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19日 星期五 00:31:32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酒店隔离

南非返加隔離酒店等待時間過長遭國民抱怨

【加拿大都市网】部分从南非乘飞机回国的国民批评联邦政府对待他们的做法,称他们在入住政府资助的隔离酒店并等到阴性的落地检测结果之后,仍需再待23至36小时才获准离开,有浪费公共资产之嫌。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因公务前往南非开普敦(Cape Town)的电视制片人德拉兰德(Simon Dragland)于12月5日乘飞机回到多伦多,随即被送往隔离酒店。他第二天便得到了阴性检测结果,但直到36小时后才获准离开酒店。 德拉兰德说,“这完全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这是加拿大对待自己国民的一种非常尴尬方式。我是非常生气地离开酒店的,而真正令人沮丧的是整个过程完全缺乏组织或沟通。” 上个月底在南非发现新的奥密克戎(Omicron)变体后,渥太华对来自该国和其他非洲9国的加拿大籍航空乘客推出了更严格的规定,包括抵达时进行测试。在等待检测结果的同时,他们还必须在政府指定的酒店中度过所需14天隔离期的一部分。 CBC访问了本月从南非回国的4名已接种疫苗加拿大人,他们均是在得到阴性检测结果后,仍被迫在隔离酒店再等了一两天,才接到加拿大公共卫生局 (PHAC) 官员的电话,卫生官员在核实了他们是否有合适的离开酒店后隔离计划之后,才允许他们离开。4名受访者均抱怨在酒店等待获准离开的过程非常令人沮丧,而且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因为为隔离酒店的住宿买单的是联邦政府。 12月2日从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公干后飞回多伦多的经济学家怀亚特(Alyna Wyatt)说,她在酒店住了两晚后拿到阴性检测结果,之后又被迫住了两晚。长时间的等待让怀亚特开始感到无助,她向两名路过她房间给她量体温的驻酒店护士抱怨了自己的境况,之后很快获准离开酒店。 联邦政府已一再表示,如果来自10个禁令范围内非洲国家的本国航空旅行者,在抵达时检测呈阴性,他们可以离开酒店并在家完成14天的隔离。但这个过程实际上更复杂,4位CBC受访者的经历表明了这一点。 分发给入住隔离酒店人士的政府资讯文件显示,检测为阴性的旅行者仍必须在酒店房间等待,直至PHAC官员批准后方可离开。该文件还指出,等待批准可能需要长达48小时,未经授权离开的人士,将面临最高5,000元的罚款。 PHAC发言人贾博(Tammy Jarbeau)称,在批准旅行者离开之前,PHAC官员需要确保他们有合适的离开酒店后隔离场所。她补充说,PHAC正在努力加快批准流程。 贾博证实联邦政府支付酒店隔离费用,包括每位旅行者的交通和每日三餐,但在CBC记者截稿之前,她未能提供具体的成本估算。   V18    

聯邦審計總長指 公共衛生局未能密切追蹤酒店隔離情況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审计总长报告指,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HAC)未能密切追踪入境游客入住隔离酒店的情况。 联邦审计总长霍根(Karen Hogan)周四下午向国会众议院提交了四份有关于政府疫情措施的报告,其中一份报告审查了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6月底期间隔离酒店住宿和测试要求的执行情况。 今年年初,除了已经要求的14天入境隔离之外,政府还引入新规定,以限制新冠病毒及其变种的传播。这些措施包括要求入境本国的国际旅客除在登机前3日,需要接受核酸检测之外,在抵达本国后,旅客还必须自费在符合资格的酒店进行为期3天的强制隔离。 霍根的审计发现,加拿大公共卫生局没有自动系统,来追踪被要求在授权酒店隔离的旅客是否确实这样做了。 审计报告发现,PHAC只有记录确认大约四分之一的航空旅客在2021年2月至6月期间的隔离酒店住宿。 霍根说:“由于PHAC没有75%入境加拿大的航空旅客的逗留记录,因此不知道那些被要求在政府授权的酒店隔离的人是否遵守了规定。此外,PHAC也没有可靠地追踪新冠检测呈阳性的航空旅客,是否按要求入住政府授权的隔离酒店。” 尽管并非隔离酒店的职责,但有酒店通过电子邮件向PHAC报告说,326名预订了隔离住宿的入境旅客从未入住,这些旅客中约有74%被转交给执法部门进行后续处置,但在审计提交时尚未开出任何罚单。 PHAC同意审计的建议,即改进其追踪系统,并在回应中表示,已于11月启动了对其信息技术系统和边境措施数据要求的评估。 霍根的审计还发现,大约30%的新冠病毒测试结果要么缺失,要么无法与入境旅客匹配。在2021年2月至6月期间,总共有262,244份测试被放错,137,686份无法与旅行者匹配。 审计报告指出:“我们还发现,尽管加拿大公共卫生局成功联系了大多数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旅行者,但仍然错过了14%的阳性旅客,因而未能评估他们的隔离计划。” 霍根办公室早些时候的一项审计发现,公共卫生官员在大流行初期难以密切追踪返回的旅客。 2021年3月的审计发现,PHAC不确定本应接受家庭隔离的三分之二的人是否真的遵守了规定。 周四的最新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尽管PHAC已做出改善,但仍然存在重大差距,从2021年1月到6月,仍然无法确认37%的入境者是否遵守检疫规定。 V05 图片:PHAC被指未能密切追踪入境游客入住隔离酒店的情况。加通社资料图片

