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9日 星期二 19:32:54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谭咏诗

面对各方压力 为什么斯隆硬顶着不道歉?

斯隆可能并未想到,他4月21日攻击谭咏诗“为加拿大还是中国工作”的言论,会演变成为一场政治风暴。10天过去了,风暴不仅没有平息,反有愈刮愈猛之势。 其最新发展不是来自杜鲁多的谴责,也不是来自谭咏诗的“反控”,而是来自联邦保守党内部的强大压力──安省的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核心小组周二通过动议,要求斯隆向谭咏诗道歉,撤回相关言论。 斯隆在保守党党领竞逐中,其竞选口号是“保守派不道歉”(Conservative without apology)。果然,面对来自党内同僚的“最后通牒”,他选择“毋须道歉”。 敢于押上自己党内的前途,斯隆难道吃了豹子胆?相信他自有计算。 今年才35岁的斯隆,虽是政坛新丁,却表现出相当的“老练”。本次联邦保守党党领竞逐,各路豪杰纷纷抢道,但最后仅剩下4人可以进入“决赛”。一般认为斯隆当选党领的机会甚微,但他能跻身决赛圈,已证明他的“过人之处”。 在全国抗疫的紧张关头,斯隆选择攻击加国首席卫生官谭咏诗,相信并非心血来潮一时冲动,而是深谋远虑的布局。果然,“为加拿大还是中国工作”的指控,立竿见影!他也由一个默默无闻的政坛新人,成为具全国知名度的政客。 其实,把谭咏诗当靶子,斯隆并非始作俑者。早前亚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就曾指责谭防疫不力,促其下台。斯隆只不过是抄康尼“作业”,想博一把。可惜东施效颦,斯隆抄作业把墨水泼在了作业本上。 斯隆可能至今都不明白,为何康尼批评谭咏诗没有问题,他的“批评”怎么就会招来这么多“反批评”呢? 康尼在保守党内是斯隆的前辈,从政之时较斯隆还年轻,29岁就当选了国会议员。但他从联邦到省政,虽也锋芒逼人,却多能恰到好处。他指责谭咏诗,只是针对谭的工作,从未有人怀疑康尼有“恶意”。 而斯隆就不同了。他质问谭咏诗是“为加拿大还是中国工作”,并非仅仅指责谭咏诗的工作成效,而是质疑谭对加国的忠诚!由于谭的亚裔背景,也可视作是对亚裔加拿大人忠诚的质疑!这样的指控,可以说较种族歧视还要严重。 斯隆闯下的大祸,并不自知,且至今不认错不道歉。目前观之,受其伤害的,除了谭咏诗和亚裔加人,显然还包括保守党。斯隆的言论相信已深深伤害到保守党的选票,安省联邦保守党核心小组基于止损,才会施压斯隆向谭咏诗道歉。 斯隆除了欠谭咏诗一个道歉,欠全体亚裔一个道歉外,现在看来,还得加上对联邦保守党的道歉了。 斯隆企硬不道歉,众所周知是为了争取民粹主义者的支持。然而,有卞聂尔(Maxime Bernier)前车之鉴,他的民粹主义之路又能走得了多远呢?斯隆更应该以康尼为榜样的。作者:张晓军

