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1年12月01日 星期三 16:24:05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餐饮

餐馆经营再暂停 餐饮业呼吁省府向小企赔偿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餐饮业协会(Restaurants Canada)行政总监Todd Barclay表示,仅开放2周的室外餐饮服务又要再被叫停,这对餐饮业而言,是属于“毁灭性”措施,所以,省府应该向餐饮业作出赔偿。 Barclay表示,省府必须向过去2周刚回复岗位的员工以及已购入的食材及餐饮业老板作出补偿,并在停业期间,为餐饮业老板支付租金、水电费及其他开支。 他表示,过去6个月,多伦多已采取相同的措施,但最终没有效果。 Barclay表示,即使餐饮业并非重要组成部分,但已经被“视而不见”了。 加拿大独立商业联盟(Canadian 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Business,简称:CFIB)也表示,由于个别地区开始实施更严格限制,再加上省府提高公共卫生措施,故省府应该增加对小企业的财政支援。 该联盟的省级事务部总监Ryan Mallough表示,过去数月,一直被告知“隧道已见尽头”,或“将改变游戏规则”,但实际上一切都没有改变。 Mallough表示,自2020年11月至今,多伦多及皮尔区基本上一直封城,期间小企业根本未见过1个客户。 联盟总监Dan Kelly则表示,停业是属于灾难性,六分之一企业已经考虑永久停业。 该联盟表示,每个小企业,目前与疫情有关的平均欠债已达17万元;有四分之三小企业已表示,需要逾1年时间才可完全清还。 (网上图片)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餐饮失业者创网站帮助同行渡过难关

■EatingYYZ.com创办人费雅。 网站图片   一名受新冠疫情影响被裁退的饮食业从业员,近日开创一个新网站协助支持多伦多本地食肆和商业促进区。   这个名为EatingYYZ.com的网站,重点介绍多市餐馆和大厨,并描述市内各“商业促进区”(BIA)特色。该网站资讯着重本地社区邻舍,让美食爱好者与地区特色食品连接。网站除了提供详细餐馆名单,让消费者浏览网站以及可直接向个别餐厅下单订餐外,也会刊登餐厅大厨和老板的个人简历,让浏览者更加了解他们惠顾支持的餐馆背后的人物和故事。   该网站创办人费雅(Robert Frier)从事款待业已有10年。在过去5年,他也在经营一个特许的流动式食物摊位。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不久,费雅被雇主裁退,其流动式食物摊档也停运了。   此后,费雅利用自己的社交媒体知识、电影和摄影经验,开发了这个网站,希望出一分力帮助多伦多饮食行业度过经营时艰。   以创新方式度过时艰   亲身经历裁员失业的费雅说:“像(饮食行业)大多数人一样,我今年较早时候被裁退,我的食品特许经营摊档也要停运。我们希望透过EatingYYZ.com网站,推广本地餐馆、“幽灵厨房”(ghost kitchens)及食品摊档所提供的各种特色食物。美食爱好者也可在网页中,认识不同厨师和餐馆经营者的背景,以及获得饮食界最新资讯和趋势,发掘更多本地美食信息。”   该网站表示,饮食界是受新冠病毒疫情打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业界人士试图适应新经营环境,并以创新方式藉以度过目前艰难时期,可惜多市有不少餐馆最终也逃不过倒闭命运。该网站又指,现时流行的送餐应用程序,一般均赚取大额佣金,从而削减餐馆本已很小的利润。消费者可通过EatingYYZ.com提供个别餐厅资料,直接与他们惠顾的餐馆联系下单订餐。

