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3年02月02日 星期四 09:09:45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自闭症

多市華裔鐵騎隊駛至溫哥華 籌4千元支援自閉症孩子

■■枫行骑士和列治文市议员区泽光(中),共同支持自闭症儿童。   【加拿大都市网】位于卑诗省列治文的太平洋自闭症家庭网络中心(Pacific Autism Family Network),是北美首间为自闭症及其他发展障碍患者,以及他们家庭提供一站式服务的自闭症患者及家庭支援中心。一群加拿大枫行骑士俱乐部的车友们,从多伦多骑着重型电自行车一路来到温哥华,支持自闭症孩子的筹款活动,23日共募集了4,000多元。 这项筹款活动由CYC加拿大宸宇国际文化主办,旨在帮助太平洋自闭症家庭网络中心,提供更多服务。目前中心内有儿童治疗室、抽血室、图书馆、资源部、音乐室,令自闭症孩子可以在较为安静的环境下,接受不同的医疗护理。未来还将建立一个全科医疗诊所,方便照护自闭症孩子其他疾病。 全国约50万自闭症患者 加拿大最大的华人哈雷骑行俱乐部––枫行骑士副秘书长宫月表示,俱乐部一直透过骑行活动来进行公益事务。“今年夏天本计划来一趟长途远征,听闻温哥华有自闭症孩子需要帮助,觉得非常有意义,共有30几名骑士响应。我们从多伦多一路骑到温哥华,每天平均骑500至600公里,耗费大约10天时间。虽然疲倦,但觉得很开心。” ■■酷帅的重型电自行车一行三十多辆,为慈善由多伦多驶至温哥华。 全国约有50万自闭症患者,其中卑诗省有6.9万人,19岁以下儿童少年患者超过12,000人。卑诗省平均每68个新生婴儿中,就有一人患有自闭症。列治文市议员区泽光呼吁公众,多多支持自闭症家庭。 太平洋自闭症家庭网络中心运营总监Kyle Nguyen,感谢这群又酷又帅的骑士相助,对于包括宸宇国际文化在内的很多社区伙伴支持自闭症家庭,深深感动。 他希望公众给予这些特殊家庭更多的尊重、接纳与包容,为孩子们创造更好的未来。 图文:星岛记者陈仪芬  

11歲患自閉症男童失蹤 警方呼籲公眾協助尋找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患有自闭症的男童失踪,警方呼吁公众协助寻找。 安省Kawartha Lakes警队表示,现年11岁,患有自闭症的男童Draven Graham,周日(12日)下午大约3时,在彼得堡以西Scugog湖附近的Queen街失踪。 警方形容Graham身高约4尺10寸,身材瘦削;失踪前穿着蓝色T恤及深色跑裤。 警方表示,由于Draven患有自闭症,故此,当电话响起时,他可能会躲起来,不回应;呼吁附近居民检查物业周围,例如后院及屋外其他建筑物,是否有发现。 警方表示,已出动所有资源,包括透过步行、乘船、无人机及直升机,在Queen街北附近地区进行搜索。 如果公众发现Draven,请致电705-324-5252与警方联络。 (图片:Kawartha Lakes警队) T02

太窩心了!華裔自閉兒生日會僅1人來 卻獲41.7萬次點贊送暖

■■陈大卫表示,儿子的生日会只有一个同学参加。网上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华裔爸爸为自闭症儿子开生日会,邀请儿子同学参加,结果只有一人出席,但在网络上父子获得极大的温暖。 据《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报道,温哥华父亲陈大卫(David Chen,译音)在推特上发了一条“自闭症孩子是班上与众不同的孩子”的推文,并解释他如何邀请儿子班上全部19 个幼稚园同学,参加儿子的生日会,可是只有一个来了。 有两人表示无法参加,另外16人没回复。 陈大卫称,这有好有坏,他在星期日早上用了大部分时间去回复数百条支持帖子。到下午较后时间,他的推文被看到和转发、点赞或回复的次数超过41.7万次。他曾在2018年竞选温哥华市长,可是失败。 他表示,正在努力回应每条评论,并认为这很重要,因为这能引起他人的共鸣。 其他自闭症儿童的父母分享了他们感到孤立或被回避的经历。一些回复想知道,随着新冠防疫限制(例如戴口罩)的解除,是否有人担心参加室内派对。 感激班主任在课堂办庆祝会 陈大卫续道,听到所有故事,使他心碎,这比他所经历的还要艰难。当他到达预订用来开生日会的室内游乐中心时,带来了蛋糕和礼包,以防万一有人没有回复,结果出现,尽管这机会很微。他表示、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收到大部分家庭的回复。 也许有关的网上邀请不知怎的被纳入垃圾邮件过滤器。 陈大卫很感激儿子的班主任老师,在周一用礼包帮助举办了一个小型的课堂庆祝活动。他与妻子育有4个孩子,大女儿也患有自闭症。他想避免给儿子贴上标签的污名,看看她之前的生日会有较多的参加者,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人越来越少。 尽管如此,很难忘记两周前班里另一个孩子的生日聚会,也是在室内场地举行,19个同学中有16人参加了,包括他的儿子。儿子称,该个生日会棒极了。 陈大卫是一个财务规划师,与残疾儿童家庭一起工作,知道他们面临的实际压力,因此事情带给他的不仅仅是心碎。

