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08日 星期一 03:37:44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谷歌

遭谷歌斷供 華為手機如何破開」至暗時刻「

在听到谷歌将停止与华为合作的消息后,业界都为华为捏了把汗:海外手机用户在华为手机的占比已将近一半,而要实现余承东超过三星苹果、实现全球第一的愿景,海外市场不可或缺。   华为手机有自己的海思芯片,可以独挡一面。但操作系统是个生态系统,不是一日之功,华为如何及时应对?   余承东强调华为除了芯片,还有操作系统的核心能力打造。那么,华为手机该如何劈开这个至暗时刻?   重灾区:海外业务 据路透社报道,谷歌于美国当地时间周日宣布暂停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往来。谷歌将不再与华为开展需要转让硬件、软件产品和技术服务的业务,但在开源授权协议范围内的业务除外。   虽然华为可以继续通过开源授权协议获得安卓操作系统,该授权协议被称为安卓开源项目(AOSP),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使用开源的安卓系统。但是,谷歌将停止向华为提供接入、技术支持和涉及其专有应用程序和服务的合作。   这意味着华为虽然仍然可以使用安卓系统,但对于海外用户经常使用的谷歌应用店Google Play Store、Gmail、搜索和YouTube在内的服务将被停止。   如果这些情况属实,对于使用华为手机的海外用户来说,经常使用的服务将被停止,手机变板砖。   对于华为手机来说,海外业务肯定受影响。中国手机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表示。   如果谷歌停止服务,华为上亿的海外用户将会受到影响。   华为手机至暗时刻? 如果真的如此,那余承东超越三星、苹果成为全球第一的梦想是否就受到影响?   自从2012年余承东接手华为手机业务,华为从中国排名的前十开外,进入到了全球第三,虽然期间经历了从定制机到自有品牌,从机海战术到精品战略的阵痛,但与之相比,此时华为手机面临的困境,前所未有。   来自第三方调研机构的数据显示,2018年华为总出货量2.06亿部,实现了31%的增长,国内市场出货1.19亿部,那么国外就出货0.87亿部,华为手机国内外的销售量将要持平。海外市场在华为手机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   而且今年4月初,承东在微博称华为+荣耀今年很可能成为全球第一手机厂商。要求未来继续全球第一,荣耀中国前二,全球前四。   对于这样的喊话,余承东在P30发布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有信心最晚明年做到全球第一,即使在进入不到美国、韩国以及巴西这三个国家的时候。   如果海外业务受到影响,华为手机销量势必受此影响。来自IDC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中,华为已经超过了苹果,位列第二。但如果禁止华为使用谷歌服务,将会给其他厂商反扑的机会。   这并不是大家想看到的局面。像联想在辟谣断供华为时,也同时喊出了多事之秋,共渡难关的口号。   人心如此,又有何惧?   划重点:如何建立新生态 谷歌停止服务,对于华为来说,在启动备胎的时候如何建立新生态才是重点。   华为消费者业务总裁余承东今年3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就透露,华为从2012年开始,就已经开始研发自己的新系统以备不时之需,新系统不仅可以用来取代移动端的安卓,同时还可以用来取代Windows。   在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公开信写到华为备胎一夜转正之后,余承东转发并评论了王成录写的《华为手机操作系统往事》一文,余承东表示:除了自己的芯片,还有操作系统的核心能力打造。这句评价发生在5月17日,5月19日就传出了谷歌停止华为服务的消息,余承东的这句话已有所指。   文章提到的自有操作系统是今年在P30系列手机发布会上发布的方舟编译器。编译器是将程序开发用的高级语言转换成机器指令的软件,可以理解成软件与硬件之间的桥梁。   而华为的方舟编译器解决现有安卓这座桥梁并不顺畅的顽疾,是对安卓真正深度的优化与革新。   华为CBG软件部总裁王成录回忆道,对于安卓系统存在的很多问题,华为3年前选择了一个比较激进的方案,替换安卓原生文件系统,用F2FS(Flash Friendly File System)文件系统来替换原生的文件系统。   虽然华为有自己的备胎计划,但业界仍担心操作系统不同于芯片,是个生态工程,需要大量第三方应用软件的配合,而这个工程不是一日之功。   而且,余承东也曾提到,华为操作系统是B计划属于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使用。   他说,毕竟后者太强,发展了几十年肯定也不是吃素的,短时间内确实没有办法撼动他们,最关键的是华为担心西方国家利用这些系统上的优势垄断,如果某一天对方不再给我们提供系统,我们的民族企业又应该怎么办呢?   这一天真的来了。   华为,加油吧! 来源:网易科技  

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排名 華為曾定目標:超越三星

■路透社资料图片 华为原本势头最猛,一心想超越三星称霸海外市场,没想到半路杀出谷歌,终止了与其的合作,这一变故直接放慢了华为征战海外市场的速度... 多个市调机构本月初均公布了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的出货量排名,全球市场2019年第一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下降6.8%,连续六季度下滑。但华为手机在国内外的出货量均取得了快速增长。华为原本预计今年或有望实现超越三星的目标,但在谷歌中断合作后,要实现这一目标或需要更长久的时间。 在小米引领的互联网行销时代,华为迅速学习小米的行销模式推出互联网品牌荣耀,凭借荣耀的发力,华为迅速在2015年在国内市场超越小米夺下国内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第一名。据市调机构Canalys公布的今年一季度的资料显示,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华为的市场份额已达到34%,OPPO、Vivo、小米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9.1%、17.1%、11.9%,华为在市场份额方面已拥有遥遥领先于后三者的优势。 在小米、OPPO、Vivo先后在中国市场超越华为的那几年,华为不得不将大量精力放在中国市场,以应对这些挑战者,导致它在国际市场的拓展并不太顺利,特别是2017年它在国际市场的手机出货量甚至出现了同比下滑近两成的局面,而随着2017年它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领导地位获得巩固,它开始强力拓展国际市场。 2018年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的出货量达到1.01亿台,在俄罗斯等市场甚至夺得了市场份额第一名。综合多家市调机构的资料,今年一季度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的出货量占比达到49.7%,海外出货量同比增长66.7%,超过中国市场出货量的41%的增速,显示出其在海外市场的出货量增速继续超过国内市场,按照这样的增速,预计今年其在海外市场的手机出货量可望超过五成。 华为在海外市场的出货量以更快的速度增长,将有助于它早日实现赶超三星的目标。今年一季度华为、三星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分别为23.1%、19%,双方的市场份额差距仅有4.1个百分点,按照今年一季度双方增速的巨大差异,此消彼长之下或许今年四季度前者超越后者成为全球最大手机企业的愿景将变成现实。 不过,华为在海外市场主要是欧洲及东亚、拉美地区,在北美市场,由于美国运营商拒绝与华为合作,而美国手机大部分通过运营商管道销售,所以华为的市场占有率极低,只能通过亚马逊等电商管道销售,份额还不到1%。

谷歌突然中止合作 華為海外市場遭遇重創!

