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5月25日 星期三 12:16:59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肯辛顿市场

加国猎奇:多伦多的多国文化集散地––肯辛顿市场

 肯辛顿市场 1960年代 多伦多市中心唐人街以西,坐落着占地27公顷的多国文化集散地––肯辛顿市场(Kensington Market)。这里不但聚集了面包房、肉铺、奶酪店、还有古董铺、复古拍卖行、小众咖啡馆和斑斓的各国餐厅等。周遭多为被刷成鲜明各色的维多利亚式建筑,在琳琅满目的各类门店后均是闹中取静的民宅。每周日是这里的“无车日”,狭长的街道上只见来往不息的行人。现在就让我们一起回首百年,纵观肯辛顿市场发展历史。 撰文 张殷睿 肯辛顿市场各色街边店 肯辛顿市场的发源可追溯到1815年,加拿大军人George Taylor Denison在Spadina街以西一片100英亩的土地上兴建了住宅 Bellevue Estate。后期成为加拿大最为富有的地主之一的Denison于1850至1860年代将Bellevue Estate分割成多间小型住宅卖给爱尔兰和英格兰的新移民。后期,Denison之子将这片地出售。伴随着又一波移民潮的到来,这里又随之兴建了沿街小型房屋,最终在这一带形成了英国族裔中产阶级社区,并且将街道相应命名为肯辛顿街Kensington Ave以及牛津街Oxford Street等。一直到今天,Denison和Bellvue的街名还依稀可以让人们想起200年前肯辛顿之父。 肯辛顿市场的孩子们 1920年代 旧时代的农贸市场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Kensington市场尚未形成后期的露天市场的氛围。然而在20世纪初期,肯辛顿以及牛津街一带迎来了英国移民后的第一波文化冲击。因为东欧大陆以及俄罗斯发生的一系列反犹太人暴力事件,使得大多来自于东欧的犹太族裔移民逃离故国,进驻这里。 在1900年至1913年的13年期间,多伦多的犹太族裔居民从原先的大约3,000人增长了至少10倍。因为不被允许正式经商,为了谋生,初来乍到的犹太人们开始在自家门前摆摊向附近居民兜售小商品,这种“旧时代农贸市场”的风格在之后的二三十年不断衍生,扩张。犹太人族裔社区的发展壮大逐渐将这里原本沉闷的居民社区状态,发展变化为新兴贸易市场。从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街头推车,演化成了居民家门口的小店铺。在Augusta和Nassau沿街,随处可见商铺门口装有活鸡等禽类的笼子。 “The Market”这片集市,不但是犹太族裔移民的“菜篮子”,更是他们得以聚集相会、互通有无的场所。这个充斥着活禽、活鱼,散发着新出炉面包香味,以及混杂着新鲜奶酪气息的集市,给这些逃离战乱、不得不在异国他乡重新植根的人们一丝家的安慰。 整个1920年代的10年,肯辛顿市场除了在犹太安息日关闭以外,几乎每天从天色微明开到午夜时分。尽管这里的民居仅能被称为“陋室”,但是露天集市却生龙活虎。很多当年在Kensington市场摆摊的小生意人最后都积累了相当的财富,而在之后的那些年里陆续搬去了城市西北面较为富裕的区域。 1990年代 都市艺术家聚集的角落 1930年代,占多伦多约四万名犹太裔居民总人口八成的居民都聚居在这里,Kensington和Baldwin街沿路早已被露天集市占领。30年代正值十年经济萧条,因此Nassau街一带也繁衍生息成了走私酒类等产品的天堂。无独有偶,从欧洲大陆散播开来的法西斯风潮也在多伦多露出苗头。很多极右黑帮将肯辛顿市场一带生活的犹太人作为暴力袭击的目标。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第一批落户于此的犹太裔居民大多数都已陆续迁离Kensington市场。取而代之的是包括葡萄牙人、匈牙利人、意大利人、乌克兰人、亚洲人和拉丁美洲人在内的新移民。新鲜涌入的血液使得这里的集市氛围愈加饱满,一家当时位于Nassau和Bellvue交界的葡萄牙书店经常在街头广播现场直播来自于欧洲的足球赛事,引来街头人山人海。 虽然人口密集,Kensington市场多年来却还一直保持着有史以来素有的低层建筑风格。1957年,多伦多市政府引入“城市旧貌换新颜”的建设项目(The Urban Renewal Program),建议将这里夷为平地,全面翻新。另外被建议先破后立的还有Spadina Expressway高速公路。但是反对人士认为,如若这一计划实施,将需要将整座城市拦腰斩断,毁坏众多古建筑,方能连接城市南面的嘉地那高速公路 Gardner Expressway。终于,该计划在多伦多市民的反对呼声中夭折。 1970年代,因为肯辛顿街区低廉的房价(450元可以买一栋三层民居),这里迎来了以艺术家为主的新一批居民。于是,手工制作服装店和小型唱片行开始出现在肯辛顿市场,而那几年迁居至此的东南亚和西印度移民则做起了餐馆生意。 1980年代真正给肯辛顿市场带来了巨变:市政府禁止街头售卖活禽,从此终止这一起源于1920年代犹太人集市的传统。与此同时,多年来屡禁不止、愈加猖獗的贩毒问题也再一次引起了市民和警方的注意,很多居住在附近的市民甚至也亲自加入打击肯辛顿毒品文化的斗争中。 斗转星移,日月如梭。肯辛顿市场在2005年被命名为加拿大历史文化遗址之一。今天的肯辛顿市场已经不再是昔日的肯辛顿市场,表面上它看似繁华,但随着周边越来越多的高层住宅和商住两用楼的层出不穷,肯辛顿的租金 / 房价也愈加高昂。道致很多小生意者不得不另谋出路。被层迭高楼包围的肯辛顿正在面临一个问题,改变或是抵抗?这其中的平衡实在微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