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城市 : 多伦多 | 温哥华
2022年09月28日 星期三 05:53:18
dushi_city_vancouver
dushi_city_tor
dushi_top_nav_01
dushi_top_nav_05
dushi_top_nav_02
dushi_top_nav_20
dushi_top_nav_14
dushi_top_nav_15
dushi_top_nav_16

Tag: 饮酒

疫情期间 哪种酒最受大家欢迎?

【加拿大都市网】新的数据出现了,关于安省的人们在这疫情期间用什么样的酒来解忧,结果是非常令人尴尬的,很多人额似乎这么认为。 "Berry Blast?" "Twisted Tea?" WTF? Jesus, Mary and Joseph, my neighbours. Your body is a temple; don't fill it with candy floss & dewy gum...

喝酒能舒缓新冠压力?卑诗人饮酒量达20年最高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物质使用研究所(Canadian Institute for Substance Use Research,简称:CISUR)最新分析显示,在新冠疫情流行的第一年,卑诗省民的饮酒量比过去20年的任何时候都要多。省府在疫情期间放松对酒精饮品管制,被认为会让省民更容易饮酒。 根据位于维多利亚大学的CISUR数据指出,在2020年4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期间,本省15岁以上的居民饮酒量相当于547罐啤酒,或104瓶酒精浓度12%的葡萄酒。 以纯酒精计算,人均饮用酒精总量为9.32升,是该研究所自2001年开始追踪数据以来最高水平。 出外消费大跌在家喝 CISUR主任纳伊米(Tim Naimi)在周三的一份声明中说:“尽管酒吧和餐馆的酒精饮品消费大幅下跌60%和46%,但私人酒铺的销售量却明显增长。省府在疫情期间放松了对酒精饮品的管制,包括延长酒铺营业时间,允许送货上门服务等,这都会让省民更容易饮酒。” 根据统计,省内陆地区的酒精饮用量最高,人均饮用量为13.96升,其次是温哥华岛,数字是11.54升。菲沙卫生局辖区的人均饮用量最低,为7.09升。温哥华沿岸卫生局辖区则是7.75升。北部卫生局辖区平均10.78升。 纳伊米说,在过去,一些地区被指促使酒类消费高于平均水平的一个原因是旅游业,游客被认为在酒类消费中占据很大比例。不过考虑到2020年夏天的游客要少得多,这个理论似乎站不住脚。 此外,根据研究所的数据,截至3月31日,全省共有6,208间酒类销售点,包括餐馆、酒吧和酒铺,这比2019年至2020年减少了1,719个场所,原因是不少酒吧和餐馆因为疫情而关闭。 该研究所的分析还表明,啤酒仍是大多数省民喜爱的酒类品种,其次是葡萄酒、烈酒和甜酒。 (星报图片)

加拿大这个省新冠期间 饮酒量比过去20年任何时候都要多!

【加拿大都市网】加拿大物质使用研究所(Canadian Institute for Substance Use Research,简称:CISUR)最新分析显示,在新冠疫情流行的第一年,卑诗省居民的饮酒量比过去20年的任何时候都要多。 根据位于维多利亚大学的CISUR数据指出,在2020年4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期间,卑诗省15岁以上的居民每天饮酒量相当于547罐啤酒,或104瓶酒精浓度12%的葡萄酒。 在纯酒精方面,人均饮用酒精总量为9.32升,是该研究所自2001年开始跟踪数据以来最高的酒精饮用水平。 CISUR主任纳伊米(Tim Naimi)在周三的一份声明中说:“尽管酒吧和餐馆的酒精饮品消费大幅下跌60%和46%,但私人酒铺的销售量却增长明显。卑诗省府在疫情期间放松了对酒精饮品的管制,包括延长酒铺营业时间,允许送货上门服务等,这都会让省民更容易饮酒。” 根据统计,卑诗省内陆地区的酒精饮用量最高,人均饮用量为13.96升,其次是温哥华地区,数字是11.54升。菲沙卫生局辖区的人均饮用量最低为7.09升。温哥华沿岸卫生局辖区则是7.75升。北部卫生局辖区平均10.78升。 纳伊米说,在过去,一些地区曾指出旅游业是酒类消费高于平均水平的一个原因,他们认为游客在饮酒中占据很大一部分比例。不过考虑到2020年夏天的游客要少得多,这个理论似乎站不住脚。 此外,根据研究所的数据,截至3月31日,卑诗省共有6,208间酒类销售点,包括餐馆、酒吧和酒铺,这比2019年至2020年减少了1,719个场所,原因是不少酒吧和餐馆因为疫情而关闭。 该研究所的分析还表明,啤酒仍然是大多数卑诗省民喜爱的酒类品种,其次是葡萄酒、烈酒和甜酒。   V33