患有乳糜瀉婦女在多倫多隔離 竟長達40個小時沒飯吃?

【加拿大都市网】一名患有极端乳糜泻的埃德蒙顿妇女说,她在多伦多的一家检疫酒店隔离却没有收到无麸质食品,导致她有40多个小时没有进食。 Janet Game说,在抵达多伦多之前,她最后一次进食是在12月4日星期六凌晨4:30左右,当时她正在从埃塞俄比亚飞往多伦多的航班上。 Janet和她的丈夫Maku Game于12月4日上午7:30抵达多伦多,并被要求隔离,直到他们收到COVID-19的阴性测试,因为Maku在13天前曾在南非,那里的冠状病毒的Omicron变体已经扩散。 截至11月30日,加拿大要求那些在14天内去过南非的人在等待测试结果时留在指定的检疫机构,即使他们已经完全接种疫苗。 Maku已经注射了三剂新冠疫苗,Janet已经注射了两剂。 Maku说,他们于12月4日下午4:30左右到Hilton酒店进行隔离,但当晚没有收到晚餐。 第二天早上,他们也没有收到饭菜。直到12月5日午餐时间,他们才得到第一顿饭:一份不是不含麸质的脆皮鸡。 Janet说,她有严重的乳糜泻,她的食物甚至不能与麸质交叉污染。如果她吃了麸质食品,她会非常痛苦,并且会腹泻。 "我必须要小心。" Maku说,他们刚到时就把饮食限制的问题告诉了酒店。 他们说,酒店只有一个联络点,即加拿大红十字会,而且接待处也没有人。 他们在12月5日至少尝试了五次给加拿大红十字会打电话,在与某人取得联系之前等待时间长达一小时。 当他们终于能够联系到一位代表时,他们接受了他们的食物要求,但在晚餐时,他们再次收到一份不是不含麸质的食物。 直到晚上9点40分左右,她才从酒店收到一根香蕉和苹果,然后在第二天早上9点前收到一个无麸质百吉饼(bagel)。 Janet之前一直在喝糖水以保持体力,因为她在非洲受伤弄断了腿。 公共安全部长Marco Mendicino星期一说,期望那些被检疫酒店 "能够准备适当的食物和住宿"。 Marco表示:"我们采取这些措施是为了保护加拿大人,我们必须为自己争取一些时间,以了解更多关于Omicron的情况。" 他说,在保护加拿大人方面,政府将不惜一切代价或资源。 加拿大红十字会发言人Kirsten Long说,该组织正在研究这个问题,我们应该 "支持归国的旅行者在抵达后有即时和新的需求,并尽快帮助满足他们的独特需求。" Janet说:"我只想回家,我非常累,非常疲惫。" 这对夫妻不被允许离开他们的房间,也不允许接受任何食物订单,例如从Uber Eats或住在附近的亲戚那里订餐。 "这太可怕了,"Janet谈到酒店的气氛时说。"你看不到任何人。整面墙都包上了塑料。这里就像一个科幻的世界,他们做的太过了。" 在努力争取实验室加速检测后,他们已经收到了阴性的COVID-19检测结果,但截至周一中午,他们仍在等待公共卫生部门给他们批准,以便能够登机返回他们居住了20年的埃德蒙顿。 "这很可怕,"Maku说。"我们遵守公共卫生措施,但这种待遇不应该在加拿大发生。甚至在其他地方也不应该。这是非常可耻的。"     编译:森森 图源:Global News/Maku Game 参考链接:https://globalnews.ca/news/8427026/toronto-quarantine-hotel-no-food/  