80万个职位丢失 加拿大6成餐厅或在3个月内永久关闭

■■加拿大商会总裁比蒂。资料图片 获加拿大商会支持,加拿大统计局就本国现时营商情况进行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多达6成餐厅在今后3个月内可能会面对永久结业的风险。 调查发现,在实行保持社交距离的防疫措施下,有29%的受访住宿和餐饮服务企业根本无法营运,另有31%最多只能维持经营90天。换言之,多达60%的同业可能会在11月底之前倒闭。 加拿大商会(Canadian Chamber of Commerce)表示,考虑到该行业已失掉的工作岗位数目,上述调查结果更加令人不安。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来袭初期,住宿和餐饮服务行业中多达83%业者暂时停业,三分二被迫裁退一些员工,其中近四分一更被迫辞退所有员工。 据加拿大餐馆协会发表数据显示,本国餐饮服务业失去了80万个工作职位。 华商会长乐观猜测约3成将结业 ■■安省华商餐馆会会长陈勇仪。资料图片 商会又指,尽管经济现在开始缓慢地复苏,但联邦政府至今仍未针对受疫情重创、需很长时间才能复苏的行业,如餐饮服务业,为他们提供度身定制的援助项目。 为此,加拿大商会与代表60多个品牌的15家餐饮服务企业,于上周三推出“我们的餐厅”宣传运动(Our Restaurants campaign) ,向外界说明在疫情期间餐馆业面临的困境,包括经营成本高、食客减少,以及政府支援计划不足以应付行业所面临的独特和长期挑战。加拿大商会总裁比蒂(Perrin Beatty)说,餐馆是社区的基石。“我们的餐厅”宣传运动要强调的信息是,普罗大众和政府有需要团结起来,为这些处于危难的企业提供支持,刻不容缓。 安省华商餐馆会会长兼多伦多华埠商业促进区董事陈勇仪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据加拿大商会该项调查推算,多达6成本国住宿和餐饮服务企业,在今后3个月内将面临永久结业的风险,这比例或许过高,他较保守猜测该比例大约是20%至30%。 陈勇仪说,在实行社交距离的防疫措施下,餐馆设堂食可容纳食客数目受到限制,加上客源减少,很多客人现时仍担心感染病毒而不外出就餐,加美边境封关令来访美国游客绝迹,本地大型会展活动又已暂停。因此,一些较小型餐厅往往选择只做外卖生意。然而,若连外卖生意也是不足,一家餐厅就可能逃不过结业的命运。他表示,现时很多餐厅均有设置露天茶座作为“室外堂食”。但踏入秋冬季节后天气转冷,露天茶座运作便将停止,食肆这部分生意亦会消失。不过,即使有个别餐厅未来因敌不过亏损而最终倒闭,也可能会有人以平价接手重新经营。

中国封城 加国震荡 华企影响有多大?