■谷歌终止与华为部分业务往来,将影响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的发展。路透社 四面楚歌!美国商务部上周将华为列入黑名单后,谷歌(Google)终止与华为部分业务往来。这意味在中国以外地区使用华为智能手机用户,将无法更新Android操作系统;华为日后推出的新手机,亦无法使用Play Store及Gmail等谷歌服务。 谷歌在中国的子公司“谷歌中国”20日证实:“我们正在遵守这一命令,并审查其影响”。路透社早前独家消息指,谷歌已暂停向华为提供软件及硬件产品的“非公开源码”更新资料,华为仅可继续使用“公开源码”的Android操作系统及相关产品谷歌内部仍然在讨论终止服务的细节,但几可肯定将停止向华为提供技术支援,以及终止在Android及谷歌服务的合作。 报道引述的消息人士表示:“华为只能使用Android的公开版本,无法使用谷歌的专属应用程式和服务。”这表示,华为将立刻失去谷歌Android操作系统的更新存取权限。使用Android系统的新一代华为智能手机也将无法使用谷歌Play Store、Gmail、YouTube等应用程式。不过,但能够进入谷歌Play Store的华为手机的现有用户依然可以下载谷歌提供的应用软件更新。谷歌中国向《新京报》证实,“正在遵从相关指令并研判影响”。 中国市场影响不大 预计谷歌这项措施对中国市场的影响微乎其微。大多数谷歌移动应用程式在中国是被禁止的。相关替代品可由腾讯和百度等中国国内竞争对手提供。 ■常用Google服务 但对于华为的海外业务影响甚巨,尤其华为在欧洲手机业务可能受到很大冲击。加拿大不少用户使用华为手机,华为在欧洲市场的市占率更高,资料资讯中心CCS Insight负责研发的副总裁布雷博(Geoff Blaber)说:“拥有这些应用程式对于智能手机制造商在欧洲等地区保持竞争力至关重要。” 对于华为来说,软件的更新与相关服务打击是立即的,毕竟这与使用者的习惯息息相关,硬件需要软件才能发挥相关作用──尤其是使用者习惯的模式。目前华为最有可能的方式,是透过自己的App商店更新使用者的手机应用,有消息透露,华为公司已经在研拟相关的替代方案。 华为有系统替代品 事件传到中国引起舆论关注。有媒体重提华为早前发布的“方舟编译器”,称“或许离华为自研的操作系统出世不远了”。大多网民力撑华为,直言中国应该自主研发一套手机操作系统,亦有网民表示,中国也应该封杀Apple反击。 美国商务部上周将华为列入黑名单后,华为及后连续下发两封内部信指公司已有充分准备,能够保障在极端情况下,经营不受大的影响。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今年3月份曾表示,华为从2012年开始规划自有操作系统,意在成为谷歌Android系统的替代品。 本报讯

谷歌疑用空殼公司拓展地產業務 享受巨額稅收優惠!

■谷歌被指用空壳公司拓展地产业务,享受巨额税收优惠。资料图片 美国媒体日前载文称,谷歌利用空壳公司在美国各地拓展数据中心和办公场所建设,享受地方政府巨额税收优惠,而为了避免当地公众的争议和反对,往往要求与官员签署保密协议。 据《华盛顿邮报》载文称,去年5月,德克萨斯州米德洛提安市的官员批准了超过1000万美元的税收优惠,这涉及的是一处巨大而神秘的新开发项目。那天是官方首次公开谈论一个神秘开发商的计划——建立一个庞大的数据中心。该开发商于四个月前在该州成立,名为Sharka LLC。市政府官员当时拒绝透露Sharka LLC幕后的主人。 而这幕后的神秘主人实际上就是谷歌——在该项目获得正式批准两个月后,该市对外披露了这一事实。参与该资料中心交易谈判的机构之一Midlothian Economic Development的总裁巴尼特表示,谷歌当时要求该项目享受长达十年的税收优惠,他被禁止披露这一内容,因为谷歌要求保密。“我相信,一旦社区知道这个项目是谷歌公司的,人们就会奔相走告,但我们从来没有机会能够说出这样的事实,”当地报纸《Waxahachie Daily Light》的总编史密斯表示,“我们不知道这个项目是谷歌的,直到项目获得通过之后,我们才知道它是谷歌的。” 在该交易完成后,Sharka LLC将其主要位址改为位于加州山景城的谷歌总部地址。谷歌这个数据中心在去年秋天开工建设。通过改变公众获取资讯的能力,谷歌已崛起成为全球市值最高公司之一。过去十年,谷歌的市场地域大幅扩大,在三大洲建立了逾15个数据中心,并在世界各地设立了70个办事处。但根据《华盛顿邮报》的采访和最新公布的文件显示,这种开发狂潮往往掩盖著秘密,使得一些社区几乎不可能知道,更不用说抗议或辩论谁在使用自己的土地、资源和税收,直到交易通过而变成事实。 随着对美国经济领域的不断延伸,谷歌等科技巨头急切地在进行扩张。但现在,社区对他们带来的破坏、环境影响和更高的生活成本,以及它们所寻求的激励措施更加持怀疑态度,尽管它们财力雄厚。当地官员表示,他们被迫保守秘密,以吸引实力雄厚的科技公司。这些公司希望避免招引争议,因此将运营细节保密。 日前,亚马逊取消了在纽约市建设规模庞大的第二总部园区的计划,从而不再忍受当地公众对该项目的进一步批评。亚马逊长达一年的寻找第二家总部的做法受到了批评,因为它使用了严格的保密协议,以至于官员们无法对这样协议的存在发表评论。 亚马逊利用城市之间的竞争来寻求政府激励的行为,受到批评人士的指责。在放弃纽约计划之后,亚马逊在北维吉尼亚州建立第二总部项目,仍将获得数亿美元的税收减免。部分纽约议员对亚马逊在项目中签署保密协议的行为感到非常愤怒,他们已经提出了法案,禁止在纽约和州的开发项目中签订保密协定。 苹果也已寻求数百万美元的税收优惠,以在奥斯丁建设一个可容纳5000员工的园区,这是苹果在加州库比蒂诺总部之外员工人数最多的一个设施。Facebook和当地官员去年宣布,Facebook在犹他州建设一个97万平方英尺的资料中心项目,将获得1.5亿美元的财产税优惠。

eBay剝離StubHub 沃爾瑪和谷歌都開始虎視眈眈

知情人士透露,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认为,如果eBay US剥离StubHub和eBay Classifieds Group,沃尔玛、谷歌或一些私募股权公司可能有意收购eBay的商城业务。 另外一名知情人士透露,Elliott22日在一封信件中披露,公司持有eBay逾4%股权,并提出重组eBay的建议,其中包括剥离Stub Hub和eBay的分类广告资产。同样持有eBay股权的对冲基金Starboard ValueLP也向eBay提出类似计划。 eBay市值超过310亿美元,倘若eBay分割Stub Hub和分类广告业务,剩余的商城业务对私募股权交易来说,可能是更实际的规模。 eBay的商城业务去年第三季营收21亿美元,Stub Hub营收2.91亿美元,而分类广告单位营收2.54亿美元。 其中一位消息人士透露,Elliott估计,分类广告集团(Classifieds Group)售价可介于80亿美元至120亿美元区间,而Stub Hub可以开价35亿美元至45亿美元。 倘若eBay在没有改善营运的情况下出售商城业务,Elliott估计价格约莫150亿美元上下。 eBay成立于1995年、首次网络泡沫化前,也曾经是网络电商霸主,但后来此等荣耀已归属亚马逊。Elliott认为,如果eBay遵守计划聚焦在“极度被低估”的商城业务上,2020年前股价可望超过63美元。 谷歌和沃尔玛发言人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eBay以声明稿回应Elliott的信函,称公司感谢“Elliott对eBay业务的优点和强项之认同,也将会仔细审视和评估Elliott的提案。” 自2015年分割PayPal以来,eBay营收已有稳定成长,但股价与两年前相比大致相同,远不及同期S&P500指数约莫15%的涨幅。 这并非eBay首次与激进投资者交手,2014年激进投资者Carl Icahn要求公司剥离PayPal,eBay与其解决了代理权之战,一年后eBay采用了Icahn的建议,剥离PayPal业务。

