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9月26日 星期一 09:24:18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芥花籽

加拿大芥花籽出口强劲 价格升至近13年高位

(■■本国的芥花籽供应出现短缺。加通社资料图) 距离下一个收获季节还有6个月,加拿大的芥花籽已经出现短缺,强劲的出口需求令价格最近升至近13年的高位。 据路透社报道,在疫情期间,由于买家囤积粮食,全球主要商品作物的供应一直在减少。加上中国正需要大量可用于动物饲料的谷物和芥花籽,也加剧了粮食的通货膨胀,令一些国家不得不限制农作物出口。 对于缅省农民克拉多克(Bill Craddock)来说,在去年秋天以高价出售所有的芥花籽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决定。虽然1月份看到价格又有进一步攀升,不过克拉多克通过交易少量的期货合约,仍然从上周的价格上涨中获利。他说:“我入行51年,记忆中从未看到市场如此动荡。” 本国芥花籽短缺可以追溯到去年秋天,当时农民的收成创下5年来新低。对芥花籽的强劲出口需求推动了价格上涨,促使农民比往年提早出售更多农作物。 农民提早出售更多农作物 来自政府数据显示,由于农民较早将农作物交付,令本国的芥花籽出口量比上年增加了近33%。尽管对本国出口商Richardson International和Viterra的限制规定继续实施,但截至去年12月,最大买家、中国的采购量增加了一倍以上,达到120万吨。其他出口商仍然可以出口加拿大芥花籽,帮助满足中国对对动物饲料的巨大需求。 皇家银行(RBC)大宗商品交易经理特胡克(Tony Tryhuk)认为,随着市场行情飞涨,芥花籽进口商因担心价格升至更高,已于上周根据销售协议锁定了购买价格。这迫使本国出口商以高价购买芥花籽期货,可能会出现巨大的损失。 特胡克认为,芥花籽价格涨势不一定会结束。他说,11月交割的期货头寸比平常大,这表明芥花籽出口商已在担心下个收获季节会持续出现短缺。加拿大统计局将在周五的报告中估计,本国的农作物库存可能会比往常受到更多关注。 LeftField Commodity Research的分析师彭纳(Chuck Penner)称,由于价格如此之高,本国农民可能会在今年春季多种植6%的芥花作物。 星岛综合报道

虽遭中国封杀 加拿大芥花籽外销仍增一成

(■■金黄色的芥花籽田,为本国农民赖以为生的一种农作物。网上图片) 尽管渥太华和北京之间发生外交争端,但加拿大芥花籽价格却飙升至近两年来的最高水平,因为出口商找到了迂回的途径,令芥花籽可以顺利到达中国买家手中。 自2018年底加拿大依据美国要求逮捕了中国华为科技公司副董事长孟晚舟后,2019年3月起中国就对加拿大芥花籽产品下了禁令,该禁令使当年价值20亿元的贸易量停摆。 但是中国对芥花籽的需求实在很高,因为它可以加工成植物油。 贸易商称,尽管中国直接从加拿大购买的量变少了,但它却从欧洲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购买了不少芥花籽油,其中一些油是从加拿大芥花籽中提取的。 周二,ICE芥花籽期货创下了自2018年10月以来的最高价。中国芥花籽油的价格也上涨了,部分原因是加拿大供应有限。 在中国的一位芥花籽油进口商经理说,因为需求大,任何有能力进口芥花籽油资源的人都会购买。“现在就像黄金油一样。” 芥花籽去年带来86亿元收入 在截至6月份的11个月中,加拿大对中国的芥花籽出口同比下降了45%,但是,由于对法国的销量翻了3倍,对阿联酋的出口量亦增加,因此芥花籽的总出口量增长了9%。 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大的芥花籽生产国,去年这种黄色植物为农民带来了86亿元的收入,是所有农作物中最多的。 价格上涨使农民埃格尔(Mary-Jane Duncan-Eger)特别高兴,目前她已经预售了今年收获量的50%,过去这个时候大约只预售出30%的量。她说:“只要有人买,我不在乎他是谁。” 嘉吉公司加拿大营销服务MarketSense的商品风险经理科默特(Brian Comeault)表示,全球对芥花籽油的需求促使许多加拿大榨油商迅速加工芥花籽,出口商还向阿联酋出售更多种芥花籽,阿联酋的制造商也榨取芥花籽油给中国。 同时,欧洲的恶劣天气和昆虫袭击让当地芥花籽产量极低,也抬高了国际市场价格。谷类咨询公司Strategie Grains在一份报告中说,欧洲的低产量导致该地区的进口商必须向其他国家采购货源,尤其是那些货币疲软的国家获得最多青睐。报告中说:“加拿大芥花籽具有最大优势。”星岛综合报道

