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18:33:43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联邦大选

投票站前排起長隊 官員建議最好錯開投票高峰時段

【加拿大都市网】在新冠疫情的情况下,大多伦多几个选区的投票站数量被削减,整个大多伦多地区的一些投票站外排起了长队。 11个GTA选区,与2019年相比,今年的投票站数量减少了50%以上,另有4个GTA选区的投票站数量减少了40%以上。 在削减最多的多伦多中心,今年选举日只有15个投票站,而上次选举期间有91个。 在上午9:30投票站开放之前,可以看到各选区的选民排队投票。 “我无法相信这一点。我等了一个多小时,我想说的是大约一个小时,才排到了,在这里投票。我走过来投票的,因为我知道这将会是一个动物园,”一位旺市居民在投票后说。 “交通状况令人难以置信。人们将无法停车。” 另一位选民称她的投票站外的排队情况“很可笑”。 “你可以看到排队的情况。你可以看到拥挤的人群。这是在新冠期间。我家里有一个孩子,所以对我来说,这并不方便。这并不有趣,”她说。 本站相关报导:最新民调显示竞争非常激烈 关键地区席位可能起决定作用 加拿大选举委员会的发言人莫兹利(Dugald Maudsley)告诉CP24,今年的选民需要耐心。 “我们知道,最受欢迎的投票时间之一是刚吃完晚饭,所以如果你能避开这个时间,那么这将会有帮助,可能会使你在投票站的时间过得更快,”他在周一早上说。 “要有耐心。这是一次不寻常的选举。我们正处于一场疫情之中。今年的情况将与过去不同,我们只是希望每个人都能为尽可能的健康和安全作出贡献”。 莫兹利说,已经采取了预防措施,确保选民在进入投票地点时的安全。 “将有社会疏导。将有卫生站。加拿大选举委员会的每个人都将戴上口罩。如果你没有口罩,我们有很多口罩,我们为你提供一个,”他说。 他指出,那些没有有效的医疗豁免,拒绝戴口罩的人将被拒绝在投票站之外。 莫兹利说:“如果你有症状,那么我们建议你做正确的事情,考虑你可能有新冠症状,你最好不要进去投票。” 投票站开放至晚上9:30。即使过了时间,只要选民在排队,他们仍然可以投票(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ref:https://www.cp24.com/news/long-lineups-form-outside-polling-stations-across-toronto-1.5592438)

最新民調顯示競爭非常激烈 關鍵地區席位可能起決定作用

【加拿大都市网】今天是第44届加拿大联邦大选,自由党和保守党之间的竞争仍然非常激烈。在首选总理方面,自由党领袖杜鲁多保持对保守党领袖奥图尔的轻微优势。 在Nanos Research对800名加拿大人进行的抽样调查中,自由党的支持率为32.4%,而保守党紧随其后,支持率为31.2%。 新民主党仍然排在第三位,占17.5%,而魁北克集团占7.5%。 加拿大人民党(PPC)以6.6%的支持率排在第五位,绿党排在第六位,有4.5%的支持率。 在接受调查的人中,有8.2%的人仍未作出决定。 "Nanos Research的创始人兼首席数据科学家纳诺斯(Nik Nanos)表示,潜在的结果与2019年非常相似。 在2019年的选举中,自由党和保守党在全国选票中也出现了僵持局面。但自由党由于投票效率高,在下议院赢得了更多席位,最后组成了少数政府。 本站相关报导:GTA选民要做好心准备 今天投票可能要排长队 地区性的竞争 纳诺斯表示,要注意大西洋地区,那里有许多席位非常接近,保守党候选人对自由党构成了威胁。 纳诺斯周一表示:“加拿大大西洋地区的一个早期迹象是,自由党和保守党在一些席位上摇摆不定。” 加拿大大西洋地区只有32个席位,但在如此接近的选举中,几个席位的胜负可能是决定性的。 在选票众多的魁省有72个席位,纳诺斯说,在蒙特利尔岛,魁人党和自由党之间存在激烈的竞争,这可能会对少数派政府产生重大影响。 同时,在安省,纳诺斯说,奥图尔把目光牢牢锁定在选票众多的905战场,那里有大约340万人口,有30多个选区有待争夺。 纳诺斯说:“如果奥图尔要在这次选举中表现出色,就必须从905区开始。” 如果我们跳到卑诗省,就像2019年一样,有三方激烈竞争。 "谁知道(在卑诗省)会发生什么,但新民主党做得很好,"纳诺斯说。 纳诺斯周一表示,这次选举的惊喜之一可能是人民党,该党在2019年选举中一个席位也没得到。 “在上次选举中,他们表现不佳,”他说。“如果他们在安省表现良好,那对奥图尔来说可能不是好消息。” 最受欢迎的总理 同时,自由党领袖杜鲁多一直保持着首选总理的领先地位,当被问及对总理的前两个偏好进行排名时,有31.1%的受访者将他放在首位。保守党领袖奥图尔有27.5%的支持率,而新民主党领袖仍然排在第三位,有19.8%的支持率。(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视频) (ref:https://www.ctvnews.ca/politics/federal-election-2021/race-remains-very-close-between-liberals-and-conservatives-on-eve-of-44th-federal-election-nanos-1.5592044)

GTA選民要做好心準備 今天投票可能要排長隊

  【加拿大都市网】今天是大选投票日,今年的投票时间可能会比预期的要长,因为新冠疫情使选举过程更加复杂。 在2019年的联邦选举中,选民平均花了大约7分钟来投票,但周一的情况将大不相同。 由于投票站的大幅度缩减,有些地方可能会看到长长的队伍。 为什么今年的投票时间会更长 由于受疫情的影响,今年大多伦多地区的许多选民将不得不走更远的路。 加拿大选举委员会本月早些时候告诉CBC新闻,今年有11个GTA选区在选举日开放的投票站数量将比2019年少一半以上,原因是投票站的空间问题或难以保持物理距离。 在多伦多中心选区可以感受到最剧烈的差异,这是一个大约有10.4万居民的市中心选区。在2019年的选举日,有91个投票站开放。这一次,只有15个,减少了84%。这是加拿大所有选区中地点减少最多的。 其他大多伦多选区在选举日的投票站数量将减少50%以上,包括: Spadina–Fort York: 2019年有56个,2021年有15个;减少73%。 Aurora–Oak Ridges–Richmond Hill: 2019年为39个,2021年为12个;减少69%。 University–Rosedale: 2019年为69个,2021年为23个;减少67%。 Etobicoke North: 2019年为36个,2021年为13个;减少64%。 King–Vaughan: 2019年45个,2021年17个;减少62%。 Vaughan–Woodbridge: 2019年为31个,2021年为12个;减少61% Scarborough Southwest: 2019年为59个,2021年为25个;减少58%。 Brampton East: 2019年26个,2021年12个;减少54%。 Parkdale–High Park: 2019年有69个,2021年有33个;减少52%。 Mississauga–Malton: 2019年有31个,2021年有15个;减少52%。 在选举日投票站减少最多的20个联邦选区中,除了两个,其他都在安省。(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ref:https://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federal-election-toronto-ontario-1.6179723)

