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8月18日 星期四 05:45:24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阿富汗

阿富汗獲救的近300隻貓狗 乘大型飛機抵達溫哥華

【加拿大都市网】一部载有近300只猫和狗的大型飞机周二晚在温哥华国际机场降落,这些动物都是在阿富汗获救的。 这部经改装的俄罗斯军用飞机于周二傍晚6后降落,结束为期两天的旅程。 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后,这些动物的主人逃离该国,令这些动物滞留在当地。 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Kabul)的救援人员早前曾试图将它们救出,但没有成功。 国际爱护动物协会(SPCA International,SPCA)发言人嘉莉芙(Lori Kalef)表示,这些狗被留在停机坪上自生自灭,是动物福祉领域最可怕的经历,全球都在关注。 在之后的六个月,SPCA和包括喀布尔小动物救援组织(Kabul Small Animal Rescue)在内的合作伙伴联合起来,目的是安全地撤离这些动物。 于本周日晚上(30日), 他们的任务终于完成,所有动物被装上这部有86吨重的飞机,在土耳其和冰岛停留后,最终抵达温哥华国际机场。 动物救援组织Thank Dog I am out Society的创办人柏特森(Susan Patterson)称,这可能是大家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 在飞机降落时,已有一大群人聚集在停机坪上,期待牠们的到来。 其中有一位猫主阿什(Gary Ash)表示,这工作已进行了5个月,而在喀布尔为美国部署期间,阿什结识了一位新朋友-一只名字为Tay Tay的猫。 阿什离开后,Tay Tay本应被留在美国大使馆,但这情况从未发生。他说,这令人心痛,原因是他知道必须离开他的动物。 阿什原以为这一天很可能不会到来,但Tay Tay终可抵达温哥华,阿什在周三便带Tay Tay 返回美国。 许多动物将与牠们的主人重新团聚,其余动物将留在机场的南航站大楼(south terminal)的 1.7万平方尺新装修设施内,牠们很快便会被收养。 柏特森称,这是它们人生中享受最美好时刻的第一步。 V06  

阿富汗塔利班將與西方多國代表會面

阿富汗塔利班代表团正展开一连3日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访问行程,是塔利班首次访问欧洲。代表团周日与阿富汗民间社会的代表会面,会谈在奥斯陆西北部索里亚莫里亚一间酒店闭门进行。 代表团周一将会与美英法德意,以及欧盟的代表会面,周二亦会与挪威官员举行双边会谈。 国际妇女和平与自由联盟阿富汗分部负责人贾米拉阿富汗尼称,会上谈到阿富汗经济危机、人权和妇女权利等议题,认为塔利班展示出善意,会观望塔利班的行动。 塔利班期望此行开启与欧洲国家的对话、会谈和理解,希望会谈有助将战争气氛,转变为和平局势,又说会与美国代表商讨包括解冻阿富汗资产的问题。 立即下载 | 全新《星岛头条》APP : https://bit.ly/3yLrgYZ  

現實版《幸福終點站》阿富汗大使人在加拿大,國家沒了

【加拿大都市网】阿富汗驻加拿大大使索洛西(Hassan Soroosh),现在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位置,因为阿富汗驻加国大使馆还在,他持续待在渥太华,但却没有政府可以汇报其工作进度。 这是因为喀布尔在8月15日遭塔利班迅速而戏剧性地占领后,阿国驻渥太华的大使馆,就没有与目前掌控权力的塔利班政府有任何联系。 索洛西和妻子及两个孩子,在不久的将来可能都无法返回家园。“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压力都很大,许多人处于高风险之中,尤其是那些为前政府工作的人。” 驻加使领馆“自行”运作 索洛西正试图以有限的资金,和没有喀布尔的支持来保持阿富汗大使馆开放。大使馆被迫缩减规模,包括索洛西在内的其余工作人员也已减薪。阿富汗驻多伦多和温哥华的领事馆,也面临同样的情况。他说:“我们努力为我们的人民代言,这是我们的道德义务。” 大使馆已重新分配资金以维持运作,并提供基本的领事服务,特别是为逃离冲突并在加拿大重新定居的近4,000名阿富汗难民提供服务。大使馆可以向新移民提供一些必要的文件,例如驾照、出生证明和大学文件,而毋须阿富汗政府的支持。 加未承认新政权 加拿大表示,没有计划承认塔利班为阿富汗新政府,全球事务部网站上仍将索洛西列为该国大使。 索洛西说,他正在与世界各地的其他阿富汗外交官合作,以应对阿富汗人道主义危机。前政府的大多数外交官都留在原地,因为塔利班没有向外国任命自己的官员。他还说,将与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共同继续关注阿富汗人权状况 (图片来源:阿富汗大使馆)

