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7月06日 星期三 03:47:54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脸书

为什么大量加拿大人对Facebook持负面看法?

【加拿大都市网】一项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大量加拿大人对脸书(Facebook)持负面看法。半数受访者认为,随着“企业形象”危机再次撼动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它应该受到监管或分拆。 这项网上调查由Leger和加拿大研究协会进行,在回应人士中,4成表示他们对脸书持负面看法。 绝大多数人还同意,脸书会放大仇恨言论、帮助传播假新闻、损害个人心理健康,并对儿童和青少年构成风险。 然而,超过四分三人认为,社交网络可以帮助他们与亲人保持联系,超过半数人认为,这是分享信息和积极表达自由的关键。 该网上民意调查于10月8日至10日对1,545名加拿大人进行了调查,不能指定误差幅度,因为基于互联网的民意调查不能视为随机样本。 Leger执行副总裁布尔克 (Christian Bourque) 表示,加拿大人仍然依赖脸书,但对它没有强烈的感情,因为该平台面临着公众正严格监察其算法如何具煽动性言论并影响用户自尊。他又说:“有一种我需要你但我不爱你的关系,脸书现在确实面对企业形象问题。”   脸书产品被指伤害美国儿童并加剧两极分化 上周,脸书举报人Frances Haugen 在美国参议院委员会作证时表示,该公司的产品伤害了美国的儿童并加剧了两极分化,这说法得到泄露给《华尔街日报》脸书内部研究的支持。 这位前高管的证词,脸书在仇恨言论担忧、阴谋论泛滥和2018 年剑桥分析数据(Cambridge Analytica)挖掘出的问题等重压下步履蹒跚,并且带来了更多的包袱。 该高管说:“单一事件永远不足以摧毁一家公司,但是一系列事件,然后变成了某种东西,变得像一个滚雪球。”   加拿大脸书强调会针对错误信息和有害内容有所行动 Facebook Canada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它将继续针对错误信息和有害内容进行改善。该公司称:“加拿大人来到脸书是为了与亲人联系、发展业务并分享对他们来说重要的东西。” 它还强调了该平台禁止数个加拿大仇恨组织,并与安大略理工大学仇恨、偏见及极端主义中心(Ontario Tech University’s Centre on Hate, Bias and Extremism)建立了50 万元的合作伙伴关系,旨在加强对这些元素在网上传播的研究。 脸书声称,每月有大约29亿活跃用户,还拥有移动应用程序 Messenger、Instagram 和 WhatsApp,每个应用程序都有至少 13亿用户。   逾1/4人赞成分拆脸书并规范与用户互动 当被问及是否应该分拆该集团以“确保良性竞争”并规范其与用户的互动时,超过四分一受访者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另有 23% 人表示,它应该只受政府监管。 Facebook...