大選投票站開放時間 早上9點半至晚上9點半

【加拿大都市网】今天(20日)是联邦大选投票日,合资格选民将可到各个投票站投票,而投票站的开放时间,是由早上9时30分至晚上9时30分。 收到投票卡的国民,须前往指定的投票站投票,地址已印在投票卡上,选民亦要携带印有姓名的身份证明,若果可以,携带与投票卡相符的地址证明。 若果驾驶执照、医疗卡或护照上的地址,与投票卡的地址不符,可以携带银行账单、水电费账单或租约作证明。 由于投票在室内进行,故此,根据疫情指引,国民必须戴上口罩。 加拿大选举局会为每名选民提供1支1次过使用的铅笔,选民亦可携带自己的钢笔或铅笔。 每个投票站都设有消毒站,及明确的身体物理距离标志。 由于投资站数量减少,选民在投票时可能会等候较长时间。 今天全国将有超过1.4万个投票站,但较对上1次大选减少7%。 加拿大选举事务部发言人表示,投票站数量减少,主要原因,是为了寻找更大面积的地点,以符合物理距离的要求。 多伦多教育局在上1次联邦大选时,提供了308个投票站,今年仅提供大约120个。 (网上图片) T02

史上首次疫情下的大選 將選出338名國會議員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有史以来第1次在疫情下举行大选,合资格选民共选出全国338名国会议员。 加拿大选举局表示,有接近680万合资格选民已提前投票,其中,大部分是在1周前进行,其余是透过邮寄,及在加拿大选举局办公室进行特别选票投票。 但全国有超过3,000万合资格选民,当中大部分会在今天(20日)到投票站投票。 加拿大选举局鼓励选民戴口罩,而疫苗接种证明的规定,不适用于目前存在的任何省份的投票站。 加拿大选举局表示,完成所有特别选票的点票工作,时间可能需要长达4天,这意味一些势均力敌的选区,可能数天内仍未出现结果。 (加通社资料图) T02

加拿大有沒有極端組織?選舉結果公布後會不會鬧事?

(■■示威者往往感到自己的价值观,受到主流政治忽略。图为一批反疫苗人士在多伦多街头抗议。 星报资料图片) 今年1月6日,美国国会进行确认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投票结果时,一群在国会外示威的人闯入华盛顿特区国会山庄,大肆破坏,在内开会的国会议员惊惶四散,事件中一名示威者遭保安人员枪杀,一名国会警察受袭身亡,另外3人因医疗问题死亡,事件被形容为美国近代史“最黑暗的一天”,至今超过600人遭起诉。 大部分加拿大人视美国国会山庄事件如隔岸观火,他们相信加拿大国民是和平、文明和有礼,不会有像“骄傲男孩”(Proud Boys)这些极端组织,这些事不会在本国出现,更令他们有信心的是2014年10月22日袭击渥太华国会山庄,枪杀值勤军人的枪手扎哈夫比博(Michael Zehaf-Bibeau),只是一名独狼,没有组织背景。 不过,这种观念已受到冲突。在近日大选活动中,自由党党领杜鲁多遭到一群示威者贴身追踪,不管他到那里,这群人就在那里出现,示威者以反对杜鲁多推行强制打疫苗和疫苗护照为由,以粗言秽语辱骂,更在镜头前出示不文手势,明显是挑衅,而非理性讨论,这群人的行为举止,令人不期然联想起冲击美国国会山庄那群暴徒。 据报道,加拿大这群示威者与美国支持特朗普的示威者确有关连。发动示威活动的其中一个组织“加拿大前线护士”的两个发起人,曾经参与美国国会外示威,但未有证据指她们与冲击国会山庄有关。还有,加美这两批示威者有不少共通之处,包括崇尚个人自由权利、不相信主流传媒、感觉被主流政治忽略,还有是不相信公认的科学研究证据。 政府需带头落实我国价值观 综合而言,这些示威者感到他们价值观或者意识形态,受到主流政治忽略,出来示威不是要争取什么利益或权利,而是认为人身自由受到侵犯。这是意识形态之战,就像现时中美之争,主要不是谁成为世界霸主,而是谁的价值观主导世界,这是非常难以调和的纠纷,因为价值观是主观的,有很深远的歴史及文化背景,要改变一个人的价值观已很困难,要改变一群人的价观价更加困难。 现时这些示威者仍属少众,好像不成大器,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如果不及防备,很难预计他们是终有一天会集结力量,上演像1月6日美国国会山庄的冲突事件。事实上,现时加拿大政制存在不少漏洞,政治人员受到种种制肘,以致社会问题不断积聚,甚至积非成是,要解决这问题,必须要全面检讨现时政制,让社会各阶层的声音可以在议事堂上听到,更重要的是,政府要带头显示加拿大价值观的落实,以实际行动证明我们坚持的民主制度是正确的。撰文:冯瑞熊

奧圖爾選萬錦為競選最後一站 承諾明年增100萬職位

(■■奥图尔到大多伦多为候选人造势。) 今日是联邦大选投票日,各党领袖在竞选活动的最后一天加紧拉票。保守党党魁奥图尔(Erin O’Toole)昨日在大多伦多地区作最后冲刺。 奥图尔昨日下午到万锦-康山选区(Markham—Thornhill),为候选人Melissa Felian造势和打气,他说加拿大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但民众和小商户已厌恶杜鲁多政府增加负债、加税以及丑闻和掩饰行为。军旅生涯令他更热爱这个国家,看重真诚、责任和价值,而坐言起行更是总理杜鲁多杜所欠缺。 扬言订最严厉反贪污法案 他承诺,上台后将在明年增加100万个就业职位;并且订立本国历史上最严厉的反贪污法案,提高问责和政府透明度,以清除渥太华的贪腐;又将制定全国精神心理健康行动计划;推动本国的疫苗和医疗设备投资,以应对未来的危机以及不再仰人鼻息。 他特别抨击自由党政府的财政预算案,大幅增加赤字和外债,却没有任何平衡预算的计划,导致经济萎缩。他若上台,要解决子孙后代负债累累的景况,为国家打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自闭症倡权者Jamie Peddle的9岁儿子患有自闭症。他到场高呼要求本国应效法英国和美国,制定全国性的自闭症医疗计划,指各党领袖均推卸责任,声称医疗服务属于省政府的权责。图文:星岛记者