小酌未必怡情!任何剂量酒精都会对大脑有害

【加拿大都市网】一项新的研究表明,没有所谓的“安全”饮酒剂量,任何剂量酒精都会对大脑造成伤害,饮酒越多,大脑健康状况就越差。 在一项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观察性研究中,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研究了英国约2.5万人自我报告的酒精摄入量与他们的大脑扫描之间的关系。 研究报告的主要作者、牛津大学高级临床研究员Anya Topiwala表示,研究人员注意到,饮酒对大脑的灰质有影响。而灰质是大脑中组成信息处理重要部位的区域。“人们喝酒越多,他们的灰质就越少,”Topiwala说到。“随着年龄的增长,脑容量会减少,痴呆的情况更严重。脑容量越小,人们在记忆测试中的表现也越差。” “虽然酒精对这一比例的贡献很小(0.8%),但它比其他可改变的风险因素的影响要大。”可改变的风险因素是除了年龄这种不可逆因素外,你可以通过做些什么改变的因素。   与酒的种类无关 研究小组还调查了特定的饮酒模式、酒的类型和其他健康状况是否会影响大脑健康。 他们发现没有所谓的“安全”饮酒量——这意味着摄入任何量的酒精都比不喝酒更糟糕。他们还发现,没有证据表明这种影响与酒的种类(如葡萄酒、烈性酒或啤酒)有关。 研究人员补充道,有些人的某些特征,如高血压、肥胖或酗酒,可能会使他们面临更高的风险。 Topiwala说:“很多人在‘适度’饮酒,认为这要么是无害的,要么是有保护作用的。我们还没有找到治疗痴呆症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方法,了解可导致大脑损伤的因素并预防,对公众健康很重要。”   没有所谓“安全量” 酒精的危害早已为人所知:以前的研究发现,没有任何剂量的的白酒、葡萄酒或啤酒对你的整体健康是安全的。 2018年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项研究显示,2016年,酒精是全球15岁至49岁男性和女性患病和过早死亡的主要风险因素,占死亡人数的近十分之一。 “虽然我们目前还不能确定摄入酒精是否真的没有一个‘安全值’,但几十年来人们都知道大量饮酒对大脑健康有害,”英国酒精研究所的研究负责人Sadie Boniface说道。“我们也不应该忘记,酒精会影响身体的各个部位,存在多种健康风险。” 伦敦国王学院老年精神病学的临床访问学者Tony Rao认为,鉴于样本量大,这项研究的发现不太可能是偶然产生的。 Rao说,这项研究重复了之前的研究,即饮酒不存在所谓的“安全量”。他说:“先前的研究已经发现,大脑受到损害的细微变化在日常智力功能测试中无法立即检测到,而这种变化会不受控制地发展,直到在记忆方面出现更明显的变化。” “即使是低风险饮酒,也有证据表明,对大脑的损害比以前认为的要大。”牛津大学的研究发现,这一作用比许多其他可改变的风险因素,如吸烟,危害更大。” 他补充道:“高血压和肥胖相互作用会增加酒精对大脑的损害,这更强调了饮食和生活方式在保持大脑健康方面所起的更广泛的作用。”   (编辑:北极星) (图片来源pixabay,仅作说明使用)