脸书滥用权力为所欲为 杜鲁多政府行动迟缓

(■豪根向美国参议院小组委员会作证。 美联社) 我们对脸书(Facebook)和其他滥用其巨大权力的数码巨头的集体耐心终于耗尽了吗?终于达到临界点了吗? 在脸书的最新内幕曝光后,我们都应该希望如此。上月《华尔街日报》通过脸书公司内部文件把内幕曝光,而吹哨人上周又向美国国会提供了有力证词。 该名吹哨人是脸书公司前产品经理豪根 (Frances Haugen),她比任何人都更清晰了解公司的问题。这并不是说社交媒体巨头在其领导人尽了最大努力的情况下仍造成伤害,而是机制设计本身造成这些危害,而公司领导人知道这一点却选择不采取行动。 这就是豪根向美国参议院的一个小组委员会说的:“公司的领导层知道如何让脸书和Instagram更安全,他们不愿做出必要的改变,因为他们把巨额利润摆在公众利益之前。” 任何在过去几年关注这个问题的人都知道,脸书、谷歌和其他一些数码巨头拥有太多的权力,并创造了一个网上生态系统,在很多方面降低了人们的生活质量。 《星报》在一年前看过纪录片《智能陷阱》(The Social Dilemma)后写下这个段落,“FAANG”(脸书、苹果、亚马逊、Netflix和谷歌)的前高管们对他们曾经帮助创造的世界敲响了警钟 :“他们通过利用我们的弱点构建了数十亿美元的系统,并加剧了一系列深层次的问题,包括上瘾、孤立、政治两极分化、极端主义,甚至自杀和其他形式的自残。” 这就是大致情况,豪根泄露给《华尔街日报》的公司内部文件证实了这一点,并添加了重要的新细节。例如,这些内部文件表明,脸书自己制定的反骚扰规则,却经常对知名用户网开一面;未能回应内部对其平台在发展中国家被滥用的担忧;并且以故意使平台上的语言(用《华尔街日报》的话说)“更加愤怒”的方式操纵其规则,对公共生活产生可预见的负面影响。 最令人不安的是,泄露的文件显示,该公司知道Instagram作为旗下最大的平台之一,对大量年轻用户,尤其是少女有害。脸书自己的内部研究得出结论,Instagram正在损害许多女孩的心理健康,但公司却淡化这一切,并让立法者和研究人员无法接触这些信息。 了解这一切是一回事,有什么行动是另一回事。多年来,政府大多袖手旁观,而脸书和其他社交巨头却积累了难以置信的财富和权力,同时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工作、交流、经商和讨论公共问题的方式,并且拒绝为他们行为带来的后果承担责任。 现在,几乎每个人都同意需要采取行动。在最简单的层面上,我们需要公共讨论的最低标准,在21世纪的公共空间内允许谈论的一些规则。 即使脸书、推特(Twitter)和其他社交巨头同意,也不应该由他们来决定谁应该发言以及应该允许他们走多远。这是民主决策,政府最终必须代表所有人采取行动,他们不应该试图将民主外包给数码巨头。 杜鲁多政府行动迟缓 在加拿大,杜鲁多政府了解这个问题,但行动迟缓。一项打击网络仇恨的法案于6月在众议院通过了,但并未成为法律,因为联邦大选使一切陷入停顿。祖裔部长概述了一种坚定措施来打击网络伤害,如儿童剥削和恐怖主义,但没有设法引入真正的法律。 一旦任命新内阁,政府及任何负责的部长都需要毫不拖延地采取行动。如果在大选前需要采取行动,脸书内部的最新证据使这变得更加紧迫。 这些是加拿大自己可以做的事情,但其他措施不在本国的管辖范围内。鉴于欧洲市场的规模,需要依靠美国政府和欧盟采取更严格的监督和监管。 最终,脸书等巨头应该被拆散,以恢复数码市场的真正竞争。互联网可能一开始是免费的,但大公司很久以前就演变成一系列垄断企业,其权力与早期的石油和铁路大亨无异。 这是一个加拿大人无法掌控的长期项目。但与此同时,我们应该做我们能做的。 这意味政府应该回到监管大型科技公司的议程上。 网络平台的社会担当与利益取舍 日前脸书(Facebook)吹哨人豪根(Frances Haugen)在美国参议院作证,揭露脸书内部所谓黑箱操作的内幕,规避大客户的责属,此举引发极大震动,也反映了深刻的问题。这应该是网络发展进程中的一个重要界碑,却也不算突发现像,而是各种矛盾积累交集的结果。鉴于市值1万亿美元的脸书拥有28亿用户,覆蓋全球60%网民,在网络全球化的当下,豪根义举乃成为全球公共事件。 从某种程度上说,豪根不过是拉响了一个警报,坐实相关公司利用人的弱点,实现自己的野心。今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菲律宾新闻网站Rappler行政总裁雷萨(Maria Ressa)日前也指控脸书偏离事实。作为数据专家和产品经理的豪根认为,现在已到了一个危险时刻,政府有实施“软干预措施”的必要。 对于豪根上述发难,脸书创办者和执行长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有自己的一面之词,他标榜公司“以人为本”(people first),且辩称并未失控。不过扎克伯格与豪根都有特定立场,都需要社会检验。有舆论就认为脸书恰恰将巨大盈利摆在首位,这头“科技巨兽”正面对政府收紧监管的压力。 脸书在利益驱使下,对客户分三六九等,似应难免,谷歌、亚马逊、苹果、推特乃至Youtube等都无例外。如何把握公众情绪,是相当广泛的综合问题,涉及到网络生态的大环境,网络算法是其关键,也由此陷入一种社会困境。例如百度与福建莆田系的关系就遭到诟病,即医疗资源的垄断和误导,乃至影响到民生。 网络平台需社会规范制约 垄断寡头不是一天生成的,肯定经过旷日持久的习养,造成这种状况各方都有责任。如何调整数据服务的社会化和市场化,这是颇为棘手的问题。盈利是天经地义的,但要生财有道,特别是网络平台不等同于一般商品,要受到种种社会规范的制约,要富有道德责任感。这里的逻辑关系更为繁复,需要独立清醒的价值判断,确定如何使网络行为制度化,不偏离德行道义。但制度的缺陷又可能带来问题的固化,所以如何确立良好的规范和制度更为重要。 新冠大流行加重了线上活动的份量,正因为如此,互联网法规的建立与健全就迫在眉睫,包括数据服务的运作准则,不能完全以商业利益为转移,这在加拿大应该成为朝野共识。 在正视反垄断的同时,国家安全与民主自由的平衡也是重要课题。有必要提及的是,如何把握政府监管的力度?是否会有损网络平台的本意?目前新加坡和韩国等有意强化网络资讯的监管力度,就不同程度地受到质疑和抵制。而网络公司本身要有一种社会担当的自觉,要在保障民主自由的基础上,提高理性过滤的能力,这样才能使真相最终战胜谣言。撰文:萧元恺

最新!脸书、Instagram恢复服务!全球瘫痪六个小时 Whatsapp还没好!

重大事件!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出现全球大规模宕机!   瘫痪六个小时以后,Facebook、Instagram已经恢复服务,但是WhatsApp还没有。大家可以看看都能用了吗? 瘫痪的时候全球用户都受到影响,网页版、客户端都上不去! 今天中午,陆续有用户报告无法登录任何服务。整理有关网络中断的投诉的 Downdetector 网站表示,有超过 30,000 名加拿大人抱怨网络中断。 Instagram 记录了 21,000 份中断报告,而仅在加拿大就有至少 14,000 份关于 WhatsApp 的报告。 美国、欧洲、非洲和亚洲都出现了类似服务中断的报告,影响全球! Twitter的服务没有受影响,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App在事发后半小时在官方推特账号上确认了全球服务中断,称公司正在努力尽快恢复正常,并对带来的不便表示歉意。 虽然公司没有透露中断的原因,但网络技术公司 Kentik Inc. 的互联网分析主管 Doug Madory 表示,这似乎与域名系统 (DNS) 有关,DNS 服务器是互联网用户输入基于文本的网站地址(例如 Facebook.com)的方式,根据用户的输入引流到正确的 IP 地址。 网络安全分析师...

全球多地多个社交平台中断服务

【加拿大都市网】脸书、Instagram及Whatsapp服务于周一(4日)接近中午时突然中断。 根据追踪人士指出,社交平台脸书、Instagram及Whatsapp,在东岸时间早上大约11时40间出现服务中断情况。 根据downdector.ca显示,截至中午,单以脸书,已有超过3万个服务中断报告,Instagram则纪录了2.1万个,WhatsApp有超过1.4万个。 受影响的包括加拿大、美国、欧洲、非洲及亚洲的国家或地区。 脸书没有公布服务中断的原因,只表示正努力尽快恢复正常,及对任何不便感到包歉。” (网上图片) T02