承諾收4萬阿富汗難民卻收不到4千 移民部長拒提供實踐時間表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移民部长弗雷泽(Sean Fraser)表示,无法确定本国承诺接收的4万名阿富汗难民,将于何时到达,原因是合作机构转介难民的数目有限。他认为,以一个确实日期给予申请者虚假的期望,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不少仍在等待离开阿富汗的当地人表示,加拿大政府遗弃了他们。在这些人当中,有很多曾与替加军或本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工作,他们现正面对被塔利班报复的恐惧。与此同时,该国亦陷入了经济和粮食危机。在邻国等待的阿富汗人也越来越绝望,他们的储蓄已所余无几,只盼望能早日收到来自加国移民部的电邮回复。 弗雷泽在接受《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访问时解释,最艰巨的任务是本国必须与当地的伙伴合作,确保这些阿富汗人的离境通道安全。“我认为,我们必须诚实地告诉他们,这是一项巨大的挑战。无论挑战多大,我们也会实践承诺,但这不代表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找到这些人和把他们安置到本国。而我亦恐怕,一些人会有错误的信念,以为事情明天就可以办得到。” 数月前,联邦政府表示,将会安置数万名无法赶及在塔利班重掌政权前离开国境的阿富汗人,但至今只有不足4,000人来到本国,另有1,200人已获批准来加,正身在第三国等候,在阿富汗境内,还有超过9,500人已获批,仍在等待渥太华的通知。 弗雷泽指,“标示一个可能是任意定下的日期”是不公平的做法。把难民从第三国带来本国出现阻滞,主要因为伙伴机构转介的人数不多。移民部表示,联合国难民专员公署(UNHCR)至今未有在新设立的人道计划下,转介任何难民来加国。目前已抵达本国的400名难民,都是经北约(NATO)等其他组织转介而来。 公署驻本国代表伊姆塞斯(Rema Jamous Imseis)表示,相关工作正在积极进行中,在最近数月来,正扩大在阿富汗邻近国家工作的规模。 加拿大妇女支援阿富汗妇女组织(Canadian Women for Women in Afghanistan)行政总监奥茨(Lauryn Oates)表示,她原先期望新的移民部长上任会令事情有转机,但结果大失所望。她认为,政府起码应该有个简单回复,让这些人知道何时能获得答案。 弗雷泽承认,政府在沟通和提高透明度方面可以改进,渥太华对这些人欠了一个交代。   V20

阿富汗局勢|塔利班搜捕女運動員 女排成員被斬頭恐怖照放網上

塔利班今年8月控制阿富汗后,公开禁止女性参与体育运动,甚至对曾参与国际运动比赛的女性运动员展开搜捕,其中国家女排成员首当其冲。近日传出一名国家女排成员遭斩首,断头照还被上传到社交媒体,再次令外界譁然。 有指被斩首的女排成员名为哈基米(Mahjabin Hakimi),于军队本月初搜捕女子运动员时在喀布尔遇害,但家人遭恐吓,而不能张扬她的死讯。教练后来用化名来公布真相。 哈基米的头颅和血淋淋颈部的照片,近日遭上传到阿富汗的社交媒体。教练称排球队所有队员,及其他女运动员都身陷绝望处境,每个人都被迫逃离,逃往不熟悉的地方。 教练指,阿富汗国家女排队仅有2名球员在塔利班重新掌权前出境。塔利班上台后,便试图确认女运动员身分及加以追捕,女排队成员是重点搜捕对象。教练提到,塔利班还锁定曾参加国内外竞赛且曾出现在媒体节目的女球员。 其中一名逃离的队员称,他们多次受到塔利班及其追随者迫害,要求球员家人不要让女儿参加体育活动,否则将会面临暴力对待。许多队友为免被抓到及连累家人,只能烧掉自己的运动器材。 相较国家女排,阿富汗女足则好运得多。国家足球协会和卡塔尔政府上周成功将100名阿富汗女足队相关人员撤离出境,包括国家队成员和她们的家属。