中国同意进口加拿大芥花籽 停摆一年后终于开禁

据路透社报道,有消息人士表示,中国已同意恢复加拿大芥花籽进口。自2019年3月以来中国对加拿大芥花籽产品下了禁令,该禁令使价值20亿元的贸易量停摆。 由于此事敏感,消息人士不愿透露姓名。该协议是周二中国海关总署和加拿大农业部举行的电话会议上达成的。总理杜鲁多周二被记者问及此事,仅表示:“在当前情势下,全球一起合作很重要,我们看到进步的讯号,正面的关系出现在一些特定事项上,我们会继续确保农民、生产商和出口商在此困难期间依然能尽量触及到全球市场。” 报道指出,中国允许加拿大芥花籽进口,是因为中国的油籽加工商正因2010年以来最低的大豆库存量而苦苦挣扎,此波新冠状病毒大流行已扰乱了全球农产品供应链。 芥花籽与大豆一样,粉碎后成为富含蛋白质的粗粉,可作为动物饲料。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大的芥花籽供应国。 2018年底加拿大拘捕了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孟晚舟后,引发加中两国关系紧张。北京当局在3月以质量问题而全面禁止加拿大芥花籽进口。但如今情势似乎改变了,一位中国农产品进口商表示:“现在市场担心油籽供应源。如今任何(贸易)斗争都没有能量了。” 2018年,加拿大向中国出口了价值27亿元的芥花籽种子,该市场约占加拿大芥花籽出口总量的40%。北京出台禁令后,加拿大芥花籽库存在2019年飙升至历史新高。 另一位来自中国南部的农产品进口商表示:“尽管他们进行了电话会议,但我不确定贸易渠道是否真的再次变得畅通。我们将需要尝试观察。” 在周二的协议中,加中双方一致同意,芥花籽装运中的外国材料所占百分比必须低于1%。中国买家说,在禁令实施之前,已经有关于外国材料的限制标准,但过去并未严格执行。一位曾在禁令之前将加拿大芥花籽压碎的中国压榨机经理说:“如果严格执行有关外国材料的标准,那么芥花籽货物运送肯定会花费更长的时间。” 他补充说,除非加拿大加强检查力度,否则货运将很难达到标准。 网上图片 v01

中国禁入口致命一击 亚省芥花农改种大麦

■亚省有主要芥花籽种植者决定今年改种其他农作物,而中国停止入口是主因。星报   星岛日报讯   亚省最主要的一个芥花籽(canola seeds)种植者表示,决定今年改为种植大麦,除了受到天气影响之外,中国停止入口更成为致命一击。 瑟法斯(Kevin Serfas)在亚省列必殊(Lethbridge)外围经营一个总面积达6万英亩的农场,原本是省内最大的芥花籽种植场之一。不过,这位亚省芥花籽协会(Alberta Canola)副主席却透露,已经决定今年放弃种植芥花籽。 他表示,这个决定是基于多个理由。一方面,芥花籽是“投入成本”最高的农作物,其中种子价格特别昂贵,而植物保养费用也很高,包括需要更多次喷洒清除杂草。 连续数个旱季影响收成 更重要的是,亚省过去连续出现数个干旱季节,导致收成未如理想。由于芥花籽生长所需的水分要比大麦、小扁豆或小麦要多,而预测可能今年又再出现一个旱季。因此,估计种植芥花籽的风险将会超于潜在回报。 无论如何,令到瑟法斯最终决定放弃芥花籽是中国停止进口加国产品。在2019年3月,中国突然停止入口加国芥花籽,理由是产品被验出附有有害生物。不过,分析家普遍相信,这是中国为了加国逮捕华为集团孟晚舟而作出的报复行为。 瑟法斯坦言,中国停止入口对种植者可说是致命一击。根据加拿大芥花籽协会提供的资料显示,以2018年计算,中国占加国芥花籽出口量约40%。综合报道