一文了解加國選舉與投票 選票最多未必議席最多

(■■任何在选举日年满18岁或以上的加拿大公民,都可以参选或投票。星报资料图片) 联邦大选今天举行,任何在选举日年满18岁或以上的公民,都可以参选或投票。这是公民享有的、但永久居民不能享受的几项特权之一。不过,没有投票权的永久居民仍然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参与,例如以义工身份参加竞选活动。加拿大的选举系统是如何运作的?《加拿大移民通讯》(CIC News)为首次投票选民汇编了有关指引。 选民如何投票? 投票采用无记名的投票方式。选民可以投票给他们所在选区中的其中一名党派候选人,获得最多选票的候选人将成为国会议员。选民不直接投票选举总理。 国会的组成将决定于哪个政党赢得选举。一般情况下,拥有最多席位的政党组成政府,该政党的党领成为总理。 全国被划分为不同的选区,每个省或地区至少有一个选区。平均每个选区约有7.5万人可以投票。省份的人口越多,它的选区就越多。在今届联邦大选中,共有338个选区。 采用“简单多数制” 本国实行“简单多数制”(first-past-the-post)的投票机制。与选民对几名候选人进行排名的投票系统不同,选民的选票只投票给一名候选人。得票最多的候选人获胜。 这个系统会导致一些不寻常的结果。例如,一个政党可能获得最多数量的选票,但最终获得的国会议席数却比另一个政党少。2019年的联邦选举即是如此。保守党获得的选票比自由党多超过20万张,但保守党只获得121个议席,而自由党获得了157个。 “简单多数制”也意味着,一个政党能够以远低于50%的选票、获得超过一半的议席。 如果一个政党赢得所有议席的一半以上,他们将在议会中占多数,可以在没有任何其他政党支持的情况下执政。但如果没有一个政党赢得多数席位,那么组成的将是少数政府。在这种情况下,最大的政党通常会与一个或多个较小的政党,组成一个正式或非正式的联盟。双方将进行谈判并达成交易。例如,大党可能同意采纳小党的一些政策,或在内阁中接纳小党的成员。 大选通常4年举行一次 联邦法律规定,国会至少可以每4年举行一次大选。但还有其他可能导致大选发生的方式。例如,总理可以要求总督解散议会并提前举行大选,今次大选即是这种情况。国会也可能做出对政府失去信任的决定。例如,对年度联邦预算的投票被视为信任投票。如果政府在信任投票中失利,议会将被解散并举行大选。 星岛综合报道

杜魯多在蒙特利爾作競選最後沖剌

【加拿大都市网】周一便是联邦大选日,自由党党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星期日作最后冲刺,他表示,随着新冠肺炎病例在亚省和沙省最近再度肆虐,本国正见到这两省在大流行期间做出错误选择的结果。此外,他再次批评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没有坚持要求所有保守党候选人接种新冠疫苗的做法,以及没有规定旅客如要取得一些服务例如乘搭国内航机,必须接种疫苗的规定。 重新开放后,亚省和沙省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急剧上升,导致医院和深切治疗部(ICU)病房人满为患。 杜鲁多星期日在蒙特利尔进行竞选活动时称,大家现在看到亚省和沙省做出错误选择导致何种后果。“我们不需要一个无法在疫苗接种和科学方面发挥领导作用的保守党政府,我们需要结束这种情况。” 杜鲁多试图把主要政治竞争对手保守党党领奥图尔,描绘成一个取消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及取消托儿计划,使本国倒退的党领。 在星期日竞选活动的最后一天,杜鲁多把奥图尔和亚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作出比较。亚省经过过去逾一年的疫情,在今春重新开放,可是其后病例数字大增,令康尼领导的省政府在处理疫情的手法备受质疑。 杜鲁多表示,亚省省民希望奥图尔继续与康尼合作,不去结束这场大流行,使疫情持续,抑或是想要一个支持近75%或80%在对抗疫情上,做了正确事情的国民(包括绝大多数亚省省民)的自由党政府。 截至上周五,亚省卫生部门称,该省录得19,201宗活跃病例,并有911人要住院,其中215人更要入住ICU。与此同时,沙省星期日创下543宗单日新增病例最高记录,目前有249个患者要住院,其中55人在ICU。 亚省省长康尼已于上周三就省府今春过早解除全省的防疫措施向省民道歉,并于同日宣布,重新引入紧急状态令和实施多项公共卫生措施,包括疫苗护照和强制在家工作规定,除非雇主确定有实际需要,员工一定要到办公室工作。然而,本国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已表示,亚省重新实施限制措施可能来得太晚,无法遏制亚省严峻的第四波疫情,并指出重新开放太快,疫苗接种率上升得不够快,即是疫苗接种率增加的速度不够重新开放或放松措施的速度快,那么就为新冠病毒提供了加速发展的空间。 V17

選舉須知:投票時不能拍選票 必須去指定投票站

【加拿大都市网】这个年代,爱拍照、爱上传影像到社交媒体者不胜枚举,但千万记得,不可以在票站内和已经圈选的选票自拍。根据选举局规定,拍摄有标记的选票(您的或其他任何人的)是非法的,因为它违反了加拿大选举法规定的投票保密性。 以任何方式、包括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标记选票的照片也是违法行为。 此外,选举局也提醒,联邦选举的选举日投票规则与省级选举不同。 在联邦选举中,您不能任选投票站投票,在选举日当天投票,您必须在指定的投票站投票。 最后再度提醒:您必须在20日至少年满18岁、乃加拿大公民才能投票。 在指定的投票站投票时您需要携带:选民信息卡、可接受的身分证明、戴口罩(如果您没有或忘记了,当下票站服务人员会提供一个给您)。您可以使用自己的钢笔或铅笔来标记您的选票(但也可以使用现场提供的一次性铅笔)。 加拿大选举局不会要求您提供疫苗接种证明。 如果您未注册或选民信息卡上的信息不正确,当您前往指定的投票站投票时,您仍然可以注册或更新您的信息。 全国各地区的投票时间都长达12小时。例如卑诗省投票时间是当地的:上午7点至晚上7点。安省投票时间是上午9点半至晚上9点半。 图:星报 v01