Facebook将大手笔投入新闻业

(■Facebook宣布未来三年将对新闻业投资至少10亿美元。资料图片) Facebook在澳洲的抗争行动落幕后,决定重新塑造支持全球新闻媒体的形象,宣布未来三年将对新闻业投资至少10亿美元。无独有偶,谷歌也曾发表相同宣言。 据Facebook全球事务副总裁克雷格(Nick Clegg)表示,自2018年以来,该公司已经与英国《卫报》、《金融时报》等出版商达成协议,以在某些国家推广其新闻产品,并为此支付了6亿美元费用。据《工商时报》报道,克雷格强调:“Facebook非常愿意和新闻出版商合作。我们绝对认同优质新闻是社会开放的基础,因为新闻不仅能传递资讯并赋予民众权利,还能监督掌权者。” 今年1月,Facebook已和《卫报》、电讯媒体集团、《金融时报》、每日邮报集团及天空新闻台等英国主流新闻媒体签约,由脸书付费将新闻连结插入新闻动态墙。克雷格表示,脸书也和美国主流新闻媒体签订类似合约,并与法国、德国等地新闻媒体洽谈签约事宜。 Facebook上周从其澳洲平台上撤下了新闻,禁止澳洲人查看或分享新闻文章。因为该国立法机构希望出台新的媒体法案,要求Facebook和谷歌等为其援引的内容向传统媒体公司付费。23日,Facebook与澳洲政府达成和解,重新恢复了其平台上的新闻页面。作为交换,该公司将可在具有约束力的仲裁生效之前与媒体公司进行额外谈判。 这场短暂的对峙震惊了全球新闻业,这个行业的商业模式已经被科技巨头所颠覆。澳洲的新立法正在全球范围内受到关注,可能会为其他国家提供范例,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其他国家政府已表示,考虑采取与澳洲类似的措施。 克莱格在博客文章中说:“根据仲裁制度,拟议中的澳洲法律将要求该公司向全球媒体公司支付潜在的无限量资金。这就像强迫汽车制造商向电台支付费用,因为人们可能会在车里收听广播节目,然后让电台来定价。”Facebook打算与新闻出版商达成协议,让他们的新闻内容出现在其正在开发的产品中。 这家社交媒体巨头的新承诺与谷歌去年宣布的计划相似,当时各大科技巨头因其商业模式以及社交媒体平台上虚假资讯的泛滥而备受关注。谷歌承诺在三年内支付超过10亿美元费用,以获得Google News Showcase平台的新闻内容授权。这项手机应用程序将率先在巴西及德国上线,为此谷歌已和德国《明镜周刊》、《时代周报》及巴西《圣保罗页报》签约。

苹果首季盈利增长29% 特斯拉脸书业绩亮眼

(■苹果第一财季盈利增长29%,至287.55亿美元。) 【加拿大都市网】美股踏入业绩期,多只重磅新经济股陆续公布业绩。当中苹果及facebook的业绩均胜预期,苹果首财季盈利增长29%,而facebook去年第四季盈利增长达52.7%;电动车龙头Tesla虽然上季盈利增长逾1.3倍,惟仍逊于市场预期。多只股份公布业绩后,其市后美股场外股价均录轻微下跌。   苹果公布,截至去年12月26日止,第一财季盈利增长29%,至287.55亿美元,每股摊薄盈利为1.68美元,胜市场预期的1.25美元。期内收入增长21%,至1114.4亿美元。当中iPhone的销售额则达到656亿美元,按年升17.2%,打破三年前的纪录。   苹果行政总裁库克表示,iPhone在中国市场表现强劲,整体销售额增长57%,达到213.1亿美元;但目前半导体供应紧张,Mac、iPad及iPhone 12 Pro均出现供应限制。   另一重磅科技股facebook去年第四季盈利增长达52.7%,至112.19亿美元;每股盈利3.88美元,较市场预期的3.22美元为高。期内收入增长33%,至280.72亿美元,优于市场预期的264.4亿美元。当中每月活跃用户(MAU)增长12%,至28亿个,每日活跃用户(DAU)增长11%,至18.4亿,均高出市场预期。   另外,Tesla去年第四季盈利增长134%,至9.03亿美元,调整每股盈利为0.8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1.03美元;收入增长46%,至107.4亿美元,略高于市场预期的104亿美元,但未有定下今年的汽车交付量的目标。   以全年计,Tesla去年纯利录24.6亿美元,按年升6.7%;总收入为315.3亿美元,按年升28%。汽车销量方面,Tesla第四季全球销量突破18万辆,按年升71%,全年销量为49.955万辆,勉强实现早前所定下的50万辆销量目标。

苹果亚马逊谷歌脸书被控垄断 四大科技巨头会不会被分拆?

