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9月24日 星期六 02:43:59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长期护理院

长期护理院疫情爆发严重 驵勉城: 应结束私营

■驵驵勉城认为,应停止私有化护理院。 星报勉城认为,应停止私有化护理院。 星报 鉴于全国各地许多长期护理院成为疫情重灾区,联邦新民主党党领驵勉城(Jagmeet Singh)认为,加拿大应停止私有化护理院,并建立长者护理的公营框架。 驵勉城星期日接受CTV新闻节目的采访时说,政府应将长期护理纳入《加拿大卫生法》之下,交由联邦监管。“我认为需要结束私有化经营。我们看到长者处在一些恶劣条件中,护理院有最高的死亡率,对此毫无疑问,我们需要结束私人营利的长期护理院。”驵勉城说:“当我们在照顾老年人时,利润不应成为动机。” 多伦多瑞尔森大学国家老龄研究所(NIA)的最新报告,在新冠状病毒疫情中,长期护理院中就有3,300多人死亡,占全国总死亡人数的82%。由于加拿大没有标准化的长期护理系统,因此这些机构在疫情中的表现差异很大。NIA报告指,目前长期护理院服务是通过非营利和营利提供者共同拼凑下组建的系统,通过一系列公共资助计划而成。 驵勉城表示,这次疫情证明私营模式失败了。整个系统标准不一、运作不佳,所以应该要制定国家统一的标准,通过《加拿大卫生法》纳入公共领域,以公营方式来经营高质量的护理设施。 他也对亚省Cargill肉品工厂重新复工的问题表示关注。该肉品厂是本国最严重的单一设施疫情爆发点,整个工厂超过900人检测出阳性,其中2人死亡。但半个月后,工厂安全措施获得省级批准,员工可以恢复上班,但仍有工人非常担心自己的健康安全。 驵勉城强调雇主要保证带薪病假。他说:“工人需要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不会受到感染或感染同事的危险。若有工人生病,他们不应该冒险上班,不应该在请病假和不知道如何支付帐单之间做出选择。”驵勉城在虚拟国会质询会议上,已要求强制性的10天带薪病假,并施压杜鲁多政府,询问关于那些被准许重返工作岗位但又感到不自在的人,是否仍然有资格获得加拿大紧急应变金。副总理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没有直接给予答案,仅重申政府保护工人的承诺。 星岛综合报道

全国长期护理院疫情严重 专家:设计太过时!

■有专家指出,长期护理院的疫情严重,主要与院内设计过时及过于挤迫有关。CBC 有专家及学者表示,全国长期护理院的疫情爆发严重,主要与院内设计过时及过于挤迫有关;专家亦批评各级政府,未有为长期护理院翻新或重建提供任何资助。 加拿大长期护理协会(Canadian Association for Long Term Care,CALTC)主席Jodi Hall表示,疫情引致公众对长期护理院的关注,但问题实质已存在多年,且各级政府对长期护理院的资助不足,故呼吁联邦政府应加紧改善长期护理院的环境。 现有不少长期护理院的设计,仍是一间房间内放置有4张床,像医院的设计一样,仅用布帘分隔,而且是公众洗手间及浴室,饭厅及走廊十分狭窄。 Hall表示,从控制感染角度看,这是十分大的挑战。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至今,染疫死亡人数中,长期护理院住客占大约80%。 Hall表示,现代化设计会有助预防病毒传播;她表示,加拿大公共卫生部上月推出有关长期护理院的防控指引,其中部分准则,在陈旧的长期护理院中,根本不可能可以遵守。 缺乏空间难实施隔离患者 加拿大长期护理协会,过去曾四度提交联邦资助申请,但政府至今没有任可投资承诺。Hall最近致函总理杜鲁多及多名部长级官员,强调联邦政府解决长期护理院设计陈旧的问题是“当务之急”。 她在信中指出,长期护理院现有疫情爆发的管理计划,包括隔离患者,都受到空间不足,或设计上有问题而受到阻碍。 Hall表示,不足40%的长期护理院是私人经营,其余都是公营,非牟利,或公营与非牟利机构合办的,而长期护理院是由省级政府所管辖,但省政府一直对长期护理院的资助都不足够,故希望联邦政府在资助长期护理院方面作出改善。 约克大学社会系教授Pat Armstrong表示,不少长期护理院的设计已经过时,主要因部分护理院是建于1960年代,这可能会导致病毒快速传播。 Armstrong表示,缺乏适当公共资源来改善设施及设计,反映加拿大政府认为老年人的价值偏低。 星岛讯

长期护理院人手不够 受疫情重击空缺难填

星岛日报讯 由于遭受疫情重创,安省的长期护理院正面临前线护理人员急缺的状况,而且不容易招聘到人手。 据《星报》报道,多伦多市中心长期护理设施The Rekai Centres,正竭力填补前线工作人员的空缺,他们打电话给1000名之前曾在那里工作过的医疗实习生,试图寻求帮助。最终只有14个人同意帮忙,来上班的更只有8人。其中还有一人在工作一天之后,第二天就没再出现。 Rekai中心的行政总裁格雷厄姆-纳特(Sue Graham-Nutter)说:“所有人都害怕在长期护理中心感染病毒,我能理解,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 林赛市(Lindsay)罗斯纪念医院(Ross Memorial Memorial)的注册临床护士伯利(Meghann Burley),前不久收到主管的电邮,询问她是否愿意临时请假,去她的前雇主、鲍勃凯金社区(Bobcaygeon)的Pinecrest护理院帮忙,那里迄今至少已有28位院友死于新冠肺炎。 伯利考虑了一天之后同意了。 她说,从逻辑上讲,她的决定是合理的,因为与许多其他医护人员不同,她没有孩子或较年长的家庭成员同住。 伯利于3月下旬回到Pinecrest护理院工作,担任下午班和早班的工作。她说:“我只在那里呆了一个星期,就感到情绪上的极度困扰,因为实在不能一下子接受那么多长者的死亡。” 担心会传染子女或父母 安省的长期护理机构,没有足够的前线工作人员,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7.7万名居住在这些机构的长者和病患,长期处于缺乏足够服务人员配置的状态。在现在的新冠疫情之下,很多护理院更是急需工作人员。 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Canadian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简称CUPE)安省分会表示,因为有工作人员被感染或需要隔离而无法工作,长期护理院的护理人员,正尽力维持对住户的看护服务水准。但一些工作人员害怕去有病毒疫情的护理院工作,担心他们会传染给家中的子女或父母。 安省注册护士协会(Registered Nurses’ Association of Ontario,简称 RNAO)主席格林斯潘(Doris Grinspun)认为,多年来的系统性资金不足,加上政府在上个月没有迅速采取行动,阻止疫情发展,长期护理机构出现了太多的感染和死亡病例。她说, RNAO正在与专门推进长者护理服务的非牟利组织Advantage Ontario合作,为长期护理中心寻找合适的护士专业学生,但前提是这些护理机构,须要提供足够的防护装备。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