全球需求大幅增加 加拿大芥花籽市场复苏

受到中国贸易制裁困扰的加拿大芥花籽市场,正在复苏,原因是全球对植物油的需求大幅增加。 PI Financial商品期货高级顾问鲍尔(Ken Ball)表示,芥花籽期货价格已从9月时的低位回升,相信市场至少在北美春季前仍会保持稳健。他指出,由于市场对植物油需求大增,令芥花籽的利润率水涨船高。 营销公司Exceed Grain Marketing高级市场分析师帕尔默(Wayne Palmer)指出,今年的芥花籽市场可以用“疯狂”来形容;前所未见的潮湿气候,加拿大和美国的收成量非常低,加上中国又拒绝购买,但全球对芥花籽依然有很大需求。 帕尔默称,明年3月交货的芥花籽价格,比9月时的低位上升超过5%,至每公吨477.10元,如果没有中国的贸易争端因素,价格可能还会再高50元。 根据政府的数据显示,在截至11月为止的四个月内,加拿大的芥花籽油产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8.4%,反映市场的需求出现增加。综合报道

加中芥花籽贸易争端 WTO总部展开谈判

加拿大和中国关系持续紧张的气氛中,两国高层官员终于举行了一次面对面的会议。双方代表于10月28日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总部日内瓦,为加拿大芥花籽被中国禁止进口问题展开会谈。 加拿大芥花籽理事会传讯副主席因内斯(Brian Innes)证实会议顺利进行,虽然理事会并未参加会议,但向官员提供了很多讯息。因内斯表示:“会议为期一天,是一次非常好的会议。我们希望从今天开始的积极对话中,未来可以尽快让芥花籽出口。我们将等待并与政府合作,以了解中国提供了哪些信息,以便我们整个芥花籽行业能有最佳的发展。” 疑孟晚舟事件后遭报复 去年12月因为加拿大逮捕中国华为公司财务长孟晚舟后,两国关系生变。今年3月,中国声称加拿大芥花籽有污染问题,因此禁止加国产品进口。许多人怀疑这是源于孟晚舟案件,中国采取的报复手段。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尚未就此会议提供任何说明。 由于和中国就芥花籽争议的沟通出现障碍,因此9月时,加拿大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申诉。 如果加中两国之间的谈判未能解决问题,加拿大可以要求WTO专家组进行裁决。 缅省大学农业经济学家卡德韦尔(Ryan Cardwell)早前在采访中提到,加拿大无法保证会在WTO上胜诉。 卡德韦尔说,加拿大过去也曾和美国为了肉品和林木产品在WTO争拗过,各有胜负,而且都耗费了多年的时间。他并说,加拿大的目标不是希望以报复性关税来惩罚中国,而是要重新获得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综合报道

中国禁止加芥花籽进口 加拿大在WTO采取行动

在加拿大去年底拘捕中国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孟晚舟后,中国今年三月以检验出害虫为由,禁止从加拿大进口芥花籽。   加拿大贸易部长卡尔(Jim Carr)当地时间周五表示,加拿大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正式采取第一步行动,对中国封杀加拿大芥花籽出口的决策提出异议,并寻求在WTO与中国展开双边磋商。   据路透社报道,卡尔的发言人琼斯(Michael Jones)表示:“我们一直在多个层级持续与中国接触,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认为进展不如我们与其他贸易伙伴接触时快,因此采取下一步行动。”   卡尔在声明中表示,加拿大寻求在WTO与中国展开双边磋商。根据WTO规定,双方应在三十天内会谈,如果会谈破局,加方可以要求委员会仲裁。   卡尔同时指出,中方声称在部分加拿大芥花籽产品中找到害虫,联邦政府一直尝试派遣人员前往中国作出调查,但一直受到中方阻挠,最终导致政府需为种植芥花籽的农民支付一亿五千万加元的赔偿金。    二○一八年,加拿大出口价值二十七亿加元的油菜籽到中国,中国市场占所有加拿大油菜籽出口近四成。由于对中国销量下滑,加拿大油菜籽库存今夏攀升至空前新高。对此,加拿大芥花理事会(Canola Council of Canada)会长艾佛森(Jim Everson)称,“采取这个行动是必要之举。”

