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1月25日 星期二 09:41:37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联邦保守党

保守党公布影子内阁名单 反对疫苗政策者被清洗

(奥图尔公布新影子内阁名单,清洗多名曾质疑疫苗措施的保守党国会议员。 加通社)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周二公布新一届影子内阁名单,将多名曾反对疫苗政策的党员排除在外,包括前党鞭特拉尔(Mark Strahl)和曾角逐党领的刘易斯(Leslyn Lewis),以及曾支持反疫苗人士的老臣子格拉杜(Marilyn Gladu)等。 保守党在国会所占议席数目仅次自由党,成为官方反对党,影子内阁成员的任务是监察相应联邦部长的工作,并就相关范畴的政策提出意见,或要求对方答辩。 奥图尔在新影子内阁中,重召了以作风强硬见称的溥礼瑞(Pierre Poilievre)复任影子财政部长,他在2月时被调离此职,转任就业及工业影子部长。奥图尔说:“礼瑞是我们最强的辩说者之一,他在众议院很强悍,无论在WE慈善机构丑闻还是其他议题上,我看到自由党人在看见他站起来时会颤抖。” 保守党部分议员因不支持政府的疫苗政策而受到非议,杜鲁多周一在自由党党团会议上大肆抨击保守党人没有以身作则,做国民的榜样。奥图尔在其影子内阁中清除了多名对疫苗持反对意见的党员,以作为回应。 曾与奥图尔角逐党领宝座的新科议员刘易斯名落孙山,她早前曾批评为儿童接种新冠疫苗的做法。 原任枢密院影子部长的格拉杜也被排除在名单外,她最近联同一些关注强制接种疫苗措施的议员,组织了“公民自由”小组,为反疫苗人士辩护,她在疫情初期曾任保守党影子卫生部长。在名单公布后,格拉杜随即发表声明致歉,并撤回质疑疫苗的言论。 同样被剔出名单的还有来自卑诗省的国会议员特拉尔,他曾形容强制接种疫苗为“歧视性、强逼性和必须予以反对”。特拉尔原任影子劳工部长,于2017至2020年间曾出任官方反对党党鞭。 原任长者事务影子部长的法尔克(Rosemarie Falk)和艾力森(Dean Allison)也在清洗之列,前者曾公开反对强制接种疫苗,艾力森主持的网台节目曾邀请过疫苗阴谋论者出席,他从没担任影子部长,但曾任国会多个委员会的主席。 斯图布斯(Shannon Stubbs)被撤离影子公共安全部长岗位,不获党领垂青。她上月在党团会议召开前,批评奥图尔走中间路线,在枪管立场上摇摆不定。 支持接种疫苗的原影子卫生部长的加纳(Michelle Rempel Garner)能言善道,被调任天然资源影子部长,将与联邦环境部长和天然资源部长在气候变化和减排议题上正面交锋。 奥图尔在公布影子内阁名单时表示,“你们将看到一个混合富经验的、有才华的和新进的声音的团队,提出一个国民在下次大选来临前殷切期待的未来经济蓝图。”   V20

保守党国会议员多少人打完疫苗?奥图尔仍旧保持缄默

(■奥图尔仍不愿透露多少保守党国会议员已完全接种。加通社资料图片) 联邦保守党对于有多少当选国会议员已完全接种疫苗的问题,仍旧保持缄默。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 )称尊重每个人的个人医疗选择。 据加通社报道,大多数联邦和省级政党对其成员的接种状况持开放态度,尽管并非所有立法机构都制定了要求成员全面接种疫苗的规定。 卑诗省、沙省、魁省以及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的所有执政党及主要反对党成员均表示,他们已完全接种疫苗。在安省,省长福特要求进步保守党核心小组成员必须接种疫苗,但他的两名省议员获得医学豁免。而所有反对党省议员均已完全接种。 纽奔驰域省省长发言人表示,执政的进步保守党核心小组所有成员,均已完全接种,只有一名正在接受癌症治疗、将推迟接种第二剂。 缅省进步保守党政府中,除两名省议员外,其他所有人均表示已完全接种,而这两人拒绝透露他们的疫苗接种情况。 进国会大楼须已打两针 此外,进入新省省议会大厦和魁省国民议会,还必须遵守强制疫苗接种规定。在联邦范围内,众议院的多党管理机构内部经济委员会,本周亦公布了一项类似政策,进入众议院建筑物须满足两剂疫苗接种的要求。 此政策似乎让联邦保守党党领奥图尔陷入困境:他在9月份的联邦大选中,未将疫苗接种作为保守党候选人参选的一项规定,且现在仍不愿透露保守党的118位国会议员中,有多少人已完全接种疫苗。但同时,他希望在11月22日国会复会时,能重新恢复亲身参加会议的形式。 曾感染新冠肺炎且本身推崇疫苗接种价值的奥图尔说,尊重各人个人医疗选择。 加通社最近的一项分析发现,至少有80名保守党国会议员完全接种了疫苗,同时有两名议员表示,由于医疗原因无法接种,另外两人原则上拒绝透露他们的接种状态,其他人未做回应。奥图尔核心小组中的一些人,支持将疫苗接种状态保密的必要性,包括沙省后座国会议员帕策(Jeremy Patzer)。他最近在一篇专栏文章中称,反对用“欺凌伎俩”哄骗人们泄露私人医疗资料。 亚省保守党国会议员莫茨(Glen Motz)亦表示,尽管强烈支持在对抗新冠病毒时使用疫苗,但同样反对强制接种。总理杜鲁多一直批评保守党的态度。他在本周表示,之所以决定再等1个月重开议会,是为了确保奥图尔的所有团队成员均有时间接种疫苗。 保守党发言人克兰西(Mathew Clancy)表示,该党相信,由9名成员组成的内部经济委员会,“无权侵犯议员在下议院参加会议的权利”,但对于下议院制定的完全接种者方可进入下议院建筑物的规定,他未详细说明保守党是否会提出挑战。 专家指出,如果保守党国会议员迫使下议院就该规定进行投票,那么在自由党、魁人政团和新民主党国会议员的支持下,这项政策很明显会非常容易获得通过。 各政党还必须决定,下议院是否应该恢复所有正常的亲临会议程序,或继续提供虚拟选项,允许议员通过视像形式参加会议。星岛综合报道

