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1月27日 星期日 16:38:25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贫富差距

疫情下突顯貧富差距 窮人染Omicron變種機率更高

(■■有专家称,不要把奥密克戎变种病毒掉以轻心。加通社资料图片) 近月新冠变种病毒奥密克戎(Omicron)迅速传播,国内部分地区的病例数目惊人地增加。专家指疫情下凸显贫富差距的问题,穷人没有钱去购买更好的个人防护装备,还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去做面对众人的服务工作,所以染病机率更高。 安省密西沙加纾缓护理医生艾利亚(Amit Arya)表示,低收入人群通常没有金钱去购买升级版的口罩或快速抗原检测,也无法轻易地向公司申请假期去进行隔离。 艾利亚称,如果有钱,就能负担得起生存和安全所需的进一步保护。他指出,在去年春天当Delta变种病毒,成为本国新冠疫情主流期间,基层工人首当其冲地受到疫情的冲击,到近月奥密克戎的出现,低薪员工可能会再次经历同样情况。 基层工种较难居家工作 此外,艾利亚表示,随着各省收紧接受核酸检测(PCR)资格,安省的私营检测公司可以为那些愿意支付160元或以上的人士,提供同一天检测结果,这进一步显示在如何应对疫情方面,存在收入所带来的差距。 艾利亚又称,在整个疫病大流行期间,风险状况也因经济状况而异,而传播性更强的奥密克戎变种病毒,可能会加剧风险状况,因为通常基层工人所做的工种,要离家去上班,他们可能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上班;工作场所有很多人工作,可能多达400人;更有可能生活在多代同堂的家庭中,有长者和没有接种疫苗的弱势儿童。 温尼辟流行病学家卡尔(Cynthia Carr)认为,奥密克戎的迅速传播,令每一个人在抗疫上变得困难,无论经济状况如何,都是很难避免暴露于病毒之中。然而,高收入与低收入群体的不同之处在于,后者万一确诊,会产生什么后果。 卡尔指出,“我确实认为这正在发生变化,也许每个人都首当其冲,但高收入和低收入人士若需要隔离和请病假上,可能有不同。”例如较高收入的人士万一染疫,若病得很轻,也许可以继续工作,反正疫情期间都是在家工作。然而,倘若低收入工人无法接受检测,以便向雇主证明他们确诊,那么请病假方面可能会受到进一步影响。 另外,多伦多大学健康网络(University Health Network)社会医学执行总监布索利(Andrew Boozary)称,虽然许多基层工作者已经接种了两剂疫苗,但是在接种第三剂的速度较慢。 尽管许多人认为,奥密克戎引起的病情不太严重,尤其是对于已接种疫苗,以及平日健康和年轻人士,但是布索利表示,不应轻视,否则会令大家处于危险之中。星岛综合报道

多倫多接種率相差懸殊 富人區為平民區一倍

(■■多市接种率最高与最低社区相差悬殊。星报) 数据显示,在多伦多接种率最高的社区,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的成人人口接近70%,而接种率低的社区只有35%左右,两者悬殊,专家认为政府应重新分配资源,接种率低的社区有理由获得疫苗供应优先权。 据《星报》报道,根据多伦多市的数据,富裕的怡陶碧谷社区Kingsway South以66.6%的接种率位居榜首,而市中心的Kensington-Chinatown社区以34.8%排在末尾。 多伦多大学达拉拉纳公共卫生学院(Dalla Lana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助教范姆(Quynh Pham)表示,初看这些数据感到惊讶,但仔细分析后发现事出有因。 她指出,Kingsway South社区随处可见大型混凝土住宅和茂密的绿色植被,该社区的居民较多是退休者或能够在家工作,令他们方便排队或去离家较远处接种。而位于市中心核心地带的 Kensington-Chinatown社区,有很大一部分的少数族裔,其中许多是亚裔,即使他们依据年龄有资格接种,但仍可能因语言障碍而无法实现。 专家呼吁政府重新分配资源 范姆认为,对多市接种率低的社区,应该重新分配资源,以支持它们的接种工作。这可能包括挨家挨户的更多沟通、设立更多流动接种诊所或增加接种点数量。 大学健康网络(University Health Network)人口卫生与社会医学执行总监博萨里(Andrew Boozary)指出,根据新冠传播率以及结构和社会因素,Kensington-Chinatown绝对有理由获得疫苗供应的优先级,否则该社区的情况非常令人担忧。他说,安省确定的热点社区一般具有很高的传播风险和较低的疫苗接种率,通常居住着很多必要服务工作者、种族化人口和贫穷人口。许多居民无法在舒适的家中工作。 根据2016年的人口普查,Kensington-Chinatown居民的家庭收入中位数为44,216元,远低于全市平均,少数族裔人口比例为60.3%,租房家庭的比例为71%。多伦多公共卫生局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22日至5月12日之间,该社区记录了93宗病例,每10万人中有518宗,高于周围社区。而Kingsway South的家庭收入中位数为151,552元,少数族裔比例仅为12%,18.5%的家庭租房,老年人口比例为21%。 此外,多市的数据还显示,几个安省热点战略的目标社区,接种率现已高于或接近全市平均水平约54%,包括士嘉堡的Cliffcrest、Black Creek等。 多伦多卫生局主席周凯捷(Joe Cressy)表示,热点社区疫苗接种率提高,表明多伦多市开展的冲刺策略已经取得效果。这一基于数据的战略将继续执行下去,在疫苗供应允许的情况下,将增加新的社区,例如Kensington-Chinatown。星岛综合报道

