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12月07日 星期三 06:13:59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长期护理院

安省150间长期护理院爆发疫情 感染人数比去年同期增长30倍

  【加拿大都市网】专家担心长期护理院的疫情会进一步恶化,护理院住客可能成为秋季疫情首当其冲受影响的人士。 根据安省卫生厅的数据,目前有150间长期护理院正爆发疫情;相比2021年同期,爆发疫情的长期护理院只有14间,而2020年同期则有51间。 过去1周,长期护理院的住客中,活跃病例增加243宗,至总数1,263宗;与2021年同期总数的40宗作比较,大幅增长逾30倍;与2020年同期的136宗比较,则上升逾9倍。 多伦多Kensington医疗中心善终护理负责人Amit Arya医生表示:“我个人不能接受任何有关疫情已经结束的言论,因必须首先要看到受最大影响社群的疫情已经真正结束”。 Arya表示,虽然接种疫苗及服用药物,令染疫死亡率已经下降,但病毒仍会影响感染者及其周边人士的生活。 他表示,感恩节长周末,不少人举行室内聚会及外出,以作为庆祝;但长期护理院一旦爆发疫情,这些一切都不再发生。 科学家于过去数月已一直发出警告,表示随着新1个学年开始,再加上大部分公共卫生措施已经解除,新冠病例将会回升。 圣米高医院内科医生Fahad Razak表示,社会上任何“主要部分”的病例都会上升,包括长期护理院。 但Razak医生表示,由于不少长者的健康状况欠佳,故新冠病毒对长者存在最具破坏力的影响。 数据显示,安省80岁或以上人士,在全省感染率中,比重最大。 Razak医生表示,需要密切关注长期护理院,以确保不会重演2020年第1波疫情时的“灾难”。 安省在第1波疫情时,有超过1,800名长期护理院住客染疫死亡。 (网上图片) T02

安省92岁老人住院后被取消长期护理院轮候资格!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一名92岁老妇,因患病须到医院接受手术,之后要转至疗护院暂住,从而令她被踢出轮候入住长期护理院的名单外。 Yvonne Crossman表示,其92岁母亲Genita,一直计划要进入长期护理院居住;大约一年前,Genita获评估,可以成为合资格进入长期护理院的准住客。 Crossman表示:“他们来到她的家中作探访,及要求她签署文件,他们说,她被列入长期护理院的危机(Crisis)名单上”。 她表示,其母亲知道,及已准备接受到长期护理院居住;她表示,虽然Genita在法律上是一名盲人,但她独自居住了多年,可以照顾自己;但即使如此,她开始需要别人的照顾。 Crossman表示:“在疫情期间,她健康出现问题,最佳的方法,是寻找更多协助,因此已聘请看护照顾母亲”。 但6月份,Genita的病情出现恶化,需要进入密西沙加Trillium医院进行手术,手术后被安排转至医院范围内的疗养院暂住,期间要学习走路。 Crossman表示,数天前,医院通知其母亲,必须在长周末前离开;所以她决定致电社区护理支援服务部,了解母亲在长期护理院的轮候情况,及看看是否可以将选择的地点扩大。 但Crossman获得的答案,是其母亲的轮候名额已被取消,且通知她必须与医院方面联络。 她表示,医院方面通知其母亲,她必须到社区,才能再次登记轮候进入长期护理院。 其母亲现在必须出院,但家人没有能力照顾其母亲;她表示:“十分困难,因为她需要太多照顾,甚至要抱起她”。 Crossman表示,如果母亲可以重新独立生活,也需要晚上雇用一名看护。 他表示,养老院的费用十分昂贵,每月介于5,000至9,000元;且养老院方面告诉她,如果其母亲一旦入住老人院,便没有资格进入长期护理院。 就Genita的个案,Trillium Health Partners(THP)发言人表示,当病人准备接受医院以外的护理时,THP会遵循所谓的“标准流程”,以确保满足其护理所需,并且在病人出院后持续提供护理服务。 THP表示,为有需要病人选择合适的地点,当中包括养老院、集体居所、长期护理院或过渡护理院舍。 发言人表示:“在任何情况下,如果没有适当护理计划与支援,THP是不会让有需要获得专门环境中接受额外护理的病人出院”。 发言人表示:“由于私隐原因,正如《个人健康讯息保护法》所规定,THP不会与病人及其家人以外的任何人,分享病人的个人健康资料。 随着安省的第7号法案即将生效,长期护理院的轮候名单也不断加长,Crossman十分担心其母亲会落空。 老人权益倡导中心的Jane Meadus律师表示,看到医院试图在长周末前腾出床位的情况并不少见,“我们发现,在长周末前,我们的人数会增加,以尝试腾出医院床位,这很常见,且随时可能发生”。 Meadus表示,有需要的人士,应首先致电医院,并寻找社区护理支援服务,如果找不到人,可联络当地的社区护理支援服务办公室,并强调需要启动程序,且需要立即启动,因为正被迫不安全地离开医院”。 但她表示,病人是否要出院,最终是由医生作决定。 Meadus表示:“看到有人选择留在医院,这些人可能没法选择什么地方可以去;但医院方面可能会将这些病人视作没有保险的病人处理,病人可能会被收取每天大约1,800元的高昂费用”。 (图片:Yvonne Crossman / 加通社) T02

