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30日 星期一 15:48:35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联邦大选

杜魯多插手?奧運明星獲大選提名陷爭議

■范科沃尔滕(Adam van Koeverden,图)   曾经四次获得奥林匹克运动会奖牌的前加拿大皮艇选手范科沃尔滕(Adam van Koeverden),近日在安省米尔顿选区(Milton)获得2019年联邦大选自由党候选人提名。不过他也同时陷入一场候选人提名争议当中。该区另一名候选人声明,指遭总理办公室强行逼退,为范科沃尔滕的胜出清道。自由党则出面否认这一指控。 据680News综合加通社报道,现年36岁的范科沃尔滕,上周日获得米尔顿选区自由党联邦大选候选人提名。他曾经四次获得奥林匹克奖牌,其中至少一次是金牌。还获得过两次世界冠军。他是加拿大史上最有成就的皮艇选手和知名度高的运动员,曾担任雅典和北京两届奥运会加拿大代表团的旗手。 不过在该区与范科沃尔滕竞争候选人提名的商人拉兹维(Azim Rizvee)在一则声明中表示,“自由党领导阶层不允许我参与竞争,以便给总理杜鲁多看中的候选人范科沃尔滕让路,令他可以获得提名。这种做法损害了加拿大民主,损害了自由党的价值,也损害了米尔顿选区民众的意愿。” 由选区八百党员投票决定 拉兹维声称受到杜鲁多的“威胁、骚扰和欺凌”(threatened, harassed and bullied),被总理办公室逼退候选人提名争夺战,从而让范科沃尔滕出线代表该区竞选。 代表米尔顿选区的现任国会议员是前哈珀政府内阁成员、目前担任联邦保守党副党领的雷蒂(Lisa Raitt)。她自2008年以来,一直担任该区国会议员。在2011年大选中曾得到2.4万多张选票轻易取胜。不过2015年选战打得很艰难,仅以不到2,300票胜出。当时她的对手正是拉兹维。 联邦自由党高级传讯主管卡利表示,米尔顿区候选人提名过程符合自由党的提名规则,共有800名自由党成员现身投票。他表示该选区自由党支部(riding association)的主席阿布巴卡(Mian Abubaqr)也是竞争候选人提名的人选之一。但他拒绝透露每个候选人的得票数。 范科沃尔滕于去年10月宣布竞逐安省米尔顿选区自由党联邦大选候选人提名资格。他的竞选网站指其政纲主要聚焦于传统自由党价值,以及青少年、体育、生理教育及健康社区等议题。联邦自由党声明,范科沃尔滕是长期自由党人,在选区内得到社区及商界支持,并花了数周的时间敲门会见选区民众。

中港台海外公民眾多 裁決可能影響各省份

加拿大最高法院周五裁定,居住海外国民有权在联邦大选投票。介入诉讼机构认为,裁决保障华人投票权。有加籍港人表示,会在今年联邦大选投票。 有份介入诉讼的华越柬寮法律援助中心行政主任吴瑶瑶,周五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当日介入诉讼的原因之一是由于当局估计,居住加拿大以外公民约200万人,人数最多是美国,其次是中、港、台,因此该中心认为,这个问题对华人社区至关重要。 他们认为,居住海外的公民应该有投票权,裁决保障华人的投票权。裁决也确认,投票权是基本权利,政府没提出充分理由解释,为何在现今社会,海外公民不能投票。 裁决可能影响各省份 吴瑶瑶表示,裁决只适用于联邦大选,因为提出诉讼的人想参与联邦大选,而入禀法院。但她认为,裁决可能影响各省份涉及的选举安排法例。安省省选规定,合资格选民必须是安省居民。她认为,裁决促使政党动员大批支持者在联邦大选投票,试图左右大选结果的机会不大,因为在海外投票是很麻烦的事,不见得有很多海外公民想投票,真的很想投票的人才会身体力行。回流香港的加籍港人林小姐向该节目表示,裁决令她感到开心,因为较早前想投票,却发现自己已不合资格。她解释,虽然自己不在加国居住,但联邦政府政策也会影响在本国居住的亲友,及自己日后再回流加国的生活。 她表示,将会在今年10月联邦大选投票,虽然自己居住香港,也未必会增加自己受居住本国亲友影响投票意向的机会。她关注大选有关交通、难民及移民政策等,会深入了解候选人政纲才投票。 但她估计,自己认识的回流加籍港人,可能只有少部分人会投票,因为大部分人已经回流逾5年,也未必想返加生活。特约记者杨婉文