华裔保守党发动网上签名罢免奥图尔 被委员会停职60天

(■■陈伯特遭到联邦保守党停职调查。CBC) 联邦保守党全国委员会成员陈伯特(Bert Chen,译音),因发起针对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的罢免活动,被保守党全国委员会停职60天。 上月20日,保守党在联邦大选落败之后不到24小时,来自安省的联邦保守党全国委员会成员陈伯特启动一项网上签名请愿,收集支持要求保守党全国委员会就奥图尔的领导能力提前进行检讨,成为首个公开挑战奥图尔的党内人士。 陈说,党员们认为奥图尔在消费者碳税方面背叛了党的价值观。 保守党主席巴瑟森(Rob Batherson)在一份声明中说,是在收到针对陈的行为投诉之后,作出停职60天的决定,并对相关投诉进行调查。 奥图尔试图走一条更温和的路线,希望能争取更多的选民,但这样做激怒了一些保守派。因为他在去年的党领竞选中,把自己标榜为“真蓝”候选人从而赢得党内基础。 抨奥图尔背叛党员信任 陈在脸书(Facebook)发文说,对他的停职是一种“让对奥图尔的领导失去信心的保守党成员闭嘴的方式”。 他说,许多人希望奥图尔下台,“因为他为了一次失败的大选,出卖了自己的信仰”。陈又表示:“我期待着在这60天之后,继续代表选举我的党员,实现他们期盼新领导人的愿望。” 巴瑟森说,一个委员会将调查对陈的投诉,并向全国委员会做出建议,以决定他的行为是否可能对党的声誉或党领的声誉产生负面影响。 陈在上个月启动网上签名请愿时曾表示,问责制和诚信是保守党希望其党领必须具备的核心价值,而奥图尔背叛了党员的信任,基于这次选举结果,奥图尔的领导是失败的,他必须离开。星岛综合报道

