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3日 星期六 15:18:12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贫困

聯邦推出脫貧計劃 遭反貧困活動家批評」不實用「

■ 说杜洛斯(中)周三在温东一间手工作坊宣布,推出加拿大首个脱贫计划。星岛日报记者王学文摄   星岛日报记者王学文   联邦家庭、儿童及社会发展部部长杜洛斯(Jean-Yves Duclos)周二在温东一手工作坊宣布“所有人的机会 - 加拿大首个脱贫计划”(Opportunity for All-Canada’s First Poverty Reduction Strategy),提出至2020年本国贫困率比2015年降低20%、到2030年降低50%的目标(见附表)。有反贫困活动家批评计划没有实质内容,也没增加新拨款承诺。 ■ 加拿大首个脱贫计划目标 杜洛斯指出,联邦自由党2015年上台后,已经开始采取行动减少贫困人口,帮助他们加入中产阶级队伍,其中包括加拿大儿童福利金(Canada Child Benefit)、加拿大工人福利计划(Canada Workers Benefit)、联邦住房策略(Federal Housing Strategy)以及保障入息补贴(Guaranteed Income Supplement)的增加等。自2015年至今,联邦政府已经投放了220亿元。联邦政府还将领取老年保障金(Old Age Security)和保障入息补贴的合资格年龄由67岁恢复到65岁,帮助10万加拿大人免于贫困。 长达115页的脱贫计划书内容包括加拿大官方贫穷线标准、脱贫目标以及成立全国贫困咨询委员会(National...

加國20年來首次擬修家庭法 加強保障家暴貧窮戶

■■司法及法务部长王州迪拟修家庭法,以加强保障受家暴或贫穷影响家庭。CTV 星岛日报记者报道 为受家暴或贫穷问题影响的家庭,特别是儿童,可以更容易通过司法系统获得所需保障,联邦政府宣布,将立法加强三项沿用多年的家事法例,也是20年来首次展开修订工作。 这是由司法及法务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引入法案,希望修订三项联邦家庭法例,包括《离婚法》(Divorce Act)、《家庭颁令及协定执行支援法》(the Family Orders and Agreements Enforcement Assistance Act),以及《扣押、附件和退休金转移法》(Garnishment,Attachment and Pension Diversion Act)。 这些法例沿用多年,今次是联邦政府20年来首度展开修订内容的行动。 此次立法有四大目的,分别是要保障儿童权益,解决家庭暴力问题,减少儿童遭受贫穷影响,以及令加拿大的家庭司法系统更容易使用及具效率。 其他计划修订内容,包括精简一些家庭审裁过程,鼓励人们在法庭以外解决有关离婚纠纷,以及创立新规定,让父母离婚后按意愿重新安排照顾孩子。另外,就上述第二及第三法例提供额外协助,加强家庭支援的方法。 部分省份联邦省法可同时使用 在联邦2018年财政预算案中,政府计划改善使用家庭司法制度,在亚省、安省、斯高沙省和纽芬兰及拉布拉多省扩大统一家庭法庭。 在爱德华王子岛、纽奔驰城、缅省及沙省的统一家庭法庭,更提供全方位的服务。这类法庭简化审裁程序,容许联邦及省的家庭法例可以在同一法庭使用。 王州迪表示,目前的分居及离婚问题影响数以百万计国民的生活,对家庭尤其是儿童的挑战更大。是次引进法例集中保障儿童权益,希望减少纠纷,解决家庭暴力个案,以及让父母及前配偶可以获得家庭支援。 据加拿大人口普查资料显示,在2016年超过200万儿童住在分居或离婚的家庭。在1991年至2011年间,有500万国民是分居或离婚,当中有38%在分居或离婚时与孩子同住。 该项普查又指出,有116万儿童在分居或离婚家庭属单亲家庭;102万儿童与继父母同住。这些单亲家庭特别是由女性当家,比有双亲同住的有更多是生活在贫穷境况。研究显示,在分居及离婚家庭为儿童提供支援,可以帮助家庭走出贫穷。

貧賤夫妻百事哀?美國科學研究提出反駁

网上图片 人们常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不过最近一项新研究对这一说法提出了反驳。美国科学家发现,婚姻可以降低抑郁风险,前提是家庭收入处于中下水平。 具体来说,年收入低于6万美元的美国夫妇抑郁症状比未婚人士少,超过6万美元的家庭则不存在这种优势。 该研究由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组织开展,是首个有关已婚人士心理健康与社会经济地位的研究。研究项目名为“美国生活转变调查”,共对3500多名24~89岁的成年人进行访谈分析,内容涵盖了社会学、心理学和身体健康等方面话题。受访者被分成未婚、已婚和新婚三组。 结果发现,年收入不超过6万美元的已婚家庭所受不良情绪乃至抑郁症的影响最小;收入水平超过6万美元时,财富的增加并没有改善家庭成员的健康状况,尤其是抑郁情绪。报告发表在《社会科学研究》杂志上。 该研究第一作者、乔治亚州立大学助理教授本·凯尔说:“我们研究了婚姻、收入和抑郁情绪之间的相互关系后相信,婚姻对抑郁症的益处只惠及家庭收入处于平均水平或以下的那些已婚人士。对于高收入人群而言,婚姻与抑郁症症状的减轻并无关联。实际上,在收入水平处于最高位的群体中,从未结婚的人抑郁情绪比已婚的人要少。” “婚姻资源模型”理论认为,婚姻的健康益处之一包括集中资源,新研究则为该理论提供了支持。凯尔博士指出,夫妻财产共有可以使经济拮据的人对处境感觉更好,有助提升其经济安全感和自我效能感。 然而,对于年收入6万美元以上的家庭来说,较为富足的经济力反而不会带来更好的感受。这也许就是夫妻“苦来乐”的原因吧。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