安省通过法案:允许医院将部分病人转移到长期护理院

【加拿大都市网】安大略省的福特政府已经通过了一项立法,该立法将迫使等待长期护理的住院病人住进临时的疗养院。 但省长道格·福特表示,拒绝搬走的病人将不会被收取每天1800加元的无保险费用。 该省迅速通过了第7号法案,作为其应对当前医疗危机的一部分,本周早些时候绕过了有关该立法的公开听证会。 该省认为,将需要“替代护理”的患者送到长期护理院将有助于减轻医院的负担。 医院已经可以向这些患者收取每天62加元的费用,倡导者说,这大致相当于他们在长期护理中需要支付的费用。 新立法不允许患者被迫搬到长期护理院,但目前尚不清楚如果患者拒绝转移会发生什么。 长期护理部长保罗·卡兰德拉(Paul Calandra)曾表示,如果患者拒绝搬入长期护理院,他们应该被收取费用,但没有说明收多少。 资深和长期护理倡导者表示,医院的无保险费用可能会高达每天1800加元。 在法案通过前夕,福特说这个数额是“绝对荒谬”的。 他说,医院和安大略卫生部正在确定病人需要支付的费用。 周三晚上,福特与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会面后表示:“我可以保证不会是1800加元。” 该会议将医疗保健作为重中之重。 “我们只是希望这些患者进入一个对他们更好的适当环境。” 该省表示,这些费用可能会在下周公布。 大约有 6,000 名住院患者需要“替代护理”,应该出院。该省表示,在这些患者中,约有 1,800 人在长期护理院的等候名单上。 ref:https://www.cp24.com/news/ford-government-passes-bill-that-allows-hospitals-to-move-some-patients-to-nursing-homes-1.6050003 编译:YUAN 图片:加通社

加拿大长期护理院标准年底推出!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长期护理院标准年底推出,联邦政府是否今秋提交立法仍不明朗。 为了改善国民在长期护理院的生活和安全标准,专家们目前正对两套标准草案进行最后的润色。该标准预计将于本月获得联邦卫生标准组织(the Health Standards Organization,HSO)和CSA机构(CSA Group,前身为加拿大标准协会)的批准,并将于今年12月公布。 联邦自由党在上次大选期间承诺为长期护理的安全立法,这一承诺也是该党与新民主党(NDP)达成信任协议的其中一个条件,以防止在2025年之前触动另一场大选。 联邦卫生部并未明确说明政府是否计划今年秋季在国会众议院提出立法。 HSO长期护理委员会主席辛哈(Samir Sinha)和CSA机构委员会主席米哈伊利迪斯(Alex Mihailidis)表示,即将推出的标准将与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草案非常相似,只是有一些小的调整。 V05  