去現場投票安全嗎?專家建議戴預防力更高的口罩

【加拿大都市网】数百万名选民会在9月20日前往投票站投票,但不少选民表示,担心加拿大选举局的预防措施,包括投票站的通风设备,能否降低受感染的风险;有传家建议,选民应该戴预防力较高的口罩,例如N95口罩,及选择非高峰时段到投票站投票。 选举局采取的措施中,包括购买数百万支1次过使用的铅笔,以及不断清洁投票站,但这被部分人批评为“卫生剧场”,因为这过分强调表面。 但选举局亦针对防止病毒从空气中传播的措施,包括保持社交距离、规定戴口罩及提供通风措施。 另外,选民到投票站投票,第1件事可能会发现排队会比过往长,因为选举局会限制投票站内的人数,以确保有足够的社交距离。 虽然估计有570万人提前投票,以及有数十万人以邮寄方式投票,但选举局估计,投票站外排队的人数可能会十分长。 至于在投票站内,工作人员会在出入口安装消毒站,选民与工作人员之间会设置玻璃屏障,工作人员亦会不断清洁场内的把手、台面及扶手。 选举局已拨出437,470元购买1,600万支小铅笔,及360万支大铅笔,且每支铅笔会标记只有1个人可以使用(剩余铅笔会被重新使用,及部分选民把铅笔带回家)。 投票站会经常检查空气是否流通,每个投票站会进行健康与安全分析,以确保符合联邦政府的室内通风指引;而投票站亦会“尽可能”打开门窗。 投票站内亦会配备高效微粒空气(HEPA)过滤器,以过滤空气中的病毒──但选民不会在每个投票站都看到这些设备。 所有没有口罩的工作人员及选民,都可以获得蓝白色3层非手术口罩,弱势社群则可获得KN95口罩。 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病毒空气传播专家Linsey Marr称赞加拿大选举局有关的掩蔽与疏远措施,且表示这些措施的目标,可针对病毒传播的主要方式。 但Marr批评,选举局将花在1次过使用的铅笔的金钱,可更佳地用于给每个人1个更高质素的外科口罩,虽然,这样做肯定会增加选举预算的6.1亿元开支,但她表示,更佳质素的口罩,在降低传播风险上会更有效。 多伦多大学健康网络传染病医生Isaac Bogoch表示,对铅笔政策感到“困惑”;他表示:“看起来确实有一些‘卫生剧院’的元素,但只要不影响真正创造更安全室内空间措施,我不在乎”。 Bogoch医生表示:“选民应该戴口罩,这些区域应该通风,他们应该尽其所能地在任何特定时间限制室内人数──若果他们这样做,他们就做对了”。 专家普遍认为,加拿大选举局对掩蔽、通风及物理距离的关注,应该可以减轻出现任何重大疫情的机会。 Marr表示,根据最新研究,1种可能弊大于利的措施,是有机玻璃屏障,理论上,它可以防止个人层面的传播,但可能会阻碍挤拥的室内环境中的整体气流。 另外,投票站内多个大型有机玻璃屏障,可能会产生“热点”,病毒在那里“比其他情况下会更多地积聚在空气中”。 Marr建议,在投票站佩戴预防力更高的口罩,例如N95、KN95、KF94或ASTM 3级外科口罩。 Marr表示,部分布口罩,若果内置过滤器,效果亦不错;她亦建议,选民应该选择在非高峰时段到投票站投票,及不要在投票站逗留太长时间,这可减少受感染的风险。 (图片:CBC) T02

駔勉誠大選前最後演講 承諾「為人民而戰」

【加拿大都市网】竞选活动周日进入最后一天,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选择了在本拿比进行大选前的最后一次演讲。他也是所有党领中唯一选择卑诗省为竞选活动最后一站的。他承诺将“为人民而战”,并提供家庭所需的帮助。 驵勉诚周日一早在本拿比北-西摩选区(Burnaby North-Seymour)发表大选前最后一次演说,随后又前往温哥华、素里、高贵林、枫树岭等大温多个城市与支持者见面。 驵勉诚在演讲时指责杜鲁多在过去六年执政期间说一套做一套。“他发出很多声音好像他在乎,但他的行动和他的说辞不符,这让人非常失望”,驵勉诚说,“问题是他做不到的时候,人们要付出代价”。他指出,加拿大人,特别是低陆平原的人们已经感受到了这一点,比如房价高企令人无法负担,更令年轻人痛苦,他们不但买不起房,甚至也租不起。 他又指出,杜鲁多关于气候行动的说法完全是表演,人们都知道他增加了对大型石油和天然气的补贴,同时让排放量增加,最后付出代价的是加拿大人民。此外,原住民无法获得公平公正的对待,他们仍然遭受歧视,甚至喝不到卫生的饮用水,这都是杜鲁多承诺了但却没有做到的事情。 驵勉诚说,很多年轻人开始走出来投票,有些甚至是第一次投票。也有许多原来投给自由党的人现在转投新民主党。他说:“我们是战士,我们将为气候危机而战,我们将为确保你们有一个可负担的房屋而战,我们为原住民而战,我们将为你们而战。” 在被问及总在提及杜鲁多而非奥图尔,是否怕多提保守党会令选民投给保守党时,驵勉诚表示,因为杜鲁多是过去六年执政的总理,因此他要批评杜鲁多承诺了但没有做到的事情。当被问到若收到自由党或保守党要求共同组成少数政府时会首先考虑什么时,他则表示对新民主党而言,最主要考虑会不会对富人征税。 在回答如果新民主党仅能保留原来数量的议席甚至失去议席时他会不会辞职时,驵勉诚表示:“我们现在的情况很不错,很多都有很多选民到我们这边,我很有信心人们知道他们应该选什么,很多年轻人出来投我们,对此我感到很荣幸”。 当谈到会否与保守党少数政府合作时,驵勉诚说,人们可以看看过去发生在国会的情况,新民主党会以人民为先,如果与人民利益相左的他们就会反对,如果是对人们有益他们就会支持。 驵勉诚和新民主党华裔候选人关慧贞在温市中心与支持者见面。关慧贞办公室提供 v16

上班沒法投票?選民有3小時帶薪投票時間!