法國要罰谷歌5000萬歐元 GDPR開出最高金額罰單

当地时间1月21日,因违反《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法国向谷歌开出了5000万欧元(约合5680万美元)的罚单,后者由此成为该条例2018年5月生效以来首个遭受处罚的美国科技巨头。这也是监管机构依据GDPR开出的最高金额罚单。   法国数据保护机构国家信息与自由委员会(CNIL)官网一份声明中表示,谷歌在向用户定向发送广告时缺乏透明度、信息不足,且未获得用户有效许可,“用户对于自己同意什么并没有充分的认识”。   谷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坚决致力于满足外界对其在透明度与控制标准方面的期望,以及GDPR所规定的用户同意要求。“我们正在研究该项(处罚)决定,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GDPR的影响不会止步于此。分析认为,此次处罚意味着“GDPR时代”正式到来,为日后对相关条款的理解与实际执行提供了案例,谷歌所代表的科技巨头面临的数据监管挑战还在加剧。   “GDPR时代”到来   知名独立网络安全专家Lukasz Olejnik通过英国媒体表示,这是目前全球针对数据保护最高金额罚款,是隐私保护执法的里程碑,宣告着“GDPR时代”的到来。Olejnik认为,首个处罚决定至关重要,将决定人们如何理解法令条款及实际执行。“毫无疑问,将来会有更多罚单,它们将影响今后系统与软件的设计。”   “这次处罚开了先河,影响深远。”上海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对本报记者表示。他说,法国是欧盟最主要的国家之一、此次罚款金额不低、被罚者是科技业最具代表性的巨头,几大因素使得该次处罚的指导作用会非常强。   2018年5月,CNIL收到NOYB和LQDN两家非营利性组织对谷歌的投诉。由于后者欧洲用户的数据处理依然由其美国实体——而非位于爱尔兰的欧洲总部——负责,依照GDPR规定,包括CNIL在内的欧盟各国隐私和数据监管机构将有权对谷歌进行调查并做出处罚,而无需通过爱尔兰数据保护委员会(DPC)。   CNIL认为,谷歌未能履行信息透明义务,使用户在访问过程中不得不被动接受广告。此外,因其披露的信息过于“笼统和含糊”且分散,用户无法完全理解谷歌会如何使用数据;注册方面,个性化广告选项也是默认勾选,用户勾选全部协议后才能完成注册。   CNIL指出,谷歌对GDPR的违反并非一次性,而是长期持续的。考虑到对GDPR透明度、信息披露和明示同意三大要素的违背,以及违规的严重性,CNIL将处罚金额设置在5000万欧元。   “通过投诉开始处理,援引保护条例,最终通过整个委员会决定处罚。被罚者可能会不服而提起相关诉讼,最后执行的到底是多少,可能还需要时间来确定。”董毅智表示,“但在程序上,再出现处罚时流程已可以借鉴。”   科技巨头面临强数据监管   英国《金融时报》指出,CNIL的裁决会加剧其他科技企业、数据供应商、征信机构和广告集团的担忧,因为他们也可能会面临依据GDPR提出的类似诉讼。   NOYB组织主席Max Schrems表示,对欧洲监管机构首次利用GDPR处罚科技巨头违规行为感到“非常高兴”。他指出,NOYB发现谷歌等大型公司往往以对法律“理解不同”的方式令产品表面合规,“声称合规是不够的,监管机构明确这一点非常重要”。   依据GDPR对科技公司发起的投诉仍在继续。1月18日,NOYB公告表示其测试显示亚马逊(1644.995, 12.83, 0.79%)、苹果(154.54, 1.24,0.81%)、YouTube、Netflix(327.6479, 2.49, 0.77%)和Spotify等多家流媒体服务商违反了GDPR第15条规定的用户对数据的访问权,该组织已通过奥地利监管机构代表10个用户向8家企业提出10项投诉。依照GDPR,奥地利监管部门需与上述流媒体服务商欧洲所在地监管机构合作,按照2000万欧元或全球营业额4%处罚,理论上10起投诉最高罚款额可达188亿欧元。   分析指出,由于互联网与移动服务领域科技巨头多集中于美国、中国,CNIL对谷歌的处罚也预示着两国科技巨头在欧洲面临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增大。“长远来说也有被罚风险。”董毅智说,“尤其一些中国公司对各国政策和法律的理解某些时候可能有所偏差,重视程度可能也有待提高。国内的研究者、法律从业者这方面需要加强合作和研究力度。” 来源:新浪财经

隱患多 三巨頭臉孔辨別合約面臨新壓力

■谷歌、亚马逊、微软脸孔辨别合约再遇新压力。资料图片   据网站The Verge报道,90个维权组织日前联署向亚马逊、谷歌和微软发信,要求这三家公司承诺不向政府出售脸孔辨别技术。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ACLU)、难民及移民教育及法律服务中心(Refugee and Immigrant Center for Education and Legal Services, RAICES)以及电子前哨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EFF)等组织向三家公司施压。这联署信显示硅谷一些最具影响力的公司以及它们加强力度开发脸孔辨别技术所遭遇的压力与日俱增。 ACLU加州分部科技及民权总监Nicole Ozer表示:“我们正处于脸孔辨别监视的十字路口,现时这些公司所做的决定,将会决定到下一代在出席抗议活动、前往宗教聚会或只是简单过日常生活,是否需要担忧受到政府追踪。” 谷歌和微软近日承认涉及脸孔辨别服务的风险,以及服务被别有用心者滥用和监视的机会。谷歌在去年12月更加公布,在这些滥用漏洞未解决之前,不会销售其技术。 微软总裁史密夫(Brad Smith)为这项技术提出一些安全措施的建议,称国会可以立法来压制滥用,例如减少偏见并在跟踪个人需要取得法庭命令等。但各维权组织仍要求这两家公司作出更大的承诺。 亚马逊在推销其脸孔辨别作为云端平台其中一项服务尤其进取。网站NextGov在上周报道,联邦调查局(FBI)将会展开亚马逊的脸孔辨别技术Rekognition的试验计划。 亚马逊执行长贝佐斯(Jeff Bezos)曾公开承认这项技术可被滥用,但他继续追求与联邦政府展开合作计划。在去年十月,贝佐斯表示亚马逊会继续寻求与国防部展开价值100亿元的合作协议,尽管遇上员工的反弹,亚马逊要为国防部提供云端服务。谷歌则选择放弃竞投这项仍未落实的合约。 谷歌、亚马逊以及微软皆未有回应记者的查询。 Ozer表示:“这些公司再不能够假装那‘先破坏后修补’的做法可行。历史已教训我们,政府是会利用好像脸孔辨别这些技术来针对有色人种、少数派宗教以及移民的社群。”