糞便移植能治療自閉症? 治療師已接受2年調查

【加拿大都市网】法庭文件显示,卑诗省一名自然疗法治疗师声称可以通过粪便移植治疗自闭症,因涉嫌虚假陈述、从事不正当的商业关系,以及违反联邦药物政策而接受两年多的调查。 卑诗自然疗法医师学会(College of Naturopathic Physicians of B.C.)提交的一份新的法庭文件显示,早在2019年8月已雇用私人调查公司Paladin Risk Solutions的调查员,开始对来自温哥华的自然疗法治疗师克洛普(Jason Klop)的业务进行调查。 这项由卑诗自然疗法医师学会调查委员会发起的调查,是在今年早些时候启动的第二次调查之前进行的,当时一名前雇员提出投诉,指控克洛普在阿波斯福(Abbotsford)的一个公寓地下室,使用他侄子的粪便进行粪便菌群移植治疗(Fecal microbiota treatments,简称FMT)。 有关2019年调查情况是卑诗自然疗法医师学会对克洛普法庭申请作出回应的其中一部份内容,克洛普要求法官介入并停止调查。 该学会在回应中称,克洛普没有回应调查公司Paladin Risk Solutions的问话要求,也没有配合任何调查。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今年早些时候报道,克洛普收取每名患者1.5万美元的昂贵费用,以粪便移植为世界各地的儿童治疗自闭症,并声称可看到患者有“戏剧性的改善”。他收治的患者最小年仅两岁,其FMT治疗地点主要在墨西哥的海滨度假胜地罗萨里托(Rosarito)。 FMT是从健康人体的粪便中吸收菌群和其他微生物,然后通过肠道或口腔将其移植给患者,目的是恢复肠道内部的正常功能。目前,FMT仅在加拿大和美国被批准用于治疗对其他疗法没有反应的复发性艰难梭菌感染(C. difficile infection)。 医生和科学家警告说,目前,这种FMT新兴疗法的任何其他用途都是实验性的,并且存在严重的感染风险,而自闭症倡导者谴责克洛普的手术是一种未经证实的治疗方法,会使脆弱的儿童处于危险之中。 V05 图片:克洛普声称可以通过粪便移植治疗自闭症。CBC/drjasonklop.com

