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8日 星期一 21:22:30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要聞

港人申庇護大增 須提供被逼害有力證明

■过去一年来已经有46名香港人向渥太华提出难民申请。 网上图片 ■王仁铎。星岛资料照片 ■吴瑶瑶。星报 ■来自香港的难民申请者阿桑,其中一次被香港警方水砲车射中后,对镜自拍。阿桑提供 ■温市中心的移民难民办公室门口贴出公告称,因疫情关系,办公室暂时关闭,审核作业受影响。 总理杜鲁多7月3日时表示,渥太华正研究帮助香港的更多措施,包括移民政策,将于近期公布,但一个月过去了,未见有进展。 记者询问联邦移民部,是否会针对有意申请移民和难民的香港人提供额外帮助,移民部并未回应此问题。但证实从2019年4月1日至2020年6月24日期间,共收到46名香港人提出难民庇护申请。而单在今年首季,已有25个港人递交申请,可见近月的增幅十分明显。 想向加拿大提出难民申请,可以在入境加拿大时即刻向边境服务局提出,也可以入境后再向移民及难民部办公室提交,递交文件后会有第一次审核会议,以决定是否有资格继续难民申请程序,如果获得许可,则可享有工作权和医疗保险,并等待正式难民聆讯。 移民部承认因新冠疫情对业务产生了影响,目前仍未开始与难民申请者会谈,也未能给出恢复正常业务的时间表。像阿桑一样的申请者被卡在尴尬局面,无法寻找工作该怎么办?移民部不评论个别案件,但称如果没有通过初步面试,是无法获得工作许可的;但难民申请人若不符合省医疗保险计划,可以申请临时联邦医疗计划。 温哥华律师王仁铎表示,杜鲁多政府刚执政时的确加快了难民申请的程序,大约6个月就可以完成审核,但2018年开始大量接受包括叙利亚在内的难民,案件积压越来越严重,要花约两年时间才可能完成整个聆讯审理。现在因疫情耽搁,案件将延宕更久。 香港人申请难民成功机率有多大呢?王仁铎说,香港过去一直被认为是法治地区,现在有《港区国安法》了,情况不太一样,但是申请人仍需要提供相关证明。「要证明你做了甚么?为何香港政府或是共产党会对你迫害呢?若只是上街游行,特别是国安法实施之前曾参与游行,就说自己有危险,恐怕难有说服力。毕竟香港没有大规模抓人,没有像六四一样有所谓的解放军镇压。」 王仁铎说,难民申请人需要证明自己没有犯罪纪录。「如果在香港街头曾抛掷汽油弹而被定罪,跑过来加拿大说要申请难民庇护,恐怕会遇到阻力。但如果是以和平方式提倡港独,担心审讯不公而逃到加拿大,这样可能会受到保护。」加拿大移民官会对之前所犯罪行提出质问,「例如赖昌星当年就被移民官认为他是个走私犯,不符合申请难民条件。评估和遣返一个难民要花上很久的时间,就算你说我不是难民,还要经过遣返风险评估,拖上十年八年都有可能」。 多伦多华人及东南亚社区法律援助中心行政主任吴瑶瑶说,已经接获一些有意申请难民的港人求助,她对杜鲁多政府只说不做的表现感到失望,呼吁渥太华正视香港人民的安全,她说:「我担心中国会扩大打击香港的民主运动,它可能很快就会找到禁止激进分子离开香港的方法。即使是加拿大公民,中国也可能拒绝承认其双重国籍身份,拒绝他们离境」。 加组织献计吁渥京帮助港人 吴瑶瑶和加拿大香港联盟(Alliance Canada Hong Kong)行政总裁王卓妍都建议渥太华可以采取以下措施: 1. 加快加拿大人与香港配偶和父母的家庭担保申请。 2. 将家庭团聚赞助计划扩大到父母和配偶之外。 3. 发放更多的临时居民许可证、工作签证和学生签证给香港人。 4. 提供民主倡导者难民身份,并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安置选择。 王卓妍表示,帮助港人将有利于本国,因为「来自香港的难民申请人可能是年轻、受过良好教育、会说英语的全球公民,其价值观与加国的价值观一致。这对本国劳动市场有帮助,也可令加拿大展现国际领导力」。 王仁铎评估渥太华不会特别为港难民移加开设方便之门,他说:「加中关系已经很糟了,渥太华恐怕不想再刺激中国,现在称停止引渡、停止出口军事物资,都是无伤大雅的制裁。况且现在没有大量港人被共产党关起来,比起来新疆维吾尔人情况,那才真正严重,更应该救啊!怎么都没看加拿大去救呢?」