亞馬遜超微軟 首次晉陞最高市值上市公司

■亚马逊7日市值接近7970亿美元,史上首次成为最高市值上市公司。法新社   股价连跌打破了苹果对全球最高市值公司的王位垄断,王座争夺变得异常激烈,继微软之后,亚马逊也在收市时夺得头名。   7日盘中,亚马逊股价一度涨约2.7%,市值早盘达到约7900亿美元,较微软高出约50亿美元,跃升市值第一位的上市公司。亚马逊将领先优势保持到了收市,最终收涨3.44%,收创12月13日以来新高,收市时市值接近7970亿美元,史上首次晋升最高市值上市公司。位居次席的微软微涨0.13%,市值超过7830亿美元。   谷歌母公司Alphabate和苹果当天均收跌0.22%,综合纳斯达克和彭博资料,Alphabate A类股市值在7450-7490亿美元左右,较苹果市值高出400多亿美元,苹果市值在7020亿美元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苹果因下调收入预期遭重挫后的市值表现,并不意味着苹果的市值会一直和亚马逊等三甲拉开距离。不过,最近几个月苹果已经不止一次被微软或是亚马逊超越,失去全球市值桂冠。 2018年11月26日盘中,微软自2010年以来市值首次超越苹果,苹果自2013年以来首次让出最高市值个股的宝座,但收市时苹果反超。12月3日盘中,亚马逊市值一度较苹果高约1亿美元,较微软高逾70亿美元,但底以宝座并未坐稳,收市时苹果再度反超。 截至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收市,微软市值达7798亿美元,将市值7491亿美元的苹果和市值 7344亿美元亚马逊甩在身后,这是微软自2002年以来首次以全球市值最高上市公司的身分结束一年的表现。 2019年第一周,苹果又遭重挫,与微软等“劲敌”的市值差距拉大。3日,苹果收跌9.96%,创六年最大单日跌幅,收创逾一年半新低,全天市值缩水逾746亿美元。这次暴跌始于苹果意外宣布下调年末重磅购物季所在季度的业绩预期,这是苹果十六年来首次下调收入指引。摩根士丹利首席美股策略师Mike Wilson7日报告称,虽然对股市已不那么悲观,但希望逢低买入的投资者应该意识到,苹果的营收警告和对美国制造业资料的下跌可能是新一轮负面消息的开始。“基于估值、情绪和仓位,我们的展望肯定比一年多来更具建设性,但我们认为现在还不到宣布安全无虞的时候。上周疲软的PMI和苹果调低预期不太可能是孤立事件。”

打破壟斷 英國擬法強制地圖數據共享

■谷歌已投入巨资建立庞大的数据池,汇集了地图数据。路透社资料图片   一个有影响力的活动组织表示,英国政府应该迫使谷歌(Google)、苹果(Apple)、优步(Uber)等公司共享地图数据,以便其他公司能够开发自动驾驶汽车、无人机和交通应用。   开放数据研究所(Open Data Institute, ODI)最近警告称,大型科技公司已成为“数据垄断者”。该所是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的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和英国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人工智能教授奈杰尔.夏伯特(Nigel Shadbolt)共同创立的。FT中文网报道,该组织表示,英国地理空间委员会(Geospatial Commission)应该要求这些公司与竞争对手和公共部门在一个协作数据库中共享地图数据,或者通过立法强制它们这么做。   “谷歌和苹果、优步等其他所有公司都在努力向客户和顾客提供优质服务,”ODI行政总裁珍妮.坦尼森(Jeni Tennison)表示。“现状并不理想,因为我们谈论的所有组织都在重复努力。这意味着总体而言,人们没有从目前被收集和维护的资料获得最好的服务。”“这些大公司正变得越来越像资料垄断者,这种状况没有让我们从自己的资料中获得最大价值。”   随着城市和企业探索自动驾驶汽车和送货无人机等新技术的使用,地理空间资料日益受到追逐。这些技术依赖于详尽的自然环境地图。谷歌、苹果和优步等公司已投入巨资建立庞大的资料池,汇集了各种资料——从水道和道路等地貌特征,到交通流量、土地使用方式和边界位置等资料。越来越多的人担心,这些资料池可能会扼杀竞争,因为无法获得同样丰富的资讯的小企业更难进行创新。   英国政府表示,其人工智能办公室(Office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已与ODI合作,试点两个新的“资料信托”——允许多个集团共享匿名信息的法律结构。   资料信托被描述为小型企业与拥有大量资料的大型企业竞争的好方法,但迄今只建立了为数不多的几个资料信托。在未来几个月里,将对这些信托进行设计,使之可用于共享资料,比如有关城市、环境、生物多样性和交通状况的资料。   坦尼森表示,ODI也在与伦敦市长萨迪克.汗(Sadiq Khan)和格林尼治地方当局合作,建立一个资料信托,研究如何将来自物联网和传感器的即时资料与初创企业共享,以解决伦敦的各种问题。   伦敦交通管理局表示,打车软件将被迫向政府提交旅行资料。优步现在允许公众访问其英国交通和旅行状况资料。   欧盟(EU)竞争事务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今年在里斯本的一次会议上表示,资料主导地位已成为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当只有少数几家公司持有大量资料时,其他人可能很难与它们竞争。”   英国地理空间委员会估计,地理空间资料对英国经济的价值可能高达每年110亿英镑。10月,该委员会表示,它将投资500万英镑,帮助英国有关部门更有成效地使用资料。   这些部门包括英国地质调查局(British Geological Survey)、煤炭局(Coal Authority)、土地注册局(Land Registry)、地形测量局(Ordnance Survey)、水文局(Hydrographic Office)和估价署(Valuation Office Agency)。新的投资将用于改善资料集的访问,链结资讯,制定许可协定,并利用第三方资讯来充实资料。   负责监管地理空间委员会的内阁办公室(Cabinet Office)表示,明年将发布一份年度计划:“我们希望确保与位置相关的资料能得到更有成效的利用。”   苹果、谷歌和优步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谷歌CEO頻繁拋售股票 連續套現耐人尋味