阿富汗局勢|坎大哈一間清真寺爆炸 至少33死90傷

阿富汗今日再发生一宗清真寺爆炸案,事发地为塔利班的发源地坎大哈省,据报今次至少有33人死亡、90人受伤。BBC驻阿富汗记者则指出,今次爆炸很可能由伊斯兰国阿富汗分支IS-K策动。 爆炸地点为名为伊玛目巴尔加清真寺,这是当地其中一座最具规模的什叶派清真寺,可容纳多达4,000名信徒。影片可见,现场满是玻璃碎片,甚至有遗留了残肢,死伤枕藉,一旁的信徒显得十分无助。 目击者称,现场共有3处发生爆炸,其中两处为正门及信徒梳洗之处。 事后有15辆救护车到场救援。半岛电视台引述医院消息人士指,当地医院“已被病人淹没”,担心最终伤亡人数会很高。 目前未知爆炸成因,但很可能是自杀式炸弹袭击。阿富汗自被塔利班控制以来,本土爆炸案不断,对上一次为本月8日的昆都士省什叶派清真寺恐袭,造成40多人死亡。

G20討論阿富汗危機 加拿大陷入兩難境地

(■■图为今年10月6 日,一名医护人员在阿富汗喀布尔一家儿童医院的儿童营养不良病房准备药物注射。CBC) 加拿大与G20盟国一道,敦促阿富汗的新塔利班统治者尊重人权,并改善人道主义援助渠道。有学者认为,对本国的领导者来说,向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提供援助是一种“两难”的选择。 在周二举行的一个虚拟峰会上,总理杜鲁多和G20集团领导人一起,讨论了当前的阿富汗危机。一位政府高级官员透露,杜鲁多利用他在G20会议上的发言时间,推动阿富汗难民的重新安置,并指出加拿大已将先前的承诺翻倍,将接收4万名寻求庇护者。杜鲁多还敦促塔利班尊重所有阿富汗人、尤其是妇女和女孩的基本权利,要求塔利班必须保证人道主义援助能不受约束地在阿富汗继续推进。 这次虚拟峰会是自8月份美军撤出后阿富汗以来的首次多边会议之一。阿富汗的经济现在处于崩溃的边缘,其国民正面临严重的粮食短缺。该国甚至在落入塔利班统治之前,即已严重依赖外国援助。 物资或落入塔利班手中 现任G20主席国意大利的总理德拉吉(Mario Draghi)主持了周二的虚拟峰会,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的首脑亦出席了会议。欧盟在会议后已承诺提供14亿元的一揽子支援计划。 本国专家认为,在向塔利班控制的阿富汗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方面,加拿大正面临着“进退两难的困境”。 多伦多大学国际关系和政治学教授布劳恩(Aurel Braun)指,一方面,面临经济瘫痪、食物短缺和医疗系统崩溃的阿富汗人确实需要援助;而另一方面,加拿大不想提供有利于塔利班的援助。目前包括加拿大在内的许多国家都谴责塔利班,并表示不会承认他们是阿富汗政府。 布劳恩说:“如果我们援助食物,这似乎并非不合理,但我们怎么能保证食物不会用来填饱塔利班士兵和恐怖主义政权,而是帮助到民众呢?当我们与可怕的政权打交道时,就会面临这种典型的困境。” 拟先专注提供医疗援助 加拿大全球事务研究所研究员英格拉姆(Joseph Ingram)说,对于那些开始提供援助的国家,还有其他途径。例如加拿大可以与在阿富汗开展业务的联合国等人道主义伙伴合作。这些组织在农村和城市地区都有更好的代表,且通常能够直接与非政府组织合作。 事实上,加拿大正在与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me)及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United Nations Office for the Coordination of Humanitarian Affairs)等组织合作。今年8月,本国政府宣布将拨款5,000万元用于初步的人道主义援助,此外还有2021年已分配给阿富汗的2,730万元援助金。 不过专家认为,加拿大目前应该专注于提供医疗援助给阿富汗国民,因为随着冬天的临近,他们可能会看到新冠疫情和流感传播的恶化。布劳恩指出:“我们应该尝试在我们有一定安全保障的领域提供帮助。”星岛综合报道

阿富汗局勢|清真寺爆炸近200人死傷 IS呼羅珊分支承認責任

阿富汗东北部昆都士省一座清真寺发生的自杀式炸弹爆炸,国营传媒报道,已造成46人死亡、143人受伤,路透社则引述卫生官员指,死亡人数在70至80人之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承认责任,指一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在清真寺内的什叶派信徒中,引爆炸弹背心,又指施袭者是一名维吾尔族穆斯林。 有安全官员说,事发时有超过300人在清真寺内祈祷。有报道指,今次是美军全面撤出阿富汗以来,当地最致命的袭击事件。联合国驻阿富汗代表团表示,爆炸是本周内显然针对宗教机构的第三宗致命袭击。