缺数据!研究长期护理院疫情的智库组织要停运

【加拿大都市网】一个不断收集加拿大长期护理院疫情数据的智库组织表示必须停止工作,原因是各省已不再公开新冠病毒于护理院传播的足够信息。 该项目由位于多伦多城市大学(Toronto Metropolitan University)的国家老龄化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Ageing)营运,2020年4月启动,以地图形式提供长期护理院的病例、疫情爆发和死亡信息,并附有每个省和地区的撮要。 项目也向包括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HAC)和加拿大卫生信息研究所(Canadian Institute for Health Information)在内的组织提供数据,并为加国与国际的长期护理院疫情研究作出贡献。 不过,自2022年年初以来,各省分享的疫情和病例数据愈来愈少,信息公开的频率也远低于以前。 研究所卫生政策研究主任辛哈医生(Dr.Samir Sinha)向CBC透露,情况已到了很难让项目继续下去的地步。他说,不是智库不想继续,也不是他们对这份自愿性工作不感兴趣,但以准确可靠的方式继续完成任务是不可能。 长期护理疫情追踪项目的网站将7月1日收集的数据保持在线,但更新的工作正在暂停。 报道指,长期护理院仍在感受疫情的影响,随着安省应对第七波感染浪潮,省内的新病毒爆发正迅速增加,病例在7月初更每周增加一倍以上。 辛哈称,如没足够数据,很难理解疫情在长期护理院的情况,以及如何最好地应对或为未来的爆发作出计划。国家老龄化研究所冀各省和地区就收集和公开汇报长期护理及疫情数据的一致方式达成共识; 各省、地区和联邦政府选出一个负责汇报数据的独立机构。 辛哈建议授权加拿大卫生信息研究所收集有关长期护理院的疫情信息,他认为,无法获得疫情、病例和死亡的公共数据,使评估有关院舍正发生的事变得更为困难,并使政府对公众的压力更少问责。 V06 图片:加通社

多伦多市Lakeshore护理院 启动情感照顾院友计划

■■图为Lakeshore Lodge长期护理中心。 Google Maps   【加拿大都市网】多伦多市府在旗下一间长期护理院舍,启动为期12个月的CareTO试验计划,采用以情感为中心的方法照顾院友,并且招聘新员工,与现时的职员接受训练,以便顺利过渡至新的服务模式。 该试验计划在Lakeshore Lodge长期护理中心进行,推动一项职员工作计划,优先雇用额外的直接护理人员,以满足院友复杂及多种需要,目标是实现每位住客每天4小时直接护理。 聘请新的员工包括执业护士、个人护理员、康复助理、康乐统筹,清洁和餐饮人员,并与现有职员接受额外的培训和教育,以协助过渡至新的服务模式。多市是首个采用多元性,包容性和公平性原则,以情感为中心直接及全面地整合至现有护理框架中。如果试验计划取得成功,将会推广至其他长期护理院。 适应文化多元化喜好 有关以情感为中心的服务方式,包括从传统的以任务为导向及日程驱动的护理模式,转变为社会生活模式;为院友提供长期照顾的护理人员,以便发展良好关系;根据住客的爱好及以前享受的生活习惯,让他们参与有意义的活动。 同时,重新设计生活空间,不趋向机构化,令住客感到舒适如在家,也改善户外活动,以及前往安全的场所闲逛。此外,为院友解决多元化的需要,包括推广以住客为中心的菜单,以适应文化多元化和不断变化的喜好。 这是一个联合的资助计划,在5年内投放1,610万元,其中安省提供1,200万元,多市府出410万元,用于直接护理人员和培训。有关资金包括在10间市府营运的长期护理院额外聘请272名全职员工。 这些中心分别是Bendale Acres、Carefree Lodge、Castleview Wychwood Towers、Cummer Lodge、Fudger House、Kipling Acres、Lakeshore Lodge、Seven Oaks,True Davidson Acres和Wesburn Manor。 多伦多大学社会工作学系将进行独立评估,分析因素包括减少员工流动率、职员和家属对护理的满意度,以及这种护理关系是否具有意义。星岛记者报道

多伦多女子假扮护理院督查 偷走多张银行卡消费

【加拿大都市网】警方公布了一名女子的监控录像相片,指控这名女子假扮长期护理院督察,窃取住客和工作人员的银行卡和信用卡。 多伦多警方表示,4月30日这名女子进入北约克一家长期护理院,自称是护理院的督察,要求进行检查。 调查人员称,她在护理院走动,并拿走了多张银行卡和信用卡。之后,她到多家零售商店使用盗来银行卡购买大批商品。 警方公布了事件中疑犯拿着文件板和带着口罩的相片。她身高约五尺五寸,中等身材,金发。她最后一次出现时穿着黑色夹克,黑色衬衫,黑色裤子和黑色鞋子。 任何知情人士可致电416-808-3100联系警方。 (图片:多伦多警队) T09  

这家长期护理院 为什么能做到2年新冠零确诊?