在对苹果、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的竞争行为进行了长达16个月的调查之后,美国国会民主党人议员本周终于公布了一份449页的调查报告。调查报告认为,苹果、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拥有危险的垄断权力,需要加以限制。 如何加以限制?几家大型科技公司将被分拆,或是在未来从事收购行为时将被阻止,还是迫使他们要开放平台呢? 调查报告对华尔街证券市场并未产生多少影响,这四家公司股票中的三只在该调查报告发布后的第二天上涨。这或许反映了投资者长期持有的观点,即监管机构和政治家无法压制大型科技公司的持续崛起和市场份额的扩大。 在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前,这几家科技公司可能不会受到任何处罚。但民主党如果通过选举于2021年入主白宫并控制国会,科技公司遭遇分拆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 如果民主党人赢得参议院,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建议将会占居上风,他们强烈地呼吁分拆大型科技公司。沃伦去年初曾说,“现在的这几家大型科技公司垄断权力过大,对我们的经济、我们的社会和我们的民主拥有太多的权力。他们压制竞争,利用我们的私人信息牟利,利用优势垄断市场。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伤害了小企业,扼杀了创新。” 十多年前,这几家科技公司被视为创新者,它们致力让消费者的生活变得更容易。但是如今,它们曾经光鲜的面孔已经变得黑暗,他们的一举一动已经受到最高层的质疑。 市值不断攀升 五年前,苹果、亚马逊、谷歌、微软和Facebook市值合计为2万亿美元。现在,这一数字已超过7万亿美元,在过去的5年里增长了两倍多,而标普500指数同期上涨幅度只有73%。 这五大科技巨头迄今为止合计市值,相当于标普500指数成份股总市值的五分之一以上,并且也达到纳斯达克100指数成份股总市值的46%。 调查发现,苹果、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反竞争、损害消费者、欺骗合作伙伴或收集用户大量数据。 收入的增长,强劲的盈利能力,以及投资者认为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消除这几家科技公司的垄断地位,不断地推动这几家大型科技公司市值攀升和进行收购。万亿美元的估值和巨大的利润率以及巨大的现金储备,让他们能够很容易地打压较小竞争对手。 虽然历史上不乏享有主导市场地位和超高市值的公司,但今天的不同之处在于,这些公司都处在互联网这同一个行业。 亚马逊的野心 亚马逊已经从一个单纯的电商平台,变成了一家全业务公司。 它不再像当初那样只从事电商业务,现在其业务已经扩展到云基础设施、媒体、消费硬件、实体商店、支付和广告服务,并且还在积极向医疗和其他行业大胆地拓展。 该公司年收入有望超过3500亿美元,但仍在保持稳步增长。受到云服务AWS的强劲推动,其利润已开始大幅攀升。 2015年4月,亚马逊在财报中称其AWS业务每年利润约为10亿美元。当时,亚马逊整个公司还处在盈亏平衡甚至亏损之中。或许大家都曾认为亚马逊是一家纯电商公司,云计算只是其附带业务,但现在其AWS已经变得如此庞大和有利可图。 去年,AWS销售额为350亿美元,利润超过90亿美元。就销售额而言,AWS已经是排名第三的软件公司,仅落后于微软和甲骨文。 在实体店因线上零售发展而遭遇冲击之后,亚马逊忽然又进入实体零售业务。2017年,它以13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实体店Whole Foods。 亚马逊的线下业务足迹,还包括其庞大的货仓网络和最后一英里的投送设施。它现在是美国第二大员工雇主,并且在因新冠疫情导致广泛的经济衰退中,该公司仍在积极招聘员工。 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古怪和野心,塑造了该公司的神奇。贝索斯每年在其私人太空旅行公司Blue Origin花费数十亿美元。他在2013年买下了《华盛顿邮报》,这使得他涉足具有影响力的媒体业,同时因《华盛顿邮报》经常批评特朗普总统,使他也变成特朗普总统最喜欢的攻击对象。在2017年,他成为全球首富。2019年,一份小报威胁称,要公布他的婚外情细节。 投资者对亚马逊的增长感到高兴,但国会两党议员最近都对亚马逊不受约束的扩张行为表示谴责,声称亚马逊市场垄断地位和反竞争行为未受到约束。今年夏天,在贝索斯首次出席国会听证会回答有关亚马逊市场垄断和商业行为的问题时,国会议员要求分拆亚马逊的呼声达到了顶峰。 谷歌、Facebook的广告垄断 在过去十多年时间里,Facebook和谷歌彻底了重塑了广告市场。去年,两家公司的销售额总计2220亿美元,比2009年增长了近10倍。 研究公司Emarketer称,针对这两家互联网公司,它在2017年开始使用双寡头这个称呼,实际上广告市场在2017年之前的发展中已经很清楚地显现出了这一趋势。据Emarketer的数据,截至2016年,这两家公司总共控制了美国数字广告市场的57.9%份额。据2019年底提供的估计,这一份额已超过60%。 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2018年新闻行业的广告收入,已经从2008年的380亿美元骤降到140亿美元。新闻媒体联盟今年在给美国司法部的一封信中指出,谷歌多年来一直利用新闻内容来提高其收入,是内容提供商帮助谷歌实现了收入的增长。 不仅仅是新闻业受到伤害。全球广告研究中心(WARC)今年早些时候预测,全球广告商在谷歌和Facebook上的支出将超过在电视上的支出。 Facebook的政治影响力 特朗普2016年当选后,针对Facebook在美国大选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指责,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立即给予驳斥。 扎克伯格当时表示,“认为Facebook上的假新闻(只是一小部分内容)对选举产生了任何影响,我认为这是一个相当疯狂的想法。” 2018年,纽约时报和Observer的记者透露,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不当访问了5000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后来修正为8700万),并利用这些数据试图引导潜在选民投票给特朗普。 随着政府机构开始深入调查Facebook的行为,该公司不法行为不断被发现。 2018年12月,英国议会发表了一份关于Facebook的长达250页的内部文件,对该公司打压竞争对手的行为进行了揭露。例如,扎克伯格曾指示员工切断Twitter旗下Vine与Facebook的连接。 美国总统参选人伊丽莎白•沃伦曾利用Facebook平台进行参选宣传。2019年初,她建议分拆Facebook,这可能包括将Instagram和WhatsApp从Facebook分开。2019年5月,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也提出了与沃伦一样的呼吁,要求分拆Facebook。 2019年6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启动了反垄断调查。并且在去年,美国司法部和多个州检察长也开展了反垄断调查。去年11月,加州总检察长泽维尔•贝塞拉(Xavier Becerra)透露,加州也开始了对Facebook的调查。 隐私保护 消费者数据是互联网公司的财源,但是人们越来越感到离不开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等互联网巨头。 可是,这些互联网科技公司用户的数据泄露事件却在频繁发生。如,Cambridge Analytica泄露Facebook用户数据,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曝光了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美国人电话的细节。 2018年,西雅图一家电视网络报道说,波特兰一个家庭指责所使用的亚马逊Alexa设备录制私人谈话,然后发送给其他人。 就出台一部数字隐私保护的法律,以保护美国公民免受新技术损害,国会已经达成了共识。 很长的路要走 美国国会公布调查报告,并不意味着这几家大型科技公司将在今年或任何时候遭遇分拆。相反,这份调查报告旨在向国会提出一项广泛的建议,即修订反垄断法,仅仅在服务价格和竞争方面保护消费者的利益还不够,还要考虑“工人、企业家、独立企业、开放市场、公平经济和民主理想。” 美司法部、联邦贸易委员会等联邦层次政府机构和各州政府,对这几家大型科技公司展开的调查,涉及用工行为、隐私、公平竞争等广泛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可能需要多年时间,或许最后对这些公司的处罚仅以罚款作了结。 尽管如此,国会还是在选举年发表了一份针对大型科技公司长达449页调查报告,并指控这几家科技公司的反垄断行为。这表明美国国会的态度已经发生变化,这几家大型科技公司此后将遭遇什么对待,让人拭目以待。(天门山,图片来源图库)