中国不买农民减产 加拿大芥花作物产量创4年新低

据加拿大官方昨日发布的报告显示,由于加中之间的外交争端,作为加拿大芥花籽(canola)最大进口国的中国,自年初以来削减其采购,导致今年加拿大的芥花作物产量将创4年来新低。 据《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道,自今年初的华为高管孟晚舟事件以来,中国一直在抑制芥花籽采购,加上芥花籽价格的疲软,加拿大农民在今年春天就决定减少种植该作物。加拿大统计局在其今年首次产量预测中表示,今年早些时候的干旱条件使作物受到威胁,但6月和7月的适时降雨提升了作物产量的前景。 农民在夏季往往低估收成 加拿大今年油菜籽产量预计将达1,850万吨,同比下降9%,低于1,890万吨的预估平均贸易量。ICE加拿大的11月芥花籽期货昨日早盘上涨0.4%。Cargill有限公司谷物市场分析师Dave Reimann认为,加拿大统计局调查的农民在夏季往往低估他们的收成,而12月的最终作物数据通常更高。 对于加拿大农民来说,更高的价格将是受欢迎的好消息,因为他们的财政状况已经受到了中国对加拿大芥花籽、大豆和肉类减少进口的影响,同时农业债务也在上涨。 统计局估计,今年全麦收成将达到3,130万吨,比去年下降2.9%,原因是收获面积较小。平均贸易预期原为3,230万吨。这一数字包括硬粒小麦(用于制作意大利面的小麦)产量急剧下降,但加拿大最主要的春小麦收成大幅增加。 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麦出口国之一,也是最大的芥花籽出口国。在本月早些时候的谷物世界加拿大西部作物之旅中,跟踪预测芥花籽产量为1,900万吨,高于加拿大统计局的估计。

华拒加国芥花籽进口 暗中购小麦暴增9成

  ■加国出口至中国的小麦总重量比去年急升超过九成。星报

遭华报复损失大 加芥花籽农户陷困境

  ■北京商店货架上的芥花油。CBC

加大使在世贸大会 促华证芥花籽污染

加国代表在世贸组织(WTO)全体大会上,要求中国出示本国芥花籽被污染的证据。 据加通社报道,加拿大驻WTO大使德波尔(Stephen de Boer)周二向WTO最高决策机构之一的全体理事会(general council)表示,加拿大希望同中国真诚会晤,了解其担心最近加拿大出口中国芥花籽受虫害感染的相关科学证据。 德波尔向WTO全体理事会的要求,是试图向中国施压,因为中国已经拒绝了加拿大专家前往检查受感染证据的要求。 盼知道问题所在 寻解决方案 加拿大政府一位高级官员表示,虽然德波尔的声明,并非联邦政府提出的正式投诉,但确是第一个正式机会,让该问题在WTO重要会议上被提请关注。 德波尔告诉WTO全体理事会,加拿大希望成为一个好的贸易伙伴,如果另一个国家发现加拿大出口产品有问题,加拿大希望找到一个解决方案。 德布尔说,加拿大一直透过现有加中两国的所有现有程序,努力与中国一起解决这个问题。但他表示,要解决该问题,加拿大需要充分了解结症所在,这就是为甚么要求中国出示证据非常重要,因为开放和遵守规则的贸易是国际商业的基石。 综合报道