【加拿大都市网】烈治文山长期护理院Mariann Home,在过去2年的疫情下,至今一直保持零确诊,没有1名住客感染新冠肺炎。 Mariann Home住客Esther的女儿Kella Demiglio形容,“知道没有人感染新冠肺炎,就像一个真正的奇迹”。 Mariann Home行政总裁Bernard Boreland于2020年1月走到前线,储备个人防护装备,并在省府要求这样做之前,已经实施多项措施,包括确保工作人员只可以在Mariann Home工作,不能到其他护理院做兼职,防止病毒传播。 他将面对“非典”的经验与培训,用作确保住客及工作人员免受新冠病毒的侵害。 但高度传染力的Omicron变种病毒,令该护理院于2022年1月需要面对重大挑战。 Boreland表示,20名工作人员在假期聚会后,对病毒检测呈阳性,但透过日常的检测与隔离措施,最终可阻止病毒进入护理院。 他表示:“当时,我们改变了检测政策,每名工作人员,在每天上班前,都要接受病毒检测”。 他表示:“我们继续对员工实施10天隔离,我们没有遵守省府的建议,即5天;我十分高兴这样做,因为我们仍有员工在5天隔离后,病毒检测仍然呈阳性”。 他表示,员工在每个班次开始,都会接受快速检测,并必须等待结果出现后,才能向所属单位报到;且更强制要求每周进行PCR检测。 员工Jeanine Dukelow表示:“我感到十分安全,因为他为我们提供设备与知识”。 即使省府最近放宽了访客的限制,并取消对长期护理院员工的疫苗接种要求,但Boreland仍然保留数项措施,当中包括对所有员工的疫苗接种要求。 Boreland表示,任何访客都必须提前安排探访时间,及限制同时探访的人数。 住客结束1天外游,返回护理院后必须进行隔离,并接受为期1周的快速及PCR检测。 Boreland表示:“很明显,新冠病毒仍然存在,因为我的检测结果仍然呈阳性,这就是为何我们需要格外小心”。 (图片:CTV) T02

安省部分大型护理院 仍要求员工必须疫苗接种

【加拿大都市网】即使安省政府已取消强制接种疫苗措施,但安省部分大型护理院,甚至市政府经营的护理院,仍然要求员工必须完成疫苗接种。 安省政府取消学校、护理院及医院强制接种疫苗的措施于周一(14日)起生效。 但安省两家主要连锁护理院Extendicare及Chartwell均表示,将继续保留员工强制接种疫苗的政策。 多伦多市政府亦表示,对所有现有及新员工,包括市政府经营的长期护理院,强制接种至少2剂疫苗的政策将保持不变。 多伦多西乃健康系统(Sinai Health System)老年病科总监Samir Sinha医生表示,规模较小的非盈利家庭式护理设施,可能难以维持强制疫苗接种政策,因为这些设施,只拥有较少法律资源作保护。 (网上图片) T02

快被通胀淹没的家庭 交不起养老院费用怎么办?

【加拿大都市网】74岁的Toula Ambeliotis去年秋天将86岁的丈夫George Ambeliotis送到蒙特利尔附近的长期护理院,丈夫患有前列腺癌及路易氏体失智症,除了担心他的身体状况,现在她亦要面对照顾他的费用。即使他住在公共疗养院,但月费二千元仍为她的预算带来压力。通胀来势汹汹,怎么办? 她和44岁的女儿Fenia上个月花了无数时间陪伴在George身旁,女儿原本希望能在经济上帮忙,但手头十分拮据,“很艰难,因为所有东西都加价,所有地方都加价,我也有自己的经齐状况。我真的没法子帮助她,所以待在那里就像付了帐单一样”。 对于在长期护理设施或在家照顾爱人的家庭,经济压力可以是主要压力来源,而现在更因生活成本上涨而加剧。但专家认为当关乎未来几年为家人和纳税人长期护理的预计费用时,财政压力只是冰山一角,多伦多怀雅逊大学(Ryerson University)智库、国家老龄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Ageing)研究员Bonnie-Jeanne MacDonald指“未来要维持及维护老年人的护理时,这真的像是一场完美的风暴”。MacDonald于2019年的报告预视长期护理的公众支出会在未来三十年间增加三倍,达到一年超过七十亿元,而与此同时家庭的需求亦会增加。 婴儿潮一代的人的孩子比之前几代的人少,这亦意味着随着他们的年龄增长时,只有很少家庭成员投入照顾他们。MacDonald认为现时家庭成员是长期护理的骨干,能够提供帮助的时间,是未来数十年无法维持的,“基本上那些家庭的大小需要负上更多责任,因为他们只有很少人,更重要的是,会有愈来愈多加拿人被当成无偿照顾者”。 现时食品、汽油及住宿价格上涨已为需要照顾家人的家庭施加压力,CIBC副首席经济师塔尔(Benjamin Tal)表示“通胀正在加剧,绝对会影响所有人,包括需要照顾他们父母的人。他们的成本在过去十年一直上升,我们需要以长远的眼光去思考如何帮助那些家庭”。 根据麦基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失智教育计划的创办人Claire Webster,指导可行的支持及财政计划可以很复杂和困惑。她帮助不少家庭得到诊断后所需要的资讯和服务,其工作是受到自己的经验所驱动,她在母亲患上阿兹海默症后,在健康护理系统中感到十分迷失。她又指财务义务是众多压力来源的其中一种,“我需要为她从她的公寓里搬到一个私人住所,因为那是唯一一个方法,而我在五年间几乎用尽了她的全部终身储蓄”。 专家指出容易接触支持计划、经济支援及鼓励税收措施会是帮助家庭的好开始,MacDonald认为加拿大需要给予家庭更多资源和财务支援,以让更多老年人在家中养老,而不是花费住在护理院,“让他们在家里养老能更容易负担得起,他们会更想留在家,待在家也会该他们更开心,他们会有更好的健康结果。现在缺乏的是国家的、一致及可行的计划,真的能带领我们离开这条危险的道路”。 当考虑到将来潜在的财政压力时,女儿Fenia(下图右)带着一丝忧虑去看自己的未来,“我没有任何计划去照顾我的未来,所以这十分可怕,明显地我看到的,是我们这一代真的需要找一个计划”。 (资料图片:)T07  