為什麼會有自閉症? 多倫多醫院有重大發現

■■病童医院实验室,科学家对大约1万个家庭的DNA进行搜索。 CTV 多伦多病童医院(Hospital for Sick Children)实验室,科学家对大约1万个家庭的DNA进行搜索,其中许多家庭有自闭症儿童。通过该项研究,科学家发现了DNA本身的“遗传性皱纹”(genetic wrinkles),并认为这一突破可以解释为什么会有自闭症。科学家希望这一发现,可以有助更早地诊断自闭症,甚至发展出治疗方法。 周一发布的研究报告合著者、病童医院应用基因组学中心(Centre for Applied Genomics)主任舒华(Stephen Scherer)向CTV表示,新发现令人兴奋,“揭示了一种全新的基因,以前并不知道这些基因与自闭症有关”。 研究估计,遗传因素应该在50%至90%的自闭症患者身上发现。 科学家已经知道大约有100个基因导致自闭症的发生,但是这些基因只能解释不到20%的病例。 舒华指出,要进一步研究这些遗传成分,研究人员必须开发新的方法。 该项新研究的团队领导人袁瑞恩(Ryan Yuen, 译音)接受了这个挑战。舒华说,袁在9年前开发了一种“新的电脑计算方法”,这种方法使他能够在DNA本身中搜索特定的特征,并将在自闭症患者体内发现的模式与他们的父母或人口中的其他对照组进行比较。 首创全基因组搜索分析 ■■研究发现,来自父母的DNA部分有时会在孩子身上出现“串联重复扩展”,可能干扰基因功能。CTV 目前他们发现,来自父母的DNA部分有时会在孩子身上重复两次,在某些情况下甚至重复三次,这称为“串联重复扩展”(tandem repeat expansions)。 袁解释说,“串联重复是核苷酸(nucleotides),也就是DNA的构件,相邻重复,两次或更多次,它们就像DNA皱纹一样。” 当这些起皱的DNA链被复制时,重复部份可以变长,这就是为何存在于父母DNA中的串联重复,可以扩展到子女。这些皱纹越大,就越有可能干扰基因功能。 根据病童医院的公布,串联重复以前曾被单独研究过,因为每次都要在一个基因中寻找,而一个基因组中可以有100万个的串联重组基因,要找出造成自闭症的基因串联重复,有如大海捞针。 袁表示,“这次我们首创了一种能够有效搜索和分析,全基因组串联重复扩展的方法”,许多与这些重复相关的基因,以前从未被认为与自闭症有关,“一些被发现的新基因包括那些 ‘涉及神经系统 ’的基因”。 医院公告指出,DNA本身内串联重复扩展的位置与“某些特征和行为,如智商和生活技能 ”有关。 袁认为,这是自闭症和基因组研究的一个转折点,为精密诊断和医学领域带来了新的机遇。

糞便療法治自閉症 專家警告或可致命

■克洛普称,其疗法令自闭症患者取得戏剧性改善。网络图片 ■由粪便制成的药物。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一名温哥华自然疗法治疗师收取每名患者1.5万美元的昂贵费用,以粪便移植为世界各地的孩子治疗自闭症,并声称可看到患者有“戏剧性的改善”。但医生和科学家就警告公众,这项治疗仍处于试验阶段,风险极高或可致命,不要让孩子接受治疗。 来自温哥华的自然疗法治疗师克洛普(Jason Klop,图)在脸书(Facebook)发表一段视频称,他使用两名美国青少年粪便制成的药丸和液体,治疗来自世界各地有自闭症谱系障碍(autism spectrum disorder)的孩子,令他们的症状得到了“戏剧性的改善”,其中最小的孩子年仅两岁。 五天治疗 费用1.5万美元 根据脸书发出的信息,克洛普的患者通常先飞往美国加州的圣迭戈(San Diego),然后被带进墨西哥边境,在蒂华纳(Tijuana)附近的度假胜地罗萨里托(Rosarito),接受为期五天的治疗,费用1.5万美元,其中包括度假村的住宿费、跨境交通以及墨西哥医生的咨询费用,但大部分费用(12,500美元)是用于粪便菌群移植治疗(Fecal microbiota treatments,简称FMT),这包括为期16周的每日料理。FMT是从健康人体的粪便中吸收菌群和其他微生物,然后通过肠道或口腔将其移植给患者,目的是恢复肠道内部的正常功能。 但是,这一治疗方法并未得到加拿大或美国的批准,加拿大卫生部(Health Canada)表示正在调查克洛普的行动,卑诗最高公共卫生官员也称对此表示密切关注。 卑诗省首席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表示,她会警告所有家长不要尝试以FMT治疗自闭症,因为这是未经核证的治疗方法,具有风险和只具试验性质。 加国卫生部正展开调查 加拿大卫生部发言人表示,联邦政府对在其他国家和地区提供的治疗无权管理,但官员正在调查克洛普的行为,以确保他在加拿大遵守法律。 不过,卑诗省自然疗法医师学院对该省自然疗法治疗师有管理权,即使他们是在其他地方提供治疗。 当被问及学院是否对克洛普的治疗行为感到担忧时,学院注册主任斯塔纳韦(Phillipa Stanaway)初时称,无法对正在进行的调查发表评论。但后来她在一封电子邮件表示,学院正监控情况,如进一步信息将会提供。 克洛普最初同意接受CBC的采访,谈论其FMT疗法,但一天后就取消了,他也没有回答记者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一系列问题。本报温哥华记者王学文报道