【星岛综合报道】在今次联邦大选中,如果你未通过邮寄方式投票,则需要亲身去投票站。你的投票时间可能会在工作时间内,但《加拿大选举法》(Canada Elections Act)赋予选民权利,令你可在工作日请假连续3个小时去投票,而不会损失任何工资。有关此话题,你需要了解以下内容。 我应该在选举日当天的什么时候请假? 首先,你需要知道指定当地投票站的开放时间。根据法律,你的雇主可以决定让你请假的时间,而这个时间不一定是工作时间。 假设你在温哥华中心选区,指定投票站从早7时至晚7时开放,而你的正常工作时间是早8时至下午5时。那么你的雇主有3个选择:一是允许你迟至上午10时开工;二是下午4时提早放工;三是在工作日的任何时候请假连续3小时。 温哥华的就业律师伍德豪斯(Andrew Woodhouse)在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访问中表示,雇主不应将通常的半小时用餐时间,作为这个连续3小时带薪投票时间的一部分。 我的雇主可以要求我提前投票或邮寄投票吗? 根据法律,无论你的雇主是否允许你提前投票或通过邮寄方式投票,都应在选举日给你连续3个小时的时间去投票。 负责处理违反《加拿大选举法》有关投诉的加拿大选举专员办公室(Office of Commissioner of Canada Elections )表示,之前有一些个案,雇主允许雇员请假提前投票、但在选举日不允许请假。一个值得注意的案例是加拿大壳牌公司(Shell Canada)。在2015年10月19日的选举日,该公司拒绝了其亚省员工请假投票的要求,因为已提供带薪请假提前投票的选项。该公司之后不得不与选举专员签署协议,承诺在未来的联邦大选中尊重员工在选举日投票的权利。 所有行业都允许员工请假投票吗? 《加拿大选举法》并不能保证运输行业的所有工人都有权请假。运输公司如果满足以下全部4个条件,则没有义务允许员工请假,包括:该公司通过陆路、航空或水路运输货物或乘客;雇员的工作地点在他们的选区范围之外;雇员操作一种交通工具,如巴士;只能在中断交通服务的情况下,才能允许雇员请假。 因此,如果你是在自己选区之外工作的巴士司机,若你的雇主可安排另一位司机填补你的空档,则你仍然可以请假。 如果我的雇主因为我请假去投票而削减我的工资,我该如何做? 对在选举日请假投票的员工处以罚款或克扣工资是违法的。 根据《加拿大选举法》,违反规定的雇主将被处以2,000元的罚款和/或最高3个月的监禁。如果雇主向雇员暗示或说明请假投票的后果,例如遭解雇或推迟晋升,他们将被处以5万元的罚款和/或最高5年的监禁。 员工可以通过填写在线表格向加拿大选举专员提出投诉。   V18

疫情下選舉注意事項 無法投票者可派代表

(■■联邦大选在9月20日举行。Elections Canada) 2021年联邦大选周一举行,历史性的选举在新冠疫情期间举行,正准备参加投票的加拿大人有什么需要注意呢?以下是一些选举注意事项。 自由党领袖杜鲁多 (Justin Trudeau) 在要求总督西蒙 (Mary May Simon) 解散国会后,于8月15日正式开始他的竞选活动。 自那以后,很多人反对杜鲁多的决定,指责他试图为自己的政党争取多数席位,并质疑为何在疫情期间举行选举。杜鲁多曾多次为他的决定作出辩护,并指出选举是可以让加拿大人选择一个自己满意的政府,去结束新冠疫情的必要条件。 国会解散时,自由党的少数派政府占155个席位,须依靠反对党来推动立法在议会获得通过。为了让其政党获得多数政府,他们需要取得338个选区的一半席位。 而全国的五个主要政党,包括自由党、保守党、绿党、新民主党和魁人政团。 保守党由奥图尔 (Erin O’Toole)领导,绿党由保罗(Annamie Paul)领导,新民主党党领是驵勉诚(Jagmeet Singh),魁人政团由布兰切特(Yves-Francois Blanchet)领导。 根据Global News于9月13日发布的最新民意调查,自由党和保守党在竞选活动的最后一周,都处于非常激烈的竞争,接近不分胜负的状态。益普索民意调查(Ipsos polling)发现,自由党和保守党的得票率为32%。另有31%的选民表示,他们会投票支持新民主党,另7%的选民支持魁人政团,4%的选民支持绿党,3%的选民支持加拿大人民党。 自上次民意调查以来,保守党的支持率下降了3个百分点,而自由党的支持率保持不变。益普索公共事务行政总裁Darrell Bricker指,保守党支持率下降,可能是由于上周自由党进行更激进的竞选活动。 另外,在加拿大选举当日年满18岁或以上的加拿大公民,就有资格投票选出当地的议员。永久居民和临时签证持有人,没有资格在联邦选举中投票。尽管提前投票和邮寄选项现已结束,但选民仍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投票。提前投票一直持续到9月13日,而邮寄申请的最后一天是9月14日。 可指派代表投票 在某些情况下,如果选民无法在选举日投票,可以指派代表,而此人必须以书面形式声明其身份和地址。而他们的代表人也会被分配到与相同的投票站,以便证明他们的身份。 在投票时,符合条件的加拿大人必须带着有他们地址的身份证明,包括一张由加拿大联邦、省或地方政府签发带照片的身份证件。驾驶执照或省健康卡,也被视为有效的身份证件。 通过邮件发送的选民信息卡,包括当地投票站的日期、时间和地址。加拿大选举局(Elections Canada)网站,也可用于查找特定于当地选区民意调查的信息。星岛综合报道