阿富汗局勢|清真寺爆炸過百人死亡 目擊者稱殘肢遍地

俄罗斯衞星通讯社今日报道,阿富汗北部昆都士省一座清真寺发生爆炸,据报有过百人死亡。一名目击者表示,发生爆炸的什叶派清真寺中,所有死者和伤者都是清真寺的教徒。 居住在清真寺附近的居民形容事件是彻底的灾难,他称“所有邻近清真寺房屋的窗户都震碎了,我还看到街上有残肢。” 同日稍早,首都喀布尔一座清真寺也发生炸弹袭击,酿成12死32伤,有3人涉案被捕。2宗炸弹都未有组织承认责任。

阿富汗局勢|塔利班禁止男人剃掉或修短鬍鬚

阿富汗塔利班政府已下达命令,禁止该国南部赫尔曼德省的理发师替男顾客剃掉或修短胡须,指这违反伊斯兰律法。宗教警察部门警告,任何人触犯这项禁令,都会受到惩罚这同时意味着,阿富汗正逐步恢复1995年至2001年塔利班上一次执政时的严厉管治作风。 自从塔利班重掌政权以来,已不时传出消息,指新政府采用严厉手段对付异己。上周六,塔利班枪毙了4名据称是绑架犯的人,尸体被挂在街头示众。赫尔曼德省的宗教警察已在许多理发店张贴告示,警告理发师替男性顾客提供服务时,必须遵守伊斯兰律法。 首都喀布尔一名理发师透露,塔利班成员不时上门警告不要为顾客剃胡须:“其中一人对我说,他们会派卧底人员来‘放蛇’。”另一名喀布尔理发师也表示,他接到一个声称是代表政府的人打来的电话,下令他不得为顾客设计“美式发型”,也不得替任何顾客剃掉或修短胡须。

阿富汗局勢|塔利班宣布完全控制潘傑希爾省 戰爭已結束

阿富汗反抗军最后一个据点、位于喀布尔以北的潘杰希尔谷地经过连日激战后,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周一宣布,塔利班已经完全控制该个省份,阿富汗战争已经结束。他又提及,前副总统萨利赫已经离开,前往邻国塔吉克。 另外根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塔利班已经完成组建新政府的必要程序,将很快宣布新政府的成立。有消息人士透露,塔利班已经向土耳其、卡塔尔、俄罗斯、伊朗、巴基斯坦以及中国方面发出邀请,出席新政府的成立仪式。 另外,阿富汗民族反抗阵线(NRF)发言人就指,该组织的领袖马苏德目前安全,稍后将会发表声明。早前传出消息,指在过去一个周末的连场战斗中,反抗军受到重创。较早时,反抗军呼吁停火及要求塔利班从该区撤军,并表示愿意与塔利班进行谈判。 这支反抗军早在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已开始反抗苏联入侵、并于1996至2001年间反抗塔利班统治。塔利班上月中开入喀布尔及夺取政权后,许多効忠前政府的士兵都逃到潘杰希尔谷地,加入反抗军的行列。 在喀布尔,联合国人道专员格里菲思与塔利班领袖会面,敦促他们保护所有阿富汗平民、尤其是妇女、女童和少数族裔。格里菲思更与塔利班共同创办人巴拉达尔合照。 联合国发言人说,塔利班领袖承诺,会让所有有需要的人得到人道援助,并保证会容许所有执行人道任务的人员包括男女,可以在当地自由活动。联合国提供的数字估计,有1800万名阿富汗人(约占全国人口近一半)需要人道援助。 建立时间 13:25 更新时间 15:52

匿名官員披露美撤離內幕 與塔利班合作秘送美國公民到機場

美军在原定限期前全数撤出阿富汗,终结长达20年的阿富汗任务。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引述两名美国国防部官员指,在整个撤离行动中,美军曾与塔利班达成秘密安排,由塔利班成员护送美国公民到喀布尔机场离境,报道形容这项安排是双方之间前所未有的战略协调。 官员指,美国特别行动小组在喀布尔机场设有一道“秘密大门”,要撤离的美国公民事先会接获通知,前往预设在机场附近的集合点集合,内政部大楼就是其中一个最常用的集合地点。塔利班成员检查这些美国人的证件后,会带着他们穿梭一小段距离,护送他们到美军驻守的大闸,让他们得以避开机场外大批寻求离境的阿富汗人群,顺利进入机场。 这类护送行动一天进行几次,期间美军一直监视现场情况,以确定美国公民在塔利班护送下穿过人群,并做好可能出现突发状况的准备。 CNN报道形容,今次美军和塔利班之间的秘密撤离安排是前所未有的战略协调。有匿名官员解释,现在才公开是由于相关安排非常敏感,美方担心塔利班对于相关宣传的反应,及来自伊斯兰国的威胁。