國民憂染疫比例上升 7成人稱未到最壞時刻

有机构于上周末进行的民调显示,加拿大人对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恐惧程度越来越高,有更多人担心自己或是家人染病,近7成国民仍相信最坏的时刻还未到来。 加通社报道,由民调公司Leger与加拿大研究会 (Association for Canadian Studies)共同主办的是次调查,于4月3日至5日透过互联网,访问了1,512名成年加拿大人和1,000名成年美国人。 由于网上调查不能看作是随机取样,因此没有指定调查误差率。 疫情震央魁省担心程度反低 调查结果显示64%受访的加拿大人担心自己会染上新冠病毒而发病,比两周之前的57%有明显增加。 更有76%受访者表示害怕自己最亲近的家庭成员染病。而在目前感染人数最多的魁北克省,民众的担心程度反而较低。分别有57%和69%的受访者担心自己或家人染病。 调查指疫情已经给更多加拿大人响起警报,这一问题正变得越来越个人化。尽管受访者中无人表示自己与感染病人生活在一起,但有11%的人表示他们知道有朋友、熟人或是家人检测出病毒,比两周以前高了4个百分点。 有9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本人并没有经历过诸如咳嗽、喉咙痛、发烧或呼吸困难等感染症状。 认为疫情被夸大的加拿大人比例比两周前更少。只有13%受访的加拿大人这样认为,相比之下,截至本周一已有逾33万人确诊感染的美国,反而有26%受访者认为疫情被夸大。在加拿大,相信新冠肺炎是一个真正威胁的人,由两周之前的77%上升至83%。 对各省府抗疫满度度逾八成 调查指加国人的担心不仅局限于本人和家人的身体健康。有93%的受访者相信疫情对于本国经济是一个威胁。79%认为COVID-19对加拿大人口整体上是一个威胁。同样比例的人认为COVID-19对其社区内日常生活是一个威胁。刚刚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表示疫情对他们的个人财务状况是一个威胁。 大多数加拿大人对于各级政府所采取的抗疫救助措施表示满意。 对各省政府表示满意的比例为82%。对联邦政府满意的比率由两周前的65%上升到了目前的72%。 过去几周时间里各级政府采取了严厉的抗疫隔离措施,联邦政府推出多项舒困政策帮助国民和企业渡过经济困难。不过没有明显改变的是,仍有67%的受访者相信,病毒给加拿大带来的最坏的情况,目前仍没有到来。综合报道

海外返加強制隔離14天

联邦卫生部长凯杜宣布强制实行海外返加者一律隔离14天的措施。加通社 加拿大政府开始采取强制隔离措施,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说,所有从海外返回加拿大的旅行者,都必须接受强制性隔离14天,政府甚至会将其中一些需要隔离者安置到旅馆,并支付住宿和餐费,以遏止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 凯杜周三先在参议院提到该项措施午夜后才会开始执行,随后又更正表示,周三早上已经开始执行了。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政府将禁止所有从海外回到加拿大的人乘坐公众交通工具,例如巴士、火车和地铁。凯杜说:「对于到达4个国际机场之一的旅客,都要求他们在这些城市进行14天的隔离,我们将为有需要的人提供住宿和膳食。」 凯杜说,这些从海外回来的人不能与脆弱人群接触,所以如果是与老年人、免疫系统受损者在一起生活的人士,将不得不在其他地方进行隔离。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将安排这些人在其他地方居住,例如在旅馆隔离。她又说:「将为所有没有机会搭乘私家车的旅行者提供交通服务。」 均须在边境登记联击方式 凯杜说,官员们会在边境登记旅行者的联系方式,以便跟进他们的行踪,并实施随机检查。「卫生官员现在正在与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合作,以确保人们知道这是严肃的问题,如果有人违反隔离规定,将受到重大处罚。」 依据《联邦隔离法》,联邦卫生部长可以利用多种手段强迫旅行者留在家中。 如果旅行者拒绝隔离自己,当局可以逮捕该旅行者并将其带入隔离区。根据隔离法令,违者可被监禁最长3年刑期,或可罚款最高100万元。 一些省份已经根据自己的紧急措施逮捕一些不守规定的人。例如上周五,魁省警方逮捕了一名妇女,该妇女出门散步后违反了隔离令,她被检测出对新冠病毒呈阳性反应。 联邦卫生部还会建立一条热线电话,让加拿大人举报违规案件。 副总理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说,如果是要提供必需的基础服务人员,不需要被迫强制隔离,也就是说跨境运商品的卡车司机和医护人员可以豁免隔离。 联邦新民主党卫生评论员戴伟思(Don Davies)说,这是正确的举动,因为许多加拿大人都忽略了要留在家里自我隔离的警告,所以政府必须制定更严格的规定。