安省长期护理院周一起 进一步放宽公共卫生限制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的长期护理院于周一(21日)开始,进一步放宽公共卫生限制,容许5岁或以上已完成疫苗接种的人士,可进入护理院探望住客。 根据安省政府的规定,由2月21日开始,探望长期护理院住客的人数,由每次最多2人,放宽至最多3人;不论住客的疫苗接种状况,亦容许进行院外1天游;至于已接种3剂疫苗的住客,更可以进行过夜旅游。 安省于2月4日宣布,由2月7日开始逐步放宽公共卫生限制,长期护理院的公共卫生限制亦获得放宽。 预计到3月14日,长期护理院的限制亦会进一步获得放宽,不论疫苗接种状况,所有住客均可进行过夜旅游;5岁以下儿童亦可以进入护理院;而每次探访人数将会由3人再度放宽至4人。 另外,省府最近将护理员员工的强制接种第3剂疫苗限期,延后至3月14日;省府原计划,护理院员工最迟要在上周五(18日)完成第3剂疫苗接种,之后才可以继续工作。 (网上图片) T02

35名住客染疫死亡 护理院今春将结业

韦比市Sunnycrest 护理中心被院友家属出集体诉讼,要求赔偿3,000万元。星报资料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韦比市一间长期护理中心在疫情期间出现大爆发,护理服务被指称情况恶劣,将会在今年春季结业。家属已提出集体诉讼,指控该院疏忽照顾和违约,要求赔偿3,000万元。 据新闻网站CityNews.com报道,该护理中心名为Sunnycrest Nursing Home,曾是疫情最严重之一的院舍。在第二波疫情时,共有117名院友和17名职员感染病毒,35名住客死亡。 2020年11月长期护理服务厅一份检查报告显示,该护理院普遍存问题,包括缺乏洗手消毒液,个人防护装备使用不当,以及职员数目水平低于50%,导致护理服务缺乏。 其后由医院网络Lakeridge Health迅速接管,以临时紧急牌照营运,至本年4月为止。目前正在结束运营,并为住客寻找新的院舍。  该院饱受疫情之苦的住客家属,听到中心关闭消息后如释负重。其中佩雷拉(Diane Pereira)的爸爸尼维尔(Neville)在第二波疫情时离世,她说,这是一个可怕的遭遇,知道中心正在关闭感到高兴,但不幸的是,年老住客急于寻找新的护理院。 官司不因关闭停止 去年,住客家属向该护理院提出3,000万元集体诉讼,指控其疏忽和违约等。代表这些家庭的律师事务所Will Davidson LLP表示,护理院正在关闭已是事实,但不会影响诉讼。 代表律师威尔(Gary Will)说,诉讼针对在该院的重大过失行为,对方应该负上责任,因此案件继续进行。 这些指控尚未在法庭上得到证实,此项诉讼是法庭审理个案其中一部分。威尔表示,这并不是唯一的个案因新冠病毒而出现问题的护理院,现时有大量集体诉讼已经开始,最终处理这些案件的律师事务所将会聚集一起,将索赔合并为八个独立的集体诉讼。 威尔称,法官贝洛巴巴(Justice Belobaba)于上个月的一项重大裁决,容许合并继续进行。 现时本案的被告必须对索赔作出回应,集体诉讼的认证听证会定于12月举行。 此外,Lakeridge Health表示,院友还未找到新的护理院前,不会完全关闭中心。在进行关闭的准备工作,还会向职员提供支援。  