僅2%民眾認為阿富汗撤離成功 20%加人稱影響投票意向

■■民调指五分一受访者称阿富汗危机可能影响投票意向。 美联社   【加拿大都市网】最新民调显示,几乎没有国民认为联邦政府在阿富汗的撤离行动成功。不过也有过半国民现在未断言行动失败,一些民众表示要进一步观察。此外,五分一受访者表示这一危机可能影响其投票意向,多数认为我国应接收至少两万名阿富汗难民。   民调公司安格斯列特昨天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仅2%受访者认为联邦政府在阿富汗的撤离行动“成功”;37%认为这一行动是“失败”;20%表示“成败言之过早”;41%相信行动已按尽可能好的情况进行。在保守党的支持者中,65%认为行动已经失败。   联邦政府当务之急是撤离在阿富汗的约4,000名加国军事人员和阿富汗难民。在未来数月甚至数年,则可能会迎接更多来自阿富汗的难民。总理杜鲁多已宣布会承诺接受2万阿富汗难民。其他各政党领袖在这一问题上也罕见显示出一致。   44%国民亦同意这接收人数,25%认为应接收更多。31%则认为2万人太多,此其中有45%是保守党支持者。   半数国人指应永久退出   阿富汗危机在大选期间爆发,显然对选情产生一定影响和冲击。虽有59%表示不会影响其投票决定,但有20%表示这会有影响。在表示阿富汗危机会影响其投票意向的国民中,三分二(相当于国民总人口的14%)称事件令他们更倾向于不支持自由党。这对自由党无疑是一个冲击。   此外,五分四国民称正在密切关注阿富汗局势和我国撤离行动的进展,以及最近几周围绕这一问题的重大事件。虽然没有任何群体表示撤离行动目前取得了完全成功,但相当比例的自由党支持者表示,行动按尽可能好的情况进行,大比例的新民主党和魁人政团支持者亦同意,但大多数保守党支持者认为行动完全失败。加拿大已经在阿富汗参与军事行动及人道救援20年。一半国民表示现在是时候永久退出当地。只有五分一认为未来加拿大在阿富汗仍有角色。星岛综合报

加拿大將與塔利班談判 確保公民難民離開阿富汗

(■■嘉诺指出,会尽一切努力让本国公民和想逃离的阿富汗人离开该国。加通社) 联邦外交部长嘉诺(Marc Garneau)星期日指出,加拿大将开始与塔利班谈判,以确保我国公民和试图离开喀布尔的阿富汗难民安全出境。嘉诺知道外界对撤离行动有所批评,当局正在努力处理这个问题,会尽一切努力让本国人民和想逃离的阿富汗人离开该国。 嘉诺表示,塔利班将在未来几天与多个国家进行多边对话。谈判的主要“优先要求”,将是允许阿富汗人安全出境。嘉诺说:“我们不知道塔利班会对此作何反应,但这是未来对话的主要焦点。” 谈判的第二个优先事项就是,涉及卡塔尔和土耳其的帮助,保持喀布尔机场开放,并在军事撤离完成后,恢复为正常运作的商业机场。 谈判进行之际,也要确保将当地的加拿大公民、永久居民和阿富汗人民,包括翻译员及其家人,送回加拿大。 8月15日,塔利班部队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迅速占领当地,而阿富汗总统加尼 (Ashraf Ghani) 更加逃离首都。由于害怕遭到塔利班的报复,成千上万的阿富汗人开始向国外政府寻求庇护。 加国已助2000阿人撤离 本国官员上周五表示,加拿大已疏散约3,700人,包括2,000名阿富汗人,并在周四正式结束从阿富汗的撤离航班。撤离人数与本来承诺的21,000名阿富汗人的总数相差甚远。本国与其他北约国家相比,协助撤离的难民总数,亦落后于德国和意大利。 由于塔利班关闭了喀布尔机场的通道,嘉诺承认,现在让人们离开阿富汗变得更加困难。不过,他表示,北约国家和塔利班之间正在进行谈判,以允许当地盟友离开。 喀布尔机场周四发生的自杀式爆炸,造成180多人死亡,包括13名美国人,当地的疏散混乱不堪。而加拿大官员亦因疏散速度缓慢而面临一波又一波的批评,政府亦因当地局势问题,而遇上很多困难和困扰。 嘉诺又指,没有人预料到塔利班以如此快的速度攻占阿富汗,撤离行动的难度亦大大提升。嘉诺知道外界对撤离行动有批评,他亦愿意接受批评,而且正在努力处理这个问题。尽管加拿大的撤离行动已于周四终止,但嘉诺指加拿大仍然非常努力让本国公民,和想逃离的阿富汗人离开该国。 加拿大的特殊移民途径仍然对阿富汗国民及其家人开放。移民部长门迪奇诺(Marco Mendicino),在上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签证对尚未逃离的人仍然有效,政府将继续“全天候处理申请”。 嘉诺亦表示,仍然被困在阿富汗的人现在应该“留在原地”,看看情况如何发展,但如果他们能到达“第三国”,当地的加拿大外交官将会提供进一步的帮助。星岛综合报道

