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05:48:02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联邦大选

少數黨政府前景不樂觀 過半加拿大人認為很快要大選

联邦大选才落幕不到半年,民众已经对再次以少数党执政的局面并不太感乐观,过半数人认为很快又要大选。不过,执政自由党的支持率仍然领先5%。 民调机构安格斯列特(Angus Reid)指出,加拿大自2004年以来举行了7次联邦大选,当中只有两次选出大多数政府。最新的民意调查发现,有54%人相信在2023年底前将要再次举行大选。 报告指出,肆虐全国的奥密克戎(Omicron)变种病毒,成为影响总理杜鲁多所领导的自由党继续执政的最大变量。民众对渥太华的抗疫成绩看法呈两极化,认为总理和联邦政府处理好多于坏的人,分别下跌至48%和49%;认为杜鲁多和执政自由党抗疫措施弊大于利的人则各有45%。这次调查尚未把货车司机不满强制打针的抗议行动统计在内。 驵勉诚支持率高达51% 调查显示,总理在2020年疫情初期的民望为43%,去年上升至50%,现时回落至低于疫情爆发时,只有42%。不过杜鲁多的民望仍然领先各反对党领袖。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的支持率从大选过后的24%,略为回升至26%,但仍大幅低于竞选期间。新民主党党魁驵勉诚(Jagmeet Singh)则以51%的支持率成为形象最正面的联邦党领。 报告表示,民众的投票意愿在过去两个月相若,有34%人会在下次大选投票支持自由党,有29%支持保守党,新民主党取得20%支持。 全国只有14%人相信杜鲁多的少数政府能够执政4年;有17%人估计可以超过两年,但未能满4年;37%人认为可以维持一至两年;也有17%人觉得少于一年又要大选。魁人政团的支持者最乐观,有46%人相信可以维持执政超过两年或满4年任期。 联邦各党领的党内满意度以新民主党的90%最高,魁人政团和自由党也分别有86%,但保守党内部,则只有65%人支持奥图尔。 星岛记者报道  

民調:八成選民抨大選勞民傷財 61%選民挺比例代表制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大选随着多市Davenport选区不需再重新点票而正式落幕,但民众对这次选举的不满并未随之消散。民调机构安格斯列特(Angus Reid)研究指出,有80%选民抨击大选浪费公共财产和时间,而议会格局基本上没有改变。因此有61%人要求国会采用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PR)。 报告指出,总理杜鲁多在2015年提出改革选举,国会议席依据各党的全国得票率分配的比例代表制,但过去6年一直没有履行竞选承诺,直到这次竞选活动接近尾声时,才再表示愿接纳外界建议。不过如果这次大选采用比例代表制,议席的分配将截然不同。 草原省份最赞成比例代表制 调查发现,草原省份的民众最赞成比例代表制,以亚省的81%最高,其次是沙省的78%和缅省的68%。魁省以51%的支持率最低,相信是由于魁人政团以7.6%的得票率取得32个议席;如果采用比例代表制,将丧失四分之一的席位。同样是既得利益者的自由党,有70%支持者认为要保留目前的“得票最多者当选”(FTPT)制度。新民主党和保守党支持者则分别有80%和78%人希望改革。 保守党和魁人政团的支持者,最不满联邦政府这次提前大选,分别有97%和93%人认为是劳民伤财,而自由党支持者也有60%感到不满。

華裔組織指奧圖爾反華 促其辭保守黨黨領職務

(■■加拿大华人保守党协会成员要求奥图尔辞去党领职务。(右起)温一山、徐振伟、李国贤、朱伟邦,骆致灿和朱伟悠。 本报记者摄) 刚结束的联邦大选,保守党在多个华人聚居的选区遭到挫败,原有的华裔国会议员席位不保。加拿大华人保守党协会(CCCA)认为,选举结果令党员感到失望,指党领奥图尔忽视基层,个人言论被视为“反华信息”,更改变所有向中间靠拢的政策,因而导致失去席位,要求他立即辞去党领职务。 协会全国主席朱伟邦称,奥图尔表达的是一种反华信息,所以该会要站出来为华人发声。 朱伟邦认为奥图尔“对中国的仇恨信息”很危险,因为有些人会相信这些言论,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华人,伤害并分裂华人社区。 另外,该会认为奥图尔在多方面背叛保守党,包括与自由党商定安排更多毒品注射地点;实施全国碳税计划,他在领导竞选期间承诺不会这样,此政策违反保守党为国民减税的原则;对枪械管制的反击伤害那些守法的合法枪械拥有者;以及同意自由党的疫苗接种护照,侵犯国民的个人私隐权利。 该会认为,加拿大保守党应该有一位具原则的领导人,并非通过成为自由党的一员来获胜,而是有效地向加拿大同胞传达这种原则和价值观。 受人尊敬的前总理哈珀能做到这方面,该会希望加中关系重新修复,如哈珀执政时那样良好,期望选出这样的领导者带领保守党参加下届大选。