出租屋業主難准緩繳按揭

部分有物业收租的业主表示,申请延缴按揭时遭银行拒绝。星报资料图片 COVID-19疫情带来的经济打击,令许多家庭陷入财务困境。加拿大各大银行推出允许业主暂缓支付房贷(mortgage deferral)的措施,并非无条件惠及所有需要的家庭。银行表示,有关政策只适用于自住物业。一些拥有出租物业的屋主,正面临既不能从租客那里按时收到房租、又不能从银行取得必要帮助的困境。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加拿大按揭及房屋公司(CMHC)仍强调,缓缴房贷或租金的政策只适合最需要的人。如果有能力缴,就不要享受这一救急措施。 一位在大多区拥有多个出租物业的女房东科里奥(Margret Curlew)对CBC表示,她的一些房客告诉她下个月可能难以缴租。在得知银行推出允许缓缴房贷最多6个月的政策后,她早前去银行申请缓缴房贷,但是被拒绝。 「所有银行都说,不行,这政策只适用于自己居住的物业(principal residence)。」 部分银行或调整政策 联邦政府上周宣布,已经与加拿大各大银行商定,让业主可以选择延缓缴交房贷最多6个月,以帮助民众度过因失业或开工不足而面对的财政困境。但是科里奥和许多其他业主都面对一个共同问题,这种帮助并不容易取得,银行要根据每一个申请者的情况逐一审批。在一些情况下,即使最需要这些帮助的人,也不一定能从银行拿到批准。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皇家银行( RBC)、道明银行(TD)、满地可银行(BMO )和丰业银行( Scotiabank )五大银行均表示,不论业主的房贷是否有上保险,都可以申请缓缴房贷。丰业银行等还表示,允许每个业主最多三个非自住物业缓缴房贷。科里奥表示早前她被拒绝的唯一原因,是涉及的物业非自住。但现时既然政策似乎有所改变,她会再致电银行倾谈。她表示,既为自己也为租客目前所处的境况担心。虽然她有一些储备金,但不知疫情会持续多久。租客中则有不少是低收入家庭。「我不想把任何租客赶走。但是如果没人保护业主,最后我们终将会因缴不出房贷而失去一些物业,那么那些租客又能去哪里呢?」 另一位接受CBC采访的业主科采夫(Philip Kocev)亦表示担心。他是一名地产经纪,名下有三套在大多区的出租物业。目前尚没有租客向他表示缴不出房租。他最大的关注是政府的政策将如何落实。目前联邦政府尚未宣布任何直接帮助出租客及出租单位的救急措施。省长福特表示,不允许有人因缴不出房租而被迫迁。不过安省政府也没有抑制本省的房租。 不止是有出租物业的业主,在加拿大各地都有其他各类房屋业主,被银行拒绝缓缴房贷。拒绝的理由各式各样。一些人被告知他们的房贷太新,所以不能缓供。一对安省基秦拿(Kitchener)的夫妇被银行告知,他们的物业不符合缓供资格,因为他们两人均已退休。 被CBC问及是否会敦促各大银行对申请缓供的业主更加宽容,CMHC发言人表示,该机构已经给了银行更大的灵活度,来宽限业主缴付房贷。 不过,这位发言人不肯表示CMHC是否会在3月18日宣布的措施之外,采取更多措施。CMHC总裁西多尔(Evan Siddall),在本月21日的推特中表示,缓交房贷和房租是一种人道救援措施,不是给所有人「大赦」或是提供储钱的机会。「只要有能力缴付账单,都必须支付。」就连大多数租客权益团体亦表示,如果租客在本月还能按时付房租,应该尽量这样做。不必要地拖延缴租,会给市场带来巨大影响。实在有困难的租客,可以联系房东,商定一个可行的缴租计划,包括要求提前使用租期最后一个月的押金。本报综合报道

