的英语或法语。她说,中医管理局对中医师及针炙师,采取一个比较灵活的方式。目前有超过百名注册成员,是无法以英文或法文交流沟通。他们必须提交一个书面的语言计划书,可以由助理或接待员担任翻译与病人和管理局沟通。事实上,中医管理局的通讯也是中英文双语。 Ann  Zeng说,泛加拿大考试是一个中医师及针炙师的入门标准,包括执业安全均是相同。换言之,在卑诗省注册的中医师及针炙师,转到安省也可以获得相等的职称;安省的业者也同样可以到卑诗执业。 她说,当然,业者的病历也可以用中文登记,但为了整合医疗,与其他专业医疗专业合作或联合医疗,所以中医师及针炙师的病历,必须被其他专业医护人员看得懂,病历最后仍必须要翻译成英文或法文。 目前中医管理局接近2,700名注册中医师及针炙师,估计当中有50%至60%使用中文作为口头交流或执业时的语言。她说,由于这次是安省首次开办中文的专业医疗考试,暂时尚不知会有多少考生选择中文应考。很多人可能仍在犹豫,是否参加今年10月份的中文考试。毕竟要有相当时间的准备,才能应付一个专业考试。 中医管理局将每年举办两次中文考试。如果来不及参加10月份考试的人,可以申请明年4月份的考试。今年的中文考试将在10月3日和4日,以及26日和27日进行。报名截止日期为下星期五(7月15日)。 图文:星岛记者  

民调报告:超八成学龄儿童家长支持标准化考试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智库组织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最新发表研究报告指出,加拿大有84%的学龄儿童家长支持标准化考试,从而了解孩子在学校阅读、写作和数学方面的表现。 菲沙研究所教育政策副总监兼该报告作者麦费逊(Paige Macpherson)表示,尽管一些团体一直在努力减少甚至取消考试,但加拿大绝大多数家长都支持标准化考试,以此来公平客观地衡量孩子的学业进步和孩子正在接受的教育。 该民意调查对1,204名在加拿大公立和私立学校就读的学龄儿童(5-17岁)家长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家长对标准化考试的总体支持率为84%,其中44%的家长强烈支持标准化考试。只有4%的人强烈反对。 在全国范围内,新来加拿大的父母支持率最高,92%的移民父母支持考试。 “反对标准化测试的倡导早在新冠疫情之前就已经存在,尤其是在安省和卑诗省等”,麦费逊说,“对于政府决策者和教育工作者来说,重要的是要了解父母对孩子和孩子学校标准化考试的重视和支持程度,这样才能优先考虑和改进各省的考试。” v16

多伦多两大教育局齐决定 取消今年中学读写能力测试

【加拿大都市网】据CP24报导,多伦多最大的两个教育局决定,在COVID-19疫情导致学生和老师都受到重大动荡的情况下,不进行新的中学读写能力测试。 此前多伦多地区教育局(TDSB)和多伦多天主教地区教育局(TCDSB)都计划在今年春天对10年级和11年级的学生进行新的标准化测试,作为省级试点项目的一部分。但两个教育局在周五的几个小时内,分别向家长发出了通知,表示将取消今年的测试。 "我们认识到,疫情给我们的学生和学校社区带来了与心理健康和焦虑相关的不同挑战,我们认为,在学生努力完成学年的过程中,不给他们造成进一步的不当压力是符合他们的最佳利益的,"TCDSB教育主任Brendan Browne博士在给家长的信中说。"我们将继续专注于尽可能地最大化课堂教学时间,以促进学生的成功和幸福。" 在安省校长委员会和安省天主教校长委员会发表联合声明,呼吁省府取消今年的试点后一周,TCDSB和TDSB决定今年不进行标准化测试。 本站最新报导,周五安省再增106名学生感染 TDSB在其网站上发文,承认这对学生来说是一个 "充满挑战和压力的时刻",并表示不希望 "给学生的盘子里加个菜"。 "鉴于我们对公平的承诺,这对虚拟学生来说是一个重大障碍。此外,向亲身学习的学生提供评估,同时还要保持物理距离,并确保健康和安全做法得到遵守,这将是一个挑战,"声明指出。 由于假期后COVID-19病例激增,多伦多的学校被迫改为在线学习,直到2月15日才重新开学。 上周,多伦多大学流行病学家Colin Furness博士对Newstalk 1010表示,他相信一旦新的、传染性更强的变种 "真正兴起",学校将在4月中旬再次关闭。(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咸美顿教育局宣布 所有中学期末考试取消