糞便療法治自閉症 專家警告或可致命

  ■由粪便制成的药物。加通社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一名温哥华自然疗法治疗师收取每名患者1.5万美元的昂贵费用,以粪便移植为世界各地的孩子治疗自闭症,并声称可看到患者有「戏剧性的改善」。但医生和科学家就警告公众,这项治疗仍处于试验阶段,风险极高或可致命,不要让孩子接受。 来自温哥华的自然疗法治疗师克洛普(Jason Klop,图)在脸书(Facebook)发表一段视频称,他使用两名美国青少年粪便制成的药丸和液体,治疗来自世界各地有自闭症谱系障碍(autism spectrum disorder)的孩子,令他们的症状得到了「戏剧性的改善」,其中最小的孩子年仅两岁。     克洛普(Jason Klop,图)

周六列市買魚獻愛 幫助自閉症兒童

  ■ACT自闭症社区训练协会和滨海渔业,将举办第三届年度鲱鱼销售活动,为自闭症儿童筹款。受访者提供

安省府放緩自閉症兒童支援計劃 家長反應劇烈

史密斯称,新的自闭症支援计划,将采纳专家小组的建议。星报 安省政府宣布新的自闭症儿童支援计划,将在两年内分阶段实施,而不是按照早前承诺的在明年4月全面落实。省府再次拖延引发家长强烈不满,更有患童家长接受采访时潸然泪下,并决意游行抗争。 安省对患自闭症儿童支援计划做出调整 安省儿童、社区及社会服务厅长史密斯(Todd Smith)周二宣布,将在新的自闭症儿童支援计划中,采纳自闭症专家小组提出的百多项建议,新计划的第一阶段将在明年4月到位,其余服务将在2021年前实施。他表示,省府正在制定的新自闭症计划,将认识到每个家庭的经历是不同的,而患自闭症的儿童和青少年,在不同时期亦有不同程度的需求。 新计划2021年全面启动实施后,将提供一系列核心服务,包括应用行为分析、语言治疗、职业治疗和心理健康支持、为紧急危机中的家庭提供的限时紧急服务、入学准备服务,以及面向家庭的工作坊和其他培训。 原计划明年4月全面实施 史密斯称,新计划中只有工作坊和家庭培训部分可以在明年4月份到位,其余服务正在准备中,省府将尽快推出。但史密斯指,由于这些服务的复杂度高,要全面实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10月下旬,省政府指派的自闭症专家专门小组提交建议报告,指政府应确保自闭症学生不论年纪,均尽快获得所需的服务;有关家庭应获得用于行为治疗及职业治疗等其他服务的资金;等待服务的儿童应该得到某种形式的支持。史密斯曾表示,希望采纳专家小组的上百项建议,并在2020年4月前全面实施新计划。 不满再等一年 自闭童家长将示威 省府周二的新宣布令一些家长不满。有家长表示,“我们迫切希望得到政府的帮助,而他们却让我们失望,省府的宣布简直是垃圾。对我们的家庭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圣诞节。”有华裔家长感到不满,将在明年再次示威。 亲自到省议会听省府公布的自闭症儿童家长李太,周二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新措施并非家长的胜利,因为省府原本承诺明年4月会有新措施,现时却要再等多1年,家长的希望再次落空。她指很多家长有很大期望,周二在省议会听到消息后,当场哭了出来。“我们家长觉得很彷徨。” 她认为,省府为自闭症儿童提供5,000或20,000元临时拨款,既帮不到家长,且浪费纳税人的金钱,因为这笔钱可能很快就用完,令儿童服务中断而退步,达不到治疗成效。新措施提到的家长工作坊,前朝政府也做过,但并不奏效,因为未必每个家长,都能被训练到可充当治疗师的角色。 虽然省府表示,由于新计划复杂,因此要比原本预期时间较迟推出新措施,但李太表示,省府如果借鉴前朝政府吸收经验,就知道计划复杂,不应轻易去承诺一些根本做不到的事。 她认为,省府周二公布的拨款安排,与10个月前没分别,家长会继续抗争。她透露,家长正筹备明年发动多场示威,包括2月18日在省议会外的大规模示威,抗议省府没真正聆听家长的诉求,反而押后推出新措施。 安省保守党省议员韦邱佩芳在该节目表示,省府没有随便给出承诺,希望家长看到省府的认真和努力。省府过去5个月,听取了治疗师及家长等人士的意见,召开了18次会议,进行研究。新措施明白家长的需要,而且将会有专家组成执行小组,提供专家意见。 她表示,省府明白家长心急,但也要跟随专家的意见去做。小组建议2021年才全面实施新措施,实际情况比省府看到的更复杂。新措施不是浪费纳税人的钱,若专家意见认为,要清楚研究不同方法,总好过随意拨款,公众一样不接受。 星岛日报特约记者杨婉文  综合报道