加拿大城鄉政治分歧明顯 都市化程度高對自由黨有利

(■■杜鲁多在竞选期间,在安省一处乡郊地区驾驶拖拉机进行拉票活动。 加通社) 安省和亚省的政治学者研究显示,都市化程度越高的地区,对自由党的支持度越强。大都市以外广大的乡村地区,则主要是保守党获支持的地区。这种城乡政治立场两极对立,将是未来塑造国内政治生态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根据加拿大选举局(Elections Canada)公布的资料,多伦多、满地可和温哥华这3个大都会区,占据了国会338个议席中的116个。这些选区的大选结果,足以清楚说明自由党何以取得大选的胜利,以及国内政治目前存在的根本性分歧。在这116个选区中,自由党胜出的有86个,占其赢得的总席位数超过一半。保守党只赢了8个选区。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西安大略大学教授阿姆斯特朗(David Armstrong)和泰勒(Zack Taylor)与卡加利大学政治学者鲁卡斯(Jack Lucas),近期进行一项新的研究。根据一个地区的人口密度、地理位置、经济活动和社会多样化程度,开发出一套量度一个地区“都市化程度”(urbanity)的新标准,用以对比联邦成立以来都市化与政治倾向的关联。 他们发现,在2021年大选中,全国25个最都市化的选区全部被自由党赢得,全国前150估都市化程度最高的选区中,自由党赢得109个,保守党只赢得23个。反之,在150个城市化程度最低的选区中,自由党赢得34个,保守党赢得81个。自由党在城市的巨大优势,显示了城乡政治立场的巨大分歧,决定了大选的选情。这种分歧在今年大选中达到顶峰。 分歧今年大选中达顶峰 两大联邦政党在城乡支持度的分化始于1960年代。自由党开始在都市得到更多支持,保守党的支持则更倾向乡村。这种分化到2003年加拿大人联盟(Canadian Alliance)与保守党合并成为新的联邦保守党之后开始加速。到2019年自由党与保守党的城乡支持度分化达到顶峰。今年大选又达到一个新高度。 上述分化出现在选举地图上,很可能带有一定的表面性。这是因为选举采取的是得票最多者当选(first-past-the-post)的制度,仅从胜选地图颜色上难以看到一个选区内,自由党与保守党具体获支持情况。泰勒指出,即使是在亚省乡村也仍有人投票支持自由党,在多伦多市中心选区,也有人投票支持保守党。 分歧是否会导致本国政治像美国那样出现极端化,这种倾向在过去6年似乎在加西地区已显示。不过专家指目前这种城乡分歧未必会引起恐慌,当然正视这一鸿沟是非当重要的。 泰勒说:“我担心的是在属于两党各自的传统地盘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不再会有‘竞选’这回事。在一党稳赢的情况下,不会再有杰出的候选人脱颖而出,政党候选人会脱离民众,不再倾听他们的心声。” 研究者表示,城乡民众目前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的分歧尤为明显,包括气候变化、碳税、移民、对政府的信任程度等。不过大多数分歧仍属程度上的分歧,而不是根本政策上的分歧,而且“归根结底有更多的东西将城乡民众联系在一起,而不是将他们分隔开来”。 泰勒表示,这些重大问题可能重塑国家未来30年的政治形态。不过在这些问题上的分歧将如何产生影响,就要看城乡民众未来只是以不同速度、但仍沿着同一轨道前进,还是最终彻底分道扬镳。星岛综合报道

本屆大選投票率超低 如何才能改善?

(■■满地可一个投票站在选举日大排长龙。星报/GETTY IMAGES) 与上周一联邦大选相关的所有问题,请加上一点:这几乎肯定是现代历史上其中一次投票率最低的选举。 不是最低的。这份“荣誉”属于另一次提前大选,即哈珀(Stephen Harper)在2008年宣布的那次选举,当时只有58.8%的合格选民投了票。 上周一大选的计票工作仍在进行(所有这些邮寄选票),但最新数据显示,投票率略高于61%,好过2008年,但与2019年的67%投票率相比,则是大幅下降。 这并不奇怪。加拿大选举局(Elections Canada)早在投票开始之前就警告说,疫情期间的选举将带来特殊问题。更难找到安全的地点设立投票站,招募选举工作人员也更难。 结果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因此,全国范围内的常规投票站减少了大约1,000个,迫使许多选民前往更远的地方投票。加上疫情限制(社交距离、额外的健康检查),结果是我们上周一晚上在多伦多市中心和其他地方看到的排长队投票。 难怪很多人懒得出来投票,或者看到排长队就放弃了。除此之外,没有人,包括启动大选的自由党,可以为我们现在举行选举提供充分的理由。 基于一些非常基本和明显的原因,我们希望公民参与到民主进程中来,无论这一民主进程多么有缺陷。 如果要修补这些缺陷,就必须关心结果以及如何去实现它。如果我们不参与并简单地将过程交给愤怒、激动的少数人,则不会产生任何好处。 我们也知道,当投票率下降时,它不会均衡下降。年轻人、穷人、心存不满的人更有可能不去投票。一旦他们认为与他们无关,说服他们回来就会困难得多。 这次的责任主要在于自由党政府。在这个时候举行选举是他们的选择,他们决定采用法律允许的36天最短竞选期,使情况变得更糟。 在宣布举行选举之前,选举局首席选举官佩罗(Stephane Perrault)表示,他希望政府能够采用最长的竞选活动期(50天)。他说,额外的两周时间将使选举局有更多时间来寻找合适的投票站、发送投票信息卡、确保投票在疫情期间安全,并且通常会鼓励更多人投票。 但是自由党认为自己有优势,想放手一搏,所以无视他的建议并采用短暂的竞选期。那是他们的决定。 选举局也犯了一些大错误。它取消了“校园投票”(Vote on Campus)计划,该计划原本是鼓励学生通过在大学校园内设置投票站来进行人生第一次投票。这不是最后一刻的决定;该机构在去年秋天就宣布取消“校园投票”计划,这实际上早在宣布大选之前很久就放弃了相当大一部分年轻人的投票。 更令人不安的是,在基诺拉(Kenora)选区的3个偏远原住民社区,选举局竟然没有设置选举日投票站,受影响的共有1,600名选民。 有报道指,选举局与当地领导人于9月13日安排这些社区进行提前投票,但许多居民在选举日震惊地发现,他们无法投票。想像一下,如果这发生在其他任何社区,无论多么偏远。 幸运的是,到我们再次举行联邦大选时,疫情将成为历史。因此,有时间尝试阻止另一次像这样的失败。 提高投票率的最好方法是在确实有充分理由的情况下举行选举,但这取决于我们的政治领导人。对此没有立法可循。 但杜鲁多政府其实有一个好主意,一旦新的国会重开,就应该再度提出。在上届国会中,杜鲁多政府提出了一项法案,除了提前投票和邮寄选票外,还要在整整3天(周六、星期日和周一)进行投票。这个想法是为了让投票更容易,并避免在最后一分钟排长队。 该法案在选举前的党派纷争中遭到搁置,但政府应该重新审视这个想法,并与其他政党合作,在下一次选举之前找到最佳解决方案。如果政治家有机会表明他们可以为共同利益而合作,这就是了。