政府疫情期間福利措施 縮小加國貧富差距

(■■统计数字显示,政府疫情补助缩小了贫富差距。Global新闻) 加拿大统计局的最新报告显示,至少在短期内,政府的疫情补助措施帮助缩小了本国的收入不平等,因为收入最低的家庭受益最大。 统计局报告指,去年前三个季度中,收入最低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增长最为明显。其中收入最低20%家庭的可支配收入比例,在第二季度从第一季度的6.1%上升至7.2%。而同一时期,收入最高20%家庭的可支配收入比例,却从40.1%降至37.7%。 报告指,这些收入分配的变化,是由于政府的疫情支持措施,超过了低收入家庭的收入损失。若联邦政府不采取支持措施,第二季度整体家庭可支配总收入将下降3.6%,降幅最大的将是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家庭,以及较年轻家庭。 高收入家庭获益较小 该机构发现,随着经济在去年第三季度开始复苏,较低收入家庭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从第二季度开始的可支配收入增长,而高收入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在第三季度却经历了相对较弱的增长。 以数额计算,中等收入家庭从政府支援措施中获得的收益最大。平均而言,他们获得的支援比工资和自雇收入损失多大约2,500元。 但这些支持的影响对较低收入家庭最有意义。去年前三个季度中,政府疫情支援措施的补贴占最低收入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6.4%,以及最年轻家庭可支配收入的11.3%;相比之下,最高收入家庭和最年长家庭的这一比例分别为4.3%和4.2%。 星岛综合报道

新冠疫情令多倫多貧富差距加劇

【加拿大都市网】根据一份报告指出,在疫情期间,多伦多的贫富差距有加剧的情况出现。 多伦多基金会(Toronto Foundation)公布一份名为《多伦多辐射报告》(Toronto Fallout Report)中指出,在新冠疫情期间,多伦多的低收入人士,负担越来越重,从而加剧贫富差距。 报告指出、黑人、拉丁美洲、阿拉伯、中东及西亚等族裔多伦多人的新冠肺炎感染率,是白人的至少7倍。 报告又指出,年收入低于3万元的低收入人士,感染率是年收入15万元或以上人士的5倍以上。 北约克妇女庇护所执行总监表示,疫情没有造成这种不平等现象,但有加剧不平等的情况,而且没有受到关注。 在多伦多,有色人种占总人口约52%,但感染率则达79%。 (图片:加通社)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對富人徵收財富稅?最新研究報告有不同看法