溫衛生局轄下院舍 禁止非必要探訪

为保护病人、院友、公众及医护人员的安全,温哥华沿岸卫生局(Vancouver Coastal Health,VCH)周一更新政策,进一步限制到该卫生局辖下的设施,包括医院、社区生活设施、长期护理院、辅助生活场所、社区保健中心和诊所的探访。 VCH表示,明白到家人和亲友探望病人和长期护理院院友之心,可是在目前疫情下,为了确保医护人员、院友和职员等的安全,现暂时只准有必要探望的人士,才可以进入医院或者院舍,所谓有必要探望,包括探望患上末期疾病或重病的病人;对病人或院友健康的重要探望,例如帮助病人或院友进食或活动;以及提供与这些有关服务的登记义务人员。 VCH在声明中又提醒公众,如果生病,并且有伤风或流感征状的人士,都不能前往该卫生局辖下的所有设施,探望病人和院友。 VCH也要求公众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以减少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包括在生病时和在公众地方,与他人保持至少两米的社交距离。 VCH续道,正在与卫生厅和卑诗省疾病控制中心(BCCDC)合作,应对新型冠状病毒。 VCH指出,疫情不断变化,该卫生局正采取适当措施来确保病人、院友、员工和医生的安全。上周六,VCH宣布增加对长期护理院的探访限制,只有直系家属和精神顾问才可以探望院友,并禁止长期护理院的院友在医疗机构之间转移,除非得到医务官的批准。 还有,VCH现时无限期取消或推迟所有小组社交活动。综合报道

抗疫期向醫護獻愛 7方法撐前線人員

当我们百无聊赖地宅在家时,另一班人却要继续紧守岗位为社会服务。假如您想支持社区内的护士、医生和其他医护人员,或日托员工、超市职员,以下是您可以做的事: 1.如果您是病人,留在家里 假如您生病了,或呈现病征,若并非性命攸关的紧急事,请留在家里,小孩也是一样,这么做可以保留医院的资源。假如您出现感染征状,致电本地卫生热线,评估个人情况及预约病毒测试,假如情况危急,可以致电911。 2.如果您是健康的人,留在家里 保持社交距离的必要性,在自己和他人之间保持一到两米(3到6呎)的距离。不要去人多挤迫公园,不要去任何聚会,不要去朋友的家。您可以去大型的开放公园,作保持适当距离的散步;也可以外出办理必要的日常事务。 3.捐赠 查询本地医院或医护机构是否正在接受捐赠,并尽你所能捐出口罩、洗手消毒液和其他个人防护装置。查询本地的紧急庇护所,看看他们是否接受捐赠卫生用品,如洗手液、洗手消毒液和消毒湿巾、衣服、洗衣皂、女性生理用品、食物、以及金钱等。 4.请他们吃东西 说到外卖送餐,任何急症室和医院病房都欢迎咖啡、食物和点心。您可以支持社区企业,通过订购送货到急症室。 5.让他们休息 不要打电话给在前线工作的医护朋友,查询有关疾病的问题;打电话到社区健康热线,上可靠的网站查询,或找家庭医生,让您的医护专业朋友能够好好休息。 6.关心他们的需要 在他们下班时间,发短讯查询他们的需要,是否需要和人倾谈,以纾解工作压力。 7.保持个人健康 越少人生病,前线员工的日子越好过,好好守护自己的健康,大家一起抗疫。 综合报道