疫情放缓 谭咏诗促重开工作前制定好计划

尽管最新数据显示加拿大的疫情增长正在放缓,但是联邦卫生官员在周三的每日简报中强调,新冠病毒仍在传播,疫情未结束,民众需要继续遵守减低传播风险的指引,例如勤洗手和保持社交距离。本国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还敦促工作场所重开前,要制定良好计划。全国周三有多1,571人感染新冠肺炎,累计51,597宗,并添137人病逝,累计2,996人死亡。 缅省周三公布放宽限制和重启部分经济活动的计划。由5月4日起取部分限制,由牙科、物理治疗到非紧急手术会再次提供,而户外休闲活动的规定会放宽。一些零售业,包括服装店和理发店,也获准开放营业。不过,省长帕利斯特(Brian Pallister)强调,省民必须保持警惕,免得疫情卷土重来,爆发第二波疫情。 帕利斯特称,重启经济活动的计划是循序渐进,公共卫生措施仍将是关键。在所有情况下,企业都需要遵循公共卫生指引,并确保员工和客户的安全。他又称,即使取消了部分限制,仍采取了一些措施,包括对超过10人聚会的限制,以及保持与他人社交距离的措施。 帕利斯特指出,卫生官员保留聚会的上限,节庆和音乐会等大型活动不太可能在短期内获准举行。 至于学校,帕利斯特表示,正处于跨过疫情的初步阶段,大量孩子在学校里出现无疑在达致适当社交距离的一大挑战,因此暂时未有复课时间表。第二阶段将包括更多的个人服务和室内餐厅的重新开放,不过未有明确的日期,但是将不迟于6月1日。 魁省零售建筑业拟下月恢复 另外,魁省省长勒格(François Legault)概述一项计划,会允许一些零售、建筑和制造业活动在下个月内恢复。然而他强调,一些企业的重新开放,并不意味着民众可聚集一起或无视公共卫生指引。 勒格称,挑战在于逐步重启经济而不让疫情反弹,省府会继续保护弱势群体,尤其是住在长期护理院中的省民。该省周三新增837宗病例,至26,594宗,多79人病逝至1,761人。 有多400个士兵到魁省,向疫情重灾区长期护理院提供协助。该省6成以上的死亡病例都发生在长期护理院。 其他省份方面,亚省截至周三新增315宗确诊病例,多7人死,死者均来自卡加利的护理中心,其中6名是来自Clifton Manor护理院。现时,疗养院和护理中心的确诊病例有503宗,约占确诊总数的10%。 亚省累计死亡87例,总确诊5,165例。卡加利有3,520例,爱民顿489例,中心区84例,北区205例,南区833例,还有34例来源未知。目前,已有1,953人康复。此外,现已有143,886名亚省居民接受了新冠病毒测试。

谭咏诗在为中国工作?保守党党领候选人言论遭批评

(■■杜鲁多周四表示,加国不容种族主义存在。 加通社) 正角逐联邦保守党党领的安省国会议员斯隆(Derek Sloan),在电邮及社交媒体质疑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为加拿大还是中国工作?”,并要求她下台,该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对此拒绝评论,总理杜鲁多指这是偏执和种族主义言论。 斯隆是在他筹款电邮和社交媒体上提出要谭咏诗下台。在一个社交媒体视频中,斯隆指谭咏诗推广来自世界卫生组织(WHO)与中国共产党有关新冠状病毒危机的“虚假资料”。 角逐保守党党领 斯隆促谭下台  他又在推特写上:“谭医生一定要下台!加拿大在决策上要维持主权独立。”他周二在脸书(Facebook)视频中表示:“她(谭咏诗)为加拿大还是中国工作?” 在周四渥太华的每日新闻发布会上,总理杜鲁多被问及斯隆的评语,及其他在国内因疫症而出现的反亚裔种族主义行为时表示:“我们的国家不容许偏执和种族主义存在,加拿大的成功是有赖我们的多元化。数以百万拥有不同背景的加人一直共同努力,很多都在前线帮助其他国民,他们应该得到比这个更好(的对待)。我们需要坚定决心,令本国继续成为一个开放,欢迎尊重的国家,我想所有国民对每个政治人物都有这样的期待。” 斯隆是去年在联邦大选中,成为安省东部Hastings-Lennox及Addington选区的国会议会,其后参与保守党党领竞选。 党友庄文浩:感到愤怒 华裔保守党国会议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对斯隆的言论表示“感到愤怒”。他说自己的父亲1952年移民到加拿大时身无分文,经极大的努力才成为医生,指父亲跟谭咏诗一样,“对本国的忠诚不容质疑”。 庄文浩称,“我所认识的保守党不代表这种垃圾观点”,并指斯隆在党领角逐“一定失败收场”。 同样来自安省的保守党国会议员邓肯(Eric Duncan)也在社交媒体贴文表示,自己对谭咏诗有关疫情的建议“存有疑问和建设性关注”,但“绝不会质疑她对加拿大的忠诚”。 熙尔:不会作出评论 不过,虽然被多番追问,现时保守党党领熙尔拒绝就斯隆言论,及有关言论是否受到保守党党团欢迎作出评论,“根据规则,我对党领候选人或候选人对政策的宣布或立场,不会作出评论。最终是由党员选出党下一任领袖。” 他向记者说:“我会让每一个党领候选人为自己说话,以及解释他们的观点。我会说执政政府需要为所作的决策承担责任。我不相信我们容许政府有代罪羔羊,或将问题推卸在其他人身上。有很多部长选择忽视某些忠告而去听取其他意见。” 在被问到保守党党团是否会检讨斯隆现时的职位时,熙尔说:“下一个问题?” 保守党未有即时回应,党领竞选筹委会(Leadership Election Organizing Committee)是否在检讨斯隆参选党领的身份。该党已经取消两名参选人的资格。保守党党领选举原定在6月27日举行,但由于疫情,筹委会上月宣布将选举延期,现时仍未定出新的日期。 据《星报》(The Star)报道,周四早上未能联络到斯隆的发言人作出回应。 熙尔与保守党一直批评执政自由党在疫症的应对,指政府在旅游管制以及减慢疫情扩散上反应太慢。熙尔周四要求杜鲁多出示重启经济的计划。他指出由省份自行安排放宽公共卫生措施如社交距离及关闭商店,将造成“不协调”的风险。 他说:“有关这种全国可能出现的东拼西凑方式,引起了关注。其他国家已发表全国性的框架,为什么加拿大不能?”