字节跳动发声明指控脸书抄袭抹黑

  (星岛日报报道)TikTok面临被美国封杀之际,母公司北京字节跳动周日(二日)发表声明,指控美国竞争对手facebook抄袭和抹黑,强调会继续坚守全球化的愿景,为全球用户创造价值,也会积极利用法律,维护公司合法权益。   字节跳动表示,集团致力于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在这个过程中面临着各种复杂和难以想像的困难,包括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声明没详细解释相关指控,但TikTok行政总裁迈耶早前曾批评,facebook打造TikTok山寨应用程式Lasso及Reels。   北京《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周日发文指TikTok在美国有两宗“罪”,其一是挑战美国的高科技霸权,其二是令大量美国年轻人聚在一起。文章说,“facebook多想搞死TikTok”,或能复制出更吸引年轻人的影片程式,但未能成功,令其感到巨大压力;又指美国年轻人六月时曾在TikTok发动预订特朗普的竞选集会门票然后故意“放鸽子”,特朗普担心这些年轻人会再次对他发起更严重的一击。   英国广播公司(BBC)分析认为,特朗普不喜欢TikTok,考虑的不止私隐,还有美国大选。TikTok近年在欧美迅速冒起,全球下载量超越二十亿次,并大举进军美国市场,成为美国政治动员渠道,卷入美国反种族主义示威等社会议题,与特朗普政府打对台。BBC指出,TikTok美国用户普遍为年轻人与左翼支持者,“很难相信这不是特朗普封禁TikTok的因素”   

加拿大五大银行抵制脸书 7月起停止广告

(■■加拿大五大银行加入杯葛脸书行列。加通社) 加拿大五大银行加入杯葛脸书(facebook)行列,誓言7月不会在脸书上刊登广告,抗议其打击仇恨及煽动性言论不力。 “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和“全国有色人种发展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等民权倡议组织,早前发起#StopHateForProfit杯葛脸书活动,抗议脸书在打击种族主义者言论、假新闻,或白人至上主义者言论方面的做法不够。 加拿大丰业银行(ScotiaBank)周二正式计划在7月暂停脸书广告,加拿大皇家银行(RBC)、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多伦多道明银行(TD),以及满地可银行(BMO),周三也随即跟进。 严重阻碍社区创造繁荣 丰业银行在一份声明中强调:“这一决定是基于我们为员工、客户和社区创造包容性环境的基本信念做出的。” 皇家银行发言人古德曼(AJ Goodman)表示,社会存在的系统性种族主义严重阻碍非裔、原住民和有色人种在经济和社会发展获取平等竞争的机会,令他们处于不利位置。皇家银行的宗旨是为客户和社区创造繁荣,而为实现这一目标,就必须消除种族主义和偏见。 除了加国五大银行外,温哥华的Lululemon Athletica、户外运动品牌MEC和始祖鸟(Arc'teryx),纽奔驰域省的酿酒厂Moosehead Breweries,都已自脸书撤回付费广告,加入已被可口可乐(Coca- Cola)、联合利华(Unilever)、美洲本田(Honda America)、Patagonia等国际知名品牌支持的杯葛脸书行列。星岛综合报道

各大品牌群起抵制 脸书广告将禁仇恨言论

■在加州门洛帕克一个巨大的Facebook数字标牌。法新社   星岛日报讯   脸书(Facebook)CEO朱克伯格26日表示,公司将改变政策,禁止在广告中发表仇恨言论。 朱克伯格表示,根据新政策,Facebook将禁止那些声称来自特定种族、民族、国籍、种姓、性别、性取向或移民出身的人对其他人的人身安全或健康构成威胁的广告。 朱克伯格说:“我致力于确保Facebook仍然是一个人们可以用自己的声音讨论重要问题的地方。”“但我也反对仇恨或任何煽动暴力或压制投票的东西,我们也致力于删除这些内容,不管它们来自哪里。” 此外,朱克伯格表示,Facebook将采取更多措施保护移民、移民、难民和寻求庇护者,使他们免受那些暗示他们不如其他群体的广告,或那些对他们表达蔑视、排斥或厌恶的广告的伤害。 在朱克伯格发表上述言论之前,有近100个品牌宣布,作为“Stop Hate For Profit”运动的一部分,它们将在7月或更长时间内从Facebook上撤下广告。这场运动抗议的是“Facebook一再未能有效解决其平台上激增的仇恨”。朱克伯格26日没有直接回应抵制活动。 根据一份来自“沉睡巨人”的名单,这些广告商包括联合利华、威瑞森、巴塔哥尼亚、REI、Lending Club和The North Face。这些组织包括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NAACP、Sleeping Giants、colour of Change、freedom Press and Common Sense。 其中英国消费产品巨头联合利华公司26日宣布,鉴于当前美国国内两极对立气氛严重,该公司将于今年底之前停止在美国的Facebook等社交媒体平台投放品牌广告。联合利华今年仅在Facebook平台的广告支出就超过1180万美元,这一消息传出后,Facebook的股价下跌超过8%。本田汽车美国公司26日也发表声明称,“7月份,本田美国公司将撤回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的广告,并选择与团结起来反对仇恨和种族主义的人们站在一起。” “这符合我们公司以人为本的价值观。”