阿富汗局勢|塔利班禁坎大哈電台電視播音樂及女性聲音

英国《卫报》引述阿富汗传媒报道,早前被攻陷的国内第二大城市坎大哈,塔利班已要求市内电台以及电视,禁止播放音乐以及女性声音,有关措施适用于坎大哈以及整个坎大哈省。 塔利班首次掌权期间,依循对伊斯兰法的严格诠释统治,女性多被限制在家,令人关注二度掌权后女性权益。早前塔利班攻入喀布尔后曾强调尊重女性,并透过女主播访问塔利班发言人,以对外释出善意。 不过,塔利班发言人其后表示,安全部队没有接受过如何对待女性的培训,要求阿富汗的职业女性目前必须待在家里,直到建立安全体系确保妇女的安全,强调这是一个临时程序。而塔利班高层成员上周三(18日)亦提出,阿富汗女性的角色,包括穿衣规定等,最终都会由伊斯兰学者组成的委员会来决定。种种现象都令阿富汗女性前途未卜。

阿富汗局勢│撤200貓狗不撤人 英國慈善機構挨轟

正当仍有成千人无法离开阿富汗的同时,英国却有慈善机构成功将200只猫狗带离喀布尔,却不带走为慈善机构工作的员工或其他阿富汗平民,引发外界痛批。而英国国防大臣华礼仕承认,可能仍有约800至1100名曾经为英国工作的阿富汗人,以及其他合资格人士,未能获安排撤离,承诺会提供协助。 英国前海军陆战队成员法辛(Paul/Pen Farthing)成立的“Nowzad”动物慈善机构,在英军最后撤离的同一天,搭乘包机将约二百只猫狗带离喀布尔动物收容所。 由于法辛坚持只撤离猫狗,连为其工作的人员也不愿带走,而遭外界抨击。 国防部一名官员接受《卫报》访问时,痛骂法辛只顾猫狗不顾人:“(法辛)背弃了他的阿富汗员工,他的班机在载满猫狗的同时,美军则是载着十三具罹难士兵的遗体。” 国会下议院外交专责委员会主席图根达特(Tom Tugendhat)也说,有为英军翻译的阿富汗传译员忍不住问他:“为什么我的五岁孩子,比你们的狗还不如?” 面对外界抨击不断,“Nowzad”则轻描淡写地回应表示,会“尽力协助”工作人员离开。