杜魯多結束酒店隔離 只住12小時且不是政府指定酒店

【加拿大都市网】杜鲁多在入住隔离酒店约12小时后被允许退房。 杜鲁多的办公室说,他在周三上午收到了COVID-19测试的阴性结果,现在可以离开渥太华的三星级酒店。 他的欧洲代表团成员在晚上7点左右降落在渥太华,在抵达时接受了检测,并在第二天上午8点左右收到了阴性检测结果。 入住酒店的人被告知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并在抵达时得到午餐盒,在门口得到盒装早餐。 杜鲁多从上周四到周二一直在海外,与其他七国集团、北约和欧洲领导人举行峰会。 杜鲁多办公室表示,杜鲁多将遵守公共卫生规则和对在疫情期间归国的加拿大人建议。 这些规定包括隔离14天,并在抵达后约7天再次进行COVID-19测试。 本站之前报导:杜鲁多造访辉瑞向员工致谢 未就取消疫苗专利权表态 此前,自由党政府花了几个月时间为强迫大多数从国际旅行回来的加拿大人自费在酒店房间里隔离3天的政策进行辩护。 联邦政府表示,这项政策以及其他一系列边境措施有效地限制了COVID-19病毒进入加拿大,尽管各省在春季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与变异病毒引起的第三波疫情作斗争。 一个专家审查小组最近说,酒店检疫政策没有科学依据,并建议政府取消该政策。该小组指出,飞往美国并通过陆地边界返回加拿大的旅行者,就可以绕开酒店隔离的规则。 反对党保守党抨击了杜鲁多所住的渥太华酒店不属于政府批准的隔离住宿场所这一事实。(加通社,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官宣:7月首周回國無需強制酒店與14天隔離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宣布,只要疫情指标持续获得改善,已完成接种2剂疫苗的加拿大人,由7月第1周起,乘搭飞机返回加国后,再不需要进行强制酒店及14天家居隔离。 联邦卫生部长凯杜(Patty Hajdu)表示,只要疫苗接种量持续增加,再加上疫情指标继续向好,政府的目标,是在7月第1周,会改变现有返回加国须进行隔离的措施。 凯杜没有公布改变政策的确实日期,只表示渥京正与边境服务及其他机构合作,以确呆加拿大不会危及已经取得的任何进展。 她表示,已经完成2剂疫苗接种的加拿大人(国民、永久居民及基本工人),在上机前仍须提供阴性检测报告,及抵达加国后,亦要进行样本检测及保持隔离状态,直至检测结果录得阴性为止。 返回加国的加拿大人,亦再不需要到步后进行强制酒店隔离。 完成2剂疫苗接种,是指在抵达加国前的2周,完成第2剂疫苗接种。 凯杜强调,渥京目前仍未改变现有入境后的隔离规定。 另外,联邦政府间事务部长勒布朗(Dominic LeBlanc)表示,加拿大政府正制定疫苗护照,并与欧盟及美国商讨,但可能不会在7时初准备就绪。 勒布朗表示,边境人员将采取临时措施,以确保对加拿大游客的政策改变作好准备。 (图片:CBC) T02

快報!接種疫苗的旅客或將不必酒店隔離

【加拿大都市网】消息人士告诉媒体,联邦政府预计将取消对完全接种了疫苗的返航旅客自费在酒店隔离的要求。 消息人士称,该政策的改变将在未来几周内生效。 自今年2月以来,所有乘坐商业航班返回加拿大的旅客都必须在政府指定的酒店住上3天,等待COVID-19 PCR检测结果。 抵达后检测呈阳性的人必须在酒店或政府指定的其他设施内居住14天。 检测呈阴性的人可以回家完成14天的隔离,并在隔离第10天在家接受第二次检测。 酒店隔离计划遭到了旅游业、省级政府、甚至联邦政府自己的公共卫生措施顾问小组的批评。 那些拒绝入住酒店的人将被处以5000美元的罚款。 宾顿市长帕特里克·布朗(Patrick Brown)曾强烈批评疫情期间的国际旅行,在被问及政策变化时,他说这是可以接受的。 他周三表示:“我认为科学证明,完全接种疫苗的人可以解除限制。对于那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我不支持取消任何限制,我仍然担心有大量航班从印度、巴基斯坦等等热点国家进入加拿大,我们每天都从不同的社区团体那里得到反馈,他们只是通过其他国家重新订票。”(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逾千未酒店隔離旅客 不到10人確診新冠