大選明年10月21日舉行 小杜明確表明不會提前

■杜鲁多在CTV的节目访谈中表示,明年的联邦大选会如期举行。CTV

加國移民難民政策 勢成聯邦大選重要議題

■ 是否减收难民,将考验联邦自由党是否能够顺利连任。图为非法越境难民。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张文慈 联邦各政党已开始准备明年的大选。有律师指出,移民难民政策势必成为大选的重要议题,包括是否减收难民及减少父母团聚积压,将考验联邦自由党能否顺利连任。 大温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周二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称,估计经济发展与横山输油管扩建会是大选较重要议题,但移民难民政策相信也会是前5个最重要议题之一。 ■ 李克伦称,移民难民政策相信会是明年大选重要议题之一。资料图片 民调公司安格斯列特(Angus Reid)早前的民调显示,近三分二国民认为,目前非法越境难民问题,已为加国带来危机。李克伦称,相信这问题会在明年夏天重演,因为天气较好,非法越境难民料会增加,联邦自由党政府须慎重应对。 父母团聚积压 申请需等6年 李克伦表示,2019年初开始取消父母和祖父母团聚移民的抽签制度,按申请表先后顺序作审理,但旧案积压申请需等5至6年,自由党政府或须加快处理积压。尤其印裔及华裔新移民,不少父母团聚都仍然在申请过程中。 不过,他指出,联邦自由党之前修订入籍法例,放宽入籍规定,相信许多新公民会投票支持,或间接令该党得益。 资深移民顾问黄国为表示,联邦保守党过去认为授予公民权是一种特权(privilege)而不是一种权利(right),但联邦自由党修正政策,放宽入籍申请要求,回到入籍是一种权利。至于父母团聚积压问题,黄国为认为,其实旧案积压已处理得不错,新申请个案平均等候两年,还算是合理。

聯邦大選開始1年倒數 民調指杜魯多優勢明顯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资料图片 明年10月21日将举行联邦大选,加拿大人将决定杜鲁多的命运,是继续连任,还是在第一届任期期满后即搬出总理府。一年的倒计时已经开始,而最近的民调显示,联邦自由党政府有理由乐观。 据加通社消息,由民调公司安格斯列特(Angus Reid Institute)最近所做一项调查显示,“可能的自由党选民”中,有一半认同杜鲁多的碳税政策。安格斯列特公司所称的“可能的自由党选民”是指那些非强硬支持反对党、但可能被说服支持执政党的选民。 另一方面,一半“可能的自由党选民”,支持杜鲁多坚持扩建横山输油管(Trans Mountain Pipeline),将亚省的油砂沥青输送到卑诗省,再输出至海外市场。 自由党支持者最热衷选举 整体来看,这项民调显示,相比于其他政党,更多加拿大人对选择保守党持开放态度。但是,愿意选择自由党的选民,则对选举最为热衷。安格斯列特公司行政总监库尔(Shachi Kurl)认为,从目前来看,在三个政党领袖中,杜鲁多在下一轮选举中的优势似乎更明显,其支持者的热情已经被激发起来,他们对于杜鲁多作为党领的任职表现非常认可。 相比之下,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特别是联邦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对许多选民还是未知数。 但是该项民调还显示,自由党在两个特定议题上容易受到攻击:一是如何控制非常规跨境者增加的问题;二是未能实现杜鲁多关于适当控制赤字,在其首届任期结束之前,实现预算平衡的承诺。