保守党公布竞选承诺 各种发钱!哪一条最吸引你?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保守党承诺,如果由他们组建政府,将恢复因疫情而损失的工作岗位,通过支出激励措施刺激经济,并确保加拿大为未来的健康危机做好准备。 今天是联邦选举活动的第二天,保守党发布了一份162页的《加拿大复苏计划》,对他们在春季公布的选举前承诺进行了扩展。议会预算官员还没有计算出这些承诺的成本,但保守党官员说这正在进行中。 支出承诺大部分是短期投资,但不包括一些具有长期影响的建议,如将加拿大卫生拨款给各省的年增长率提高到至少6%,以及一项新的儿童护理计划,使低收入家庭更容易负担得起这些服务。 奥图尔周一早些时候对记者说,他所在的政党是唯一一个有可行计划让加拿大摆脱经济衰退的政党。 奥图尔表示,尽管这次选举时机不对,但它为加拿大人提供了一个关于我们未来的重要选择。一方面是自由党、新民主党、魁人党和绿党,他们在疫情之后没有专注于加拿大的复苏计划,没有为就业或真正的任何事情制定计划。另一方面是加拿大的保守党,他们将不懈地专注于创造就业机会,提高工资,并使加拿大的经济回到正轨。 本站相关报导:杜鲁多一家五口亮相 宣布大选!这几个数字和往年很不同… 就业和经济 为了履行在一年内恢复因COVID-19而损失的100万个工作岗位,保守党将通过建立加拿大就业激励计划来创造就业,该计划将在加拿大紧急工资补贴逐步取消后,为新员工支付最高达50%的工资六个月。 他们将通过在2022年和2023年提供5%的投资税收抵免来鼓励公司花钱,通过对10万元以下的金额提供25%的税收抵免来鼓励加拿大富人投资小企业,为酒店、零售和旅游部门的小企业提供最高20万元的商业贷款。 保守党还将实施一项全国性的快速筛查计划,以便更多的雇员现在和在未来发疫情的情况下能仍够返回工作场所。这包括向加拿大人提供可随时使用的家庭快速检测试剂盒。 对于低工资的工人,该党提议将加拿大工人福利翻倍((canadian workers Benefit),个人最高可达2800元,家庭最高可达5000元。他们将把这些钱以季度直接存款的形式存入银行,而不是在年底退税。 他们还提议在未来三年将“学徒工作税收优惠”(apprentice Job Creation Tax Credit)翻倍,并在未来两年花费2.5亿加元建立加拿大工作培训基金,以鼓励工人学习新的工作技能。 在保守党的领导下,就业保险的疾病津贴也将从15周扩大到52周。 本站相关报导:联邦大选正式拉开帷幕 选举成本预计6.1亿 家庭和儿童护理 加拿大人应该期待一个消费税“假日”,即在秋季的一个月里,在零售商店的所有购物都将免税。该党表示,这将帮助受到疫情严重打击的家庭和零售商。 关于激增的住房成本,保守党承诺在未来三年内建造100万套住房,遏制和扭转外国买家在住房市场上的通胀影响,加强公共交通,并使抵押贷款更容易负担。 保守党还将取消自由党提出的300亿元的儿童保育计划,该计划将在五年内将全国儿童保育费用降至每个儿童每天10元,转而将现有的“儿童保育费用扣除”(Child Care Expense Deduction)转变为可退还的税收抵免,覆盖低收入家庭至多75%的儿童保育成本。 奥图尔说:“我们将立即帮助到所有父母,而不是一些,且在六年之后。家长们知道什么是最好的,特别是在家庭走出疫情以及轮班工作和其他事情所需的灵活性方面,我们将帮助所有家庭。这是一个不仅公平,而且能提供即时帮助的方法。而不是更多的自由党的承诺,这些承诺永远不会到来。” 他回避了关于这一提议如何实际增加儿童保育空间的问题,这是问题的另一个方面。 该党还将允许准父母在怀孕7个月时就申请加拿大儿童福利,而不是在分娩时申请,并在死产或孩子死亡的情况下提供长达8周的带薪就业假。 卫生保健 联邦保守党注意到新冠疫情在医疗保健系统中暴露出的漏洞,承诺增加各省每年医疗保健支出的保证资金,将增长率从3%上调至6%。 保守党表示,此举将在未来十年为加拿大的医疗保健系统注入600亿加元。 保守党一个相当突出的纲领性支柱是提出一项关于精神健康的行动计划,要求各省利用部分政府资金改善当地的治疗服务,鼓励雇主将精神健康纳入福利计划,在头三年对额外的保险费用提供25%的税收减免,精神健康慈善机构和非营利组织获得1.5亿元的赠款,并建立一个全国性的自杀热线。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心理健康和成瘾问题很严重。一年的封锁让情况变得更糟,这些危机是我们的政府需要解决的,”文件写道。 为了解决阿片类药物危机,保守党将在未来三年内花费3.25亿元,创建1000个住院药物治疗床位和50个额外的社区中心。 该文件还包括一个关于疫情防范的章节。除了确保必要的个人防护设备(PPE)储备外,文件还指出,保守党政府将加强疫苗研究,使加拿大成为一个具有竞争力的医药创新管辖区。他们还将恢复对进口个人防护设备的关税,以承认并确保加拿大个人防护设备制造商的长久发展。 联邦保守党竞选纲领的发布引起了杜鲁多的反应,当时他正在魁北克为自己的竞选声明进行巡回宣传。 杜鲁多说:“自哈珀时代以来,加拿大人为变革付出了太多,却无法满足保守党提出的要求。不能让保守党削减家庭、工人和企业所依赖的项目。就是这些人,他们不会承诺他们的所有候选人都将全面接种疫苗。这种做法不会保护加拿大人或创造良好的就业机会。它不会推动强劲复苏,也不会保障我们的未来。” (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www.ctvnews.ca/politics/federal-election-2021/conservatives-unveil-campaign-platform-focused-on-pandemic-recovery-1.5548837)