自閉症遭「過度」診斷 研究促重新制定標準

■一个患有自闭症的男童(右)正接受治疗。CBC   星岛日报讯   以加拿大研究员为主的最新研究认为,自闭症近年遭过度诊断,建议重新制定诊断标准。 在全球范围内,近年来被诊断患有自闭症的人数急剧增加。例如,在美国,人数从1966年占人口不到0.5%,增加到超过2%;在魁省,数字接近2%。去年,加拿大公共卫生署估计,每66个加拿大儿童中,便有1人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 研究人员称,这种情况可能是真真正正因为自闭症患者增加,但是也有可能是因为其他因素,例如提高公众意识和降低诊断门槛。 满地可草原河医院(Riviere-des-Prairies Hospital)精神健康部门担任精神病学家,也是研究员之一的莫特罗(Laurent Mottron)指出,目前的诊断标准变得过度广泛,包括孩子缺少朋友或不喜欢理发,又或衣服上的标签,也列为患自闭症。 目前,家长和老师以及学校系统都要求获得自闭症诊断,以获得服务。 莫特罗承认情况很复杂,因为确实存在轻微形式的自闭症。不过,他特别指出,出现某些自闭症特征与患有自闭症并不相同,并表示医疗专业人员在断定某个儿童患有自闭症之前,不应单单是以简单的征状来决定。综合报道

自閉青年組團「圓夢先鋒樂隊」萬錦獻藝

由三名患有自闭症的青年天才音乐家组成的“圆梦先锋”乐队(Dream Achievers),将于八月十日星期六专程由三藩市来到万锦市举行两场音乐会。 自2011年成立以来,“圆梦先锋”乐队荣获多个音乐奖项,2015年更赢得特殊需要天才表演比赛(2015 Special Needs Got Talent)的奖项 ,并曾于世界各地演出,包括北京、香港、上海、华盛顿和加州等。“圆梦先锋”不单在三藩市受欢迎,更在机缘巧合之下,曾经两次获邀到中国演出。今次是他们自己说自己的故事,十分特别。 曾两度获邀中国演出 在一般人眼里,有缺憾的自闭症乐队成员能够发挥音乐天份,无疑是对有自闭症孩子的家庭很大鼓舞,亦能让社会大众见证他们的潜能和光芒。虽然“圆梦先锋”乐队的年青人在日常生活中会面对困难,但是对于音乐,却具令人惊叹的天才,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学懂和出色地演奏不同乐器,记住很多歌曲的词谱和配以各种乐器合唱,更轻易地演出不同风格的歌曲。能取得这些成绩,他们的父母功不可没。有宗教信仰的父母们没有放弃他们的子女,数年前在偶然机会下,让孩子们接触到乐器、加上以往音乐治疗的基础,才把音乐天才发掘出来,从很敏感噪音变成很爱音律的年轻天才音乐家。 “圆梦先锋” 这次将演出一系列古典、流行、爵士、摇滚、诗歌、中文及hip-hop乐曲。他们喜爱的包括中文歌曲如《老鼠爱大米》、《感恩的心》、《月亮代表我的心》(instrumental),以及爵士音乐、金曲和流行曲等。 乐队三位天才青年中,Alice是基督徒,Gregory及Lawrence是天主教徒。 音乐会将在万锦市Father Michael McGivney天主教中学 (5300 14th Avenue) 举行,日夜两场分别为下午三时半和晚七时半。 日场主要为特殊需要家庭、教育工作者、支援或关注特殊需要家庭的机构及人士而设。大众除可欣赏“圆梦先锋”音乐会外,有心人及机构更可赞助特殊需要家庭看音乐会,为他们带来希望、鼓励和欢乐。 欢迎各界人士捐款赞助特殊需要家庭欣赏此难得的音乐会。特殊需要家庭及相关服务机构,可索取由善长捐款赞助的免费门票。音乐会收益全数拨捐华人天主教慈善机构“生命恩泉”。查询详情或购票,请浏览“生命恩泉”网页FLL.cc/concert或电(905)707-7800或电邮至 concert@fll.cc