新型冠状病毒爆发至今,随着疫情的发展和扩散,不单单是中国的复工潮被不断被推迟,全球各地均有行业受到疫情的波及,华裔服务业更是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面对艰难,商家如何 面对? 本报记者 文琪 加拿大作为拥有数以百万计华裔移民的大国,数年来加中两国在经贸、旅游、留学、文化等方面都有着深度的合作和交流。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和消费能力的提高,加拿大有众多行业也依赖每年的旅游、求学和移民人口的经济贡献。新冠肺炎爆发后,加国华社出现的恐慌不单影响了本地中、小商户的生意,中国一些工厂和企业的停产也反作用加方造成行业产生的“货源慌”。 旅游业陷入寒冬岁月 特许会计师、烈旺万华商会副主席梁万邦在接受星岛《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与17年前非典时很像,服务行业首当其冲。“和客户面对面、涉及到人与人接触的生意,包括餐馆、美容、美发、旅游、中医等,都很受影响。另外一些华人常去的一些商场,人们也担心病毒会在空气中传播,所以他们都少去。比如Markville Mall位于华人区,华人现在很少去就变成了重灾区。加上每年这个时候也是做生意最难的时候,因为几个大的节日都过了,圣诞节、新年、农历新年、情人节都已经过去,接下来就是报税季节。很多人要安排好财务,涉及到税务问题,购买RRSP等。在这样的情况下,消费能力自然低下来。再加上这次的新冠肺炎,对这些商户来说是雪上加霜。” 多伦多地区从事旅行社生意多年的某小规模旅行社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关于近期新冠肺炎对生意影响的采访时表示, 自己虽然不能代表大的旅行社,因为他们负担更重,门市、人工更多,所受的影响更大。但作为小规模的旅行社,现在也是非常难抗。“我正带着我的员工们在外度假,因为最近他们太辛苦了,改票、退票都没停过。这段时间对所有的旅行社都很难。我们不能发国难财,除了航空公司要的差价之外,我们不收手续费,员工都是加班、加点地改和取消行程。店面的租金、人工、加班费这些开销,让我头大。” 特许会计师、烈旺万华商会副主席梁万邦 这位旅行社负责人还对记者表示,知道餐饮行业近期也比较难,但是旅游行业相比要更惨一些。“我有很多朋友做餐饮的,餐厅的人流和翻牌都是肉眼能看到速度的。比较火的餐厅平时要排队等号,现在是去了就能有座位。我也去了几次以往很火的餐厅,不用说翻桌了, 可能一晚上一轮就算多了,还坐不满。餐厅的固定成本在那,客人不来,他们的员工不忙,就不太辛苦。而我们旅游业是不一样的,虽然固定成本也一直在,但人越不来,我们就越辛苦,都在电话里不停地改票。一月不行改二月,二月不行改三月,现在三月又取消,我们的人工成本在里面,还因为加班加点有所增加。 “有的消费者认为,旅行社收钱就是发国难财,为什么在这时候还收钱?但大家要知道,改票是有票差的。因为疫情关系,有些航空公司允许免费改一次票。但是,有些票改了一次,再改就不是免费了。另外,这些是航空公司收的钱。大多数的旅行社在这个时候都是不收手续费的,即使都有固定成本在。国难当头,匹夫有责。我们这次也真的看到了很多令人感动的事。我们有十几年的老顾客,信任我们,知道旅游业现在的处境,即便知道我们不收手续费,在补差价转账的时候,多转钱给我们。已经不是一单、两单的客人这样了。我还打电话给他们说您转错了,给多了。客人说没有转错,知道你们不收手续费,但这次疫情不是短时间的问题,大家一起扛过去,坚持把手续费给了我们。将心比心,我们也很感恩。也有客人买口罩送给我们,患难见真情。这时候不太适合人与人的面对面交流,但我们旅行社一定会照常营业,还可以和大家微信、电话联系,因为这个时候是客人最需要我们的时候。” 华人餐饮业苦练内功 记者探访了三家华人社区的知名餐厅寻求采访,不出意外都遭到负责人的拒绝。在这个苦不言堪的特殊时期,这些餐厅的老板打掉牙往肚中咽,想尽力把好的一面留给顾客,期待疫情过去生意能回暖,想为顾客多留下正面、积极的印象。 拥有200多个会员品牌的加拿大中餐及酒店管理协会会长Catherine Hou在接受本报记者访问时则坦言:“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让餐厅生意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不论这些餐饮业的主要客户是华人还是其他族裔。“我和大部分会员都聊了一遍,发现他们生意受到冲击最少的都有三分之一,最多的则有60-70%,腰斩半数是大部分的。我也去了很多餐厅,看到空荡荡的也吓了一跳。平时门庭若市的,现在服务员都和老板聊天,厨房也静悄悄的。我们私下有一个餐厅老板的群,群里的老板们都很迷茫,不知道这次疫情要等多久才能过去。经历过非典的餐饮老板们也是心有余悸,那时候营业额都下降了一半,也有餐馆熬不住倒闭了,后来又再开起来的。