保守党内部大分裂 有人希望党领奥图尔输

联邦保守党对于领袖奥图尔(Erin O'Toole)的支持度出现分歧。面对不久之后联邦可能举行大选,保守党内部有声音希望奥图尔输。 多位政党消息人士告诉《多伦多星报》,这些天他们内部的讨论,让人想起2000年代初期保守党四分五裂的局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保守党高级职员说,基本上每位协助竞选工作的员工都疯了。 踏入8月,是奥图尔在保守党担任党领袖一周年的纪念日,他试图透过提出不同竞选承诺,来提高自己的形象,以及争取党内民意调查的支持度。奥图尔在上周六向党员筹集选举资金,他指收到压倒性的支持。但消息指,党内各方人士,都对这位领导人感到沮丧。 奥图尔早前到访亚省,参加卡加利牛仔节期间,他在活动中表示将会承诺实施碳定价的计划。 另外,奥图尔上周五在纽奔驰域省(New Brunswick)的一次活动中,再强调堕胎应该是女性的一项权利。他指出,需要确保全国各地的女性都可以得到选择堕胎的权利和机会,并承诺保守党会跟进这个政策。 一些草根市民,认为奥图尔在处理气候变化问题上不够积极,因为希望投票给可提出更好方案的候选人。 出现支持非主要政党新民意 各党正在为即将举行的选举做准备,都希望可以争取到更多地方议席。最近保守党因为国会议员士丹顿(Bruce Stanton)的退休,将失去在安省闪高北(Simcoe North)选区的席位,这个一直是最安全的席位之一。而各党派的候选人都在力争这席位。 除此以外,《多伦多星报》在上周六收到一份声明指,奥图尔没有直接解决持续的紧张局势。声明又指,党内认为还有一个重点——就业问题要处理。无论如何,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国人都会有明确的选择。联邦保守党称将专注于就业问题,并设法尽快令本国经济重回正轨。 Mainstreet Research总裁马吉(Quito Maggi)告诉《多伦多星报》,计划投票给主要政党,例如自由党、保守党和新民主党等的百分比开始下降,加人现正转而支持主要政党以外的政党,并且预期这个趋势将不断上升。 他指,通常情况下,其他政党的投票率不会超过4个百分点,但在最近的民意调查中,亚省省民对其他政党的支持率高达11.8%。虽然这不足以获胜,但可能足以让保守党失去几个席位。 正如一位保守党党员告诉《多伦多星报》,如果奥图尔在下一场竞选中取得胜利,或可扭转局势。星岛综合报道

联邦保守党:杜鲁多掩盖加军行为不检指控 或涉“滥用职权”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保守党指,自由党政府处理前加军领导人行为不检指控的手法,引发有关“滥用职权”的担忧。 众议院国防委员会正在扩大其针对前国防参谋长万斯(Jonathan Vance)和麦克唐纳(Art MacDonald) 不当行为指控的调查,委员会还投票通过命令,要求披露与针对万斯指控有关的大量政府内部通信文件。 Global新闻星期日发表的独家报道披露,一名报告麦克唐纳性行为不端指控的高级海军军官遭到威胁。另一篇Global新闻的报道显示,在前军方申诉专员2018年向国防部长石俊(Hajit Sajjan)提及针对万斯的指控后第二天,有人告诉枢密院办公室“以书面形式把一些事写下来”。 保守党国防事务评论员贝赞(James Bezan)和保守党国会议员胡斯(Pierre Paul- Hus)和艾蕾娜(Leona Alleslev)发表联合声明称,“这是更有力的证据,表明杜鲁多和他的自由党政府竭尽全力掩盖加军中性不端行为的指控。我们问过很多在加军服役的勇敢女性,作为回报,我们有责任保护这些军人。 因此,保守党将继续寻找答案,并进一步揭露自由党的掩盖行为。” 联合声明指,“威胁加军成员、让他们保持沉默显然是滥用权力,这种滥用令人担忧。自由党政府为向国民隐瞒真相而采取的做法令人震惊。这就是保守党呼吁国防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的原因,因为我们希望能够了解,这种精心策划的掩盖行为达到了多严重的程度。” 联邦新民主党(NDP)性别平等评论员玛蒂森(Lindsay Mathyssen)也提出了担忧,指“每个涉事的人似乎都在一直推卸责任,并希望问题能够不了了之”。 玛蒂森周一表示,“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自由党政府试图掩盖骚扰和虐待行为。杜鲁多为了保护他的政府,让内阁成员掩盖指控,再次印证了其保持沉默的文化。试问,加军中的女性成员以后如何能自信地站出来说出真相?” 保守党上周提出动议,要求国防委员会扩大对这一问题的研究。委员会周一开会讨论了该动议,并同意NDP的一项动议,要求石俊重新回到委员会回答问题。 自由党国会议员凡登贝尔(Anita Vandenbeld)周一在国防委员会表示,高级海军军官特罗特(Raymond Trotter)面临威胁的报告“不可接受”,委员会将尽一切努力确保他可以作证。 V18