禁酒!多伦多公园沙滩饮酒提议遭否决

【加拿大都市网】2021年夏季,多伦多市民不能在公园及沙滩上饮酒。 多伦多市议员马切劳(Josh Matlow)提出一项动议,要求经济与社区发展委员会,考虑执行一项试点计划,容许市民在公园及沙滩上饮酒;但委员会参考市议会工作人员的建议后,决定否决有关议案。 马切劳表示,提出这项动议,是希望多伦多人能公平地使用公共空间并允许市民到户外享用饮品,因为并非每名市民都拥有后院。 有关动议的内容,是容许市民由5月21日开始,直至万圣节期间,可以在公园及沙难上饮用酒精含量不高于15%的饮品,而每天可饮酒的时间为早上11时至下午9时。 马切劳表示,进入疫情的第2个夏季,动议可让市民与朋友及家人在最安全的环境下建立社交联系。 (加通社资料图) T02 (文章来源:星岛综合)

民调:1/4中年人饮酒增加 更多人上网看电视吃垃圾食物

(■调查显示,疫情爆发后有13.6%的人饮更多酒。) 有14%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困在家中的加拿大人,因为不再依循日常作息习惯、无聊和压力,较紧急状态令颁布前饮更多酒。尤其是中年人比率最高,每4名便有1人出现饮酒增加的情况。 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的调查显示,疫情爆发后有13.6%的人饮更多酒,但也有9.5%的人反而减少对酒精的需求。15至49岁的人有19.5%增加酒精消耗,50岁以上的人则只有6.6%饮更多酒。 加拿大毒品及癖瘾中心(Canadian Centre on Substance Use and Addiction)与民意调查机构所作的另外一项研究也发现,有18%留在家中的人承认饮更多酒,35至54岁年龄层增加饮酒的比率达25%,18至34岁的人也有21%饮更多酒,55岁或以上的人则只有10%增加饮酒量。 有人反因缺乏社交少饮酒 研究指出,有51%每星期饮更多酒是因为不再有作息时间表,有49%人是因为苦闷,有44%人感到有压力,也有19%人是因为孤单寂寞,更有12%人是有上述多项烦恼。有57%女性饮更多酒是因为压力,而54%男性则是因为无聊。 至于留在家中反而减少饮酒的人,有61%是因为缺乏社交活动和聚会,也有36%是为了让身体更健康以对抗病毒。 调查又发现,被迫留在家中期间,有67.6%的人花更多时间上网,增加看电视的人有63.1%,有26.8%人食更多“垃圾食物”(Junk Food)和糖果。吸食大麻的比率也平均上升6%,15至49岁的人吸大麻的比率增加9.6%。只是减少吸烟的人较增加人数高出微不足道的0.1%。 全球酒精饮品消耗量因为新冠疫情增加已经引起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关注。世卫欧洲地区经理Carina Ferreira-Borges表示,饮酒不能帮助对抗新冠病毒,反而削弱免疫系统。留在家中隔离的情况下饮酒精和使用毒品,不仅有害健康,更容易产生暴力和其他影响他人的行为。

多做五件事喝酒时可减轻伤害!