谭咏诗表现确有不足 批评没问题但要讲究方法

(■■张国任。受访者提供) 对于安省国会议员斯隆(Derek Sloan)批评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的言论,有本地时事评论员称,谭咏诗表现确有不足,批评没问题,但要讲究方法。亦有时评人表示,言论“非常荒谬”,且具种族歧视色彩,纯属藉疫情蹭热度、博眼球的做法。 时事评论员丁果指出,斯隆这样评论谭咏诗是不恰当的。谭咏诗在早期处理疫情时的确有“慢半拍”的问题,且她将自己的政治地位置于专业地位之上,令初期很多政策对疫情过于轻视,比如一直称加拿大风险低,对个人防护装备的准备也不及时。不过,若说她完全听从世界卫生组织(WHO),倒也并非如此,比如世卫一直强调检测,而无论谭咏诗还是卑诗卫生官,都是最近才开始强化检测。 康尼批评更站得住脚 丁果说,谭咏诗早期抗疫的政策的确存在一些问题,但要批评她亦要讲究方法。同样是保守党成员,亚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早前也曾批评谭咏诗,但他的批评的重点是如何制定更好的方案来控制疫情扩散上,比如要求联邦加快疫苗、测试剂以及药物的审批速度,这样的批评远比斯隆的攻击更站得住脚。 丁果指出,美国政党将追究中国责任当成大选议题,但这不适用于加拿大,作为保守党候选人不应将此作为选举议题。目前应着重提出更多解决方案,帮助有需要的普通雇员、学生、企业等,否则反而将让杜鲁多借此赚取更多选票。 攻击涉嫌种族歧视 加拿大灰熊研究院副院长、卑诗省昆特仑理工大学(Kwantlen Polytechnic University)经济系教授张国任,周四接受《星岛日报》记者访问时认为,斯隆在保守党党领候选人中排名靠后,此次对谭咏诗的发起批评纯属借助疫情蹭热度、博眼球,希望吸引人们对他的关注,但他的批评可谓“非常荒谬”。 张国任说,谭咏诗是一名科学家,而不是政客,如果从专业角度对她的做法不认可是可以批评的,但不应该怀疑其对加拿大的忠诚度,而这显然和谭咏诗的华裔身份有关。如果谭是一名本地土生白人,也许斯隆就不会质疑其“为中国说话”,这种攻击涉嫌种族歧视。加拿大基层社区已经出现了一些针对亚裔的攻击,前不久有人袭击92岁亚裔长者的行为就是一个例子。但他指出,斯隆这种言论不会被加拿大主流所接受。 不过,他指出,很遗憾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和保守党其他党领候选人,没有对斯隆的言论提出评论,这不应该代表保守党的意见。 星岛温哥华记者王学文