杜魯多失去4位女性議員 組閣面臨挑戰

(■■原妇女和性别平等部长蒙塞芙(左)在大选中落败。 推特) 大选过后,杜鲁多失去4名女性阁员,令组阁面对挑战。魁人政团则促请尽快重开国会,并希望少数政府正常运作,完成4年任期。 在周一举行的联邦大选中,上届自由党政府的3位女性部长未能赢得席位,而在此前,基建及社区部长麦克纳(Catherine McKenna)已宣布不再角逐。总共失去4名女部长使得内阁可能发生重大改组。 自2015年首次胜选以来,杜鲁多已将性别平等作为其内阁的优先事项。杜鲁多在上一次内阁改组之后,包括总理在内的37名内阁成员中,有19名男性和18名女性。 两名政府高级官员向《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表示,一旦加拿大选举局(Elections Canada)最终确定所有席位,杜鲁多将着手组政府的下一步行动。自周一大选夜之后,杜鲁多就没有举行过新闻发布会。 还需反映卑诗亚省席位 政府官员建议新一届国会尽快重开,政府的优先事项将放在大选中提出的多项承诺,包括气候变化、儿童日托、住房和原住民和解。《环球邮报》没有透露消息来源的姓名,因为他们未获授权公开讨论内部议程。 本届大选杜鲁多内阁折损的3名女将,包括在新斯高沙省South Shore-St. Margarets选区落败的原渔业部长乔丹(Bernadette Jordan),以及在安省两个选区落败的原妇女和性别平等部长蒙塞芙(Maryam Monsef)和长者事务部长舒尔特(Deb Schulte)。这使得杜鲁多新内阁出现多个空缺。 此外,新内阁还需要反映自由党在卑诗省的席位增加,以及在亚省取得的突破。 即将离任的联邦基建及社区部长麦克纳周三表示,她预计下一届内阁仍将是多元化和性别平衡的内阁。她说:“我认为性别平衡真的十分重要,你知道,不是因为你必须去找一些女性,而是我们有非常棒的女性。当内阁反映出国家状况时,会做出更好的决定。” 此外,魁人政团党领布兰切特(Yves-Francois Blanchet)周三表示,希望杜鲁多尽快重开国会。 布兰切特说,他希望少数政府能够运作,并表示没有理由无法持续4年任期。

【聯邦大選】轉投自由黨後出戰 阿特溫再次當選

【加拿大都市网】今年6月由绿党转投自由党的阿特温(Jenica Atwin),再次当选国会议员。 经过额外两天的点票,阿特温在纽宾士域省弗雷德里克顿选区(Fredericton)以略多于500票的微弱优势,再次当选国会议员,这次是代表自由党。 阿特温周三下午向支持者宣布:“我们现在可以在这里庆祝,弗雷德里克顿,我们再次做到。” 阿特温在2019年联邦大选中曾为绿党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为该党赢得在加拿大大西洋省份的第一个议席。她在今年6月宣布转投自由党,在联邦政坛投下震撼弹。 阿特温退出绿党的主要原因,是与绿党领袖保罗(Annamie Paul)在巴以冲突等议题上的立场冲突。 V05 图片:阿特温周三宣布胜选。CBC

【聯邦大選】華人選區投票率低 影響力何在?

■■今届大选,有华人民众集结力量呼吁大家投票。 星岛资料照片   【加拿大都市网】刚落幕的联邦大选,投票率不到六成,而华人居住密度高的选区投票率更低,甚至有低于四成的情况。有时事评论员称,尽管这次号召华人出来投票的声音喊得很响,但效果显然不大;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华人会在民主选举中发挥更多积极的力量。这一次参选的华裔候选人虽然少于上届,但仍有9人当选国会议员,这也可以解读当选的议员不是只依赖华裔选票,已经变得更主流化。   根据选举局的资料,无论是安省或是卑诗省华人居住密度高的选区,投票率皆不足50%。安省的万锦于人村选区(Markham Unionville)投票率47.79%,士嘉堡爱静阁选区(Scarborough Agincourt)49.1%,士嘉堡北选区(Scarborough North)47.4%。卑诗省的列治文中选区(Richmond Centre)仅有39.7%的投票率,史蒂夫斯顿-列治文东(Steveston-Richmond East)投票率则为48.5%。至于关慧贞所属的温哥华东选区(Vancouver East)投票率49.8%。卑诗省的平均投票率则是57.3%。安省平均投票率60.2%。   没好好回应选民诉求   法律援助机构Access Pro Bono项目经理吉米言表示,虽然华人居民比率高的选区,投票率仍低于平均值,但这次可以感受到华人投票过程中几个积极的亮点。“一个是在呼吁华人投票的圈子里,不是以社团为先头推动部队,而是社区站在前头,在促进华人投票联盟的组织中,多数都是普通的民众义工,是自发性地宣导华人投票,也没有为特定政党拉票。即使有时候有些人贴出一些比较偏颇激进的文章,自动就有人反驳或是指正这些文章的失误或是盲点,这是一个进步的现象。另一个进步的现象就是没有人呼吁华人选华人,而是更多呼吁选民关注各政党政纲,认识候选人的特质。” 由于保守党政纲中的对华政策,令一些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感到不悦,选举后有不少人在微信群上大声叫好,说这次能“把一些保守党议员挤掉,是因为华人努力投高了投票率”;又说“政治人物千万不要得罪华人,否则会死得很惨。”加拿大华人政治事务委员会的联合创办人林雯说:“无论是安省或是卑诗省的华人居住密度高的选区,投票率都如此低,怎么能说是华人的投票成功而达成所愿呢?保守党失去华人所在的席次,和党领或候选人对中国的立场没有关系,而是保守党没有好好经营社区和选民诉求,例如在反亚裔种族主义抬头的情况下,该党并没有就此议题多接触华人社区,或是承诺未来提拨更多资源解决相关问题。” 林雯也说,保守党的黄陈小萍、赵锦荣和蔡报国(Bob Saroya)失去席次,恐怕和轻敌脱离不了关系。“我正好有朋友住在万锦于人村选区和列治文中选区,但他们都说不需要去投票,认为蔡报国和黄陈小萍是稳当选的人。所以原任的保守党议员是不是太大意了呢?没有努力把属于自己的选民催动出来投票。” 林雯说,有朋友问起:“我看到外面到处说这次华人投票率高涨, 你知道哪个选区华人投票率高吗?我翻了选举局数据后,只能回应:只有微信选区投票率高!” 不投票是太过消极 时事评论员、目前任教于Yorkville大学的陈心田说:“听闻不少华人抱怨,每个政党都很烂,真的投不下去,所以干脆不投了。但这种想法太消极,因为票票珍贵,若真的对所有政党都不满意,也要去投废票,因为废票就代表对政治人物和政党的不满,是可以反映在投票率上的。” 陈心田观察,过去华裔社区关心的议题比较一致,例如不想被歧视、不喜欢放松对毒品和枪械的管制等,这一届选举中的对华政策则让华裔社区有了不同的声音。“有不同的声音并非坏事,加拿大本就是尊重彼此的民主社会,其他族裔也会在议题上出现歧见,对本土加拿大选民来说,这是司空见惯之事。” 三位评论员均相信,随着时间推移,无论是华人选民或是候选人,都将变得更主流化。星岛温哥华记者陈仪芬报道