他们感觉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比非典时期还要严重,不知道会持续3个月还是6个月。比较乐观的人希望一个月疫情就解除了,比较消极的人觉得要6个月。但我肯定的是,一旦疫情解除,餐饮业一定会有一个报复性的增长。我也鼓励大家,这段时间要苦练内功,坚持下去。可以研发新菜单、做员工的再培训。平时很多时候很忙顾不上做太多,现在相对闲了,可以留一些比较精英的员工做这些事。” 加拿大中餐及酒店管理协会会长Catherine Hou 目前,在大多伦多地区,已经有几家餐厅暂时关闭。还有一些全天营业的餐厅,现在中午和下午都关门,只有晚上营业。Catherine表示:“我们特别不希望看到中餐馆关门,即使是暂时性的关门。因为对员工、厨师、供货商等整个后面支持餐馆业的众多产业都会带来深远的影响。很多人会因此失业,对他们的经济、家庭的状况都会产生不稳定的因素。我们说救市、救中餐馆,不是针对一个餐馆。餐厅的门店在前面,后面还有一大堆人在做事。我们要考虑的是总体的情况。” 在接受本报记者的电话采访时,Catherine正在温哥华出差。她与记者分享道,感觉温哥华的餐饮业面临的情况比多伦多更糟。“当地大批的中餐馆在讨论要关门。我昨天真的看到了几个店在关门。他们的情况比多伦多要复杂。1-3月大温地区已经取消了2,000桌的宴会酒席。温哥华很多粤菜、酒楼等,很多就是就是打宴会、家庭聚会的牌,一桌一桌的统计,取消了数千桌不说,很多还都没有付订金。餐厅进的货、请的临时帮工全都没有办法做下去了。大温的厨师协会和东主之间其实是有一点相互博弈的,他们在讨论如何保住自己的工作、争取自己的利益。现在厨师即便是去领取EI,因为很多人有一半的工资拿现金,等于工资的一半才能拿EI,就更少。所以他们一旦失业又会变成社会的负担。这整个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华人超市生意回暖 梁万邦认为,这次的新冠肺炎,预防的措施来得早,预防的行为更严格,因此才会造成民众的恐慌。“这次和非典不一样的是,加拿大到今天为止只有7个人感染了这种病毒。非典当年在加拿大开始两周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在士嘉堡的医院死亡了。这一次中国的动作更是很大,各方都很严格,尽力把病的源头拦截。人们预防多了、过了就早成了恐慌行为的出现。” 华盛超市(Al Premium Foods)负责人Jack Li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是表示,超市的生意在过去三周的确受到了人们对疫情恐慌的影响。“现在是第三个礼拜。第一个礼拜大家都很紧张(panic),不止超市和餐馆,服务业影响都很厉害。外围的离开GTA的超市,离大多地区越远影响越大。有的生意影响了50-60%。一大半都没有了。有的少一点的影响有20-30%。到了第二个礼拜,稍微好一点,没有第一个礼拜那么严重。少的也有10-20%的影响,多的有30-40%。这个百分比是销售额,也是人流量,基本上是成比例的。对我们超市来说,持续这样的话,是致命的打击,要亏本。” 记者随即提出,如果这样的现象持续,超市能撑多久,Jack回应称:“我们以前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前前后后影响了我们的生意三、四个月。也是一开始店里没人了。过一周、两周、三周就慢慢地好一点。但没有像现在这样一开始就这么厉害,影响生意40%、50%。这样的话很多超市的生意要赔本,那个把月就完了。” 华盛超市(Al Premium Foods)负责人Jack Li Jack表示目前华盛超市正在以对公众负责的态度进行自我规管(self-regulated)以应对疫情的发展。“我们两三周前就发通知了,回中国的员工要报备,什么时候回来要提前告诉我们,回来以后什么时候上班要提前等通知。这是我们发的第一个通知。 第二个通知就更严格,要求回来的人必须在家隔离14天。不光员工本人,员工有家属从中国回来的也要自动隔离14天以后才可以上班。我们有五、六个员工都在家里隔离,非常严格,不能把有可能感染的员工放到工作岗位上。超市每天进来一、两千人,一个带病毒的员工感染了顾客那是不得了的责任。” 支持联邦政府不封关 对于联邦政府不封关的做法,华盛超市负责人Jack Li表示非常支持。“我相信政府在严格地盯着疫情的发展情况。不是说现在边境不封,以后就也是不封。假如发现很多病例都进来了或者失控了,第二天就可以把边境关掉。现在政府的判断是低风险,也要重视疫区来的人的审查和隔离。但假如一开始大家都很焦虑疫情,整个社会都不运作了,危害会更大。这个礼拜我们看到对生意的影响比上个礼拜更轻一些。假如是这样的影响,持续两三个月也没有问题。大家辛苦一些,从生意的角度,还是可以能够运作的。没有钱赚,也不至于亏很多亏到要关门不可。 作为华裔社区的知名商家,Jack也呼吁本地民众在此时能找到平衡非常重要。“我们要尽可能地减少疫情对生活和经济互动的影响。我们能看见疫情在多伦多、温哥华等主要城市是不是在恶化。