首席卫生官谭咏诗表现遭炮轰 小杜力挺

■■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左)周二在渥太华举行的记者会上,回答媒体记者提问。右为卫生部长凯杜。加通社 新冠肺炎疫情发展至今,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和联邦卫生部的表现是否令人满意,政坛上掀起了不同意见。首先发砲批评的是亚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而总理杜鲁多则连忙发声,对谭咏诗表达支持。 康尼周一晚间指责谭咏诗没有及早作出反应,“不跟随韩国、台湾、新加坡等国尽早关闭边境的判断是错误的。”并称她相信并重复说著中国政府给出的信息,导致疫情延误。康尼又批评联邦卫生部对新检测剂或药物的审核非常缓慢,欧洲和美国都核准了,本国却迟迟不准。他说亚省不想等联邦的官僚龟速,应有权参考欧美的标准来自己决定是否使用。 ■■亚省省长康尼炮轰谭咏诗反应慢。 而杜鲁多周二则捍卫谭咏诗和卫生部的表现,坚称做法无误。“我知道人们会对事情感到焦虑和不耐烦。但是,作为政府,我们将始终基于科学来说话,相信我们的专家,他们在确保加拿大人的安全和健康方面做得很好。” 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说,政府有一套程序来确保新的医疗设备和疗法,以确保它们有效且不会对公众构成威胁。此外,凯杜力撑谭咏诗,感谢她日夜工作带领整个团队。 熙尔挺各省有自主医疗物资使用权 联邦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表示,加拿大通常都是盟友中最后一个会批准某种药品或设备的国家。他支持各省府有权自己决定,但一定要有法理支持。 副总理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也赞扬谭咏诗,称她给予的建议质量很高,也强调联邦和省政府一直在合作抵抗疫情。 谭咏诗被问及康尼的批评时,她则说自己与包括亚省在内的省级卫生官都进行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合作”,希望能继续。 ■全球“战疫”摘要 但许多专家和社交媒体上充斥的舆论可以发现,民众对谭咏诗的表现并不满意,称她因应疫情的决策都太缓慢。谭咏诗于1965年在香港出生,现年55岁。谭咏诗在英国长大,拥有英国诺定咸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医学学位,在亚伯达大学住院实习(residency),在UBC进行专科培训(fellowship)。 谭咏诗于2017年6月26日被任命为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CPHO)。她在免疫、传染病、应急准备和全球健康安全方面具有专长。

首席卫生官被批无自己判断 只会跟着世卫指引走

(■在多伦多,一名戴着口罩的女长者经过Prospect Cemetery墓园大闸前。加通社) 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改口,表示佩戴非医疗用口罩,可防止新冠病毒传播给别人。有专家指,早在两个月前就应该作出此建议。 过去一直说“没病的人不需要戴口罩”的谭咏诗,周一在记者会上清楚表示,佩戴非医用口罩可以帮助阻止新冠状病毒传播。 她指出,有关建议出现变化,主要是有越来越多证据证明,带有病毒者可在不知道自己生病的情况下,将病毒传播开去,戴口罩对他人的保护,远胜于戴口罩的自己。这建议与卫生部门之前的建议有所不同;之前的建议,是有病才需要戴口罩。 不过,她同时表示,仍然需要为前线医护人员保留医疗用口罩,建议一般市民使用布料口罩或其他替代品。 反映本国公共卫生界问题 听到谭咏诗态度转变,本身是牙医的卑诗省大温哥华时事评论员温建功直说:“这实在太慢了,早在两个月前就应该建议戴口罩。”他说加国整个公共卫生界的思维都太陈旧,用过去的经验来思考这个新病毒,又听不进亚洲国家医学界的建议,所以不肯及早呼吁戴口罩、不肯及早关闭国门,如今情况不可收拾才来处理。 温建功说:“谭咏诗称戴口罩是保护别人,不是说能保护自己,这种说法不成熟、也不全面,如果大家都戴口罩,不就是互相保护了吗?对每个人都是有好处的。” 决策判断缓慢失误,卫生官员是否该负责任,温建功表示,看到谭咏诗、卑诗省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或是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的失策,就知道这本国公共卫生界的全面问题,下台也不能解决问题。他倒是希望听到谭咏诗真心道歉,采取积极的作为。 卑诗大学牙医系教授幸琪(HsingChi von Bergmann)认为,谭咏诗等加拿大公共卫生专家都太重视生化科学,所以总是说“没有科学证据显示戴口罩能预防病毒”;但其实戴口罩的功效可以从行为科学的角度来研究,戴上口罩后自然产生“保持社交距离”的作用,人与人之间会有提醒警示作用,就多了一层保护。“可惜做生化研究出身的人不重视行为科学和社会科学研究,这让加拿大失去了一开始做好防疫工作的良机。” 指过分依赖世卫数据和指引 兰加拉学院(Langara College)护理系教授邱丽莲说,加拿大卫生官员太遵循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和指引,没有自己的判断,实在令人失望。世卫连月来多次表明,没有证据显示大众戴口罩有任何潜在好处,强调应优先让给前线抗疫的医护人员;上星期世卫改口了,结果谭咏诗和凯杜就改口了。“加拿大需要有担当的卫生官员来带领我们度过公共卫生危机,她们两人的表现实在不称职。” 同时担任全球台湾医卫总会加拿大召集人的邱丽莲并表示,加拿大台湾社区在Chang.org发起了网上签名活动,呼吁加拿大政府向台湾取经学习,而台湾当局也非常乐意提供口罩和检测盒等医疗物资援助。 她称,政府内部或许有人担心与台湾合作会引来中国不悦,但她认为疫情当前,应抛开政治思维来齐心抗疫最重要。