根据智库组织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最新发表研究报告指出,若联邦开征“财富税”(wealth tax),此措施将降低经济增长,并阻碍加国复苏,加上本国贫富差距已正在缩小,没必要引入此税。 联邦政府在上月底发表施政报告表示,正在考虑对本国出现的所谓“极端财富不平等”征税。联邦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早于去年,已倡议政府对超级富人征收财富税。菲沙研究所昨天发表该份题为《加拿大是否需要财富税》(Does Canada Need a Wealth Tax)研究报告发现,在加国实施财富税,将窒碍储蓄和投资,从而压抑经济增长,尤其是当财富税是置于现有税项基础之上。 指本国贫富差距正在缩小 该报告又指,加国的财富不平等现象正在加剧之说法是错误。事实上,自2010年以来,收入较低和中等收入的国民的财富增长,快于收入较高的民众的财富增长。 具体来说,若把国民按收入高低分成五组,在过去十年内,收入最低的20%国民,财富增长了77.2%。收入第二低的国民,财富增长88.8%。中等收入的一组,财富增长91.2%。至于第二高及最高收入的两批国民,他们财富就分别增长68%及66.3%,后者增幅在上述五组人口中最小。 该报告又指,至关重要的是,事实证明财富税的行政成本高昂,而且在尝试推行财富税的国家,它们透过此税获收入很少。因此近年引入财富税的大多数欧洲国家,均已放弃征此税项。 菲沙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兼该报告作者高士(Philip Cross)表示:“有关加拿大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以及所谓征收财富税的言论,皆是源自美国,并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该些论述。事实上加国的贫富差距实正缩小。” 高士又说:“证据明确显示,加拿大的财富不平等已在收窄,财富税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阻碍加国复苏。若渥京决策者落实征收财富税,这将进一步削弱本国吸引顶尖商业人才和创新企业家的竞争力。” 会计师:财富贬值时会否退税? 万锦烈治文山旺市华商会副会长兼特许会计师梁万邦昨日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联邦政府今年财政赤字预料将高逾3,400亿元,政府考虑开源是在所必然。但开征财富税会有一定技术难度,例如若财富升值要纳税,财富贬值时是否会退税?该税又应于何时缴纳? 梁万邦认为,联邦政府如要考虑开源选项,可以探讨开征“遗产税”、扩大“最低替代税”(Alternative Minimum Tax)的税网、堵塞利用“非税务居民”途径避税,以及规定投资移民在一个特定年期内每年缴纳最底限度的入息税。星岛记者报道

疫情讓貧富差距更大 富豪資產激增4000億

(■福布斯榜单上600多位亿万富豪的总资产在疫情期间猛增4340亿美元,其中贝佐斯和扎克伯格财富增长最快。资料图片) 一份最新报告显示,今年3月中旬至5月中旬美国实施疫情封锁措施期间,福布斯榜单上600多位亿万富豪的总资产猛增了4340亿美元。 亚马逊的贝佐斯和Facebook的扎克伯格增长最快,贝佐斯身价在这两个月里飙升了346亿美元,扎克伯格身价飙升250亿美元。美国税收公平组织和不平等计划政策研究所,分析《福布斯》的数据后发现,从3月18日大部分州开始疫情封锁到5月19日之间,美国600多位亿万富豪的总资产从2.948万亿美元增至3.382万亿美元,增幅达15%。 今年3月,福布斯榜单上有613为亿万富豪,美国疫情爆发两个月后,目前共有630位亿万富豪。其中包括最新上榜、身价13亿美元的饶舌歌手“侃爷”韦斯特。 报告指出,就在同一时期,美国“超过3800万人失去了工作,将近150万人感染了病毒,近9万人死亡。在其他新冠病毒受害者中,还有超过1600万美国人可能失去了雇主提供的医疗保险。低收入工人、有色人种和女性在卫生和经济危机的双重打击下遭受了不成比例的痛苦,而美国的亿万富翁绝大多数是白人。” 美国税收公平组织执行董事弗兰克-克莱门特称:“这场大流行病揭示了美国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的致命后果,亿万富翁是这种不平等现象的明显标志。” 推特CEO承诺生前捐身家 一直以来,很多富豪都会在身后捐出财富,而推特CEO杰克-多尔西21日表示,他准备生前就捐出全部财富,而不是像其他一些亿万富豪那样在身后捐出。据福布斯估计,多尔西目前身价49亿美元。 多尔西在与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杨安泽的一次直播访谈中说:“我生活的原则是万物都是息息相关的,所以如果有人在痛苦中,最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会痛苦。”多尔西说:“我想确保我在有生之年尽我所能,通过我公司的工作,通过我自己的个人捐赠来帮助他们。” 多尔西上个月承诺捐出价值10亿美元的Square股份,用于新冠疫情救援工作,并在疫情结束后用于支持普遍基本收入以及女性健康和教育。这笔捐赠相当于他当时净身价的28%。 多尔西表示:“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甚至在我25岁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到我现在会是这个样子(指财富方面)。对于钱意味着什么我没有任何概念,直到我大概35岁时。”多尔西在2012年35岁时首次登上福布斯富豪榜。 他说:“我很感恩,但感恩的一部分不是仅说我很感激,而是付诸行动。”对他来说,这意味着把自己的钱捐给有价值的事业。他说:“我想在有生之年把我所有的钱都捐出去。 自私地说一句,我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它的影响。我想确保我们在帮助人们。”