深度分析本次大選 花落誰家有隱情

(■■有分析人士认为,魁省选情或左右本届大选结果。加通社资料图片) 全国范围的竞选活动收尾,各党终点冲刺,杀青最后盘点。越临近投票,有些选民越会趋于冷静理性,选择大政方针的相对稳定,至少在抗疫资助下尚能活人,这是最为关键的。 经历钟摆效应,联邦自由党的选情趋于回暖,部分选民在新鲜感渐淡后陆续归队,目光从遥远的天际收回到脚下,选择踩在自己可以立足的寸土之上,在决绝投票前夕终于走完一个思想漫游的习惯性循环,这应该是许多选民真实可感的心路历程。也有一种舆论认为,选民现在已不再奢望有最好结果,而是满足于最不坏的结果。 目前处于疫情及经济复苏时期,无论哪个政党当选,都难以在短期内平衡预算,国会预算报告更指本国需时50年至2070年才能消灭赤字,因此现阶段各党对于未来经济振兴的一些长期计划很可能都是空头支票。现在疫情仍未结束,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不管哪个政党胜出,不管是多数政府还是少数政府,选民都冀望国家得到善治,这也是我们追踪大选评议以来最大的体悟与期许。 至于在本次大选中的华人,应该带出不少思索,这个话题颇为沉重,非一篇小文所能尽意道哉。 魁北克利益图穷匕见 全国有338个选区,组多数政府需要最少170席。魁省78个选区,与安省共199个选区,不过安省对联邦自由党来说优势较稳,而魁省飘摇浮动,所以是兵家必争的一剑封喉之地。 舆论聚焦杜鲁多利用防疫提前大选,其实忽略了另一个细节,或许是更重要的细节,那就是魁省变局。杜鲁多决意打响选战,沙盘推演的主战场当是魁省,这是许多学者的共识,也是杜鲁多的底气所在。魁省最近三次大选的钟摆效应,都足以左右大局。杜鲁多于魁省接受中学至大学教育,其父前总理老杜鲁多(Pierre Trudeau)是土生土长的魁省人。联邦政府和魁省政府已达成60亿元儿童保育协议,允许魁北克单方面修改宪法以宣布该省为国家(Nation),为自由党扫除了若干大选障碍。当初杜鲁多做出上述举动,已埋下深意和政治铺垫。 多伦多大学政治学者怀斯曼(Nelson Wiseman)表示,最终决定大选结果的可能是魁省选民:“我认为正是因为魁省,自由党才宣布举行选举。他们看到可以通过魁省的路径取胜。”麦基尔大学政治学者贝兰(Daniel Beland)认为,魁省现正处于自由党与魁人政团拉锯之势,最终很可能取决于魁省省长勒格(Francois Legault)的取态,如果他不搅局或着力批评杜鲁多,那麽魁人政团得票的机会就会较少。虽然勒格日前说了奥图尔几句好话,或是勒格在魁省与联邦关系上讨价还价的一种手段。 尽管杜鲁多始终未直接提及想取得足够议席组织多数政府,似乎给自己留有进退余地,也预感没有完全把握,但从现在竞选情景来看,仍有死马当活马医的希望。为此他近日特意提及魁北克,表示要在自由党政府内拥有来自魁省的最强国会议员。他强调自己既是加拿大人,也是魁北克人,出生成长在魁省,将自己置于魁省利益代言者的高度。 主要对手也意识到这点,集结兵力回守魁省。前总理梅龙尼(Brian Mulroney)就选在魁省欧福(Orford)加入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的竞选活动,称奥图尔“稳健、强有力且具有远见”。奥图尔在争取魁省好感上另辟蹊径,承诺不资助反对《21号法案》,承诺支持“第三连接”建设计划,在圣劳伦斯河下建双层隧道,无异于为魁北克背书。但保守党在枪支管理和公私医疗系统等议题上,使本来上升的支持率受到遏制。 在新民主党党魁驵勉诚领导下,2019年大选该党在魁省大败,今届起色不大。 2019年魁人政团从10席增至32席,但到目前为止,该党党领布兰切特(Yves-Francois Blanchet)锁定自由党为主要对手,气势却略见减退。 左右阵营都鼓吹弃保 一些工会积极参与促请成员在选情胶着的选区,进行策略性投票,支持区内胜算更大的自由党或新民主党候选人,以阻止保守党获胜。Unifor全国主席迪亚斯(Jerry Dias)称“100%”呼吁其成员策略性投票,他说Unifor已确定全国有几十个选区的保守党候选人,在2019年大选以不到6%的优势胜出,工会现正向其成员提供有关这些选区的动态信息,向他们展示哪个政党这次最有可能打败保守党。 有迹象显示,杜鲁多也充分利用这种情势,最后阶段采取更激进的竞选策略,提醒民众如果自由党失去政权他们可能会失去什么,以及奥图尔当政的风险。前卑诗省绿党党领韦弗(Andrew Weaver)与杜鲁多一同出席活动,赞扬自由党的气候政纲。有韦弗背书,帮助自由党分流环保主义者,联邦绿党前党领美薏(Elizabeth May)很可能在国会一花独放。 虽然新民主党和魁人政团都未明确排除支持保守党,奥图尔也将保守党引导到较中间的立场,但魁人政团和NDP从意识形态上都较偏向自由党。邹至蕙昨天公开露面反对策略性投票给自由党,也从一个侧面证实这个现象正在出现。而自由党则称,新民主党的上述做法等同推动策略性投票。黄与绿含泪向红色默然靠拢,中左变阵同挡蓝潮,此种拉风画面或许浮现。这也可以说,自由党当下的真正威胁是中左阵营的整合失败,救济福利10月就要终止的举措或使部分底层选民转向NDP。 奥图尔日前也喊话,保守党是唯一能取代自由党政府的政党,右翼选票分裂会导致杜鲁多再做四年总理。他说杜鲁多希望保守派选民“投票支持小党”,而非团结支持奥图尔的保守党。这是奥图尔首次公开承认,联邦人民党有可能扮演保守党破坏者的角色。在整个竞选活动中,奥图尔一直回避记者提出人民党支持率正在升高的问题。人民党目前有6.2%支持率,在卑诗省和草原省更高达8%,远高于2019年大选时的1.6%。奥图尔称自己是“有新措施的新领导人”,他说:“我们不再是你父亲时代的保守党了。”但问题是吸引了部分新的支持者的同时,却有可能失去传统的支持者,正所谓此消彼长。 华裔参政吃重守成 这届大选华人参选胜算几何?确实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若能大体守住上届席位就很不错了。有的是初出茅庐的新秀,有的所在选区是艰困地带,如南本拿比,除非出现特殊意外,否则基本上陪跑。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在民主国度参政议政的观念与思路,对未来华人从政影响颇著。今次有人呼吁华人集中投票,形成所谓“合力”;也有人推出“矛盾论”,称加中关系已升到最主要民族矛盾,由此划定投票选项;还有人组织对华裔候选人进行“政审”,用搞运动的方式挨个让华裔候选人就敏感问题表态,使一些华裔参选者视参政如畏途。今届大选的华社气氛相当肃杀,这应该也是华裔参选人数趋少的原因之一。 倘若照这样下去,华人参选之路会继续变窄。形成极大反差的是:一方面掀起“就差你一票”(Your Vote Matters)的热潮,成为本地独特的风景线;另一方面给华裔参政者戴上更多的紧箍咒,特别是增大了第一代移民参政的压力,这是值得深思和商榷的。