▲专家称,如果某些场合必须要喝酒,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限量。酒精摄入越多,对于身体的伤害就会越大,为了健康,能少喝点就一定要少喝。网上图片 亲朋聚会要喝点酒,宴请宾客要喝点酒,托人谈事也要喝点酒,喝酒在中国可谓是历史悠久。专家一直以来建议大家“不饮酒”,但碰到一些特殊情况时您可能不得不饮酒。但如何做可以减轻酒精对于身体的伤害?今天请专家谈谈相对而言的“健康饮酒”方式。 不可置疑,喝酒这件事对于身体的危害是比较大的。短时间内大量饮酒或者经常摄入酒精必然会增加肝脏的氧气消耗,从而会增加急性酒精中毒的发病概率。如果您经常饮酒,轻者会导致酒精性脂肪肝的发病率,重者甚至导致肝硬化、肝癌等严重疾病。 除此之外,经常饮酒或者一次性大量饮酒,还会影响您的大脑和皮肤健康,损伤自己身体的各大系统,对于口腔、食道、胃肠等部位的损伤也比较大。那么,如何做可以减轻酒精对身体的伤害呢?专家简述如下。 一、最重要的是限量 如果您必须要喝酒,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必须要限量。酒精摄入越多,对于身体的伤害就一定会越大,正因为如此,为了健康,能少喝点就一定要少喝。 《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16版)建议(这里我更想说是要求)男性单日摄入酒精的量不超过25克,女性朋友摄入酒精的量单日不该超过15克。如何换算到我们具体饮用的酒品,大家要记得这个公式:酒精的身体摄入量=饮酒量×酒精浓度×0.8。 具体计算方式是,对于一瓶酒精度数为50度的白酒来说,建议男性朋友一天摄入不超过一两(50克),女性朋友每天摄入不超过30克。对于10度的红酒来说,女性朋友建议单日饮用量不超过3两,男性朋友建议不超过半斤。 无论您喝的是什么酒,无论您是在哪喝酒,限量是保护自己的最基本方法,请您严格对待。 二、选择低度酒 “喝酒只喝高度酒”的理论纯属不靠谱的言论,酒精摄入越多对于身体的伤害必然会越大。高度酒对于身体的刺激也会更大,特别对于食道黏膜和胃肠黏膜。所以,相对而言,在保证酒品质量的前提下,请您选择度数更低的酒品。 三、饮酒前和饮酒时要吃饭 所谓的吃饭,就是要吃点东西。喝酒前吃点食品,可以很好地起到垫底的作用,保护胃肠黏膜不过多受到伤害;喝酒过程中食用东西同样也是这个机理,让自己醉得慢点,让自己不要喝得那么快。 具体而言,粗杂粮粥、蔬菜汤、优酪乳等汤粥黏合状态的食物更宜在饮酒之前食用,它们附着在胃黏膜上,能更好地起到缓冲作用。另外,饮酒时请多吃新鲜食品,蔬菜、菌菇类食品、豆制品等都是很靠谱的选择。 注意:为了您的身体健康,只要有食物摄入,就比不吃东西好。 四、吃肉要吃新鲜的 各种烤肠、熏肉、酱肉中都含有一定的亚硝酸盐物质,酒精的摄入会扩张血管,从而就会增加亚硝酸盐进入体液内,加重对身体的伤害。说它致癌有点夸张,但是对健康则确实没有好处。吃肉可以,请选择少量的新鲜肉食,拒绝腌制品。 五、饮酒过程中多饮水 喝酒的过程中要多饮水,增加水分的摄入,才能促进酒精从尿液中的排出。另外多饮水也可以帮助解酒,是一件很廉价的养生方法。 健康饮酒是一件可以理解的事情,科学+健康的作为,就是对身体的负责任,如饮酒必须限量、饮酒时请吃东西等等。

【医学研究】孕妇少量饮酒到底会不会对胎儿有影响?

根据一项研究发现,即使孕妇只饮少量酒精饮品,亦会对胎儿造成伤害;研究人员更指出,坊间流传晚餐时一杯葡萄酒或一罐啤酒,对孕妇无害纯属误解。 由加拿大研究人员领导的一项研究发现,胎儿酒精光谱障碍(FASD)在一些弱势社羣中十分普遍,当中包括孤儿、囚犯及土著;研究人员表示,调查结果亦指孕妇饮酒对胎儿会造成伤害。 该项研究由多伦多癖瘾及心理健康中心领导,周二在杂志《Addiction》发表;研究涵盖了17个国家,当中发现,弱势社羣的FASD患病率,比一般社羣高10至40倍。 研究发现,包括更严重的胎儿酒精综合症(FAS),不成比例地影响以下社羣,包括须照顾儿童(包括寄养及孤儿院)、惩教人羣、原住民、特殊教育、专业临床人羣(包括精神病护理及遗传诊所)。 研究报告首席作者Svetlana Popova医生表示,即使结果并不令人感到惊讶,但与一般人羣相比,这是首次用为FASD作全球评估。 研究指出,FASD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疾病,主要是怀孕期间母亲饮酒而令到小孩患有FASD。 患有FASD的人,往往在生命后期会面对不少挑战,包括滥用药物、健康、独立生活及教育困难等。 CAMH精神卫生政策研究所资深科学家Popova表示,社会必须降低FASD的患病率;他表示,为了减少FASD,人们须更好地教育下一代。 Popova表示,坊间认为孕妇在进食晚餐时饮一杯葡萄酒或一罐啤酒是无害的说法是一个误解。 Popova指出,虽然一些研究发现少量酒精对人体无害,但孕妇饮少量酒精饮品则会对胎儿造成伤害,且为了安全起见,应该在怀孕前2至3个月都不应该饮酒。 (图片:CTV) T02