全球貧富懸殊加劇 大多數人對資本主義失去信心

 (星岛日报报道)在瑞士达沃斯举行世界经济论坛前夕,国际公关公司爱德曼周一发表一项调查报告指出,全球各地的收入差距愈来愈大,削弱了人们对资本主义的信心,百分之五十六受访者认为目前的资本主义模式是弊多于利,只有香港、美国、韩国、日本等少数国家或地区的大部分受访者不同意此观点。   爱德曼(Edelman)国际公关公司的这项调查,由十月十九日至十一月十八日在二十八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包括西方自由民主国家,例如美国和法国,也包括其他模式国家,例如中国和俄罗斯等。   调查人员在网上访问了超过三万四千人,跟受访者进行三十分钟网上访谈。调查报告称,虽然许多发达国家去年的经济稳步增长,并达到几乎全民就业,但全球有五成六受访者认为目前的资本主义模式是弊多利少。   报告指出,许多富裕国家就职者的收入差距愈来愈大,导致人们对资本主义的信心下降。报告称:“过去一直认为勤劳工作便可在社会向上流动的假设,现在已行不通。”报告指贪污、企业不当行为及假新闻,削弱了人们对资本主义的信心。   此外,人们担心自动化取代工作,加上缺乏培训、人口迁移,以及散工形式的“零工经济”盛行,都令他们对资本主义的信任下降。报告指全球八成三的受雇人士担心他们的职位。   报告指泰国最多人不信任资本主义,达到百分之七十五;其次是印度,有百分之七十四人不信任资本主义,第三多是法国,有百分之六十九。亚洲、欧洲、波斯湾、非洲及拉丁美洲不少国家也以不信任资本主义者占多数。但香港、澳洲、加拿大、美国、韩国、日本的受访者则持相反意见,不同意目前的资本主义弊多于利。   国际慈善组织乐施会同日发表年度报告,指全球亿万富豪过去十年增加一倍,达到二千一百五十三人,他们的身家总和多于最贫穷、占全球六成人口的四十六亿人的总财产,凸显贫富悬殊进一步扩大。报告也指全球最有钱的二十二名男性掌握的财富,胜过非洲所有女性。   为凸显全球经济不平等程度,乐施会印度分会行政总裁贝哈以印度一名女子为例,说她每天做事十六至十七小时,工作包括跋涉三公里去取水、煮饭、帮小孩准备上学并上班赚取微薄薪资。贝哈将代表乐施会出席世界经济论坛。   世界经济论坛迎来五十岁生日,今日至周五在瑞士达沃斯召开,邀请约二千八百人出席,包括大型企业商及约五十位国家或政府元首,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德国总理默克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及中国副总理韩正,瑞典环保少女通贝里会出席会议。   世界经济论坛创办人施瓦布指论坛讨论全球事务,而气候问题正是这一刻的全球重要事务;又指论坛必须聆听年轻人的诉求。特朗普与通贝里均会在周二揭幕当日致辞。   这个论坛上周发表《二〇二〇年全球风险报告》,呼吁各国尽快通力合作,降低可能加剧的经济政治风险,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长期挑战。在长期风险方面,未来十年的全球五大风险,首次全部涉及环境。

貧富差距這麼大?加拿大2%家庭竟未做過這件事

互联网已经成为日常生活所必需,低收入家庭每月要支付超过70元的上网费。加国反贫穷组织ACORN呼吁政府,解决上网费用高昂的问题,以免贫富之间的知识差距愈益严重。 ACORN调查卑诗省、亚省、安省、魁省和新斯高沙省的21个市镇的中低收入家庭。入息超过60,000元的家庭,96%家中有安装上网服务;收入30,000元的家庭,上网率只有80%;入息不足10,000元的家庭,只有76%上网。即使家中可以上网的家庭,有三分之二抱怨每日经常遇到网速有问题。 47%家庭上网月费逾70元 报告指出,只有75%人能够每日上网,有11%是在过去一个月曾经上网,更有2%是从未上网。上网费用昂贵是最大的障碍,有57%家庭的上网月费超过60元,超过70元的也有47%;并且受流量限制,有大约三分之一家庭,曾要支付额外的流量费。有35%家庭为缴付上网费用,被迫削减食物、衣服和交通等必需开支。 组织发言人Alejandra Ruiz Vargas说,并不是有子女的父母才需要上网,每一个人都有需要。上网对低收入家庭更为重要。他们需要依赖互联网与亲友保持联系,网上银行和获得各项政府服务,特别是找工作。低收入家庭在这个数码时代处于劣势。联邦政府应该让全国居都有能力上网。 加拿大互联网注册局(CIRA)副总裁David Fowler说,高速上网联系绝对是2019年每个家庭所必需,然而由注册局拨款进行的这项研究却发现,上网对低收入家庭而言太昂贵,低流量也无法满足基本需要。

機械人取代人工勞動力 政府該如何降低貧富差距過大?