【加拿大都市网】咸美顿教育局宣布,取消2020-21学年所有中学的上下学期末期考试。 咸美顿-Wentworth区教育局表示,2020-21学年,将以特定学习活动及功课,来评定学生的成绩。 该教育局总监Manny Figueiredo表示,教师会根据本身的专业判断,来决定学生最适合的学习内容与活动;且将原定考试日,给予学生完成所有功课。 教育局亦表示,中学生毕业,原要求须完成40小时社区参与,现缩短至20小时;因为上1学年的毕业生,很难达到40小时社区参与要求。 (网上图片) T02

美国“高考”再传泄题事件:考前答案已发布上网?!

来源:中国新闻网 考生岂不是个个都能考满分?!美国SAT大学入学考试(俗称美国“高考”)再传泄题事件和安全漏洞。据透露,6月1日SAT生物科目考试在美国举行的几个小时前,考题和答案已被人公布在网站上,该机构也从匿名渠道收到考题复印件。   据报道,该机构公共教育主任薛佛(Bob Schaeffer)表示,全球各地成千上万名学生都在同一天参加SAT考试,东半球考试早美国几个小时开始;当天,他接到应是来自韩国的东亚地区匿名电话,声称他们手上有考试复印件,对方还把整份文件寄给他看。   据悉,SAT由“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管理,以前也曾出现过安全漏洞。为了防止作弊,“大学理事会”现在用设了密码且上锁的箱子运送考题。但批评指出,上了锁的箱子很容易破解,还有许多人从中牟取重利。薛佛称,“拿到考题者可以大赚一笔,尽管没人透露如何办到,但显然不难。”   报道称,由于国际作弊事件持续增加,SAT的竞争对手ACT,于2018年已禁止使用铅笔和纸本考试。ACT现在只管理海外计算机考试。另外,例如法学院招生的LSAT等其他考试,也朝数字化方向发展。   据每年为数百万学生准备全球入学考试的“柯普兰测试准备”(Kaplan Test Prep)大学预科课程主任普里查德表示,他听说了这起安全漏洞事件,称“学生已开始应考,加上不久前刚发生过大学招生丑闻案,听到这种事的确可能增加焦虑和担忧”。   官员指出,2018年有超210万名学生参加SAT考试。目前,不清楚有多少学生在考前看到了答案,全美大学招生办公室如何处理此安全漏洞也不明朗。 图片来源:pixabay

Pull an all-nighter 绝无好处的临时抱佛脚

英国Royal Holloway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Jakke Tamminen说很多学生都会用临急抱佛脚的方式应付考试:"staying up all night right before an exam, in the hope of stuffing in as much knowledge as they can"。 Stuffing in是填入、装满。...

SFU本拿比校区50岁学生考试期间猝死考场

■ SFU本拿比校园发生学生在考试期间死亡的意外。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 西门菲沙大学(SFU)本拿比校园一名50多岁学生在考试期间死亡,引起外界质疑校方的求助系统,是否有效。 据Global News报道,事发在上周四(10月18日)晚,该名学生正在考笔试时,突感呼吸困难,有人先致电曾受救护训练的校园保安,保安员于6分钟后再致电9-1-1求助,期间曾使用心脏除颤器为这名男学生急救,可惜未能将他救活。 SFU副教务长拿希利(Tim Rahilly)表示,以他所知的事故经过是首先有导师发现该名学生出现呼吸困难,在决定寻求校外的救护服务前,曾经历一段时间,但他肯定,有使用心脏除颤器和召唤救护车到场。 曾使用心脏除颤器施救 有在场的学生在社交媒体上质疑,当时是否应更快作出反应。 不过,拿希利强调,他也有到场,并相信现场的人已跟随适当的求助程序处理。有类似的极端事故发生后,校方会分析事发经过,并检讨当时有否出现不清楚如何处理的情况。若发现存在问题,校方会再进行检讨,令求助指引更为清晰。 拿希利相信,致电校园的保安有助于提供即时的服务,如需要召唤救护车或校园外任何服务,大学的电话接线员工可直接致电9-1-1,并与紧急服务人员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