接受极右捐款 国会议员斯隆被赶出保守党

【加拿大都市网】原保守党国会议员斯隆(Derek Sloan) 已被联邦保守党逐出党团。 保守党核心小组成员周三开会,针对安省Hastings—Lennox and Addington选区国会议员斯隆的命运进行了投票。斯隆在短短一年的国会议员生涯中屡次发生争议事件,包括攻击谭咏诗、分享疫苗错误信息、收取极右激进分子的捐款等。 压垮斯隆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斯隆接受被认为是白人至上主义的领袖 - 弗洛姆(Frederick P. Fromm)的捐款。弗洛姆于2020年8月向斯隆捐款131元,他曾被外界贴上“新纳粹”的标签,虽然他个人否认。 斯隆周一说,自己不知道捐款的来源,其办公室发声明撇清和弗洛姆的关系:“我们拒绝与这种人或行为有任何关系。” 虽然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周一提到计划驱逐他,但他不能做主,还是需要获得至少20%的核心小组成员的支持动议来审查斯隆的资格,然后将通过无记名投票对该动议进行表决。 斯隆确定被罢免后,奥图尔发表声明:“加拿大保守党的重点是尽快让加拿大各地、各个部门的人重返工作岗位。保守党核心小组投票决定驱逐斯隆,不是因为一个特定事件,而是因为多起破坏性行为,一年多来他不尊重保守党,分散了我们为发展党和专注于我们需要努力的工作。过去一周的事件只是最后一根稻草,令核心小组做出了今天的决定。” 奥图尔强调,保守党坚持最高标准,保守党是一个大家庭,要反映所有加拿大人、不同背景的人在保守党中都有一席之地。 图:星报  v01

联邦保守党党领选举重开 8月21日为邮寄选票截止日

(■联邦保守党宣布党领选举即时重开。 加通社) 联邦保守党党领竞选筹委会(Leadership Election Organizing Committee,简称LEOC)宣布即时重开保守党党领选举,并且定出8月21日为邮寄选票的截止限期,新党领将在选票合符当时卫生指引下被安全点算后公布。 据《星报》(The Star)报道,4名党领候选人可以招募合资格在选举中投票的成员,直至5月15日为止。 由于新冠状病毒疫情日趋严重,保守党在3月26日无限期暂停党领选举。当时,LEOC表示,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令他们无法安全地进行募捐和邮寄选票。 保守党在声明中表示:“在暂停期间,LEOC重新审视要完成选举的流程,决定在因应现时环境作出调整后,党领选举即时重开。” 4名党领候选人是前国防部长马逵(Peter MacKay)、前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奥提尔(Erin O'Toole)、安省国会议员斯隆(Derek Sloan)和多伦多律师刘易斯(Leslyn Lewis)。但观察家指新党领是马逵和奥提尔之争,斯隆和刘易斯只能角逐第三席位。星岛综合报道

联邦保守党因应疫情 暂停6月份党领选举

■■熙尔在去年12月12日宣布辞去党领一职,保守党原定今年6月选举新党领。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联邦保守党宣布,由于受当前新冠疫情影响,暂停原定今年6月27日举行的党领选举。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保守党党领竞选筹委会(Leadership Election Organizing Committee,简称LEOC)周四晚举行会议,讨论并做出最终决定。筹委会在声明中表示,鉴于受疫情影响,魁省、安省许多商店、包括联邦保守党总部均已关闭,在原定日期内无法完成党员注册和筹款,以及选举所需的选票打印、投票和点票工作,因此决定暂停。 4月两场辩论也取消 同时,原定4月份举行的两场辩论也已取消,党员注册最后期限从原来的4月17日延后到5月15日。声明中并没有提到选举重启的具体日期,仅表示会在5月1日根据情况再作定论。在此期间,候选人是否仍可进行竞选活动,声明中也未明确说明。按照选举规定,候选人要在3月25日之前,筹集到30万元资金,并得到3千个签名,才能参加竞选。综合报道

联邦保守党党领竞选 马逵出山成大热候选人

在加拿大政坛消失4年之后,前联邦内阁部长马逵(Peter MacKay,图)周六正式宣布参选联邦保守党党领,成为目前已宣布参与角逐的最有实力人选。 马逵周六在他的家乡新斯高沙省(Nova Scotia)斯泰勒顿(Stellarton)的工业博物馆,做出这一宣布,有200多名支持者到场。 他说,之所以决定参选,是因为现在的自由党政府正在加重加拿大人民的生活负担,他不想袖手旁观,去指望别人能把工作做好。 现年54岁的马逵在1997年至2015年期间出任国会议员,并在前总理哈珀内阁先后出任外交部长、国防部长和司法部长。他也是前加拿大进步保守党(Progressive Conservative)的最后一任党领,他在2003年促成该党与加拿大联盟合并,成为现在的联邦保守党。 奥图尔或成最有力对手 麦凯周六谈到实现保守党团结的重要性,并强调他过去在该党创建过程中的作用。他说:“将保守派大家庭团结在一个屋簷下,我对此发挥了自己应有的作用。所有保守党人士对该党事务都应该有发言权。” 许多保守党国会议员已对麦凯表达支持,早前已宣布竞逐保守党党领的渥太华富商布鲁乐特(Bryan Brulotte),在上周决定退出角逐,改为支持马逵。 此外,原先计划参选的多位保守党重量级人物,在上周纷纷退出角逐,包括曾被认为是接任联邦保守党党领“真命天子”的现任国会议员溥礼瑞(Pierre Poilievre),以及前魁省省长庄社理(Jean Charest)和联邦保守党前临时党领安布丝(Rona Ambrose)。外界普遍认为,马逵参选党领的最大对手,将是保守党国会议员奥图尔(Erin O'Toole),后者预计在周一宣布加入战局。综合报道