【聯邦大選】奧圖爾被指「背叛」 面臨黨內公開挑戰

【加拿大都市网】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面临党内公开挑战,该党全国委员会成员指奥图尔在竞选期间“背叛”党员,应加快检讨其领导地位。 来自安省的联邦保守党全国委员会成员陈伯特(Bert Chen,译音)说,许多党员对奥图尔试图走更加中间的路线感到不安,他们认为这是导致保守党在周一的大选中失去议席的原因,并且在城市地区所获得的支持减少。 陈在接受采访时说:“党员们的反馈......是奥图尔背叛了他们的信任,基于这次选举结果,奥图尔的领导是失败的,他必须离开。” 陈又表示:“问责制和诚信是保守党希望其党领必须俱备的核心价值,这就是我们不喜欢杜鲁多的原因。但奥图尔已经证明他并不比杜鲁多好多少。” 陈已经启动一项网上签名请愿,收集支持要求保守党全国委员会就奥图尔的领导力进行检讨。 根据保守党党章,党的全国委员会负责针对有效的请愿进行党员投票,但没有规定启动党员投票的具体条件。党章还规定,如果在大选后,该党未能组建政府,而党领在全国党大会召开之前未有请辞,该党就会自动对其领导地位进行检讨。保守党的下次全国大会将于2023年8月召开。 V05 图片:奥图尔面临党内公开挑战。路透社

【聯邦大選】小杜執政四大難題 福利通脹稅收住房

【加拿大都市网】总理杜鲁多继续执政,但由于在国会中没有多数席位的情况下开始他的第三个任期,他将面临经济政策更加左倾的压力。 杜鲁多在周一的联邦大选中获胜,他向选民承诺,将使加拿大住房和托儿变得更可负担,并通过向银行征收数十亿元的新税来为这些计划筹集资金。国会中小党的支持是其政府通过各项法案的保障,他们会确保杜鲁多兑现承诺。 加拿大工业界的批评者已就可能的支出失控发出警告,经济学家罗森伯格 (David Rosenberg) 表示,自由党的胜利让自由市场的资本家“受罚”。 以下4个方面将是重新当选的自由党少数政府近期必须做出的关键经济决策。 在财政开支方面,杜鲁多政府在今年春季财政预算中,已包括未来五年增加1400亿元的额外开支。在刚过去的财年,联邦赤字已超过3,000亿元。现在的风险是,联邦支出将进一步飙升。自由党的选举政纲包括780亿元的新承诺,在众议院没有多数席位的情况下,自由党政府将需要安抚对福利支出提出一长串要求的新民主党,或者要求联邦政府为魁省提供更多拨款的魁人政团。 对于通胀目标,大选后的一项关键任务是将加拿大央行的通胀目标延长五年,目前的限制将于今年到期。随着美联储去年转向平均通胀目标,允许其超过 2%,加拿大可能会面临一些压力。加拿大的通货膨胀率已经连续五个月高于央行3%的上限。在为期五周的竞选活动初期,杜鲁多曾表示,通胀目标问题不是本届政府的优先事项。不过,这将是财政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面临的第一项任务。 在税收和监管方面,自由党承诺通过提高税收来控制赤字。自由党和他们的天然盟友新民主党都承诺对企业征收更高的税。杜鲁多在竞选时承诺,将针对超过10亿元收入的银行和保险公司,提高3%所得税税率,也就是从目前的15%提高至到18%,以支持中产阶级拥有住房的目标。 住房政策方面,杜鲁多承诺协助首次购房者更容易“上车”,从新的贷款计划到税收抵免,再到降低按揭贷款保险成本。尽管所有这些政策可能对首置业者有所帮助,但不久之后这些就会反映在更高的房价当中,因为准买家会使用这些额外的资金投入更高的竞价。 V05 图片:杜鲁多即将开始第三个任期。加通社