(■■1,130个未入住隔离酒店而被罚款的旅客中,不到10人确诊。 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HAC)表示,截至5月26日,在1,130个未入住隔离酒店而被罚款的旅客中,不到10人(即不到1%)的旅客对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反应。 2月起,联邦政府对返回本国的旅客实施了更严格的规定。目前,任何乘搭飞机进入本国者都必须入住隔离酒店3天,并且必须提供在出发前72小时内接受的病毒检测呈阴性证明。旅客必须负责入住酒店的费用高达2,000元,还必须接受为期14天的强制隔离。 通过陆路边境进入本国的旅客毋须入住隔离酒店,但必须隔离14天,亦要在隔离的第1天和第8天接受病毒检测。 尽管联邦政府呼吁国民,疫情期间避免所有不必要的旅行,但是根据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公布的数据,2020年3月21日至2021年5月30日期间,共有13,287,143个旅客进入本国,其中10,671,487人通过陆路入境,2,615,656人乘搭飞机抵达。 上门查证逾4千多次 卫生局续道,该局确保旅行者遵守《检疫法》,无论他们采取何种入境方式,并跟进所有已预订隔离酒店但未有入住的旅客。此外,该局每天进行超过2万次电话查证和4,000多次亲自到访合规查证。 该局会跟踪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未有完成检测的航空和陆路旅客,以使他们符合检测规定。 上个月,一个专家顾问小组向联邦政府提出新建议,指出目前所有航空旅客必须在酒店隔离的规定应该停止。 在报告中,该顾问小组表示,入住隔离酒店昂贵且与病毒潜伏期不一致。该报告还指出,入住隔离酒店并非同样适用于陆路或航空旅客,部分旅客宁愿缴交罚款,避开入住隔离酒店。 小组还根据旅行者的疫苗接种状况提出了一些建议,建议对未接种疫苗者采取更严格的措施,但对已接种者的限制则放宽。 多伦多大学传染病专家兼专家咨询小组成员博高治(Isaac Bogoch)认为,是时候让边境政策跟上越来越多国民接种疫苗的情况。 博高治表示,最终由联邦政府决定何时更改现行的疫情边境措施,但他希望这些措施能早点作出,而不是更晚,因为越来越多国民接种了第一剂甚至第二剂疫苗,全国新增病例也急剧下降。 根据加拿大疫苗追踪机构的数据,截至星期日下午,61.12%国民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而 7.38%的人口完全接种了疫苗。 星岛综合报道

防疫顧問小組:酒店隔離措施千瘡百孔 建議立即廢除

【加拿大都市网】一个向联邦政府就防疫措施提供建议的顾问小组发表报告,狠批强制酒店隔离措施千疮百孔,建议立即废除。  小组主要由医生组成,此前获邀就检测及筛查程序向政府提供意见,现在则针对入境检疫措施作出建议。  小组否定强制酒店隔离措施的成效,认为应该要旅客提交合适的自我隔离计划,如果计划不符合要求,就安排他们到指定的政府设施进行隔离。  小组认为,现行措施存在许多问题,包括部分旅客选择缴交3千元罚款,而不用接受任何替代隔离的方案,而且管理方面带来庞大的行政负担。此外,有关措施也凸显了陆路和航空入境措施之间的差异,促使部分旅客走“法律罅”,在美国边境城市的机场下机,然后开车进入本国,避免自费到酒店住宿。  联邦政府于2月推行酒店隔离措施,以便对国际航空旅客进行筛检。旅客入境后,在等候检测结果的72小时期间,须自费约2千元入住政府指定酒店,并被限制外出活动,检测有结果后,他们仍需回家自行完成余下的隔离期,并在8天后再做一次检测。    小组认同有关安排欠妥善,指旅客要承担额外的住宿费、时间上的限制,以及预订指定酒店的压力;而且,强制隔离72小时的决定,与病毒的潜伏期并不一致。  小组提出其他建议,指当局应继续为入境旅客检测新冠病毒及其变种,并将所有阳性个案通报当地卫生部门。但小组认为,暂时不宜针对来自特定国家的旅客进行检测或隔离。  小组的报告指出,旅客的全球流动性意味着针对特定国家的措施作用有限,旅客可以绕道规避。而且,当这些措施能够落实的时候,变种病毒可能已转而扩散到另一些国家。  小组认为,提供补助、暂时性住宿,以及加强沟通、追踪及监察,比强制到指定地点进行隔离,更容易取得旅客合作。报告同时提出,应尽快推出一套类似疫苗护照的机制。  联邦卫生部及公共安全部周四发表联合声明,就小组的报告作出回应,“联邦政府将继续监察及审视一切适用的数据和科学证据,以考虑制订将来的边境及旅行措施,并将以国民的健康和安全为大前提谨慎行事。”声明强调,政府将考虑小组提出的建议。   V20

88000名旅客直接放行 強制酒店隔離是個笑話?