联邦保守党宣布 6月27日选新党领

■联邦保守党将于6月27日选出新党领,取代已宣布辞职的熙尔。  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联邦保守党领组织委员会周五宣布,将于6月27日在多伦多选出新的党领。 联邦保守党领组织委员会主席诺兰(Dan Nowlan)在加拿大广播公司(CBC)Power & Politics节目表示,委员会选择这个日子,是基于党内成员的回应。他指党内绝大部分人都取得共识,就是以一个能迅速、有效率及透明的选举,选出新党领取代现时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 诺兰称,自由党少数政府可能随时倒台,“(所以)作为反对党,我们有义务尽快作好准备。” 定出选举日期后,委员会下一步将制定竞选规则。根据CBC引述该党消息人士透露,党领候选人需要支付30万元费用,以及收集三千个签名,才能够加入竞选。 2017年保守党的党领选举,候选人只须缴交10万元,以及收集300个签名。 熙尔因为在去年10月未能带领保守党赢得大选,受到党内成员批评,他上个月宣布辞去党领一职,不过,留任至选出新党领。 综合

联邦保守党群龙无首 盼加快筹备党领选举

联邦保守党周六宣布,将原定明年4月中举办的一个政策会议押后至11月,以便腾出更多时间组织即将到来的党领竞选。 保守党全国议会(The Conservative Party's National Council)上周五投票决定,将该项原定4月16日至18日在多伦多举行的会议,押后至11月在魁北克城举行。 保守党在新闻公布上称:“如此将可专心处理党领竞选过程的细节和组织。” 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本月初在国会宣布,当新党领选出便会辞去党领一职,保守党随即开始筹备党领竞选;不过,该党至今仍未公布竞选的时间表。 少数政府执政 打铁趁热 党内有人曾经希望在4月后才选出党领,但也有人指现时是自由党少数政府执政,所以不能浪费时间。 曾监督2017年保守党党领竞选(熙尔就是该次选出来)的前党内高级职员诺兰(Dan Nowlan)上周初称,明年4月选出党领是可行的,但是非常困难。他说有很多工作要做,才能组织这样急促的竞选。 今次党领竞选已浮现一些潜力竞选者的名字,包括渥太华区国会议员溥礼瑞(Pierre Poilievre)、前联邦司法部长马逵(Peter Mackay),以及前联邦保守党临时党领安布丝(Rona Ambrose)等。综合报道

保守党副手刚上任就犯错 忠心护主却越描越黑

保守党副党领艾蕾娜(Leona Alleslev)一上任就惹争议,她试图为熙尔(Andrew Scheer)从不参加同性恋自豪大游行(Pride parade)作为辩护,但却将同志自豪游行与圣帕特里克节(St. Patrick's Day)相提并论。面对党内外抨击,艾蕾娜周六已经道歉。 艾蕾娜周六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电台的《The House》节目访问时,被问及保守党党领熙尔在大选期间努力平息有关他对同性婚姻的个人信仰问题。当时自由党还重新曝光2005年的一段视频,显示熙尔在国会发表讲话反对同性婚姻。熙尔也是唯一从未参加同志自豪游行的联邦政党领袖。 艾蕾娜回答道:“我认为那显然是他的选择,而我们生活在这个国家,他可以有他的选择。”她更反问主持人贺尔(Chris Hall):“我们是否问过任何人是否参加圣帕特里克节游行?”贺尔则反驳道:“那有点不同。” 政策顾问摇头抨发言丑陋 节目播出后,社交媒体上立即出现强烈反应,保守党内外都有人批评艾蕾娜选择将同志自豪游与圣帕特里克节游行相比较。 前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的政策顾问柯伦(Rachel Curran)说:“这是我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听到的最丑陋、最具冒犯性的内容之一。” 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安格斯(Charlie Angus)嘲讽道:“如果是150年前,问一个保守党领袖为什么拒绝参加圣帕特里克节游行,那才是合适的。”作家霍肯(Jesse Hawken)补充说:“如果在加拿大仍然存在针对爱尔兰人的广泛和制度性的歧视,这种比较才说得过去。” 自由党国会议员厄斯金史密斯(Nathaniel Erskine-Smith)在推特写道:“即使你选择忽略令人费解的类比推理,杜鲁多实际上还是参加了圣帕特里克节游行。” 面对党内外一片抨击声,艾蕾娜当天下午立即做出道歉。她在推特写道:“我对于在CBC发表的评论深表歉意。自豪大游行是LGBTQ社区的美好庆祝活动,是争取LGBTQ权利的重要标志。”她表示,自己一直坚定支持LGBTQ权益,无意进行错误和伤害性的比较,并且表示毫无保留地道歉。 艾蕾娜是在本周早些时候才被熙尔任命为保守党副党领,她在2015年代表自由党当选国会议员,于2018年9月转党跳槽,成为保守党议员。