【聯邦大選2021】近21萬張郵寄選票沒寄回加拿大選舉局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加拿大选举局的最新数据,在发送给选民的1,269,979个邮寄投票包中,选举局未有收到209,893张选民寄回的选票。有民间监察组织担心,有选民因为没有收到邮寄投票包,又不能亲自投票,结果没有投票,错失了一次投票机会。 上个月,加拿大选举局表示,预计联邦选举的邮寄投票将激增,并补充道,每张选票都需要数天才能点算。 民主观察(Democracy Watch)的联合创始人科纳彻(Duff Conacher)是其中一个加拿大选举局要求提供特别投票包的选民之一,可是从未收到邮寄选票包。他指出,曾致电加拿大选举局报告这个问题,最终惟有亲自到投票站去投票。 在周一联邦大选日的前一天,加拿大选举局称,任何要求提供特殊投票包但没有收到的选民,以亲自前往指定的投票站投票。 加拿大选举局发言人马兰茨(Andrea Marantz)星期日表示,要求特别投票包郤一直未收到的选民,仍然在选民名单上,所以他们可以在周一投票日当天亲自到票站投票。不过,他们必须签署一份他们没有收到邮寄选票的誓言,他们才能获准亲身投票。 加拿大选举局会根据选民名单对所有邮寄选票进行交叉检查,以确保没有人投两次票。 科纳彻认为,许多选票没有寄回给选举局,是因为选民没有及时在大选日之前收到邮寄选票包,并指出鉴于新冠大流行,一些选民可能出于健康原因不想亲自去投票。他续道,该群选民可能没有亲自去投票,因为他们不可以亲自投票,又或是觉得不够安全,让自己去亲自投票。在这情况下,该群选民投票受阻,可能被迫放弃投票。 科纳彻又称,加拿大选举局应该有这些数字,并且应该公布。他认为,如果事实证明在一些候选人票数很接近的选区,没有收到的邮寄选票成了关键票,可能影响选举结果,那么应关注这一个问题,避免下次再出现。 加拿大选举局表示,选举局无法找到有关多少选民要求特别选票包而最终没有收到的统计数据,也无法找到有关没有收到邮寄选票包,结果亲自到票站投票的统计数据。同样地,无法找到因为收不到邮寄选票包而最终没有投票的选民数目。 加拿大选举局指出,选举局无法解释为何选民要求的邮寄选票包很迟才寄到选民手中,甚至根本没有寄到选民手中。从历史上看,发出的特别选票数量与寄回选举局的特别选票数量之间一直存在差距。每个选民都有责任及时寄回选票以供点算。 根据加拿大选举法,在2021年联邦大选中,申请以特别选票方式投票的截止日期是9月14日。填妥的选票必须在9月20日选举日之前寄回。 2019年联邦大选时,55%国内的特别选票和61%的国际选票能及时寄回,列入点票之内,不过有11.1%的国内特别选票和11.8%的国际选票迟了寄回,因此没有列入点算在内。此外,33.9%的国内选票和27.2%的国际选票根本没有寄回。 V17

華裔性侵指控纏身仍當選議員 發聲明表示不會下台

【加拿大都市网】在Spadina- Fort York当选的前自由党候选人王启荣(Kevin Vuong)证实,尽管他因性侵指控而被要求辞职,他仍打算在联邦议会代表该选区。 在周三下午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王启荣表示,“不是每个人都很高兴”他当选了。 “星期一,全国各地的加拿大人投下了他们的选票。不是每个人都会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但每个人都指望当选者能致力于为大家服务。这就是我打算做的,"他写道。 "我理解并非每个人都对我的当选感到满意,我也非常理解为什么我的情况会有所不同。对于那些有这种感觉的人,我理解你们疑虑的来源,我将努力工作以赢得你们的信任。" 就在选举前几天,《多伦多星报》披露,作为海军预备役军人和企业主的王启荣曾在2019年面临一项性侵指控,这项指控后来被检察机关撤销。 本站此前报导:华裔候选人曾涉性侵指控暂停竞选 当事女子回忆经过 指控的消息传出后,自由党要求王启荣“暂停”竞选活动,自由党领袖杜鲁多后来证实,即便当选,王启荣也将不会成为自由党党团的一员。 上周,自由党表示,他们对这一指控毫不知情,并发誓今后将改进候选人的审查程序。 王启荣以大约38%的选票险胜新民主党候选人、多伦多天主教区学校理事会理事Norm di Pasquale。 王启荣否认了对他的指控,并补充说,“性侵犯指控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值得更多的讨论,而不是这份声明所能提供的。” “由于这些原因,我打算以后在一个专门的论坛上更全面地讨论这些问题。现在,有必要澄清一下,我们是在一段随意但亲密的关系中。我知道一切都是双方自愿的,并且总是尊重她的界限,”他写道。 “我不会轻易接受这些针对我的指控。” 这份声明是在安大略省自由党领袖史蒂文-德尔杜卡(Steven Del Duca)敦促Vuong "审视自己的意识 "并通过下台做 "正确的事情 "之后的一天。 此前一天,安省自由党领袖杜卡(Steven Del Duca)敦促王启荣并通过下台来做“正确的事情”。 在被自由党赶走后,王启荣将被迫以独立议员身份进入下议院。 在市议会中代表Spadina Fort-York区的克雷西(Joe Cressy)议员也抨击了王启荣担任该职位的行为。 “王启荣并没有赢得代表我们Spadina-Fort York区的权利。他应该做光荣而正确的事情,下台,”克雷西在推特上写道。 “如果他想成为一名独立议员,他应该以独立议员的身份参加竞选。”(都市网Rick报道,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www.cp24.com/news/former-liberal-candidate-elected-in-spadina-fort-york-says-he-won-t-step-down-1.5596165)

​大選還沒結束!13個選區仍在計票… 會不會有反轉?

虽然大选结果似乎已经报出两天了,但实际上还没完全结束。因为截止发稿前,全国各地有13 个选区仍在继续计票,领先候选人之间的差距很小,因此不足以确定谁拿到席位。 加拿大选举局表示,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全面了解 2021 年联邦选举的选民投票率和最终结果。 今天,加拿大选举委员会完成了新不伦瑞克省弗雷德里克顿(Fredericton)选区的计票工作。自由党人Jenica Atwin 以 16,316 票击败了保守党候选人 Andrea Johnson,他在 2019 年曾以绿党的身份赢下了这个选区,之后转成自由党。 还没出结果的选区包括: Coast of Bays-Central-Notre Dame 保守党候选人Clifford Small以 14,177 票对 13,579 票领先自由党Scott Simms。 Trois-Rivieres 魁人政团候选人 Rene Villemure 以...