醫院急需防護物資 重症醫生吁市民捐口罩手套

多伦多医护人员缺乏防御装备,希望市民能捐赠。加通社 鉴于多伦多医院可能在数周内面临防护用品供应短缺的情况,多伦多医生呼吁民众向医院捐赠口罩、防护手套、护目镜及防护服。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多伦多迈克尔加兰医院(Michael Garron Hospital,前多伦多东区全科医院)重症监护医疗主任华纳医生(Dr. Michael Warner)发出呼吁,医院迫切需要防护物资来对抗疫情。他鼓励从纹身店到建筑工人,任何可能拥有防护装备的人都可以捐赠。该医院已经启动了个人防护装备募集活动。从昨日早上开始,人们可以在早上7时30分到下午3时之间,前往医院送去未使用过和未过期的防护用品。 华纳说,目前在加拿大没有比将防护用品分发给医护人员更重要的事情了。纹身店、美甲沙龙、牙科诊所、兽医和美容外科诊所,都可以提供这些用品。同时,建筑业也是个人防护装备的「巨大来源」,比如,灰墙工人和木工的防护用品。他还说,私人实验室和政府实验室,以及安省电力公司也可能有一些防护设备在手上。这在东西现在都在社会各地,我们需要将其收集起来,并分发到需要的地方。 华纳医生启动了一个捐赠网站 (https://theppedrive.com/),并希望其他医院也一起加入。他说:「手套和口罩不是高端的设备,但它们却是护理的基础。」 没有这些防护品中的任何一样,医护人员都无法接触新冠肺炎病人,更不用说医治他们。如果缺少一样防护品,别的也都不能穿戴。与新冠肺炎患者互动的每个人(从医生到提供食物的人),都必须配戴防护设备。 华纳还说,如果我们有大量的新冠病毒患者,我们将很快耗尽这种设备,以至于我们可能需要加拿大所有能够生产这种设备的工厂来满足需求。他补充说,安省已经宣布要购买新的呼吸机(ventilators ),并让工厂生产这些设备,但在生产出来之前,我们需要某种方式来填补这些匮乏。防护品的募集行动从周一至周五,上午7:30至下午3:00展开。有关所需特定用品的详细信息,可参见上述捐赠网站。到场的捐赠者将被检查身份证件,如果有名片,也建议留下。 综合报道

三級政府撐華社吁勿恐慌

  三级政府官员在温市华埠,与大温社区领袖和商户代表会晤,商讨华埠应付新冠肺炎疫情的对策。

加人:處超現實地方 武漢猶如一座空城

  ■目前身处武汉的贝哈雷尔表示,仿佛身处在一个「超现实」的地方,街道渺无人烟,犹如空城。CTV

武漢度過最艱難三周

  武汉连日升格防控措施,18日更要求小区(村庄)100%实行24小时封闭管理。路透社

鄧炳強赴明星足球隊飯聚 稱「做警察系學成龍方中信」

  邓炳强(左)在明星足球队饭聚中,与谭咏麟、曾志伟言谈甚欢。影片截图

失最佳治療時機 武漢重症比例高

武汉重症比例从从38%降到了18%,但依然较其他地区高,对此,中国国家卫健委医改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有几个原因,其中一个是,疫情持续时间长,防控不及时,令许多轻症患者变成了重症患者。 央视主持白岩松采访到了2月5号到达武汉一线的国家卫健委医改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询问武汉当前情况。焦雅辉表示,武汉有重症病例是8000多例,还是在院治疗。武汉一共现在在院治疗的病例数是27000多例。 他分析原因指,一个是武汉疫情持续的时间比较长,特别是在初期的时候,由于防控措施没有及时到位,还有很多的病例在社区没有得到及时救治。「那么我们有一个统计的资料:这些重症病例从他发病到住院的时间,平均时间是9.84天。那么说明这10天间,他在社区里变成了一个移动的传染源。」同时,由于错失治疗的最佳时机,很多病人就是在这10天等待的过程中,由轻症变成了重症。第二个因素则医院重症床位及重症医护的比例不够。此外,重症肺炎病人绝大多数需要进行氧气支援的治疗,即无创呼吸机的使用和有创呼吸机的使用。至今武汉有近6万人确诊,近1800人死亡。 武汉将再建10方舱医院 焦雅辉表示,就目前来看,床位的「供」和病人的「需」之间,是一个略有结余的紧平衡状态。但每天还有新增的病人,而随着社区排查防控力度的增加,每天还有一些存量的病人会从社区转运到方舱医院和定点医院中。还必须准备更多床位。「我们提出来的要求就是:让床等人,不能让人等床。」为了解决床位不足道问题,武汉正在新改扩建大小型10座方舱医院,新增约11465个床位,用来收治轻症患者。