【加拿大都市网】在所有抵达加拿大的航空旅客中,几乎有三分之一的人被允许跳过在政府批准的酒店中的强制隔离,这种豁免率可能会破坏这项有争议的防疫措施。 根据National Post最新文章报导,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HAC)的最新数据显示,大约30%,88,000名,抵达的国际航空旅客被免于昂贵的酒店住宿要求。卫生局不会提供这些豁免的详细原因。 此外,还有许多旅客直截了当地拒绝前往强制性酒店。根据最新数据,仅在安省和卑诗省就有至少798名旅客被开出每天3000加元的罚票。还有数目不详的旅客通过飞往美国并通过陆路进入加拿大来规避强制酒店隔离的规定。 被豁免的旅行者可能包括那些因同情心而被豁免的人、飞行人员、基本服务人员、经常越境工作的人、接受某些医疗护理的人以及政府官员,而完全接种过疫苗的人却并不符合豁免的条件。实际上被豁免的这些人可能比其他人有更高的新冠阳性率。 强制酒店隔离的要求是于2月21日开始生效的。根据加拿大公共卫生局的数据,从2021年2月22日至5月4日,在加拿大边境点测试的所有人员中,COVID-19的总体测试阳性率为1.5%。 在这些测试中,有120,453次是在陆地边境口岸进行的,有392名旅客的COVID-19测试呈阳性,阳性率为0.3%。 而285,456次测试是在机场进行的,有5,465名旅客检测出阳性,阳性率为1.9%。 这些数据显示了国际航班仍然存在的危险。1.9%的阳性率听起来并不高,但在一个有100人的航班上,每个航班上会有一两个人感染新冠,这就挺可怕了。 追踪4月份抵达加拿大的290个国际航班数据显示,这些航班上至少有一名乘客的COVID-19检测结果呈阳性。 然而,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强调了数据正面意义。 卫生局发言人表示这些旅行者中的大多数人在检测出阳性时都住在政府授权的酒店,然后被转到指定的检疫设施或其他合适的地点,以限制他们与其他加拿大人的互动。每一个从国际旅行中发现的阳性病例都会降低加拿大境内社区传播的风险。 卫生局同时表示,免于隔离的旅客不需要入住政府批准的隔离酒店。加拿大公共卫生局能够提供一般情况下免于隔离的旅客的数据,但没有具体免于酒店隔离要求的旅客的分类数据。 关于豁免率的影响以及了卫生局为什么不透露豁免类别的分类的后续问题,在截稿前没有得到答复。 近几个月来,豁免率有所上升。根据3月份提供的数据,截至2月底,约有26,000名乘飞机进入加拿大的旅客被豁免强制入住酒店,占该时期所有航空旅客的23%。 强制酒店隔离的规定一直不受许多旅行者欢迎。有九个人在法庭上对这些规定提出质疑,声称它们侵犯了宪法权利。联邦法院计划进行一场听证会,听取对政府采取限制措施的一些反对意见,其中包括强制隔离酒店。(都市网Rick编译,图片来源星岛资料图)

多倫多一家隔離酒店爆發新冠疫情

(■■涉事的多伦多机场皇冠假日酒店。 CP24) 多伦多公共卫生局正在调查与一间隔离酒店有关的新冠病例,但未透露多少确诊病例与该酒店有关联。 多伦多副首席卫生官杜比(Vinita Dubey)周六下午向CP24确认,涉事酒店是27号公路夹狄克逊路(Dixon Road)附近的多伦多机场皇冠假日酒店(Crowne Plaza Toronto Airport)。该酒店是多市府批准的20间隔离酒店之一。 杜比在致CP24的声明中称,“我们已指派人员启动调查,并与该酒店合作,以确定所有病者的身份。我们还将就所有适当的公共卫生措施以及感染预防和控制措施,进行检讨并提供建议。” 声明又说,明白外界渴望获得更多资料,“但亦要同时兼顾公布信息的公共卫生理由,以及每个人保护个人医疗信息的权利和隐私权。多伦多公共卫生局不会透露与个别病例及其联络信息有关的个人医疗资料,包括与病毒暴露和感染来源有关的资料”。星岛综合报道