■■机器人取代传统劳动力,政府考虑对其课税。 网上图片 本报综合报道 机器人取代人工的时代逐渐来临,有专家建议,政府应考虑征收机器人税;同时可打破现金缴税的思维,允许为政府做义工等方式缴税。专家认为这些新想法可降低贫富差距扩大问题。 加通社根据信息获取法得到一份文件,文中详述专家对联邦政府新的社会安全网和劳动法规草拟提出了许多新建议。 布鲁克菲尔德创新+创业研究所(Brookfield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Entrepreneurship)政策与研究主任多伊尔(Sarah Doyle)表示,因为科技不断进步,加拿大和世界各国政府正努力应对自动化的提高、工作迈入全球网络化与分散化、更多短期工作等新劳动力市场的挑战。 她说,这些变化具有破坏性,对某些劳工的影响非常大,政府需要有所回应以避免贫富差距恶化。 另建议做义工来缴交税项 今年G7劳工部长峰会报告显示,未来20年内,因机器人、自动化的增加,会损失多达15%的工作岗位。最危险的职业是农场和建筑工人、会计师、实验室技术人员和销售人员。受自动化风险较低的专业是医生、护士、教师、工程师和记者。 透过电脑远距离工作的兴起也意味着一些工作岗位会流至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国际工人,联邦官员担心这可能会降低加拿大的工资水平。更多的兼职与短期合同工的趋势,则冲击现在的就业保险制度,联邦官员忧虑这对社会安全网造成财政影响。 去年底的专家会议中有不少创新提议,包括:向取代传统人工的机器人征税;允许加拿大通过非现金方式来支付税款,例如志愿为联邦政府工作;激励劳工参与终身学习,让他们提供技能以适应不断变化的职场需求。

加國87個最富家庭資產堪比3省 富人加稅無法縮小貧富差距

■加国第二大富豪韦斯顿(Galen Weston,右),与前总理穆朗尼(Brian Mulroney,中)合照。 Global News   有报告指出,87个加拿大最富有家庭拥有的资产总和,与加国3个省份所有居民的资产总和相当。有专家指出,报告反映了加国严重的贫富悬殊现象,单靠给富人加税无法真正解决贫富差距问题。  据Global News报道,根据加拿大另类政策研究中心(the Canadian Centre for Policy Alternatives)的报告显示,对比1999年以来本国最富有的87个家庭,与本国3个省份人民的资产总额,得出结论称两者资产水平相当;涉及对比的3个省份是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省(Newfoundland and Labrador)、纽奔驰域省(New Brunswick),以及爱德华王子岛(Prince Edward Island)。 资产累积速度远超一般民众 此外,全国最富裕家庭资产的平均价值为30亿元,而全国人均净资产还不足30万元。而且最富裕家庭2012年至2016年之间的资产增长率达37%,而本国人民的平均资产增长率仅为15%。 该数据反映,极端富裕家庭的资产总额,及资产累积速度均远超过大部分国民。 因此有专家指出,报告反映了加国严重的贫富不平等现象(wealth inequality),目前除了给富人额外加税外,还未有其他有效措施。 有专业人士质疑,单靠给富人加税无法真正解决贫富差距问题。

貧富差距:全球82%的財富聚集在1%人手中

星岛资料图 根据美联社消息,国际乐施会(Oxfam International)在其报告中指出,去年创造的财富中,有82%属于全球人口中最富有的百分之一,而最贫穷的三十七亿人则没有增加财富。 更直观来说,来自全球五大时尚品牌之一的首席执行官短短四天时间内就可以获得相当于孟加拉制衣工人终身的收入。 报告还指出,亿万富翁的财富从2010年以来平均每年增长13%,是一般工人工资增长的六倍以上,同时,自2010年至2017年3月亿万富翁的数量以每两天增加一个的惊人速度增长。(Grace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