带纳粹仇恨标志 特朗普竞选广告遭fb删除

  (星岛日报报道)社交网站facebook终于向美国总统特朗普采取行动。该公司周四删除特朗普竞选阵营投放的一个广告。在广告中,出现一个红色黑边倒三角形标志。二战期间,纳粹德国曾经使用类似的标志,去标签政治犯、共产主义者和集中营内其他囚犯。facebook指这个广告违反了该公司有关禁止散播“有组织仇恨讯息”的政策。   facebook保安政策部门主管格莱查出席国会众议院一个委员会的听证会时说:“我们不容许任何代表仇恨组织或仇恨意识形态的标志,在我们的平台上出现,除非发布者有前文后理作出解释或对仇恨作出谴责。”他说:“因此,在这个情况下,关于这个广告,不管这个标志用在什么地方,我们都会采取同样的行动。”那个广告出现在特朗普和彭斯的facebook专页上二十四小时,就被删走,但已有数以万计的网民看过。特朗普竞选办公室发言人默托说:“红色倒三角形是反法西斯运动(Antifa)使用的标志,因此我们在宣传广告中提及Antifa时加入这个标志。我们发现,facebook供网民使用的表情图案中,也有一个红色倒三角形。”   在最近席卷全美的反种族主义抗议浪潮中,特朗普把责任推向Antifa的成员。   美国黑人男子弗洛伊德数周前被白人警员跪颈压死,触发大规模反种族主义示威浪潮和骚乱。特朗普被指利用各个社交平台发放被指煽动及美化暴力的讯息,但facebook没有采取行动处理,引起激烈争议。

误导国民 脸书遭加拿大竞争局罚款900万

■■社交媒体巨头脸书公司遭加国竞争局罚款900万元。美联社 社交媒体巨头脸书公司(Facebook Inc.),因涉嫌在个人私隐信息使用方面欺骗及误导加国用户,遭加拿大竞争局(Competition Bureau Canada)罚款900万元。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竞争局对该公司2012年至2018年间的私隐策略进行了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于周二做出上述处罚决定。竞争局表示,他们发现脸书公司错误地表达了用户可以控制的信息范围,包括安装了“某些第三方应用程式”的用户朋友的个人信息。 该公司还被要求向竞争局额外支付50万元作为调查费用。 竞争局局长博斯韦尔(Matthew Boswell)在一份声明中称,对于任何在使用个人数据的方式上,欺骗或误导加国民众的企业,竞争局会毫不犹豫地给予打击,无论它们是像脸书这样的跨国公司还是较小的公司。 美国曾开罚50亿 竞争局的调查结果与Facebook和Messenger上的数据有关,两者的用户均以为他们可以控制何人可以查看并获悉其个人信息。 事实上,第三方开发商能够以与脸书公司政策不一致的方式,查阅其中的某些信息。 脸书公司发言人在致CBC的一份声明中说,尽管公司不认同竞争局的调查结果,但会通过达成一项同意协议来解决此事,且因此不会提出异议。 过去几年,脸书公司已在其他国家受到过类似处罚。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去年对该公司处以50亿元的罚款,这是有史以来对高科技公司施加的最高额罚款。 2016年,法国的私隐监管机构强制脸书公司更改其追踪政策。 受到广泛批评后,脸书行政总裁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于去年宣布了“以私隐为重心”的公司愿景,其中涉及整个Facebook及该公司拥有的其他应用程式的许多更改。 星岛综合报道

受惠居家办公 助长网站流量 脸书Ebay首季表现好

■■脸书业绩亮眼,但CEO朱克伯格最近总是一脸严肃。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讯   新冠肺炎重创全球产业,使各大企业在第一季缩减广告支出,但全球居家办公人口暴增反而助长脸书网站流量,吸引广告主回流,使脸书的广告营收在3月锐减后逐渐回稳,首季营运淡季不淡,不仅营收增长率逼近2成,获利更是暴增约一倍。 每年的第一季度向来是线上广告的淡季,但脸书29日公布第一季营收年增17%至177亿美元,高于分析师预期的173亿美元。第一季每股盈余(EPS)1.71美元,也高于去年同期的0.85美元。 财务长温纳(David Wener)表示,第一季在全球企业疲于对抗疫情的情况下,线上广告需求锐减导致脸书广告均价下滑16%,但在各国实施封城造就大批居家办公人口之后,电玩业者及电子商务平台的广告支出增加,使脸书广告营收逐渐回稳。 脸书CEO朱克伯格也宣称,疫情并未改变脸书成长模式。尽管脸书业务部门近日缩减职缺数量,但工程及产品开发部门打算招募1万人以上。朱克伯格表示:“社会大众有了新的需求,这代表我们必须开发更多新产品。” 脸书近日推出的新服务ROOMS就是仿效ZOOM的线上视讯会议软件,让被迫禁足及居家办公的用户借此维持社交、连系情感。脸书网站的每日经常性用户量在第一季年增11%至17.3亿人,高于分析师预期的17亿人。 自从疫情蔓延至全球以来,脸书旗下95%的员工都改为居家办公,而脸书也大方提供福利并投资协助各地防疫工作。脸书不仅向员工及外包厂商承诺奖金、货款一率照给,还提供1亿美元补助金让小企业刊登广告。祖克伯表示:“脸书财务表现优异才有能力持续投资。” 温纳表示,疫情期间脸书缩减业务部门招募人数并限制员工差旅,估计整体营业支出将因此节省至少20亿美元,但若疫情持续发展下去,公司省下的开销恐怕不足以维持获利率。脸书第一季营业获利率33%,高于去年同期的22%。 Ebay获利优预期 和脸书一样,线上销售平台EBAY营收与获利同样双双优于预期,主因在各国为了防堵新冠疫情扩散实施隔离禁足等措施,连带使得民众网络购物需求暴增。 Ebay首季营收年减1.6%至23.7亿美元,但仍高于分析师预期的23.2亿美元。上季获利则攀升至34.1亿美元或每股4.51美元,远优于去年同期的5.18亿美元或57美仙。排除特定项目后,该公司上季获利为每股77美仙,高于市场预期的72美仙。 Ebay表示,全球多国自3月中实施禁足令以来,他们的网络平台流量与商品销量强劲成长、小型企业卖家数量攀升,且此趋势一直延续至4月。 Ebay上季全球活跃买家数量成长2%至1.74亿人,此为连续第九季成长。有鉴于此,Ebay乐观预估第二季营收可望介于23.8亿美元-24.8亿美元,高于分析师预期的23.1亿美元。 经调整后的第二季获利预估为每股73-80美仙,同样优于市场预期的70美仙。 虽然财报表现可圈可点,但Ebay的分类广告业务成长却放缓,主因在于疫情导致汽车经销商等客户被迫关闭,连带影响广告投放意愿。 最近Ebay挖角沃尔玛美国电子商务营运长担任新执行长,该职务已于本周生效。Ebay计划于未来几个月任命一名新的独立董事,至于人选将参考大股东对冲基金STARBOARD的推荐。