神操作!為免酒店強制隔離 持陽性報告入境

(■有边境官员指现行航空旅客入境限制措施存漏洞。星报资料图片) 一名未透露姓名的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官员表示,本国目前的航空入境限制措施存在漏洞,有旅客手持起飞前曾染疫的新冠病毒阳性报告,可毋须酒店隔离检疫,抵加后直接前往隔离地点。 该名CBSA的官员近日向Global 新闻台表示,担忧这个漏洞有机会让一些旅客制造虚假的阳性证明,以绕过3天的酒店隔离检疫。 根据本国目前的入境限制措施,经机场入境本国的旅客除在登机前3日,需要接受核酸检测,并获得检测结果呈阴性报告外,在抵达本国后,旅客还需要在机场自费接受新冠病毒检测,并需要在规定的酒店停留3天,等待检测结果。但如果有旅客手持起飞前14至90天的阳性检测报告,即可豁免三天的酒店强制检疫,抵加后直接送往自行选择的隔离点,并毋须与入住酒店的检疫旅客,进行相同的检测程序。 难证实检疫报告真伪 该名官员表示:“从4月份开始,我们每天都能在抵加的旅客中,发现2至5名手持新冠病毒阳性报告的旅客入境,并申请豁免入住政府规定的酒店。 我们很难去证实旅客的检疫报告是否真实,因为每个检测报告的格式都不同,我们只能核对姓名、时间和检测结果等基本信息,其真实性我们是不可能进行核实。” 加拿大公共卫生局发言人吉尼尔(Anne Génier)在回复Global新闻台的电邮中表示,豁免90天内阳性检测报告的持有旅客进行酒店检疫,是因为新冠患者在康复后,并不具有传染性,但他们在3个月内的新冠检测都可能呈阳性。从2021年2月22日至4月28日期间,共有331名旅客提供在登机前的14至90天内,曾感染新冠病毒的阳性报告。 当吉尼尔被问及是否有旅客持有伪造的阳性报告证明,以避开3天的酒店强制检疫时,她补充说:“根据本国的法律,任何旅客提供虚假或具有误导性的健康证明,将面临最高5,000元的罚款。” 执法权在卫生部门及警方 CBSA发言人高林(Jacqueline Callin) 表示:“边境官员有权利去核实旅客陈述的真实性,并可去审核入境申报材料的有效性。但是,有关旅客的健康问题或检疫计划,边境官员仅能转介至卫生部门跟进。CBSA是不会执行有关隔离措施的处罚,该项职权属卫生部门或警方执行。” 高林承认,在2021年1月7日至4月22日期间,CBSA共接获14份入境的虚假检测证明,但目前无法确认伪造新冠阳性报告所占的比例。 据加拿大公共卫生局提供的数据显示,在2月22日至4月22日的两个月内,有两千多名旅客抵加后确诊,其中557名为新冠变种病毒病例。 多伦多大学流行病学家弗内斯(Colin Furness)对于新冠染疫恢复后,90天内不会二次感染表示反对,他说:“豁免90天内曾染疫的旅客不用强制酒店检疫,只会让更多人利用该漏洞逃避检疫,任何会使用Photoshop修图软件的人都有机会更改检测报告,巴西变种病毒非常容易二次感染,政府应该一视同仁,所有入境旅客均须进行强制检疫。” 星岛综合报道

超過200名抵達安省的旅客拒絕入住酒店隔離 原因是什麼?

【加拿大都市网】在安省努力控制严峻的第三波新冠疫情之际,安省卫生官员表示,有200多名抵达这里的国际旅客拒绝入住隔离酒店。 加拿大公共卫生署(PHAC)告诉多伦多CTV News,截止至4月15日,他们知道自2月份酒店隔离计划生效以来,至少有211张罚单被签发给旅客。 据PHAC称,这些罚单是发给那些到达安大略省时没有预定隔离酒店,然后拒绝去酒店隔离的旅客。 PHAC表示,返回加拿大后却拒绝去政府批准的酒店隔离的罚款是3000加元。 返回加拿大的旅行者必须在抵达之前预订三晚的酒店,并在机场进行COVID-19测试。 如果旅客收到的COVID-19测试结果为阴性,他们可以在家里继续他们的14天隔离期。 自该计划启动以来,许多旅行者抱怨说,他们在政府批准的酒店住宿时被收取昂贵的费用。 安省的一个家庭最初被收取了3,458元住宿费,而这仅仅是一晚上的费用。但在多次向酒店投诉后,收费有所降低。 加拿大的酒店隔离计划已被延长到至少5月21日。 森森编译 图源:星报