■谷歌CEO皮查伊再次抛售1万股Alphabet股票,其连续套现耐人寻味。路透社资料图片   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今年来抛售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股票有些频繁。皮查伊在12月19日以平均每股1041.5美元的价格抛售了10000股母公司Alphabet的股票,共套现约1040万美元。 据此前资讯显示,几天前的12月16日,皮查伊曾以平均每股1041.75美元的价格售出10000股Alphabet股票,随后公司股价下跌了1.8%。新浪科技消息称,今年11月21日,他以平均每股1038.35美元的价格售出10000股Alphabet股票,随后Alphabet股价下跌了1.48%。 总的算来,近两个月内,皮查伊三次抛售Alphabet股票共计30000股,累计套现额达3120万美元。 除皮查伊之外,Alphabet的理事会成员Ann Mather、副总裁兼首席行政官Amie也分别于今年12月3日和12月4日抛售了部分Alphabet的股票,导致公司股票先后下跌8.72%和7.26%。 过去三个月,Alphabet的股价下跌了15%。而就在今年7月份,由于第二季度业绩超出市场预期,Alphabet盘中还曾达到1266美元每股的历史高位。 随后,8月15日,皮查伊曾以平均每股1230.21美元的价格售出了10000股Alphabet股票,共套现1230.21万美元;9月5日,皮查伊又以平均每股1192.12美元的价格售出了10000股Alphabet股票,套现1190万美元后,Alphabet当时市值为8303.1亿美元。两次套现后也伴随着公司股价下跌。 但在那时,Alphabet公司高管便和皮查伊步调一致,抛售公司股票。 8月13日,Alphabet发展事务部高级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David C Drummond以平均每股1244.09美元售出了5690股票;8月15日,董事L John Doerr以平均每股1218.2美元售出10262股票。 根据SEC 11月26日的资讯显示,皮查伊拥有Alphabet C类股票85415股、A类股票6317股。 皮查伊于2004年加入谷歌。皮查伊在谷歌的职业生涯一直专注于推进面向多用户端终端用户的产品,表现不俗。2015年,皮查伊正式成为谷歌公司新任CEO。2017年,谷歌母公司Alphabet宣布,任命谷歌CEO皮查伊加入董事会,年薪高达65万美金。 2018年,Alphabet营收和净利持续增长。不过,谷歌也遭遇了几次危机。包括全球员工大罢工,抗议抗议谷歌管理层包庇性骚扰指控以及性别歧视。 今年7月19日,欧盟宣布对Alphabet处以43.4亿欧元(约合50.4亿美元)罚款,理由是谷歌通过Android系统滥用其支配地位从而阻碍市场竞争,这是全球最大的垄断罚单纪录。 基于谷歌今年的表现,皮查伊的连续套现耐人寻味。 就在今年早些时候,谷歌曾拒绝派遣皮查伊或母公司Alphabet 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出席有关美国国外势力干预选举的听证会。这样的态度令参议员们感到愤怒,他们将谷歌的做法描述为试图逃避监督。 根据StatCounter的资料,谷歌是全球最受欢迎的搜索引擎,市场份额超过90%。然而,谷歌如何提供搜索结果的机制复杂且不透明。监管部门和竞争对手批评谷歌搜索引擎相对于竞争对手倾向于自己的服务,例如地图、招聘广告、商户点评和旅行资讯。去年,欧盟因此对谷歌处以27亿美元的反垄断罚款。 一些议员还质疑谷歌在资料收集方面的透明度。今年早些时候,美联社报道称,与用户的预期相反,在谷歌帐号中关闭“位置历史”功能并不会阻止谷歌收集用户的位置资料。随后,谷歌遭到了外界的抨击,最终澄清了相关政策的用语。

這一年大家上網搜什麼? 2018必看Google熱搜前十

没想到第一位是它,看来全世界还是它的粉丝多! Google公布2018年的年度搜索热门排行榜,这个排行榜是根据搜索最高流量(而非搜索次数)的数据来排序的。   今年是悲伤的一年,多位名人离世,如Kate Spade、Stephen Hawking和Anthony Bourdain,但也不乏令人感到兴奋的FIFA世界杯和英国王室婚礼。 10. 设计师Kate Spade 网上图片 9. 物理学家Stephen Hawking AP图片 8. 饶舌歌手XXXTentacion AP图片 7. 名厨及著名节目主持人Anthony Bourdain 网上图片 6. 英国王室新成员Meghan Markle 网上图片 5. 电影《Black Panther》 网上图片 4. 漫威之父Stan Lee 网上图片 3. Ariana Grande前男友、饶舌歌手Mac Miller AP图片 2. 瑞典电音DJ Avicii AP图片 1. FIFA足球世界杯 World...

谷歌搜索「白痴」出來特朗普 CEO解釋:算法就是這樣的!

“硅谷大神”、谷歌CEO皮查伊(Sundar Pichai)日前(11日)被美国众议院传唤参加听证会,内容和3月份的脸书听证会有些相似,都是接受议员们关于“数据和隐私”方面的问询。   当晚,和扎克伯格遇到的情况一样,面对某些众议员“小白问题”,皮查伊开始普及互联网知识。   据C-SPAN新闻网11日提供的听证会通稿显示,当晚,共和党籍议员史蒂文•金(Stephen King)问道:“我7岁的孙女,在总统大选季玩那种只有小孩子会玩的游戏,突然弹出了一张她祖父的照片。但这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一边说话,他一边拿出一台iPhone。   视频显示,皮查一时不知如何作答,随后说道:“议员,我们(谷歌)并不是 iPhone 的制造商,所以。。。”。   史蒂文·金自己都笑了:“也有可能是台安卓手机。”   随后有人示意史蒂文·金的提问环节时间已到,皮查伊还补充,“议员,有时间我会很乐意向您解释这个问题。”   《纽约时报》援引参与听证会现场的一位消息人士透露,两人的这段对话引起部分民主党人的哄笑。   当天最有火药味的问题,莫过于得克萨斯州共和党籍众议员波伊(Ted Poe)的追问。他同样手举一台iPhone,质问皮查伊,“我要是走出这间屋子,谷歌是不是可以追踪我的定位?” 图自商业内幕   皮查伊则回答,“默认不会”,暗示定位功能和议员手机设置、所安装软件有关。   按照听证会流程,皮查伊必须以“是或否”的形式回答议员提问。波伊显然对谷歌CEO的回答不满,他加大嗓音回斥:“你每年赚1亿美元,你应该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你跟我说你不知道,我很惊讶,我认为谷歌很明显知道(答案)。”   共和党籍议员查伯特(Steven Chabot)则问道,“为什么我在谷歌上搜我们的税改法(共和党税改),出现的都是负面新闻?”   皮查伊称“很了解这种感受”,但谷歌所采用的算法都是客观中立的。早前面对同样的问题,皮查伊已经回应:谷歌搜索引擎列出的信息是基于200个因素的考虑,包括“相关度”、“时效性”、“受欢迎程度”等。   11月12日的听证会总计3个半小时,皮查伊主要回答了议员们4个方面的问题:谷歌搜索引擎在政治上是否存在偏见?谷歌内部是否存在“反特朗普情节”?谷歌是否窃取消费者信息?谷歌是否在中国开展业务?当然和上回扎克伯格一样,这次皮查伊不得不为部分议员普及互联网知识。   现场还有一个亮点,皮查伊正后方坐着一个“大富翁”(Monopoly Man,棋牌游戏《大富翁》中人物)。此人cosplay可谓“满分”,胸口塞着大把钞票。 @视觉中国   CNBC新闻网透露,这人名叫马德里加尔(Ian Madrigal),是民主党籍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支持者,后者自喻为“民主社会主义者”。   马德里加尔当天在推特上炫耀此事,称自己当时手握一张“免于坐牢卡(《大富翁》中的道具)”。他还表示,自己此举是为了向谷歌等科技巨头抗议,这些公司应该进行自我约束,防止用户信息遭到泄露。 搜“蠢货”出现特朗普?谷歌:这就是算法 当地时间12月11日,美国华盛顿,谷歌CEO皮查伊就搜索“idiot(蠢货)”出现特朗普图片做出回应,他表示这就是算法,搜索是个大规模的运算过程,不会人为干扰。 来源:新浪国际

