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14日 星期日 21:48:08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逃犯條例

烛光捍卫血泪记忆 维园18万人悼六四

「六四事件」三十周年,香港支联会四日一如既往在维园举办烛光晚会,悼念六四死难者。支联会宣布有超过十八万人出席晚会,创二〇一四年雨伞运动后的新高,仅次于〇九年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的二十万人。警方表示,最高峰有三万七千人集会,是一六年以来的四年新高。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对出席人数之多感到非常感动,相信与《逃犯条例》修订争议有关。 点点烛光连续第三十年遍布整个维园,入夜后陆续有市民进入维园,由于四日午曾下雨,地面仍有积水,市民或坐或站。至四日晚七时十五分,入场人士已坐满维园四个足球场。集会晚上八时许开始,大会先播放六四事件影片,再向民主烈士永垂不朽纪念碑献花,其后支联会主席何俊仁与年轻人一同燃点火炬。大会宣布,出席市民已坐满维园六个足球场以及草地,现场所见,维园内的通道和近天后港铁站的篮球场亦站满市民,手持烛光悼念死难者。 大会亦播放天安门母亲代表张先玲的影片,她说这三十年以来,她们一直本着和平、理性的原则,多次透过法律途径向政府提出对话,但执政当局一直不敢面对、不敢回答,强调历史将证明「真相终将战胜谎言,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她说,「天安门母亲」群体中已有五十六位难属离去,但活着的人将一如既往,承担起逝者的责任,不管路有多崎岖,将奋力向前。她感谢出席维园集会的人士,指三十年来维园的烛光陪伴着她们走过坎坷的历程,温暖她们的心。 前声援者:「能多走一步就一步」 「六四事件」见证者、当年上京声援民运的大专生李兰菊发表讲话,她指,雨伞运动过后曾心灰意冷,因当时局势与六四前夕相似,令她忆起六四时的悲痛回忆,带来沉重精神压力,因此她不愿意站出来作证。直至占中九子被判罪成,令她认为需要带有勇气站出来作证,「能多走一步就一步」,呼吁大家要坚持平反六四,「维园每一点烛光才是香港人真正的精神面貌」。 占中发起人之一、支联会常委朱耀明表示,想起戴耀廷及陈健民等因占中案而入狱的人士,认为「今天只要还有一个持不同政见的人入狱,我们就不会有真正的自由」,寄语大家要有信心、勇气去行动;以爱、以良善,以公义对抗不义的政权。 市民坐满六个足球场 何俊仁诵读大会宣言,指「六四」的民主理想和抗争精神,与香港三十年来民主抗争的努力是一脉相连、贯彻始终。其后,支联会代表在台上与出席集会人士高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等口号,并火化吊唁册。 何俊仁集会后见记者时表示,六四事件发生已三十年,对于至今仍有超过十八万人出席集会感到非常感动,显示香港人记忆战胜遗忘,勇气克服恐惧。他认为,今年集会人数创近年新高原因主要在于今年是六四三十周年,以及五四运动一百周年,市民希望为公义发声,争取平反六四。 他相信,《逃犯条例》修订对集会人数亦有影响,修例对市民有直接影响,预计九日的反《逃犯条例》修订游行将有更多人出席。悼念活动完结后,社民连、工学同行及人民力量等约一百人,由维园游行至中联办,要求结束一党专政,反对《逃犯条例》修订。他们表示,要为六四死难者致哀,追究屠城责任,并为自身人权、自由抗争。 本报记者周皓宜香港报道