华裔家庭医生谈首席公共卫生官抗疫得失

(■有医生认为,布口罩不够,要普通医用口罩,才足以防疫。) 本国首席公共卫生官员谭咏诗周一表示,国民可戴非医疗口罩防止新型肺炎疫情扩散。有家庭医生表示,建议合适,但并不足够。家庭医生王裕佳周一接受星岛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表示,不认为谭咏诗反应慢,到新型肺疫情扩散才亡羊补牢,因为公共卫生官员自1月初开始,已经做了非常有效的工作。他认为,建议合情合理,他在1月初也认为,由于没社区传播,因此毋须戴口罩。但当他发现,美国做新型肺炎测试的数目很少,意味住本国无可避免社区传播时,三周前就更改戴口罩的措施,而在诊所戴口罩。 他认为,谭咏诗唯一错误的做法,是看到美国测试数据时,没开始制订美国人入境,要进行防疫验测。 谭咏诗倡布口罩不够防疫力 他认为,谭咏诗建议用布口罩不够,要在药房买的普通医用口罩,才足以防疫。这些口罩能阻隔95%至98%微粒及细菌。他认为,在现时这么多社区传播的情况下,若去到超市或药房,不能保持社交距离等地方,“现在戴口罩是一定需要做的事”。 在网上为多伦多市民免费做布口罩的黄小姐向该节目表示,在春假前已经开始有人订口罩,近两日开始需求有轻微增长,主要来自餐馆员工及温哥华一批巴士司机。但谭咏诗周一公布新口罩指引,并没特别见到需求明显上升,估计由于多伦多社区没等到官方公布,就已经行动。过去两周已经越来越多人订,至今已制造了逾100个口罩。 她表示,多伦多主要是餐馆业人士,家长为两至三岁幼童,及长者订布口罩。在温哥华也有诊所口罩被偷,而向她订口罩。她制造的口罩,是按香港学者邝士山博士研发的HK Masks,可重复使用,保护效果类似外科口罩。特约记者杨婉文

六天内100%治愈新冠?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辟谣

(■谭咏诗警告国民,切勿自行服用未经证实效果的抗疫药物。星报) 全球在对抗新冠病毒蔓延的同时,也在紧急研究治疗药物,而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就警告国民,切勿自行服用未经证实效果的抗疫药物,包括一种治疗疟疾的药物。据《星报》报道,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又称氯喹(chloroquine),是一种用于治疗疟疾的药物。上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称氯喹可以治疗新冠肺炎,并已经指示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加快审批。虽然FDA专员否认了该说法,但依然引发民众对这款药物的关注。 可能会对身体造成损伤 不久前,亚省前野玫瑰党领导人史密斯(Danielle Smith)也在社交媒体上称,法国研究人员发现,羟氯喹可以在六天内100%治愈患者。史密斯随后也删除了贴文并道歉。 由于不断有人对羟氯喹药物表达好评,加拿大药物公司JAMP Pharma Group周一宣布,要为加拿大医院捐赠100万剂羟氯喹,用以治疗新冠肺炎患者。 对此,谭咏诗向公众发出警告,提醒民众小心用药。她强调,服用任何未经证实效果的抗新冠病毒药物,都可能会对身体造成损伤,所有药物都有一定副作用。她补充:“我们向民众提供药物之前,都须经过足够试验证明,这是科学治疗的根本原则。” 渥太华大学病毒学专家布朗(Earl Brown)亦透露,研究发现,羟氯喹可以降低细胞内的酸性,减低病毒进入细胞的可能,实验证明确实对一系列病毒有效,但还未证实在对抗新冠病毒方面的效果。综合报道