保守黨檢討大選失敗 奧圖爾是否辭職仍未定

(■■奥图尔周二凌晨在安省奥沙华向支持者发表选后演说。CBC) 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在大选结束后表示,对落败感到失望,将会检讨得失,但未有明确交代会否辞任党领职位。 奥图尔周二在渥太华会见记者时表示,对保守党落败及在选举中的表现感到失望。“我们已经开始进行检讨,看看哪里做得正确,哪里做得不好。” 他在周一晚发表败选演说时称,准备“在未来带领加拿大的保守党取得胜利”,翌日续说“我是建立这个伟大国家的政党的党领,我为此感到自豪”,但多次回避记者提问关于党领职位去留,以及会否受到党内压力的问题。 根据保守党党章,如果在大选后,该党没能组建政府,而党领未有在全国党大会召开之前表明有坚定的意向请辞,该党就会自动对其领导地位进行检讨。 保守党今届看来会取得119席,较上届在时任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领导下所取得的121席少两席。截至东岸时间周二晚上11时数据,保守党的主要对手自由党、新民主党及魁人政团,今届均取得约1至2席进账。 在上届大选后,熙尔的表现受到质疑,随即提出辞任党领一职。保守党在奥图尔的领导下,同样无法攻入作为自由党票仓的大多伦多地区,势力甚至被削弱,丢失了原先拥有的万锦-Unionville,以及Aurora-Oak Ridges-烈治文山选区,让自由党重夺该两个议席。 反之,保守党票仓所在的亚省却被自由党攻下了城池。 卑诗两华裔落马令人“跌眼镜” 在卑诗省大温地区华裔聚居地列治文,两个寻求连任的华裔保守党候选人,亦把席位向自由党拱手相让,教不少人感到意外。 然而,奥图尔指出,保守党今届也取得一些可观的成绩,例如在过去两届都一筹莫展的大西洋地区一举拿下7席,更把原任联邦渔业部长的自由党候选人乔丹(Bernadette Jordan)拉下马。他更指,保守党在约30个选区落后自由党的票数不足2,000票,很多都较上届收窄了差距,并抛出准备好在来届反败为胜的宏愿。 熙尔在上届大选提出资助私校学童的家长,因而受到批评。奥图尔今届提出不少中间以至偏左路线的政纲,包括劳工、卫生及社会福利等,甚至在枪械管制、毒品问题及抗疫等议题上,立场也相对模糊;他试图借此争夺自由党及新民主党的游离选票,结果看来不大奏效。 相反,从人民党支持度急升可见,保守党流失了一些较右翼的选民,可谓得不偿失,如意算盘打不响。奥图尔以向中间靠拢的政纲提出改变,也被部分支持者视为背离了前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拥抱的保守价值观;更有甚者,他的选举策略不成功,在党团内可能会遭受挑战,甚至被要求问责。星岛综合报道  

杜魯多雖然獲勝 但這四個承諾很難兌現

(■■杜鲁多再组少数政府,有分析指部分承诺难实现。加通社)   联邦大选于周一落幕,杜鲁多带领自由党再度赢得大选,继2015年及2019年之后第三度执政,但仍未能组成大多数政府,议席几乎与上届一样。在少数执政情况下,有分析就杜鲁多选前提出的政纲,列举他难以实现的选前承诺。 由于是少数政府,自由党在国会投票上需要至少另一个政党的支持,方能维持下去,新民主党可能在帮助自由党通过信任动议和关键立法方面发挥作用,在下一届自由党少数派政府中保持权力平衡。 Global新闻台翻阅了联邦自由党的竞选纲领,并罗列出杜鲁多政府最难兑现的一些承诺。首先,自由党承诺将全面实施贯彻“佐丹原则”(Jordan's Principle),这一原则承诺在原住民儿童有需要的时候为他们提供所需服务,而不是首先花时间去弄清楚哪一级政府应该负责哪些费用。 原住民机构兴讼仍未解决 然而“佐丹原则”的实施近年来一直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早前第一民族议会和原住民儿童和家庭关怀协会将政府告上法庭,并称政府一直未有实施相关的原则。 原住民儿童和家庭关怀协会负责人布莱克斯托克(Cindy Blackstock)说,正在进行的诉讼侵蚀了原住民社区和政府之间的信任。她说,自由党承诺全面实施“佐丹原则”,并继续改革原住民社区的儿童和家庭服务时,自己担心政府能否言行一致,兑现承诺。 自由党还承诺,在他们当选的头100天内,政府将引入“打击有害网络内容”的立法。自由党的执政纲领中称,“这些有害内容包括仇恨言论、恐怖主义、煽动暴力、儿童性侵,以及未经双方同意传播的亲密图像。”自由党还将要求社交媒体平台对发布的内容担负更多责任,同时承认所有加拿大人言论自由的重要性。因为这项立法与宪章规定的权利相互牴触,自由党可能会发现自己在努力执行这项法律时会陷入困境。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CCLA)就警告说:“如果一个新政府想要解决仇恨问题,就必须在不合理限制言论自由的情况下解决问题。” 捍卫加拿大人宪法和自由权利的非牟利组织加拿大宪法基金会(Canadian Constitution Foundation)今年7月就曾公开反对自由党提出的这项立法。他们说,这项法律将影响加拿大人就悬而未决问题展开辩论的能力。 第三个较难兑现的承诺就是每天只需花费10元的日托计划。如果这一计划实施,可以每年为家庭节省数万元的托儿费。 根据加拿大政策替代中心(CCPA)的分析,在多伦多,有婴儿的父母平均每年将节省2万元。在卑诗省和亚省这样的城市,可以看到近万元的开支节省。 然而,联邦政府要确保在2026年或更早之前建立起这个10元托儿系统,并在2022年之前将托儿费用削减一半,那么他们需要确保所有的省份都参与,目前全国已有8个省与联邦签署了相关协议。 多项环保目标未达成 不过,有专家就质疑即便是托儿费用降低,父母能否真的为孩子找到托儿中心。多伦多大学儿童发展中心研究员麦克库格(Kerry McCuaig)曾表示,在疫情之前,只有28%的工薪家庭的孩子在有执照的托儿中心接受日托服务。许多托儿中心因面临员工流失等问题而长期关闭。 CCPA高级经济学家麦克唐纳(David Macdonald)也表示,如果没有额外的资源,学费的削减可能会导致日托中心等候名单不断增多。 自由党另外一个承诺就是应对气候变化。他们承诺到2030年,在2005年的水平上减排40%至50%。 不过根据政府统计数据,自杜鲁多2015年首次当选以来,加拿大温室气体排放量每年都在上升,其中包括2016年到2019年,出口化石燃料的排放量增加了约15%。 2015年,杜鲁多还承诺到2020年底保护加拿大17%的土地和淡水资源。同年,他还发誓要在2021年3月之前取消原住民社区的烧水建议。2020年时,他说将禁止一次性塑料。但到目前为止,他没有完成任何一个目标。 不过,西门菲沙大学教授、国际气候委员会的雅卡尔德(Mark Jaccard)表示,对杜鲁多的计划抱有一些希望。他说:“自由党政府是加拿大史上首个实施严格环境政策的联邦政府,包括我在内的独立专家估计,相关的政策应该能帮助他实现目标。”