加拿大外長:可協助阿富汗難民前往第三國

【加拿大都市网】联邦外交部长表示,欲离开喀布尔的阿富汗难民如能找到自己的途径前往第三国,加拿大政府可提供协助。本国周四通过美国班机再从阿富汗成功撤走大约500人。为帮助阿富汗难民加速撤离,联邦政府将采取特殊措施,免除他们的移民文件费用。 外长嘉诺(Marc Garneau)在周五举行的阿富汗问题媒体简报会上,呼吁仍滞留在阿富汗的本国公民和阿富汗人不要失去希望,因为尽管联邦目前没有具体措施帮助他们撤离,但如果他们能够前往第三国,加拿大的外交官将可以提供帮助。 本国派出的撤离航班已于周四停飞,比8月31日美军计划离开阿富汗的日期提早了5天,加拿大政府已向仍未离开阿富汗的人士发送了电子邮件和短信,告诉他们就地避难。 嘉诺表示,一些欲前来本国的撤离人员,仍有可能搭乘本国盟友的飞机。联邦政府正在探索帮助人们从阿富汗撤离的其他方式,包括前往第三国。他无法透露目前还有多少人未能撤离,但表示已有约8,000名阿富汗人申请在加拿大重新安置。 嘉诺称,即使在塔利班完全控制喀布尔机场之后,外国航班仍有可能重新开放。南亚和中亚的区域合作伙伴,正在与塔利班讨论未来使喀布尔机场恢复较正常运营的可能性。 当被问及是否会建议人们通过陆路前往巴基斯坦等邻国时,加诺拒绝提供有关撤离路线的指引。他说,“我们要求人们暂时留在原地,看看未来几天的事态发展。但有些人可能会决定前往第三国。加拿大外交官将准备好接待任何能够抵达巴基斯坦的人。我们在拉合尔(Lahore)、伊斯兰堡(Islamabad)和卡拉奇(Karachi)均设有领事馆,我们会在那里等他们。” 与嘉诺一道举行记者会的联邦移民部长门迪奇诺 (Marco Mendicino) 宣布,本国在美国为撤离人员提供的班机上获得了大约500个座位,现在他们已经安全离开喀布尔。加拿大将继续与美国及其他国家合作,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建立空中撤离桥梁,甚至在联军撤出阿富汗之后。 门迪奇诺表示,为了帮助阿富汗难民加速撤离,本国政府还将采取“临时公共政策”措施,免除他们的移民文件费用。符合免除费用资格的人士包括,拥有有效永久居留确认函、目前在加拿大境外但无法获得护照或旅行证件的阿富汗人;已经在加拿大且正寻求延期或恢复临时居留权和公民身份的阿富汗人;正在阿富汗或前往加拿大途中第三国的永久居民及家人。 门迪奇诺强调,如果阿富汗人到达第三国,他们手头持有的本国签证仍然有效,本国将尽一切所能确保这些签证得到认可,无论他们是乘飞机或陆路离开阿富汗或在第三国。   V18

阿富汗女市長躲車底逃亡至德國 曾絕望稱「坐等被殺」

塔利班再夺政权,阿富汗境内动荡不安,虽然塔利班曾向对外声明会“保障妇女权益”,但愈来愈恶行被揭露,有女权人士指塔利班成员已组成“性侵团”,并挨家挨户掳走女人。有前女警指控,女性被警告不准外出,不是被掳走,就是开枪射杀再被奸尸。先前曾绝望地表示“坐等他们来杀我”的阿富汗27岁女市长加法里(Zarifa Ghafari),据报已顺利逃亡抵达德国。 根据英国《BBC》报道,加法里躲在车底下,在土耳其驻喀布尔大使的帮助下,登上飞往伊斯坦堡的航班。她透露,当抵达机场门口时,到处都是塔利班,她一路都坐在后座车底下的空间,她说:“我一路把我自己藏起来。”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躲避遭到塔利班的搜捕。 目前,加法里已转机飞抵德国,人在杜塞道夫。加法里说,去年11月她的父亲遭到暗杀,那是她人生最痛苦的时候,但她形容现在登机离开家乡的痛苦,比失去父亲还要痛。 此外,前阿富汗女警Muskan表示,武装份子会直接掳走女性,而且不在乎是死是活,他们不只会对女性开枪,甚至强奸她们的尸体。Muskan说:“我们收到了很多警告,如果你去上班,你就会受到威胁,你的家人也会受到威胁。” 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为女性应该待在家里解释,称因为军队没有接受过如何与女性打交道的训练,以及不知如何与女性交谈,强调有关限制是暂时的,又指此举是为了保护女性的安全。