加拿大:非必要旅行乘客即使打了疫苗也需隔離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政府提醒接种疫苗的旅客,当他们通过飞机入境加拿大时,仍然必须完成数晚的酒店隔离。 政府的旅行部门发布了一条新推特,称所有非必要的航空乘客都必须完成强制隔离,无论他们是部分还是完全接种了新冠疫苗。 Attention! If you have received the #Covid19 vaccine and are flying back to Canada: The mandatory hotel quarantine requirement still appl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隔離酒店坐地起價 8歲兒童按成人收費

(图片仅作示意,非文中涉及酒店) 有从境外返回加拿大入住隔离酒店的安省居民,近日投诉指隔离酒店“坐地起价”,将8岁儿童按照成人收费,一家人每晚收费高达2,448元。 密西沙加(Mississauga)居民奥瑞拉(Gaurav Arora)告诉CTV,自己和妻儿日前回印度探望生病弥留的岳父,5日搭乘飞机回到加拿大。按照加拿大的隔离新规,他们在2日就在政府批准的隔离酒店Crowne Plaza Hotel预订3晚房间,当时获得的报价是每晚1,829元。 被告知不满收费可去其他酒店 他们于5日抵达酒店,当时大堂客人很多,他们被安排到会议室等候登记入住。“我们等了3个小时才获准登记入住,有的人等的时间还更久。”奥瑞拉说。而在登记时,工作人员却要求提高费用,指他8岁的儿子须按照成人来收费,每晚费用因此增加621元,达2,448元之多。 在他为此与工作人员争执时,对方还告诉他,如果对收费不满,可以去找其他隔离酒店。“等了3个小时,你现在却告诉我和饿著肚子的儿子去别的地方。我应该去哪里,哪里可以隔离?” 他不满地说,自己和家人都感到疲惫、饥饿,同时又别无选择,只能同意付款。 所幸他们在酒店待了不到24小时,就获得了新冠病毒检测阴性报告,意味着他们可以回家完成剩下的隔离期限要求。然而,在他们退房时,酒店却拒绝退还他们剩余两晚的酒店费用。他说:“这是价格欺骗(price gouging),我们最好是在家隔离,而不用去接触这些酒店员工、客人、安保人员。” 目前奥瑞拉仍在家中隔离,他表示已经与信用卡公司申请取消支付费用。他补充说,在他们隔离期间,生病的岳父离世,更加剧了家庭的压力。他说:“我们经历了许多,不知所措,这都太不公平了。” 目前,负责营运该酒店的IGH Hotels and Resorts公司,还未就事件作出回应。 而在不久前,CTV还报道另一名安省女子蒂希娃(Cristina Teixeira),在同一家酒店住宿一晚被收取3,458元高额费用的情况。她近日表示,在媒体报道后,酒店已经同意仅收取405元费用,并退还其余款项。尽管对价格的调整表示满意,但她亦指出,对于要经历这样的退款过程并不开心。

隔離酒店服務差食物少 旅客紛紛報怨管理混亂

加拿大从2月22日起落实新措施,要求航空入境旅客入住隔离酒店3天。新规落实以来饱受诟病,酒店预订专线等候时间过长,留宿期间服务混乱,令不少旅客感到沮丧。 据CTV报道,旅客特鲁斯戴尔(Raymond Truesdale)上周五拍摄并上传了一段视频,显示一群旅客在政府批准的隔离酒店内对着工作人员大喊,表示已经个数小时没有食物,前台也没有给出明确答复。 “这简直是毫无意义又费钱的工作,你可以看到人们非常的沮丧,这并不怪他们。”他在接受CTV采访时说。特鲁斯戴尔刚刚因公从美国田纳西州回来,12至14个小时的跨境旅程让旅客们都精疲力尽。 旅客面临最多的问题是缺乏足够瓶装水和热食,其他还包括糟糕的服务质量,酒店安全性差以及沟通不足等问题。 居住在多伦多假日酒店(Holiday Inn)的乌尔米(Arunthia Urmi)表示,自己超过餐时用晚餐(late dinner)时,酒店不仅没有提供任何餐具,同时还没有瓶装水。回忆起与酒店工作人员要饮用水的过程,她说:“我太饿了,打了很多次电话。他们说我们只能在用正餐,例如午餐和晚餐时,才能每次获得一瓶瓶装水,其他时间就只能用水龙头的水。” 有旅客耗10小时才能预订 在蒙特利尔酒店隔离的埃文斯(Jordan Evans)表示,自己等了6个小时,才获得额外的瓶装水,晚餐也是冷的。“那不是我点的餐,也没有配备饮料,没有东西可以喝”,她补充,早餐也只有两小瓶饮料,一杯酸奶和两片面包。 此外,不少旅客反映预定隔离酒店耗时太长。从台湾返回温哥华的Rosa Wu表示,丈夫试了3次,耗时10个小时才打通预定电话。她说:“必须要做这样的事情并不感到奇怪,我认为加拿大是时候采取严格措施,我只希望这些措施能够奏效。” 据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HAC)统计,隔离酒店预订专线在19日开放当天,就共计收到2万个咨询电话,而20日有1.5万个,21日则有1万个。