黑莓推出安全智能城市服務 否認迎戰谷歌

■■黑莓周一宣布推出一项安全的智能城市服务。加通社   综合报道 黑莓公司(BlackBerry)周一宣布,推出一项安全的智能城市(smart-city)服务,为车辆和交通讯号灯提供基础设施,用以安全地交换信息。 据加通社报道,对于参与智能城市的汽车制造商及公众机构,黑莓将免除该产品的服务费用。公司希望通过该服务,确保使用者可以相信来自其他系统信息的有效性。 黑莓将首先与Invest Ottawa一起合作,在一条16公里自动驾驶汽车测试跑道上使用该服务。 这条测试跑道完全模拟一个微型城市,设有路面标记、交通讯号灯、停车标志牌和行人过路线等。 否认迎战谷歌的Sidewalk Labs 黑莓行政总裁程守宗(John Chen)否认这项服务的目的是针对谷歌(Google)。谷歌的姊妹公司Sidewalk Labs,因提出在多伦多建立智能城市的提议而备受争议。 程守宗称,黑莓正在做的事,Sidewalk Labs不会免费做。但他没有详细透露这些事具体是什么。 他表示,这项新服务旨在确保通讯的安全,让人们可以控制自己的隐私以及隐私的水平和程度;这样当他们希望分享隐私数据时,是明确同意分享的。

性騷擾風波未平 又為重返中國研發搜尋器 Google員工不樂意了!

Google员工反对开发具审查功能搜寻器。 Google为了重返中国市场,正开发推出符合中国具审查功能的搜寻器,此举引起公司内二百多个工程师、设计员及管理人员不满,发表联署公开信,表达反对立场,并促请Google停止为中国市场开发具审查功能的搜寻器。国际特赦组织并在全球多个地方展开抗议运动,要求Google终止有关开发计划,并鼓励Google员工发声。 网络图片 据报,Google旗下共200名员工,包括工程师、设计师、管理人员等,一同发布了一封公开信,信中要求公司停止为中国用户开发审查搜寻器。报导指出,为了打进中国市场,Google先前表示,希望为中国研发出名为「蜻蜓计画」(Project Dragonfly)的搜寻器。 针对已经被证实的 Project Dragonfly 中国版搜寻器计画,Google 员工内部的反弹之声进一步加强。网上图片 报导指出,公开信中忧心中国政府透过数据,追踪持不同政见者,或在网上封锁真相,他们反对强者用技术压迫弱势团体,他们也对Google表达失望,认为Google不再是价值高过利润的地方。而部分在职人员已经确认会与人权组织 Amnesty International 合作,于近两日内在 Google 全球多处办公室开展抗议活动。暂时Google未有回应事件。 Google数据传送被黑客骑劫。网上图片 另外,荷兰、波兰等多个欧盟成员国的消费者组织,分别向所属国家的私隐保障部门投诉,指控Google追踪用户动态,包括手机用户的地理位置,即使停用相关功能,但Google继续收集用户数据,涉嫌违反欧盟新的私隐法例。 来源:巴士的报

性騷擾醜聞後又曝光黑心代工廠 谷歌最近真的有點煩

■谷歌近期陷入性丑闻漩涡,本月估计有20000名谷歌员工参加了性骚扰抗议活动。美联社   谷歌内部展开的调查发现,部分供应商及代工厂存在工作时间过长、薪资过低、工作环境不安全等问题。 谷歌在给投资者、股东公开的一份调查报告中指出,该公司去年在八个国家和地区对供应商和代工厂进行了44次现场调查,其中一共发现了399宗违反谷歌供应商行为准则的案例。据《英国电讯报》报道,在其中两成的违反案例中,工人每个星期需要连续工作六天以上,或是每周累计工作时间超过六十小时。在一成的违反案例中,工人没有获得法定最低薪资或是必需的福利。另有两成的违反案例涉及到违反消防规定,未对工人进行足够的训练,火警系统不达标等。 谷歌正在处于历史上最艰难的时刻之一,而带领谷歌面对这些的,不是拉里佩奇,而是言谈温和的印度工程师 Sundar Pichai。在《纽约时报》的专访中,对自己的童年经历、谷歌的公司文化、硅谷没落、有争议的技术与社会问题等,Pichai亲自进行了阐述。 Pichai在Applied Materials公司和麦肯锡公司任职后,他于2004年加入谷歌,协助开发了谷歌的流览器Chrome,并于2014年接管了公司的产品业务、工程业务。 此外,他还负责谷歌平台和产品的研究工作,包括搜索、广告和Android系统。 2015年,Pichai开始担任谷歌的首席执行官,并于去年加入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董事会。 Pichai回忆第一次加入谷歌时的景象说,“我感到震惊的是,这是一个非常理想主义和乐观主义的地方。在我们今天做的许多事情上,我仍然看到了理想主义和乐观主义。但今天的世界不同于昨天。有些事情是多么艰难,也许我们需要更多地吸收现实主义精神。我们也开始有了更多的失败。但是,谷歌内部总是有一股强烈的理想主义,今天仍然未曾消散。” 对于洗脑宣传、假新闻和扰乱心智的其他内容,Pichai说,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难以解决的问题。虽然我们都在使用人工审稿,但审稿人也会有犯错误的可能。 对于公司被曝性骚扰一事,且有20000名谷歌员工参加了抗议活动,Pichai:员工们去抗议是因为他们希望我们改进,他们希望我们表态,承诺公司可以做得更好。我们正逐渐认识和理解到,现在公司肯定有些错误的事情。其实一直以来我们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运营公司,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经验教训。例如,我们建立了员工报告问题的管道。但是,员工使用这个管道的困难程度显然比我们意识到的要困难得多。 Pichai说,“我无法保证说,硅谷将永远是世界上最具创新性的地方。只有上帝才能下这种判断。但是,至少现在我还是对硅谷信心十足的,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硅谷中有许多人在悄悄地研究一些前沿技术。10年后,当我们回顾往事,我们会发现这些技术非常深刻。我们觉得,硅谷目前仍正处于技术的尖端,就像之前的互联网一样。”