挺加人隊自閉症網絡 商會籌款宴冀募15萬

  ■谭振江称,数月前便开始策划晚宴,希望能帮助更多自闭症儿童克服困难。本报记者沈雯洁摄

特別招聘會列市舉行 150位自閉症者求職

■求职者即场与雇主交流。

家長贏了!省政府終於低頭 調整自閉症童資助計劃

■■省府宣布,延长现有自闭症儿童家庭拨款6个月的措施,有华裔家长认为,情况等于是判有期死刑。 网上图片 本报综合报道 安省政府终于顶不住自闭症患儿家长的压力,昨日宣布调整具争议的自闭症资助计划,延长现有自闭症儿童家长拨款六个月,将考虑为患儿提供更多根据需求的帮助,同时取消对家庭经济状审查(means-testing)。 据《星报》报道,现在家庭也可以在他们现有的行为治疗服务到期后,续签6个月,以帮助他们向省级自闭症计划顺利转换。儿童、社区和社会服务厅长麦克劳德(Lisa MacLeod) 昨日表示,“当家长说自闭症是一个大的范围,患病儿童会有不同的需求时,他们是对的。我将接受他们的意见,在未来几个月内,评估我们如何更好地支持那些需求更复杂的人,并为他们提供额外的支持来源。” 安省自闭症联盟主席Laura Kirby-McIntosh表示,这一调整,包括6个月的过渡期,终于可以令他们一些成员喘口气。她认为政府听取了家长的意见。在政治上认错需要很大的勇气。 麦克劳德表示,省府重点仍然是清除冗长的服务等待名单,但新的“改善”主要基于她的议会助理、省议员Amy Fee(两位自闭症儿童的母亲)的建议。 所有家庭不论收入可获全部金额 根据省府的计划,对于那些被诊断患有自闭症的儿童依然保留同样的“童年预算”,即,对6岁以下的儿童,每年2万元预算,总共最高可获14万元,之后直到18岁以前,每年5,000元,最多可获55,000元。 ■■麦克劳德宣布,省府改变初衷,将考虑为患儿提供更多根据需求的帮助。 星报   所有家庭,包括高收入者,现在都可以获得全部金额,并且他们将能够将资金用于语言治疗、物理治疗和职业治疗等其他服务。这些服务在2月份的改革公告中是不包括的。 从上个月公布自闭症系统改革开始,自闭症权益倡导者已经警告说,对于那些不再能够负担行为治疗的家庭会产生严重后果,那些需要密集治疗需求的儿童,每年要花费8万元。于是在春假之前,他们在省议会门前举行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家长不满旧制延半年 “情况如判有期死刑” 省府周四宣布,延长现有自闭症儿童家长拨款六个月。有受惠华裔家长认为,仍然是有期死刑,但有省议员否认,儿童被判死刑。 自闭症儿童家长李太周四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对省府宣布,有满意及不满的地方。她认为,省府把现有拨款延长六个月,可以令打算把子女送往公校的家长有个转折期,但只是一个“有期死刑”,因为省府仍然坚持新措施。但周四的调整也令她感到欣慰,因为省府终于肯耹听家长的意见。她欢迎省府取消入息审查,及容许家长把拨款用作职业及言语治疗是大跃进。 李太表示,家长不是要更多钱,或按年龄拨款,他们只是希望当局基于自闭症儿童的需要,给予拨款。家长需要省府监管治疗行业,令相关费用不会不断加价,也不会被滥用。若行业受监管,不被滥用,也可望令更多自闭症儿童受惠。 业界批评省府仍坚持推新措施 她又说,若省府不提供自闭症儿童治疗,日后可能要承担更大开支。有些家长在儿子青春期,无法控制到儿子,就放弃监护权,或把儿子送到急症室,精神科病床及相关康复治疗等费用可能更高。 安省保守党省议员彭锦威否认,省府判自闭症儿童死刑,因为省府需要全方位去应付问题,例如省府为学校提供应有拨款,又给予家长选择自由,及尽快协助未获援助的自闭症儿童等。现时获行为治疗援助的所有自闭症儿童,无论合约何时结束,都可获延长现有拨款半年,五岁或以下可获20,000万元,6岁至17岁就获5,000元一年。五岁以上,未到6岁,及17岁以上,未到18岁儿童,会有专人评估,希望能够给予最大支援。 他指出,延长六个月的安排,是让家长有转折期,能找到所需的援助,因此这是支援计划,不能说,这是判儿童死刑。新措施希望达到公平,可持续及尽快为所有自闭症儿童,提供援助的原则。 但自闭症治疗师林悦熙认为,省府未完全听取业界的意见,因为省府仍然坚持实行新措施,但业界认为,新措施不可行,因为按年龄限制拨款,根本不足以应付自闭症儿童的需要。安省教育厅都曾表示,需要两至三年,才能培训老师,应付自闭症儿童,省府延迟现有拨款六个月,帮助不大。特约记者杨婉文