越禁越不止?隔離酒店預定熱線每日上萬來電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强制隔离防疫规定近期生效,入境加拿大须在酒店强制隔离。此举本是要让人们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旅行,然而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 (PHAC))却表示,政府授权管理隔离酒店的全球商务旅行(Global Business Travel (GBT))近期收到大量查询酒店信息的来电,呼叫者甚至要等很长时间才能排到接线。 不仅如此,绝大部分打电话的人还不是询问入境加拿大的,而是在为以后的旅行做安排!似乎强制隔离仍不能让人们减少旅行,不少人都已经开始问起了3、4月份的酒店情况。 PHAC发言人Eric Morrissette表示,很大一部分电话是在询问未来预定酒店预订的,特别是3月和4月。他说道:“旅客不应该为了将来的旅行计划而预定政府授权的酒店。唯一应该打电话的,是那些在48小时内将飞往加拿大的人,他们可以预订并支付停留三晚的酒店费用。” Morrissette说,PHAC和GBT正在共同努力以减少呼叫等待时间,并为未来几天抵达加拿大需要预订酒店房间的人提供支持。Morrissette表示,GBT在2月19日接到了20000个来电,2月20日接到了15000个来电,2月21日接到了10000个来电。 Morrissette还提醒道,对于那些在抵达加拿大时无法预订到酒店的旅客,机场官员将帮助这些人。最后,他还强调:“我们强烈建议加拿大人在可预见的未来内取消或推迟所有非必要的出国旅行计划。”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dailyhive.com/toronto/canada-hotel-quarantine-bookings) (图片来源pixabay,仅作说明使用)

沒預定隔離酒店被拒登機 交通部指航空公司越權

【星岛综合报道】在津巴布韦的一群加拿大人,因耗费数小时却仍未能成功预订到隔离酒店,被拒绝登机返回加拿大,联邦交通部说这件事本不应该发生。 据CTV报道,过去五年一直居住在津巴布韦的加拿大人道森(Nicola Dawson),周一与大约另外10名旅客,当中包括至少3名加拿大人和几名英国公民,被拒绝登上飞往多伦多的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航班,原因是他们花了数小时也未能成功预订政府授权的隔离酒店住宿。 道森周二向CTV表示:“我们恳求(航空公司)人员为我们提供帮助。” 幸运的是,道森和她的旅伴成功说服航空公司为他们重新预订本周晚些时候的航班。 她不得不为往返机场以及在津巴布韦再一次进行新冠测试而支付400元的额外费用。 但是她说,被拒绝登机无法回家令她感到焦虑,因为她面临着为下一次航班及时预订隔离酒店的不确定性。 加拿大交通部刘姓(Sau Sau Liu)发言人周二向CTV表示,航空公司不应拒绝道森和其他加拿大人登机,并指出:“在登上飞往加拿大的航班之前,航空承运人无需验证旅客是否已预订隔离酒店, 也没有被要求在旅客无法预订酒店的情况下拒绝他们登机。” 按照联邦政府的规定,从周一起,从国外归来的航空旅客必须出示核酸检测阴性报告才可入境,并且必须在联邦规定的设施中隔离长达72小时,同时等待核酸检测的结果。 但是,自上周四隔离酒店开放预订以来,旅行者及其家人一直尝试通过政府电话号码进行预订,电话等待时间长达9小时,许多人根本无法拨通电话。 道森的姐姐、她的母亲和姐夫一直试图帮她致电预定,但都未能成功。 道森说,她曾希望自己被允许飞离津巴布韦哈拉雷国际机场,在抵达多伦多之后,再与加拿大官员协商预订酒店。 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HAC)周二向CTV表示,政府强烈呼吁只有在48小时内登机的旅客,才拨打预订专线,并指出周末电话中的很大一部分,是预定3月和4月的隔离酒店。 PHAC发言人贾博(Tammy Jarbeau)向CTV表示,自2021年2月22日起,未预订隔离酒店而抵达机场的旅客,将由政府官员进行跟进。 V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