50萬用戶隱私遭泄露 谷歌宣布關閉Google+社交網

■谷歌传出隐瞒用户私隐可能外泄,宣布关闭Google+。美联社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三藩市讯 在披露三月时发现的一项漏洞可以导致多达50万Google Plus用户的一些个人资料被外泄后,谷歌终于决定要关闭这个早已被网民遗忘的社交网站。 谷歌周一在博客帖子上作出上述公布,是谷歌首度公开谈论这次隐私漏洞事件。 《华尔街日报》周一刊登引述消息人士及一些文件的报道指出,谷歌当时刻意回避披露问题,其中一项原因是要避免惹来监管当局的审视并伤害声誉。 谷歌拒绝回应《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在博客帖子上亦没有全面解释,为何要到周一才披露这项漏洞。 Google Plus的漏洞可以让多达438项外来程式在未得到授权下,取得用户姓名、电邮地址、职业、性别以及年龄等资料。谷歌未有发现受到今次Plus资料外泄事件影响到的个人资料,有被不当使用的证据。 谷歌列出的时间表,显示谷歌发现这项隐私泄露事件的日子,与脸书因资料外泄而受到各方批评的日子相若。 脸书的失误令多达8,700万用户的个人资料被“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取用,这家数据开采公司在2016年曾为特朗普的总统竞选阵营效力。 国会在四月传召脸书执行长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对脸书的隐私问题作供。 而最近有关外国政府操纵网上服务来左右美国政治选举的议题上,谷歌执行长皮蔡(Sundar Pichai)拒绝到华盛顿作供。他的缺席惹怒了一些议员,九月在参议院一次推特和脸书高层有出席的听证会上,预留了一张空椅给谷歌。圣母大学(Notre Dame University)资讯科技分析运作副教授Mike Chapple表示:“今次资料外泄事件公布后,挂上谷歌名牌的空椅变得更火热。” 到九月底皮蔡前往华盛顿与议员修补政治关系,并同意参与一项总统特朗普打算出席的白宫科技圆桌会议。在11月的中期选举后,他亦将会出席众议院的听证会。

谷歌在多倫多這裡打造智慧城市 居民卻擔心隱私不保

■谷歌改造多伦多一块岸边地区的设想图。Sidewalk Labs/美联社 美联社多伦多电 发热街道能够即时融化降雪和冰。感应器能够监察交通并保护行人。无人驾驶穿梭车能够接载民众到家门。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一个部门,建议把多伦多一处日久失修的岸边地区,转化成史上最连线的社区,来“彻底改善城市生活”。 Alphabet的Sidewalk Labs与政府机构多伦多湖滨局(Waterfront Toronto)合作,计划在一处占地12英亩的地皮兴建公寓大楼、办公室、商店以及一所学校,向着最终目标的800英亩发展项目迈出第一步。 高层人士显然十分有兴趣:去年10月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与Alphabet时任行政主席舒密特(Eric Schmidt)一同现身公布这项计划。 让地球上其中一家最渴求数据的公司,有机会把街灯以至行人路全部连线起来,已让加拿大一些民众担忧在隐私方面的后遗症。亦有人要求,要利用加拿大最大城市作为城市实验室的话,公众应可在开发产品的收入分一杯羹。前黑莓(BlackBerry)执行长巴斯利(Jim Balsillie)表示:“Waterfront Toronto高层以及董事局是太过愚笨,未能察觉到被人玩弄。”这位被视为国家英雄的智能手机先驱指出,联邦政府正要迫使董事局去批准这项计划。 巴斯利表示:“谷歌知道他们要什么。而政客要有公关宣传,但Waterfront董事局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付出代价的会是多伦多和加拿大的市民。”

遭員工抗議又被美國國會質疑 谷歌重返中國夢要泡湯?

资料图片:位于美国加州的谷歌公司总部(美联社) 16位美国国会议员9月13日向美国互联网企业谷歌公司发出信件,质询该公司是否为了重返中国市场而准备配合中国政府信息过滤和监测用户的要求。有专家透露,中国政府为了获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方面的最新技术,正在积极邀请谷歌返回中国大陆市场。 16位给谷歌公司去信的美国议员,包括来自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美国国会参议员和众议员。路透社报道说,国会议员们要求谷歌澄清,是否正在为了重返中国大陆市场,而在信息封锁、搜集用户资料和监测用户方面和中国政府配合。 报道说,多位议员对相关的报道感到极度关注,他们认为,相关的高科技技术,不仅侵害中国人的人权,也很可能损害到在中国旅行、工作和生活的美国人。 谷歌公司的回复只是表示,谷歌公司“在帮助中国用户方面已投资多年”,而有关程序投入使用“为时尚远”。 今年早些时候有报道说,谷歌公司正在设计一款专门针对中国大陆市场的手机搜索应用程式,以符合中国政府的要求。报道引起了包括谷歌员工在内的忧虑,有超过一千名谷歌技术人员曾发信给公司高层要求澄清,但未获谷歌公司回应。该公司负责人工智能的高级科学家杰克·保尔森,也因此提出辞职。 美国电子通讯工程专家龚书佳博士说,保尔森明确表示,他辞职的原因是不愿意自己的工作帮助那些侵害人权的政府。 “保尔森是八月份辞职的,他在辞职信中说,谷歌的做法违反联合国人权宪章,也违反美国的利益。” 路透社的报道说,和保尔森一样选择了辞职的谷歌科技人员最少有五名。龚书佳表示,谷歌创立时“不作恶”的信念,鼓励了很多有志向的科技人员前往工作。如果该公司重返中国,很多人可能选择离开。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在美国IT公司工作多年的专家对自由亚洲电台分析说,谷歌公司现在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所谓互联网搜索引擎公司,而是整合了多个最前端科技技术的高科技平台,如果谷歌和中国合作,无疑将加强中国政府对民众的全面控制。 “谷歌已经不是一个互联网搜索引擎公司了,过去几年他们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机器识别等很多领域有很大投资,那些技术在美国也是高精尖的。这些技术,对中国来说可以帮助控制民众思想。” 他透露说,谷歌在不少高科技领域和美国政府有合作,美国政府非常担忧这些技术会流入中国,而中国则希望获得这些技术。 “谷歌和美国政府有很多合作,主要是人工智能方面。中国政府希望从谷歌公司获得这些技术。” 他表示,许多最先进的IT技术需要大量搜集数据,因为西方国家对此有所限制,专制体制无疑为高科技公司提供了方便,但他认为谷歌重返中国大陆的最主要原因还是赢利。 “我个人觉得,它最主要的考量还是盈利。” 最近,一段由谷歌公司内部流出的视频显示,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后,谷歌多个高层管理人员对特朗普当选极为不满。龚书佳博士介绍,谷歌公司2016年曾经动用自己的科技优势参与总统竞选,但未能达成他们希望的结果。 龚博士也表示,谷歌公司以“不作恶”和自由的理念为基础发展起来,如果该公司真的以协助中国政府监控民众和信息封锁为代价,去获取更多的金钱利益,将会是自由世界的一大悲哀。 来源:RFA