熙尔跨过第一个坎 暂时保住保守党党领地位

联邦保守党议会党团周三投票,拒绝将党领去留问题交由党团决定,这意味着现任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的命运仍将由该党的基层党员掌握。 保守党的121名国会议员周三在渥太华举行会议,这是自10月21日大选以来的首次正式核心党团会议。首要议题之一是决定是否采纳一项新规,只要20%党团成员同意,就可启动对党领的检讨。在核心小组成员投票前,熙尔在会上发表了讲话。 许多保守党国会议员表示,希望熙尔的去留问题能够由全党决定。来自亚省的国会议员金纽斯(Garnett Genuis)在投票前说,对党领的检讨应在下一次党代会上进行,以尊重不属于核心党团的基层党员。但也有持不同意见的人认为,尽管他们支持熙尔,但还是投票赞成国会议员有权罢免党领这一项新规。 在10月大选,保守党获得了自2004年合并以来最多的普选票,成功当选的国会议员比上届多26位。但是,由于大多数保守党的选票集中在亚省和沙省,却在魁省和安省惨败,最终获得的席位少于自由党的157席。 保守党参议员达根内(Jean-Guy Dagenais)表示,大选的首场法语辩论对魁省的保守党员来说是“灾难性的”,只要熙尔仍是党领,该党就不可能在魁省获胜。 周三的党团会议最终投票反对赋予党团成员对党领进行审查的权力,这也是该党国会议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在哈珀(Stephen Harper)时代通过的议会改革法案的四个要素之一。 熙尔的核心圈子一直密切关注周三的党团会议,并积极争取国会议员和参议员对熙尔的支持,在投票结果公布之后,他们暂时可以松一口气。现在他们已将注意力转移到明年四月在多伦多举行的党大会上,希望确保熙尔能在信任投票中幸存下来。保守党周三透露,熙尔即将展开一次跨越全国的“聆听之旅”,与该党的基层党员会面,而正是这些基层党员将在党代会上决定熙尔的命运。综合报道

赵锦荣复仇击败苏立道 称反映选民期待问责

赵锦荣发表胜利宣言   ■赵锦荣的支持者观看点票过程。 代表保守党出战史蒂夫斯顿-列治文东选区(Steveston-Richmond East)的赵锦荣,今届卷土重来可谓雪耻成功,击败了争取连任的自由党候选人苏立道(Joe Peschisolido)。 本届大选,赵锦荣以接近42%的得票率击败苏立道的35%。而上届大选,苏立道的得票率为45.1%,赵锦荣得票率只有38.5%。 赵锦荣在列市一间餐厅内举行庆功宴,现场超过百名支持者为胜利而欢呼。赵锦荣感谢支持者一路陪伴,称「这一路漫长又艰辛,但是辛苦终有收获。」他说,选民的选择很清楚了,他们期待能减轻税务负担,期待更安全的社区,期待更问责的政府,他承担起选民的托付,将把这样的诉求带到渥太华。     ■苏立道的支持者,到他的办事处了解点票结果。

黄陈小萍得票率近半 三度连任列治文中区

  ■黄陈小萍获胜后,受到支持者热烈祝贺。

【含视频】专访联邦保守党党领熙尔

联邦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畅谈加中关系、移民政策、大麻和毒品问题。 保守党成员最近在香港成立了“香港加拿大保守党”组织(Canadian Conservatives in Hong Kong),呼吁住在香港的加拿大公民踊跃投票、支持保守党。 加拿大联邦保守党党领熙尔日前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他非常关注香港情势,当地住了30万名加拿大籍公民,他们的自由与安全非常重要。他希望北京当局和香港特区政府能正视香港民众的诉求。 熙尔顺势强调自己和保守党对人权、民主和自由的坚定捍卫立场,他批评总理杜鲁多的中国政策失误。他说,中国是经济伙伴,不是战略盟友,当中国拘留两名加拿大公民和抵制加拿大农作物时,加国需要展现强硬一面。但杜鲁多花了9个月时间才委出新驻华大使,也花了9个月时间才向世贸组织提出诉求,要求与中方正式进行芥花籽问题的会谈。 他又批评杜鲁多是伪君子,一方面在孟晚舟案件上称司法独立,政治力量不能介入,但同时却又在建筑公司SNC-Lavalin案件上插手干预。如此没有诚信和原则的人,无法领导国家。 熙尔称,如果成为总理,会重置加拿大和中国的关系,加拿大要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但不能因需要中国市场而摇尾乞怜。 当自由党和新民主党增加移民数额、人民党却大减移民目标的同时,熙尔说,移民数字多寡不应该成为政治目的,喊著40万、15万等数字没有意义,应该将国家经济需求放在第一位,所以保守党会聘请专业人士每年衡量现实情况作出最好的决定。 当提到移民多了、多元文化丰富了,似乎却造成种族分歧的问题。熙尔说,他也留意到此类争拗似乎越来越多,例如列治文停车场发生白人妇女对华人妇女侮辱和歧视的语言,熙尔高调谴责,称任何带有种族歧视的言语或行为都无法令人接受。他强调,不同世代的移民共同建立美好的加拿大,所有人应分享共同价值观、彼此尊重各自的文化、信仰是非常重要。 不少华人对大麻合法化政策感到遗憾,熙尔说,自由党匆匆地让大麻合法化,导致警察对吸大麻开车的执法和未成年人士不能吸大麻的教育宣导都不足够,保守党若能执政,将加强这些环节。熙尔并称,自由党未来很可能会推动更多“硬毒品”合法化,他承诺,保守党绝对会向其他毒品合法化说“不”。 熙尔提到温哥华和多伦多等都会地区面临房屋可负担性的问题,保守党会放宽申请房屋按揭的压力测试,也会把首次置业人士的房贷年期,由目前最长25年,增加到30年,如此可以帮助首置者和年轻人上车。他并强调保守党将加大力度协助地方的交通基建工程,因为公共交通系统改善,人车流动更方便,扩大腹地发展,也能抑制房价上扬。  