報告稱2019年聯邦大選 有遭海外網絡攻擊危險

■ 加拿大联邦资讯安全局警告,明年联邦大选,有受海外网络攻击的风险。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据最新一期《移民资讯汇编》(Lexbase)资料显示,加拿大联邦资讯安全局(Communications Security Establishment,CSE)警告,加拿大2019年的联邦大选,可能有受海外网络攻击的危险。攻击可能来自外国政府或个人黑客。其中各政党的资讯系统比起加拿大选举局更易受攻击。此外,黑客也可能透过盗取私隐及设局陷害等方式,对政客及其工作人员、媒体记者等进行胁迫。 CSE是个联邦机构,主要工作是保卫政府的电脑网络和加拿大政府机构的重要电子讯息,抵御由海外政府或个人发起的网络威胁和犯罪活动。CSE属下的外国讯号情报(Foreign Signals Intelligence)部门,为加拿大联邦政府国家安全和对外政策方面的决策提供支援,帮助政府更好了解国际事件和国际危机的来龙去脉,拓展加拿大的国际利益。 由加国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主编的《移民资讯汇编》得到一份CSE的报告,报告评估国际黑客犯罪活动对加拿大民主进程的威胁,包括对2019年联邦大选、政党及媒体的威胁。报告指出:“我们预计多个黑客团体会使用网络攻击,试图影响2019年的联邦大选进程。我们估计大多数攻击行为的精细程度有限,但其中一些攻击也可能经过精心策划,并针对民主制度多个层面。”在联邦层面之外,一些省级政党、政客和媒体也可能成为国家或个人黑客的攻击目标。 “联邦大选将在2019年举行。抛开那些不可预知的事件,我们几乎可以肯定地判断,多个黑客团体将使用网络手段来影响加拿大的民主进程。黑客会研究以往使用并证实有效的方法,并发展出更为精细、成功率更高的攻击手法。” 联邦政党政客及媒体更易受攻击 报告指出,攻击可能造成的恶果,包括改变联邦选举结果及政府的政策决策,影响加拿大的国际、国内关系,损坏加拿大的国际声誉。“整体而言,黑客会使用网络攻击手段来干扰投票过程,在选民中间散播不信任情绪,令选民质疑选举过程的公正。”不过联邦大选目前很大程度上仍然是纸上操作,而且加拿大选举局(Election Canada)有各种司法、制度、技术和程序的措施防止网络袭击。“我们几乎可以肯定,黑客对于选举本身的干扰和威胁不一定很大,相比之下,联邦政党、政客和媒体更易受到攻击。” 报告指联邦政党或政客个人会使用智能手机或电脑系统来储存、管理选民和政党的资讯,一旦受到攻击,包括数百万加拿大选民或政治捐款者的详细个人资料可能不安全。黑客也可能盗取政客或其他政圈工作人员的个人资料,用以敲诈或控制这些人,或用向这些人行贿,或设局制造事件胁迫这些人做出原本不会做出的行为。 “一些黑客或许会花钱雇用网络枪手(俗称水军),透过媒体网站的开放评论区或是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在网络上散布他们欲传达给受众的洗脑宣传内容。”这一手法在报告中及近年来广泛的媒体报道中被称为“Troll farms”。黑客可能对新闻记者或他们想操控的人进行骚扰和威胁。如果记者或其他受害人试图反抗,黑客就会威胁对其个人私隐、个人安全或财务不利,以迫使其就范。 报告指出,目前来看在过去5年黑客尚未对于加国各省、市层级的选举和民主活动进行干扰,现时这些领域仍处于低风险。不过研判联邦层面以下的政党、政客、媒体和选举活动,也将受到越来越多的威胁。因为这些层面的民主活动,有时也会产生国际性的影响和关注,从而引起黑客的注意,并成为攻击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