傳奇華人女博士李飛飛離職谷歌 疑與AI武器製造有關

■李飞飞将回到斯坦福大学担任教授,同时继续保留谷歌云的AI/ML顾问。资料图片   谷歌云CEO格林(Diane Greene)于10日在其官方博客上确认,来自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电脑科学院院长摩尔(Andrew Moore)将在2018年底加入谷歌,接任李飞飞担任谷歌云AI负责人职位。李飞飞将回到斯坦福大学担任教授,同时继续保留谷歌云的AI/ML顾问。 格林10日在博客中赞扬了李飞飞在谷歌云期间的成绩:“李飞飞在担任谷歌云负责人与首席科学家的两年间,建立了一个高效的团队,帮助谷歌加速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引入自己的云服务中。” 格林称,期待李飞飞与摩尔团队以及谷歌的进一步合作。尽管李飞飞将重返校园任教,但是谷歌同样期待李飞飞以顾问的形式继续与谷歌合作。其言语间也透露出,李飞飞离开谷歌云回归斯坦福的安排早已有之。 对于离开谷歌回归斯坦福的举动,李飞飞表示,“我在产业工作所学到的知识将进一步加强学术界和产业界的合作,我期待与Andrew和谷歌云AI团队继续密切合作。” 李飞飞称,“学术界和工业界人才的互动和思想的交流一直是硅谷传奇的重要精髓。随着斯坦福新学年的开学,我的学术假也告一段落,将把工作的重心重新转回学术界。非常荣幸和感恩这两年在谷歌的工作和成长。我为我们团队的成就感到骄傲,Cloud AI被Forrester、MIT Technology Review、Forbes等高度评价为工业界领先团队。” 今年6月,就有消息曝出,李飞飞将从谷歌离职,原因似乎与谷歌为美国国防部制造AI武器的邮件泄漏有关。 在李飞飞掌管谷歌云AI部门期间,谷歌曾与美国国防部达成协议,同意提供军事AI技术以帮助分析无人机监控录影。但是,谷歌的这一举措遭到了谷歌员工的强烈不满,超过4000名员工在请愿书上签名,要求管理层推翻这一决定,十几名员工更是通过辞职表达抗议。 最终,谷歌迫于多方压力顺应了员工要求,并承诺永远不会开发用于武器的AI技术。 而李飞飞则因去年9月在与谷歌其他管理人员的电子邮件交流中发表的言论而受到批评。据《纽约时报》报道,李飞飞在电子邮件中写道:“武器化AI可能是AI领域最敏感的话题之一。对于那些想尽一切办法破坏谷歌的媒体,这是最佳的攻击目标。”外界认为,这些言论与李飞飞提倡的“以符合道德规范的方式使用AI”的公众形象不符。 硅谷传奇华人女博士 公开资料显示,李飞飞于1976年出生在北京、长于四川,1993年跟随父母来到美国新泽西州,1995年以全额奖学金考入普林斯顿大学。16岁从中国移民到美国,克服语言障碍,一路披荆斩棘获得博士学位。 在加入谷歌前,李飞飞担任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和斯坦福视觉实验室的负责人,并在2012年成为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她在2010年间参与创办的ImageNet挑战赛,不仅促进了这一轮人工智能浪潮的发展,更让整个AI学术界与产业界记住了这位传奇的华人女博士。 这份傲人的简历让李飞飞很快成为了媒体的“宠儿”,并在2016年被卡内基集团授予“优秀移民”称号。 2016年11月,她加入谷歌,担任谷歌云AI负责人及首席科学家、谷歌AI中国中心负责人之一,同时还是广为人知的谷歌人工智能布道者。 李飞飞强调“AI民主化”的理念。在她看来,AI的下一步必然是民主化,即减少准入障碍,对更大的社区开放,包括开发者、用户和企业家。为此,谷歌相继发布AutoML Vision、 AutoML Natural Language 和 AutoML Translation,其目的都是为了降低用户使用机器学习的门槛。 这是谷歌AI发展过程中一个重要的战略转型事件,也是李飞飞在谷歌两年时间内的成就之一。 ■谷歌云在全球范围内位列第三。资料图片 继任者大有来头 这次接替李飞飞掌管谷歌云的Andrew Moore也大有来头。 Andrew Moore在英国伯恩第斯长大,本科毕业于剑桥大学数学和电脑科学专业,随后师从William Clocksin获得博士学位,并开发了用于机器人控制的机器学习新方法。据华尔街见闻报道,本科和研究生期间,Andrew Moore曾在布里斯托尔的惠普研究实验室工作了一年,之后转到美国MIT当博士后,负责研究机器人杂耍与动态操纵。 1993年,Andrew Moore首次加入卡内基梅隆大学,任电脑科学和机器人学教授,随后在2006年到2014年之间供职于谷歌,研究领域包括统计机器学习、人工智能、机器人以及大资料统计计算等等。年底“重返”谷歌后,他仍将在匹兹堡工作。 近年来,谷歌云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在全球云服务市场处于领先地位。美国市场研究机构Synergy Research Group发布了2018年一季度全球主要地区公有云厂商排名显示,谷歌云在全球范围内位列第三,仅次于亚马逊AWS和微软。

谷歌與萬事達卡私下合作 用戶消費記錄被秘密追蹤

■万事达卡的持有者在过去一年被谷歌追踪消费记录。资料图片   最新报道指,如果你是美国万事达卡的持有者,那么过去一年里,谷歌一直在追踪,用户生活中的购物是否受到网上广告的影响。两家公司经过4年的谈判,达成了一笔非公开的交易。 据彭博社报道称,谷歌和万事达卡公司都没有公开宣布这个合作,而两家公司也没有让用户知道,他们的线下购物会通过万事达卡购买记录被追踪,并与线上广告互动挂钩。报道称,谷歌向万事达卡公司支付了数百万美元以获取用户购物的资料。谷歌使用这些资料为广告主开发工具,细分出那些点击过线上广告,随后线上下实体店购买商品的顾客。 报道揭开了这个流程是如何运作的。最开始,用户登录谷歌帐号,点击网页上的谷歌广告。这个用户流览了某个商品,但没有购买。随后,如果他们在30天内使用万事达卡在实体店购买该商品,谷歌就会向广告主发送关于该商品及其广告效果的报告,报告中的“线下营收”会列出零售销售情况。如果不希望被跟踪,那么用户可以关闭“网页和应用活动”,这个设置是默认开启的。这项设置控制着,谷歌是否可以通过地图资料和流览器搜索来精确定位你的GPS座标,以及是否可以用与线上广告相关的活动来交叉确认你的线下购物行为。 谷歌最近在这方面的尝试,是为了了解它的广告对于影响线下购物行为有多少效果,并填补零售商购买谷歌广告时的缺陷,即无法知道广告是否转化为实际购买。谷歌过去曾向广告主提供谷歌地图中的位置历史资料,以及Android系统收集的其他颗粒度更细的资料点。然而这些资料并不能说明,用户是否真的购买了商品。对于服装、美妆产品,以及其他消费者通常喜欢在实体店购买的商品,谷歌新的追踪工具为广告主解答了这个问题。 谷歌表示,用户的个人识别信息对谷歌及其合作伙伴都是不可见的。该公司拒绝证实与万事达卡公司的合作。万事达卡公司此前表示,该公司会与商家和服务提供商分享交易资料,让他们获得有效衡量广告活动的指标。 关于谷歌的这方面工作,去年已有一些消息曝光。谷歌宣布了一项名为“店内销售监测”的服务,称其可以通过第三方合作伙伴,记录大约70%的美国借记卡和贷记卡交易。当时外界并不清楚具体的合作伙伴是谁,也不知道该服务如何运作。现在可以证实,万事达卡公司就是其中之一,而很有可能还有其他信用卡提供商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