十分絕望!安省改自閉症兒童資助模式後 家長被迫賣樓付藥費

■■安省改变自闭症儿童的资助模式,令到不少家庭的补助金额大幅减少,有家长被迫出售物业,支付医疗开支。 CTV 综合报道 由于安省政府改变自闭症儿童的资助模式,令到不少家庭可以获得的补助额大幅减少,有家长只好出售物业,套现用作患有自闭症儿子的医疗开支,但仍担心资金不能满足儿子的成长所需。 居住在多伦多的Will及Nevena Dundas夫妇表示,计划出售自住物业,套现为现年仅5岁,患有自闭症的儿子Dylan提供治疗,但两人强调,卖楼获得的资金,仍然不足够支付儿子成长至可自给自足前所需。 Dundas说:“省政府的新政策十分令人感到沮丧,他十分绝望”。 省政府上月宣布,改变自闭症儿童的资助模式,声称希望为所有寻求治疗的家庭都可以获得帮助,新政策将于4月1日生效。 每年资助金由9千减至不足2千 Dundas表示,在省政府现有自闭症儿童医疗资助计划下,Dylan每年可获得9万元医疗资助,但新政策下,Dylan每年的资助金额少于2,000元。 省政府改变政策,已被自闭症儿童父母,及倡导者作出强烈反对,当中数百人于本月初更到省议会前举行抗议活动。 资料显示,安省目前有1,105名自闭症儿童需要进行全日制治疗,而不是上学,但新政策下,治疗费用不足,相信有不少家长会将患有自闭症的子女直接进入学校系统内。Dundas表示,卖楼所得资金,是希望令Dylan能够获得较长期治疗,让儿子最终能够进入学校系统内;但如果在入学前资金已经用完,他们不知道会做什么。 Dundas表示,政策应该逐步改变,不能一刀切,以及应根据父母的收入来厘定资助额。 省政府的新政策下,低收入家庭每年将可获得2万元资助,直至患病子儿满6岁,之后每年的资助额会大幅缩减至5,000元。

省政府增援自閉症撥款 每個自閉症新生獲12,300元

■■汤普森宣布,对安省自闭症新学童的拨款。加通社资料图片 综合报道 福特政府周一宣布增加对自闭症学生的支持经费,进入学校系统的每个自闭症新生,平均获拨款12,300元。 安省教育厅长汤普森(Lisa Thompson)表示,新拨款支持将从4月1日起立即生效,也就是说,本学年即可到位。 12,300元的拨款是一个平均数额,等同于每名安省学生在整个学年中所分配的拨款,但今次的拨款仅用于今年4月到6月的3个月时间。汤普森称,已在学校就读的自闭症学童将获得12,300元的平均拨款。 此外,省府还将加强对教师的培训,既包括网上培训,亦包括额外的资格课程;各教育局还将获得资金,用于拓展自闭症学童的课后活动项目。 总而言之,省府将总计拨款610万元用于课后活动;每年100万元、合共3年用于支付教师的额外资格培训;200万元给多伦多的非牟利组织日内瓦自闭症中心(Geneva Centre for Autism),为教工提供在线培训。汤普森称,到2021年,公校系统的所有教师都将接受自闭症障碍症候群相关的培训。 根据福特政府的新政策,自闭症学童父母将有权选择他们想要的服务,但每个孩子的终身限额为14万元,而且高收入家庭将不再符合资格。新政策可令省府得以将3.21亿元的自闭症学生资金分配给更多家庭。