Whitby护理院即将关门 面临3000万元集体诉讼

  【加拿大都市网】一间将于今年春天关门的韦比(Whitby )护理院面临一宗数千万元的集体诉讼。 据城市新闻(CityNews)报道,护理院Sunnycrest Nursing Home是疫情发生以来安省受灾最严重的护理院之一。在第二波疫情中,该护理员117名居民和17名员工被感染。34名居民死亡。 2020年11月,安省长期护理厅的一份视察报告披露,该间护理院多处失误,包括未能保持手部卫生,未能正确使用个人防护装备,员工人数不到五成导致缺乏护理等。 湖岭医院系统( Lakeridge Health)根据临时紧急执照迅速接手运营。但执照四月将到期,医院在准备关闭运营,并为居民们寻找新的安置地点。 去年,Sunnycrest护理院居民的家人向该护理院提起3,000万元的集体诉讼,指控该护理院疏忽和违背合同等。 代理该宗诉讼的法律公司Will Davidson LLP说,该间护理院即将关闭的事实对该宗诉讼没有影响。 诉讼中的指控尚未经过法庭证实。该宗诉讼只是多宗类似诉讼之一。 与此同时,湖岭医院说,在每一个居民都找到新去处之前,不会完全关闭护理院。医院还说,在准备关闭的过程中,会对员工提供支持。 (图:星岛日报资料图)T04  

卑诗省护理院抗精神病药物 用量超全国平均水平

霍奇森父亲在护理院服用抗精神病药物,尽管他未被诊断出精神病。 CTV图片 【加拿大都市网】最新一份报告显示,卑诗省疗养院中,抗精神病药物的使用量呈令人不安的上升趋势。根据《2021年监测长者》报告发现,从2020年3月至2021年3月,未被诊断为精神病而服用抗精神病药物的居民比例增加了7%,达到27%。 名为霍奇森(Wendy Hodgson)的女子说,她的父亲在去年11月去世,尽管他从未被诊断出患有精神病,但长期护理院的员工还是给他服用了相关药物。 据数据显示,在卑诗省,三分之一接受长期护理服务的人士服用了抗精神病药物,比前一年增加了8%。而服用这些药物的人中只有5%被诊断为精神病。 长者维权律师麦肯齐(Isobel MacKenzie)表示:“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使用这类药物的目的并非它的本意。这些都是非常有效力的药物,它们会对你的安全行动能力和行走能力产生影响,让人变得更困,更昏昏欲睡。这类药可能对虚弱的长者产生深远的影响。” 她又说,根据调查发现,无论出于甚么原因,卑诗省护理院抗精神病药物的使用量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改变家庭”协会成员霍华德(Brenda Howard)说,她的母亲正在接受长期护理,她对这一发现并不感到惊讶。“我知道在我们的倡议组织中,有很多人抱怨他们的父母被迫服药,特别是痴呆症患者,因为使用药物后能让他们保持冷静。” 《2021年监测长者》报告发现,向病患护理质素办公室投诉长期护理院行为的人数增加了75%。霍华德说,这一点不用惊讶,尤其当家庭探访被切断的时候。她说:“我们知道有人被仍在厕所里超过一个小时,但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来探视,这样的情况就不会发生。” 当然麦肯齐也说道,报告也发现了一些积极变化,尤其是长期护理员得到社区和一义工的强力支持。她说:“我们动用了1.3万名义工,为2倍多的长者提供了4倍多的服务。这显示人们相互关心,社区有爱的积极一面。”  V33  