卑詩財案致力環保 向家庭派糖添服務

  ■詹嘉路(右)周一在维多利亚出席家庭日活动。加通社

兒童日托收輪候費 省府擬效安省禁止

卑诗省有儿童护理倡议人士要求省府效法安省,禁止儿童日托机构收取轮候费,此举可令家长省回数百元的支出,省府表示正研究有关问题。 安省政府于2016年9月发出禁令,指令持牌儿童护理中心及家居儿童护理机构不能接受家长支付轮候费,让子女列入轮候名单内,这些机构亦毋须保证该名儿童必可加入日托中心及有关费用是否可退回。据省府的调查显示,本省超过4,400间受访的儿童护理机构中,约69%设有轮候名单制度,其中接近13%的日托中心有收取类似费用,主要原因是本省的儿童护理名额短缺,令家长要在多间日托中心登记,并支付20元至200元不等的轮候费或按金。不过,在收取同类费用的日托中心中,45%表示款项可以退回给家长。 近半中心留位费可退回 此外,据加拿大另类政策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Policy Alternatives)的调查指,在2018年,本拿比与素里市分别有27%和26%的儿童护理中心收取轮候费、列治文与温哥华就分别为7%和3%有收取。 省儿童及家庭发展厅透过电邮回复《温哥华太阳报》的查询时称,儿童护理设施可自行决定如何使用轮候费或按金。 另一方面,儿童护理省务厅长陈苇蓁表示正研究有关问题。她称,本省已长年没有一个协调系统,为家长提供可负担的儿童护理服务,在前政府缺乏计划与投资的情况下,轮候名单便应运而生,而轮候费是政府目前正了解的其中一项问题,冀为省内所有家庭发展一套具协调性的系统。 儿童护理及政策研究员安德逊(Lynell Anderson)指出,证据显示,移除任何障碍,包括相关的儿童护理费用,对提供可负担的儿童护理服务尤其重要。她说,当政府创造更多儿童护理名额时,已毋须再有轮候名单和涉及的费用,正如家长不用为子女支付小学二班的轮候费,儿童护理更加毋须有这类收费。 综合报道

4成父母感生活困難 66%料子女要他遷

  ■大温区生活成本高昂,占多数父母预计,他们的子女日后会迁至其他地方居住。City of Vancouver提供

稱被捕2加人權利無損 叢培武:沒不合理對待

  ■丛培武(右)接受专访。 CTV

四川同鄉會捐輸抗疫 華駐溫副總領事表揚

  ■中国驻温哥华副总领事王承军(中),看望和慰问加拿大四川同乡总会人员。 中领馆提供

華裔醫生力戰晚期肺癌 吁社區捐款助抗癌研究

  ■大温华裔家庭医生陈兆仪,2014年被确诊为肺癌晚期。网络视频截图

溫酒鋪廣告板出現 諷刺新冠病毒字句

  ■温哥华有酒铺的广告板上,被人写下讽刺新型冠状病毒的句语。Twitter

華裔客談「坐船監」苦況 每次見人後立即洗手

  ■周氏夫妇(左2、3)与友人被隔离前,在「钻石公主号」上聚会。星报 在日本横滨港外海「钻石公主号」(Diamond Princess)邮轮上,被隔离的一对加拿大华裔夫妇,再次接受《多伦多星报》采访,披露更多隔离生活细节,他们形容目前状况如同「坐监」。 由于有人受新型冠病毒感染,「钻石公主号」邮轮2月4日抵达日本横滨港后,全船2,666名乘客和1,045名船员,均需接受全面检查及隔离14天,包括255名加拿大人,来自多伦多士嘉堡的华裔周姓夫妇(Alan Chow及妻子Diana),便是其中两名乘客。 他们周五向《星报》表示,现在是每天早上7点就会醒来,一小时后,有人送早餐到船舱门口,大约15分钟后,另外一批人再送来饮品。     ■周氏夫妇居住的船舱。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