傳接種可致自閉症 藥劑師指無科學根據

伦敦药房(London Drugs)配药部经理、药剂师内格罗(Gianni Del Negro)

助自閉症中心籌募經費 18華裔家庭愛心牆留名

  ■肖凯娜(右四)颁感谢状给吴自力(右五)及他的家人。左一至三为李耀华、屈洁冰和麦克纳;右一至三为王白进、陈苇蓁和卢仙泳。 图文:本报记者冯瑞熊 为支持位于列治文的太平洋自闭症家庭中心(Pacific Autism Family Network)拓展未来服务,18个华裔家庭捐款给该中心基金会,并在中心内设置一堵「爱心之墙」,于周六举行揭幕礼。筹款组织者表示,自闭症儿童在卑诗省的比例很高,因此希望在华人社区推广这个提供一站式服务的中心。另外,也可动员华裔社区的力量,关爱自闭症儿童家庭。 主办活动的加拿大青少年体育促进会主席,也是其中一名捐赠者吴自力,周六接受《星岛日报》记者采访时称,他在4年前偶然发现坐落在列治文塞斯内路(Cessna Dr.)的自闭症家庭中心,也了解本省每68名儿童中就有1人患自闭症。不过,在中心开幕式上,他发现出席的华裔却寥寥无几,于是决心在华裔社区推广,更在加拿大青少年体育促进会举办的多项活动中,为中心筹款。他说,很高兴鑴刻了18个华裔家庭名字的「爱心之墙」落成,相信将有更多爱心家庭的名字刻在墙上。     ■鑴刻有捐款家庭名字的「爱心之墙」。

兒童醫院增12評估員 冀自閉症輪候降至12周

■卑诗儿童医院正致力缩短自闭症评估轮候时间。网上图片

安省每66名兒童就有1個自閉症 AIM欲籌建自閉症服務中心

■■右起:约克扶轮社会长廖大亮、朱博伟、Suki Choi、市议员Nirmala Armstrong、国会议员陈圣源及黄嘉胜在晚宴上合照。受访者提供 星岛日报讯 服务自闭症儿童非牟利机构Autism In Mind (AIM) Children's Charity,日前在烈市Le Parc宴会厅举行慈善晚宴2018,为该会筹建自闭症多元服务中心(AIM Without Limits community Hub)筹款,来自政商社界包括万锦市市长薛家平、国会议员陈圣源、省议员彭锦威逾250人出席,显示出席者如社区上大多数人那样,关心和支持自闭症儿童福祉。 据AIM行政总裁朱博伟称,感谢出席晚宴善长和赞助商,他指现时安省每66名儿童之中便有一人患有自闭症,现时有16万名儿童在等候资助治疗名单上,平均要等2至4年才能接受到治疗,如没有获得资助,一个自闭儿童每年要花费家庭开支6万元的医疗费,这些医疗费是OHIP不包括的。他说AIM在过去4年,帮助超过150名自闭症儿童获得治疗和社交项目。 根据2017年安省自闭症联盟调查显示,70%自闭症儿童在学校得不到所需帮助,由于他们的行为问题,许多学生每天被要求提早离校﹔而他们可以转往能提供合适的社区服务项目又极之有限。朱博伟强调为自闭症儿童设计合适教育,可为有自闭症儿童的家庭提供安全、学习机会,让他们前途美好,拥有独立技能。 设自闭症儿童教育学校 朱博伟表示,构思中的中心内设施多样化,除有安省认可服务自闭症儿童的教育学校外,并有图书馆、泳池、健身中心、复康病人花园、日托中心,除自闭症儿童外,亦欢迎有需要市民使用。他称由于设立这类多用途中心费用庞大,动辄百万元计,除了社区的支持;更需要政府支持,除拨款外也可拨地,或拨出现成建筑物等,则更能事半功倍。 他希望社区关心更多没有获政府资助此等慈善组织面对的挑战,尤其是财政困难,更需要社区认识、接受和支持自闭症儿童,让自闭症儿童如常人般得到平等教育的机会,有美好的将来。 出席晚宴的万锦市市长薛家平、国会议员陈圣源和省议员彭锦威,他们赞扬AIM在服务自闭症儿童所作出贡献,又对AIM计划筹建的自闭症多元服务中心表示赞赏,将令更多有需要这类服务的家庭和市民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