安省护理院限制将逐步放宽 2月21日开始家人可探访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宣布,由于多项指标持续获得改善,故决定由下周一(7日)开始,逐步放宽长期护理院的公共卫生限制;而一般访客可于2月21日开始重新进入护理院探望住客。 省府表示,主要公共卫生与医疗保健指标已经持续出现改善,经与医疗总监协商后,决定下周一开始逐步放宽长期护理院的公共卫生限制。 安省卫生厅长叶丽雅表示,省府对Omicron变种病毒引起的疫情已快速作出反应,以保护长期护理院的住客及员工;随着公共卫生与医疗保健指标持续获改善,省府正谨慎地取消有关措施,以便住客可以跟家人及朋友聚会。 2月7日: 每名护理院住客所指定的看护人员,可以由2名增加至4名,但每名住客同时只能有最多2名看护人员在场; 已接种至少3剂疫苗的住客,可以恢复1日游社交活动。 2月21日: 已接种至少2剂疫苗的5岁或以上一般访客,可以重新进入护理院探望住客; 每名住客每次获准探访的人数,由2人增至3人,当中包括护理人员; 所有住客,不论是否已接种疫苗,均可回复1天社交游; 至少接种3剂疫苗的住客,可以享受过夜社交活动,但社交活动人数应保持10人或以下。 3月14日: 5岁以下一般访客可以到护理院进行探访; 每名住客的访客人数会由3人增至4人,当中包括护理人员; 所有住客,不论其疫苗接种状况,都可以享受过夜社交活动。 但所有员工、护理人员及访客的检测要求会继续。 (网上图片) T02

护理院老人因疫情身心受影响 访谈华裔工作者说实情

【加拿大都市网】新冠肺炎疫情持续,长期护理院院友的情况一直备受关注,省府曾一度对护理院实施限制探访等措施,令院友失去了与家人沟通的机会。自上年年底Omicron变种病毒肆虐,护理院的防疫措施再度收紧,面对持续不断的疫情,长者们究竟受到多大的影响?长期护理院个人支援人员(PSW)杨霏儿接受星岛A1 中文电台《A1出击》记者冯凯欣访问时,道出了长期护理院在疫情期间如何照顾院友的身心情况,同时又会遇到甚么限制。 作为前线人员,杨小姐表示每次看到长者的家人探访他们时,都有种感动到想哭的感觉,因为家人的关怀和沟通,对于长者而言十分重要。在疫症缓和后,有些家人的探访次数比起以往更加频密,甚至每天都会进行探访,她对此感到欣慰之余,也指出有些长者可能因为不理解防疫措施,会误以为子女不理会甚至遗弃他们,影响心情,很多长者都因为长期挂念家人而生病、感到忧郁等。 杨小姐忆述一位婆婆,当初入住护理院时觉得她十分“精灵”,懂得上网看电视,很多事情都不需要职员帮助,生怕会麻烦别人而自己亲自做。平常也很喜欢出外饮茶吃饭,在护理院吃饭时更会开着卡啦OK边吃边唱,十分活泼。即使疫症持续,婆婆仍然很积极,经常表示想到医院接受治疗。但她的儿子身处台湾不能回来探访,防疫措施之下又不能外出,导致她开始忧郁起来,开始出现一些负面的想法,觉得自己没过多久便会离世。杨小姐表示疫症对长者最大的打击不是身体机能衰退,而是心情忧郁,轻则失去动力,重则引发其他病症,因此新冠肺炎疫情持续两年之久,对长者的折磨十分大。 对于长者们的心理状况,杨小姐认为沟通是不可或缺的。 她指出现时给予每位长者的服务时间太少,政府曾研究法例希望延长每位长者的服务时间至四小时,但相关法例需待2023年才能全面实行,现时护理院的人手不足就应当现在解决,而不是多等几年才解决。 杨小姐表示沟通是一个很治疗身心的行为,沟通时谈一些开心的事情能够战胜忧郁,而在疫症期间长者的家人不能探访,正正就需要身边的前线人员,可以起到开解他们的作用。因此所谓人手不足,并不只是工作量大而已,更是指他们没有时间坐下来,聆听长者们的诉说。护理院并不是当长者是一件物件,帮他们上个厕所洗个脸就完成工作,而是要和他们互动,关怀他们,哪怕只是为他们剪指甲,也可以在短短的时间内开解他们,给予他们抒发情绪的时间。 另一个关键在于职员和长者间的相熟程度,杨小姐认为护理院不应该每天更换人手,因为职员长期工作,对长者们的脾气、生活喜好都一清二楚,有新院舍外判给其他公司负责,每天都有不同职员上班,长者们便不会知道怎样与职员沟通,而职员也不会熟知长者们的性格。 除了长者们,前线人员们的身心也十分重要。杨小姐分享自己调节身心的经历时,表示会尽量保持正面的想法,保护护理院的长者之余也要保护自己的父母,希望家人看到自己开心,免得拖累他们承受负面情绪,同时也要对将来抱有期待,乐观面对。 即使工作有一定程度的危险性,她仍然热爱这份工作,在护理院照顾长者和在家里照顾长者一样,都要保持身心健康、舒畅,平衡两方面生活,才能在持续不断的疫情下,保持乐观正面。   【加通社资料图片】T07  