现在政府的应对、百姓平民的应对,都是正确的。既考虑风险,也考虑到平时的生活质量,两边兼顾。只讲一个极端是不对的。边境什么措施都没有,也没隔离,那就是敞开了国门,病毒什么时候来都行,那就完了。但假如边境都封了,所有人干脆和中国人民一样都不出家门,经济不运转,这是另一个极端,也不行。中间这个平衡很重要。我在此希望鼓励本地民众要有信心出门消费,商家门会尽责,大家也能用实际行动去支持社区的商家。华人社区很多生意目前明显地受到冲击。为了增加大家对华盛超市的信心,我们马上会在超市里设立酒精免洗洗手液(sanitizer)的使用点, 强调消毒、洗手的重要性,也加强对员工的要求。” 华企承受力有限 多伦多大学经济系兼职讲师陈蔚纯(Christy)在接受星岛《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此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还不确定。“目前大多数人都是用2003年SARS的时候作一个基准(benchmark)。那时对中国也好、加拿大也好,或者对全球经济来讲,主要的影响是一个季度(quarter),顶多两个季度。当时对加拿大是一个季度的影响,使得加拿大的GDP增长幅度和SARS发生前相比降低了0.5%,对中国的影响就更明显。 这次新冠肺炎,尤其对中国来讲,可能影响程度比SARS还要严重,但对加拿大来讲反而没有那么糟糕,因为SARS的时候我们是除中国之外,在境外唯一一个被WHO也颁布了旅游禁令的国家。而目前的这个疫情,对加拿大的影响还没有到这一步。加拿大现在没有很多确诊的病例。从这个层面讲,按照现在这个发展势态,加拿大应没有SARS当年那么糟的情况。但是毋庸置疑,从我们本地的社区来看,现在华人的服务业受到明显的打击。” 多伦多大学经济系兼职讲师  陈蔚纯(Christy) 陈蔚纯认为,目前华人群体对疫情的反应比较激烈的现象值得理解。“因为大家经历过SARS,或者有亲人、朋友在国内,比较多地了解了目前国内疫情严重的信息,因此在这里更加紧张。社区内很多商户本来的客户都是华人居多,而本来会光顾华人服务业的客户现在都不去了,损失可想而知。另外,现在中国和2003年发生非典时相比,在全球的经济体量占比以及对加经贸关系中扮演的角色已经比17年前要大得多。现在中国是加拿大外国旅客的重要来源国,因此疫情对中加旅游业有很大的打击,更不要提很多航空公司2 、3月份都停飞了中国直航的班机,造成的损失会非常明显。还有我们本地专门招揽中国游客的中、小旅行社,都会受到更沉重的打击。如果疫情像大家预计的,在季后4-5月份天气回暖后就能平息下来,那么估计对加拿大的经济影响是一个季度。但是如果疫情发展不是像现在预计这样,那影响可能更多、更久一点。” 作为经济学的专家,记者向陈蔚纯提出是否为社区内的商户们感到担忧,她回应称:“华人社区的影响会大,尤其客户主要是华人的公司就会比较惨。大公司一个季度还能熬过去,但如果是本地中、小型的旅游公司,或者一些专门运营旅行大巴的公司,未必一个季度能够撑过去。 另外,对不同规模的公司的影响也很难预估。大的公司人员更多,可能灵活性(flexibility)有一点,可通过一定程度的裁员或缩短规模就熬过这一个季度。而小的公司,资金、底气都相对较薄。餐饮业也是一样,因为华人餐馆本身在市场上竞争就很激烈,并且利润也不是很厚,所以不会有太多的底气可以撑整整一个季度的时间。” 即便如此,陈蔚纯也认为,如果从整个经济层面上来讲就未必有很大的影响。“非典那么大规模的疫情,也只是在某一个季度拉低了加拿大GDP增长的0.5%。现在大家可能说GDP增长率在第一或者第二季度有可能因为新冠肺炎的疫情而拉低0.2-0.3%。但是我觉得这个也不好比较,因为17年前中国对加拿大经济的重要性没有那么大。但是现在加拿大的制造业、服务业,要严重地依赖来自中国的办成品和原材料。现在我们知道中国各行各业最近都受到打击,甚至中断。原材料来自中国的行业,产品价格就会高上去。 CBC昨天说我们国家冰球联盟(NHL)的球员,高端的的冰球棍一根要3-5百元,基本都产自中国,没有可替代的厂商(alternative producer)。现在那些厂家都关门,运动员就买不到原来他们用的那些高端球棍,也受到了影响。” 华商会在行动 特许会计师、烈治文山、万锦华商会副主席梁万邦表示,目前商会会员最大的诉求是,如何让没生病的普通人,在注意卫生的大前提下可以出来消费。“我们希望在做好预防措施、保持卫生的情况下,尽力把华人的生意带起来。此时为了振兴我们社区的经济,在安省省议员韦邱佩芳倡议之下,我们和大多市华商总会一起,联系众多商户,将会举办大型抽奖活动,奖品包括机票及现金,鼓励华人社区消费。希望通过抽奖,让商家互相扶持、互相推广。比如去吃广东菜可能会中了旅游奖,做SPA的可能抽到现金券去餐厅吃饭,等于是商家的互相帮助。 此项大型抽奖活动将于2月14日至3月31日期间举办。凡在安省大多市任何华人商户税前消费满30元,可凭收据到参与商户领取幸运抽奖券一张,次数不限。抽奖者将有机会获得包括由多加拿大航空送出来回任何目的地机票两张、现金礼券及现金代用券等丰富奖品。”