多伦多公园内可以喝酒卖酒?市议员希望最快今冬试行

资料图片 星岛日报综合报道 身兼公园及环境委员会主席的多伦多市议员麦玛翰(Mary-Margaret McMahon)希望,流动手工啤酒车在市内公园及溜冰场出售啤酒的情景,最快可在今年冬季实现。 代表多市湖滩─东约克(Beaches-East York)的32区市议员麦玛翰,一直推动研究容许流动手工啤酒车在市内公园售卖的可行性。 她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访问时表示,纵使有关事宜可能在今冬实现,但也比她原先预计来得迟,因为她希望在今年夏季推行。“现时市府职员仍在为有关建议进行研究,他们计划在公园内举行的活动中,推行试验计划,可能会是今年冬季,又或明年春夏。” 根据现行规定,任何人士要在多伦多市的公园内饮用或出售酒精类饮品,须事先申领许可证。但麦玛翰认为,多伦多应该在此项目追上其他城市或国家。 指现已有不少人违例 “好像欧洲及其他城市都已经有此措施,为何多伦多就不可以?我不明白大家有什么忧虑,为何不试一试?如果到时出现问题,我们自会处理。不过,我不觉得会有问题。”她更补充,就算现在有规管,仍然有不少人违例,偷偷把酒类饮品盛载在暖水壶中。 麦玛翰举例,在多伦多同性恋自豪大游行活动,市府都放宽了相关限制,并非常成功。“很多活动举行时,沿路都有不少酒吧,都没有出现问题。所以我认为市府可能还可考虑,不只在公园内,甚至可以在湖滩爵士音乐节(Beaches Jazz Fest)营业。” 上周五,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表示,当休闲大麻合法化后,人们既可以在公园内吸食大麻,也应该可以在公园内饮酒。省长福特(Doug Ford)事后回应,称已听到庄德利的有关诉求,并愿意与多市政府就此事讨论。麦马顿很高兴省长有此回应。 10月17日起,休闲大麻正式合化法,有多伦多居民觉得可以在公园吸食大麻但却不准饮酒,似乎有点双重标准。其中一位受访市民凯诺普(Kelly Kanoop)表示认同,支持有关建议。“可以在公园内享用啤酒或葡萄酒,是一件乐事。事实上,如果放眼望望四周,可能会见到很多人正做此事,而他们也是负责任地饮用。”