安省长期护理院 访客政策预计很快将作出改变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限制访客进入长期护理院的政策,预期短期内会作出改变。 安省长期护理服务厅厅长卡兰德拉(Paul Calandra)表示,正检讨2021年12月下旬生效的长期护理院访客政策;他表示,会用1至2天时间来了解该政策的最新情况。 安省的长期护理院,目前仍不容许访客进入,亦不让住客外出参与社交活动,主要原因,是有超过五成长期护理院正爆发疫情。 安省已于1月31日进入放宽公共卫生措施的第1阶段,不少非必要商店企业可重新开门营业,食肆亦可重新提供堂食服务,而室内聚会的人数上限亦已提高至10人。 (网上图片) T02

加拿大长期护理标准草案公布 设60天的公开审查期

(■■渥太华公布长期护理院管理新标准。 HSO官网) 在新冠疫情下,长期护理设施饱受伤害,在长达21个月的咨询和研拟过程后,国家健康标准组织(Health Standards Organization,HSO)公布关于长期护理设施的国家新标准草案。 HSO长期护理服务技术委员会主席辛哈(Samir Sinha)表示,希望这将提供一个“清晰的蓝图”,使联邦政府、各省和地区能够改善长期护理设施,达到加拿大人希望的标准。“我们知道这场大流行对加拿大各地的长期护理院产生了重大影响,目前全国染疫死亡的人数高达3万多人,其中超过51%、也就是约1.6万人是发生在长期护理院和养老院中。” 奥密克戎变种病毒传播性高,使得全国各地的长期护理院又处于疫情和人员短缺的困境中。各省已优先为护理院居民接种疫苗加强剂,并收紧了访客限制,以减轻影响。 最终版本今年稍后公布 HSO早在2012年至2014年期间制定了首个长期护理服务标准,在2018年至2020年期间进行了修订。如今公布的新指南,增加了以居民为中心的护理、安全实践和健康称职的劳动力标准。 新指南强调,不属于长期护理院劳动力的外部服务对护理院居民也很重要。新内容也侧重于治理和收集数据以提高服务品质,还有一个部分是关于多样、公平、包容和文化安全性。 这份42页的文件清楚地定义了指定的支持人员、护理人员或基本护理人员是什么,居民有权在其个人和其他护理方面指定或更改其支持人员。 这份新标准有60天的公开审查期,欢迎国民提供反馈意见,最终版本会在今年稍晚公布。 联邦政府早前已宣布,计划在5年内投资90亿元改善本国的长期护理服务。 星岛综合报道

长期护理院员工加强针 接种限期延后至3月14日

【加拿大都市网】安省政府宣布,将长期护理院员工的接种第3剂疫苗限期延后。 省府原计划,在长期护理院工作的员工,必须在周五(28日)前接种第3剂,现在决定将限期延后至3月14日。 安省长期护理厅发言人Vanessa De Matteis表示,延后接种第3剂疫苗限期的决定,因个别疫苗接种预约,受到疫情而被迫推迟或取消。 De Matteis表示,省府希望护理院获得足够员工调配,及同时令员工可以获得接种第3剂疫苗。 她表示,截至周日(23日)止,合资格接种的长期护理院员工中,有77%人已经接种了3剂疫苗。 截至周四(27日)早上,安省有351间长期护理院爆发疫情,住客感染总数达2,661人,护理院护理人员染疫3,269人。 (加通社资料图) T02  

列治文长期护理院已解除限制措施

【加拿大都市网】据温哥华沿岸卫生局(Vancouver Coastal Health)称,养老院的限制措施于1月13日解除。位于列治文威廉路(William Road)近4号路的Fraserview Retirement Community长期护理院宣告疫情结束。 该长期护理院的疫情在1月2日爆发,在1楼和2楼有10名院友病毒检测呈阳性。到1月11日,院内录得34宗病例,包括28名院友和6名职员,1名院友死亡。 而列治文由1月4日至10日期间新增456宗新冠肺炎,相比对上星期的567宗少。 卑诗省首席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表示,本省的奥密克戎变种病毒传染,似乎已过最高峰,住院人数会在未来一至两星期内达到最高。 V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