多伦多大型餐饮招聘会:400多个职位等你来!

今年下半年,意大利餐饮集市Eataly将在多伦多Manulife中心开业,本月底,官方在多伦多举行大型餐饮招聘会,超过400份零售、服务及烹饪职位开放招聘。 Eataly在2007年成立,目前在全球拥有35个门店。今年多伦多开设的门店将是加拿大首家。这里会有: 多家餐厅 咖啡厅 肉类和奶酪柜台 新鲜意面及通心粉柜台 超市 烹饪学校 本次招聘会,主要招聘的职位包括: 餐厅经理 主厨 面点主厨 烘焙部经理 饮料部经理 快餐部经理 图像设计师 仓库管理员 手工奶酪部经理 腌肉部经理 预计将来开放的职位还有: 厨师 面点厨师 面包师 服务员 碗碟收拾工 调酒师 咖啡师 干酪商 收银员 招聘会时间:6月28日早上10点~下午6点 地点:1499 Yonge Street, Toronto ON

陈羽凡吸毒被抓 牵扯出来的是他背后庞大的餐饮产业

    新京报讯(记者 张晓荣)“羽泉”成员、歌手陈羽凡因吸毒和非法持有毒品近日被警方行政拘留,继而引发了一系列对他的连锁关注。     除了歌手身份之外,陈羽凡名下有20多家公司,餐饮业是他热衷的领域之一,参投的餐饮类企业就至少有8家。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其一家五月花酒吧已在本月15日被注销,一家餐厅曾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被起诉至法院,还有3家餐厅今年被列入经营异常。   而据报道,就在11月18日,羽泉还现身济南,出现在其投资的“巨说还不错”音乐餐厅的开业现场。   投资的五月花酒吧本月中旬被注销   陈羽凡原名陈涛,是中国内地乐队组合羽泉成员。新京报记者通过天眼查的信息显示,自2002年起,陈羽凡开始投资公司,至今其拥有23家公司的实际控制权,投资范围涉及餐饮、物流、文娱、投资等多个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陈羽凡似乎很喜欢餐饮,餐饮类公司便至少投资了8家,其中一家为酒吧。   2002年,陈羽凡投资8万元,成为北京五月花酒吧有限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40%,并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2010年该公司因逾期年检被吊销营业执照,2018年11月15日公司因此被注销。这是陈羽凡唯一一次自己做法定代表人的餐饮类企业。   2005年,陈羽凡以自然人股东向北京彼得堡西餐厅有限责任公司投资10万元,但在2017年5月已退出该公司。信息显示,2017年该公司还因买卖合同纠纷被起诉。案件公开信息显示,原告程书印给北京彼得堡西餐厅供应牛羊肉,餐厅欠其货款2.7万元。2017年12月,法院判决北京彼得堡西餐厅向程书印支付货款并承担案件受理费。   巨小兔餐饮仍处“经营异常” 陈羽凡投资餐饮公司经营情况   2017年,陈羽凡先后投资了北京巨小兔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本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巨匠朝合餐饮管理有限公司3家餐饮类企业,其本人直接持股比例分别为10.5%、10.5%、10%。同时,陈羽凡还持有北京巨匠合力品牌管理顾问中心的15%股权,并通过巨匠合力对上述3家公司间接持股。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7月,巨小兔、本宫、巨匠朝合3家公司均因未在规定期限内公示年度报告,被北京市朝阳工商分局列为经营异常。本宫、巨匠朝合已于今年11月被移除异常,而北京巨小兔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仍处于经营异常状态。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今年8月的一期《鲁豫有约》节目中,陈羽凡带主持人鲁豫前往位于北京双井某商场的3家餐厅,并介绍说, “川菜是巨小兔,然后还有一个叫本宫的茶,还有一个巨匠日料。”根据当时的报道,陈羽凡的餐厅生意火爆,当时他还表示:“有些粉丝知道(这是我的店),最重要的还是内容吸引大家,因为餐厅最终还是靠内容。”   此外,陈羽凡还通过北京巨匠合力品牌管理顾问中心,间接持有北京就是巨匠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巨说(北京)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巨说(上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这3家公司的股权。     据微博网友消息称,11月18日陈羽凡还现身山东济南银座万虹广场,出现在其投资的“巨说还不错”音乐餐厅,多位网友在餐厅偶遇了陈羽凡。据了解,今年10月山东巨说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注册成立,陈羽凡间接参与投资的巨说(北京)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第二大股东。   羽泉组合在餐饮上不少共同投资   陈羽凡出事后,羽泉组合的另一成员胡海泉在微博上连发10个为什么,被网友认为似乎要向外界撇清关系。   事实上,两人不仅是演艺事业上的小伙伴,在餐饮业投资上也共同参与了不少。   在目前的7家餐饮企业中,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本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巨小兔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巨匠朝合餐饮管理有限公司里,陈羽凡和胡海泉都同为股东。   陈羽凡是北京巨匠合力品牌管理顾问中心的第二大股东,通过巨匠合力的持股进行了多家餐饮投资,而北京巨匠合力品牌管理顾问中心的法定代表人是胡海泉,持股60%。   陈羽凡间接投资的巨说(北京)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也是胡海泉。 来源:新浪娱乐