芥花籽灾农获增贷款 渥京将访日韩拓市场

中国禁止进口加拿大芥花籽,加拿大联邦政府周三宣布,增加对受影响芥花籽农场户的贷款额,以协助他们度过收入减少的财政难关。另外,渥京计划在今年夏季派出贸易代表团出访日本和韩国,希望为本国芥花籽拓展新市场。联邦农业部长比博(Marie-Claude Bibeau)和国际贸易多元化部长卡尔(Jim Carr)表示,芥花籽农场户根据预支款计划(APP),现将可获得高达每年100万元贷款,较之前增加60万元。此外,有关贷款的免息部分,也由过去的10万元,上升至50万元。据《星报》报道,比博在国会山庄举行记者会时表明,新措施会有助改善农场的现金周转,有财政压力的农场户应该寻求协助。有意申请上述贷款的农场户,可于7月2日前提出申请。 卡尔则表示,他正在计划于今年6月初率团访问日本和韩国。此行目的,为推广加国芥花籽产品。他说,由于贸易关系可能出现不可预测的变数,因此加国产品出口需要更多不同的市场。中国已经禁止从加拿大两家最大的芥花籽出口商进口芥花籽,据称由于在这些进口芥花籽中发现害虫和其他杂质,但加国官员表示,中国提出的理由毫无根据。 加中关系自去年12月,中国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孟晚舟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转机时,被加拿大当局应美国政府的要求拘捕后急剧恶化。美国现已要求引渡孟晚舟到美国就违反对伊朗制裁和诈骗银行等控罪受审。中国也已拘捕两个据称从事间谍和非法活动的加拿大公民,包括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 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奥图(Erin O'Toole)批评渥京作出的临时措施,无助解决长远的市场开放问题。他说:「杜鲁多政府让加中关系恶化至无秩序可言。我们不知道下一次会有甚么出口商品遭殃。」 综合报道

中国禁止进口芥花籽 加拿大:是时候开拓日韩市场了!

■■联邦农业部长比博宣布增加对芥花籽农场户贷款援助。加通社 中国禁止进口加拿大芥花籽,加拿大联邦政府周三宣布,增加对受影响芥花籽农场户的贷款额,以协助他们度过收入减少的财政难关。另外,渥京计划在今年夏季派出贸易代表团出访日本和韩国,希望为本国芥花籽拓展新市场。 联邦农业部长比博(Marie-Claude Bibeau)和国际贸易多元化部长卡尔(Jim Carr)表示,芥花籽农场户根据预支款计划(APP),现将可获得高达每年100万元贷款,较之前增加60万元。此外,有关贷款的免息部分,也由过去的10万元,上升至50万元。据《星报》报道,比博在国会山庄举行记者会时表明,新措施会有助改善农场的现金周转,有财政压力的农场户应该寻求协助。有意申请上述贷款的农场户,可于7月2日前提出申请。 孟晚舟案令加中关系恶化 卡尔则表示,他正在计划于今年6月初率团访问日本和韩国。此行目的,为推广加国芥花籽产品。他说,由于贸易关系可能出现不可预测的变量,因此加国产品出口需要更多不同的市场。 中国已经禁止从加拿大两家最大的芥花籽出口商进口芥花籽,据称由于在这些进口芥花籽中发现害虫和其他杂质,但加国官员表示,中国提出的理由毫无根据。 加中关系自去年12月,中国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孟晚舟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转机时,被加拿大当局应美国政府的要求拘捕后急剧恶化。美国现已要求引渡孟晚舟到美国就违反对伊朗制裁和诈骗银行等控罪受审。中国也已拘捕两个据称从事间谍和非法活动的加拿大公民,包括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 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奥图(Erin O'Toole)批评渥京作出的临时措施,无助解决长远的市场开放问题。他说:“杜鲁多政府让加中关系恶化至无秩序可言。我们不知道下一次会有什么出口商品遭殃。” 综合报道

中国封杀加国芥花籽 观察家指目的是施压

■■在中国超市售卖的加国芥花籽油。CBC   星岛日报讯   中国最近以发现“有害生物”和“未达标”为由,禁止加国芥花籽入口。有政治观察家指,北京封杀加国芥花籽的举动,其真正目的是向渥京施压。 加拿大去年向中国输出价值27亿元的芥花籽。但在过去数周,加国芥花籽频频在中国港口被扣。中国海关指,加国芥花籽被发现含“有害生物”。此外,一家加国公司亦由于被中国当局指“未达标”,导致其入口准许证遭吊销。 中国政府仍未提出证据 不过,中国政府仍未就该些“违规个案”,提供具体细节和证据。 从官方资料来看,中国当局封杀加国芥花籽的举动,与加国去年12月拘捕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无关。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三月底曾表示,中加两国在芥花籽问题上的争议,说明加拿大政府有必要采取实质行动,“纠正先前的错误”。 有政治观察家指,北京的举动,明显是向加国施加经济和政治压力。 西澳洲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国际关系科教授比森(Mark Beeson)表示,中国当局要传达的讯息很明确,如果有国家触怒中国政府,或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就有办法施加惩罚。 渥太华较早前向北京建议,派遣特使和专家团队前往中国磋商,但北京目前却似乎没有这个意思。综合报道