国际医学研究:日饮2杯酒短寿2年

根据一项大型国际研究,饮酒对身体健康的危害不下于吸烟,平均每天喝一杯红酒或啤酒,已可能会开始令预期寿命缩短。若每天喝两杯酒,更可能使预期寿命缩短两年。研究显示,许多发达国家建议的安全饮酒量标准过于宽松。 有关研究报告今日刊登于医学期刊《刺针》,领导这项研究的剑桥大学研究员伍德(Angela Wood)表示:“这项研究的对公众健康的关键讯息是,若已经有饮酒的习惯,少饮一点可能有助延长寿命。” 国际研究团队分析83项研究数据,这些研究对象来自19个高收入国家近60万名年龄30岁至100岁的人士。受测者参与研究后,至少接受一年观察。研究人员还将其他与健康有关因素纳入考量,像是参与者年龄、性别、糖尿病史、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以及是否吸烟。受测者中有4.03万过世,团队将这个数据和参与者自己报告的酒精摄取量做比较。 研究发现,每星期饮用相当于100至200克纯酒,比喝不到100克的人,预期寿命短了6个月。每星期喝200至350克纯酒的人,预期寿命缩短1至2年。而饮用超过350克的人,预期寿命最多减少5年。 报告指,相关数据支持多个已发展国家把现行建议的饮酒量限度收紧。英国最近把建议的安全饮酒量限度调低至112克。但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建议饮酒量限度,比英国的指标高出近5成。而在美国,对男性的建议饮酒量限度更较英国的标准高近8成。

狂饮式喝酒流行 加人1年灌掉22亿!

■每个达饮酒法定年龄的加人平均每年喝掉229瓶啤酒,而喝酒也被视为令人愉快的习惯。星报资料图片 本报讯 圣诞将至,又到了加拿大人一年中宴饮最盛的时候了。但实际上加拿大人平常就很能喝酒。去年全年,全国人民喝掉了22亿加元。每个达饮酒法定年龄的加人平均每年喝掉229瓶啤酒,葡萄酒、威士忌、鸡尾酒和其他酒精饮品也非常受欢迎。而从加拿大的社会观念上来说,喝酒也被普遍看作是一种无害而令人愉快的习惯。 几乎每5个加拿大人就有1个有喝酒上瘾或喝酒过量的问题。尽管酒瘾在加拿大被称为最不讨人厌的瘾,但过去一年间因喝酒过量进医院的人,较因心脏病进医院的人还要多。酒后暴力和事故导致每年的经济损失达到146亿加元。 近年“狂饮式喝酒”(binge drinking)在加拿大越来越流行。西安大略大学家庭医学系的温格勒斯(Evelyn Vingilis)教授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采访时表示,男性一顿喝下5杯或更多,女性一顿喝下4杯或更多,就属于狂饮了。标准一杯的量为12盎司啤酒,或5盎司葡萄酒,或者1.5盎司烈性酒。 温格勒斯说,狂饮式喝酒导致交通事故和暴力冲突增加。从长期影响来看,经常狂饮的人患肝硬化和某些癌症的风险更高。 年轻女性尤其喜欢狂饮 狂饮式喝酒近年来在年轻人中,尤其是年轻女性当中很受欢迎。根据最近的调查数据(2013年),超过一半15岁以上加拿大女性承认曾经狂饮。而在2004年,这个比例是44%。 温格勒斯称,社会风气比过去宽松;买酒比过去容易;政府对酒类放宽管制等,都是导致狂饮增加的原因。另外媒体和网络传播的信息也要负一定责任。她举例说,许多电视节目里,一个上班族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一瓶酒。给人的印像是这种与酒为伴的生活方式再正常不过。 亚省卡加利的西班牙裔移民鲁弗(Luis Rufo)在加拿大生活已将近半个世纪,但还是看不惯加拿大人喝酒的方式,对公共场所不可饮酒的规定也是一肚子怨气。 加拿大各地通常都禁止在街上或公园等公共场所喝酒。但鲁弗指,去公园烧烤野餐但不能喝酒“简直是不文明”。西班牙人喝酒时一定要吃东西,这样才不伤身。 公司设2台自动售酒机 他回忆说,第一次看到加拿大人先喝掉几瓶啤酒才吃饭时,觉得无法理解。他认为,加拿大人之所以有肝硬化等喝酒引起的疾病,都是因为这个习惯。他又指,西班牙饮酒法定年龄是16岁,只要不打扰别人,在街上爱喝多少酒喝多少。他移民前工作的公司没有卖普通饮料的自动售货机,但却有卖酒的,而且是葡萄酒和啤酒各一台! 温格勒斯说,食物确实能够减慢身体对酒精的吸收,但酒精的长期影响是无论空腹喝还是吃了东西再喝,都是一样的。她曾在一项研究中比较过加拿大和法国。法国人均酒精消耗量超过加拿大,他们的肝硬化发病率和酒后车祸的比例也高于加拿大,尽管他们的喝酒习惯或和西班牙人更相似。 至于鲁弗引以为傲的西班牙,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2012年的统计数据,西班牙有17%男性发生过酒后车祸,而加拿大男性的比例是13.8%。但鲁弗也许不是全无道理,因为同一份报告说,10.2%的加拿大男性有“饮酒失调”的问题,而有同样问题的西班牙男性仅为2.3%。 资料来源: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