脸书收购VR游戏开发商

■Facebook将大力拓展VR技术,图为Facebook员工在试用Oculus设备。法新社   星岛日报讯   Facebook(脸书)旗下虚拟实境(VR)穿戴设备公司Oculus于28日表示,已经收购推出VR游戏《Beat Saber》(节奏光剑)的开发商Beat Games,拓展虚拟实境技术,服务更广大的玩家。之后Beat Games将成为Facebook VR游戏集团Oculus Studios的一部分,但会保持独立运营。 在VR领域,音乐游戏《节奏光剑》在Steam平台上有累计超过2万个评论,其中超过92%是好评,一度成为整个Steam平台上评价最好的游戏。“36氪”报道,根据媒体报道,《节奏光剑》也是第一款达到100万份销量的VR游戏。 Beat Games随着《节奏光剑》的成功声名鹊起。这家独立游戏工作室成立于2018年,总部位于捷克首都布拉格,最早由Jan Ilavsky,Vladimir Hrincar和音乐人Jaroslav Beck三人组成,目前已拓展为10人的小团队。《节奏光剑》开发始于2016年,并于2018年5月以抢先体验的形式登陆Steam。 按照Beat Games创始人之一Jaroslav Beck的说法,《节奏光剑》不仅只是带动了VR头显的销量,也在推动头显的设计。这也是Beat Games和Oculus达成密切关系的部分原因,因为Oculus曾用《节奏光剑》作为测试VR头显追踪系统的测试工具,从而确保新设备能够应对这款游戏的大部分高级模式。 收购Beat Games,也显示了Facebook对内容的渴望。Oculus负责VR内容的主管Mike Verdu称:“《节奏光剑》已达成优秀的成就,但脸书和Beat Games的团队知道,在虚拟实境、游戏和音乐的领域上能成就更多。”他还承诺,《节奏光剑》并不会因为收购而成为Oculus平台独占,已经发售的平台上,游戏未来仍然会继续保持更新。 Facebook在2014年时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此后对VR业务投入大量资金和努力。相继引入了《星战》、《节奏光剑》、《荣誉勋章》等游戏大作。当前在VR设备上,Oculus的产品线比较清晰,低中高三档产品线分别是Oculus Go、Quest和Rift S。《节奏光剑》在Quest和Rift S上有推出。 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已在该领域多次进行了投资,不过这一领域还尚在发展阶段,虽然关注度很高,但依然没有成为主流。不过这并不代表这一行业没有发展潜力,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近年来VR头显的价格不断下降,这似乎在说著VR游戏离流行不远了。在今年的VR开发者大会Oculus Connect上,Facebook宣布其达成新的里程碑——用户在Oculus Store的消费总额已经超过了1亿美元,其中Oculus Quest占据20%。为了推动Oculus的VR社交体验,Facebook社交VR世界《Facebook Horizon》预计将在2020年推出。 值得一提的是,Beat Games正是本次Oculus...

PayPal退出Libra加密货币联盟 脸书受重挫

正当Libra加密货币受到多国监管机关强烈质疑之际,电子支付系统PayPal决定退出这项由facebook加紧推动的加密货币研发项目。facebook本来对这项计划寄以厚望,但外界的反应比预期中强烈,面对的审查也比预期中严厉。PayPal作出这项决定,对facebook造成重大打击。 PayPal周五发表声明,宣布决定退出Libra协会,让该公司可以集中力量经营及发展本业。 该公司指出:“facebook长期以来都是PayPal的珍贵战略性伙伴。我们将继续在不同领域,与facebook合作及支持他们。我们仍然支持Libra的抱负,盼望继续保持对话,寻找方法将来可以合作。” Libra协会是一个非牟利组织,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将负责对Libra进行监督。这个组织与总部设在美国矽谷的facebook保持距离。PayPal没有详细解释退出的原因,但在过去数月,监管部门和美国一些国会议员都对Libra的研究工作提出质疑,也不断有人抨击facebook的商业模式,令用户私隐得不到足够保障。