撤加国芥花籽进口许可 中国使馆发声明重申原因

■■中国海关总署已禁止加国部分企业的油菜籽进口。CTV   星岛日报讯   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发言人于周五发表声明表示,今年1月以来,中国海关总署先后4次(1月4日、3月1日、3月15日、3月26日)主动向加国联邦政府负责检验检疫的职能部门通报,在来自加拿大进口的油菜籽(即芥花籽)中,发现检疫性有害生物的情况,并提供详细资料,要求通知业者进一步调查,并切实采取有效改进措施,避免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双方技术层面一直保持沟通。但遗憾的是,中方在进口加油菜籽中,仍不断发现疫情截获的情况,不得不撤销加国有关企业向中国出口油菜籽的许可。 维护中国消费者安全利益,保护中国农业生产和生态安全是中国政府的职责所在。中方采取的措施是正常的检疫安全防范,科学合理,既符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也符合国际惯例。中方愿在技术层面与加方保持沟通。本报讯

疑报复?中国全面停购加拿大芥花籽

■■据加国芥花籽业内人士指,中国已暂停入口本国的芥花籽。 加通社   星岛日报讯   根据加国芥花籽业内人士表示,中国入口商已停止购买本国芥花籽(canola seed)。 加拿大芥花籽协会(Canola Council of Canada,简称CCC)表示,现阶段,中国入口商均不愿意进口加国的芥花籽。 今个月较早时,中国海关突然取消加国最大芥花籽出口商理查森国际(Richardson International Ltd.)的进口销售牌照,理由是产品被验出附有有害生物。不过,分析家普遍相信,此举是中国为了加国逮捕华为集团孟晚舟而作出的报复行动。 学者指中国常把外交与贸易挂钩 目前,CCC共有18个企业成员,除了理查森国际之外,还有Viterra Inc.、Louis Dreyfus Co.、Cargill Ltd.,以及Parrish & Heimbecker Ltd.等。而所有成员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合约也差不多或已经届满。 卡尔顿大学(Carleton University)国际贸易学系副教授利利(Meredith Lilly)分析,中国政府经常把外交政策与国际贸易相连。 2010年,挪威把诺贝尔和平奖颁予中国异见分子刘晓波后,中国宣布暂停与挪威之间的双边贸易,并且禁止入口该国三文鱼。 根据CCC表示,以2018年计算,中国占加国芥花籽出口量约40%,涉及总值达27亿元。CCC主席埃弗森(Jim Everson)正促请联邦政府继续努力,早日解决与中国之间的问题。综合报道

沙省130年来最干旱的7月 料芥花籽收成减半

■穆斯乔有沼泽干早见底。 加通社 综合报道 南沙省今年夏天又干又热,加拿大环境部(Environment Canada)数据显示,利斋拿(Regina)上月降雨量只有1.8毫米,为130年来最干旱的7月,当中有11日有摄氏30度或以上。业界指芥花籽作物今年首当其冲,收成会较以往平均减少一半。 沙省多个地区都出现干热天气,利斋拿以西70公里城市穆斯乔(Moose Jaw)上月降雨量只有4.3毫米,比1929年的最低纪录4.6毫米还要少;利斋拿以西245公里城市斯威夫特卡伦特(Swift Current),上月有14日气温超过摄氏30度。 200牛饮超标硫酸盐水亡 沙省农业供应商协会(Agricultural Producers Association of Saskatchewan)主席刘易斯(Todd Lewis)表示,他附近的农场情况都很糟糕:“做农业要抱持乐观态度,但毫无疑问,今年收成不会好。”由于天气又干又热,牧场也要减少收割饲料用的干草。 干旱天气同时影响畜牧业,沙省西南部上月中有大约200只牛饮下毒水死亡,省府职员称水份过度蒸发,导致每公升水残留逾24,000毫克高浓度硫酸盐。资料显示,7,000毫克高浓度硫酸盐足以使牛只死亡。 支援沙省农民的“农场压力热线”(Farm Stress Line)上月接获59宗求助,去年同期只有16宗。加拿大农业部(Agriculture Canada)相信今年是有五大干旱年之一,但严重程度和规模仍然与1930年有一段距离。   资料来源:加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