毕架山现巨型 「毋忘六四」 直幡 消防上山拆除

今日是「六四事件」30周年,香港毕架山当地时间6月4日凌晨,出现一幅写有「毋忘六四」的黄色直幡。 事发在凌晨时份,有人发现在毕架山山坡上挂有一幅长约15米、阔约3米的黄色直幡,以黑色字写有「毋忘六四」字句。至清晨6时许,消防派员上山拆除直幡。 特首林郑月娥在行政会议前,回应有关修订《逃犯条例》的提问后,主动提及「今日这日子大家都有一个回忆」,对特区政府来说,彰显香港是自由的地方,尊重表达和集会自由,并受《基本法》保障,希望如果有任何公众集会,都在「安静和有秩序情说下进行」。被追问竞选时曾表示历史会对六四事件有交代,她会否有勇气向中央争取平反六四,林郑月娥没有回应并离去。 美德驻港领事馆贴文悼念 另外,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的facebook和驻华使领馆的twitter等社交媒体,都发布以「天安门广场30年」(30th Anniversary of Tiananmen Square)为题的短片,片中有访问八九民运示威学生李恒青和中国异见人士苏晓康,批评中国政府当年以暴力对待示威者,并在文末刊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较早前对六四事件发表的声明。 蓬佩奥的声明指,美国已经对中国的人权进展失去希望,敦促北京政府停止任意拘留,并释放所有政治犯。 中国驻美大使馆发言人则批评,美方出于偏见和傲慢,执意以蓬佩奥国务卿名义发表涉华声明,打着所谓人权的幌子粗暴干涉中国内政,攻击中国制度,诋毁中国内外政策,挑衅中国人民,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方对此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德国驻港总领事馆也在facebook贴文,称「今日是天安门大屠杀30周年。这日子让我们铭记,永远不要把人权和自由视为理所当然」。综合报道

加驻港澳总领事指 港《逃犯条例》修订对加人有潜在风险

加拿大驻港澳总领事南杰瑞(Jeff Nankivell)指,本国对中国香港特区政府的《逃犯条例》修订强烈关注,认为对30万在港加人有潜在风险,敦促港府与各方仔细咨询。港加商会(HKCBA)周一在温哥华市中心举行午餐会,邀请南杰瑞、卑诗贸易省务厅长周炯华演讲,讨论加港投资贸易关系现况。据《环球邮报》报道,去年12月,两名加拿大人在中国被拘留,被视为中方对加拿大拘捕华为高管孟晚舟的报复行动。一些在香港访问或居住的加拿大人称,他们担心《逃犯条例》修订后,也遭面临任意拘捕南杰瑞在会中表示,联邦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已经公开对此表达关注,本国上周也与英国联合发出声明,认为修法或对30万在港生活及工作的加人有潜在风险,特别敦促香港政府与各方展开仔细咨询,设法获得广泛共识后,再考虑进行下一步。V06

【大评台】港府再心急 也须回应加国心底忧

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就修订《逃犯条例》多次公开表示「非常心急」,不过国际上的反应却是越来越「心忧」。加拿大外交部已表示关注,明言如果修例成功,担忧访港或居港加人可能遭遇任意拘捕,甚至引渡中国内地的风险。港府必须注意这心急与心忧之间的差距,因为这可能影响到加港两地的长远关系。 香港政府藉台北命案修订,打开引渡中国大陆的《逃犯条例》大门。李家超多次要求反对人士,设身处地想像命案受害者的家人有多焦急,希望凶手早日绳之于法,而港府对有关修例也「非常心急」。不过,早自去年开始,台湾陆委会及法务部已三度要求与港府协商,处理案件,但香港政府统统懒理。如果港府真的心急,要疑犯早日得到制裁,何不积极作出回应?李家超究竟心急甚么呢? 与此同时,国际社会对有关修法却纷纷表达忧心。无国界记者协会日前(4月18日)公布2019年度全球新闻自由指数,香港排名再倒退3位至73位,其中一大原因是担忧一旦成功修订《逃犯条例》,香港的法治将受侵蚀。无国界记者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表明反对香港修订《逃犯条例》,指中国政府假借刑事罪行拘捕内地记者及网络博客,忧虑条例修订后,香港记者或遭受同样风险,影响新闻自由,侵蚀香港法治。 孟晚舟案令加国感受切肤之痛 随后,加拿大外交部发言人Guillaume Berube也向媒体表示,基于保障在港加拿大人的安全,对有关修例表示关注。加国政府高度关注并非无因,事关正感受着切肤之痛。 华为CFO孟晚舟在温哥华被捕后,至少有两名加拿大公民在中国内地被拘禁。Berube也正正以孟晚舟案为例,明言担心港府成功修订逃犯条例后,访港及居港加人会随时遭到任意拘留。 修订《逃犯条例》一事,港府再心急也不宜无视加国以至国际社会的忧虑。对于加国政府公开表示关注,港府宜作出正面回应,因为是次修例直接或间接影响到新闻自由这法治基石,而有相对独立和健全的法治,正是国际社会至今仍对香港采取相对容忍和信任的基础。 此基础一旦流失,将长远影响加港两地在政治、文化和经济等多方面的交流。 撰文:廖长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