从高薪抢人到无工可开 楼市调整期装修生意惨淡

■■装修工人不少转行至餐饮业。 星报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 在大多市经营装修公司的司徒先生,在过去数年因为地产市场旺盛,很多时在同一时间手上有3至4宗装修工程,自己的施工队一直人手不足,所以不断外聘,有熟手工人就立刻聘用,工资跟本不会和工人讨论,只要他们肯帮手,在合理的叫价范围从不拒绝。在工作紧迫甚至生手也来者不拒,当时他的工人最低人工每天有200元。 明知违规走法律漏洞 司徒先生表示,曾经有一段时间根本请不到工人,刚好有多个在中国做装修工人的亲戚来多伦多探亲,他立刻要求他们开工。结果这些亲戚每天工作至很晚,才能看到自己探望的亲戚,也没有去过任何景点观光。幸而能够赚到一笔钱,购买大批手信返国。司徒先生声称,知道这样做并不合法,但因为是亲戚,所以走了一些法律漏洞。 他强调自去年开始,由于地产市场回软,装修生意大不如前,行内抢工人情况大为减少,现在很多做散工的工人,经常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工开,熟手工人的日薪已减至170元甚至更低。虽然工资下降,但手上没有工作,他宁愿像以往工作不停,以高薪抢人。 司徒先生又表示,他除了承接住宅房屋装修工程外,很多时都会承接新餐厅装修及旧餐厅维修翻新工程,以及商店和办公室的装修工程。一直以来这些商业装修工程的生意额和利润,都比一般住宅装修好。但现在楼市进入调整期,连累到加拿大的经济,很多人都不敢投资开餐厅和扩充生意,所以他的公司目前处于守候期,希望挨过这段经济欠佳时间,等待经济和楼市复苏,到时装修工程才会重新畅旺。