【聯邦大選2021】UBC投票人龍排隊逾3小時  選舉局為安排不周道歉

【加拿大都市网】尽管卑诗省的投票时间在周一晚上7时结束,但在10时30分过后,卑诗大学(UBC)投票站内仍有选民在投票,原因是该站整天大排长龙,不少人要等候超过3小时才能投票。加拿大选举局(Elections Canada)为此表示歉意,并指当局已尽力让投票站在确保公众安全的情况下运作。 UBC学生拉姆凯辛格(Andre Ramkairsingh)向加拿大广播公司(CBC) 表示,他在校内唯一的投票站排队等候超过3个半小时,终于在晚上10时38分完成投票,成为了全国最后投下选票的选民之一。“在排队的时候已经知道大局已定,但我想既然来了,就不如继续等下去。我觉得这是应该要做的,这是公民责任,也是民主选举的程序。” 早在晚上约9时,传媒机构陆续宣布自由党取胜成为少数执政党,卑诗省各选区亦陆续开出初步选举结果。 大学内的票站整天都有蜿蜒的人龙大打“蛇饼”,大部分都是学生,很多人排上了3小时。 校方估计,除了12,800名住在学生宿舍的寄宿生外,还有大约14,000人居于校园社区,而校园毗邻的大学保留地(University Endowment Lands),人口约为3,000人,暂时无法估计有多少人使用了校内的投票站。 卑诗大学校长小野三太(Santa Ono)对校内人士需要“长得超乎寻常的等候时间”来进行投票表示失望,他周二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我们必须做得更好,以确保学生和大学社区能够提供方便和公平地参与投票的设施。” 加拿大选举局表示,感谢UBC区内选民对民主选举程序的耐心和投入。发言人马兰茨(Andrea Marantz)说:“我们对出现这些人龙感到十分抱歉。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 她补充说,票站工作人员在充满挑战的环境下,已竭尽所能确保安全的投票程序,局方将检讨当中的问题并作出改善。马兰茨指,由于疫情关系,当局要租用合适场地以作为投票站存在困难。 选举局自2015年起推出“在校园内投票”(Vote on Campus)的计划,以鼓励更多大专学生投票,但今年基于疫情考虑以及只有很短时间筹备提前大选,故此决定取消。有大学生发起联署要求恢复,获得超过2万名学生支持。马兰茨承诺,这项计划将会回来。   V20

【聯邦大選2021】疫下大選投票率不足6成  專家指影響體現民主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初步结果数据,本国首次在疫情下举行的联邦大选,投票率不足6成,专家认为这对体现民主构成多方面的影响。 截至东岸时间周二下午3时,已有99%选票被点算,在27,366,297名登记选民中,有16,023,250人投票,投票率为58.5%,明显较2019年上届大选的67%低。 民调机构益普索(Ipsos)的公共事务行政总裁布里克(Darrell Bricker)认为,今届出现低投票率的主因是新冠疫情。“有两项因素,其一是选民是否觉得这次选举是有意义的,其二是与投票过程相关的阻力有多大。我认为这次的情况是,一来人们对这场选举不感到兴趣,二来前往投票也比较困难。” 在周一的选举日,全国多处涌现投票人龙,在大多伦多地区的旺市(Vaughan)一个投票站外,选民要在高速公路的匝道旁排队,不少地区都因为疫情而减少了票站的数目。此前民意调查显示,有越来越多的受访者表示,这场竞选活动根本没必要。 布里克表示,“毫无疑问,人们对提前举行选举感到不快,我原先估计投票率会跟上次大选相若,约65%左右,因为两次选举有着相似的动力。今次是很独特的,没有体现出本国的民主面貎,在对上两次大选中,投票率都达到世纪以来最高。” 在怀雅逊大学(Ryerson University)领导研究民主政治参与的学者毕比(John Beebe)认为,低投票率不是好消息。“我们以往对民主体制和程序高度信任,但我相信很多人在这次选举面对过一些困难后,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始能重建信心。” 他把低投票率归咎于这次在疫情下举行的选举只有个多月时间筹备,很多社区组织都忙于抗疫,无法为鼓励选民投票而工作。此外,选举局因疫情取消了在大专院校内设立投票站,局限了年轻人投票的途径。 初步数据显示,这届大选的投票率跟2008年差不多,当年的保守党政府也是提前大选,投票率为58.8%。 毕比建议,将提前大选的竞选期延长多两至三周,让团体可以推动新选民投票。布里克则认为,2008年大选投票率低是因为人们不觉得有重要性,认为哈珀一定能胜出,所以兴趣不大。 选民在周一下了决定,要自由党回到少数政府执政,继续与其他党派合作,但杜鲁多有不同解读,他在当天晚上称,选举结果显示选民给自由党赋予了“明确的授权”,付托该党继续带领本国走出疫情和建设更光明的未来。   V20

有更多資金和經驗 但新民主黨的影響力卻並沒有改變?