杜魯多華人社區拉票 用中文祝中秋快樂忘詞惹笑

(■■杜鲁多(中)向选民拉票。) 距离联邦大选还有两天之际,联邦自由党党领杜鲁多马不停蹄在大多伦多地区造势,周六上午在万锦市拉票之后,下午前往烈治文山草地滚球场与选民会面。而他于17日晚间在烈治文山一餐厅拜票时,用中文祝华人中秋节快乐时,曾忘词以致笑场。 杜鲁多与竞选团队于周六前往万锦市于人村的缅街(Main Street)观光区,出席拉票活动的候选人包括寻求连任的布莱尔(Bill Blair)和伍凤仪(Mary Ng),以及首次代表自由党参选的蒋振宇(Paul Chiang)。 杜鲁多指出,现在是选民的重要时刻。过去18个月来,他除了每天汇报疫情外,执政时为国民提供补助,让企业获得贷款,并且支援长者、年轻人和家庭,这些事情带领国民走出疫情,使他们保持安全及健康。 推动经济复苏 协助国民置业 杜鲁多强调,加拿大首要事情是终止疫情,最有效的方法是接种疫苗,现时有80%的国民完成两剂,这是避免再度封城的关键。他质疑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的领导能力,连确定党内所有候选人完全接种疫苗也未能做到,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带领党内成员。即使已注射疫苗的保守党候选人,奥图尔要求他们不要谈及此事,这是不想令没有接种疫苗的候选人感到尴尬。 他认为,推动经济复苏是帮助人们找到工作,过去6年该党执政时创立工作职位,让国民有安定的生活。但奥图尔既没有防疫计划,更没有重振经济大计,也不会提出每天10元托儿服务。同时,没有实际计划抵抗气候转变。 杜鲁多说,自由党提出每天10元托儿服务,协助国民置业,但奥图尔令加拿大向后退,帮助富裕人士和地主,这不是真正帮助国民和家庭。保守党重回哈珀年代应对气候转变的模式,又令加拿大失去工作职位。国民应该选择能够支援家庭,在职人士及处理气候转变的政党。 杜鲁多昨天下午到达烈治文山草地滚球场时,有部分支持者在门口夹道欢迎。杜鲁多沿场地逐一与选民打招呼,有市民问及有关该党的政纲和未来加国的发展。众多选民邀请他拍照,他又尝试打草地滚球。 另外,杜鲁多周五晚也在烈治文山拉票。他在一家中餐厅出席竞选活动,在发表演说时,首先祝在场人士“中秋快乐”。不过现场所见,当他用普通话说时,讲出“中秋”两字之后,似乎忘了接下来怎么讲,停顿良久才吐出“快乐”两字,其间表情尴尬,引发笑场。但他很快找回自信,并顺利用粤语和英语说出“中秋快乐”。 称赞华裔社区是典范 杜鲁多特别提到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我们看到无数社区邻里互相帮助、家庭成员相互照顾、社区团结一致、华裔医护工作者在抗疫一线奉献的例子。 这一切都体现出了在疫情之后,我们依旧会互相帮助彼此的决心。”他又表示,在充满挑战的时代,大家没有选择各自为营,而是选择了相互依靠、互相支援。“ 加拿大的华裔社区一直以来是这样的典范。”

防對手挖票得利 兩黨領呼籲支持者不改初衷

(■■奥图尔(左)与杜鲁多(右)向选民喊话,勿改变初衷转向其他政党。图中为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加通社资料图片) 联邦大选进入最后阶段, 民调显示,自由党和保守党的支持率不相伯仲,自由党党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周六(18日)在多伦多举行竞选活动时表示,支持自由党和保守党的选民应坚持到底,避免出现分裂投票,这个结果将会让他们的对手从中获胜。而保守党党领奥图尔(Erin O’Toole)周六亦在安省举行竞选活动,试图阻止新民主党(NDP)和人民党(PPC)获得更多支持者。 根据Sondage Leger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保守党支持率稍领先自由党1%,两党支持率分别是33%和32%;而新民主党支持率为19%;加拿大人民党支持率则为6%。 杜鲁多周六在安省的竞选活动中说:“现在选民应该选择自由党或保守党,无论新民主党如何说服大家,我们必须拥有一个不断进步的政府。” 据悉,杜鲁多在大选前的最后三天,有两天将在安省举行竞选活动,这源于有民调结果显示,新民主党有可能在安省获得更多席位,或出现选民分裂投票的情况。 分裂投票或失原有席位 据最新民调的数据显示,自由党预料再次成为少数政府,杜鲁多或有可能最后一次参与联邦大选,他对此回应说:“现阶段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还远远未完成。” 保守党党领奥图尔周六也在安省举行竞选活动,借此希望动摇某些自由党选区,他在竞选活动中称,如果选民给予杜鲁多第三个任期,将会令原本不满意的东西变得更糟,奥图尔称保守党将会是所有对自由党不满人士的唯一选择。 奥图尔亦表示,他希望本国的新冠疫苗接种率高达90%。由于人民党在反对强制疫苗的制度上强硬,反疫苗者或从保守党转投人民党,从而间接让自由党获得胜利。 星岛综合报道