加拿大最後一架飛機撤離 正式結束阿富汗軍事任務

(■■图为8月24日,一名加军成员走过撤离检查站。美联社) 由于阿富汗情况迅速恶化,本国正式结束在当地的军事任务,最后一架撤离班机周四早上已离开喀布尔机场。杜鲁多形容这是“相当艰难的一天”,但本国要做的工作还未结束。 代理国防参谋长艾尔中将(Wayne Eyre)周四表示,加军已经在阿富汗停留了尽可能长的时间,希望能够救出所有人,不过在美军准备离开阿富汗之日前几天,本国的撤离工作不得不停止,因为情况已变得越来越危险。 最后一架本国撤离班机周四早上离开喀布尔机场,机上搭载有数百人,但军方未透露有关该班机上人员的详细信息,具体人数亦未知。军方更未透露还有多少人滞留在当地。 艾尔表示:“加军的工作条件与过去几十年来所经历的完全不同。我们不能再呆下去,也不能做更多的事情,因为恐怖组织夺权的速度让所有盟友都感到意外。” 他说,塔利班已经收紧了在阿富汗的包围圈,并关闭了机场周边。加军知道周三会有一次有计划的袭击,因此情况更加紧迫。 事实上,就在加拿大宣布军事任务正式结束几个小时后,第一次自杀式袭击在喀布尔机场外发生。不久之后,一家旅馆附近又发生第二起爆炸。 杜鲁多称是“相当艰难的一天” 艾尔表示担心参与军事任务军人的健康状况,因为他们不得不目睹成千上万阿富汗国民的绝望,以及数百人的逃离努力失败。他说:“我们也是人,这些可怕的故事可能会伴随我们一生。此次本国在阿富汗执行的任务,是现代历史上规模最大、最复杂、也是最危险的任务之一。这样的行动对军人造成了影响。” 自由党党领杜鲁多周四表示,这是“非常艰难的一天”,但本国要做的工作尚未结束。 他说:“过去数月和数周以来,我们一直在夜以继日地工作,以让尽可能多的人离开阿富汗。因此,对于那些因临时空中撤离渠道关闭而无法离开那里的人,我理解他们的心碎。” 杜鲁多表示:“我们将继续与合作伙伴、盟友和当地合作伙伴一道,确保继续尽一切努力,一方面将成千上万的阿富汗人及其家人带到本国,同时继续向塔利班施加压力,让人们可以离开当地。” 迄今为止,本国已从阿富汗撤离约3,700人,同时承诺在未来几个月和几年内,重新安置两万人。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周四宣布,将拨出5,000万元,帮助初步应对阿富汗的人道主义危机,并将“准备好对联合国或红十字会的进一步呼吁做出响应”。 全球事务部的声明指出,加拿大政府将向世界粮食计划署及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等受信任组织,提供这些资金。 声明称:“我们的合作伙伴将采取措施,以确保资金帮助到最需要帮助的人,而不会转用作其他目的。这些人道主义合作伙伴在本国支持下,将提供可挽救生命的援助,例如食品、医疗、洁净水和卫生设施。”

喀布爾爆炸死傷嚴重 加國阿富汗社區震驚恐慌

【加拿大都市网】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机场附近发生4宗由ISIS恐怖组织造成的爆炸事件,造成至少十几名美国军人和聚集在当地试图逃往境外的上百名阿富汗人丧生,联邦称没有加拿大人的伤亡报告。但当地的混乱危机让加拿大阿富汗社区备感焦虑,称当地亲友只想活下去。 《Global News》报道,加拿大政府高度关注事件发展,全球事务部发言人巴布科克(John Babcock)说:“加拿大强烈谴责这些针对无辜人民的恐怖袭击。我们知道喀布尔机场及周边地区发生爆炸,我们与所有受到这一可怕行为影响的人同在。我们正密切监视局势,并正积极寻求确定伤亡报告。” 加拿大武装部队在推文表示,所有成员都安全且有据可查。 加拿大官员证实,本国在阿富汗的撤离工作周四结束,一些加拿大公民无法顺利离开当地。 阿富汗悲惨的局势令许多加拿大国民感到难过,特别是阿富汗移民社区无比震惊痛心。住在卑诗省的雷扎伊 (Friba Rezayee) 看到喀布尔机场的爆炸事件后对CTV记者表示:“这是毁灭性的,我们不能再忍受了。” 雷扎伊2011年以难民身分从阿富汗来到加拿大,她是阿富汗首批女性奥运运动员之一,现在是一家非营利组织的执行董事,该组织致力于为阿富汗妇女和女孩提供教育机会,她称过去这段时间收到太多当地居民生活在恐慌下的信息。 加拿大阿富汗协会成员诺鲁兹 (Mursal Nowrouzi) 5岁时随家人离开阿富汗,在移民到加拿大之前,以难民身分在巴基斯坦生活了10 年,她说:“我觉得正在重温20 年前我逃脱的噩梦。我们感到绝望。”她的祖母、阿姨、叔叔和表兄弟等人都被困在喀布尔。 诺鲁兹将于周六于温哥华美术馆外组织一场集会活动,因为人道主义危机每天都在恶化,希望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并支持。“我相信加拿大有能力做更多事情。” 雷扎伊说,她在阿富汗首都的家人已经向加拿大政府提交了文件,正在等待回应。“我确知有7名家人躲藏起来。他们每隔一天就会改变他们的位置,也更改了电话号码,更改了社交媒体上的照片,以免引起任何注意。” 雷扎伊虽然感念渥太华的努力,但她也认为可以做得更快更好,因为加拿大拥有财富和接纳更多难民的能力。“我知道那些想离开阿富汗的人,只想活下去。” v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