【加拿大都市网】本届联邦大选,新民主党(NDP)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手中有更多的资金和经验,但新民主党的影响力看起来并没有改变。 据《星报》报道,大选过后,杜鲁多的自由党预计将组建另一个少数政府,而新民主党作为在国会拥有足够席位以保持权力平衡的三个政党之一,其影响力似乎将保持不变。 NDP党领驵勉诚周一晚在温哥华会议中心举行的晚会上发表简短讲话,再次承诺在新一届国会中推动采取更强有力的气候行动、原住民和解以及增加对富人的税收。 周二凌晨加拿大选举局的数据显示,新民主党已在24个选区胜出,并且有望在全国获得略高于2019年16%的普选票。 在选举结果陆续揭晓之际,新民主党全国总监麦格拉思 (Anne McGrath) 接受《星报》采访时,对杜鲁多在第四波疫情期间举行选举表示愤怒,并质疑自由党在获胜后是否会继续与反对党合作。 麦格拉思说:“他们不喜欢与反对党合作,不喜欢回答问题,不喜欢考虑自己议程之外的其他事情。…… 即使他们是少数,他们也会希望以这种方式运作。” 在整个大选过程中,民调发现驵勉诚是最受人喜爱的政治领袖,而新民主党在这次大选中的预算资金是2019年花费的1,050万元的两倍多。尽管民调显示,驵勉诚在竞选期间从未承认新民主党无法赢得选举。但他仍多次表示,他的最终目标是成为加拿大总理。 驵勉诚表示,如果要在即将召开的新一届国会寻找伙伴,总理杜鲁多非常清楚新民主党的优先事项。 他说,尽管新民主党的席位不是太多,但却是上届国会中最成功的反对党,本届国会看起来几乎没有变化。他承诺将继续NDP之前所做的工作,为国民发声。 根据加东时间周二下午1时的结果,新民主党在席位上取得小幅增长,但仍将是位列魁人政团之后的第四大政党。 V05 图片:驵勉诚周一晚间在等待开票结果。加通社

福特祝賀杜魯多當選 呼籲進一步團結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省长福特祝贺杜鲁多再次当选,且呼吁进一步团结,及表示安省正准备引入疫苗证书。 福特发出公开信,祝贺杜鲁多再次当选,信中强调,这是一场具有争议的竞选活动。 福特表示,这是一场分裂的选举,来自各方的候选人,都在激烈辩论疫情政策,包括疫苗证书在内的不少问题。 他表示,知道不少人会担心其公民自由,将于周三(22日)起会受到影响,但省府必须继续尽其所能;他强调,省府在保护省民及抵抗病毒方面已取得理想进展。 安省由周三开始,省民进入健身室、戏院及餐厅进行堂食时,必须出示疫苗接种收据证明;预计到10月22日,全新的二维码应用程式将会推出。 (网上图片) T02

【評論】經過一場不漂亮選戰 各黨需用心癒合分化

■■在选举过程中出现粗暴的抗议。 加通社   【加拿大都市网】表面上,自由党再次组成少数政府,联邦政坛延续过去两年的合纵连横;但形势大概较前更分化,因为我们经历了一场不漂亮的选战,各党同心抗疫的氛围被打破了。   2015年,杜鲁多首次领军,以阳光气息作招牌,扬言打一场不抹黑、不作人身攻击的选战。当年,他基本上做到了,也带领自由党一举赢得大多数政府。今年,阳光气息不再,在选举中段开始,已把主要火力用于直接向对手作个人攻击。到最后阶段,基本上就是不断告诉选民一旦保守党执政会有多么的可怕。   这大概是因为自由党的选情不似杜鲁多预期,他的个人声望也被奥图尔和新民主党领袖驵勉诚超越。再加上政纲欠缺新意,无法引起选民共鸣,情急之下,余下的策略就是攻击对手。   在大选开跑不久,保守党即向国民交出一份完整的政纲,展现争取执政的决心,为党领奥图尔抢了不少分数。很可惜,保守党到后期也未能高举政纲作招徕,也转向以攻击对手作主导。   到了选战末段,什么气候变化、房屋可负担性,经济复苏等重要议题都没有太多着墨,充塞选民耳朵的,不是“为什么我是一个好领袖”,而是“选我,因为某某人非常差劲”。不幸地,这种竞选策略为国家带来很大的分化。由于疫情肆虐,国民最担心的就是防疫。在疫情初期各党同心抗疫的氛围没了,反而是利用疫情凸显对方的不同甚至不是,互相攻讦。   把民主政制带回理性轨道   在选举过程中,见证到民众越来越愤怒,而粗暴的抗议往往都跟疫情措施相关。形成如此局面,首要负责的是杜鲁多,在疫情肆虐期间,罔顾民意宣布大选,打破了政坛上同心应对疫情的氛围。   而在选举期间,各党领因为选情紧绷,似乎也都放开了团结民众抗疫的精神。   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和焦虑,加上一些政治性煽动,令社会分化情绪爆发。不满在疫情下提早大选的情绪一直没消退,花了大钱举行选举,得出相差不大的结果,也会使部分民众对杜鲁多政府存在更大的埋怨。杜鲁多须尽快放下“战斗格”,特别在疫情相关措施上,聆听各方诉求,以更圆融的政策愈合分化。   而各政党在发挥监察功能的同时,也不能轻看自己在愈合社会分化上的角色。朝野协力把我国民主政制带回和平理性的轨道。撰文:廖长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