联邦首席卫生官:尽快压制疫情 否则代价太高

联邦首席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周四在记者会上加重了防疫陷入紧急状态的语气。她说:“我们不仅是要缓平疫情曲线的升高,我们要全力压制。” 因为过去几天新冠状病毒确诊案例不断升高,如今加拿大确诊人数直逼800大关,10人死亡。全球177个国家/地区有逾23万人病例,九千多人死亡。 谭咏诗说:“我们最担心的是病毒在社区持续传播。疫情在加拿大继续增长……我们试图通过社会隔离方法来缓和疫情,我们要阻止这种蔓延。” 谭咏诗敦促每个人做好社区隔离(social distance),因为“做不好的代价太高了。” v01  

每天超70人由湖北抵加 自行隔离可否领EI?

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表示,正在考虑要求所有来自中国的旅客,在抵加后进行自我隔离,并透露每天约有70至80人自湖北省抵达加拿大。 联邦及省卫生官员自上周起,已要求所有来自湖北省的旅客,进行自我隔离14天,以降低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风险。但在上周之前,从武汉抵加的旅客,只需自我观察是否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征,如果出现发烧、咳嗽或其他病征,须要即时通知卫生当局。 随着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不断蔓延,谭咏诗称,卫生当局有可能将规定自我隔离的范围,扩大至来自中国其他地区的旅客。 她又指出,有监控资料显示,每天约有70至80来自湖北省的旅客抵加。 谭咏诗在本周与记者举行的电话会议上曾经说,实施自我隔离意味着限制某些人的行动自由,因此当局在实施时必须平衡各方面的需要。 与许多其他国家相比,加拿大实施的隔离措施明显较为宽松;美国、日本及澳洲等国,已全面(或局部)禁止中国旅客入境。 数百名乘坐本国撤侨专机的加拿大人,均必须在安省川顿(Trenton)的空军基地,进行强制隔离14天。 库里(Michael Curry)是一名急症科医生,也是卑诗大学(UBC)教授,他认为当局扩大自我隔离的实施范围,应该只是迟早的问题。 自我隔离未知可否领EI 缅尼吐巴大学副教授金德拉丘克( Jason Kindrachuk),是加拿大新型病毒研究所主管。他认为,当局必须意识到,扩大隔离措施会对经济和社会带来负面影响,而且会破坏公众对医疗系统的信任。 金德拉丘克称,在2014年伊波拉病毒爆发期间,他身在利比里亚,当时政府实施严厉的3星期隔离措施,却为公众带来恐慌。他指出,加国政府目前实施的自我隔离措施已足够,毋须进行改动。 目前尚未清楚,进行自我隔离的返加人士,是否可以申请就业保险金(EI)或获得其他支援服务。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周二表示,如果进行自我隔离的人有困难,应该与政府联络,政府会先评估他们的情况,再决定采取什么行动。

华裔女医生出任加拿大首席卫生官

■香港出生的谭咏诗医生获委任为加国首席公共卫生官。 twitter 综合报道  香港出生的谭咏诗医生(Dr. Theresa Tam)获委任为加国首席公共卫生官(Chief Public Health Officer,CPHO),成为自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2004年创办以来的第3位主管。 卫生局前任主管泰勒(Gregory Taylor)去年12月退休,职位一直由谭医生署任。联邦卫生部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昨日正式宣布委任她为首席公共卫生官,即日生效。 菲尔波特指,谭医生署任首席公共卫生官一职期间表现卓越,有信心她可以继续为这个角色带来新视野,她期待两人合作共同应对公共卫生挑战。 曾参与世卫多个国际行动 谭医生本身是儿科传染病专家,她曾经在世界卫生组织(WHO)参与多个委员会及国际行动,包括首个世卫流感大流行特遗队(WHO Influenza Pandenic),在加国他曾出任传染病预防与控制部(Infectious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的助理副部长等,也是多个联邦、省级和地方委员会的联席主席,在管理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方面具丰富经验。 对于获委任为首席公共卫生官,她表示:“公共卫生须要利用各方的努力,以保障和提升所有加拿大人、包括社会中最弱势社群的健康。我很期待与同事、伙伴和全国国民一同合作,以实现这些目标。” 她将要面对的挑战之一,包括全国的鸦片类药物危机日益严重,导致因滥用该类药物而死亡的人数前所未有的高企。 资料来源:加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