加国楼市回软装修业不再吃香 新手装修工纷纷转投餐饮业

■■近年地产市道回软,中餐馆聘人手较以往容易。星报资料图片   有华人餐馆经营者表示,华人劳工市场最近受房地产市场回软影响而发生很大变化,近年酒楼行业一直处于人手不足情况,但装修业则争着抢人,那怕是从没有学过装修的新移民,因为装修市场缺人及工资高,在同乡亲友扶持下纷转行做装修工,但最近的情况却来了一个大逆转。 在万锦市经营餐馆的张哥表示,他的酒楼在前几年一直出现人手短缺,由于生意好,为了维持良好服务,所以不断刊登广告聘请楼面、传菜及洗碗员工,但应聘的人并不太踊跃。即使他一直提高工资,以洗碗员工为例,如果勤力工作一周上班6天,周薪往往可以达到1,000元;但以这样优厚的周薪,依然请不到足够人手。 出到周薪1,000元吸引入行 张哥指出, 最近他又刊登广告聘请员工,这次反应截然不同,每天不断有人打电话查询,甚至亲自到餐馆面试者也大不乏人。以往见工的人多是年纪较大,差不多清一色女性,但今次面试的以男性居多,年纪同时较轻,当中不乏年轻人。 张哥好奇地问他们为什么会对餐馆工作有兴趣,发现他们很多是从装修业转行过来。另外,也有很多人因为原本工作的公司或工厂关闭,看到报纸上的聘请广告,知道周薪可达1,000元,于是毫不犹豫前来应征。 他认为,这样多壮年男性突然回到中式餐馆工作,相信与地产市场回软有关,因为地产市场畅旺时抢“柯化”(出价)情况经常发生,独立屋及镇屋转手量大,新业主收楼后少不免要装修才搬进新居所或再投放入巿场转售。 因为业主多要求装修商尽快完工,装修承办商极需人手,只好从各行各业中高薪挖角,尽快教懂新手简单技巧以便尽快完工,又再接更多工程。 自从去年地产市场回落,经过一年多时间,很多熟手装修工人工作量不足,一些入行不久的生手工作机会自然大减,于是转至并不需要特别技能的中餐馆工作。 张哥推测,另一个原因是近年加拿大经济一直不振,加上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出美国优先政策,并且与加拿大、中国及欧洲等国打贸易战,影响加国一些零售货品的工厂出现裁员。这些工厂聘请的非技术工人多数是亚裔新移民,由于工作受影响共能另寻出路。 ■■张哥表示,现在多了不少年轻人到餐馆工作。星报资料图片   经济不景餐饮业也会受影响  他认为这现象在短期内对餐馆老板是好事,至少解决人手问题。 另外,中餐馆请到一些年轻力壮的新血,他们对这份新工作十分珍惜,表现肯定勤奋,对工作多年的旧员工有一种推动力,当餐馆老板有任何合理要求时,他们再也不敢采取爱理不理的态度。 他相信长远看这现象并非好事,中餐馆长期要招聘人手,是近年生意一直畅旺。餐馆生意好,是地产市场兴旺及经济好的连锁反应。现在地产市场及经济出现问题,迟早会影响中餐馆生意。

工厂倒闭压力骤增 华人夫妇找酒楼工作渡难关

■■方先生夫妇同到酒楼找工作,方太获聘洗碗工作,而方先生未获聘用。网上图片 星岛日报记者 方先生与妻子最近一同到张哥的餐馆应征楼面及洗碗的工作,夫妻俩一直在多伦多市一家工厂打工,由于夫妇都有收入,生活过得不错。 但两个月前,任职的工厂突然宣布关闭,并且遣散所有员工。 方氏夫妇获悉这消息后如同晴天霹雳,因为他们年初地产市场开始回软时买了一幢房屋,儿子仍在求学阶段,并且申请了双方的父母来加拿大团聚。夫妇有正常工作时,收入已不足以支付全家日常开销。 刚购房屋工厂倒闭 夫妇齐失业 方先生表示,房屋按揭供款及地税,加上水电费及房屋和汽车保险,已经花掉夫妇每月收入一大半,加上儿子学费及日常开支,已经差不多消耗两人全部的收入,至于汽车的供款及汽油费已经由储蓄中取用,幸而四位老人家移民加拿大时卖了在中国的房屋,加上他们以前的退休金,手头上仍有一笔积蓄。 购买房屋的首期,也是老父协助支付,才能购买房屋作全家居所。 方先生表示,身为子女要动用父母的养老金,自己是极不愿意,但在无计可施情况下,只能接受现实。 方太太表示,当接获工厂倒闭遣散通知时,虽然获得一笔遣散费,但现正人浮于事,用完这笔钱后怎么办?于是和丈夫积极找工作,初时都是处处碰壁,直至看到酒楼聘请楼面、传菜及洗碗工作的广告,周薪比她在工厂时更高,而且在酒楼工作提供两餐,虽然她从没有在酒楼工作的经验,但自己天天在家洗碗,相信在酒楼洗碗大同小异,自信可以很快就上手。 如果丈夫获录用任楼面工作,两人可以一齐上班,她现在学习如何在酒楼洗碗,但丈夫未获聘用,所以每天仍要继续寻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