聯邦大選競爭白熱化 誰能上位取決於三大關鍵

(■■在联邦自由党和保守党的激烈选战中,人民党扮演了分散保守党选票的关键角色。加通社) 联邦大选定明日(9月20日)投票,当中以自由党和保守党的竞争最为激烈,专家分析指出,有三大关键问题可能会左右大选结果,包括其他政党的最终投票策略,以及互相牵制等。 虽然暂时仍未知自由党还是保守党会取得胜利,但自由党在安省领先的优势不断扩大。而另一方面,民意调查有时可能会低估保守党的支持度,并且全国有很多不同省份,有些支持度势均力敌,数字非常接近。因此即使民意调查仅偏离几个百分点,可能意味着数据已经有大幅波动。 一位资深保守党竞选消息人士表示:“老实说,我不知道周一谁会赢,这将视乎投票率。”自由党和保守党在竞选过程中都就生活成本、枪械管制和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等问题上,展开激烈的竞争,但还有一些其他关键的问题,可能会涉及其他较小的政党,这很可能会左右选举的结果。 人民党或分散保守党选票 一周前,保守党内部人士和民调人员指,他们正在监测加拿大人民党(PPC)对保守党投票的影响。特别是在安省西南部、大西洋省份、卑诗省,甚至一些草原省份城镇,保守党与自由党或新民主党都处于激烈斗争中,这样反而可能会被人民党抢走一些选票。 莱格(Leger)民调公司的执行副总裁恩斯 (Andrew Enns) 表示,在竞选期间,加拿大人民党的支持率稳步增长,但他认为,保守党已经占主导地位的地区,将会受到重要影响,他并以他所在的缅省为例表示:“我在这里进行了一项省级民意调查,发现缅省南部农村的加拿大人民党支持度比城市强很多。” 随着选举接近尾声,越来越多的人向人民党选民发出警告,杜鲁多有很大机会再次当选。有保守党消息人士和一些独立民意调查机构估计,人民党可能会分散30%至50%保守党选民的投票,因为很难预测人民党最终的实际得票。 新民主党最终战略成关键 另外,新民主党会在最后一刻投靠自由党吗?这是加拿大政治中的一个长期问题,新民主党的支持者是否会策略性地转投票自由党以阻止保守党赢出? 目前,没有迹象显示有大量选民背弃新民主党,而该党在整个选举期间一直大约20%的支持率,保持稳定。负责管理其中一个民意调查的格雷尼尔 (Eric Grenier) 说:“至少在现阶段,新民主党选民似乎并没有转移到自由党。” 缅街民调公司(Mainstreet Research)总裁马基(Quito Maggi )认为,这通常是一个“当天”的决定。但他也表示,新民主党可能更有可能在这次选举中能保住他们的支持者,并指出激进选民这次不太愿意让杜鲁多受益。 总体而言,马基表示,策略投票可能会在全国不同地区进行。他认为大西洋省、安省和魁省的选民,将遵循传统模式转向自由党。但由于在缅省和沙省,新民主党的势头明显强于自由党,因此新民主党仍有机会,他们可以通过争取自由党的选票中受益。 魁人政团会令自由党下台吗 最后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魁人政团会令自由党下台吗?该党的民意调查一直处于劣势,但最近的英语辩论挽救了魁人政团的竞选活动。 魁人政团突然对辩论主持人库尔(Shachi Kurl)提出的一个问题表示质疑,他们指魁北克的《第21号法案》(宗教自由法)和《96号法案》(法语法)具有歧视性,其后魁人政团的支持率大大提升,同时也阻止了保守党的势头。

保守黨領奧圖爾呼籲選民不要投杜魯多

(奥图尔呼吁加拿大选民,不要在疫情间投票支持杜鲁多。保守党网站)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保守党领袖奥图尔呼吁加拿大选民,不要疫情间投票支持自由党的杜鲁多,因为他在新冠疫情期间召集了需要花费6亿元的选举。 奥图尔说:“因为新冠疫情,加拿大人对前景充满恐惧、愤怒和失望。我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为所有人服务的加拿大。我们的加拿大应该是互尊重和充满机遇的,也要要成为所有人感到骄傲的国家。” 保守党政府将实施一系列的复苏计划,让加拿大重回正轨。计划包括将确保有足够的就业机会、引入严格的反贪污法、提供心理健康辅导,并确保有足够加拿大制造的医疗用品,并在未来十年取得财政预算平衡。 奥图尔说:“如果你厌倦了昂贵的生活成本、担心巨额政府债务可能留给下一代。现在你有发言权,有机会改变,因为有投票权。”他又补充道:“你需要做杜鲁多不想你们做的事情,那就是周一把决定性的一票投给保守党。” 奥图尔指,投票给保守党充是可以阻止杜鲁多获得更多权力的唯一途径,这也是加拿大人可以改变的唯一途径。 V10

影響聯邦大選的三個關鍵問題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大选9月20日举行,当中以自由党和保守党的竞争最因为激烈,但有一些关键问题可能会左右选举结果。 虽然暂时仍未知自由党还是保守党会取得胜利,但自由党在安省的领先优势不断扩大。而另一方面,民意调查有时可能会低估保守党的支持度,并且全国有很多不同省份,有些的支持度势均力敌,数字非常接近。因此即使民意调查仅偏离几个百分点,已经可能意味着数据有大幅波动。 一位资深保守党竞选消息人士表示:“老实说,我不知道周一谁会赢,这将视乎投票率。”自由党和保守党在竞选过程中都就生活成本、枪械管制和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等问题上,展开激烈的斗争,但还有一些其他关键的问题,可能会涉及其他较小的政党,很可能会左右最后的选举。 一周前,保守党内部人士和民意调查人员指,他们正在监测加拿大人民党对保守党投票的影响。特别在安省西南部、加拿大大西洋省份、卑诗省,甚至一些草原城市,保守党与自由党或新民主党都处于激烈斗争中,这样反而可能会被加拿大人民党抢走一些投票。 民意调查公司Leger的执行副总裁安德鲁恩斯 (Andrew Enns) 表示,在竞选期间,加拿大人民党的支持率稳步增长,但他认为,保守党已经占主导地位的地区,将主要受到影响,并以他所在的曼省(Manitoba)为例。他说:“我在这里进行了一项省级民意调查,发现曼省南部农村的加拿大人民党支持度比城市强很多。 随着选举接近尾声,越来越多的人向加拿大人民党选民发出警告,杜鲁多很大机会再次当选。 有些保守党消息人士和一些独立民意调查机构估计,加拿大人民党可能会分散30%至50%保守党选民的投票。因为很难预测加拿大人民党最终的实际得票。 另外,新民主党会在最后一刻投靠自由党吗?这是加拿大政治中的一个长期问题,新民主党的支持者是否会战略性地转投票自由党以阻止保守党赢出? 目前,没有迹象显示有大量选民背弃新民主党,而该党在整个选举期间一直大约20%的支持率,保持稳定。其中负责管理其中一个民意调查的格雷尼尔 (Éric Grenier) 说:“至少在现阶段,新民主党选民似乎并没有转移到自由党。” Mainstreet Research 总裁马基(Quito Maggi )认为,这通常是一个“当天”的决定。但他也表示,新民主党可能更有可能在这次选举中能保住他们的支持者,并指出激进选民这次不太愿意让杜鲁多受益。” 总体而言,马基表示,战略投票可能会在全国不同地区进行。他认为大西洋地区、安省和魁省的选民,将遵循传统模式转向自由党。但由于在曼省和萨省,新民主党的势头明显强于自由党,因此新民主党仍有机会,他们可以通过争取自由党的选票中受益。 最后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魁人政团会令自由党下台吗?该党的民意调查一直处于劣势,但最近的英语辩论挽救了魁人政团的竞选活动。魁人政团突然对辩论主持人Shachi Kurl提出的一个问题作出质疑,他们指魁北克的第21号法案(宗教自由法)和96号法案(法语法)具有歧视性。其后魁人政团的支持率大大提升,同时也阻止了保守党的势头。 V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