FB华裔工程师疑因欺凌跳楼自杀 大批华人示威要求真相

一名38岁的华裔工程师陈勤(Qin Chen,音译,图)本月19日从Facebook(FB)总部大楼四楼跳下身亡后,FB事后没有给出详细的说明,甚至不让FB员工谈论此事,息事宁人,让关心这宗事件的华人感到愤慨,大批华人工程师上周四(26日)到FB总部前抗议,要求彻查真相,翌日(27日)脸书才发表声明,证实死者为自杀。据FB离职员工透露,自杀员工在脸书的广告技术部门工作,最近在公司的工作评级下降,面临被开除的风险,疑似遭到职场欺凌。 据报,陈勤今年38岁,1999年进入浙江大学,主修电脑工程,2011年到美国后,在南加州大学攻读电脑硕士,毕业后留在美国工作。2018年3月,他跳槽到FB总部。此前曾效力于思科公司和外包咨询公司Ryzlink。 据陈勤家人说,陈勤工作极拼命,最近半年日夜忙,加班到夜里一两点是家常便饭,有时回家只待了半天又要去加班。知情人士透露,19日上午,在上司的办公室,陈勤与上司发生激烈争吵。有人听到总监大声说“滚出去”,而陈勤说“这不公平”。不久后,他从大楼顶楼4楼跳下。另有知情人士提到,陈勤已在美国工作8年,但还没拿到绿卡,只有工作签证。陈勤的家人已聘请一位代理律师来处理可能的诉讼,代理律师是陈勤的浙大校友。 曾担任过FB公司技术主管的Patrick Shyu,25日透过个人Youtube帐号公开表示,根据他从FB内部匿名论坛Blind获得的消息,陈勤生前疑似受到巨大压力。Shyu说,陈勤隶属于脸书广告团队,是压力非常大的团队,陈勤在团队的业积开始下滑,很可能被列入一个叫PIP的计划中。这个PIP全称叫“业积改善计划”。 这个PIP计划,据说是在FB、Google等科技公司中存在一套解雇员工的潜规则。简单来说就是,公司会要求你在一段时间内提高业绩,达成了就继续雇用你,达不到就炒人。 而陈勤面临被纳入PIP,不过在这之前,他已经找到愿意接纳他的另一个团队,他的上司一开始也同意他换团队。但是在换团队的最后一天,他的上司出尔反尔,找了各种理由不让他离开,且承诺在这季度结束后,给他好的评价,然而最后给他的评价却不理想,导致他最终不能换团队。 网民纷纷猜测,被上司欺骗不得不纳入PIP,是令陈勤跳楼轻生的导火线。因为对于没有绿卡、手持工作签证的人来说,失去工作或许就意味失去收入,失去签证,在美国的家人也会遭殃,最终可能被迫离开美国。 26日下午1点,旧金山湾区几百名华人工程师身穿黑衣,自发来到FB总部,献花悼念陈勤,并举抗议牌,希望脸书给出真相,彻查死者自杀原因。 不少人对脸书的处理方式表示不满,称“脸书处理此事的方式让人感到被羞辱。如果从总部大楼跳下身亡的不是亚洲人,他们是否会以同样的方式处理?”还有人喊话脸书CEO朱克伯格,称“陈勤生前遭到欺凌,脸书出问题了”,“中国员工也应该得到公平对待,希望脸书能给他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

脸书获3.5万政治广告 成大选宣传媒体宠儿

  ■Facebook已成为各组织及政党的主要宣传工具。路透社

脸书警告投资者Libra加密币计划或夭折

Facebook(脸书)在其最新季度报告中提醒投资者,尽管该公司预计将在2020年推出数字货币Libra,但有许多因素可能使之提前夭折。 在该报告的风险因素部分,Facebook表示,自该项目于6月宣布以来,它认识到了来自立法者和监管机构的阻力的重要性。 Facebook在提交给美国证管会(SEC)的文件中表示,“Libra已受到多个司法管辖区政府和监管机构的严格审查,我们预计这种审查将继续下去。” “此外,市场对这种货币的接受程度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我们不能保证Libra或我们的相关产品和服务将及时提供,甚至可能根本不提供。我们之前没有数字货币或区块链技术的重要经验,这可能会对我们成功开发和行销这些产品和服务的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Libra和Calibra数字钱包项目的负责人马库斯(David Marcus)表示,对于那些无法通过传统方式转账的人来说,Libra将是“一种更高效、更低成本、更安全的替代支付工具”。 一直面临批评 自上月披露Libra和Calibra数字钱包的计划以来,Facebook一直面临着美国和海外政府官员的批评。 本月稍早,马库斯在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和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作证,并在两次会议期间接受议员质询。 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表达了对Libra的担忧,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和欧洲央行执委Benoit Coeure也提出了类似的保留意见。 Facebook发言人29日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从现在直到该产品推出期间,该公司将公开与所有相关方合作。 这位发言人称,“我们知道,推出Libra将是一段漫长的旅程,我们不能独自完成。Libra的成功离不开管理者、决策者和专家的参与。这就是为什么Facebook和Libra协会的其他成员很早就分享了我们的计划。”

脸书谷歌掌握大量个人资料 澳洲拟加强规范

澳洲竞争及消费者保护委员会(Australian Competition and Consumer Commission)建议加强管制使用个人资料,并采取各种加强管理网路公司的措施,包括限制脸书和谷歌对网路广告的支配地位。 澳洲政府表示,将采纳澳洲竞争及消费者保护委员会的23点建议,并在年底之前拟订好有关法规,加强规范各大科技巨头。现时政府未有表明将执行哪些建议。 澳洲财政部部长佛莱登柏(Josh Frydenberg)欢迎委员会所提出的报告。他在报告公布时表示,从来未曾有这么多敏感的商业和个人资料集中在两家公司手中,他们必须承担责任,增加活动的透明度。

大选脸书打广告 自由党花费最多

联邦大选临近,一项最新调查显示,联邦自由党在脸书(Facebook)广告支出居本国各政党之首,保守党紧随其后。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根据脸书广告库(Facebook's ad library)的数据,自今年6月初以来,联邦自由党和总理杜鲁多的脸书页面的广告总共花费了92,307元。紧随其后的是联邦保守党,该党及其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的脸书页面广告费87,441元。 相比之下,联邦新民主党(NDP)仅通过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的脸书页面花费392元广告费,绿党为1,036元,魁人政团(Bloc Quebecois)只有384元。 数据还显示,联邦保守党在每一则广告上的花费最高。6月1日以来,自由党及杜鲁多的脸书页面共发布1,218条广告,平均每条75元;而在同一时期,保守党发布了284条广告,平均每条的花费达307元。 脸书发布的选举广告,必须附带免责声明,指明谁为广告付费。不过,根据脸书广告库的数据,自由党及杜鲁多的脸书页面广告费用中,有55,825元开支没有附带类似声明,保守党及谢尔则有39,993元没有声明,NDP的全部392元广告费都没有注明来源,只有绿党完全按照脸书的规定注明谁为广告付费。 去年12月联邦国会通过的《76号法案》(Bill C-76),要求拥有大量访问者的网站创建数据库,记录从今年6月30日到10月联邦大选期间运行的所有政党广告。脸书广告库也正是按照该项新规定而设立。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