选票除名限期已过 梁汉华续参与竞选

  ■周六仍有工人将有保守党背书的梁汉华(小图)竞选牌装上货车,准备在选区内放置。News1130视频截图

联邦保守党大选叫阵 候选人重视加中关系

多名卑诗省联邦保守党大选候选人周一在温市,与本地族裔媒体举行圆桌会议,就加中关系、横山输油管、大麻等社区关注议题展开探讨。 会议由联邦保守党卑诗地区党团主席、国会议员齐默(Bob Zimmer)主持,黄陈小萍、法斯特(Ed Fast)、阿诺德(Mel Arnold)等多名现任国会议员出席。 被问到加中关系时,法斯特强调,保守党十分重视两国关系发展,中国是加拿大的第二大贸易伙伴,该党执政期间就积极发展双边贸易往来,在多伦多设立人民币交易中心,以及开放10年旅游签证等,都是很好的体现,现在两国关系恶化,贸易受阻,都不是他们想看到的结果。但他认为,中加关系的平稳发展,需要双方的共同努力才能实现。 三名华裔候选人列席 列治文选区国会议员黄陈小萍补充,目前加中关系紧张,杜鲁多政府也应负起责任,她称:「解铃还需系铃人,杜鲁多应积极与中方保持良好沟通和对话,采取实际行动,解决当前矛盾。」 而在大麻问题上,法斯特表示,自由党政府仓促落实大麻合法化,导致相关管理办法和法规都存在诸多不足。 保守党若上台,制定具体、严格的管理规定将是重要工作之一, 以降低大麻对社区带来的负面影响。 除了现任国会议员,多名将代表保守党出战10月大选的候选人也列席会议,其中包括华裔候选人、曾任温哥华-南选区(Vancouver-South)国会议员的杨萧慧仪、史蒂夫斯顿-列治文东(Steveston-Richmond East)选区的赵锦荣、以及本拿比北-西摩选区(Burnaby North-Seymour)的梁汉华等。 图文:本报记者倪怡婧

再争取联邦保守党提名 赵锦荣欲角逐国会议席

■赵锦荣周五在列治文南湾社区中心举行新闻发布会。   列治文前学务委员赵锦荣周五宣布,将再次争取联邦保守党提名,希望在10月大选中,成为史蒂夫斯顿—列治文东(Steveston-Richmond East)选区国会议员的候选人。他透露,因该区另一名登记提名的党员已经退出,目前只有他一人争取提名。 赵锦荣指出,他参选的原因是无法继续容忍杜鲁多(Justin Trudeau)政府在经济民生以及诚信方面出现的问题。他说,2015年联邦自由党政府执政以来,原本承诺的三年缓和赤字却变成长期结构性赤字,且预计至少持续到2051年,增加了数百亿元的国债。这意味着自由党的花费将要转嫁到下一代身上,令人深感担忧。 小杜诚信问题令人担忧 此外,赵锦荣表示,杜鲁多的诚信问题令人担忧。在加拿大历史上,从未有总理受到国会道德专员的调查并查出有罪。而杜鲁多在短短3年半中创下接受五项调查的纪录,包括现在的SNC-Lavalin丑闻,被指控涉嫌持续的政治干涉司法公正,严重地破坏了加拿大尊重法治的优良传统。 赵锦荣表示,他居于列治文已经30多年,对市民的需求非常了解。他曾于2011年至2014年担任列治文学务委员。在2015年联邦大选中,代表联邦保守党出战的赵锦荣以2,856票之差,不敌联邦自由党候选人苏立道(Joe Peschisolido)而落败。 毕业于沙省大学电脑学系的赵锦荣,过去20年一直在一家跨国电脑工程公司工作。图文:本报记者王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