皇后大学派对酒后失控 急诊紧张爆满

■皇后大学旧生返校派对举行期间,狂欢学生络绎不绝,警察和救援人员也忙个不停。twitter ■警方共拘捕33人,落案控以330条罪名。Metroland ■警方指刚过去的周日派出145人维持治安。twitter ■派对期间不少人攀上屋顶。读者提供 ■有网民上载声称于皇后大学旧生返校派对拍摄的片段,两名青年危站屋顶,其中一人更以头撞爆疑似啤酒罐豪饮。instagram ■有参加派对学生从门廊簷篷跳下,“降落”在一张桌子上后跌至四脚朝天。互联网 综合报道 位于安省京士顿的皇后大学(Queen's University)于刚过去的周末,举行传统的旧生返校(homecoming)庆祝活动,而派对期间不少人攀上屋顶、酗酒和触犯《酒牌法》,警方共拘捕33人,落案控以330条罪名,由于多人因饮酒过量入院,当地医院急症室服务更出现“有史以来”的最紧张情况。 皇后大学每年一度的旧生返校派对,为全国最大型的旧生返校派对,旧生一般会在当日返回校园与老朋友聚旧,但参加者亦可能包括现届学生等。今年的皇后大学旧生返校派对于上周五至周日举行,有人把参加者的酒后危险行为拍片上载互联网,其中有学生从门廊簷篷跳下来,“降落”在桌子上后跌至四脚朝天。前线救援人员亦忙于把喝酒过量的民众送到医院,甚至需要借调邻近市镇的救护车协助运送病人。 周六日近500人送院 据Global News报道,京士顿综合医院指上周末是急症室有史以来最繁忙的一周,周六和周日分别收容了241和223名病人,周六有60名病人涉及酒精或药物问题。有医生则在社交平台上发文指,“喝醉的孩子堵塞急症室”,医生要找空间检查急性中风患者。有医护人员则表示,有醉酒人士呕吐、撒尿和向救援人员吐口水。 警方表示上周五派出了75名警员,而刚过去的周六及周日更需增派至145人到大学区维持治安,3日间共没收3桶酒类饮品,拘捕33人,其中30人被控在公开场合酗酒罪、3人被控破坏社会安宁罪,较前2年各有19人被捕的人数多。 校长:完全不可接受 被捕人士共遭起诉330条罪名,远多于去年的166条和2015年的203条;其中307条控罪与违反安省《酒牌法》(Liquor Licence Act)有关,包括在禁区持有已打开的酒精饮品(open alcohol)、未成年喝酒和在公众地方酗酒(public intoxications)等罪名。 京士顿警察总长拉鲁什列(Gilles Larochelle)称,警区上周末“非常繁忙”,对于警方努力维持治安、克制执法感到非常自豪。 皇后大学校长伍尔夫(Daniel Woolf)回应事件时表示,无论是年轻人还是任何人,作出相关行为都是“完全不可接受”,若犯事者是皇后大学学生更不能接受。惟伍尔夫认为,尽管返校派对为前线人员构成巨大压力,但取消活动不能解决派对失控和酗酒的问题。 另一方面,新省哈里法斯达尔豪斯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也在刚过去的周末举行返校活动,警方估计有2,000人出席旧生返校街头派对,其中22人被捕,被控以扰乱治安和在公众地方酗酒等罪,另外有多名触犯轻微罪行的人士,亦遭警方票控罚款。